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卷5旁观会议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是我。

你以为我死了?

真可惜!我还活着!

你问我在那种状态下是怎么捡回一命的?

当然是利用我之前觉得可能实现,并且实际检验过的分体复活术。

分体就宛如我的复制人,但那也可说是我身体的一部分。

就算从我这个本体分离出去,也依然是我身上的一部分。

然后,虽然说是本体,但那也只是寄宿了我的意识,其结构与成分都跟分体差不多。

虽然有着人型与蜘蛛型的差异,但那只是小事。

重点是寄宿在里面的灵魂,肉体之后要怎么改造都行。

至于灵魂转移术,我在神化之前便以蛋复活的形式实践过了。

所以,我不可能办不到那种事。

因为这个缘故,陷入危机的我果断舍弃原本使用的肉体,随便找了个分体附身,成功完成复活。

哼,我还有好几条命呢!

就连吃下绿色香菇就会多一条命的吊带裤大叔,剩下的命都没有我多!

看到一个我,就要晓得周围至少还有一百个我!

不过,虽然只要别遇到太离谱的事情,我就不会死掉,但这并不代表我可以随便浪费剩下的命。

毕竟分体弱到被踩一脚就会死掉的地步。

然后,一旦本体遭到破坏,我就不得不逃进分体。

由于分体的强度目前无法提升,我刚复活的时候无论如何都会大幅弱化。

不幸中的大幸是,只要花上时间,我就能回到原本的强度,所以只要能撑过那段弱化的期间,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巴掌大小的蜘蛛身体只需要几天就会迅速成长,从躯干长出人型的上半身,最后恢复成原本的人型身体。

这种惊人的恢复能力,应该说再生能力,连我自己都感到赞叹。

这明显远远超出生物的极限,哎呀,我毕竟是神嘛。

拥有这点程度的不死身肯定是正常的。

……换句话说,这就代表普通的神都拥有跟我一样,甚至更夸张的不死身,实在没有比这更可怕的事情了。

不过,就这次的情况来说,这段忙着复活的期间,让我得以逃过战后收拾之类的诸多麻烦,所以也不算是坏事。

嗯,我姑且有把自己平安无事的消息告诉吸血子她们,也有提到自己暂时无法行动,然后把后续工作全都丢给她们。

拜此之赐,我轻松多了。

北方城镇之战在我忙着复活的期间结束了。

因为鬼兄的奋战,尽管这是场要攻陷一座城镇的大规模战斗,依旧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完成了占领。

身为主谋的北方城镇领主被捕,协助叛军的士兵们也被迫解除武装,集中在同一个地方。

虽然尚未抵达北方城镇的叛军还散落在各地,但身为中枢的北方城镇已经变成这副惨状,他们也没有发动大规模行动的余力了。

毕竟还有我利用分体收集来的情报,不管是要把他们各个击破,还是要加以驯服都行。

实际上,叛军已经玩完了。

再来只要重建北方城镇,换一个新领主,问题就解决了。

不过,战后要处理的工作有着许多麻烦的问题。

这种麻烦的事情,就交给巴鲁多去伤脑筋吧。

我只要在复活后若无其事地回到公爵宅邸就行了。

然后,回到公爵宅邸的我,接到了魔王的传唤。

「你来啦。」

我被传唤到魔王城。

在那个宽广的房间里,已经聚集了许多人。

魔王坐在上座,叛军首领站在房间中央,还有一群大人物围着他就座。

看到这副光景,我立刻联想到法庭。

站着的被告与审判长,还有一群法官。

不过,想想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我联想到法庭应该也没错吧。

接下来要开始进行的,是要决定如何处置叛军首领——本名「华基斯」的审判。

只不过,这位华基斯先生并没有律师。

而审判长当然就是坐在上座的魔王。

看到这里,就能猜到最后一定是判决有罪啊~

而这场早就知道结果的审判的出席者们,都是魔族里的大人物。

坐在离魔王最近的座位的人,是担任魔王军第一军团长的上校。

我想想……上校的本名好像是亚格纳吧?

