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九卷6抵达鬼兄身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事件不是发生在会议室里。

事件发生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却把我们卷了进去。

而我已经找到那唯一的真相了。

我把一堆不知道是出自刑警还是名侦探之口,连自己都搞不清楚的名言混在一起说了出来。

没错。我在逃避现实。

「吼喔喔喔喔——!」

眼前有一位红着眼睛大声咆哮的少年。

虽然外表只是个少年,但那声咆哮与他身上发出的杀气超级不妙。

不光是耳膜,就连空气都因为那声咆哮而撼动,而他身上发出的杀气甚至让周围的景色扭曲了。

正确来说,是他手中的魔剑发出热量,让景色真的扭曲了。

从另一把魔剑射出的紫电则缠绕着他的身体。

感觉起来就像是杀意波动觉醒后的超级蔬菜星人2(注)一样……

注:暗指《快打旋风》与《七龙珠》

哈啰,鬼兄。

一段时间不见,你变得还真狂野呢。

虽然上次碰面的时候也相当狂野,但看来那还不是你的极限。

你的上进心似乎超出了我的想象。

哈哈哈!

……怎么办?

为什么我会陷入这种处境?

一言以蔽之,这都是邱列邱列那家伙惹的祸。

犯人就是邱列邱列!

虽然在刑警剧或侦探剧中,只要说出这句话就结束了,但这可不是那种故事,所以一切都还没结束。

至于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了。

邱列邱列突然出现了。

「我有事要拜托你。」

一身黑的可疑人物突然闯进最近已经逐渐变成例行公事的下午茶会。

虽然我很想抱怨一下公爵家的警备系统,但这种情况只能说是入侵者不好,怪不得他们。

毕竟对方可是真正的神。

因为是神直接用转移跑来这里,所以警卫根本毫无用处。

面对突然转移过来,还突然拜托我帮忙的邱列邱列,我当然没办法马上做出回应。

更何况,要是被别人搭话能马上回答的话,我就不会是冰山美人了!

就在我感到困惑,愣在原地时,菲儿不知为何搬来给邱列邱列坐的椅子,让他就这样加入我们的茶会。

莉儿把茶倒进备用的杯子,递到邱列邱列面前。

一身黑的男子优雅地把杯子拿到嘴边。

一群幼女跟穿着铠甲的男子围着同一张桌子开起茶会。

这副光景也未免太神奇了吧!

真是太扯了。

「我要拜托你的事情不是别的,正是关于你们在魔之山脉遇到的那位转生者的事情。我希望你去阻止他。」

喝了一口茶后,邱列邱列直接说明来意。

然后,听到这些话的吸血子,眼里发出了危险的光芒。

「可以请你说得更详细点吗?」

她超级感兴趣地要邱列邱列继续说下去。

听到这个要求,邱列邱列突然往周围张望了一下。

「……这种程度还在容许范围中吗?」

然后小声说出这句话。

我总觉得这句话中隐藏着危险的气息,他到底在提防什么?

嗯,邱列邱列会提防的人应该只有一位吧!

那个堕落邪神到底干了什么好事……

话说回来,那个邪神现在应该也在旁边偷听吧?

邱列邱列说这种话没问题吗?

还是说,他是故意要说给她听的?

「既然有求于人,那我当然应该展现出诚意吧。」

如此呢喃后,邱列邱列喝了一口茶。

然后放下杯子,将手举向上方。

他把手轻轻一挥。

术式立刻展开。

那似乎是一种幻术,一道影像出现在空中。

出现的影像有点像是卫星照片。

那是从宇宙俯瞰星球的影像。

也是被白雪与冰所覆盖的魔之山脉的俯瞰图。

哦~原来魔之山脉从上方看起来就长这样啊……

虽然我知道那里有许多标高很高的山,但没想到这条山脉如此广大。

从俯瞰图就能清楚看出,在平地上见到的山脉,也只不过是山脉整体的一小部分罢了。

我们从人族领地前往魔族领地的那条路,也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我茫然地望着那道影像,发现了某个事实。

在山脉的尽头有一块平原。

那里既不是人族领地,也不是魔族领地。

那是一块因为魔之山脉与大海,完全隔绝于人族与魔族领地之外的地方。

嗯?

这里是什么地方?秘境?

「与你们交战之后,他在魔之山脉徘徊流浪,最后抵达这个地方。」

当我对此感到疑惑时,邱列邱列开始说明。

「这个地方就是我所准备的灵魂休息处。」

听到邱列邱列的这番话,应该不是只有我满头问号吧。

灵魂休息处?

那是啥?

「我好像说得不够清楚。你知道系统回收能量的方法吧?虽然只就效率来看,那确实是划时代的好方法,但也不是毫无问题。问题就是灵魂会逐渐劣化。」

虽然没就有问题的部分表示意见,但邱列邱列的脸色这么难看,不难看出他其实觉得那很不人道。

哼~话说回来,灵魂劣化啊……

虽然吸血子与人偶蜘蛛们依然满头问号,但我大致搞懂状况了。

系统一直在压榨这个世界的居民的灵魂。

然后,如果这种压榨长年持续下去,就算居民的灵魂受损也不奇怪。

要是那些损伤还来不及复原,灵魂就又继续被压榨的话,结果会是如何?

最后便会导致灵魂崩坏。

超越死亡,回归虚无。

为了避免那种事情发生,邱列邱列才会建立这个休息处,把灵魂劣化严重的居民暂时隔离吗?

嗯……也就是说,他让那些居民在这个休息处过着避免斗争,尽量不取得技能的生活吗?

