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九卷4抵达天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睡觉。起床。吃饭。产丝。吃饭。消磨时间。睡觉。

这里是天国吗?

我追求的理想乡就在这里!

「别人努力念书的时候,你到底做了什么?」

但这个天国被额头冒着青筋的吸血子给闯入然后破坏掉了。

「既然你闲闲没事做,要不要跟我一起上课,或是学习礼仪?」

吸血子面带灿笑,硬是把我拖走。

我不要!

事到如今,我才不想念书呢!

可是,有个令人痛心的事实。

凭我现在的臂力,没办法把吸血子推开。

咕!没想到失去能力值的弊害会在这种时候……!

于是,我就这样被吸血子强行带走了。

顺带一提,吸血子之所以能够进到我们的房间,是因为在那个小混混前来袭击之后,吸血子马上就接着前来袭击。

不是救援,而是袭击。这点很重要。

虽然吸血子听到吵闹声后连忙赶了过来,但她的第一句话却是「哎呀?这下子我总算能进去了」。

脸上还挂着有如邪恶组织的女干部般的邪恶笑容。

该怎么说呢……她就像是一直在等待这一刻般,毫不客气地闯进房里,一边浑身散发杀气,一边丢下「如果学乖了,以后就别把房间封死」这句话。

看来这位幼女似乎对我们一直窝在房里这件事很生气。

要是不乖乖听话就会被杀!

有这种想法的似乎不是只有我,莉儿与菲儿也一左一右地抱着我发抖。

把幼女推进恐惧深渊的幼女……

实在是太可怕了……

话说,莉儿与菲儿不是比吸血子还要强吗!

你们怎么可以害怕!

不过,怕得要死的我们终究还是屈服于吸血子的胁迫。

咕!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从此之后,我们的房间门户大开,吸血子只要有空就会前来袭击。

不是访问,而是袭击。这点很重要。

如果她在上午的丝球制造时间过来,就会妨碍我工作;如果她在下午优雅的下午茶时间过来,就会抢走我们的茶点。

梅拉这位监护人不在身边,让她变成了一个暴君!

最后甚至还强行掳人。

就算是以性格温厚著称的我,也差不多要发飙了喔?

可是我必须忍耐。

因为吸血子也很寂寞。

不但跟梅拉这个心灵支柱分隔两地,魔王这个保护者也不在身边。

我猜是因为旅途中一直很热闹,跟现在的生活有一段落差,让她感到寂寞,才会做出这种暴行吧。

没错,就是这样。

大姐姐我个性超级温厚又超级宽容。

小孩子偶尔任性一下,我就稍微忍着点吧!

我真是太温柔了。

于是,我跟吸血子的读书会开始了。

不好意思,我可以先走一步吗?什么?不行?

因为这太累人了嘛!

上课倒是还好。

因为我在旅途中从魔王口中得到不少知识,读书打发时间时也有学到一些东西,所以大部分内容都听得懂。

可是礼仪课就不行了!

什么?叫我学习优雅走路的方法和餐桌礼仪?

那个超级难耶。

因为用到的肌肉跟正常走路时用到的好像不太一样,搞得我全身肌肉酸痛啊!

遵守餐桌礼仪得在吃饭时顾虑到许多事情,害我根本没心力好好品尝难得的美食!

我的胃可没办法像以前那样狂吃了啊!

现在每天能吃的量本来就不多,如果不好好品尝就太浪费了,这样可是会害得吃饭的魅力减半啊!

谁要赔偿我的损失!

最可怕的是跳舞!

本小姐怎么可能有办法做那么剧烈的运动!

想要杀了我吗!

拜此所赐,我每次从吸血子的魔掌逃回房间时,都会变得像条破抹布一样。

要是再遇上有战斗训练的日子,我可能真的会死。

幸好负责教育吸血子的家教没多久就放弃教她战斗,让我捡回了一命。

其他讲师能不能也甩手不干呢?

尤其是礼仪课的讲师。

可是……!

吸血子最需要的偏偏就是礼仪课。

就像一般课程难不倒我一样,从魔王口中听说过同样内容的吸血子,对一般课程也颇为擅长。

再加上从前世累积下来的学习成果,吸血子的脑袋远远好过同年纪的正太与萝莉。

一般课程的讲师对她也是赞不绝口。

还说她是天才。

可是,礼仪课就不是这样了。

毕竟她前世时也没有太多机会接触到贵族的礼仪,今世也没有从魔王那边学到。

因为魔王也不是贵族。

虽然梅拉只要有空就会教她一些简单的东西,但也不是正式的课程。

真要说的话,那对吸血鬼主仆根本没在管礼仪,都在做战斗训练。

简直就是战斗民族。

拜此所赐,吸血子的礼仪已经达到与年龄相符,甚至稍微好一些的等级了。

听说贵族这种人从一出生就开始学习礼仪了。真是可怕。

在跟一出生就开始学习礼仪的纯正贵族差不多厉害时,吸血子就已经算是厉害得夸张了。

我?

