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八卷5我要去爬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废村过了一夜后,我们朝向魔之山脉出发了。

咦?

灵异事件?

那种事情才没发生呢!

不管是多么诡异不祥的地方,这个世界都不可能闹鬼。

因为人一旦死掉,灵魂就会被强制送回女神大人身边。

如果不是强到足以违抗神明的凶恶幽灵,就无法留在这世上。

话说回来,那种家伙已经不算是幽灵了吧。

要是真有那种家伙存在,问题就大了。

总之,我们平安无事地在村里过了一夜。

人偶蜘蛛们自不待言,就连吸血子都睡死了,我是该佩服她神经变大条,还是该感叹她变得一点都不淑女了?

这种时候不是对梅拉说「人家怕得睡不著,拜托陪我一起睡」这种话的大好时机吗?

因为她现在还是个孩子,可以跟男人合法同睡一张床。

就算不会发生灵异事件,也能引发恋爱事件吧。

我一边暗自抱怨吸血子的不成材,一边在马车上摇来摇去。

因为很冷,我还用毛毯裹住身体。

你问我为什么不用下车走路?

想也知道我不可能走山路吧?

我有信心自己走不到一小时就会不支倒地!

因为魔王也明白这点,才会打从一开始就让我待在马车上。

没错,我在魔之山脉的任务,就是像这样乖乖坐在马车上。

也就是当行李!

当其他人都在气喘吁吁努力爬山的时候,只有我怡然自得地坐在马车上。

嗯~我还真是大牌。

话虽如此,但如果问我轻不轻松,倒也没这回事。

首先,这里很冷。

魔之山脉是万年雪永不融化的极寒之地。

尽管旅程才刚开始,我们还在海拔较低的地方,就已经感觉相当冷了。

就算裹著毛毯,还抱著会发热的魔石,也还是很冷。

虽然叫做魔石,但这颗魔石本来只是普通的石头。

是一颗利用魔法附加,也就是能够把魔法之力灌注到物品中的技能,灌注了火魔法之力的石头。

制作者是魔王。

因为材料是石头,所以价格居然是零元。

可说是非常划算。

因为当我们还在城镇里时,就已经做出好几颗这种魔石,所以每个人身上都带著几颗。

顺带一提,没有能力值的我拿到了最多颗。

虽然现在还只有用到一颗,但要是天气变得更冷,我就会同时拿出好几颗来用。

不,其实我现在就已经想拿好几颗出来用了。

因为实在太冷啦!

可是,要是在低海拔的地方就喊苦,后面应该会撑不下去,所以我靠著意志力忍住了。

问题不是只有寒冷。

还有晕车。

因为马车会摇晃。

晃来晃去晃个不停。

当然会让人觉得不舒服。

呜呕!

至于马车为什么会摇成这样,是因为这辆马车没在地上跑。

如果有人觉得我在胡说八道,我会说那是正常的感想,但也希望那些人稍微思考一下。

马车有可能在这种未经铺设的山路上跑吗?

答案是……想也知道不可能吧!

那你们觉得这辆马车是怎么前进的?

答案是……用背的。

谁背?

艾儿。

一个幼女正背著马车爬山。

在旁人眼中,那副光景应该非常不现实吧。

可是,先不论外表如何,里面可是能力值破万的怪物。

背著马车爬山根本不算什么。

只不过,坐起来非常不舒服这点,是美中不足的地方。

因为是被人背著走,所以当然会摇晃。

即使如此,艾儿也已经是相当小心地在走了。

换作是其他人偶蜘蛛的话,就不会顾虑到上面乘客的感受,坐起来会出大事。

没错。

就是那种绝对不能详细描述的大事。

呜呕!

