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卷3发起行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透过小混混把有人意图谋反的事情转告魔王后过了三天。

编组完毕的叛军讨伐部队出发了。

太快了吧!

这已经不只是当机立断的程度了吧!

所谓的军事行动,不是应该花上更多时间准备吗?

怀着这样的疑惑,我派分体去调查了一下内情,发现这支部队似乎是硬凑出来的。

魔王好像把这件事完全交由巴鲁多去处理,而巴鲁多似乎打算用闪电战术镇压叛军。

为了避免东窗事发,叛军必须花时间慢慢收集人员与物资,而巴鲁多打算在叛军做好准备之前痛击他们。

再加上我方没有表现出要行军的征兆,所以还能杀得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巴鲁多应该是想速战速决吧。

应该说,就巴鲁多的立场来说,他也只有这个选择。

在不得不为即将到来的人魔决战做准备的这段期间,可不能白白耗损兵力。

考虑到一旦时间拉长,叛军人数就会增加,就得设法趁早击溃叛军,把损失压到最低才行。

如果顺利的话,说不定还能让尚未会合的叛军预备军就地解散。

可是,这么急着出兵,补给线之类的问题该怎么办?

喂!别以为在这个有着能力值与技能的世界里,补给线就不重要了!

其实地球上的常识在一定程度上对这个世界的战争是管用的。

因为这个世界的居民跟地球人基本上没差多少。

不吃饭就会肚子饿,不睡觉就会觉得困。

拥有睡眠无效这种技能的家伙只是少数特例罢了。

一旦肚子饿或是感到疲倦,不管能力值多强,都无法发挥实力。

此外,虽说有着能力值这种东西,但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因为不管是人族还是魔族,大多数的人能力值都没有破千。

反倒是只要有其中一项能力值破千,就会被当成英雄看待。

我很清楚手下有一堆能力值轻松破万的家伙的魔王阵营有多么异常。

然而,那些寻常士兵的能力值平均就只有三位数左右,没办法做出太夸张的事情。

穿着全身铠甲全速奔跑这点程度的事情还是办得到,但反过来说,他们也就只有这点程度。

一拳就把地面打成两半,或是一发魔法就把周围化为焦土,这类战力通膨系奇幻世界常见的光景其实相当少见。

再说,要是到处都是能做出那种事的家伙,城墙就毫无存在的意义了。

既然城墙这种东西确实存在,就表示它是真的能够挡下敌人。

不过,因为这些城墙也透过技能之类的东西提升了防御力,所以不能拿来跟地球上的城墙做比较就是了。

让我想想……对了。

考虑到能力值、装备与骑兽之类的恩惠,这里的战争大概就跟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地球差不多吧。

弓箭有着跟枪差不多的威力,魔法也可以想成是炮兵。

虽然我刚才也说过,在城墙防御力之类的地方还是有所不同就是了。

咦?你说这样已经够夸张了?

不,在我看来,那样根本不算什么。

看看我身边的家伙们吧。

以能够一拳引发天地异变等级的大灾害的魔王为首,我身边全是些光凭战斗时的余波,就足以把周围的一切破坏殆尽的怪物。

相较之下,赤手空拳就有跟枪炮差不多的破坏力的家伙根本就不算什么。

先不说这个了,回到原本的话题,这个世界对于战争的常识,有着跟地球的战争共通的地方。

由此可知,这次的出兵是相当乱来的事情。

如果事前有所准备的话就算了,但这次没有做准备就出兵,任谁都会觉得是无谋之举。

不光是战争,举凡战斗之事,事前准备都是很重要的。

招募士兵,透过训练提升士兵的战力,备齐装备。

像这样质量兼备的军队,还得拟定好行军计划,让他们能够在战场上发挥全力才行。

虽说能力值与技能能在某种程度上弥补不足,但若要彻底发挥军队的战力,就得让士兵得到充分的休息与足够的食物。

巴鲁多拟定的闪电强袭作战会对士兵们造成极大的负担,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虽然正是因为觉得没问题,他才会下令出兵就是了。