虽然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也算是可以接受的治标法。

「……我这样说你就懂了吗?那就好说了。」

虽然嘴巴上这么说,但邱列邱列看起来不太高兴。

反倒似乎觉得事情有些难办。

正如他说自己应该要展现诚意,邱列邱列说出了他原本不用说的休息处的实情。

话虽如此,让我们彻底理解这个事实,对邱列邱列来说毫无益处。

因为这等于是在告诉我们,这个世界的处境就是如此不妙。

所以,虽然他跟自己宣言的一样展现诚意,做出说明,却不希望我们理解这一切。

「住在这个地方的人们几乎毫无战力。要是因为愤怒这个技能而失去理智的他抵达这里,你应该明白会发生什么事情吧?」

嗯……我想应该会变成一场大虐杀吧。

明明好不容易才能在休息处和平度日,要是死掉的话,又得回到那种灵魂被人压榨的日子了。

不过,其实我觉得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可是,对邱列邱列来说似乎不是这样。

所以他才会像这样来拜托我们帮忙。

「因为跟D之间的约定,我没办法对转生者出手。可是,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件事发生。我想拜托你们的,就是代替我去阻止他。」

D果然有阻止他出手。

按照邱列邱列的个性,我猜他应该曾经为了阻止鬼兄而行动。

可是D阻止了他。

而且肯定是因为那样很无聊之类的原因。

这很像是那个堕落邪神会做的事情。

然后,因为无法亲自动手,邱列邱列才会拜托别人帮忙。

对方必须是D有可能容许,而且有能力阻止鬼兄的人物。

也就是我和吸血子。

毕竟他是邱列邱列,应该已经知道我的力量逐渐回来的事,虽然这么说有点奇怪,但我是D中意的玩具。

如果是D中意的玩具,就算介入鬼兄的事件,也不会害他受到谴责。

D反倒会很高兴,在旁边摇旗呐喊。

嗯,真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

「你们愿意帮忙吗?」

「当然愿意!」

一口答应这个要求的人当然不是我,是吸血子。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她怎么可以擅自做决定?

算了,反正我本来就打算出手帮忙。

「感谢。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出发吧。准备好了吗?」

「咦?现在就去?」

也许是因为没想到立刻就得出发,吸血子突然叫了出来。

「对。我想尽快赶过去。我可以用转移直接把你们送到当地,回程时也是一样,所以不需要准备旅行的行李,你们只要准备战斗需要用到的东西就行了。一旦你们做好准备,我们就立刻出发。」

听到邱列邱列这么说,吸血子冲出房间。

她应该是想去拿自己爱用的武器吧。

毕竟她上次没带武器就去迎战,结果陷入了苦战。

「还有,我希望只由转生者出手解决这次的事件。」

在吸血子回来之前,我原本打算坐着发呆就好,但邱列邱列却在这时丢下震撼弹。

他说什么!

也就是说,他希望只有我和吸血子两个人去挑战鬼兄吗?

「如果把爱丽儿的眷属带去,应该毫无疑问能够打赢吧。可是,那么做很可能会破坏D的兴致。虽说没有直接出手,但早在我介入这件事时,应该就已经快要超过她的容许范围了吧。我知道自己是在强人所难,但还是拜托你们了。」

咕!邱列邱列说的话确实有道理。

我很想把三位人偶蜘蛛都带去。

毕竟一个莎儿就能跟鬼兄打得不相上下了,如果再加上莉儿与菲儿的话,毫无疑问能够打赢。

可是,那个D有可能容许这种其中一方必胜的局面吗?

嗯,绝对不可能!

看到那种一点都不刺激的战斗,那个坏心眼的邪神不可能会满足。

她肯定会以邱列邱列介入的事情为借口,用尽各种手段出手阻碍。

要是事情变成那样,把人偶蜘蛛们带过去,反倒会让事情变得更麻烦。

虽然只靠我跟吸血子两个人能不能打赢鬼兄还很难说,但眼前有个超大地雷还特地去踩也很白痴。

没办法。

看来这次只能让人偶蜘蛛们看家了。

然后,三双眼睛用「你要丢下我们吗?」的眼神看了过来。

总觉得那六只眼睛都快要哭出来了。

快住手!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

这样会害得我很难丢下你们啊!

「让你们久等了!」

当我拼命无视三位幼女的眼神攻势时,全副武装的吸血子回来了。

话虽如此,但她也只是换上方便行动的衣服,带上爱用的大剑而已。

由于吸血子的衣服是用我的丝织成的,所以防御力强过一般的铠甲。

至于那把吸血子爱用的超长大剑,则是用神话级魔物——芬里尔的爪子加工制成。

顺带一提,据说那只芬里尔的爪子不是人类讨伐它后取得的,而是芬里尔在很久以前袭击人族要塞时,因为人族拼命抵抗而断裂掉落的。

芬里尔似乎是因为爪子断掉造成的疼痛才选择撤退。

用那只珍贵的爪子打造而成的大剑根本就是国宝级的武器。

事实上,这把大剑原本似乎是由某个国家严加保管,但该国在某次战争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为了填补其损失,才不得不哭着放手。

据说好像是一只白色蜘蛛闯进,然后大肆作乱才招致如此结果,真不晓得是哪只蜘蛛干的好事。

总之,因为这个缘故而出现在市场上的这把大剑,被魔王用雄厚的财力买下了。

而这把大剑被吸血子看上,结果变成了她的爱用武器。

用我的丝防御,用芬里尔的大剑攻击。

嗯。我觉得比这更好的装备应该是找不太到了。

我也已经武装完毕。

我平常就穿着用自己的丝织成的衣服,大镰刀也已经拿在手上。

要是没有装备,武器就无法发挥效果!

「那……我们出发吧。」

邱列邱列发动转移。

我跟吸血子没有抵抗,就这样穿越空间来到未知的土地。

「吼喔喔喔喔——!」

狂暴的鬼兄就近在眼前。

这也未免太突然了点吧?

回想完毕。

那只是回想,不是跑马灯。

我还不能死啊!

于是,我躲过了用肉眼看不到的速度冲过来的鬼兄的攻击。

哇哈哈哈哈!我已经跟上次不一样了!大不相同啊!