我不得不忍受著寒冷与晕车的双重攻势。

虽然这烦恼对在外面走路的其他人来说有些奢侈,但希望他们能体谅一下我这个没有能力值的家伙。

如果可以自己走的话,我也会自己走。

啊,正确来说,不是所有人都用走的。

吸血子和梅拉骑在负责拉马车的地竜上。

因为现在是艾儿在搬运马车,所以两只地竜就无事可做了。

这两只地竜都被梅拉用技能驯服了。

梅拉似乎在人类时代似练就了各种身为随从的技术,其中好像也包含担任车夫的经验。

随从当车夫正常吗?这种不识趣的问题千万别问。

然后,虽然因为这个缘故,他原本就拥有调教这个技能,但在驯服那些地竜的时候,这个技能又变得更强,进化成其上位技能──召唤。

驯服魔物的方法有两种。

一种是透过技能强制驯服。

就是利用调教与其上位技能──召唤,硬逼对方服从自己。

另一种则是先得到对方的认同,然后再定下契约。

以前者的情况来说,可以强制支配想要驯服的魔物。

当然,此时要是术者的实力没比魔物强,技能就会发动失败。

只不过,如果有先削弱对方再使用技能的话,就不在此限。

因为不需要取得对方的同意,所以立刻就能让魔物听令办事。

相对地,那也只能让对方听令办事,践踏了魔物本身的意愿。

最好别以为魔物在支配前与支配后会有著同样的能力。

因为那会让拥有自我意志的魔物,变得像是只会听从命令的机器。

至于另一种先被对方承认为主人再定下契约的方法,则能够保留魔物本身的意志。

因为魔物还留有自我意志,所以也可能造反。

不过,如果双方之间有著真正的羁绊,比起用技能强制支配,更能让魔物变成强大的同伴。

这就是所谓的友情之力吧。

而梅拉所采用的方法,是先让魔物承认自己是主人再定下契约。

因为这两只地竜的种族特性,是会一辈子效忠一度认定为主人的人,所以用这种方法比较好。

如果是为了梅拉这个主人,它们应该会拚命奋战吧。

不过,因为在这群成员中,两只地竜的实力只强过我,所以应该不会有这种机会吧。

你们两个的工作就是搬行李。

因此,一旦两只地竜快要不行了,我想骑在上面的两人应该就会下来,用缰绳牵著它们走。

毕竟骑在上面的两人的能力值还比较高。

就算两只地竜累了,吸血鬼二人组应该也还是活蹦乱跳的吧。

这件事目前还没发生,两只地竜的脚步还很轻盈。

只要侧耳倾听,就能听到魔王、吸血子与梅拉的闲聊内容。

「这座山里有需要提防的魔物?」

「嗯?只要有我在,就没有需要提防的魔物,不过这里姑且算是冰龙的地盘,顶多就只有那些家伙了吧。」

「除此之外呢?」

「嗯,照理来说,应该是哥布林吧。」

「咦?」

咦?

吸血子的声音跟我的心声重叠了。

哥布林……她是说那种最具代表性的下级魔物吗?

「因为它们都是些跟地龙一样有著武士精神的家伙。比起武士,说是修罗应该比较贴切吧?虽然单独一人的实力不强,却会无惧死亡果敢奋战。因为这样的家伙会集体发动攻击,所以一般人应该抵挡不住吧。」

那是哪个世界的哥布林啊?

就是这个世界的哥布林啦!

不,我认识的哥布林可不是长这样。

真是太扯了。

「再来就是猿猴了吧。」

魔王与吸血子之后也一边闲聊一边前进。

这表示她们还有能够边走边聊的余力。

要是爬到更高的地方,她们应该也会失去这样的余力。

不过,那应该会是很久以后的事情吧。

我真怀念还有这种想法的那时候。

好、好冷!

与其说是冷,不如说是冰!

与其说是冰,不如说是痛!

虽然我并没有小看雪山,但环境恶劣的程度还是超乎我的想像。

我用毛毯裹住身体,还把魔石全塞进去,但还是会觉得冷。

虽然我已经躲在马车里瑟瑟发抖,但光是这样都会不断被夺去体力。

这可真是难熬。

开始攻略魔之山脉后过了几天。

虽然我们很顺利地往前推进,但越是前进就越是寒冷,让这趟旅途变得越来越难熬。

虽然不断飘落的雪很美,但也无比可恨。

一旦下雪,马车屋顶就会积雪。

因为要是雪积得太多,屋顶就会被压垮,所以必须定期把雪甩下来。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艾儿摇晃马车,把屋顶的积雪甩下来。

马车晃来晃去。

感觉像是一种新型游乐设施,让坐在上面的我每次都觉得快要死掉。

正确来说,感觉很难受。

所以,我每天都一边祈求不要下雪一边移动。

但这种时候雪偏偏下个不停!

