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卷1订下目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房里混杂着高雅的茶香、甘甜的甜点香味,以及原本就摆在屋内的花朵香气。

尽管这些气味都各有特色,却取得绝妙的平衡,不会给人不舒服的感觉。

我想这八成也是计算好的结果吧。

公爵家的仆人真优秀。

我们现在正在开着惯例的茶会。

与会者有我、吸血子、人偶蜘蛛姐妹中的莎儿、莉儿与菲儿。

再加上看起来有些不自在的鬼兄。

一共六个人。

公爵家的仆人们跟往常一样,帮我们做好准备后就赶紧离开了。

毕竟我们基本上都对仆人们摆出别靠近我的态度,所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就算没有这项因素,身处在这种一触即发的气氛之中也是一种折磨。

嗯。把气氛变得这么差的罪魁祸首,是瞪着鬼兄的吸血子。

吸血子一直默默地瞪着鬼兄,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鬼兄正感到困惑不已。

我只能说,这两人的关系已经差到无可救药了。

不管怎么说,他们毕竟打过两次生死决斗。

因为愤怒这个虽然特别强大,但缺点也异常凶恶的外挂技能的缘故,鬼兄陷入了失控状态。

而陷入失控状态的鬼兄,跟我和吸血子进行过两场死斗。

咦?你说我在第二战时,只是用凶残的招数爆打人家一顿而已?

人家没印象喔。

总之,鬼兄与吸血子就这样结下了梁子。

而且我们在第一战时被打得很惨,差点就被他杀掉,第二战要不是我中途出手,胜负还是未定之数。

如果我没有出手的话,吸血子八成会输掉吧。

正因为如此,讨厌输的吸血子才会对鬼兄感到不满。

然后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太过分了。

拜托你们换个地方吵架。

不要剥夺我的休息时间啊!

为什么我得这么悲惨,被这种连难得的好茶与甜点的味道都尝不出来的气氛包围?

对现在胃容量变小的我来说,这可是宝贵的用餐时间啊!

啊……真是太过分了。

虽然鬼兄不断向我投以求救的目光,但我假装没看到。

我们的茶会基本上是没人会说话的。

此外,多亏了公爵家的超严厉教师透过斯巴达式教育灌输在我们身上的顶级礼仪,我们用餐时都不会发出声音,现场没人说话,寂静无声。

在外人眼中,这副光景应该非常奇特吧。

插图p001

可是,因为我跟人偶蜘蛛们都不会开口说话,吸血子自然也会跟着沉默不语。

然后,也许是为了配合现场气氛吧,鬼兄也跟着不说话了。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集团心理吗?

在紧绷的气氛之下,我们一边喝茶一边吃甜点。

所谓的茶会,难道不是一种气氛更为融洽的活动吗?

啊……可是在我的认知里,贵族的茶会是一群老狐狸用话语互相刺探、牵制或交换情报,令人感到胃痛的活动。

就令人胃痛这点来说,现在这种情况可说是真正的茶会!

此外,这种说法中含有许多我个人的独断与偏见,好孩子千万不能当真喔!

啊……遇到这种情况时,专心思考事情来逃避现实可说是最好的做法。

在我理清思绪之前,就让鬼兄再稍微坐一下针毡吧。

不过,虽说我正在思考事情,但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我在思考自己未来的计划。

虽然就规划将来这层意义来说,这件事或许很重要,但也不是那么严肃的事情。

简单来说,就是那种高二生被老师要求提出志愿表时,烦恼着「将来该如何是好~?」的感觉。

到了高三,就算不情愿,也得准备升学考试,或是去找工作。

而在那之前还有一点时间的悠闲高二生,才正要开始思考未来的事情。

虽然不需要急着想出答案,但迟早得认真面对这个问题。

这或许是我的偏见,但我觉得会认真定下未来目标的高二生并不多。

绝大多数人应该都只想顺理成章去考大学,然后再顺理成章就职不是吗?

然后,他们绝大多数都真的照做了。

就跟现在的我一样。

如果现况维持不变,我未来似乎会被D带回去,变成类似她部下的存在。

跳过升学直接就职了耶!万岁!