我的外表已经是个高中女生了!

还让礼仪老师睁大双眼,喊了声「哎呀哎呀!」用关爱的眼神看了过来!

我活到这把年纪,却连一点礼仪都不懂,是个教起来很有成就感的学生!

那个……别看我这样,我跟吸血子的实际年龄几乎一样耶?

千万别被外表蒙骗。

我也是货真价实的幼女!

所以拜托您手下留情一点吧。

除了让我每天面对肌肉酸痛这个难关的礼仪课之外,还有两件事让我感到烦躁。

其一是找回力量这件事毫无进展。

至于另一件事……或许该说是另一个家伙……

「嗨。」

「滚回去。」

这个才刚出现就被吸血子冷落的家伙,就是上次的小混混。

没错。

这位我不想再见到的纵火狂,不知为何经常像这样跑来找我们。

喂,执事长。

你不是说以后都不会让这家伙接近我们吗?

虽然这么想,但怪到执事长头上就怪错人了。

明明是个小混混,这家伙却很聪明,专挑执事长不在的时候过来。

为了辅佐身为当家的巴鲁多,执事长偶尔会前往魔王城。

不但要管理这栋宅邸,还要辅佐巴鲁多,执事长也过着非常忙碌的每一天。

小混混利用他的忙碌,一找到机会就前来袭击。

除了执事长之外的其他佣人,似乎都不敢阻拦当家的弟弟,女仆们只能一脸抱歉地把他带来这里。

就是因为这样,才不能让问题儿童握有权力啊!

「小鬼头滚一边去。」

「那你怎么不滚?你这个脑袋跟小鬼头一样的、家、伙?」

一阵寒风不知道从哪里吹了过来。

这不是我的错觉,房里实际上真的有风吹过。

吸血子和小混混不小心泄漏出来的魔力,分别变成冰属性与火属性互相碰撞,剧烈的温差产生了风。

这阵风之所以寒冷,应该是因为吸血子的力量强过小混混的力量吧。

是说,你们能不能停手啊?很冷耶。

优雅的下午茶时光为何会变成这种修罗场呢?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既然不知道,那最好就放着不管吧。

插图p149

事情就是这样,我喝下因为寒冷的空气而稍微凉掉的茶。

莉儿与菲儿看都不看小混混一眼,大口吃着点心。

这两个家伙明明好歹算是我的护卫,却因为小混混前来袭击的次数实在太多,最近已经完全放着他不管了。

这样子对吗?

还有,那边的小混混……

你居然跟吸血子这样的幼女认真互瞪,这样子对吗?

吸血子也很讨厌小混混,把他当成是毒蛇猛兽。

幼女跟小混混互瞪的模样,从客观的角度来看,实在是很可笑。

啊……他们从互瞪演变成互呛了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至于互呛的内容,就任凭各位观众想象吧。

说实在的,因为他们吵架的内容水准太低,让人想要吐槽「你们是小学生吗?」所以我觉得没必要刻意说出来。

毕竟争吵这种事,只会发生在水准差不多的人身上……

「莎儿。」

越来越激动的吸血子叫了莎儿的名字。

拿着茶杯静止不动的莎儿,对声音做出反应站了起来。

停手!快点停手!

我用手势叫莎儿快点坐下。

莎儿乖乖听从我的指示,再次坐了下来。

呼……

吸血子啊……

就算一时情绪激动,也不能用上莎儿吧。

毕竟这孩子听不懂玩笑。

一旦叫她动手,她就会真的把人杀掉。

要是随着场面起舞,下了不该下的命令,莎儿就会照做。

因为莎儿是危险人物,对她下命令时,千万要谨慎行事啊!

……我可没有因为小混混有点烦人,就认真想过要把他收拾掉喔。

也没想过现在动手或许能把责任推给吸血子。

没错。我才没那么想呢。

「你到底是来干嘛的!赶快滚回去啦!」

「吵死人了!我又不是来找你的!再说这里可是我家!」

啊啊……好和平啊……

我从忙着互呛的吸血子和小混混身上移开视线,吃着桌上的点心。

「喂!你也不准无视我!」

呜!矛头居然指向我了!

因为怕麻烦,我装作事不关己的样子,别开了视线。

「噗!人家连看都不想看你喔,真是活该。」

「呜呜……!」

吸血子得意地笑了出来,小混混身上发出的压迫因为怒火而变强了。

为什么吸血子这时候要笑得那么得意?