马车摇来摇去!

真的好晕好难受。

然后,既然下了这么久的雪,地面当然也会积雪。

积雪的高度已经远远超过人的身高。

而且因为是新雪,所以很柔软。

要是把吸血子往雪上一丢,应该会直接整个人陷进去吧?

而那些积得老高的雪,被走在前面的魔王用手挖出了一条路。

比铲雪车还要厉害。

能力值真是伟大。

「嗯~这实在是有些奇怪。发生什么事了吗?」

魔王一边铲雪一边喃喃自语。

根据她的说法,不管天气有多冷,下了这么久的雪还是很奇怪。

这座魔之山脉难以攻陷的最大理由,就是因为这里是龙的住处。

据说掌管冰的冰龙一族就盘踞在这座山脉,正好夹在人族领土与魔族领土之间。

如果人族和魔族想要入侵对方的领土,就必须通过冰龙的地盘,所以想要越过魔之山脉侵犯对方领土,实质上几乎等于不可能。

而且这种寒冷是冰龙造成的。

由于冰龙们会一直释放出寒气,所以附近地区都会变冷。

当然,越是接近寒气的源头,气温就会越低。

换句话说,越是接近中央地区就越危险。

虽然我们正前往中央地区,正确来说是已经来到中央地区附近,但就算是这样,这种状况似乎还是很奇怪。

这也难怪。

毕竟我们已经使用了许多魔王特制的魔石,也还是冷到浑身发抖。

虽然我已经用毛毯把全身都包得紧紧的,还把魔石塞在里面,但毛毯外侧居然还能结冻。

要是没有魔石的话,我恐怕会跟著毛毯一起结冻。

尽管天气冷成这样,但外面正在下雪。

以目前的气温来说,要是没下冰雹才奇怪,结果却是下雪。

实在是太神奇了。

我很清楚这些雪不是自然现象,而是魔法的产物。

那降下这些雪的人是谁呢?

当然是这座魔之山脉的主人──冰龙。

「难不成对方是在提防爱丽儿小姐吗?」

「不。冰龙应该也很明白自己打不过我。而且我们之间有著井水不犯河水的默契。毕竟我上次经过这里时,对方就没有迎战,我想目标应该不是我才对。」

隔著冻结的毛毯,我听到吸血子与魔王的对话。

虽然我冷到顾不得听,但对话的内容让我颇感兴趣。

我稍微把毛毯拉开一道缝隙,让魔王与吸血子的对话能够听得更清楚。

在此同时,冰冷的空气从隙缝钻了进来。

好冰!

我要结冻了!

「除了我们之外,其他闯进这座魔之山脉的外人……难不成是那只巨魔?」

听到魔王这句话的下一瞬间,我把毛毯恢复原状。

呼~我还以为自己会结冻。

可是,怎么又是巨魔?

这只巨魔还真是活力十足。

到处惹事生非。

年轻真好。

虽然我也是实际年龄跟吸血子一样的幼女就是了。

话说回来,干掉妖精之后,接下来是龙啊。

巨魔先生还真是好战。

它为什么要接二连三地挑战强敌呢?

因为它在找寻比自己更强的家伙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世界最强的魔王大人就在这里喔。

可以体会到能让人说出「唔!没想到我居然完全无法还手!」这句话的实力差距喔。

虽然在说出这句话之前,可能就会被碎尸万段了。

搞不好不只是碎尸万段,甚至会被挫骨扬灰。

如果这种异常天气是那只巨魔造成的,那我还真希望这件事情发生。

老实说,那家伙超级令人困扰。

因为那只巨魔的缘故,我们被迫留在城镇里,还像这样遇上异常天气,可说是一件好事都没有。

啊,它杀了那些妖精应该算是好事吧。

不过,正负相抵后还是负的。

差不多该请它退场了。

如果这是故事的话,击败冰龙的巨魔就会阻挡在我们面前,被我们靠著友情之力击败。

不过,巨魔似乎是被帝国军赶跑的,我不认为它能战胜龙。

冰龙啊,拜托你赶快击败巨魔,让这场大雪停下来吧。

要不然我真的会没命啊!