嗯。毕竟D非常喜欢我,如果我就这样什么都不做,迟早会变成她手中的玩具。

D并没有具体提过这件事。

虽然没有提过,但从D那个样子看来,这应该是既定的计划吧。

感觉就像是透过父母的关系得到工作机会一样。

如果维持现状,我应该会虚耗光阴,然后顺理成章地被D捡回去,就这样开始工作。

如果要说这是坏事,其实倒也不尽然。

她可是能够轻易施展名为「系统」的超复杂巨大魔术的神,实际见过她后,我也觉得那人深不可测。

凭现在的我……不,不管我今后变得有多强,我都完全想象不出自己战胜她的画面。D就是这么可怕。

对于对诸神的世界一无所知的我来说,能够得到D的庇护,难道不是一件非常好康的事情吗?

不管怎么说,现在的我是个神(笑)啊!

是个刚当上神的菜鸟。

而且由于我是透过系统与吸收大陆破坏炸弹这种歪到不行的非正规途径成神,所以战斗能力至今依然不如成神以前的自己。

不,我也不晓得成神的正规途径是什么。

至少,不管怎么想,透过像游戏一样的系统的力量提升等级,然后吸收大陆破坏炸弹当上神,都不会是正规途径吧。

算了,先把这个问题摆到一边。

现在的我虽然在分类上算是个神,却完全不像个神。

然而,我体内蕴含的能量毫无疑问是神的等级。

毕竟我吸收的大陆破坏炸弹里的能量有着足以摧毁一块大陆的威力。

总之,明白此理的人……不,是明白此理的神,都能察觉我是神。

要是这样的我随便跑去其他星球会怎么样呢?

答案是,会被当地的神发现。

稍微想想就知道了吧~

要是被发现以后,对方愿意和平地跟我相处倒是还好。

可是,在对方眼中,我的行为就跟非法入侵差不多,就算对方二话不说就杀过来,我也无话可说。

我刚踏出艾尔罗大迷宫的时候,魔王也是二话不说就杀了过来。

那时,我学到了一个道理——

离开熟悉的地盘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不过,魔王原本就是要来狙杀我的,不管我有没有踏出艾尔罗大迷宫都一样就是了。

先不管这个,只要我待在这颗星球,就不会发生陌生的神突然杀过来这种没天理的事情。

毕竟这里是D的地盘。

名为系统的超巨大魔术完全覆盖住这颗星球,而施术者正是大家都知道的D。

换句话说,这颗星球的支配权握在D手上。

即使她本人不在这里,跑来找这颗星球的麻烦,就等于是向D宣战。

换句话说,只要我待在这颗星球上,就有D这个靠山罩我。

就算要说我处于她的保护之下也行。

还只是个菜鸟神的我要从这里踏出一步,是相当需要勇气的。

对神一无所知的我,若离开D的地盘,就跟一只什么都不懂的井底之蛙跳进大海里差不多。

会死。必死无疑。

因此,我目前还不打算离开由D支配的这颗星球。

此外,考虑到自身安全的话,就这样永远待在D的底下工作,也是件非常有吸引力的事情。

正确来说,我目前并没有其他的选择。

只要想到有可能不小心惹火D……

从过去的经验来判断,我完全无法预料惹火那个D会有什么后果。

她很可能对我做出远远超乎我想象的可怕事情,让我想到就害怕。

只不过……

如果要在D手下工作,最大的难处大概就是那一点了吧~

不管怎么想,D的个性都很糟糕。

不管是系统那种玩弄人心的规格也好,还是每次出手干预我时隐约展现出的无尽恶意也好。

都让人觉得她不愧是自称邪神的家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伙。

然后,我实际见到的D本人,也远比想象中的还要可怕。

跟随那种高深莫测的家伙真的没问题吗?

……我觉得肯定会出问题。

奇怪?

不管怎么选择,我好像都死定了耶?

……不,不会有那种事的。我说不会就是不会。

就当作是这样吧。嗯。

无论如何,我目前无法采取行动这点都不会改变。

我只能待在这颗能够安全行动的星球上,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不管将来是要被D捡走,还是要拒绝跟她离开,就现况来说,我无法凭自己的意志决定任何事情。