话虽如此,但现在的我跟还有能力值的时候不一样,没办法稳定地强化肉体能力。

因为有别于能够自动按照数值强化肉体的能力值,用魔术强化肉体时必须手动进行控制才行。

对魔术还不熟悉的我,无论如何都很难掌握那种手动控制的技巧。

不是把攻击力提升得比预期的还要高,就是防御力提升得不够高,结果伤到自己。

防御力尤其重要,不管是要攻击还是要移动,如果不能维持足以承受强化后的体能的防御力,就会因为反作用力而受到重创。

因此,我都是优先提升防御力。

因为这个缘故,就算被鬼兄击中,我应该也挺得住,但躲得掉的话还是躲开比较好。

毕竟我的魔术还充满着不确定因素。

「你的对手是我!」

跟夸张地避开鬼兄攻击的我正好相反,吸血子举起大剑冲了过去。

上次明明就被打得落花流水,这家伙还真有精神。

话说回来,她在公爵家应该都在学习礼仪和一般课程,没有做过太多战斗训练才对,为什么还能这么有信心地冲过去?

她在这段短短的期间内明明几乎没在做战斗训练,难道她以为自己赢得了鬼兄吗?

更何况,鬼兄显然在这么短的期间内又变强了。

「哼!」

吸血子把大剑从头顶往下一劈。

正确来说,因为大剑的长度超过吸血子的身高,所以她无论如何都只能直劈或是横砍。

面对大剑的直劈攻击,鬼兄没有闪躲,举起其中一只手上的刀准备格挡。

不对吧,只用一只手再怎么说都挡不住吸血子的直劈攻击吧?

这实在是太小看吸血子了。

吸血子似乎也有同样的想法,脸上露出残酷的笑容。

「什么……!」

但她的笑容很快就变成惊讶了。

因为鬼兄用刀轻轻改变了吸血子大剑劈砍的轨道。

插图p223

然后毫不留情地挥出另一把刀,砍向因为挥出大剑而满是破绽的吸血子。

目标是吸血子的脖子。

那绝非来不及反应的攻击。

可是,在化解大剑攻击的同时,鬼兄似乎发动了那把刀型魔剑的能力,把雷之力送到大剑上。

挨了电击的吸血子动弹不得,无法应付接下来的火焰斩。

等一下!

鬼兄明明变成了一个狂战士,那种聪明的战法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赶紧射出丝,缠住鬼兄的手臂。

呼呼呼……就只有丝和空间魔法,就算我不特别去控制,也能像这样自由地使出!

华丽地拯救吸血子脱离险境的我,实在是帅……什么!

「吼喔喔喔喔——!」

尽管手臂被丝缠住,鬼兄依然凭着蛮力挥刀!

这会造成什么后果?

当然是我会被丝扯飞出去啊!

即使用强化肉体的魔术强化过臂力,我的体重也不会改变。

然后,以臂力为主进行强化的我,疏忽了对双腿的强化。

因此,我没能稳住身体,就这样飞了出去。

在这种时候,我觉得能够均衡强化肉体的能力值真的有够方便!

不过,就算我有强化双腿,我也不认为自己能稳住身体。

反正要是被这种超乎常人的力量拉扯,铁定会连地面都一起被扯飞出去。

如果有空间机动这个技能,我或许还能制造出踏脚处,让自己不被拉过去,但我的熟练度还没有高到能在情急之下重现这个技能!

我一边在空中胡乱挥手,一边勉强找回平衡,在空中翻转身体。

我切断跟鬼兄连在一起的丝,平安降落在地上。

呼……正当我松了口气时,我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

啊,糟糕,吸血子搞不好死掉了。

结果我的掩护根本可有可无,要是鬼兄有把刀子完全挥出去,吸血子就要人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头落地了。

「好痛!你竟然敢砍我!」

然而,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吸血子活力十足的喊声传进耳中。

奇怪……?

虽然鬼兄的攻击直接命中,让吸血子受到跟我一样的冲击力,整个人飞了出去,但她的脖子毫发无伤。

取代伤口的是有如鳞片般的东西。

那是什么?

与其说是贴在上面,那些鳞片感觉更像是长出来的。

是那些鳞片挡下了鬼兄的斩击吗?

先不管这个问题,但为什么是鳞片?

吸血子什么时候进化成长着鳞片的生物了?

无视于我内心的疑惑,吸血子再次冲向鬼兄。

可是,因为大剑这种武器本身的特性,吸血子无论如何都只能大幅度挥动武器,面对鬼兄巧妙的刀法,根本就砍不到对方。

相较之下,鬼兄的刀却不断地砍在吸血子身上。

不过,刀子不是被用我的丝织成的衣服挡住,就是被那种神秘的鳞片挡住,没办法造成太大的伤害。

虽然应该不是完全没造成伤害,但吸血子拥有高等级的HP自动恢复系技能,所以鬼兄无法轻易让她达到足以致死的伤害量。

换句话说,这应该会是一场长期战。

在吸血子的攻击完全打不中的现况下,还能稍微伤害到对手的鬼兄算是占了上风。

话虽如此,但吸血子应该也不会只是无谋地冲过去,所以我觉得她并非毫无胜算。

「啊~!够了!别给我躲来躲去的!」

……她应该不会只是无谋地冲过去吧?不会吧?

我当然相信她。

毕竟吸血子每天都在成长,甚至还在不知不觉中长出了那种鳞片。

我相信她一定没问题的。

就在放下心来的同时,我也有了能够观察周围情况的余力。

在吸血子与鬼兄战斗的地方附近,有一只浑身是血的巨大生物倒卧在地上。

那是一只鳞片有如水晶般晶莹剔透的美丽的龙。

但因为它的四肢已经被鲜血染红,看起来毫无生命力,所以美丽的程度也减少了一半。

为了治疗那只龙,邱列邱列正把手伸向那具伤痕累累的身躯。

那家伙!我还在想他突然把我们丢到鬼兄面前后跑去哪里了,原来是在那种地方吗!

