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八卷6我遇难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劈啪劈啪!火焰燃烧的声响把我叫醒。

大家早。

「啊,你醒啦。」

正当我还有些昏昏沉沉时,吸血子向我搭话。

这让我想起失去意识前发生的事,一口气清醒了。

「感觉如何?身上有会痛的地方吗?」

听到吸血子这么问,我再次检查身体的状况。

没有任何地方感到不适。

虽然被莎儿抓住的手臂感觉应该断成好几截了,但现在也已经变得完好如初。

看来在我昏过去时,她似乎有替我治疗。

我对吸血子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是吗?那就好。」

虽然语气有些冷淡,但我能隐约得到她松了口气。

「谢谢。」

毕竟被她救了一命,我还是道谢了。

就算我再怎么不擅长说话,这种时候还是得好好道谢。

「这、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嗯?这反应是怎么回事?

傲娇吗?

算了。

看来我并没有在天堂醒来,平安无事地活了下来。

真是太好了。

我挺起身体,环视周围。

但只能看到冰墙。

难道是吸血子用冰魔法做出冰屋,让我们在里面避难吗?

冰屋中央有著火堆,吸血子、梅拉与莎儿围坐在旁边。

「既然白大人已经醒了,那我们之后该怎么办?」

梅拉为确认后续行动而询问吸血子。

「当然是去跟爱丽儿小姐她们会合。」

吸血子毫不犹豫地回答。

「话虽如此,但我们不该随便行动。毕竟我们被雪崩冲走,不知道目前身在何方。我们还是主动发出信号,让爱丽儿小姐她们来找我们吧。」

遇难时的铁则。

就是不能随便乱跑。

因为要是乱跑,只会更加迷失方向。

幸好我们用吸血子的魔法搭建了据点,连火都升好了。

这样就能在某种程度上抵御寒冷,而且只要有火就能把雪融化成水。

虽然食物是个问题,但也只能相信魔王会立刻赶到了。

以上是吸血子和梅拉的讨论内容。

我跟莎儿只是在旁边听著。

没办法。

毕竟我毫无战力,莎儿又是那副死样子。

「要是真的不行的时候……要不要吃这个?」

说完,吸血子居然拿出一只猿猴。

啊~那不是当时抱住吸血子的猿猴吗?

喂,那家伙死掉了耶!

那幸存的猿猴岂不是会来找我们报仇?

「到时候……就只能靠某人了……」

也许是察觉到我想说什么,吸血子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向莎儿。

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在莎儿身上。

我想也是。

既然莎儿是我们之中最强的人,要是发生事情的话,就得仰仗这家伙了。

虽然被我们注视的莎儿表情毫无变化,但她似乎难以置信地愣住了。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这样的莎儿没问题吗?

别担心,没问题的。

我想大概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那我去发出信号。只要朝向天空发射魔法,爱丽儿大人肯定会看到吧。」

「嗯,麻烦你了。」

梅拉走出冰屋。

顺带一提,这间冰屋没有出口。

要出去时好像一定得用冰魔法做个出口才行。

至于为什么要弄得这么麻烦,在梅拉进出时我就明白理由了。

超级寒冷的空气从梅拉制造的出口钻了进来。

咿咿咿……!

这是什么温度啊?

我要结冻啦!