话说,我真心希望小混混赶快离开。

他真的很烦。

「我今天只是要把这个拿过来而已!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咚!把装有某种东西的瓶子使劲摆在桌上后,小混混就踩着重重的脚步离开了。

他似乎从气氛感受到我是真的不想理他。

既然明白这点,真想叫他不要老是跟吸血子起冲突。

不,应该直接叫他别来烦我们才对。

有别于暗自感到厌烦的我,吸血子望着小混混离去的背影,不屑地哼了一声。

你也一样,别老是跟那家伙吵架。

因为我会冷,生理上的冷。

「这是什么?嗯?酒?」

吸血子的好奇心似乎已经从小混混身上转移到他留下的东西上了。

她拿起小混混摆在桌上的瓶子,仔细端详了起来。

「看起来好像没下毒,只是普通的酒。」

看来她用鉴定调查过了。

话说回来,为什么是酒?

小混混老弟,这样不对吧?

怎么会有人送这种东西给女生?

难不成是因为把我们带来的魔王,在魔王城里喝得烂醉如泥吗?

不,其实我也不知道魔王有没有喝成那样。

可是,如果不是因为这样,那家伙也不会选择酒作为礼物吧?

应该不会吧?

换作是酒精中毒的家伙,收到这种礼物或许会举双手欢呼,但我可是个健康的乖宝宝。

我很健康喔,只是体质有点虚弱。

不过,这一方面也是因为小混混不知道该送什么了吧。

毕竟他送的第一份礼物是花束。

虽然瞬间就被吸血子冻成冰块敲碎了。

在那之后他还准备了各种礼物,但看来经过一番研究后,小混混似乎认为送我们食物的效果最好。

嗯。正确答案。

不过,我还是觉得送酒有点问题。

「……我闻一下看看。」

吸血子不知道在想什么,打开瓶盖闻了里面的味道。

「呜……」

然后整个人往后一仰。

啊……对了,我记得吸血子的酒量很差。

在旅途中,魔王会一口气买下好几桶酒,经常会喝酒。

虽然我们也会陪魔王一起喝,但因为吸血子还太小,所以不被允许喝酒。

不过,她曾经瞒着魔王偷喝了几次。

然后,只要偷偷喝酒,吸血子就必定会醉倒。

也许是因为体质的缘故,她的酒量似乎很差。

根据梅拉的说法,吸血子的母亲似乎也是只喝一点酒就会马上睡着,所以应该是遗传到她的体质了吧。

从吸血子刚才的反应看来,好像光是闻到酒味就不行了。

她的酒量到底有多差啊?

吸血子似乎认定自己喝不了,露出不服气的表情,把酒瓶摆回桌上。

嗯……

这么说来,自从神化之后,我就没有喝过酒了。

虽然当我还是女郎蜘蛛时经常跟魔王一起喝酒,但自从神化之后,魔王就禁止我喝酒。

这是因为神化后的我太过虚弱,让魔王做出「让小白喝酒应该不太妙吧?」这样的判断。

嗯,她的判断是对的。

毕竟还是女郎蜘蛛时的我会那么耐打,都是拜各种能力值与抗性技能所赐。

现在那些强化效果都没了,失去防御力的这具身躯的脆弱程度便显现了出来。

考虑到我身体脆弱的程度,做出不能让我喝酒的判断,其实是正确的。

老实说,我也有一旦喝酒身体就会垮掉的自信!

但是……!

现在不正是应该挑战自我的时候吗!

要是害怕的话,岂不是永远只能原地踏步了吗!

现在正是跨出那一步的时候!

至于我这些话是什么意思,那就是我久违地想要喝点酒。

人就是那种听到别人说不行,就越会想去做的生物……虽然我是蜘蛛。

我脑海中关于酒的记忆有些模糊,只记得喝了会有幸福的感觉。

魔王这个监护人现在正好不在身旁,难道这不是享受遥远回忆中的幸福滋味的大好机会吗?

事情就是这样,我就稍微喝一点看看吧!

我把酒倒进空的茶杯里。

「你要喝吗?别喝太多喔。」

吸血子露出傻眼的眼神。

就算被幼女用藐视的眼神盯着看,也阻止不了我的!

幸好莉儿与菲儿似乎也不打算阻止我,丝毫不想动作。

反倒像是在排队一样,等着要斟酒。

很好,你们也是我的共犯。

你们也是坏孩子呢。喀喀喀。

我把酒也倒进莉儿与菲儿的杯子。

虽然不晓得莎儿会不会喝,但我也把酒倒进了她的杯子。

倒进杯子里的酒像是浓红色的葡萄酒。

闻起来的味道也相当浓厚。

啊……感觉确实光是闻到味道就好像会醉倒一样。

既然是要送给女生的礼物,我觉得应该送更容易入口的酒才对。

那个小混混果然不明白这个道理。

算了……

总之先干杯吧!