看来那只龙直到刚才都还在跟鬼兄战斗,处于万分危急的情况之下。

难怪邱列邱列会那么着急。

为了让鬼兄的注意力离开那头濒死的龙,他才会故意把我们传送到鬼兄眼前吧。

虽然很想抱怨几句,但这也是情势所逼,我就原谅他吧。

我真是超级宽容!

嗯……

不过,那头龙看起来还挺强的。

呃……魔王提到过的魔之山脉龙群老大好像就是长那样,不会就是那头龙吧?

……邱列邱列都间接地插手管这件事了,魔之山脉的老大就算亲自出马也不奇怪了吗?

根据魔王的说法,魔之山脉的龙老大应该跟在之前的UFO事件中与我并肩作战的风龙修邦一样厉害,结果还是被打得那么惨吗?

咦?鬼兄是不是比我想的还要危险啊?

吸血子有危险了!

「再来啊!刚才不是很凶吗!死吧!去死吧!」

回头一看,我看到正在猛攻的吸血子,还有只能一味防守的鬼兄。

啊……

我白担心一场了吗?

吸血子一边使劲挥舞大剑,一边用冰系与水系魔法攻击鬼兄。

而且那些冰与水中都微微泛着红,看来那并不是普通的冰魔法和水魔法。

既然是红色的,那她八成是用吸血鬼的操血能力动了某种手脚吧,但我不清楚详细的效果。

从鬼兄皮肤上的那些溃烂伤口看来,难不成那是强酸之类的东西吗?

这只幼女太强了吧。

不管是挡下鬼兄攻击的鳞片,还是那种红冰与红水,吸血子的实力在我看不见的地方提升了许多。

她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

不,我知道她本来就很强了,更正确的说法是,她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变得更强?

面对上次跟梅拉一起挑战却还是被打得落花流水的鬼兄,她居然能打得不相上下,由此便能看出她的进步幅度。

应该说,那位鬼兄似乎也在这段短短的期间内变强了,所以吸血子的进步幅度才显得更为惊人。

看来被鬼兄击败这件事,似乎让她相当懊悔……

因为战败的悔恨而成长,感觉有点像是少年漫画的主角呢。

「去死吧——!」

成……长……?

嗯。吸血子内在的成长问题,还是交给魔王去解决吧。

那不关我的事。

我一边把吸血子今后的情操教育问题抛到脑后,一边观察战况。

咦?你问我怎么不去帮忙?

要我跟别人联手?

呃……就算你是半开玩笑地说出这些,但只要我想做的话,其实也不是办不到喔。

虽然不是办不到,但在这种层级的战斗中,连要支援别人都是件相当不容易的事呀。

吸血子与鬼兄都一边迅速改变自己的位置,一边激烈地四处移动。

如果还不能完全控制力量的我介入这种战斗,就得做好可能会误伤吸血子的心理准备。

虽然不用担心丝的掌握度,但他们俩的速度都太快了,我找不太到能够插手的时机。

毕竟所谓的携手作战,得在跟合作的对象拥有同等,或是更强实力的情况下才得以成立。

很遗憾,现在的我没有信心跟得上吸血子和鬼兄的速度。

刚才被鬼兄甩出去的时候,我已经知道光是单纯强化肉体,没办法让我像以前那样在战场上自由穿梭了。

我明白到那是建立在出色的能力值之上,并且借助空间机动等技能的力量,才得以实现的事情。

先强化运动能力,再强化防御力,让自己足以承受其反作用力,接着预测接地面积或其他外在因素所造成的影响,并且事先做好应对的准备。

这样才有办法进行超高速战斗。

光是其中一项都让我苦不堪言了,要现在的我这么做好像有些勉强。

我又重新体会到能力值和技能的伟大之处了。

应该说,是把能力值套用在这个世界的所有居民身上的系统太奇怪了。

我操控魔术时明明那么辛苦,但这个世界的居民就算不去考虑那种事情,系统也会自动帮他们进行控制,这实在太卑鄙了!

我一边暗自抱怨世间的不公平,一边旁观吸血子与鬼兄的战斗。

乍看之下是吸血子占上风。

鬼兄巧妙地挡掉吸血子挥舞的大剑,完全没被砍到。

可是,红水像是要填补攻击之间的空隙一样,在吸血子的身体周围旋绕,袭向想要反击的鬼兄。

一旦碰到那些水,鬼兄的皮肤就会冒烟,被烧到溃烂。

要是继续放着不管就会结冻。

就算结冻了,但底下似乎还是会继续烧伤皮肤,当鬼兄用魔刀上的火焰融化冰块后,伤口里面的肉露出在外,变得惨不忍睹。

我猜那是水魔法、冰魔法与酸攻击的组合技。

此外,或许还用到了念动之类的技能。

也就是说,吸血子同时活用了好几种技能吗?

我连要同时操控不同能力都很困难了,技能实在是一种卑鄙的东西。

不同于大剑,红水的攻击轨道很难判断,鬼兄没办法完全躲开。

毕竟那是水。

形状可以随意改变,如果是靠着念动在操纵的话,就能完全依照吸血子的想法发动攻击。

不管是要使出点攻击、线攻击还是面攻击,都能随心所欲。

想要全部躲开反倒困难。

虽然如果只是被飞沫喷到,受到的伤害并不大,但要是被大量红水喷到,强酸就会从该处开始灼烧皮肤。

而且那些水还会结冻,让身体变得迟钝,变得更容易被红水击中。

真是太可怕了。

我不是说被强酸融化的皮肤看起来很可怕,而是说这种战法本身很可怕。

鬼兄当然也不会一味挨打。

他发动双手魔剑本身的力量,用火焰与雷电迎击红水,想要将红水轰散。

但可悲的是,属性上的劣势太大了。

虽然火焰与雷电在杀伤力这点上很优秀,却不适合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用来迎击红水。