嗯……

重新确认一下战况吧。

叛军目前正往魔王城所在的魔族领地首都北方的某个城镇聚集。

为了避免引人怀疑,那些士兵都伪装成平民,几个人为一组,慢慢渗透进城镇里。

补给品与装备之类的东西也都正一点一点偷偷运进去。

因为这个缘故,照理来说会很难掌握叛军的行动。

本来大军应该会在不知不觉间被组织起来,并且开始进军魔王城才对。

哼,事前察觉这件事的我,实在是太厉害了。

多亏了我这完美无缺的优秀行动,才能在叛军还完全没做好准备以前,反过来由我方发起行动。

为了不放过这个好机会,才会演变成这种由我方率先发动奇袭的状况。

因为对方八成也在监视我们。

要是开始大阵仗备战,就等于是在告诉叛军他们的行动已经被察觉了。

因此,我方才会用快于对方传令的速度进军,打算在叛军做出反应之前就加以镇压。

从叛军是逐渐聚集而来这点便可得知,叛军目前还分散在各地。

虽然要是叛军聚集到同一个地方就麻烦了,但只要在叛军聚集以前就解决掉其主力,剩下的敌人就不足为惧。

然后,就算分散在各地的叛军事到如今才打算赶快集结,也不可能赶得上我们。

这么一想,我就觉得这种闪电战术倒也不是个坏主意。

问题在于,这个战术到底能不能为我们带来胜利。

北方城镇的防卫能力并不是很好。

魔族的城镇……不,这个世界的城镇的防卫设施,绝大多数都不是拿来对付人,而是拿来对付魔物的。

唉,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魔物会积极地袭击人类嘛。

要是不准备好对策,就会死于魔物的袭击。

虽然当然也有例外,但绝大多数的城镇都是配合该地区出现的魔物,建设该地需要的防卫设施。

在北方城镇附近出没的魔物,大多是小型或中型的野兽型魔物。

由于这些魔物不但很弱又能食用,狩猎这些魔物成了北方城镇的主要产业。

别说是防守了,居民甚至还会主动出击……

总之,这里不需要太厚的城墙,就只有防范魔物入侵所需要的基本城墙。

因为这个缘故,我军不用担心叛军坚守不出。

就算叛军决定死守,我军也能轻易突破。

敌人用守城战争取时间,导致分散在各地的叛军成功会合——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让我放心多了。

要是敌人靠着坚固的防卫设施打守城战,就得花上非常多的时间才能攻下,攻击方还需要用上比防守方多上一倍的兵力,我浅薄的军事知识是这样告诉我的。

不需要担心这种事情发生,这真的是一大福音。

然后,一旦打起野战,士兵的数量与指挥官的能力就会成为重点。

士兵的战力?

那当然很重要,但大家都是魔族,所以差异并不会太大。

同种族的人过着同样的生活,能力值当然也会变得差不多。

当然,如果能力值差了两到三倍的话,就会成为无法颠覆的巨大差距,但那种强者非常少。

不过,既然我会说那种强者非常少,就表示那些少数的强者确实存在。

即使是那些强者,能力值也都没有破千。

就凭那种程度的能力值,能办到的事情也很有限。

因此,整支军队被区区一个能力突出的强者蹂躏,这样的事情并不会发生。

一旦如此,战争的胜败便取决于单纯的士兵数量,以及双方指挥官的能力。

我方这次出击的士兵数量是敌军的三倍。

而且指挥官还是巴鲁多。

话虽如此,但实质上率领士兵的人似乎是小混混。

虽然由小混混担任指挥官这点让我无法完全放心,但只要有着多达三倍的兵力差距,应该就不太可能战败。

毕竟还有巴鲁多在,这作战应该万无一失才对。

其他需要担心的,大概就是强行出兵所导致的士兵疲劳以及后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勤补给的问题。

虽然他们多少携带了些食物,但感觉似乎只带了最低限度需求的量,我不觉得足够。

我曾想过运输兵可能会随后追上,但又不见这样的迹象。

没问题吗?

要是肚子饿了,就没办法打仗了喔?

虽然我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但仔细想过后,我发现在我们要攻打的地方不太需要在意这个问题。

因为北方城镇是靠着狩猎食用魔物维生的城镇。

换句话说,北方城镇附近到处都是食物。

因为可以在当地取得食物,就没必要特地背着沉重的食物了是吗?

这么说来,在地球的历史上,战争的时候,军队在当地取得的食物也占了军粮中相当大的比例。

靠着掠夺取得。

……这么一想,就觉得战争实在是件悲惨的事情。

咦?你说会吃掉自己击败的敌人的家伙没资格说这种话?

一码归一码,一事归一事。

关于士兵疲劳的问题,巴鲁多应该会注意,看来是不太需要担心才对。

哎呀?

这么一想就觉得我们好像不可能打输。

多亏了我的功劳,事前已经彻底掌握敌军的情报,要是这样还能战败,那就是下达指示的指挥官太过无能了。

而且在巴鲁多率领的军队之中,还有三个莫名其妙的家伙一脸若无其事地混了进去。

那就是艾儿、梅拉与鬼兄。

你们几个到底在干嘛?

不,鬼兄的愤怒技能已经被吸血子封印起来了,强度还算是在正常的范围以内,就算混在一群魔族之中,感觉起来应该也不会太过异常。

梅拉好像也没问题吧?

不,完全不行。

为了追上吸血子的脚步,梅拉一直脚踏实地地锻炼自己。

拜吸血鬼这个种族的特性所赐,他的实力已经远远超乎常人。

他甚至能跟发动愤怒的鬼兄勉强一战,寻常魔族根本比不上他。

然后还有艾儿这个货真价实的怪物。

嗯、嗯。

这样想要打输还比较困难吧。

那我就放心了。

……原本应该是这样才对呀~

可是,我总觉得相当不安。

这就是虫之预感吗(注)?

注:原文是「虫の知らせ」,意指不好的预感

虽然蜘蛛严格来说不是虫就是了。

不过,那种事情现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直觉正在发出警告。

无视这种直觉并不是什么好事。

正是因为有不好的预感,我才会在想巴鲁多率领的军队是否有胜算。

而结论就是他们能轻易获胜。

话虽如此,但那种不祥的预感还是没有消失。

我是不是看漏了什么?

好像无法断言绝对没有……

我收集情报的方法,是利用分体进行谍报活动。

如果是巴掌大小的分体,就能随意进入狭窄的地方,也能随意窃听别人说话。

如果是在四下无人的地方,还能任意翻阅资料。

不过,分体的能力很弱。

弱到要是被人发现,就会被一脚踩死的地步。

因此,我把不被发现这点摆在第一位,慎重地收集情报。

就算分体被踩死,我这个本体也不会受到伤害,但好不容易才生下的分体,就这样用过就丢也很浪费。

我已经收集到了相当大量的情报,我觉得这样已经足够了。

可是,万一我收集到的情报有所遗漏呢?