梅拉朝向天空放出魔法,很快就回来了。

然后立刻堵住冰屋的入口。

这可真是不妙。

要是让入口一直开著,我们大概三两下就冻死了吧。

实在太冷了。

看样子,我们大概无论如何都无法离开这里了。

如果只有吸血子他们的话,可能还有办法离开,但我是办不到的。

要是去到外面,结局只会是冻死。

毕竟在被雪崩吞没之前,我的防寒装备──毛毯就已经撕裂,而且不知去向了。

在被雪崩吞没的时候,保温魔石似乎也遗失了。

换句话说,现在的我毫无御寒能力。

虽然身上的衣服姑且能够御寒,但这里的寒冷并没有这么简单就能抵御。

只能在这里等魔王等人前来救援了。

毕竟马车里还有备用的魔石和毛毯,这样就能解决问题。

总之,我们无事可做,只能围著火堆取暖。

吸血子正在摆弄猿猴的尸体。

虽然她还闻了闻从伤口流出的血,但那家伙很难吃喔。

我以前吃过,所以敢这么断言。

而且我在变成女郎蜘蛛后做过实验,发现蜘蛛身体与人类身体的味觉并不相同。

虽然蜘蛛身体可以正常地食用那些恶心生物,但人类身体会因为太过难吃而吃不下去。

然后,就连蜘蛛身体都觉得难吃的东西,人类身体只会觉得更难吃。

猿猴是连蜘蛛身体都觉得难吃的东西。

换句话说,那不是人类能吃的东西。

我轻轻拉住吸血子的手,让她放开猿猴。

对著一脸不可思议地看著我的吸血子,我用摇头来表示意思。

那个不能吃。

吸血子似乎看懂我的意思,一脸厌恶地放开猿猴。

此时,我看到梅拉露出松了口气的表情。

梅拉,你也不想吃那种东西对吧?

不过,他可能也觉得要是真的走投无路的话,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所以他才没有阻止吸血子的行动。

因为梅拉虽然是随从,却会在身为主人的吸血子犯错时给予忠告。

可是,没想到吸血子会因为在旅途中吃惯了魔物,把一看就知道很恶心的猿猴当成食物。

真不知道该为她变得坚强而感到高兴,还是该为她变得不够淑女而感叹。

看吧。

梅拉正露出「大小姐,这样不行啦」的表情。

因为明明主人的战斗力和适应能力都提升了,却变得一点都不淑女。

嗯,该怎么说呢?嗯,加油吧。

当我用温暖的眼神守护著吸血子,不经意地把手摆在地上的瞬间,一股寒意突然窜上背脊。

想要撑住地面的手,碰到了某种东西。

那是把白色的大镰刀。

以我过去的身体为素材,只属于我的武器。

换言之,那可说是我的另一半。

本应摆在马车上的大镰刀,不知为何出现在这里。

我在神化时吸收了炸弹的巨大能量,但因为只靠我无法完全吸收,让这把大镰刀也分摊了一些,导致它拥有几种不可思议的能力。

虽然大致上都是以进化前的我的技能为基础能力,但发动时机与每次发动的能力都不一样,连我这个主人都无法掌握其全貌。

更重要的,是那些能力都不是凭我的意志发动,而是擅自发动的。

就像现在这样。

只不过,这些能力都不是随便乱发动,其中必定有著意义。

虽然这次八成是用转移传送到我身边,但这把大镰刀会这么做必定有其意义。

这把大镰刀必须在我手边的意义啊。

我当时会那么做是因为本能感觉到危险,并没有特定目的。

我只是出于本能察觉到这样下去会有危险,拿起大镰刀站了起来。

就是这个简单的动作,就结果来说救了我一命。

伴随著爆炸的声响,眼里的景色迅速变化。

我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

好痛。

我感到疼痛。

虽然全身都在痛,但双手特别痛。

接下来,我发现白雪占据了视野。

当我发现自己似乎趴倒在地上的瞬间,刺骨的寒冷袭向全身。

冷、冷死了!

这是冰屋外的温度。

虽然想不通自己怎么会跑到冰屋外面,但我知道这种酷寒可不是在开玩笑的!

我得赶快回到冰屋里避难!

猛然起身后,我发现冰屋不见了。

只找到疑似冰屋残骸的两块冰。

要是把圆顶的中央沿著直线挖掉的话,应该就会变成那种形状吧。

正确来说,事实应该就是那样。

只不过,我的目光不是放在被破坏掉的冰屋上,而是被站在冰屋后方的家伙吸引住了。

人?