因为双方都没有物理上的质量。

如果想要完全挡下伴随着质量的红水,使用土系魔法制造防壁会比较好。

即使靠着火焰与雷电爆炸的威力暂时击退红水的大浪,也无论如何都会有些飞沫喷到鬼兄身上,因为那些都是水,就算散开了也还是会立刻聚集到吸血子身边。

而且也许是因为使用那种红水要付出的成本不高,就算他用这招幸苦挡下红水,吸血子也会立刻进行补充。

虽然我不晓得发动魔剑能力所需要的MP是多少,但不管怎么看都是吸血子的耗损比较少。

如果不防御,就会受到重创,但就算防御了,也还是会消耗许多力量。

话虽如此,但也不是只要以攻为守就行。

因为鬼兄的火焰与雷电会反过来被吸血子的红水挡住。

嗯。毕竟那是水,是有质量的东西。

连小学生都知道火怕水的道理,雷也没有那么容易通电。

攻防一体——对手明明挡不住自己的攻击,自己却能完美挡下对手的攻击。

我再说一次,这招真是太可怕了。

离我们上次跟鬼兄战斗还没有经过太长的时间。

住在公爵宅邸的吸血子没时间提升等级,我也不曾见过她正式锻炼的模样。

所以,她的能力值与技能应该不会有这么大的变化才对。

吸血子现在占优势,应该是她反省上次的失败,重新审视自己手上的牌,彻底准备了对付鬼兄的对策后的结果。

这就是所谓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吧。

在分析对手并准备对策的同时,把自己手上的牌发挥到最大限度。

这么一来,只要双方的实力没差太多,就有十足的胜算。

我也靠着这招战胜比自己更强的敌人好几次。

虽然除了亚拉巴之外的强敌,几乎都是突然就打起来,我根本没时间准备对策就是了!

不过,还好有鉴定大人帮我解决这部分的问题。

红水袭向鬼兄,在他身上确实地不断留下伤口。

虽然他似乎拥有HP自动恢复系技能,伤口会随着时间慢慢恢复,但比起再生的速度,新伤口增加的速度更快。

继续这样打下去的话,吸血子好像会赢。

可是,事情真的会这么顺利吗?

「咕!吼喔喔喔喔!」

鬼兄发出比之前还要可怕的咆哮。

在此同时,身上的杀气也一口气暴增。

火焰与雷电狂暴地包覆住鬼兄的身体,连距离较远的我都能感受到那股热气。

鬼兄的身体倾向前方。

他在一瞬间缩短跟吸血子之间的距离,只靠着冲刺就轻易击溃红水的防壁,将手中的双刀同时砍在吸血子身上。

惊讶地瞪大双眼的吸血子来不及闪躲,就连坚硬的鳞片也无法挡住鬼兄使出全力的一击,身体被轻易地斩开……这种事情并没有发生。

没错。因为一脸茫然的吸血子就在我身边。

鬼兄的全力一击完全挥了个空。

像是要喷出无处发泄的怒火一样,火焰与雷电在吸血子原本站着的地方爆开。

连鬼兄本人都被卷入其中,强烈的声响与冲击袭向周围。

好险!

要是被那招直接击中,就算是吸血子也会灰飞烟灭。

「咦?为什么?咦?」

吸血子似乎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轮流看向爆炸地点与我,脑袋里一片混乱。

我做了什么?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就只是直觉情况不妙,用转移把吸血子拉到身边罢了。

虽然还拥有技能的时候,我没办法用转移把对方拉到身边,但现在的我可以办到这种事。

如果只论丝和转移的话,我有信心比我以前还在使用技能时更厉害。

我没办法介入这场战斗,但如果只是要救人的话,我随时都能办到。

所以我才会放心地在旁边观战。

可是话说回来……

没想到鬼兄还能再进一步强化自己的能力,真是可怕。

就算吸血子的防御力再怎么高,我也不认为有高过那只倒在地上的龙。

我猜吸血子的鳞片应该是龙鳞系的技能吧。

虽然我很疑惑吸血子为什么会有那种技能,但连真正的龙都被干掉了,让我一直觉得鬼兄无法突破吸血子的防御力这点有点奇怪。

虽然我猜他应该还握有某种王牌,却没想到那张王牌居然是进一步的能力强化。

3吗?这是3吗?

也就是说,他还会变成「蓝」之类的型态,最后变成4吗?

很遗憾,我可不是战斗民族,就算听到这种事也不会兴奋。

嗯~?

可是,鬼兄的强化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其中的原理到底是怎样?拥有鉴定的吸血子小姐可以帮忙看一下吗?

「鉴定。」

「咦……?啊,没问题。」

听到我要她鉴定鬼兄,吸血子稍微愣了一下才乖乖照做。

毕竟上次这么做帮了我们不少忙。

这都已经是第二次了,她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才对。

至于反应有点慢这点,我就假装没发现吧。

「鬪神法LV10?就只有这个技能的等级特别高,难不成这是愤怒的支配者这个称号附送的技能吗?刚才那种瞬间强化,似乎就是因为发动了鬪神法。而且用鬪神法提升的能力,似乎也会受到愤怒的强化。」

看过鬼兄的鉴定结果,吸血子做出了这样的分析。

原来如此。

鬼兄所拥有的怒气系技能一旦发动,就能在不消耗MP或SP的情况下强化能力值。

而且强化倍率相当高,如果是怒气系的最上级技能——愤怒,甚至能让原本的能力值增强好几倍。

然后,鬪神法是能在发动时消耗SP强化能力值的技能。

如果是鬪神法LV10转正的话,各种能力值应该会增加个一千左右吧。

如果就连那些增加的能力值都能被愤怒强化的话,光是这样就会让能力值变得非常惊人。

我很在意鬼兄的能力值到底是多少,忍不住开口询问:

「大概是多少?」

「……物理攻击力超过两万。」

我的老天爷啊。

没有随便把人偶蜘蛛们带过来,说不定反而是对的。

如果真的高达两万,那不就超过人偶蜘蛛们了吗?