万一叛军有着严密隐藏的情报,而我没有发现,那偏偏又是要命的重要情报的话呢?

照理来说,那应该不可能是正好对叛军有利的情报才对。

把巴鲁多军与叛军的战力拿来做比较,便知道我们十之八九会获胜。

可是,对这种不祥的预感置之不理,恐怕会有危险。

这种时候或许就该由我这个闲闲没事做的家伙前去暗中守护巴鲁多军。

事情就是这样,我去看看状况吧。

不过,在此之前……

我得先去跟吸血子说一声我要出门才行。

因为要是我擅自出门,那家伙就会非常生气。

「什么?你要出门?你在说什么傻话啊?我当然也要一起去啊。」

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得到这样的结论,真想叫她把原因写满四百字的稿纸交上来。

吸血子似乎已经打定主意要跟来,急急忙忙地把她爱用的大剑拿了出来。

呃……

现在该怎么办?

老实说,我不晓得会发生什么事情,不是很想把吸血子带去。

「你会选在这个时间点出门,肯定是要去叛军那边对吧?既然梅拉佐菲也在那里,那我没理由不一起去啊。」

吸血子居然猜中了!

这家伙不是那种笨女孩角色吗!

啊……不,其实她也没有我说的那么笨啦。

嗯~可是,比起靠着逻辑思考得出结论,说她是靠着野性的直觉看穿我的行动,我会觉得比较可以接受,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更何况,让她这么想要跟去的理由也确实很蠢。

因为梅拉在,所以我也要跟去,这到底算是什么理由?

只因为这种理由就跟过来,只会给我添麻烦罢了。

「还是说,你有什么不能让我跟去的理由吗?难道说有某种理由,让你非得追着梅拉佐菲到没有我的地方吗?」

咿……!

吸血子小姐,您的瞳孔放大了耶?

这样有点吓人,拜托您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人家会怕!

插图p003

好吧!我明白了!我带你去!

我拼命地用肢体语言表示会带她去,这才让吸血子放过我,重新开始做出门的准备。

呼……

这个可恶的病娇萝莉吸血鬼……

你的属性也未免太多了吧,拜托稍微控制一下自己好吗?

再说,我跟梅拉也不可能擦出火花吧。

连我都是这样了,要是有陌生女子接近梅拉,天晓得吸血子会对她做出什么事情。

虽然目前还没有出现那种女生,但未来可就难说了。

毕竟梅拉前途无量。

不但能力优秀,个性好,长相也不错。

只要无视他是吸血鬼这点,应该没有比他更好的对象了吧?

虽然是个一旦爱上就百分之百会被病娇幼女索命的究极凶男就是了!

梅拉,你八成会犯桃花,但一定要斩掉喔。

我可不要因为被卷入感情纠纷而惹上血光之灾。

唉……比起担心将来的事情,现在得先想办法解决眼前的问题才对。

要是把吸血子带去,就必然得把剩下的人偶蜘蛛们也一起带去。

因为人偶蜘蛛们姑且算是我跟吸血子的护卫。

不过这么一来,只要不发生什么大事,应该都不会有问题吧。

毕竟我会选择出门,只是因为我有不祥的预感这个毫无根据的理由。

目的是在万一有状况发生的时候也能及时应对。

反过来说,最后也很有可能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不过,凡事谨慎些总是没错的,就算谨慎过头也无所谓。

万一真的出了事,到时候就让吸血子自己负责吧。

毕竟是她自己说要跟来的。

当然,我会注意别让那种事情发生。

还有,虽然对不起匆忙准备的她,但我可还没有要出发喔。

因为我还有名为转移的外挂级移动手段。

而巴鲁多军还得花上好几天才能抵达叛军所在的北方城镇。

在那之前,我可要好整以暇地待在这里。

事情就是这样。在巴鲁多军抵达的前一天,我们转移来到北方城镇了。

我决定提早一天过来,是因为觉得这样比较方便做些事前调查。

你说那我为什么不干脆早点过来?

话虽如此,但能调查的地方,分体都已经调查过了啊~

我们来这里,真的只是为了保险起见。

毕竟是因为我的直觉这种靠不住的东西才来的嘛。

所以,只要放松心情去做就行了。

我们就这样在街上闲晃观光……更正,是侦查才对。只不过,居民们看起来有些惊慌。

我想也是,要是有军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队来到自家门口,任谁都会慌张。

而且叛军本应是发动奇袭的一方才对,却反过来在战力尚未集结完毕的现在受到奇袭,他们应该是作梦都想不到吧。

为此,他们正快马加鞭地努力提升城镇的防卫能力。

看来叛军似乎想要打守城战。

这倒是出乎我的预料之外。

坚守这种防御力薄弱的据点能做什么?

