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九卷邪神不嗤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开动了。」」

在若叶家一楼的餐桌,我和D面对面坐着吃泡面。

因为现在正好是晚餐时间,D提议「要不要吃点什么?」结果就变成这样了。

至于我们为什么吃泡面,答案是因为这间屋子里没有什么像样的食物。

呃……

在我的记忆中,自己确实总是吃泡面或超商便当,没吃过什么像样的东西。

实际见到这样和记忆相符的光景,让我有种难以言喻的心情。

啊,泡面超好吃耶。

这种另一边吃不到的复杂调味真的超棒。

因为辛香料之类的缘故,另一边的料理都没有太过复杂的调味。

所以像泡面这种一吃就知道加了很多调味料的味道,让我觉得很怀念。

不过,就算心中觉得怀念,那些记忆也不是我的。

我们两人默默地吃着泡面。

我跟D的食量都不大,吃东西的速度也很慢。

我们花了比平常人多上两倍的时间,慢慢地吃光泡面。

在此期间,双方都不发一语。

尽管沉默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却不会令人感到尴尬。

毕竟我的神经很大条,不会因为在意别人的感觉而感到尴尬,D则是连有没有感情这种东西都不知道。

自从我见到D之后,她的表情还不曾有过变化。

虽然我知道自己没资格说别人,但D比我还要夸张。

那表情就像是能面具一样,让人完全感觉不出感情的变化。

甚至让人怀疑她是不是真的毫无感情。

事实上,她可能真的没有感情。

虽然我早就觉得她是个高深莫测的家伙,但实际来到本人面前,这种感觉又变得更强烈了。

不管一个人怎么做表面功夫,言行举止还是会透露出那个人的本质。

说出的话语。

视线的动向。

肢体语言。

即使是这些细微的线索,只要一项一项结合在一起,就自然能看出那个人的为人。

就算对方是魔王或邱列邱列这样的超人,这点也不会改变。

虽然因为跟身为我的平行意识之一的身体部长融合,让魔王的个性看似改变了,但她的本质并没有改变。

跟我不一样,她依然是个个性正直的超级大好人。

只要相处的日子久了,就能明白那个人的为人,但就算相处的时间不长,应该也能找到一些线索才对。

而D没有那种东西。

不管是她说出的话语、视线的动向,还是肢体语言……

我全都无法理解。

我没办法从中看出任何事情。

这并不代表她跟机器人一样毫无人性,看不出一点感情。

反倒是正好相反。

她的一举一动都充满人味,给人一种优雅的感觉,光是看着就会深受吸引。

可是,我却完全看不出那些动作中蕴含着什么样的意图。

明明看得到那些动作,却无法理解其中的意义。

看似人类的某种东西把自己伪装成人类。

我只有这样的感想。

明白到这点后,我便放弃理解D了。

因为这不是我能理解的东西。

我敢说就算勉强自己去理解,到头来也只会白费力气。

无法理解的东西就是无法理解。

D对我来说就是无法理解的东西。

如果不认清这点再与她接触,我就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

所谓的SAN值降低,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真不愧是邪神。

光是跟别人说话,就能让对方的理智降低。

「「我吃饱了。」」

我们同时吃完泡面,双手合十。

「麻烦你把垃圾跟筷子放在洗碗槽里面。」

我按照指示把筷子跟泡面的容器摆在洗碗槽里面,然后跟她一起回到二楼。

D随即开启游戏主机的电源,启动一款格斗游戏。

「拿去。」

她递给我的是大型街机的摇杆,简称大摇。

D手里也拿着同样的东西,在萤幕前面稍微旁边一点的地方坐了下来。

我也同样在萤幕前面坐了下来,刚好坐在D的旁边。

然后我们开始对战。

房里有好一阵子都只有操纵摇杆发出的喀恰声响。

对战的结果是……我惨败收场!可恶!

这也怪不得我吧!

我又没有拿过大摇这种东西!

即使透过记忆知道了用法,双手的操作也跟不上想法啊!

想打出升龙拳都会变成波动拳!

为什么我想要往后退步却变成蹲下!

咕!连我都觉得自己玩得很烂!