因为上校的外表给人深藏不露的感觉,让他看起来远比幼女模样的魔王还要有威严。

而巴鲁多就坐在上校对面,身旁则坐着交叉双臂摆着臭脸的小混混。

此外,梅拉与鬼兄还不知为何站在他身后。

剩下的人都是我第一次见到。

话虽如此,因为有分体收集来的情报,我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其中我最先看到的是一对胸部。

不、抱歉……

连我都觉得自己的介绍方式很过分。

可是,这也怪不得我吧!

视线无论如何都会被吸过去啊!

那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真的是纯天然的产物吗?

不是经常有人把巨乳比喻为哈密瓜或西瓜吗?

我原本还以为那么大的巨乳只存在于二次元,没想到现实中居然真的存在,内心受到极大的震撼,就是这样。

一旦大到那种地步,其存在本身就已经是个笑话了吧?

我根本不会想把视线移到脸或其他地方。

幸好我有练好透视。

要不是我利用透视闭着眼睛,早就被人发现我一直盯着那对巨乳了。

而这位巨乳小姐的本名是沙娜多莉。

她有著名为巨乳的凶器,外表充满性感的魅力,而与那样的外表不相符,她是负责统领魔王军第二军的军团长。

既然第一军与第二军的军团长都在场,那应该不难猜到才对。其实所有军团长都聚集在这里了。

这些大人物明明都很忙,却依然全员到场,由此不难看出这次的叛乱是多么重要的大事。

第三军的军团长是跟巨乳小姐完全相反的壮汉。

他有着一身千锤百炼的肌肉,以及刻在上头的无数伤痕。

看起来就是身经百战的斗士。

……话虽如此,但他脸上那对八字眉看起来实在不太可靠。

既然他身在此处,还有着军团长这个头衔,就不可能是个纸老虎。

可是,因为他给人一种软弱的印象,让那种虚有其表的感觉非常强烈。

这位看似纸老虎的壮汉名叫古豪。

第四军是巴鲁多,可以跳过,第五军的军团长名叫达拉德。

如果要用一个单字来形容这位达拉德先生,那就是外国人对武士的错误印象。

虽然说了不止一个单字,但我也只能这样形容了。

他并没有在玩角色扮演,服装打扮却不知为何像个歌舞伎演员。

然而,他给人的感觉却有如个性一板一眼的武士。

结果,他给人的整体感觉就变成是外国人对武士的错误印象了。

我想他本人应该不是故意做这种打扮,只是发型与服装莫名搭调,看起来就变成这样了。

实际上,在场众人都没有吐槽达拉德的装扮。

是因为拥有在日本时的记忆,我才会这么认为吗?

算了,反正在我心中,达拉德的外号已经决定是武士了。

然后,第六军的军团长是个正太。

虽然魔族比人族长寿,外表也会比实际年龄更年轻,但他的外表还要再更年轻一些。

他八成已经成年了,但看起来还只像个孩子。

偶尔就是会有这种人。

就算已经成年看起来还是很年轻的人。

虽然在外国人眼中,日本人看起来也非常年轻,但这位正太不光是长相,就连身高也很矮,让他看起来更像个孩子。

在这个满是大人的空间里,只有一个人看起来像孩子,让他非常显眼。

咦?魔王?

魔王是例外,要是在意的话就输了。

这位正太的本名是修维。

然后,关于接下来的第七军,其实身为叛军首领的华基斯就是第七军的军团长。

而且叛军的成员也几乎都是第七军的家伙。

上校、巨乳、壮汉、武士、正太。

再加上叛军首领。

该怎么说呢……大家的特质都很突出呢!