虽然我是这么想的,但我忘了某件事情。

那就是——这个世界姑且算是奇幻世界。

土魔法以惊人的速度制造出好几道墙壁,团团围住北方城镇。

这可是连地球的现代建筑技术也自叹不如的绝技啊。

连秀吉都会大吃一惊的宏伟一夜城完成了。

虽然这只是座防卫设施,很难说是真正意义上的一夜城就是了。

然后,在火速赶往各地的信差知会之下,叛军也将提早展开行动,聚集到这个北方城镇。

叛军正一步步地进行着开战的准备。

不过,因为叛军也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所以不得不把土魔法师操到快要过劳死的地步,很难说这样算是准备万全。

军心也动摇了。

只不过,一无所知的城镇居民其实比士兵们还要动摇不安。

因为他们与叛军毫无瓜葛。

其实自己住的地方早就变成叛军的据点,而前来讨伐的正规军已经杀到门口了!

应该没有比这更晴天霹雳的事情了吧。

因为不晓得自己会有什么下场,他们当然会惊慌。

不过,这里并非是在不知不觉中变成叛军据点,负责治理这座城镇的领主就是叛军的首领。

没错,其实叛军的首领就是这座北方城镇的领主!

你……你说什么!

不,这其实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

叛变……而且还意图正面迎击象征整个魔族的魔王,如果不是大人物或是笨蛋,绝对做不出这种事。

幸好这次的主谋是前者。

对知道内情的人来说应该算是后者才对。但如果不知道魔王的实力,自然会想要反抗魔王的方针。

因为魔族明明连要维持现在的生活都已经很艰难了,她却说要与人族开战。

身为负责治理一座城镇的从政者,可不能随便点头同意这种方针。

因为领主有义务保护自己治理的城镇。

这是我在魔族领地收集了情报后得知的事情,魔族的特权阶级——也就是贵族之中,很少出现那种腐败的家伙。

虽然不是完全没有,但他们至少比人族更认真地在尽贵族的义务。

而这跟魔族奉行实力至上主义有很大的关系。

魔族的贵族地位并非世袭。

一旦被人认定没资格担任贵族,其地位就会被毫不留情地剥夺。

因此,为了不愧对贵族的身份,魔族的贵族都会严格看待自己的义务与子女的教育。

他们会重视子女的教育,是因为就算自己没出问题,贵族地位也有可能在子女那一代被剥夺。

如果身为贵族,就能握有相应的资金,然后用那些资金让孩子接受英才教育。

贫穷家庭无力教育孩子,但只要让孩子从小接受英才教育,他们就能轻易成为出色的大人。

然后,只要孩子够优秀,贵族的地位就不会被人抢走。

对魔族来说,重要的不是血统,而是要继承实力。

因此,魔族的贵族很少出现愚蠢的后代,大多都是些认真的家伙。

就这点来推断,这座北方城镇的领主,也是个既优秀又认真的家伙。

虽说只要见识过他至今的办事手腕,就能对此有所体会了。

如果我没有偷偷告密,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叛军正在偷偷集结。

才刚得知讨伐部队正前往这里,便迅速做出判断,加强北方城镇的防卫能力。

不但拥有能从各地招集叛军的强大影响力,还拥有能以灵活的思考指挥现场的决断力。

实在很优秀。

千万不能因为他向魔王挑战,便以为他只是个笨蛋。

……虽然不能小看,但他果然还是走投无路了。

巴鲁多军中可是还有艾儿在啊。

她可是能力值破万的怪物喔。

用土魔法做成的墙壁?

那种东西对艾儿来说就跟纸糊的一样。

老实说,光靠那家伙一个人,就足以击溃这座北方城镇了。

对真正的强者来说,战术与战略都只是无关紧要的东西。

面对无论如何都无法颠覆的战力差距,不管指挥官有多么优秀都毫无意义。

虽然魔王应该只是打算买个保险才让艾儿一起来,但照理来说,这样已经算是战力过剩了。

不过,同样战力过剩的家伙这里还有三个就是了!

要是把吸血子跟我也算进去,战力又会以倍数暴增!

过剩加过剩的结果,就是战力饱和大爆炸。

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大致上就是这种感觉。

千万别问我那到底是什么感觉。

好啦,希望别发生那种让战力超级过剩的我们不得不出动的状况。

结果到底会如何呢?

「开始了。」

我们一行人正在旅馆的某个房间里悠闲地开着茶会。

吸血子一边优雅地喝着茶,一边说出意味深长的话。

不,这句话其实也没有什么深意,就只是战争开始了的意思。

你说为什么她人在旅馆也能知道那种事情?

因为吸血子拥有万里眼这个技能,不管是在室内还是哪里,都能轻易看见周围的状况。

证据就是,吸血子的眼睛正盯着空无一物的房间墙壁。

如果不是吸血子的话,像这样盯着屋里空无一物的地方,还说出奇怪话语的家伙,我会怀疑他是个中二病患者。

……不,吸血子的存在本身就充满了中二味,所以这其实也没什么不自然的地方。

先不管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了。

我也发动千里眼,看向北方城镇外。

我看到由巴鲁多率领的讨伐军正开始攻击北方城镇。

我还是头一次在这个世界目睹这种大规模战争,虽然这么说可能有些不妥,但我觉得有些兴奋。

咦?你说我有参加过战争?

