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八卷7我身陷绝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鬼兄一边发出咆哮一边逼近。

负责迎击的是我、吸血子与梅拉这三个人。

其中,我只是一般民众,所以算不上是战力。

虽然我们之中的最强战力是吸血子,但就算是吸血子,也比不过身为人偶蜘蛛的莎儿她们。

我不认为我们打得过能跟莎儿正面交锋的鬼兄。

那么,我这时该采取的行动是什么?

当然是逃命啊!

于是,我转身背对冲过来的鬼兄全力逃跑。

因为刚才吸血子有稍微对我施展一下治疗魔法,所以就算还没完全复原,也至少能够跑步了。

即使如此,但因为我的体力差到令人绝望的地步,所以很快就会筋疲力竭!

不过,有跑总是比没跑要好!

我选择逃跑并不只是为了自己。

老实说,现在的我只会扯后腿。

不光是毫无战力,防御力也低到让人傻眼,光是被卷入战斗就会死掉。

要是有这样的我在身边,吸血子和梅拉也无法认真战斗。

如果能够稍微帮上一点忙,那我也要一起战斗!

这种话好歹要是多少帮得上忙的人,才有资格说的话。

如果非但帮不上忙,而且只会碍手碍脚的话,那就只是在帮倒忙。

因此,为了至少别扯吸血子与梅拉的后腿,赶紧逃跑才是最好的选择。

我绝对不是为了自保。

因为我只是在跑步。

身后传来巨响。

战斗似乎开始了。

话说回来,距离太近了吧!

不光是声音,我还能感受到空气的震动。

来源就在不远的地方。

嗯。凭我这双慢腿,就算全速奔跑,能够拉开的距离也顶多就是这样了吧。

更何况对方还是能力值破万,能用肉眼看不见的速度移动的怪物。

觉得自己逃得掉根本就是大错特错。

总觉得一点都不像是用肉身在战斗般的巨响,从我身后传了过来。

等我一下。

拜托至少等我逃到安全距离之外吧!

真心拜托各位了!

也许是上天听见了我的祈祷,一道冲击波打在我身上,让我因为反作用力在地上翻滚,成功拉开了距离。

呼,一定是因为我平时积了不少功德,这样的好运才会降临在我头上!

至于我翻滚时的模样非常狼狈,以及只差一点就会滚进冰河裂隙这些小事,就不需要去在意了。

真是好险!

为了避免摔进那道深不见底的冰河裂隙,我轻轻起身,又轻轻离开。

像这种时候,要是慌慌张张地想要逃开,冰块就会照惯例碎裂,反而害人摔下去。

事实上,我已经听到劈啪劈啪这样的不祥声响,必须不慌不忙地小心离开这里才行。

跟冰河裂隙拉开足够的距离后,我确认自己也远离了战场,暂时松了口气。

因为一旦战斗提高到那种层级,双方都能在一瞬之间移动几十公尺,所以这点距离就跟没有一样,但还是好过完全没有。

其实我不该在此停留,应该进一步拉开距离比较好,但很不好意思,我已经全身无力了。

我大口喘气。

身体已经动不了了。

话说回来,吸进肺部的空气太冷,让我非常难受。

我明明才刚全力奔跑,身体却没有变暖和,反而变得更冷。

我面临的威胁并非只有鬼兄。

这种彷佛让人结冻般的严寒也很危险。

要是继续暴露在这样的寒冷之下,要不了多久,我就会变成冰雕。

我得尽快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不过,如果想要击退鬼兄,最好的办法还是等莎儿重回战场。

就算吸血子跟梅拉联手,我也不认为他们能打赢鬼兄。

所以,最好还是让他们专心争取时间。

虽然如果不快点解决鬼兄,我就会冻死,但想要击败他就非得拖延时间不可,情况可说是进退两难。

话说回来,为什么鬼兄要袭击我们?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

嗯。一看就知道他已经失去理智了。

总觉得他只是看到人就袭击。

我们初次遇袭的时候也是一样,因为我们都躲在冰屋里,应该看不到人才对,所以他应该不是在知道里面的人是我们的情况下发动袭击。

他肯定是看到梅拉朝向天空放出用来代替狼烟的魔法,才会得知这个地方有人,然后只因为这个理由就前来袭击吧?