我不断发出牙齿打颤的声音。

「哇靠!」

就在这时,我听到魔王发出女生不该发出的叫声。

我觉得女生不该发出「哇靠!」这样的叫声。

为了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我把毛毯拉开一道缝隙,偷偷看向外面。

哇靠!

我有一瞬间忘记了从隙缝钻进来的冷风。

眼前的光景就是有著如此强大的震撼力。

那是猿猴。

也是我的恶梦。

更是我的心灵创伤。

出现在眼前的是我想忘也忘不掉,过去在艾尔罗大迷宫下层集体霸凌弱小的我的那种猿猴!

我记得那种猿猴好像叫做巨口猿。

虽然我在旅途中听魔王说过,那种猿猴的别名是复仇猿,一旦同伴被杀,就会集体去找凶手报仇,是一种很难缠的魔物。

而且直到复仇对象死去之前,这些家伙绝对不会放弃。

就算看到这种猿猴也绝对不能杀。

因为只要杀死一只,就会有一整群前来袭击。

嗯。

当初我被袭击时就觉得奇怪,不明白它们为何会拚尽全力袭击一只蜘蛛,但既然它们的习性就是如此,那我也只能接受……

接受个鬼啦!

对方都已经杀过来了,还不能杀死对方,这是哪门子的烂游戏啊?

只要有一只被杀,就会不断袭击对手,直到我方全灭为止,这种习性以生物来说根本就有问题吧!

而这种猿猴正往我们这边逼近。

而且不是只有一只两只,是一大群。

总觉得看起来有点像是猿猴组成的巨浪!

真的假的!

我可没听说这座魔之山脉也是这种猿猴的栖息地啊!

「「「「「「「「「「「「「「「「吼呜!」」」」」」」」」」」」」」」」

吼呜个屁啊!

这种恶梦般的光景是怎么回事!

这也是巨魔到处作乱的影响吗?

难道它们是为了不被巨魔与冰龙的战斗波及,才会集体大规模迁徙吗?

那只巨魔也未免太会给人添麻烦了吧!

「不会吧!哇靠!」

连魔王都因为眼前的光景太过震撼而有些惊慌失措!

吸血子与梅拉甚至完全僵住了。

就算这里很冷,也不能整个人都僵住吧!

除了背著马车的艾儿之外,其他人偶蜘蛛都已经准备好要迎战了。

拜托不要只在这种时候变得可靠啦!

「啊……看来是躲不过了。算了,要打就来吧!」

面对进逼而来的猿猴巨浪,魔王立刻发动魔法。

话虽如此,但失去技能的我,其实看不见魔王准备发动的魔法。

只是从魔王的动作,隐约察觉她似乎正准备发动魔法。

咦?

等一下。

在这种情况下施展魔法是不是有些不妙?

「看招!」

就在我发现这个事实的同时,魔王放出了魔法。

黑暗的奔流从魔王掌中放出。

那是什么?○派气功吗?

魔王用超强能力值放出的暗黑魔法,直接射进猿猴大军之中,然后当场往外扩散。

引起了巨大的爆炸。

即使猿猴是难缠的魔物,但单一个体的战力并不强,连还很弱小时的我都能击败。

它们不可能抵挡得住魔王的魔法,整个群体都被一扫而空。

但后面才是问题!

魔王放出的魔法余波往周围扩散,引发了某种现象。

不下于刚才逼近眼前的猿猴大军的庞然大物向我们袭来。

你问我那是什么?

当然是雪啊!

雪崩啦!

