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九卷裏鬼2管理者邱列迪斯提耶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对自己的人生毫无悔恨的人,这世上真的存在吗?

在我们诸神的眼中,人的一生转瞬之间就结束了。

然而,即使只有短短一瞬间,人也多多少少会为自己的抉择感到后悔。

如果我当时这么做的话……如果我当时做出不一样的选择的话……

大家都会做出像这样的假设,梦想着只要做出不一样的选择,说不定就能得到更好的未来。

可是,假设终究只是假设。

不管想再多次,过去都无法改变。

即使如此,人们还是会去想。

思考自己的抉择是不是对的。

就连人类短暂的一生都会这样了。

活过远比人生更为漫长的岁月的我,就算同样为了过去的抉择而苦恼,应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我明白,不管我如何苦恼,都无法改变过去。

我也明白覆水难收的道理,但还是忍不住会去想。

我知道与其为了过去的事情后悔,倒不如努力做好现在力所能及的事情会更有意义。

即使如此,我有时候仍然会感到空虚。

怀疑自己的抉择到底是不是对的。

我得不到答案。

无论何时,做出的抉择是否正确这种事,在事发的当下总是无从得知。

答案会在很久以后才揭晓。

只会在成为过去让人回首时揭晓。

所以我们才会回首过去。

为了确认过去的抉择是否正确。

活在当下的我们,永远不晓得当下的抉择是否正确。

如果有人知道那些抉择是否正确,我真希望他能够告诉我。

尽管明白那种事情不可能会有人告诉我,我还是忍不住如此希望。

我做出的抉择到底是不是对的?

『这样好吗?』

冰龙妮雅向我如此问道。

我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因为我无论何时都不晓得自己的抉择是否正确。

「要是我们插手,也只会玷污雷卡的尊严。」

于是,我找了个煞有介事的借口,避免说得太过武断。

『也对,那确实是无愧于号称剑术最强的男人的壮烈死法。』

看来我并没有说错。

在我们的视线前方,前任剑帝雷卡就倒在地上。

那男人已经再也站不起来了。

把下定决心舍弃剑帝宝座的他带来这里的人是我。

因为我想知道,总是在前线与魔族战斗的雷卡,看到这个地方会有什么感想。

我对此并不感到后悔。

然而,想要远离战场的雷卡,最后却还是在战斗中死去的这件事,让我有些感触。

我在想,当初把雷卡带来这里,到底是不是对的?

当然,当时的我并不知道结果会是这样,这种事情想了也是白想。

就算是神,也无法看穿未来。

如果是D那种大人物,或许有办法看穿,但至少我是办不到的。

如果办得到的话,我就不会为自己的抉择如此苦恼了吧。

或许我反而会有更多烦恼,不知道该选择哪种未来也说不定。

如果在与雷卡接触时,我就看出未来会发生这种事的话,我又会怎么做呢?

……我不知道。

到头来,不管能不能看穿未来,我都得在怀疑自己的抉择是否正确的情况下,怀着恐惧做出抉择。

而我的抉择害死了雷卡。

选择挑战那位转生者的是雷卡本人,战斗到至死方休的也是雷卡本人。

其中并没有我的意志介入。

可是,我还是免不了这么想。

如果我没把雷卡带来这里,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这是种傲慢。

认为一切都是因为我的抉择所导致,就等于是无视做出这种抉择的雷卡的意志。

除了傲慢之外,这种想法什么都不是。

越是这么想,我就变得越难做出抉择。

最后变成一个只会随波逐流,放弃做出抉择,只会在旁观望的家伙。

在此之前,就算我是这种人也无所谓。

可是,在D开始行动后,我应该也不得不做出某种选择了吧。

即使D让我没有太多的选择。

『那小子开始行动了。』

妮雅一边注视着眼前的转生者,一边小声呢喃。

击败雷卡的鬼人转生者,正朝向村子迈开脚步。

在与雷卡一战时消耗的力量,已经因为D赐给转生者们的特殊技能的效果而完全恢复了。

那个技能名叫n%I=W,有着好几种特殊效果。

虽然那些效果都是为了让转生者能在这个世界活下去的措施,但其中也有能在等级提升的同时,接受储存在系统中的能量补给,让人治好身上的伤并且恢复MP与SP的功能,充分展现出D有多么优待那些转生者。