为此所需要的知识与力量,我都太过缺乏了。

因为这个缘故,我得先补强自己的不足之处。

简单来说,就是做跟以前一样的事情。

我要找回跟过去受到系统帮助时一样,甚至比那时更强的战斗能力。

因为基础能力本身得到了提升,就算没有系统的辅助,也应该不至于办不到才对。

关于这个问题,我并不太担心。

虽说幅度很小,但我还是能感觉到自己每天都在进步。

比起连丝都射不出来时那种看不到未来的不安,光是能够慢慢进步就已经非常好了。

只要继续花时间锻炼,就肯定可以得到相对的成长。

话虽如此,若说我毫不担忧,倒也并非如此。

待在这颗星球,虽然不用担心会被不认识的神袭击,却也存在认识的神,以及其他危险的家伙。

那个认识的神正是邱列邱列,而危险的家伙则是波狄玛斯。

就算我什么都不做,那些家伙应该也会随世局变化采取各种行动。

没错,即使我过着平常的生活,世局依旧慢慢在变化。

就算是我这个神(笑),也还是会普通地死在不是神的人手上。

其中又以那个名叫波狄玛斯的家伙特别危险。

那家伙的机械军团是靠着不同于系统的独特原理在运作。

虽说我也已经练就无视各种原理的万能转移术,但也不能掉以轻心。

只要运用转移,我就能把敌人转移到危险地带,或是转移自己逃离战场,爱怎么做就怎么做。

因此,面对系统内的敌人,我有信心自己几乎不可能打输。

前提是对手不运用魔王那种超高速,在我来不及做出反应之前就把我揍飞的话。

可是,波狄玛斯所使用的神秘结界,很可能会让我无法发动转移。

而现在的我手中的王牌,就只有丝和转移。

要是转移遭到封印,我就几乎没有胜算了。

而波狄玛斯是魔王的敌人,我目前则身处在魔王的阵营之中。

我欠了魔王相当大的人情,并非只是要报答她的一宿一饭之恩。

她没有抛弃失去力量的我,一直照顾我到现在。

因此,在还清这份恩情以前,我想要为魔王效力。

这么一来,我就必定会跟波狄玛斯敌对,必须想办法对付他才行。

不过,其实要对付他也没有那么困难啦~

简单来说,既然那是一种结界,就只会在特定的空间里产生作用对吧?

这就代表只要我不进入那个空间,就不会有事。

换句话说,只要别接近对方就行了。

从结界的有效范围之外用远距离攻击打败对方。

就只有这个办法了。

只要我活用转移,就能轻易化身为移动炮台。

问题在于——我偏偏没有远距离攻击手段!

不过,我脑海中已经有几个构想,再来只要能付诸实行就行了。

这样应该就能在某种程度上应付波狄玛斯了。

可是……

魔王的目的并非击败波狄玛斯。

不,那毫无疑问也是目的之一,但魔王的目标更为远大。

她想要拯救这个即将毁灭的世界。

那才是魔王的目的。

不过,就算是魔王,想要达成这个目的也很困难。

不管再怎么强大,魔王都不是神。

这种就连真正的神——邱列邱列都束手无策的现况,我实在不认为连神都不是的魔王有办法解决。

我也想要解决这种现况。

如果目前还能放心居住的这颗星球不撑久一点,我会很困扰。

地球?

那里可是有D耶。

像D那种家伙,偶尔跟她见个面就够了。

要是太常跟她碰面的话,就各种意义来说都很不妙。

她是黑洞的一种。

尽管明知被吸过去会很不妙,还是会忍不住受其吸引。

我得跟她保持适当的距离才行。

嗯……

照这样下去,魔王应该会壮志未酬身先死,我得想想办法才行。

唔。真伤脑筋。

要做的事情太多了,一个身体实在不够用!

可恶,我真想要多个一两具身体。

……等等,那种事情好像办得到不是吗?

只要先用产卵这个技能制造出分身的身体,再用平行意识这个技能把头脑移植过去就行了。

需要注意的事情,顶多就只有必须小心管理分身,别让上次平行意识失控的惨剧重演而已吧?

……好像有试试看的价值。

好。

那我的短期目标就决定是制造分身了。

中期目标是支援魔王的活动。

长期目标则是……得手足以逃离D的魔掌的力量。

嗯。我果然得逃离D的掌控才行。

至今为止,不管是老妈还是魔王,凡是打算逼我低头的家伙,我都倾尽全力与之对抗。

现在也是一样,我跟魔王只能算是盟友,我并没有变成她的部下。

可是,我不能和D成为那种关系。

前往D的身旁,代表我归顺于她。

以我的行动基准来说,这似乎不太妥当。

只不过,令人伤脑筋的是,在与D接触的过程中,我居然萌生了就算那样似乎也不错的想法。

我得跟D保持距离,让自己稍微冷静一下。

照这样下去,我怕自己会以无法逃离作为借口,就这样接受这件事情。

我要先得到足以逃跑的实力,到时候再重新思考这个问题。

思考自己到底该不该逃。

不,这样不行!