我看到了人影。

而且还是个在这种极寒之地脱到半裸的男人。

与其说是半裸,不如说是只用破布遮住下体,几乎全裸的男人。

有、有变态啊!不对!

奇怪?他不冷吗?

虽然脑海中浮现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出这种无关紧要的感想,但在看到那张脸的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不是因为那个不管怎么看都是人类的家伙额头上有长角。

而是那张脸本身,让我无法隐藏内心的惊讶。

我还记得那张脸。

「莎儿!动手!」

正当我惊讶得动弹不得时,吸血子的声音响彻周围。

莎儿从冰屋毁坏后的两块冰中,遗留的其中一块冰里冲了出来。

吸血子从另一块冰里现身,慌慌张张地环视周围。

看来那两人因为正好待在冰屋没受损的部位,所以毫发无伤。

嗯?也就是说,我是因为破坏掉冰屋的某种冲击,才会被击飞到这里吗?

我现在才发现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吓得面如土色。

我现在还能像这样活著,八成是因为在那瞬间刚好举起大镰刀。

那个举动变成防御动作,勉强帮我捡回了一命。

难怪我握住大镰刀的双手会痛。

大概是大镰刀展开类似防护罩的东西,帮我减轻了伤害。

若非如此,凭我微弱的臂力,不可能挡得住威力足以破坏冰屋的攻击。

攻击……没错,那是攻击。

我们被攻击了。

被谁?

那还用问吗?

在场只有一个新出现的人。

就只有那个长角的男子。

既然如此,那我们当然是被那名长角男子攻击了。

所以吸血子才会叫莎儿动手。

莎儿解放六只隐藏手臂,每只手都拔出暗藏的武器,袭向那名长角的男子。

能力值破万的莎儿冲了过去,速度快到身为常人的我根本看不到。

就连她刚才从解放隐藏手臂到拿出武器的一连串动作,我也只是因为事先知道才说得出来,其实并没有亲眼看到。

就跟即使懂枪的人有办法解说,也没办法用肉眼看到射出的子弹是一样的道理。

而且同样也没办法阻止射出的子弹。

在我出声制止之前,莎儿对长角男子的突击就结束了。

正确来说,是在我想要出声制止之前,突击就结束了。

她的速度就是如此之快。

然后,像莎儿这么厉害的魔物的突击,寻常敌人不可能抵挡得住。

然而──

「不会吧?」

吸血子忍不住小声呢喃。

因为长角男子用手上的双刀,挡下了莎儿的斩击。

真是惊人。

没想到他居然能挡下莎儿的一击。

然后,像是要证明那不是碰巧蒙到的一样,他还接连挡下了莎儿的连续攻击。

虽然他似乎没有余力还手,但莎儿的攻击也打不中。

两人打得难分难舍。

看来那名长角男子似乎不是泛泛之辈。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已经知道那名长角男子的真实身分了。

因为他经常出现在话题中,要是想不到的话反而奇怪。

这家伙就是在山脚下的城镇击垮冒险者,被帝国军赶跑,还导致冰龙引发异常气象的巨魔。

虽然那副模样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人类而非巨魔,但既然有长角,那应该就错不了了。

也许他是从巨魔进化成某种特殊的种族。

总之,就暂时叫这家伙「鬼兄」吧。

然后,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位鬼兄八成就是……

「梅拉佐菲!」

吸血子的叫声响彻周围,打断了我的思考。

声音大到我都耳鸣了!