居然从为了储存能量而存在的系统中抽出能量。

这种效果简直就是在否定系统存在的理由。

即使那些能量可说是微不足道,我这个为了储存能量而四处奔走的人,还是会感到羞愧。

就算没有这些厚待,转生者们对这个世界来说也是异类。

他们引发的事件,不管是好是坏,都对这个世界造成了重大的影响。

光是一个转生者,就已经有过把我、爱丽儿和达斯汀这些知道世界真相的人耍得团团转的纪录。

因为除了上述事件的犯人——白以外的转生者们都还很年幼,还没办法引发重大事件,而且绝大多数都落在波狄玛斯手中,所以目前还没造成太大的影响。

可是,除了白以外的转生者,也慢慢开始对这个世界造成影响了。

而最好的例子,就是我眼前这位鬼人的转生者。

「那么,我现在该怎么做……」

鬼人转生者的脚步很稳健。

可是,这跟他的意识是否清醒是两回事。

因为愤怒这个技能的缘故,他已经失去理智了。

愤怒——

那是其中一个支配者技能,也是能够在有限的权限下存取系统的钥匙。

那终究只是一把钥匙,如果不知道钥匙孔的位置以及开门的方法,就无法存取系统。

可是,虽说权限有限,但那是并非管理者的这个世界的居民们,唯一能够接触到系统的手段。

我不明白D为何创造出这样的技能。

可是,既然有这种技能,其中就应该存在着某种意图。

话虽如此,但唯独愤怒这项技能几乎没有作为钥匙的意义。

只要发动愤怒,就能大幅强化能力值,却会因为怒火而失去理智。

最后就会变得跟现在的鬼人转生者一样,变成只知道要杀光眼前生物的杀戮机器。

一旦变成那样,就没办法开门了。

因为毫无理智的野兽不可能懂得钥匙的用法。

可是,根据我的观察,那位鬼人转生者跟我以前见过的愤怒拥有者有些不同。

除了初代拥有者之外,历代的愤怒拥有者最后都变得跟野兽差不多。

连武器都不会使用,只会靠着蛮力到处作乱。

如果有着因为愤怒的效果而大幅提升的能力值,光是这样便已经是很大的威胁了。

可是,在失去理智的失控状态下,没办法彻底发挥他们拥有的技能的力量。

其中有些家伙甚至是在不使用愤怒的情况下还比较难对付。

与他们相较之下,那位鬼人转生者不但会用剑,还能在战斗中学习雷卡的战技。

虽然看上去不像还保有理智,但看起来也不像完全失去自我。

话虽如此,但那种事情并不重要。

要是就这样放着他不管,他应该会为了找寻新的猎物,而继续深入这块地区吧。

为了不让那种事情发生,我才会对以妮雅为首的魔之山脉冰龙们下令,要它们诱导鬼人转生者,别让他来到这里。

「结果还是没能顺利挡下他啊……」

『真是万分抱歉。』

虽然妮雅向我道歉,但这也怪不得它们。

「你不需要道歉,是那家伙笔直地往这里前进了。虽然不晓得他是为了逃离你,还是因为感觉到人类的气息而前往这里,但我要你别杀了他,只妨碍他前进,打从一开始就是强人所难。反倒是下达这种不合理指示的我该道歉才对,毕竟都已经造成那样的牺牲了。」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回头一看,地上到处都是妮雅麾下的龙和竜的尸体。

这就是从妮雅口中得知异状后,我要她别杀害鬼人转生者,只能把对方挡下的结果。

如果只是要杀死对方的话,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损失。

我提醒她别杀害对方,结果连龙都为此牺牲了。

『这不是您需要在意的事情。妾身们都是您的道具,只要主人一声令下,就算要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妮雅这句话说得豪气干云。

这些原初之龙对我都很忠诚。

就连平时的言行看似有些不正经的妮雅与修邦,都忠实地履行自己被赋予的使命。

我的所做所为,到底配不配得上它们的忠诚?

是不是只因为我是真正的龙,就得到了它们的忠诚?

我知道对长久以来都在为我牺牲奉献的它们怀有这种疑惑,是在愚弄它们的忠诚之心。

可是,我实在是没有自信。

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报答它们这种连命都能献上的忠节。

说不定正是因为感受到我的窝囊,在龙之中本应最为忠诚的地龙加基亚,才会在我没有指示的情况下挑战爱丽儿。

因为对白怀有期待,认为她能打破停滞不前的现况,加基亚才会挺身阻挡当时与白敌对的爱丽儿。

它不惜抛下守护艾尔罗大迷宫最下层这个最重要的任务,也要采取行动。

在对部下的自主性感到高兴的同时,它明知会死也要付诸行动这件事,还是让我的心情有些复杂。

大家都丢下我,离开这个世界了。

我想,在不久的将来,恐怕就连莎丽儿都会……

光是想到这件事,我的胸口就感到一股难以言喻的痛楚。

要是那种事情真的发生,那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才活到现在?