我在沙利艾拉国经历的那件事与其说是战争,倒不如说是虐杀啦。

我也不是主动参战,只是旁观人类之间的战争,所以应该不算数吧。

只要把那当成是在看电影,应该就能稍微体会我的心情了。

因为不是隔着萤幕,而是在眼前真实上演,可谓魄力满点。

根据我赋闲待在公爵宅邸里时找来看过的书所说,这个世界的大规模战争的胜败关键,似乎取决于名为大魔法的魔法。

技能魔法基本上分为三个位阶。

以火系魔法来说,就是火魔法、火炎魔法与狱炎魔法。

这里就简单扼要地分成下位、中位与上位魔法吧。

而每个位阶的魔法技能,又各自有着不同等级的魔法。

我们就把技能等级低的魔法分类为下级,中间程度的魔法分类为中级,最后学到的魔法分类为上级吧。

按照这种分类方式,我在神化前常用的暗黑枪,便算是上位中级的魔法。

而所谓的大魔法当然不可能是上位上级的魔法。

一般俗称的大魔法是指中位上级的魔法。

那种东西哪里算是大魔法了?

要是你这么想,那就是被战力通膨荼毒了!

追根究底来说,能够使用上位魔法的人几乎不存在。

就算是中位魔法,如果不是菁英,就不太有办法使用。说到魔法,一般人都只会想到下位魔法。

以神化前那个上位魔法用到饱的我为基准也未免太奇怪了吧!

就算是中位魔法,对人类来说也已经算是威力惊人。一旦被下位魔法直接击中,也会受到致命伤。

这才是正常的标准。

因此,使用中位上级的广范围歼灭魔法,已经是人类能力的上限了。

而且就算是中位上级的魔法,也无法轻易发动。

就凭能力值没能破千的弱小人类,想要独自发动中位上级的魔法是很困难的。

而联手合作这个技能这时就派上用场了。

数名拥有魔法技能的人,可以透过联手合作这个技能,同心协力完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成一记魔法。

这是什么合体攻击啊!太浪漫了吧!

然后发射出去的大魔法便能蹂躏敌军,造成毁灭性的损害!

话虽如此,敌军也不会对此坐视不管。

我是透过睿智的效果,把魔法的发动速度提升到极致,才有办法随手发动中位上级的魔法,但那是只有我才办得到的事。

就凭那些如果不利用联手合作这个技能结合众人力量,就连想要发动魔法都有问题的家伙,绝对不可能那么快就发动魔法。

建构魔法不但需要时间,泄漏出去的魔力也等于是在告诉敌军:「我们要发射大魔法了!」

因此,一旦敌军发现施展大魔法的征兆,就会尽全力前来阻止。

然后,就算是微不足道的妨碍,也能轻易破坏掉纤细的术式。

如果成功施展出大魔法,就能对敌军造成重大的损害,但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如果想要赢得战争,该如何用我军的大魔法击中对手,以及如何反过来破坏掉敌军的大魔法,就成了一大重点。

因此,就对手能够在防卫设施的保护下施展大魔法这点来说,攻城战对攻击方而言是相当不利的。

率领巴鲁多军的小混混会如何克服这个难题呢?

看来有好戏看了。

真是令人期待。

我满心期待地静观战况,但马上就遇到了状况,让我不得不露出严肃的表情。

咦?

这种一面倒的战况是怎么回事?

叛军的土魔法师们不眠不休拼命筑起的城墙,因为一连串的爆炸被破坏殆尽了。

大魔法?

才不是。

这些墙壁全都是一个人破坏掉的。

一把剑刺进了城墙。

然后城墙就又开了一个大洞。

巴鲁多军的士兵们钻过大洞杀进城内。

这么一来,城墙就没有用处了。

到处破坏城墙的人,不用猜也知道是鬼兄。

鬼兄拥有能够创造魔剑的外挂技能。

而那个魔剑创造技能的产物,就是会爆炸的魔剑。

简单来说就是炸弹嘛。

而他就是用那种魔剑在城墙上到处乱炸。

不但有着一发就能在城墙上轰出大洞的威力,而且只要随手一丢就能造成这种损害,所以叛军完全无法应对,只能任他宰割。

这也难怪,因为如果是发动速度慢的大魔法,那应该还有办法提防并阻止,但鬼兄的魔剑只要丢出去就能发动。

把急速飞来的剑击落这种绝技可不是随便就能办到的,而且就算击落了,下一把魔剑也会立刻飞过来。

叛军现在心中应该很绝望吧。

哎呀,鬼兄真是太可怕了。

不过仔细想想,虽说愤怒这个技能被吸血子封印了,但其他技能都还能任意使用。

换句话说,创造魔剑的技能也能照常使用。

然后,虽说愤怒遭到封印,让他的能力值降低了,但吸血子曾经说过,他在发动愤怒的状态下,物理攻击力超过两万。

愤怒的效果是让能力值提升十倍。

也就是说,就算是原本的状态,他的物理攻击力也超过两千。

跟能力值没有破千的寻常魔族相较之下,光是基本能力就不在一个等级。

不但拥有能创造魔剑的转生特典外挂技能,还有着超过两千的能力值。

虽然比不上艾儿与梅拉,但依然有着足以一夫当关的实力。

嗯。看来是期待看到势均力敌的攻城战的我误判局势了。

所以我才讨厌外挂仔……

「啧!那个慢郎中到底在干嘛?竟然到现在都还突破不了那种程度的防御。他该不会是看不起对手吧?」

吸血子似乎对鬼兄的表现感到不满。

不对吧,鬼兄明明已经独自一人击溃敌军防线了,你还觉得这样不够?