相较之下,剩下的第八、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第九与第十军的军团长就很普通了。

第八军团长是位看似软弱的大叔,第九军团长像是位能干的上班族,第十军团长虽然是个帅哥,却长着一张不幸的脸孔。

虽然他们有着各自的特征,但比起前面几位特质突出的军团长,无论如何都会显得存在感低下。

顺带一提,就重要程度来说,这三个家伙其实也不那么重要。

因为他们虽然有着军团长的头衔,却没有最重要的军团。

虽然在战时有着正式组织的军团,但在与人族休战的现在,国家没有让军人不务正业的余力,于是军团就解散了。

虽然姑且还留有军团长的职位,但军团并没有实际在运作。

至于这三个家伙的工作内容,则是处理内政工作。

跟几乎把军队都丢给弟弟去管理的巴鲁多一起处理政治事务的人,就是这三位军团长。

以上这些齐聚一堂的成员几乎就是魔族的所有重要人物了。

「小白来这边,这里给你坐。」

魔王叫我坐的位子在她的旁边。

感觉就是超级大人物的座位。

初次见面的家伙们全都盯着我看。

不要!拜托不要这样看我!

我尽量隐藏气息,迅速移动,然后就座。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们就开始吧。」

完全无视于我内心的想法,魔王如此宣言。

众人的视线集中到魔王身上,坐在旁边的我也自然地进入了他们的视野之中。

呜……这里坐起来真的很不舒服。

「好啦,我想大家应该都知道站在那里的华基斯第七军团长意图谋反的事情。不过,多亏了我家小白事前察觉到他的行动,才没让事情闹大。」

听到魔王这番话,好几个人把视线移到我,以及站在房间中央的华基斯身上。

拜托你们别看我,看华基斯就好。

「虽然反叛计划原本是打算以第七军为主力展开行动,但其他军团好像也有一些人员参与其中,这还真是不可思议呢。」

嗯。毕竟叛军是从魔族领地的各个地方招集士兵。

第七军以外的军队也确实有人跑去跟叛军会合。

不过,没人知道那到底是上级的指示,还是那些士兵自己的决定。

不管怎么样,那些出现叛徒的军团,今后应该都会觉得颜面无光吧。

不过,他们不愧是身处上位的人物,那些手下出现叛徒的军团长依然面不改色,摆着一张扑克脸。

即使魔王语带责备也无动于衷。

啊,就只有身为第三军团长的壮汉脸色铁青,抖个不停。

「唉,对各个军团的追究晚点再来进行,现在我想先决定华基斯与第七军的处分。」

魔王一边环视军团长们一边宣言。

话虽如此,但这种事情还需要考虑吗?

「华基斯当然是处以死刑。」

嗯,发动叛变的主谋也就只有这种处分了吧。

「有人反对吗?」

为了保险起见,魔王如此问道,但谁也不打算发言。

就连小混混也只露出不服气的表情静观其变。

袒护叛乱主谋这种事情,他再怎么说也办不到吧。

「好,既然没人反对,那就这么决定了。」

魔王非常干脆地决定处死华基斯。

真草率。

这个世界的人命真是太廉价了。

「华基斯,你有什么要辩解的吗?」

魔王向华基斯如此问道。

「当然有。」

华基斯用坚定有力的声音如此回答。

尽管才刚听到自己的死刑判决,他却丝毫没有一丝动摇。

然而,他却说想要辩驳。

该说他胆识过人吗?

也许正因为陷入这种处境,才让他下定决心把想说的话都说出来吧。

「一心想要与人族开战,目光短浅的蠢货没资格担任魔王,所以我才会挺身而出。」

哇~

这家伙正面杠上魔王了。

看来他是豁出去了。

「你说我是蠢货?」

「没错。我不能让一个连魔族的现况都搞不清楚的愚蠢小女孩继续恣意妄为。」

真敢说。

可是很遗憾,你口中的小女孩其实比你年长许多。

顺便告诉你,魔王是在正确理解魔族现况的情况下,依然选择与人族开战。

说实话,比起什么都不知道的蠢货,这样还比较过分呢。

「你们说我是叛徒,但是在我眼里,让这种蠢货继续掌权,向她俯首称臣的你们才是魔族的叛徒。」

华基斯环视室内,将视线扫向军团长们。

每个人的反应都不一样。

有些人尴尬地别过视线。

有些人光明正大地对上他的视线。

有些人没把想法写在脸上,心里却千头万绪。

啊……喂,小混混,你一脸认同地点头是什么意思!