或许我该把现在的鬼兄当成是有著人类外型的野兽比较好。

不过,因为野兽还会选择对手,所以可能还比较聪明。

嗯~

总觉得鬼兄目前的状态好像让我想到了什么。

失去理智。

还有足以跟那个莎儿正面交锋的能力值。

那不就是怒气这个技能的效果吗?

怒气是能够提升能力值的技能。

而且不像气鬪法和魔鬪法那样需要消耗SP和MP。

要是觉得这个技能超级棒,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怒气这个技能不需要消耗任何东西的代价,就是有著巨大的缺陷。

那就是会失去理智。

一旦发动怒气这个技能,视野就会被怒火染成一片赤红。

就是强制让人变得情绪激昂。

然后,使用者就会在怒火的驱使下施展暴力,但这个技能的可怕之处在于,只要不出于自己的意志开启或关闭,就会永久持续下去。

而且要是长时间开启技能,怒火就会不断侵蚀使用者的意识。

如果使用者因为怒火而忘记自我,甚至连想要关闭技能的想法都会消失。

最后变成不管看到任何人都会袭击的狂战士。

鬼兄目前的状况正是如此。

虽然这只是我的臆测,但我想应该不会有错。

可恶,像这种时候,要是能使用鉴定的话,就能确认我的推测是否正确了!

啊,对了,我记得吸血子能够使用鉴定。

因为是我推荐她这个技能的。

可是,我没时间把这件事告诉吸血子。

更何况,我也不想闯进那场混战之中。

「呜!」

我才刚这么想,发出可爱叫声的吸血子就被打飞到我这边了!

当然,我没办法接住她的身体,我们两人就这样撞成一团,一起在地上打滚。

好痛。

我要哭了。

「哈啊!哈啊!」

吸血子一边大口喘气,一边迅速从我身边离开,重新站了起来。

虽然她已经遍体鳞伤,但伤口转眼间就愈合了。

自动恢复的速度还真快。

希望你也能顺便治疗一下被你撞飞的受害者。

什么?没空?

因为吸血子被击飞,目前只靠梅拉独自支撑著战线。

而梅拉手中的剑已经从中断裂,只能靠著剑柄与剩下一小截的刀刃,抵挡鬼兄的猛攻。

用那种武器无法完全挡下鬼兄的二刀流攻势,梅拉身上的伤越来越多。

虽然吸血子也跟梅拉一样,但情况更为严重。

因为吸血子没拿武器。

吸血子还只是幼女,身材太过娇小,不方便随身携带武器。

而且吸血子爱用的武器还是大剑,这也是一大问题。

随身携带那种武器只会碍手碍脚。

因此,吸血子爱用的大剑平时都摆在马车里面。

在远离马车的现在,那把大剑不可能在她身边。

虽然吸血子当场用魔法制造出冰之大剑,但只承受鬼兄的一击就粉碎了。

她几乎等于是赤手空拳迎战敌人。

虽然不到剑道三倍段那么夸张,但赤手空拳挑战拿著武器的敌人可是件难事。

面对这样的对手,吸血子只稍微调整一下呼吸,就准备再次上前迎战。

我拉住正要冲过去的吸血子的衣襬,让她暂时停手。

因为我正倒在地上,所以只能拉住她的裙襬。

「干嘛啦!我现在很忙!」

吸血子焦急地叫了出来。

这也难怪,在这种局势下,被我这个只会扯后腿的家伙真的扯了后腿,会生气也很正常。

「鉴定。」

不过,现在还是稍微听一下我的意见吧。

「什么啦!……啊。」

那个「啊」是什么意思!

你忘记了对吧!忘记鉴定大人的存在了对吧!