即使如此,我还是在每次对战中逐渐修正记忆与实际操作的落差,总算能玩得比较像样了。

操作失误不但减少许多,也变得能够照着想法操纵角色了。

即使如此,我还是赢不了。

双方的游戏资历差太多了。

D能够以帧数为单位掌握角色的动作,以让人怀疑是不是开了未来视的精确度预测我的行动。

顺带一提,我无法使用未来视。

不,正确来说不是无法使用,而是无法灵活运用。

未来视这个技能是系统运用其强大的演算能力推导出来的高精度未来预报。

如果要靠着我一个人的力量执行那种事情,我的演算能力还不够。

虽然不是完全办不到,但要是那么做的话,其他能力的效果就会变……不,是我会变得几乎什么都办不到。

因此,我在这场对决中也无法使用未来视,但D好像也没有使用未来视。

不但如此,从能量的流动来看,她完全没使用任何魔术。

换句话说,这是她原本的实力。

就跟没使用魔术时的我一样,处于虚弱无力的状态。

我这副身体毫无疑问是以D为蓝图创造出来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那种能在不使用魔术的状态下把我打得体无完肤的实力,就单纯只是出于我们经验上的差距。

那副柔弱的身躯到底要练习多久,才能练就这样的实力?

我无法不感到战栗。

虽然我是指格斗游戏的实力就是了!

我们就这样对战到深夜,玩到差不多想睡觉时,D提议:

「你要在这里住一晚吗?」

如果一直打输会让我很不甘心,我接受了这个提议。

在设定上住着双亲的空房间里,我用丝做出速成版的家准备就寝。

明天一定要赢!

就算赢不了,至少也得拿下一回合的胜利才行!

……奇怪?

我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对了,我是来见D的。

嗯嗯嗯。反正已经见到她了,我的目的也算是达成了吧。

就算之后要玩格斗游戏也是我的自由吧。

……想不到我受到的打击会这么小。

我还以为见到D会让我受到更大的打击。

因为她会是证明我只是个冒牌货的无法撼动的证据。

在见到本人的现在,我也只能承认了。

我是真正的若叶姬色,也就是D的冒牌货。

我头一次得知D的存在,是在取得睿智这个技能的时候。

当时,天之声(暂定)说出了D的名字。

接着是第一次遇到黑的时候。

一支智慧型手机突然出现,自称是D的家伙的声音从中传出。

这就是我和D的第一次接触。

之后她也经常干涉我的事情,每次都让我感到畏惧。

我觉得自己与她无论如何都合不来。

神化之后,我才总算明白了其中原因。

神化为我的灵魂带来了变革。

当时,我注意到有某种东西依附在自己的灵魂上。

那东西就存在于我的根源,也就是神性领域之中。

与其说是存在,不如说那东西吞噬了我,变成了名为我的存在。

那是若叶姬色的记忆。

覆盖原本的我,最后取代了我。

我注意到这个事实所代表的意义。

原来我只是拥有若叶姬色记忆的其他存在。

发现这个事实后,过去一直感觉到的疑惑与不协调感,就像是失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落的拼图一样全都组起来了。

当我被鉴定,我并不会显示出名字。

吸血子被鉴定时明明会显示出今世与前世的名字,我却一直都没有名字。

没有显示出若叶姬色这个名字。

技能点数很少也是因为这个缘故。

原本的我是低级生物。

所以代表部分灵魂之力的技能点数也很低。

而最关键的证据就是D这个人物,以及我的记忆中的龃龉之处。

D曾经说过。

因为D所在的教室里发生爆炸,她才让受到波及的其他学生转生到这个世界。

然后,在我的记忆中并没有可能是D的人物。

除了我自己,也就是若叶姬色之外。

仔细想想,我的记忆中有许多不容忽视的矛盾与空白之处。

我甚至不记得父母的长相。

尽管自认是个最底层的女生,却觉得自己长得很漂亮。

关于个性的部分,记忆中与现况也有着明显的差异。

于是,我总算发现D的真实身份,以及自己的真实身份。

有一只蜘蛛在教室里筑了巢。

班上男生想要打死它,却被冈姐制止了。

不但如此,她还提议设立生物股长这个职位,派人照顾那只蜘蛛。

结果,因为被选上的学生哭着拒绝,这个想法没能实现。

那只蜘蛛一直住在教室里。

周围全是比自己巨大的人类。

就算什么时候死掉都不奇怪。

绝大多数的人类都冷落它、讨厌它。

在这样的环境中,它拼命求生。

教室里最底层的家伙。

那就是我。

「「我开动了。」」

隔天早上。

烤好的吐司与一些冷冻食品出现在早餐的餐桌上。

就算不认真做料理也能端出像样饭菜,文明的利器真是太棒了!