你到底是谁的同伴啊!

「叛徒呢。叛徒啊……」

虽然魔王与军团长们都被华基斯强烈斥责,但身为当事人的魔王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她甚至面带微笑地注视着华基斯。

「各位!如果你们真心为魔族着想,难道不该趁现在发起行动吗!推翻昏君,回归正道,现在还不算太迟!」

魔王没有回话,趁着这个机会,华基斯越讲越热血。

嗯……

的确,如果换个角度来看,现在其实是个好机会。

魔王身边一个护卫都没有,而武力出众的军团长全都聚集在这里。

如果有过半数的军团长倒戈,魔王就必须在只有我一个明确的同伴的情况下对付那些家伙。

而且还有几名军团长让自己的士兵与叛军会合。

如果那是出于军团长本人的意志,就表示那家伙比较偏向叛军。

虽然他们应该没机会事先串通,却十分有可能会回应华基斯的号召当场拔剑。

……他们打不打得赢就是另一回事了。

「遗言说完了吗?」

现场弥漫着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而率先打破这种气氛的人正是上校。

「亚格纳大人!」

「华基斯,不管你在这里说了多少废话,都只不过是逆贼的戏言罢了。如果你真心为魔族着想,就干脆地走上断头台,俯首受死吧。身为魔族的一员居然敢教训魔王大人,简直岂有此理,不知羞耻的家伙。」

霸气!

真不愧是上校。

在整个魔族之中,他也是魔王认同的强者,说出来的话果然很有分量。

此外,身为大人物的上校率先与华基斯撇清关系,也让其他军团长无法轻举妄动。

因为上校这些话等于是在宣告他站在魔王那边。

刚才原本是不确定众人会不会当场发难,彼此都在窥探其他军团长的反应,没人知道结果会是如何的不稳定局面,而只要上校在这时候表态,众人当然都会选择按兵不动。

正是因为看穿这点,上校才会立刻开口吧。

嗯,果然是能干的男人。

「亚格纳大人,你……」

「为魔族着想的心,我也有。可是,一事归一事,一码归一码。这不能成为你违抗魔王大人的正当理由。」

眼见在场影响力大概仅次于魔王……不,是影响力或许反倒强过魔王的上校没被说动,华基斯领悟到自己的失败,无力地垂下肩膀。

然后,他抬头仰望天花板。

「即使如此,我还是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他宣言的音量不大,却说得坚定有力。

嗯……

我原本还以为他只是个任凭妖精利用的小角色。

看来他有着相当坚定的信念。

比起暗中协助叛军,却想把责任都推给华基斯的某几位军团长来得出色多了。

「不,你错了。」

华基斯的宣言被一道声音彻底否定。

「你不懂。你真的什么都不懂。」

魔王恼火地注视着华基斯,虽然她脸上还带着笑容。

「对魔族的反叛?唉~真小,规模也未免太小了吧。你脑袋没问题吗?」

听到魔王发自内心感到傻眼的话语,华基斯用充满憎恨的眼神看了回去。

「如果要说谁是叛徒的话,你们这些家伙才是叛徒吧。不但背叛了神,还背叛了世界。」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可是,华基斯还来不及开口,魔王便说出了沉重的话语。

这不是压迫感带来的效果。

魔王的压迫感这个技能被隐蔽的技能效果抵销掉,无法发挥效果。

因此,这纯粹是魔王话语中的重量。

「蠢货?你有资格说这种话吗?这个世界上最愚蠢的种族不就是魔族吗?危害神明,犯下禁忌,害得世界半毁的元凶少在那边自以为是地主张自己的生存权利。那种东西,你们根本不配拥有。」

一股寒意窜过背脊。

到底要灌注多少怨念,才能发出这种充满负面感情的声音?