我真的搞不懂。

不行。现在不是思考以后的事情的时候。

我现在必须决定该如何处置那位鬼人转生者。

「要解决他是很容易。不过,你不希望我直接出手对吧?」

『嗯,那当然。』

一道声音回答了我那几乎是自言自语的话语。

一个小型的板状机械在不知不觉间出现在我眼前。

在那边的世界,这似乎是名叫智慧型手机的通讯装置。

只不过,那东西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现在并不是很重要。

重点是连接在这个机械的另一边的人物是谁。

「D。」

『没错,我就是邪神D。』

我还在想她说不定会回话,就把心里想的事情说了出来,没想到她真的会像这样与我联络。

她是这个世界的系统制作者,也是唯一位阶比我更高的家伙。

正是因为有D,这个世界才得以存续至今。

同时,也正是因为有D,我才无法随便行动。

而在我所说的随便行动之中,也包含了随便对转生者出手这件事。

正因为如此,我才会只叫妮雅它们阻挡鬼人,并且吩咐它们不能下杀手。

若非如此,我才不会采取这种麻烦的手段,早就收拾掉鬼人了。

『看来你总算了解我的喜好了,这样很好。』

居然说是喜好……

D会对我的行动加以限制,是因为如果一切问题都由我来解决,她会感到无趣。

正如她本人所说,这是喜好的问题,其中没有更有意义的理由。

只因为「这样比较有趣」这个D个人的喜好,我就不得不对在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事情袖手旁观。

尽管拥有能够解决问题的力量,我却只能咬着手指在旁边观看。

神的游戏——

在我为自己的行为是不是一种傲慢而烦恼的同时,D却对此毫不在意,宁可不择手段也要满足自己的欲望。

不管那会造成多大的损害,她都要优先满足自己的欲望。

照理来说,那不是可以被容许的事情。

可是,D拥有即使那么做也会被容许的力量,同时也是让这个即将崩坏的世界得以延续下去,并且为我们指出救赎之道的人。

就算不论身为神的位阶差距,光是有她对这个理应被废弃的世界伸出援手的这份恩情,我在她面前就抬不起头来。

而且D的行动也不见得都是坏事。

虽然她不但把名为转生者的异类丢进这个世界,之后还屡次出手干涉,但从整个世界的角度来看,那些几乎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虽然上次旧时代的兵器失控的时候,她的行动差点就要酿成大祸,但也没有造成什么重大的损失,事件就顺利平息了。

我甚至怀疑她当时限制我的行动,是为了让白完成神化。

虽然情势因为白而变得混乱,但也不会对系统的运作造成影响。

反倒是因为名为转生者的异类出现,让一直按兵不动的波狄玛斯展开行动,这件事化为前所未有的浪潮,为这个世界带来了变化。

虽然不晓得这股浪潮最后是会往好的方向前进,还是变成通往破灭的序曲,但是就现状来说,这并不完全都是坏事。

正因为如此,我才没有冒着危险违抗D。

然而,唯独这次的事件,我非得做些事情不可。

「我不可以直接下手,那……你觉得让妮雅出手如何?」

『嗯……』

听到我的提议,D装模作样地低吟一声,像是在思考一样陷入沉默。

像D这样的上位存在,思考明明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难道这也是D觉得有趣才做的表演吗?