要是我的意志这么不坚定,到了紧要关头时,肯定会说出「虽然我逃得掉,但就算不逃也没差」这种话!

我必须摆出强硬的态度,下定决心逃离D的魔掌。

无论如何都要逃。

我要使出全心全力,怀着绝对要逃掉的气魄面对这场挑战。

OK。那我就做好要是失败就会被杀的觉悟,怀着危机意识行动吧。

就在我理好思绪的同时,房门被粗暴地打开了。

会连门都不敲就闯进来的家伙,在这栋宅邸中就只有一个。

「打扰了。」

「你真的打扰到我们了,拜托别进来。」

如我所料,这位不速之客正是那个小混混。

而吸血子也立刻跟小混混吵了起来。

为什么这两个家伙的感情会这么不好?

比起鬼兄,吸血子说不定更讨厌这家伙。

呃,嗯。虽然我也讨厌小混混就是了。

「我又不是来找你的!这句话我不是每次都会说吗!还有,这里是我家!你这呆头鹅到底要我说几遍才听得懂啊!」

「这也不能怪我吧?毕竟我得应付一个智商比鹅还低的家伙啊。要是我不配合他的智商,用原本的高尚方式说话,他不就没办法理解了吗?」

「……」

「……」

幼女与壮汉互瞪的光景在眼前上演。

啊……真是和平啊……

「那个……不用阻止他们吗?」

鬼兄悄悄问我。

「喂!那家伙是什么人!」

就在这时,也许是注意到了鬼兄的行动,小混混把矛头从吸血子身上移向这里。

「这是怎么回事!我可没听说家里有这号人物!这里是我家,为什么我不认识的家伙会一脸理所当然地待在这里?要是你没有正当理由,我可不会随便放过你喔?」

「呃……」

小混混如此逼问鬼兄。

而鬼兄则是一脸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困惑。

因为鬼兄没学过魔族语。

他根本听不懂小混混在说什么啊~

「那家伙已经得到待在这里的许可了喔。爱丽儿小姐知道这件事,你哥哥铁定也知道才对喔。」

「你说什么?」

听到魔王的名字,小混混板起脸孔。

魔王在鬼兄找回理智后实际跟他见过面,她应该也已经透过负责管理这栋宅邸的执事长,告诉身为宅邸主人的小混混的哥哥——巴鲁多这件事了。

既然魔王允许鬼兄留在这里,那巴鲁多也没能说不。

然后,既然巴鲁多没能说不,只不过是当家弟弟的小混混自然也无权说三道四。

「啧!为什么都没人告诉我啊!可恶!」

小混混一脸不悦地使劲捶了一下桌子。

虽然他的力道不足以打坏桌子,却让茶水从桌上的杯子里撒了出来。

喂,刚才撒出来的是我的茶耶。

看看这家伙干了什么好事。

「喂,既然老哥已经允许,那我就不追究你待在这里的事情了。可是,我身为相关人士,有必要知道你为何会来到这里。你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小混混质问鬼兄,但鬼兄理所当然地无法理解这些话的意思。

鬼兄像是想要求救般偷偷看了我和吸血子一眼。

也许是对他的举动感到不满,小混混生气地抓住鬼兄的角。

「还戴着这种装饰品,难不成你觉得这样很帅?根本逊毙了好吗!」

鬼兄的角不是装饰品啦。

……话说回来,你有资格说人家吗?

「咦?我觉得你的打扮比较逊耶。」

吸血子说了不该说的话。

她八成是反射性地就脱口而出了吧。

话说出口后,吸血子「啊!」地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

人偶蜘蛛们全都僵住不动,在房外静观其变的女仆们也倒抽了口气。

世上有许多虽然想吐槽,却不能吐槽的事情。

例如上司超明显的假发之类的。

同样的道理,这位小混混的穿搭品味也是不能吐槽的事情。

就连跟他势如水火的吸血子,至今也都不曾吐槽过这点。

可是……!虽然如此……!