话说回来,你明明就讨厌鬼兄,看到他的表现不够活跃却又会生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真搞不懂吸血子的标准。

是因为那个吗?

是那种看到宿敌不争气就不爽的感觉吗?

那种跟某位宇宙战斗民族一样的想法是怎么回事?

……所以我才讨厌战斗狂。

像我这样的和平主义者实在是很难理解那种人。

嗯……

不过,目前的战况太过顺利,看来是不需要我出场了。

乍看之下,战场上也没有行动可疑的部队。

除了到处搞破坏的鬼兄以外,眼前就只有双方用魔法对轰,或是守军努力逼退爬上城墙的士兵这类寻常攻城战会上演的光景。

虽然早在出现魔法的那一刻,就已经很难算是寻常了。

叛军里那支正在施展魔法攻击的长袍部队还挺厉害的。

明明是双方互相攻击,却几乎都能单方面取得优势。

虽然这一方面也是拜城墙所赐,但看来每位士兵的实力也都很强。

不管是魔法的发动速度还是威力都胜过巴鲁多军的魔法兵。

那身有如魔法师般的长袍可不是穿好看的。

不过,巴鲁多军也就只有在那一处陷入苦战。以鬼兄打穿的洞为起点,叛军那方的战线已经开始崩溃。

不管长袍部队多么努力奋战,也无力扭转劣势。

因为长袍部队顶多就是稍微有点强,没有鬼兄那种外挂级的战力。

嗯……

看来应该能正常地打赢这一战吧。

我的预感出错了吗?

不过,出错其实也是好事。

像这种不祥的预感,出错了反而更好不是吗?

哈哈哈……

……越是不祥的预感,就越是不会出错啊~

我暂时从战场移开视线,注视着某一点。

叛军大将正在领主宅邸的某个房间里自言自语。

他似乎相当焦急,嘴巴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

「我希望你立刻派遣援军过来,只要利用那种转移阵就办得到不是吗?就算人数不多也行。再这样下去,这座城镇就要被攻陷了!」

好的,他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负责偷听的当然是躲在房间里的分体。

手中明明握有这么好用的分体,我才不会蠢到不去掌握敌方大将的动向。

我一直都有派分体整天跟在旁边监视他。

话虽如此,对方也不是省油的灯。

这名男子不愧是战略要地的领主,他似乎隐约察觉到了分体的存在。

也许是担心自己受到监视,他一直没有做出会被人抓住狐狸尾巴的事情。

因为这个世界有着技能之类的东西,要监视别人远比我原本所在的世界还要来得容易。

事实上,虽然不是用技能,但我也正在用分体监视他。

所以,虽然他应该有所防备,但局势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吧。

对话的内容是请求援军。

虽然转移阵这三个字让我有些在意,但更让我在意的是那家伙手里的东西。

他拿在耳边的那东西,跟地球上的手机非常相似。

那应该不是魔法道具吧?

魔法道具是灌注了技能之力的道具。

虽然需要用到技能附加这个技能,但能因此让道具得到技能之力。

所以,那个看似手机的东西,或许就是借此附加上远话技能之力的魔法道具。

可是……

像这样做出自己期望的解释是不行的。

没错,那八成是妖精所制造的机械。

不是用技能制造出来,却又有着不下于魔法道具的性能的机械。

那种东西就只有妖精做得出来。

这么看来,他用那种机械通话的对象,必定会是妖精……

嗯。看来这肯定是件麻烦事了。

从以前到现在,凡是跟妖精……正确来说,是跟波狄玛斯扯上关系的事情,有哪一件是不麻烦的吗?

没有!

从这瞬间开始,我那不祥的预感就可说是完全命中了。

唉……

真想大大地叹口气。不,其实我已经叹气了。

虽然很麻烦,但要是放着不管,事情只会变得更麻烦。

好,重新振作起来,去处理这件事吧。

这个城镇里目前还没出现那种可疑的家伙。

虽然我只是大致看了一圈,所以可能有所遗漏,但至少没发现形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迹可疑的集团。

负责守城的那些士兵之中,看起来也没有混进特别厉害的家伙。

如果波狄玛斯真的想干预这场战争,不管鬼兄的实力有多么作弊,也会反过来被更强大的外挂兵器击败。

由此看来,我是不是能认定波狄玛斯那伙人还没来到这个城镇?