我们用彼此的杯子撞出声响,一口气把酒喝进肚子。

咕啊~!好烈!

这个酒精度数和味道是怎么回事!这酒超烈的!

这也未免难度太高了吧?

喉咙好像感觉怪怪的……脑袋也昏昏……昏?

嗯嗯~?

为什么吸血子会像节拍器一样左右摇摆?

咦?

真是奇怪?

吸血子什么时候学会跟世界一起左右摇摆的技能了?

我都不知道居然还有那种技能。

既然能够引发如此厉害的天地异象,难不成那是土系魔法的最上级魔法吗!

「快住手!别再摇了!要是继续摇下去,世界就完蛋了!」

「啊?你在说什么啊?」

「啊哇哇哇哇!快住手!」

「咦?怎么回事?喂,你还好吧?」

就是因为不好,我才会叫你住手啊!

可恶!

既然如此,那我也只能出手对抗了!

「唔!虽然搞不太清楚状况,但情况好像很不妙!莎儿!」

莎儿不知为何扑了过来。

明明处在这种天摇地动的情况下,她居然还能行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动自如,实在叫人不得不佩服。

可是,别以为那种冲撞阻止得了我!

斥力解放!

「什么……!」

我用邪眼之力把正要扑过来的莎儿击飞出去。

同时用双手对准从左右两边偷偷摸过来的莉儿与菲儿。

暗黑波动炮!

黑暗波动从我的双掌飞射出去,将莉儿与菲儿吞没,狠狠撞在墙上。

哈哈哈!

就凭你们也想打赢我?还早得很呢!

我用丝把失去行动能力的三只人偶蜘蛛捆起来,然后倒吊在天花板上。

还顺便把造成这一切的吸血子也同样吊了起来!

「等一下……!」

吸血子被头下脚上地吊了起来,裙子完全掀开。

虽然她勉强用手把裙子压了回去,但她的努力毫无成效,可爱的小裤裤完全露出在外。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哈哈哈!

就算她想要发动魔法把丝冻住也没用。

因为我只要用乱魔的邪眼扰乱魔力的动向,她就没办法发动魔法了。

可是,摇晃怎么还没停啊?

没想到就算制服住术者也无法解除这种魔法……而且吸血子居然能够毫无准备就发动这么强大的魔法!

「我要惩罚你,你就给我吊在那边一段时间吧!」

「为什么!为什么我必须受到这样的对待!」

吸血子悲痛的叫声听起来真舒服。

看到她哭泣的脸庞,我总觉得有些兴奋。

好想让她多哭一点。

我把丝捻出一个头。

「咦?等一下,你想用那东西做什么!不要!算我求你!」

看招,挖鼻攻击。

「哈……哈……哈啾!哈啾!」

这次换成帮她搔痒吧。

看招,搔痒攻击。

「咿~~!」

啊哈哈哈!

……呜。

呜啊~呜……

早安。

呜……头好痛。

给我水。

我用丝把水瓶拉到手边。

啊……没有杯子。

算了,没差。

我直接从水瓶把水倒出来,然后在空中操纵水送进嘴里。

呼……总算活过来了。

……咦?

嗯?嗯嗯?嗯嗯嗯?

奇怪?我刚才到底做了什么?

用丝把水瓶拉过来,还操纵空中的水?

我想要再做一次同样的事情,却发现水瓶里已经空空如也。

可是,那种事情只是小问题罢了。

我摊开手掌心。

在我注视的掌心上,可以清楚看见昨天以前就算想看也看不到的能量流动。

我操纵那些能量,建构魔术。

那魔术就类似于技能中的魔法。

建构好的魔术跟我想的一样,形成了一颗黑暗球体。

跟网球差不多大的能量球就浮在我眼前。

我阖上手掌,把能量球捏碎。

掌中引发了小小的爆炸。

但我重新摊开的手掌却毫发无伤。

因为我强化了防御力,挡住了爆炸的威力。

「回来了……」

我不经意地说出这句话。

力量回来了。

虽然不晓得契机是什么,但我变得能够使用力量了!

即使应该还没办法像全盛时期那样自由自在地使出力量,但比起之前那种完全无法使用的状况,还是有了大幅进步。

好耶!万岁!

呀呼!呀呼——!

回来了!力量回来了!

感觉到了……我感觉到能量充满了体内!

看到了……我还能用原本无法使用的邪眼,看到之前看不到的东……西……

环视周围,我只看到尸横遍野的光景。

吸血子以一副实在无法见人的表情被倒吊在空中,莎儿、莉儿与菲儿的情况也差不多。

咦?你们几个在干嘛啊?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