即使处在这种连毛毯都会结冻的气温之下,这种魔法雪还是保持著松软。

如果在积满这种雪的山里发生大爆炸,会发生这种事也很正常吧!

虽说如果要一口气消灭进逼而来的猿猴大军,就只能使出广范围且高杀伤力的魔法,但要是因此带来比猿猴更可怕的威胁,简直就是本末倒置。

看到进逼而来的雪崩,魔王也露出知道自己搞砸的表情。

嗯,算了,突然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被猿猴大军袭击,就算因为惊慌失措而做出错误决策,其实也怪不得她啦。

雪崩有如怒涛般进逼而来。

「大家散开!」

为了不输给雪崩发出的巨响,魔王大声一喊。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都纵身一跃!

靠著透过能力值强化的腿力,我们一口气跳到彷佛飞上天空般的高度。

然后继续使出空间机动这个技能,在空中奔跑。

吸血子和梅拉也一样跳了起来,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雪崩。

至于两只地竜,则是由莉儿与菲儿抱著。

雪崩以惊人的速度从下方通过。

而我正笔直朝著雪崩坠落。

嗯嗯嗯……嗯?

我人在天上。

跟马车合体的艾儿则位在不远的地方。

嗯~?

什么!

我试著把握现况。

看来在艾儿跳到空中时,我好像因为反作用力被拋到马车外面了。

即使是艾儿,在那种状况下似乎也没有多余的心力能顾及到我。

哈哈哈。

现在不是笑的时候吧!

我的天啊!

糟了糟了糟了!

再这样下去,我会笔直摔进雪崩之中!

而且用毛毯裹住身体的我什么都做不到!

虽然就算没用毛毯裹住身体,在这种状况下我也无能为力就是了!

「莎儿!快去支援!」

魔王对唯一还有余力的莎儿下达指示。

只要听到指示,莎儿就会乖乖照做。

她迅速行动,抓住了我。

但还是慢了一秒!

莎儿是在我被雪崩吞没的前一刻抓住我。

莎儿的手抓住了我的毛毯。

但毛毯随著啪擦的不祥声音撕裂开来。

就算结冻了,毛毯也还是毛毯。

支撑不住一个人的体重。

我的身体像是要被吸进雪崩之中般像下坠落。

我在无意识中往上方伸出手,而莎儿勉强抓住了我的手!

可是,我的身体已经被雪崩吞没,害得莎儿也跟著一起被雪崩吞没。

尽管在雪中翻来覆去,分不清上下左右,莎儿还是拉起了我,让我能再次看到天空。

莎儿似乎是用蛮力从雪崩里钻了出来。

虽然我被拉著的手发出有些不妙的疼痛,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抓住我!」

迟了一步赶到的吸血子从空中向我们伸出手。

在雪中翻滚的我没有余力伸出手。

莎儿抓住吸血子的手,而梅拉又抓住吸血子的手,想要把我们拉起来。

但吸血子的身体就在此时撞到了某样物体。

「咦!」

「大小姐!」

那物体紧紧抱住了被撞到的吸血子,是被雪崩冲过来的猿猴!

等等!这家伙不是!

真的假的?

猿猴居然还在啊!

因为被猿猴撞到的冲击,吸血子娇小的身躯摔进雪崩之中。

拉著吸血子的手的莎儿与梅拉,还有抱住它身体的猿猴也摔了进去。

我?当然也一起摔进去了。

都是这只臭猿猴害的!

虽然它可能是为了让自己别被冲走,才会拚命抓住撞到的东西,但结果还是被冲走了啊!

我们就这样握著彼此的手,消失在雪崩之中。

那魔王的救援呢?

仰望天空的我,在被雪崩吞没的前一瞬间,看到猿猴大军扑向魔王。

什么?

猿猴居然还有这么多?

话说回来……

喂,猿猴啊!就算被卷入雪崩之中,你们也还是要报仇吗?

这也未免太扯了吧!

在那种状况下,我们无法期待魔王前来救援。

在理解这个事实的瞬间,我的身体被雪崩完全吞没了。

然后,在视野暗下来的同时,我的意识也坠进黑暗之中。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