虽然之前光是一个莎儿就能跟鬼兄打得不相上下,但他的等级也在这段短时间内提升了。

三个人偶蜘蛛一起上的话应该会赢,但说不定会出现牺牲者。

就算能用转移救人,我也没有什么自信能同时救好几个人。

轰!伴随着爆炸声,粉尘吹散开来。

尽管身受重伤也毫不在意的鬼兄,从爆炸地点的中央现身了。

就算伤到自己,他也完全不在意。

难道他连在意这件事的理智都没了吗?

被怒火染红的双眼捕捉到我们的身影,笔直冲了过来。

「唔!帮我争取一点时间!再一下下我的嫉妒就能封印那家伙的愤怒了!」

嗯?

吸血子是不是说了一些不能当作没听到的话?

等一下……

要我争取时间是无所谓,但嫉妒……?

这孩子刚才是不是说了嫉妒?

不是妒心吗?

「吼喔喔喔喔——!」

鬼兄,你给我暂时安静一下。

我用转移把逼近眼前的鬼兄变不见。

也许是因为鬼兄突然从眼前消失,吸血子一边眨眼睛一边环视周围。

就算你这样东张西望,也绝对找不到他。

虽然现在的我能正常运用的能力就只有丝和转移,但老实说,我是不会输给这个世界的居民的。

我不可能输。

利用转移这种一旦失去限制就很可怕的能力让自己逃走是很容易的事。

想要把对手传送到其他地方也是很容易的事。

即使面对毫无胜算的对手,只要用转移逃跑,或是把对手传送到其他地方,战斗就结束了。

就算赢不了,也绝对不会输。

有本事击败我的人,在系统的适用范围内,顶多就只有魔王了吧。

不过,因为在系统的适用范围外还有邱列邱列和波狄玛斯存在,所以我无法断言自己绝对不会输。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即使处在这种不安定的状态下,我却没有拒绝邱列邱列的请求,就是因为知道自己有胜算。

应该说,若非如此,我也不会答应他。

在知道鬼兄的王牌是愤怒加上鬪神法时,我就几乎胜券在握,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因为鬪神法需要消耗SP。

SP跟MP不一样,不会自动恢复。

如果想要恢复SP,就只能吃东西。只要争取时间不让他补给能量,他迟早会耗尽SP自我毁灭。

而我的转移最适合用来争取时间了。

我无法想象自己战败的未来。

然后……

「嫉妒是怎么回事?」

在鬼兄回来之前,有一件事情我必须问个明白。

被我低头俯视,吸血子的身体猛然抖了一下。

「呃……对了!那只是一时口误啦!」

原来是这样啊……你想骗谁?

也许是察觉到我压抑在心中的怒火,吸血子稍微往后退了一步。

可是,对拥有转移能力的我来说,距离是没有意义的。

就算你想要逃跑,我也会追到地狱的尽头,逼你说出一切!

「呜……对……对不起!我消耗技能点数,让妒心进化成嫉妒了!」

也许是感受到我坚定不移的决心,吸血子放弃挣扎,老实地道歉了。

啊……结果她还是做了……

吸血子原本就拥有的妒心这个技能,是跟鬼兄拥有的愤怒一样的七大罪系技能的下位技能。

而她消耗技能点数,让那个技能进化成七大罪系技能之一的嫉妒了。

七大罪系技能大多都拥有强大的效果。

相对的,光是拥有七大罪系技能,就会对身心造成影响,所以还是尽量别取得会比较好。

只要看到完全失去理智的鬼兄,应该就能彻底明白这点。

就算不至于变成那样,同样取得七大罪系技能的吸血子,在精神上应该已经受到某种影响了。

她在跟鬼兄战斗时表现出来的种种迹象,说不定就是这种影响造成的结果。

咦?你说她不是本来就那样了吗?

……我就相信事情并非如此吧。嗯。

真是的,魔王和我明明一直叮咛她千万不能取得七大罪系技能,没想到她还是无视于我们的吩咐。

拥有能够封印技能效果的嫉妒,确实很适合拿来对付鬼兄。

毕竟鬼兄的强悍,绝大部分都要归功于愤怒的力量。

如果能够把愤怒封印起来,就能大幅削弱鬼兄的实力,说不定还能唤回他失去的理智。

而且只要取得七大罪系技能,就能取得相对应的称号。

称号还会附赠其他的强大技能,又能得到称号本身的效果。

我所拥有的傲慢的支配者这个称号,就附送了暗黑系究极魔法的深渊魔法。七大罪系称号附送的技能应该都很强大。

如果鬼兄的愤怒的称号的附送技能,跟吸血子猜想的一样是鬪神法的话,那我就可以理解了。

虽然不晓得嫉妒的称号附送的赠品是什么,但肯定是很强大的技能。

嗯?啊,难不成就是那种鳞片吗?

在她跟鬼兄的战斗中,跟以前明显不同的地方就是那种鳞片。

我还在想为什么身为人型生物的吸血子,会拥有本来应该只有龙种才有的龙鳞系技能,如果那是嫉妒的称号附送技能的话,那我就可以理解了。

嗯……这么一想我才发现,得到嫉妒让吸血子的战力大幅提升了。

就算是这样,但她居然不惜特地耗费技能点数,也要让技能进化。

看来上次战败让她相当懊悔。

懊悔到不惜违背我和魔王的吩咐。

可是,一码归一码,一事归一事。

我决定回去后要好好惩罚她一下。

「咿!」

我都还没说话,吸血子似乎就从现场气氛察觉情况不妙,发出没出息的叫声。

哎呀?怎么了吗?

跟鬼兄战斗时不是很凶吗?说话啊?

「真……真的很抱歉!」

……她好像真的要哭出来了耶。

我有那么可怕吗?

在旁人眼中,我是把幼女弄哭的可怕女人吗?

真令人费解。

「对……对了!现在不是说那种事的时候吧!那家伙跑到哪里去了?」

这么露骨地转移话题,真是辛苦你了。

算了,之后再来惩罚吸血子吧。还有,你问我鬼兄跑去哪里了?