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后,我看到露出痛苦表情的梅拉,以及冲到他身旁的吸血子。

这么说来,我记得在冰屋里的时候,梅拉就坐在我对面,而冰屋是被某种直线型攻击击飞。

既然我被击飞了,那坐在对面的梅拉当然也会被击飞。

然后,虽然我用大镰刀勉强挡住了攻击,但梅拉是毫无准备就被直接击中。

「真是抱歉。我太大意了。」

不不不。

那完全就是偷袭,我觉得根本没有什么大意不大意的问题。

虽然我觉得那是无可奈何的事,但因为梅拉个性认真,就算是情有可原,应该也无法原谅被偷袭的自己。

也许他是觉得没能事先察觉的自己很窝囊吧。

「没关系。先把伤治好吧。」

吸血子对梅拉施展治疗魔法。

那个……这里也有伤患倒在地上耶。

没人要理我吗?

这样啊……

逼不得已,我用大镰刀代替拐杖,勉强靠自己站了起来。

因为被轰飞时的冲击,我全身都在痛。

扶著大镰刀的手特别痛,也许是骨头裂开了吧。

而且不光是疼痛,低温也无情地向我袭来。

啊,这情况相当不妙。

虽然还不至于马上就会死,但要是持续太久的话就糟了。

我可能不到一小时就会被冻死。

糟糕。我得赶快解决问题,重新盖间冰屋进去避难。

话虽如此,但我到底该怎么解决眼前的问题?

我看向跟莎儿正面交锋的鬼兄。

老实说,我觉得能跟莎儿打得不相上下的他很厉害,但最后应该还是莎儿会赢。

证据就是,莎儿看起来还游刃有余,但鬼兄感觉已经使出全力。

不但能力值破万,还能以此使出六刀流。因为是人偶,所以能使出人类不可能办到的剑技,再加上蜘蛛型魔物擅长的毒魔法与黑暗魔法。

不光是能力值,兼具坚强实力与奇特招数的人偶蜘蛛战法,在初次遇到时是很难对付的。

因为以往都是对付那种一击就能击败的超弱敌人,要不然就是两年前事件中的战车那种攻击完全不管用的超级强敌,让她们没机会发挥实力,但其实人偶蜘蛛们的真正价值就在于她们的多才多艺。

不但拥有蜘蛛型魔物本身的能力,还能透过操纵人偶来模仿使出人类的战技。

而且因为是人偶,所以还能做出超出人类极限的动作。

说得明白点,只要能力值不相上下,绝大多数对手都能战胜。

她们的应变能力就是这么强。

……虽然她们平常很不可靠,让我几乎忘了这个事实。

总之,因为这个缘故,只要继续打下去,莎儿显然会获胜。

因为很久没遇到实力不相上下的对手,让她看起来有些焦急,没能完全发挥实力,这肯定是我的错觉。

就当作是这样吧。

只要莎儿冷静下来,形势应该就会慢慢倒向她才对。

可是,这样真的好吗?

因为那位鬼兄不管怎么看都是……

「你这家伙居然敢这么做。」

吸血子再次打断我的思考,摇摇晃晃地起身并喃喃自语。

心爱的梅拉被人偷袭弄伤,感觉好像让她气疯了。

我能看到漆黑的杀气。

那个~就算治好梅拉了,你还是不理我吗?

虽然我靠著自己站了起来,但身上的伤势还挺严重的耶。

原来我根本没被放在眼里吗?这样啊……

可是,我现在可不能被人无视。

为了阻止看似随时都会扑向鬼兄的吸血子,我摇摇晃晃地走了过去。

「白大人!」

梅拉率先注意到这样的我。

重新起身的梅拉,看起来已经被自我恢复能力与吸血子的治疗魔法完全治好了。

他的衣服在被击飞时破掉,看上去变得既狂野又性感。

继鬼兄之后,这个极寒之地里又多了个穿著暴露的男子。

「啊。」

看到遍体鳞伤的我,吸血子发出愚蠢的叫声。

那声「啊」是什么意思!

你忘记了吧?彻底忘记我的存在了对吧!

「糟糕!我得快点帮她疗伤!」

吸血子在一瞬间露出大事不妙的表情,然后立刻换上慌张的表情冲到我身边。

虽然她确实很慌张,但应该有超过一半原因是因为把我忘记吧?