既然话已经说出口,那就没办法了。

承认吧。

这个小混混真是超土的!

该怎么说呢……他身上穿的每件衣服全都微妙地搭不起来。

虽然算不上奇特出众,但都是些很少出现在别人身上的搭配,而那些搭配都逊到不行。

即使是要营造出个人特色,他穿在身上也不好看。

「哼。就说你是个小鬼,不懂这种帅气啦。」

然而,小混混却对吸血子摆出得意的表情。

对不起,我不知道这种时候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

是不是只要笑就行了?

不,我想应该不能笑吧。

其他人似乎也跟我有一样的想法,每个人的表情都很微妙。

人偶蜘蛛们也从一号表情切换成认真的表情。

你们几个根本不用特地切换表情吧!

居然做出这种不知道算不算白目的微妙反应!

「……懒得跟你计较。这家伙不懂魔族语,就算你这样问,他也听不懂啦。」

也许是认为继续聊这个话题不太好,吸血子硬是把话题转回鬼兄身上。

「顺便告诉你,那两只角不是装饰品,因为那家伙是名叫鬼人的人型魔物。」

「什么!」

小混混对魔物两个字做出反应,把手伸向佩在腰上的剑柄。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人说话?是魔王爱丽儿小姐决定让那家伙待在这里的。要是对他出手,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吧?」

面对吸血子的胁迫,小混混闷哼一声。

他瞪了鬼兄几秒后,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放开剑柄。

不过,他的表情依然严峻,戒心全写在脸上。

「既然如此,那我更该把事情问个清楚。喂,虽然很不爽,但你来帮我翻译。」

小混混一屁股坐在空位上。

同时一脸不满地命令吸血子。

他没有拜托我是正确的判断,这点值得赞许。

可是,那种说法并不太恰当耶。

「哎呀?可是他听得懂人族语呀,你根本不必拜托我翻译吧?」

看吧,吸血子马上就开心地出言挑衅了吧。

这个世界的语言主要有两种。

那就是人族语与魔族语。

这个世界很大,但只要掌握这两种语言,就不会碰到语言不通的麻烦。

虽然各地区之间也会有口音上的差别,也有各地区特有的措辞之类的问题,但那就跟日语中的关西腔差不多,只要精通标准语,就大致都能沟通。

尽管如此,小混混还是叫吸血子帮忙翻译。

嘴巴上还说不爽。

从中推理出的答案,我想应该就是那么回事吧。

「快问啊,什么问题都能问不是吗?名字?出身背景?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你不是很想知道吗?只要说人族语,就什么都能问喔。」

吸血子露出奸笑。

那是坏孩子的表情。

只有天生的虐待狂会露出那种表情。

比鬼兄更像鬼。

啊,吸血鬼也算是鬼啊。

「唔唔唔……!」

小混混满脸通红,紧咬牙关。

被人愚弄到这种地步,换作是平常的话,他早就气得跑走了,今天怎么这么能忍?

小混混偷偷看了我一眼,接着又看向鬼兄。

嗯?

「我不会说人族语,所以你来帮我翻译。」

在因为羞耻而浑身发抖的同时,小混混硬是挤出了这句话。

果然如此。

被人愚弄到这种地步却还是不自己开口问,也就只能是这个理由了吧。

「哎呀?不会吧!魔族头号大贵族公爵家当家的弟弟居然……居然连人族语都不会说!真是抱歉,因为这种事情我连作梦都想不到,才会……」

吸血子,追击!

小混混,心灵受到重创!

太狠了。

「别说了,快帮我翻译!」

「你应该说『请帮我翻译,求求你了』才对吧?」

吸血子,继续追击!

小混混停止呼吸了!

太狠了。

「请……帮我翻译!算我求你!」

呜哇……

原来生气或害羞到极点的人,真的会跟煮熟的章鱼一样变得满脸通红,而且全身发抖耶。

他还好吧?