如果是这样的话,领主刚才提到的转移阵就很令人在意了。

所谓的转移阵,就是灌注了空间魔法之力的魔法阵。

这可不是机械,而是一种货真价实的魔法道具。

只要把成对的魔法阵设置在两个地方,就能用转移术把那两个地方连接起来。

不但只能前往特定地点,而且因为是魔法阵,所以也无法搬动。

比起原本能够任意转移到术者去过的地方的长距离转移术,可说是非常不好用。

可是,会用空间魔法的人似乎非常稀少,没办法每次都拜托他们。

而且由于MP与术者能力上的问题,想要一次转移好几个人是相当困难的事情。

就这点来说,转移阵只要在使用时灌注MP,就任何人都能使用,也有办法进行多人转移。

虽然双方各有千秋,但在用来联系重要地点的情况下,转移阵比较优秀。

可是,事情不太对劲。

我刚才也说过,会用空间魔法的人超级少。

而且建立转移阵还需要用到技能附加这个技能。

事实上,拥有技能附加这个技能的人也很罕见。

虽然比起会用空间魔法的人还算是多的了。那么同时拥有空间魔法和技能附加的人呢?当然是超级稀少。

稀少到只要是会制作转移阵的人材,就必定会受到国家严格保护的程度。

简直就是人间国宝。

而那些人间国宝一生中似乎只能做出屈指可数的转移阵。

这些全是我在文献上看到的知识。

据说现在的魔族领地似乎没有会制作转移阵的人。

那种人一百年都不见得会出现一个。

因此,尽管很方便,但转移阵的数量非常少。

要是到处都有转移阵,这个世界早就发生交通革命了。

毕竟我们也是花了好几年,才从这块大陆的南方移动到位于北方的魔族领地。

如果有转移阵的话,我们当初就能在一瞬间完成移动,其效果可说无法估量。

……嗯?

转移阵,我应该做得出来吧?

毕竟可以用空间魔术来代替空间魔法,我在神化以前也拥有技能附加这个技能,我应该可以重现吧?

嗯……话说回来,这应该不是只限于转移阵吧?

只要我想做,也能制造出可以把道具存放在异空间里的魔法袋,或是像○美拉之翼那样可以让人转移到特定地点的逃跑道具不是吗?

这个主意好像不错喔。

不过,现在先把这件事摆到一边吧。

问题在于这里的领主提到了本应超级稀有的转移阵。

这个城镇里应该没有设置转移阵才对。

因为转移阵是光是存在就拥有战略价值的东西,国家都会彻底掌握其位置并加以管理。

既然国家没有纪录,就表示那是擅自制作的东西对吧?

从领主的话来推测,转移阵的另一端应该是妖精的某个据点吧?

而那个转移阵就藏在这座城镇的某处。

嗯……

我该怎么办才好?

还有,对方到底会怎么做?

波狄玛斯跟这里的领主挂钩的理由,我不用想也知道。

他八成是想借着叛变,对魔王阵营造成打击吧,即使只会有一点点的损害也没关系。

主谋是叛军,而妖精只是提供些许援手。

所以,虽然这场叛变摆明了会失败,但妖精也不会受到太大的损失。

妖精向叛军伸出援手,只是想扯魔王的后腿。

感觉就是波狄玛斯会喜欢的做法。

可是,在叛军反过来受到奇袭的现在,波狄玛斯的阴谋可说是几乎失败了。

别说是扯魔王后腿了,叛军甚至被打得毫无招架之力。

在这种情况下,波狄玛斯会怎么行动?

……还是干脆就不行动了?

如果事到如今还想挽回局势,就算是波狄玛斯,也得付出相当大的代价。

而一旦波狄玛斯那么做,就会被魔王发现是他在暗中搞鬼。

对于想要利用叛军的计划暗中行动的波狄玛斯来说,那可不是个好主意。

因为那家伙是个只会等待敌人露出破绽,喜欢在关键时刻给敌人致命一击的卑鄙小人。

他应该不想蛮干才对。

如果他想蛮干的话应该早就这么干了,也不会做帮助叛军这种多此一举的事情。

然后,考虑到波狄玛斯的个性,那家伙接下来会采取的行动八成是撤退。

毕竟再这样下去只会白白损失棋子。

那家伙并不在意棋子被舍弃,但他应该无法容许出现损失大于收获的状况。

就算要舍弃棋子,如果不能取得某些成果,他也无法忍受。

既然如此,那他应该会立刻退出这场必败的战争,把妖精也牵扯其中这个事实葬送在黑暗之中。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撤除转移阵。

虽然转移阵既贵重又方便,但前提是出入口得位在己方阵地之内。

如果其中一边被敌人占领,敌军就有可能利用转移阵杀过来。

虽然我猜设置在这个城镇里的转移阵应该并非直接通往妖精的根据地,但肯定是通往他们的据点。

如果要消除该据点遭到攻打的风险,就只能不计损失,破坏掉转移阵了。

总之,就算我们什么都不做,那些家伙也会自己撤退。

只不过,以收支平衡的观点来说,不得不破坏掉转移阵是个损失。

而讨厌那种事的波狄玛斯,很可能会在撤退之前放出一记冷箭。

以现况来说,显眼到不行的鬼兄可能会成为他的目标。

嗯。波狄玛斯有可能会做的事情,我大致都猜到了。

这么一来,我该优先采取的行动,就是保护鬼兄。

就算鬼兄比魔族还要强,也敌不过波狄玛斯派出的刺客。

所以,要是我不过去支援,他就会被杀掉。

在最糟糕的情况下,不光是鬼兄,甚至连梅拉与艾儿都有可能遇害。

虽然我觉得艾儿应该不至于会被干掉,但对手毕竟是那个波狄玛斯。

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至于巴鲁多与小混混,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就算要舍弃掉也行。

不过,他们两个毕竟是魔族的大人物,如果情况允许,我不想舍弃。

……嗯。可是,如果只有这样,是不是有点无趣?

我们之前一直被波狄玛斯恶整,也差不多是时候让他尝点苦头了吧?