就算我用充满不信任的眼神,看著有些尴尬地开始替我疗伤的吸血子,也不能怪我吧。

不过,现在还有比那更重要的事情。

「那个。」

我一边接受吸血子的治疗魔法,一边指向正在跟莎儿战斗的鬼兄。

至于不能用手指著别人这种小事,这种时候就别管那么多了吧。

「你说那家伙?他八成就是传闻中的巨魔吧。没想到巨魔长得跟人类这么像。」

不,那种事我也知道。

那不是重点。

我想说得不是那种事。

难不成吸血子没发现?

「笹岛同学。」

然后,我说出从刚才就一直很在意的事情。

正在跟莎儿战斗的鬼兄。

我认得那张脸。

只不过,我们不是在这个世界认识的。

在我身为若叶姬色的记忆中,曾经见过他的脸。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还有日本高中生──笹岛京也这个名字。

「什么?」

我似乎猜得没错,吸血子果然没有发现,用「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的眼神望著我。

「笹岛京也同学。」

所以我也再次指向鬼兄,说出那个名字。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

也许是那个名字成了导火线。

鬼兄非比寻常的咆吼声响彻周围。

那是人类无法发出的鬼之咆吼。

突如其来的吼声让与他对峙的莎儿身体抖了一下,无法马上做出反应。

鬼兄没有放过这个机会,挥下右手拿的刀子。

刀身上冒出火焰,让人一眼就能看出跟先前的攻击不一样。

莎儿一瞬间就恢复行动能力,退向后方避开那一击。

鬼兄挥空的一击就这样砍在地面上。

然后,巨大的破碎声响彻周围!

伴随著冲击波的火焰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火焰溶化了冰雪,冲击破粉碎了大地!

从鬼兄有能力跟莎儿正面交锋这点,我知道他的能力值要不是也破万,就是与之相近的数值。

地龙亚拉巴过去也曾经以四千左右的能力值,用魔法在一瞬间就完成一座土桥,由此可知只要能力值够高,就能造成有如天崩地裂般的现象。

一旦能力值破万,就算只是用力一砍,也能把大地劈开。

只不过,那种破坏力造成的后果超出了我的想像。

以挥下的刀子为中心,大地上出现了放射状的巨大裂痕。

那裂痕深不见底,看得出来相当深。

然后,看到裂痕的切断面,我这才明白那一击的破坏力为何会超出我的想像。

虽然我以为这里是普通的平地,但事实并非如此。

因为我看到的这片平地,其实是由很厚的冰层形成的大地。

换句话说,这里是在冰河上面。

而冰河被鬼兄缠著火焰的一击击碎,形成了巨大的冰河裂隙。

幸好我跟吸血子她们的脚底下没有出现裂痕。

但莎儿摔进裂痕之中了。

当然,因为莎儿拥有空间机动这个技能,就算被丢到半空中也不会有问题。

可是,前提是附近没有敌人。

「莎儿!」

虽然吸血子大声警告,但还是慢了一步,鬼兄对著摔到半空中的莎儿展开追击。

用有别于劈开冰河的右手刀子的另一把刀。

刀子射出电流,击中了莎儿!

当激烈的闪光与雷鸣平息时,已经找不到莎儿的身影了。

她似乎摔进冰河裂隙里面了。

我想她应该没死。

如果对手跟两年前对决过的战车一样拥有无视抗性的攻击手段,那倒是另当别论,但刚才那一击不管怎么看都是雷击。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莎儿拥有雷抗性,还有破万的魔法抵抗能力。

不会轻易就被杀死。

可是,她应该不会毫发无伤,也不晓得冰河裂隙到底有多深,所以无法推测她得花多少时间才能回来。

这表示我们的最强战力会暂时脱离战线。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

然后,不管怎么想都对我们不是很友善的鬼兄逼近了。

我们有危险了。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