或许我并不了解魔王也说不定。

我对魔王的印象,是个肚量大到连我这个敌人都愿意收留,还兼具无止境包容力的好人。

可是,这并不是全部的她。

这不可能就是她的全部。

历史的活证人。

亲眼目睹人类丑陋的一面,亲身体会神明的牺牲奉献,在这个世界一直存活至今的最古老神兽。

透过吸收身为魔王眷属的老妈的灵魂,我得以理解其中的意义。

我应该理解了才对。

可是,看来那终究只是知识,并没有化为实际的感受。

她才不是普通的好人。

那些累积的岁月,让魔王变成了魔王。

魔王毫无疑问是历代最凶恶的魔王。

魔王一直注视着这个世界的黑暗面,时间久到让人觉得她还是个好人简直就是奇迹的地步。

「好啦!事情就是这样,开始处刑吧!」

魔王像是要藏起心中的黑暗面一样,故意用开朗的声音说出可怕的话。

……等一下,用开朗的声音说那种话反而可怕吧。

看吧,军团长们全都吓到了!

「布罗。」

「啊?」

被魔王点名的小混混,做出了很有小混混风格的回答。

你身旁的巴鲁多正抱着头苦恼喔。

有个不懂事的弟弟还真是辛苦。

你是打算用压力来杀死自己的哥哥吗?

「你来动手,在这里处决华基斯。」

「啥?」

不知道是无法理解魔王说出口的命令,还是不想理解,小混混呆愣地如此回答。

「没听到吗?我叫你现在在这里杀掉那个家伙。」

「不……不对吧!等一下!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小混混踢倒椅子站了起来,焦急地大声喊叫。

突然叫他下手杀人,也难怪他会感到困扰。

「为什么?原因你应该最清楚不是吗?」

「啥?那种事情谁知道啊!」

啊……看来他是真的不知道。

毕竟小混混看起来脑袋就不好。

简单来说,魔王是要玩「践踏圣像」那一套。

目标是对魔王的方针最不满,而且毫不隐藏自己不满态度的小混混。

魔王是要他亲手杀掉实际发起谋反的华基斯,来证明自己的忠诚。

此外,这也是为了杀鸡儆猴吧。

为了让所有人都知道,她绝不原谅叛徒。

「布罗。」

「大哥,你也说些什么吧。」

小混混似乎以为巴鲁多叫他的名字是为了替他说话。

「动手。」

然而,他哥哥实际说出口的,却是要他遵从魔王的命令。

「大哥?」

「给我动手。向魔王大人证明你的清白,用你的态度告诉大家,你并没有协助叛军。」

听到巴鲁多这么说,小混混似乎总算明白别人是怎么看待他了。

这应该不难理解吧。他不但毫不隐瞒自己对魔王的反抗态度,在这场会议开始的时候,魔王也明白说出有其他军团让士兵协助叛军的事情。

从中导出的结论,就是小混混有可能暗中协助叛军。

事实上,小混混并没有那么做。

真正协助了叛军的是其他军团长。

这点巴鲁多也很清楚。

即使如此,巴鲁多依然命令小混混动手,八成是因为他自己也对小混混的态度有所不满。

要是就这样置之不理,总有一天会惹祸上身。

正确来说,他应该是担心万一下次又出事,小混混可能会被当成继华基斯之后的下一个牺牲品。

事实上,最容易被牺牲掉的人就是小混混。

如果是平常就把不满表现在态度上的小混混,大家也只会觉得「叛徒果然就是那家伙」。

「等一下,大哥,就算已经决定处死,也不应该立刻杀掉华基斯先生吧?不是还得先审问犯人吗?」

呃……小混混,这种时候不能说这种话吧?