居然敢遗忘在神化前那么照顾我的鉴定大人!

「找看看有没有怒气这个技能。」

我压下涌上心头的怒火,叫她寻找怒气这个技能。

虽然吸血子应该没搞懂我的意思,但出于忘记鉴定的愧疚,她还是乖乖对鬼兄发动了鉴定。

「找不到。啊,不对,等一下,如果是愤怒这个技能,我倒是有看到!」

她说什么?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等一下,这已经超出我的预料了。

我还以为会是怒气,或是其上位技能──激怒。

虽说怒气这个技能可以提升能力值,但也不能让人得到足以跟莎儿对等战斗的力量。

即使存在著会失去理智这样的缺点,但如果能够得到那么强大的力量,我当初应该会更加活用怒气这个技能。

因此,我觉得很有可能是效果更强的上位技能──激怒。

但好死不死居然是愤怒?

愤怒──

那是被我称为是做坏掉技能的七大罪系列技能之一。

从其他七大罪系列技能的倾向来看,愤怒肯定也是相当危险的技能。

然后,如果是从怒气与激怒进化而来的技能,那效果应该也是其延伸。

也就是以失去理智为代价,让能力值大幅提升。

难怪他能跟莎儿打得不相上下!

他会打输帝国军,肯定是因为害怕失去理智,没有使用愤怒这个技能。

只不过,他当时可能被逼入绝境,结果发动了愤怒,要不然就是因为在这座魔之山脉被冰龙袭击而发动。

虽然不晓得原因为何,但总之他发动了愤怒,然后失去理智来到我们面前。

这样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也有办法对付。

「苏菲亚,用妒心对付愤怒!」

我不同于往常的强力话语,让吸血子吓了一跳。

不过,也许是用鉴定确认过了愤怒这个技能的详细资料,她露出心领神会的表情。

「我明白了!」

一口答应后,吸血子冲了出去。

妒心是跟愤怒一样同属七大罪系列技能的嫉妒的下位技能。

其效果跟我过去拥有的封印的邪眼很像。

能够封印对手技能的技能。

那就是妒心。

被封印的技能当然会变得无法使用。

如果能够成功封印愤怒,鬼兄的能力值就会大幅减弱。

不但如此,他失去的理智说不定也能找回来。

这么一来,就能确认鬼兄到底是不是笹岛京也了。

他是继吸血子之后,我遇上的第二位转生者。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留他一命,与他和解。

话虽如此,但前提是情况允许我这么做。

虽然这么说可能很薄情,但这件事并不比吸血子与梅拉,还有我自己的生命重要。

因此,我不希望勉强吸血子和梅拉,但总觉得吸血子的眼睛正在闪闪发光……

她的眼里正燃烧著必胜的斗志!