不过这具身躯的胃很小,吃不了太多,实在是让我很难过!

只要是能吃的东西,D对味道与量并不是很在乎。

或许贪吃的程度正是我跟D最大的差别也说不定。

不过,这也不是无法理解的事。

当我在艾尔罗大迷宫里从卵孵化出来后,我才能以明确的自我展开自己的行动。

兄弟的自相残杀与老妈的存在感把我吓得皮皮剉,让我下定决心绝对不能死!这便是一切的开端。

虽然那也可能是我身为蜘蛛的求生本能,但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开端,才会有现在这个努力求生的我。

然后,因为我后来在差点饿死的时候吃下了兄弟的尸体,才会养成「为了活下去,我什么都吃!」这样的贪吃个性。

如果没有遇到那些事情,我说不定就不会这么贪吃了。

然后,因为巢穴被人放火烧掉,我发现只有活下去是不行的,才会决定奋发向上。

之后我又经历了各种事情,才变成现在的我。

刚开始时,我只是真正的若叶姬色的替身。

可是,在另一个世界的体验造就了现在的我。

我确实是个冒牌货,但我不断累积起来的一切却是货真价实的东西。

只要这么想,心情就能得到平静。

就算遇到D我也没受到太大打击,虽然一方面是因为有事先做好心理准备,另一方面或许也是因为我心中有着「我就是我」这样的信念。

「「我吃饱了。」」

神清气爽地吃完早餐后,我把餐具摆在洗碗槽里面。

然后前往二楼的房间。

现在是打电动的时间!

我们跟昨天一样开始对战。

可是,有件事跟昨天不一样。

「你边玩边听我说。」

那就是D向我搭话了。

「为了奖励成功来到这里的你,我就从头把一切事情都告诉你吧。」

她说要告诉我的事情,应该不是关于我们正在玩的格斗游戏的事情吧。

「事情的开端如你所知,就是勇者与魔王用次元魔法对这个世界进行了干涉。」

这么说来,我以前好像听说过这件事。

我记得好像是前任勇者与魔王想要用次元魔法跨越空间做些什么,结果失败了。

失控的魔法在D——若叶姬色就读的高中教室里爆炸,余波炸死了教室里的学生与老师。

然后,D让那些人转生到另一个世界,变成所谓的转生者。

「各位转生者算是因为我才受到连累。都是因为我跑去玩青春高中生活游戏,才会害得无辜的一般人为此牺牲。为了负起责任,我才会稍微给他们一些优待,并且让他们转生到另一个世界。到此为止可以理解吗?」

等一下……

青春高中生活游戏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这位邪神大人只为了这种无聊的事情,就跑去假扮成高中生吗!

D就为了这种无聊的原因潜入高中,那被她牵连的转生者们岂不是……

嗯。她当然应该负起责任吧!

那些转生者实在是太可怜了!

「到此为止都还好,因为虽然那是个不幸的意外,但我有好好地跟另一个世界的老大打过商量,负起责任了。虽然我无法否认自己觉得那样会比较有趣……」

等一下……

责任什么的果然只是借口,她那么做主要还是因为觉得有趣不是吗?

不愧是邪神,在各种方面都很过分。

「可是,这就造成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该怎么处理我的空缺。」

嗯?D的空缺?

虽然听到了莫名其妙的词汇,但只要安静听着,她应该就会说明,所以我继续听下去。

「我用若叶姬色这个假名就读那间高中。我的伪装完美无缺,不但确实有着户籍,即使在灵魂管理上,若叶姬色也是真实存在的人类。」

嗯……?

虽然我不是很懂灵魂管理是什么意思,但既然她把那说得跟户籍一样,难不成灵魂也跟户籍一样被登记在某个地方吗?

原来我们一直在不为人知的神明网路中被管理着吗!

真……真的假的!

……搞不好真的有这种事,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还有,虽然不是很重要,但若叶姬色似乎只是假名。

是假名并不让人意外,但在自己的名字里取个「姬」字,这种命名品味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我的部下很优秀,只要灵魂的流向稍有不对,就会立刻赶来。如果事情变成那样,那好不容易才跷掉工……咳哼!应该说是为了进修而跑来体验一般人生活的我,就会被他们强制拖回去。而那会让我有些困扰。」

等一下……

她刚才是不是想说她跷掉了工作?

而且,她后来改口的那些话,是不是没办法掩饰什么?

居然还说会被强制拖回去……

你是逃家少女吗!