小混混并没有说错。

就算要处死犯人,也没必要急着下手,审问犯人问出情报确实很重要。

可是,小混混现在说出这种话,只会让别人觉得「他不想杀掉华基斯」。

就算他其实与叛军毫无瓜葛,那种态度也会害他被人误会。

小混混的心情其实应该跟华基斯是一样的吧。

「布罗!」

正因为明白这点,身为哥哥的巴鲁多才会斥责小混混。

如果不在这时洗清弟弟的嫌疑,小混混本人自不待言,就连身为至亲的巴鲁多也可能会受到连累。

「唔……!」

听到巴鲁多着急的斥喝,小混混似乎也明白自己做错事了。

即使如此,他还是没能马上动手。

「啊,赤手空拳应该不好下手,这个拿去用吧。」

魔王把匕首丢给小混混。

匕首掉在小混混眼前的桌上,发出声响。

小混混注视着匕首,然后抬头看向华基斯。

华基斯则面无表情地默默承受着小混混的视线。

「我……」

「与其变成蠢货们的经验值,我宁愿一死!」

正当小混混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华基斯大喊一声,动了起来。

他冲到小混混面前,抢过匕首使劲一挥。

事情来得太过突然,没人来得及做出反应。

不,其实有几个人来得及反应,只是故意不行动。

我也是故意不行动的人之一。

「愿魔族的未来……一片光明……」

挥下的匕首深深刺进华基斯的腹部。

而且不光是这样,他还拔出匕首割断脖子,最后往心脏刺了下去。

由于这个世界有能力值这种东西,所以大家的生命力都很强,自杀的方法似乎也比地球来得激烈。

华基斯的死就是如此壮烈。

同时也十分了不起。

我一直觉得自杀是笨蛋才会做的事情。

好不容易得到了生命,却自己亲手舍弃,这不是生物该有的行为。

所以,华基斯的这个举动,在我眼中是非常愚蠢的。

只不过,在如此感觉的同时,我也想要赞许他的生存之道。

华基斯有着自己的信念与骄傲。

他并没有虚度人生,而是依循自己的信念牺牲生命。

为了自己相信的正义。

华基斯单纯只是无力改变现况罢了。

光是只有活着毫无意义。

还必须怀着骄傲与信念活着才行。

不过,就算拥有骄傲与信念,如果没有力量,就无法完成自己该做的事。

可是,就算拥有力量,如果没有信念与骄傲,那也只是单纯的暴力,只会危害世界。

没错,就像波狄玛斯那样。

那家伙空有力量,却没有信念与骄傲,只不过是个苟且偷生的祸害。

信念与骄傲,还有力量。

这两者缺一不可。

如果没有力量,就会跟华基斯一样壮志未酬身先死;如果没有骄傲,就会跟波狄玛斯一样,变成只会给人添麻烦的家伙。

世事果真无法尽如人意。

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华基斯都贯彻了自己的信念。

虽然舍弃自己的生命不符合我的理念,但我发自内心对他的生存之道感到尊敬。

「布罗。」

魔王的声音在凝重的气氛中回响。

被华基斯的血溅了一身,整个人都愣住的小混混,因为魔王的呼唤缓缓抬起头。

「看在华基斯的死,我今天就放过你了。」

那种冷血无情的说法,让小混混板起脸孔。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魔王大人宽宏大量,小的感激不敬。」

只不过,在小混混做出反应以前,巴鲁多便按住小混混的头一起鞠了一躬。

虽然小混混的头被巴鲁多按住,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我能轻易想象出他拼命咬牙忍耐的样子。

「很好。那华基斯的职务就由布罗接任吧。」

魔王像是要继续刺激小混混般如此说道。

脸上还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你就直接释放被俘虏的第七军,收为自己的部下吧。现在处理掉那么多士兵未免太浪费了,得好好回收再利用才行。」