虽然就算说是要让他尝点苦头,那家伙的本体依然躲在根据地,不会受到任何损害就是了。

即使如此,只要让他意图扯魔王后腿的计划完全落空,那家伙应该还是会不爽吧。

嗯。一味防守果然是不行的。

偶尔也得主动出击才行。

既然要主动出击,就得先找到转移阵……啊,找到了。

同时发动透视与千里眼找了一下后,我在领主宅邸的地下室里发现了转移阵。

因为那是间密室,所以只靠分体是找不到的。

转移阵看起来似乎没坏。

不过,要是转移阵的另一端已经被破坏,那我也束手无策了。

万一真的是那样的话,就只能放弃了。

我把剩下的茶一饮而尽,站了起来。

「你要出手?」

听到吸血子的问题,我点了点头,然后才想到得想办法处理这些家伙。

让她们跟我一起行动实在太危险了。

毕竟我是要杀进敌阵。

这样我就得把她们丢在这里了,但如果要这么做的话,还不如干脆让她们去掩护鬼兄。

问题在于,我到底该怎么说出这样的想法呢!

稍微烦恼了一下后,我用幻觉在桌上投影出鬼兄的影像。

呼呼呼……其实我还练成了这种小技巧。

幻觉是一种外道魔法,而那种魔法是直接对对方的大脑产生作用,使对方出现认知错误,而我所使用的幻觉是直接在空间中投影出影像,所以原理并不相同。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虽然我起初也想依照外道魔法的原理去做,但那种做法的难度太高,我就改用这种做法了。

外道魔法真是太威了。

以吸血子为首的幼女们因为出现在桌上的迷你鬼兄影像而僵住了身体。

呼呼呼……很厉害吧。很厉害对吧?

得意也该有个限度。觉得心满意足后,我加入波狄玛斯的影像,让他袭击鬼兄。

然后又把吸血子她们加进去,把波狄玛斯的影像暴打一顿。

于是可怜的波狄玛斯就被打成猪头了。完。

「呃……你的意思是,波狄玛斯就躲在这里,想要对付那家伙?而你希望我们去阻止这件事?」

你真是太聪明了!

我点头肯定吸血子的说法。

「然后呢?这段时间你要做什么?」

唔……她问了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该怎么回答呢……对了。

这是少女的秘密。

我把食指摆在嘴边,试着蒙混过关。

「你这是什么意思?又想把我排除在外吗?」

可是,吸血子无法接受这个回答。

而且心情急速恶化。

小姐,你最近是不是太容易生气了?

还有,我并不觉得自己有经常把吸血子排除在外啊?

再说,在这种状况下,你还要我这个不擅长说话的家伙慢慢解释?

虽然现在还不到火烧屁股的时候,但时间也不是非常充裕。

在这种时候听到吸血子耍任性,让我觉得很困扰,而且一肚子火。

「「「……!」」」

「咦?等一下!你们想干什么!不要……!」

也许是察觉到了我的怒气,人偶蜘蛛三人组把吸血子扛了起来,慌忙地撤离现场。

她们三个人一起压制住死命挣扎的吸血子,迅速把人绑架带走的模样,让我感受到专家的技术。

不愧是披着幼女皮的蜘蛛。

嘴巴被丝封住,身体也被五花大绑的吸血子无力挣脱。

总之,我挥了挥手,目送她们离去。

虽然被扛走的吸血子用怨恨的眼神看着我,但原本就是她要擅自跟来的。

你就把那份怨气发泄在叛军与妖精身上吧。

挥手目送幼女们出发后,我把留在桌上的茶与甜点收拾干净。

只要把东西交给住在异空间的分体,它们就会自己吃掉了。

浪费食物可不是好事喔。

好了,这样那边应该就没问题了吧。

只要别出现太大的变数,我不认为敌人对付得了加上艾儿的人偶蜘蛛四人组。

更何况那边还有吸血子。

既然如此,那我也来大干一场吧。

我用转移前往藏有转移阵的秘密地下室。

虽然没用过转移阵,但就算是神化后的我,也能正常使用魔法道具,这我已经实际验证过了。

只要改用能量代替MP,直接灌注进去就行了。

事实上,MP本来就是一种能量。

只是名称不同,本质上都是一样的,所以魔法道具也能正常运作。

因此,只要把能量灌注进这个转移阵,如果成对的另一个转移阵没有被破坏,理论上就能够使用。

我触碰转移阵,试着把能量灌注进去。

感受到转移阵有了反应后,我有种想要跟坏人一样露出奸笑的冲动。

不,我才不会那么做呢。

我注满能量,启动转移阵。

熟悉的转移发动了。

只不过,不同于自己施展转移的时候,我觉得有些不舒服。

这就跟坐别人开的车的时候,会比自己开车的时候更容易晕车是一样的道理。

仔细想想,这就跟被别人施展的转移硬丢到另一个空间一样,就算感觉会很奇怪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因为我以往都是自行转移,所以无法体会。

要是连续转移的话,会不会头晕啊?

不,就算没有转移,只要扭曲空间,应该就会让人头晕了。

就在我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转移结束了。

「我现在就派人过去,但你可别期待这些战力能作为援……军……」

眼前景象因为转移而切换,在那个瞬间,一对男女偶然碰上了。

虽然这种说法听起来像是恋爱的开端,但很可惜,我们是死对头。

把状似手机的东西放在耳边的波狄玛斯在我眼前僵住不动。

人遇到突发状况都会停止思考。

就算是波狄玛斯似乎也不例外。

很好很好。

「……」

「……」

先攻必胜拳~!

「咕哇!」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