啊……总觉得头开始痛了起来。简单来说,就是D丢下工作偷偷跑出来玩,说什么想玩青春高中生活游戏,假扮成人类跑去上学。

太扯了吧……

「在那间教室里死掉的人一共有二十六个。可是如你所见,我还活得好好的。我不可能亲自跑去另一边的世界,但要是不采取任何对策的话,我就会被部下找到,然后被抓回去工作。为了息事宁人,就需要有一个存在代替我转生到那个世界,弥补缺少的那一人份的灵魂。说到这里,你应该知道那是谁了吧?」

嗯,我知道。就是我吧。

那个……那个……等等?

啊……嗯……呃……

现在到底是怎样?

如果把灵魂管理或其运作机制之类的难懂问题摆到一边,简单来说就是这么一回事吗?

因为跷班出来玩耍的D不想被人拖回去,便准备了一个替身,而那个替身就是碰巧住在那间教室里的蜘蛛,也就是我。

好无聊!

我的存在意义太无聊了吧!

难道我就是为了这种无聊的理由诞生的吗!

太扯了……

太扯了……

这真是太扯啦!

「为此我可是费了不少功夫喔。为了让普通的蜘蛛伪装成人类,我下了不少苦功。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捏造出若叶姬色这名人类的记忆,移植到你身上。不过,因为把你的灵魂总量加到跟人类一样多就太无趣了,所以我几乎没有加量,而是改用障眼法解决问题,但工作量也因此变多,可说是自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作自受。虽说你应该马上就会死掉,但毕竟我都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了,所以还是坚持不能偷工减料。拜此所赐,情况远远超出我的预期,变得有趣了起来,结果可说是非常成功呢。」

该怎么说呢……看到D得意洋洋地解说的模样,从我心中涌出的这种感情到底是什么?

我好想……好想赏她一巴掌。

「因为原本的你是蜘蛛,所以我让你转生成蜘蛛型魔物,结果刚好让你跟那个世界的其中一位重要人物有了血缘关系。虽然我只是因为想找个环境严峻的出生地点,让你生为一只蜘蛛型魔物,又因为刚好在那个时期,才把你丢到艾尔罗大迷宫里面,但结果却好到不能更好的地步。当时做出那种选择的我,真是干得漂亮。」

D面无表情地称赞自己干得漂亮。

我好想……好想赏她一记头槌。

她越说我就越是明白,自己诞生的秘辛是多么惨烈。

就算她挺起胸膛,一直强调自己有多么努力,但其实就只是因为不想回去工作,才努力隐瞒真相不是吗?

就跟因为不想做暑假作业,就硬是告诉妈妈自己做完了的小孩子一样!

难道她不知道做那种事只不过是在拖延时间,等到东窗事发,下场只会变得更为凄惨吗?

虽然这家伙很可能是明知故犯就是了。

只因为这样好像比较有趣之类的原因。

唉……结果还是为了这个原因。

D的行动理念八成就只有这个吧。

那就是事情到底有不有趣。

我不知道真相到底是如何。

在我看来,D太过高深莫测,我完全无法理解她的想法。

或许她其实在想着完全不同的事情也说不定。

只不过,她所表现出来的言行,全都是基于「因为这样好像很有趣,所以我就这么做了」这样的理由。

不管D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既然她没有表现出来的话,那就只有她所表现出来的「事情到底有不有趣」这个行动理念,是我唯一能够明白的指标。

我只能基于这一点采取行动。

然后,基于这一点去思考后,我只觉得自己被耍了。

我实在没想到自己诞生的理由居然会那么无聊。

可是,这种事情或许就是这样吧。

正是因为自己诞生的理由那么无聊,让人觉得傻眼,反倒让我看开了。

老娘什么都不管啦!

既然你是这么想的,那我也要放手去做了。

在来到这里之前,我也想了很多。

因为我是D这个跟幕后黑手没两样的家伙,把自己的部分记忆移植到我身上创造出来的。

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被创造出来?

她的目的是什么?

难不成我肩负着自己不知道的重要任务,一旦遇到D就会得知真相吗?

知道那种事情后,我又会变得如何?

我一直对未来隐约怀有这样的不安。

因为我认为像D这样的超常存在,不可能毫无意义地把我创造出来。

可是结果如何?

实际得知真相后,结果真的就是毫无意义!