这就表示魔王要把反叛的第七军直接交给小混混。

由对魔王心怀不满的小混混率领实际造反过的军队。

呜哇……这种组合还真狠……

巴鲁多的脸都揪成一团了。

「同时,北方城镇也交给布罗驻守。北方城镇的复兴工作也顺便麻烦你了。」

「遵命。」

小混混还没开口,巴鲁多便按着弟弟的头如此回答。

我能感受到他不想继续让小混混多说一句话的强烈决心。

「至于第四军的部分,巴鲁多就继续担任军团长吧。不过,我之后会找人接任,让巴鲁多专心处理内政。」

魔王在这时瞥了梅拉与鬼兄一眼。

看来巴鲁多的继任者目前有可能会是梅拉或鬼兄。

原来如此,难怪他们两个会出现在这里。

这应该也是为了让其他军团长认识梅拉和鬼兄吧。

「至于第八、第九和第十军的部分,我之后打算组织正式的军队。不过,我想让你们几个继续负责内政工作,所以会把军团长的职位交给其他人。虽然会被降职减薪,但只能请你们多多包涵喽。」

魔王向三位挂名军团长如此宣告后,他们没有面露不满,恭敬地接受了。

他们应该不会只因为被减薪就冒着生命危险抗议吧。

「嗯,大概就是这样了吧。大家解散!啊,小白跟那边的两个家伙留下来。」

魔王宣布散会,还点名要我、梅拉与鬼兄留下来。

上校率先起身,走向华基斯的尸体。

「那个我会处理,就这样放着吧。」

听到魔王这么说,上校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默默地向魔王鞠躬,然后转过身体离开房间。

其他军团长也随他离开房间。

虽然小混混露出可怕的表情,像是在说「你还要继续羞辱华基斯的尸体吗!」的样子,却被巴鲁多从后面抓住脖子,一句话也没说就离开了。

所有军团长都离开后,梅拉迅速关上房门。

确认房门关上后,魔王缓缓张开嘴巴又闭了起来。

然后,倒在地板上的华基斯尸体就消失了。

连一滴鲜血都没留下。

只要看到魔王正在咀嚼的嘴巴,就能清楚得知尸体跑到哪里去了。

她使用暴食这个技能,吃掉了华基斯的尸体。

要是被小混混看到这一幕,他肯定会气疯,但事情并不是那么回事。

正因为我的平行意识——前身体部长与魔王融合了,我才能理解她这么做的意义。

只有我才懂的——魔王绝对不是在玩弄华基斯的尸体。

事实正好相反。

正因为要对华基斯表示敬意,才会把对方全部吃掉,连一滴血都不剩下。

魔王默默咀嚼个不停的侧脸上,看不到刚才在会议中展露的嬉笑。

那样的表情连一丝情感都没有,甚至让人怀疑她跟刚才的魔王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

那身影散发出一股悲壮感。

「你还好吧?」

甚至让我忍不住开口关切。

听到我这么问,魔王露出惊愕的表情,不小心把嘴里的东西吞了下去。

梅拉与鬼兄也一脸意外地看了过来。

就……就算是我也偶尔会开口说话,也会关心别人啊!

你们摆出那种大受震撼的表情,我也是会受伤的耶!

「噗……!」

也许是感受到我的不满,魔王不小心喷笑。

「啊哈哈哈哈!呵、呵呵呵……」

魔王笑了出来。

我的脸越来越臭。

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梅拉与鬼兄依然毫无反应。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要笑你的。不过,谢谢你关心我。」

笑了一阵子后,魔王向我道谢。

「放心吧,我没事。我早就已经做好觉悟了。」

说完,她露出平时的笑容。

看到她眼中坚定的光芒,就能知道她不是在逞强。

……她真强。

我并不是单指能力值与技能。

那些只不过是魔王的强悍中的一部分罢了。

魔王的强悍源自于那颗心。

即使对不得不把魔族逼入绝境一事怀有罪恶感,也无法动摇她心中的信念与骄傲。

在拥有身为一个人该有的温柔的同时,也能做出往荆棘之道前进的觉悟。

能够自己践踏自己的良心,即使受伤也不停下脚步的强悍心灵。

华基斯有着信念与骄傲,却没有力量。

而魔王有着比华基斯还要坚定的信念与骄傲,也拥有力量。

那我呢?

我有力量。

可是,信念与骄傲呢?