从吸血子跟艾儿的对打练习中,我发现她的个性似乎相当好强。

在被艾儿打得落花流水后,她通常都会闷闷不乐。

即使明知打不赢,但打输了还是会懊悔。

而且相当好战。

该怎么说呢?她似乎很喜欢战斗这件事。

尽管我已经神化,没人会逼她训练,她也没有疏于自我锻炼,就是因为这种不服输与好战的个性。

而现在,吸血子正带著笑容跟鬼兄战斗。

虽然直到刚才都没有太大胜算,继续打下去的话,吸血子和梅拉都有生命危险,让她露出认真的表情,但在找到致胜之道后,似乎让她开始觉得有趣了。

真是个现实的家伙。

而且还是感觉起来相当讨厌的那种。

话虽如此,但情况对我们还是很不利。

妒心这个技能的效果也不会马上显现。

要花上一段时间才能封印愤怒这个技能。

而且还不晓得愤怒这个做坏掉的技能能不能够封印。

如果我们想要存活下来,就只能让吸血子封印鬼兄的愤怒,或是等到莎儿回归战线。

不管是哪一边,吸血子和梅拉能不能争取到那些时间,都是决定胜败的关键。

然而……

不祥的碎裂声响起了。

声音是从地面传来。

而且还是来自四面八方。

彷佛某种东西碎裂与碰撞摩擦般的声响,随著时间经过越变越大。

这里就在巨大冰河上面,底下的地面其实是冰块。

在真正的地面上,堆积著因为这座魔之山脉的异常寒气而无法融化的冰。

那些冰被鬼兄刚才那一击劈出巨大的裂痕,而且裂痕还因为后续战斗的余波而变得更大。

尽管身在几乎让人结冻的严寒之中,我还是有种快要出汗的感觉。

只不过是冷汗。

这样下去不太妙。

这条冰河快要崩坏了!

要是这条足以形成这种深不见底的裂隙的冰河崩坏的话,会有什么后果?

遗憾的是,想像力极差的我并不清楚。

只不过,只有这点我很肯定──

我会死!

不管怎么想,要是被卷入冰河的大崩坏之中,我必死无疑!

啊哇哇哇哇!

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

总之,我得离开这里。

话虽如此,但我现在已经累到动不了了!

连站都站不起来!

完全束手无策!

帮帮我吧,○啦A梦!

不管我在心中如何呼救,也没有任何人来救我。

现实是残酷的。

刚才的翻滚逃生可能已经用尽了我的运气。

「咕哇!」

更糟糕的是,我听到了吸血子痛苦的叫声。

吸血子娇小的身躯被鬼兄的刀子贯穿了。

从伤口渗出的鲜血逐渐染红衣服。

梅拉倒在鬼兄脚边,两只手都没了。

因为两只手都被鬼兄砍断了。

即使倒在地上,但他还是咬住了鬼兄的脚。

就算失去双手,为了保护吸血子,他依然一如字面意义,拚命地紧咬著对手。

但鬼兄一脸厌烦地踢开梅拉,失去双手的梅拉没能保护自己,重重地摔在地上。

虽然他试著想要起身,但身体似乎不听使唤,只能在地上挣扎。

就连身体被贯穿的吸血子,也被鬼兄像是要甩开刀子上的血一样扔到一旁。

眼前的光景令人绝望。

可是,梅拉和吸血子都还没死。

虽然梅拉已经濒死,但身体还在动,而吸血子则是拥有不死体这个技能。

不死体这个技能有著一天一次,不管受到什么攻击,都能以HP1活下来的效果。

虽然她似乎因为身体被贯穿的冲击而昏死过去,但应该没死才对。

不过,这肯定是个危机。

就算还活著,要是被敌人追击,恐怕毫无招架之力。

但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吸血子并没有受到追击。

因为鬼兄的眼睛盯上我了。

怎么会是我!

我努力鞭策使不上力气的身体,用大镰刀代替拐杖,勉强站了起来。

虽然就算能站起来,我也做不了什么事情,但应该比什么都不做来得好。

鬼兄猛然冲向努力起身的我。

当我注意到时,鬼兄的身体已经逼近眼前。

太快了啦!

鬼兄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造成的风压,吹掉了我的长袍兜帽。

「唔!」

然后,看到我露出在外的脸孔,鬼兄的动作停止了。

咦?

难不成他认得我吗?

虽然愤怒这个技能似乎还没完全被封印,但多亏了吸血子的妒心,他可能稍微找回一些理智了。

如果我现在呼唤他,说不定能帮他找回理智!

「笹岛同学?」

我缓慢且谨慎地叫了那个名字。

鬼兄板起脸孔,瞪大双眼。

然后,他好像在心中纠结了一下,但重新眨了眨眼睛后,眼中便再次燃烧著愤怒的火焰。

还是不行!

事已至此,那我也没办法了。

虽然现在的我是比一般民众还要弱的超级逊炮,但我要拚命抵抗了!

而且这把大镰刀里含有惊人的能量。

即使我没办法凭自己的意志发挥那股力量,但说不定能歪打误撞发动某种效果。

怀著这种虚无飘渺的希望,我朝著鬼兄举起大镰刀。

但吸血子在这时从背后咬住了鬼兄的脖子!