『如果附带条件的话,我就允许。』

没想到她的答复居然是可以。

我还以为她会冷冷地回我一句「不行」。

『在不杀死他的情况下制服他。只要能够遵守这个条件,就算要使出全力也行。』

她提出的条件可说是简单明了。

不过,内容却非常困难。

在不杀死对方的情况下制服敌人可是件难事。

如果只是要杀死对手并不困难。

只要使出全力战斗就行了。

可是,既然不得不留对手一命,就表示无论如何都必须手下留情。

更何况对手还是非常难以制服,直到战死为止都会极尽暴虐之能事的愤怒拥有者。

寻常伤势无法阻止对方,但要是把对方伤得太重,又会夺走对方的性命。

可以全力以赴只是说好听的,出手的轻重根本相当难拿捏,妮雅恐怕得被迫面对一场惊险万分的战斗吧。

即使如此,我还是只能接受这个条件。

毕竟虽是有条件的,我还是取得D的允许了。

「妮雅。」

『是。』

「交给你了。」

『没问题。』

妮雅一边说出可靠的话语,一边缓缓飞向鬼人转生者。

鬼人转生者正在村子里找寻猎物,但居民都已经在雷卡的指示下前去避难,村子里一个人都没有。

房子与物资都还留在里面,但他已经透过n%I=W的技能效果恢复SP了,应该也不需要食物吧。

因为击败了妮雅底下的龙与竜,又击败了雷卡,鬼人转生者的等级提升了。

虽然每次提升等级,都会让他透过n%I=W的技能效果得到完全恢复,但若是没有那种效果,他迟早会筋疲力尽。

拜此所赐,逐步投入战力这种拖延战术,变成了纯粹只是给予敌人力量的愚蠢策略。

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我打从一开始就该派妮雅去阻止他。

不,D八成不会允许我这么做吧。

我猜是因为鬼人转生者的等级提升,得到勉强能够对抗妮雅的力量了,她才同意让我这么做的。

万一鬼人转生者的战斗力提升到跟妮雅不相上下的地步,到时候她说不定真的会允许妮雅全力以赴。

比起以压倒性的战力得到完全胜利,D似乎更喜欢那种不知道谁胜谁负的战斗。

既然如此,就算有所让步,妮雅也还是有着十足的胜算。

「妮雅,全靠你了。」

『我期待能看到一场势均力敌的对战。』

D完全不晓得我有多么认真看待这件事,用悠哉的声音如此说道。

为了避免她察觉我内心的不悦,我一边留意着别目露凶光,一边看向通讯装置,但当我把目光移过去时,那东西早已消失无踪。

就跟出现时一样,我完全感觉不到动静与前兆。

彻底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展现出我们身为神的位阶差距。

正因为位阶不同,我才不得不听她的。

然后,就算通讯装置消失了,如果我在这时候轻举妄动,我的生命就会在那瞬间结束。

虽然没有天理,但现实就是如此。

我只能相信妮雅,静静守护着她了。

我不能让那位鬼人继续在这个地方撒野。

原因有两个。

两个原因都是由于这个地方是特别的。

与其说是这个地方,不如说是这个地方的居民才对。

为了方便起见,我称呼这个地方为狭缝之国。

这个地方是从大陆突出的半岛,因为中间挡着魔之山脉,所以与内陆完全隔绝。

如果要踏进此处,就只能翻越魔之山脉,或是渡海而来。

由于魔之山脉有着以妮雅为首的冰龙,海上则有着水龙分别挡住了人们的去路,所以想要抵达这里实际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住在这块与世隔绝之地的居民,都是我带来的。

他们都是灵魂的寿命即将结束之人。

系统会过度使用这个世界的居民的灵魂,借以压榨能量。

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只要把这当成是这个世界的人们为自己犯下的过错赎罪,以及让这个本应灭亡的世界存续下去的牺牲,就非不能接受。

可是,我没想到因为系统过度使用灵魂,会导致世界上开始出现灵魂即将消磨殆尽的人。

说不定就连D也没想到世界的再生会需要花上这么长的时间。

一旦灵魂消磨殆尽,就只能彻底崩坏。

不是只有死亡,而是回归虚无。

一旦到了那种地步,就连想要转生都不行。

为了防止那种事情发生,我才会把灵魂明显劣化的人们带到这里加以保护。

这个地方没有魔物。

正因为有着魔物这种显而易见的外敌,人们才会锻炼技能、追求战力。

而技能对灵魂来说只是重担。

只有尽量避免锻炼技能,过着平稳的生活,才是让灵魂得到安宁的方法。

住在这里的绝大多数居民,都只拥有最低限度的技能。

雷卡就是因为拥有太多技能而导致灵魂急速劣化的案例。

因为他对战斗感到厌烦,只要他能安稳度过余生,就能避免进一步的技能强化,进而阻止灵魂的劣化。

虽然这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是一种延命措施,但总比不做要来得好。

由于这个地方的居民都是因为这个缘故来到此地,所以我不能让他们被鬼人转生者杀掉。

人死了就会转生。

可是,在这个世界转生会对灵魂造成负担。

这就是我无论如何都得阻止鬼人转生者的第一个原因。

而另一个原因,则是我个人的愿望。

我只是纯粹不希望这个地方遭人践踏。

这个地方住着灵魂严重劣化的人们。

无关乎是人族还是魔族。

命中注定要互相争斗的两个种族,在这个地方一起过着平稳的生活。

这里没有魔物,人们也不会互相争斗。

与世隔绝的这个地方,就是个小小的乐园。

莎丽儿过去所追求的理想乡。

在这个地方得到了实现。

……即使这个虚假的乐园是在我的管理下才得以成立。

我明白这个乐园之所以得以成立,是因为居民也知道,如果不平稳度日,自己就会有危险。

就算是这种虚假的乐园,这个地方也是莎丽儿所追求的目标的一种体现。

看到这个地方被人破坏,会让我觉得不是滋味。

这只是个非常自私又无聊的原因。

可是,正因为如此,我才不想退让。

虽然比不上D,但我也是个忠于自己欲望的傲慢的神。

我一边想着这些事,陷入轻度的自我厌恶之中,一边注视着妮雅的战斗。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