我默默地指向上方。

吸血子的视线也随着我的手指移向上方。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有某种东西从天上掉了下来。

那东西在没有减速的情况下狠狠撞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咦?」

吸血子突然叫了出来,但其实我也跟她一样震惊,想发出惊呼。

从天上掉下来的那个东西,就是狠狠摔在地上,变得像是条破抹布的鬼兄。

奇怪……

鬼兄,难道你没有空间机动这个技能吗?

说到我把鬼兄转移到什么地方,答案就是天上。

高度大概是五千公尺左右。

邱列邱列拜托我保护这个地方的居民免于鬼兄的毒手,我当然就不能把他转移到某个遥远的地方,让他有机会逃掉。

即使要靠转移争取时间,我依然得多费心思,重新把他引诱回这里。

既然如此,那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他丢到天上。我付诸实行。

因为如果把他丢到天上,他只会笔直地摔落到这里。

就算他稍微被风吹跑,也应该不会被吹到无法追上的地方吧。

而且我觉得不管掉到哪里,鬼兄应该都会冲向这里。

虽然我没想到他居然没有空间机动这个技能,结果直接摔在地上就是了。

嗯。仔细想想,要是没有空间机动或飞翔之类的空中移动技能就被转移到高空的话,就只能束手无策地往下坠落了。

连我自己都觉得这招太狠了。

哎呀,真是歹势。

「呜哇……」

尽管反应慢了半拍,但吸血子似乎搞懂我做了什么,整个人都傻眼了。

喂,你也做了相当凶残的事情,这种反应让我很意外啊。

话说回来,鬼兄,你怎么会没有空间机动技能呢?

明明能够跟吸血子打得不相上下,却连那种必备技能都没有,是不是在瞧不起对手啊?

我以为你拥有空间机动这个技能,才会把你转移到高空上,目的只是争取时间,完全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

这样不就变得像是我亲手给了你最后一击一样了吗!

……话说回来,他真的死掉了吗?

鬼兄好像动也不动了耶?

喂,你还活着吗?

我提心吊胆地走过去确认,发现他还勉勉强强留有一口气,真的只是勉勉强强。

虽然我感觉他已经奄奄一息,但还勉强算是活着。

即使鬼兄因为愤怒而变得凶暴,感觉也已经连一根指头都动不了了。

嗯……

稍微烦恼了一下后,我轻轻挥手,把吸血子叫来身边。

吸血子战战兢兢地走了过来。

别那么害怕啦,我又不会对你怎么样。

「嫉妒。」

「咦?」

「愤怒。」

「咦?」

可恶!我都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了,她还是听不懂吗!

真是个迟钝的家伙!

「用嫉妒封印愤怒。」

「啊……我知道了。」

吸血子好像总算明白了,立刻把手掌移到鬼兄上方。

虽然其实没必要做这个动作,这只是凭着感觉做出的。

在吸血子用嫉妒封印鬼兄的愤怒的同时,为了防止鬼兄又失控反抗,我用丝拿走了他依然握在手上的魔剑。

你问我为什么要用丝?

因为我不想在随便靠近他的瞬间被一刀砍死。

拿走魔剑后,为了保险起见,我还用丝把鬼兄捆起来。

虽然他应该已经无力反抗,但这是为了以防万一。

本着武士的慈悲,我还把丝的大部分都缠在他的腰部附近。

那个……

因为鬼兄的身体周围经常缠绕着火焰之类的东西,所以衣服……

为了守护鬼兄的名誉,详细情况我还是不说了吧。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完成了。」

就在我处理这些事情时,鬼兄的愤怒似乎封印完毕了。

鬼兄身上发出的气焰也消失了。

一旦那种强烈的气焰消失,鬼兄看起来就只是个倒在地上快要死掉的寻常少年。

要是就这样放着不管,他可能会死掉,所以我动手替他治疗。

我先把扭曲的四肢恢复原状,再用肌肉覆盖住因为被强酸融化而露出的骨头,然后在上面形成皮肤。

虽然我觉得治疗魔术相当困难,但因为我原本就拥有最上级的治疗魔法——奇迹魔法,所以只要加以重现,就算是濒死的重伤,也能像这样轻松搞定!

即使伤口消失了,鬼兄也没有露出安稳的睡脸。

那种苦闷的表情无论如何都不能说是安稳。

呃……总之他现在睡着了!嗯!

虽然不晓得他醒过来后会做何反应,但总之算是成功制伏他了吧。

「结束了吗?」

邱列邱列似乎发现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带着龙走向这里。

原本浑身是伤的龙似乎已经被邱列邱列治好,又变回漂漂亮亮的样子了。

邱列邱列来到我们面前,然后就这样沉默不语。

总觉得之前也发生过同样的事情,是我的错觉吗?

我记得当时在魔王到来之前,他都一直保持沉默,但魔王可不会过来这里喔?

『哎呀,两位真是帮了大忙。请让妾身代替主人向两位道谢。非常感谢。』

让我和邱列邱列停止互瞪的,是在邱列邱列身后待命的龙。

『妾身是冰龙妮雅。今后请多多关照。妾身平时都在魔之山脉悠哉度日,欢迎两位随时来玩。当然,要记得带伴手礼喔。』

它是在向我们道谢吗?还是在强求礼物?到底是哪一边啊?

「妮雅。」

『是是是,主人也别害羞了,还不快点向人家道谢。』

原来他是在害羞吗?

看到邱列邱列超级不耐烦地叹了口气的模样,我实在不觉得他在害羞。

「这次承蒙你们出手帮忙。感谢你们。」

啊,他姑且还是道谢了。

可是,邱列邱列又再次陷入沉默。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啦!

这种沉默让人很难受耶!

虽然他开口说话会让我不知所措,但是像这样默默盯着我看,也会害我的心静不下来啊!

「我还以为你至少得花上一百年。」

就在我以为这阵沉默会一直持续下去时,邱列邱列小声地呢喃。

一百年?什么意思?