脑血管会不会爆开啊?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帮你吧。」

不知道是因为已经满足,还是因为觉得继续欺负小混混会让他真的发飙,吸血子露出无比灿烂的笑容,接下了翻译的任务。

因为被卷入了这场纠纷,鬼兄一副非常坐立不安的样子,缩起了身体。

虽然他听不懂魔族语,不知道他们在讲什么,但现场气氛还是告诉他,事情会变成这样似乎都是他害的。

或许最大的受害者是鬼兄也说不定。

「你真是太命苦了!」

小混混不知为何一边流着男儿泪,一边拍打鬼兄的肩膀。

自从吸血子接下了翻译任务后,对话便顺利地进行了下去。

吸血子意外认真地翻译,彻底担任鬼兄和小混混之间的桥梁,完全没有夹杂自己的话语。

或许刚才把小混混欺负得那么惨,已经让她满足了吧。

虽然有些事情,像是管理者邱列邱列拜托我们去阻止鬼兄,或是魔之山脉对面的狭缝之国的事情等等不能说,但除此之外大致都是基于事实进行说明。

鬼兄凭自己的力量跨越魔之山脉,在山脉出口处耗尽体力不支倒地,结果被我们救走——顶多就只有这部分被窜改成这样了而已。

由于我们已经事先套好话,所以不会露出破绽。

然后,当小混混大致听完鬼兄的经历,就做出了这样的反应。

「既然这样,那就没办法了。虽然不能让你一直住下去,但你就在这里住一阵子吧!」

小混混一边发出恶心的声音,一边吸了吸鼻水。

吸血子的脸皱成一团。

虽然就连人偶蜘蛛们都有些望而生畏,但最困扰的人还是他身旁的鬼兄。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嗯……我没料到他会有这种反应。

虽然我跟小混混相处的时间不长,还没完全搞懂他的为人,但是在我的印象中,只需要「小混混」、「幼稚」、「麻烦人物」这些形容词,就足够形容他了。

因此,看到他做出这种有如表面耍坏,但内心热血的不良少年漫画主角般的反应,老实说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原来你是这种角色啊……

我还以为你是那种小喽啰系的角色呢。

啊……可是,就算他是这副德性,也还是魔族的大人物,应该有着不少部下,不可能是个小喽啰。

虽然不晓得他是否受到部下爱戴,但至少这座宅邸里的人似乎都满喜欢他的。

没错,除了执事长以外,这座宅邸里的人都是小混混的同伴。

尽管执事长已经吩咐众人,禁止他与我们接触,他还是每次都能顺利来到这里,这就是最好的证据。

如果是小混混硬逼他们听话的话,他们应该会向执事长报告才对。

既然上面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表示他们没向执事长报告,或是连执事长也默许了。

不管怎么样,他们肯定都在暗中帮助小混混。

从这点看来,或许小混混意外是个会善待属下的家伙。

不过,那种事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反正我对小混混的好感度也不会再提升了。

「要是你无处可去的话,我也可以雇用你喔。既然你有办法跨越魔之山脉,那应该实力不错,我可以让你加入我们的军队,你意下如何?」

听完鬼兄的经历后,小混混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积极地与他打交道。

在对此感到困惑的同时,鬼兄听完吸血子的翻译,说他希望能再考虑一下。

我想也是,这种事情没人能马上做出决定吧~

而且如果他真要在这里任职,也得先学会魔族语才行。

无论如何都得先克服这个问题。

「要是遇到什么麻烦,就来找我吧。」

听完鬼兄的回答,小混混心满意足地回去了。

还摆出一副大哥的架势。

总觉得有点烦躁呢。

「那家伙怎么回事?」

吸血子似乎也跟我有着同样的想法。

无论如何,这样就算是取得小混混的允许了,鬼兄以后可以光明正大地在这栋宅邸生活。

「未来的事情啊……」

而鬼兄本人在小混混离开后如此呢喃,陷入了沉思。

忙着思考未来的人不是只有我。

大家都在思考自己的将来。

「未来的事情想了也是白想。」

更正。这里有个完全没在思考的家伙。

「没人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就算一直想着未来的事情也没用吧。该如何活在当下才是我们必须思考的事情。」

哎呀。

想不到吸血子居然会说出这种发人省思的话。

嗯……她说的确实有道理。

当我还在艾尔罗大迷宫里时,也是整天只想着眼下该如何活下去。

正确来说,是没有多余的心力想其他事情才对。

虽说该如何活在当下确实是个重要的问题,但我觉得未来的愿景也要事先想好会比较好。

尤其是吸血子。

她是这个世界独一无二的吸血鬼真祖,而且已经开始拥有超出常人的实力。

不过,她毕竟还小,有的是时间。

比起吸血子的成长速度,世局改变的速度可能会更快。

到头来,就算我们做好迎接未来的准备,恐怕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