不,姑且还算是有意义吧。

D想要跷班这个无聊的理由,就是我的存在意义。

不过,那种意义有跟没有一样。

我明明一直提心吊胆地怀疑自己的诞生有着某种重要意义……事与愿违也该有个限度吧。

我还担心自己在最坏的状况下可能会被处理掉……这种因为落差太大而导致的虚脱感也非同小可。

不过,D一直说我很有趣,感觉好像很中意我,所以我也乐观地认为自己应该不会随便被处理掉。

即使如此,我还是担心这会不会对我带来坏处。

虽然那种事情没有发生值得庆幸,但我也开心不起来。

毕竟D姑且……没错,只是姑且!算是生下我的母亲,现在的我能够存在,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多亏了D,如果她有事情要拜托我去做,我也不会吝于帮忙。

可是,知道自己诞生的理由这么无聊后,我总觉得不想那么做了。

如果她用实力逼迫我去做某件事的话,那我也不得不遵从,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就要随意行动了。

「对。这样就对了。」

对D感到幻灭的我,听到了毫无起伏的声音。

那是不带感情的平淡声音。

然而,此时听起来却不知为何给人一种好像很满足的感觉。

「唯有自由能让你散发光彩,而我会尊重那样的光彩。」

因为那样比较有趣不是吗?

我仿佛能听到她继续这样说了下去。

一股寒意窜上背脊。

在此同时,脑袋里却像是有股热流流过一样发烫。

我被看透了。

不管是我无法拒绝D的要求一事,还是我在来到这里之前所感到的不安,全都被她看穿了。

不但如此,她还完全看穿该怎么做才能让我自由行动,故意说出我诞生的秘辛。

明明只要D有那个意思,就能把我当成部下使唤,但她却故意不这么做,选择继续让我自由行动。

只因为那样好像比较有趣。

幻灭?

才没有那种事呢!

虽然我是为了无聊的理由而诞生这点并没有改变,但D最大限度地站在我的角度为我思考,诱使我走上她心目中最理想的道路。

如果不是彻底理解我的个性,就办不到这种事。

虽然我无法理解D那有如深渊般的内心,但就连她表露在外的部分,我似乎都看得太浅了。

那种为了取悦自己,把事情带往有趣方向的技巧……

真是太可怕了。

正因为什么都办得到,所以她什么都不去做。

可是,一旦觉得动些手脚能让事情变得有趣,她会毫不犹豫地动手。

我对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作风发自内心感到佩服。

同时也感到畏惧。

因为如果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D不管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而D所能采取的手段,规模大到我无法想象。

因为D拥有非比寻常的力量,就算要毁灭一个世界也绰绰有余。

这就是神。

要是她为了达成目的,毫无保留地施展那股力量,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无法想象,也不愿想象。

更别说是把那股力量用在我身上了,我连想象都不愿意想象。

因为结局将会是不管怎么样都无法抗拒的破灭。

我至今跨越了好几道生死关头,并且对此感到自负。

可是,被D盯上性命的危险程度,不是那些危机所能比拟的。

必死无疑。

到时候我能存活的可能性将会完全消失。

不管我怎么挣扎,结果都不会改变。

所以才可怕。

背脊仿佛被打入一根冰柱一样,传来阵阵寒意。

糟糕……

我会觉得糟糕,不是因为感到畏惧。

另一种感觉才是问题。

明明背脊发冷,但我的脑袋反而开始发烫。

跟因为恐惧而僵住的身体正好相反,变得发烫的脑袋感觉到的是欢喜。

得到D的认同,让我非常开心。

开心到脑髓里不断分泌出脑内啡,整个人感动到不行的地步。

糟糕。这样真的很糟糕。

虽然我自认是个不太渴望别人认同的人,但得到D的认同是另一回事。

因为不管怎么说,D对我来说都是特别的存在。

D可说是我的原型。

从还不知道这个事实的时候开始,我就对D怀有一种排斥感。

因为我知道她显然是把我当成玩具在捉弄。

不过,对于这样的D,我一直相当在意。

排斥感越强,就越是不得不去在意。

然后,在感到排斥的同时,我也一直仰望着这位无法触及的超级强者。

我想要无拘无束地过活。

为此,我无法原谅意图支配我的任何人。

所以,我一直在对抗意图侵犯我的自由的强敌。

在艾尔罗大迷宫里的生存之战。

在那里,有无数魔物想要夺走我的生命。

地龙亚拉巴。

与老妈之间的战斗。

在当时遇到的魔王。

波狄玛斯与邱列邱列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还有世界的危机。

包含尚未解决的问题在内,我自认一直都在全力抗敌。

可是,在那些敌人之中,有一个让我觉得自己绝对打不过,只能放弃与之对抗的家伙。

那就是D。

能够得到那个D的认同,对我来说到底有着多大的意义?