「你已经相当擅长使用魔术了。我原本以为你至少会有一百年什么事情都办不到,但看来我猜错了。」

说完,邱列邱列一脸忧郁地叹了口气。

喔喔……

根据邱列邱列这位前辈的判断,我似乎会有一百年都无法找回自己的力量。

一百年……这也未免太久了吧?

话说回来,一百年后我还活着吗?

因为我已经神化,所以不晓得自己的寿命会变得如何,就算我到时候还活着,但结果真的会是那样吗?

「在我看来,你在空间魔术这方面比我更有天分。如果有那种本事,想要离开这颗星球应该也很容易吧。」

什么!我的空间魔术居然得到邱列邱列的背书,说我比他还要厉害!

哎呀,我的才能真是太可怕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吧!毕竟我是天才啊!

可是,他居然说离开这颗星球?

这我倒是没有想过。

对喔。只要使用空间魔术,我就算要离开这颗星球也行。

确实是这样没错。

只要使用转移,我甚至能够跨越空间前往其他星球。

只要有那个意思,我也可以离开这颗星球。

「如果你要离开这颗星球,我不会反对。应该说这样反倒能替我消除掉不确定的因素,我会感激不尽。」

呃……

邱列邱列先生,你这是在拐着弯说话,说我不在会让你比较轻松吗?

不,也不算是拐着弯说话。

他这些话是不是很直白的要我滚出去的意思?

『主人,这种说法好像有点……』

「确实如此。是我不好。」

听从妮雅的忠告,邱列邱列向我道歉了。

嗯。我当然会原谅他。

我已经清楚知道邱列邱列对我的评价,或者该说是真心话了。

「那位转生者就交给你们处置了。至于报酬嘛……就用这个吧。」

『好痛!』

邱列邱列突然剥下妮雅的鳞片。

然后拿着那片鳞片,走向躲在我身后的吸血子。

「那个借我一下。」

邱列邱列指着吸血子的大剑这么说。

吸血子战战兢兢地把大剑交给邱列邱列。

邱列邱列接过大剑,把鳞片放到上面。

然后鳞片就被大剑吸收,消失不见了。

「我把冰龙妮雅的力量灌注进去了。如果是擅长冰属性的你,应该会用得很顺手吧。」

哇……

他不知道是用了管理者权限还是什么的,吸血子的大剑似乎得到强化了。

那原本就是用了芬里尔这个神话级魔物的素材打造而成的强力大剑,现在又用了冰龙妮雅这头强大的龙的素材进行强化。

绝对已经变成传说级的武器了。

只要看看从邱列邱列手中接过大剑的吸血子的表情,就能知道这有多么厉害了。

她竟然露出那种闪闪发亮的眼神……

「虽然我只能给你们这种东西,但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邱列邱列转身向我如此问道。

嗯……

话虽如此,但就算他问我想要什么,我也答不上来。

虽然我的武器这次没有派上用场,但我已经有这把大镰刀了。

如果是其他东西的话,就算不麻烦邱列邱列替我准备,我应该也能弄到手吧。

『那……就由我来犒赏你吧。』

我陷入一股仿佛体温被瞬间夺走般的错觉。

那声音直接在我脑海中响起。

到处都找不到那家伙平常对我说话时用的智慧型手机。

这个不同于以往的情况,让我无法不感到紧张。

『为了感谢你让我看到有趣的东西,我会好好犒赏你的。』

无视我的紧张,那声音继续说了下去。

那是非常悦耳,却会让人听了后感到不安的声音。

『所以,你要快点来见我喔。』

仿佛一根冰柱直接插进脊椎般的强烈寒意向我袭来。

「怎么了吗?」

邱列邱列狐疑地问。

连邱列邱列都听不到刚才那声音。

就连邱列邱列这个货真价实的神都听不到……

「不需要。」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好好站着,是不是还能好好交谈。

「我不需要报酬。这家伙就交给我们处置了,希望你今后别来干涉我们。我想用这个约定代替报酬,这样行吗?」

「啊……没问题。」

我拼命忍耐那种晕眩感。

老实说,我好想立刻倒在床上。

可是,我不能那么做。

「苏菲亚,在他醒过来之前,别停止嫉妒对愤怒的封印。」

「我……我知道了。」

我下达必要的指示,扛起失去意识的鬼兄。

「可以把这个地方的事情告诉魔王吗?」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保密,但这部分就交给你去判断吧。」

要不要把关于这个灵魂休息处的情报告诉魔王,似乎是我的自由。

虽然邱列邱列希望我别说,但因为那是他为了展现诚意而事先向我们公开的情报,所以他也不会限制我们。

「我明白了。那我们差不多该回去了。」

「嗯。感谢你们的帮忙。」

我跟扛在肩上的鬼兄和吸血子一起转移回到公爵宅邸。

人偶蜘蛛们过来迎接我们。

「莉儿,让他睡在你的房间,然后监视他。如果发生什么事情就告诉我。」

听到我下达指示,人偶蜘蛛们全都愣住不动。

虽然莉儿与菲儿都有自己的房间,但她们都没在使用,整天都待在我房里。

因为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都没在使用,这种时候才更该好好活用。

莉儿用仿佛看到不可思议的东西的眼神看着我,然后才慢吞吞地照着指示扛着鬼兄离开房间。

毕竟他已经被我的丝捆住了,就算醒过来后想要反抗,应该也不会造成太大的问题。

虽然剩下的幼女们都一直偷看我,但我现在没心情陪她们玩。

「我要睡了。」

我如此宣言,往床上一躺。

然后就这样用丝包覆住床铺,与外界完全隔绝。

像是要摆脱一直在耳边回荡的声音一样,我缩起身体。

『快点来见我吧。』

可是,那句话依然没有从脑海中消失。

那句话就像是诅咒一样,折磨着我的精神。

我用手遮住耳朵。

虽然这么做毫无意义,但我不得不这么做。

我很清楚。

我不能一直逃避下去。

我必须去见那人一面。

去见那道声音的主人——D一面。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