……我至今一直都在拼命求生。

面对对我的生命产生威胁的敌人,绝不逃跑,勇敢面对。

我自认是怀着骄傲走过这一生的。

可是,看着华基斯与魔王的身影,我动摇了。

到头来,我仍没有信念与骄傲,就只是为活而活吗?

我无法彻底否认这点,八成是因为我眼中的魔王非常耀眼吧。

无论如何,她那怀着坚定的信念行动的身影都让我难以直视。

既然我会觉得难以直视,就表示我觉得魔王比自己还要耀眼。

那种耀眼的光芒,让我无法不被她吸引。

「小白,我把你留下来,是想要跟你分享一下情报。事情好像变得有点麻烦了。」

唔……

连魔王都觉得麻烦的事情?

那应该是很严重的大事吧?

可是,我不觉得让魔王觉得麻烦的事情会有那么多。

如果有的话,那应该是与妖精有关的事情,但那些事情大致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毕竟杀进波狄玛斯地盘的人是我。

虽然结果算是两败俱伤,但我把通往北方城镇的妖精据点与波狄玛斯一起击溃了。

不过,那个波狄玛斯肯定不是本体,他迟早还是会再次出现。

我还请魔王演了一场戏,让波狄玛斯误以为我已经死了。

虽然波狄玛斯不是不可能趁机一口气发动攻势,但考虑到他的个性,我觉得那种可能性并不高。

因为那家伙是基于利害得失在行动的。

虽然他意图利用叛军的行动打击我们,但叛军已经宣告失败,而且他还因为我的偷袭而失去据点,蒙受巨大的损失,所以我猜他短时间内都不会轻举妄动。

毕竟珍贵的转移阵被摧毁,让他失去了通往魔族领地的桥头堡。

物理上的距离果然很重要,想要在位于世界角落的魔族领地采取行动,对外来者的妖精来说很困难。

更何况,因为魔王的命令,魔族领地现在正在把妖精驱逐出境。

这么一来,妖精要在魔族领地暗中行动的困难度又更高了。

虽然说不定还有其他转移阵存在,但这次的事件应该会让波狄玛斯对情报泄漏这件事提高警觉。

虽然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但他应该会避免做出可能导致重要的转移阵位置被发现的行动才对。

毕竟他也不可能会有那么多贵重的转移阵。

……应该没有吧?

姑且还是派分体去调查一下吧。

话虽如此,但综合各种因素来判断,妖精要继续在魔族领地活动是很困难的。

换句话说,相较于耗费的劳力,得到的成果并不多。

对于看重利害得失的波狄玛斯来说,可说是最讨厌的状况。

既然已经取得击败我这个成果,他应该会就此满足,不再继续深入。

虽然其实我还活得好好的就是了!

这么一来,这件事应该就与妖精无关,到底是什么样的麻烦呢?

「发现新的转生者了。」

哦,原来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是这么回事啊。

原来如此,我现在明白魔王为何特地留下这些人了。

毕竟梅拉透过吸血子这层关系,跟转生者也算是有缘,而鬼兄自己就是转生者。

「我之后也会告诉苏菲亚这件事,毕竟要把她叫来这里不太妥当。」

嗯,把幼女带来参加军团长会议确实不太好。

「详细情况就麻烦实际见到对方的拉斯来说明吧。」

说完,魔王将视线移向鬼兄。

嗯?鬼兄有见到对方?

咦?在哪里见到的?

仔细想想,在这个时间点,鬼兄会在什么地方遇见转生者?

他忙着在跟叛军战斗,该如何见到对方?

再说,虽然发现转生者在我们这些当事人眼中确实是件麻烦事,但是对魔王来说,发现转生者应该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吧?

毕竟这件事跟魔王又没有多大的关系。

那她为什么会说这件事很麻烦呢?

啊……我现在有股非常不好的预感。

「我遇到的人是老师,而且是在先前的战争中遇到的。地点是北方城镇,她当时正在协助叛军,她是妖精的一员。」

…………咦?

……什么?

不会吧!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