身为冒牌货的我,能够得到本人的认同,到底是多大的救赎?

看来这件事的意义似乎比我想的还要大。

甚至让我觉得如果是D的话,就算被她束缚也无所谓。

啊啊……这样很糟糕。

难道这是恋爱的感觉吗!

我应该不是同性恋才对。

可是,若是问我喜不喜欢男生,我也无法给出肯定的答案。

总觉得自己不太有那方面的欲望,又像是完全没有那种欲望。

不,我刚才只是开玩笑啦。

想也知道我不可能爱上D吧。

可是,D相当吸引我也是事实。

当我说出幻灭这种话时,就表示我对她怀有期待。

该怎么说呢?

以结婚为前提去相亲的人或许就是这种心情吧。

虽然连我都有点搞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就是了!

呼……我要冷静下来。

我有些太过慌乱了。

「对了,帮你取名字这件事,或许算是个失败吧。」

D突然把脸靠了过来。

距离近到只差一点就能碰到彼此的嘴唇。

「对神来说,命名这件事有着很重要的意义。一旦被赋予了名字,与命名者之间的连结就会变强,也可以说是灵魂受到了束缚。」

什么?

那我现在感受到的这种难以言喻的感情,就是命名所造成的影响吗?

因为我被赋予了白织这个名字,所以在不知不觉中被D所束缚了吗!

「唯有自由能让你散发光彩。可是,即使必须扯下那对自由的翅膀,我也想要把你留在身边。虽然很矛盾,但这一切都是你太有魅力惹的祸。」

话语在耳边轻声响起,那声音甜到仿佛脑髓都要融化。

太有魅力……太有魅力了……

D的话语在脑海中回荡。

「你是我的东西,我不打算放手。不过,你就在我的掌心里尽情地自由飞翔吧,这么一来,直到世界终结的那一刻为止,我都会好好地疼爱你。」

回过神时,我已经回到自己在公爵宅邸的房间里了。

我姑且记得回到这里的经过。

结果我在游戏里连一场胜利都没能拿下,被打得落花流水才回来。

D还让我带了伴手礼回来,而那些东西似乎是给我的犒赏。

那些伴手礼全都存放在用空间魔术创造出来的异空间了。

至于伴手礼是什么,就之后再来确认吧。

回到公爵宅邸后,我一边在床上滚来滚去一边懊恼挣扎。

感觉就像是作了一场美梦。

那种感觉太糟糕了。

那样是不行的。

该怎么说呢……嗯,就是不行。

那种情况是不是就是所谓的欺骗感情?

真是太糟糕了。

再这样下去,我会被她拐跑的!

而最糟糕的一点是,我居然觉得就算那样也无所谓!

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变成废人的。

虽然我不是人类就是了。

嗯。逃跑吧!

要是继续待在D身旁,我肯定会被她迷得神魂颠倒。

那样是不行的。

我必须坚定意志,抗拒D的诱惑。

可是,我没有信心能够抗拒到底。

所以我要逃跑。

逃到D无法触及的地方。

话虽如此,但能不能完全逃离D也是个问题。

现在是不可能的。

如果不先累积实力,做好能够完全逃离的准备,就只是无谋之举。

我的行动范围目前无论如何都只限于这个世界与地球。

要是待在地球上,我就会被D拐跑!

因此,我要暂时待在这里累积实力。

然后制定出周详的逃亡计划!

「啊……!」

房门被猛然打开,吸血子大步走进房里。

「你到底跑去哪里了!居然又一声不吭就擅自离开这里!我不是说过,如果要去其他地方,一定要事先向我报备吗!」

吸血子大剌剌地站在我面前,盛气凌人地对我发飙。

啊……这么说来,我好像有跟她做过这样的约定,但又好像没有……

「下次如果要去其他地方,一定要先跟我说一声!听到没有!」

好啦好啦。

也是呢。

如果要去其他地方,我就先跟她说一声吧。

不管是要逃跑,还是为了其他目的。

虽然我在这里还有许多没做完的事,那应该会是很久以后的事情就是了。

等到那一刻到来,我就先跟她说一声再走吧。

就这么决定了。

插图p342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