「嗯嗯!」

她咬破鬼兄脖子的皮肤,开始吸起血来。

吸血鬼居然在吸鬼的血!

这光景还真是奇怪。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

鬼兄一边大声咆哮,一边挣扎著想要摆脱吸血子。

可是,吸血子似乎说什么也不愿意松口,紧紧咬住鬼兄的身体。

明明身受濒死的重伤,她居然还这么乱来!

鬼兄激烈挣扎,不断地使劲跺脚。

受到那股冲击,冰块发出前所未有的危险声响。

在那道声音响起的同时,冰河裂隙变大到已经不能说是龟裂的地步,到处都出现了新的裂痕。

然后,冰块沿著裂痕依序碎裂,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掉进冰河裂隙的底下。

那幅光景已经变得像是地面正在爆炸了!

鬼兄被崩坏波及,身体往下一沉。

然后摔了下去。

还带走了咬住他脖子的吸血子。

「苏菲亚!」

我并不是有意为之。

更何况,我有好几次都尝试这么做,但结果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可是,因为一时情急,我做出了自己最熟悉的动作。

在脑海中想像著白色的丝线。

以及将白丝从指尖射出去的光景。

然后用笔直射出的白丝缠住吸血子的身体,把她拉上来。

我没想过自己会成功。

可是,我脑海中的想法化为现实,白丝从指尖射出,缠住吸血子的身体,防止她继续坠落。

我试过那么多次都办不到的事,此时不知为何轻易就办到了。

这根本就是天外奇迹。

可是,就算是天外奇迹我也欢迎!

我使劲站稳脚步,拉住吸血子的身体。

鬼兄跟吸血子终于分开,头下脚上地往冰河裂隙底下摔落。

很遗憾,我没有余力能够救他。

即使他真的是转生者笹岛京也亦然。

话说回来,我也快要掉下去了!

虽说是幼女,但我的力气可没有大到能支撑住一个人的体重!

就算能够射出丝,肌力似乎也没有改变。

也许是看到我的痛苦表情,吸血子赶紧拉著丝爬了上来。

然后,她总算是成功爬上来了。

不过,现在还不是放心的时候。

因为崩坏还在继续进行。

要是不赶快离开这里就糟了。

「梅拉佐菲呢?」

吸血子环视周围,找寻梅拉的身影。

「找到了!」

我追著吸血子的视线看了过去,发现梅拉快要摔进裂隙之中。

糟了!

我赶紧射出丝。

丝缠住身体有超过一半滑落裂隙的梅拉,在千钧一发之际让他免于摔落。

吸血子立刻从我手中抢过丝,把梅拉的身体拉了过来。

「大小姐,真是抱歉。」

「没关系。幸好你平安无事。」

梅拉露出痛苦的表情道歉,而吸血子抱住了这样的他。

虽然主仆之情令人动容,但现在可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吧!

为了赶快逃命,我站了起来。

但双腿突然倾斜了。

不是因为疲劳而站不住脚。

而是因为地面本身倾斜了。

啊,糟了。

这样的念头才刚闪过脑海,我们脚底下的地面就崩坏了。

三个人一起往下坠落。

吸血子,快使用空间机动!

我看向吸血子,但她闭上了眼睛。

她竟然抱著梅拉昏死过去了!

谁教她刚才要那么乱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不过,我还是希望她能再稍微努力一下!

原本就已经身受重伤动弹不得的梅拉,绝对不可能使出空间机动!

正当我觉得万事休矣,闭上眼睛等死的瞬间,我们不再坠落了。

战战兢兢地睁开眼睛后,我发现我们三人的身体挂在一张白色的网子上。

而拖著网子的人正是莎儿。

亲爱的莎儿!

你来得正是时候!

莎儿就这样用空间机动在空中奔跑,逃离崩坏的冰河。

不用说也知道,那个平时很不可靠的莎儿,就只有这时候看起来超级可靠。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