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八卷鬼4磨耗的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正在消耗MP制造刀子。

当我被老魔法师射穿脑袋时,我在情急之下丢出刀子,而这就是那把刀的替代品。

就算失去了武器,只要有MP与时间,就能像这样再次制造出来,是武器炼成这个技能的优点。

没多久后,我手上就握著一把刀了。

我放开用来鉴定的鉴定石。

鉴定石就用绳子挂在我的脖子上。

这颗鉴定石是那个男人用过的东西。

使用那个男人所用的东西,令我心情很差。

不过,为了确认用武器炼成制造出来的武器的性能,有颗鉴定石还是比较方便。

逼不得已,我只好带著这颗鉴定石。

根据鉴定的结果,我完成了跟之前那把一样有著雷系能力的刀子。

因为消耗的MP非常多,性能反倒变得比之前那把还要优秀。

对巨魔王的巨大身躯来说感觉很小的刀子,现在却以刚好的尺寸被我握在手上。

不是因为刀子变大,而是因为我的身体变小了。

因为击败了在这个村子里埋伏的家伙,使我的等级提升,再次完成进化。

我还以为巨魔王就是进化的终点,没想到还能继续进化,吓了我一跳。

进化后的种族是鬼人。

因为进化成鬼人,我的身体从巨魔王的巨大身躯,缩小成普通人的大小。

虽说身体变得比原本的巨魔王还要小,但以人类的标准来说,我现在的身材颇为修长。

是穿得下人类服装的身形。

于是,我借穿了留在这个废村里的衣服。

虽然穿这里村民的衣服这件事让我有些抗拒,但裸体很难抵御这一带的寒冷天气。

放弃坚持穿上衣服后,我变得几乎跟人类没两样。

在物色衣服的时候,我发现这个村子里的制服,跟之前交手过的老魔法师与老骑士所率领的士兵制服是一样的。

看来这似乎是治理这一带的国家的正式制服。

不过,就算明白这点,也不会改变任何事情。

就算知道对方是正规兵,我的行动也不会改变。

过去的事情无法改变,而我也不打算改变。

就算能够回到过去,我应该也会让这个村子里发生的惨剧再次上演吧。

那种假设根本毫无意义。

不管怎么样,我放弃当个哥布林,进化成鬼人的事实都不会改变。

但比起身体上的变化,还有更令我吃惊的事情。

新刀的刀身映照出我的脸孔。

那张脸就跟前世时的我一模一样。

唯一的差别,就只有额头上长出了两支角。

为什么事到如今还会长得跟前世一样,理由我也不知道。

也许根本没有理由。

只不过,在看到那张脸时,我只觉得全身无力。

……我到底在干什么?

战斗、杀人、战斗、杀人……

前世的我很难说是品行端正。

虽然我想成为那样的人,但事与愿违,我经常用暴力解决问题。

即使如此,也跟现在这种杀伐的生活相去甚远。

虽然很多事情无法尽如人意,但我没遇过需要赌命的情况。

因为看到跟前世一样的脸孔,我再次感受到那种落差。

「笹岛同学!」

还是说,是因为我想起自己前世的名字了呢?

在埋伏在这个村子里的那群人中,有一个特别年幼的女孩。

那女孩大声喊叫。

叫出我前世的名字。

肯定只是因为乱战中的噪音干扰,才让声音听起来像是那样。

毕竟素未谋面的女孩不可能知道我的名字,就算知道名字,看到跟前世的我相去甚远的巨魔模样,也不可能认得出我。

即使是幻听,听到能让我想起前世的话语,也还是很有效果,让我的心情越来越低落。

然而,意识有一半都被挥之不去的怒火所支配。

即使是现在,我的理性与被怒火占据的凶暴性,也还在互相争斗。

也许是因为眼睛看得见的敌人全被消灭,我暂且拿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应该是敌人消失这件事让我冷静下来了吧。

把我引诱到这里的那位黑衣人,应该也在那些尸体之中。

老实说,我在战斗中几乎失去意识,不太记得自己到底用什么方法击败了什么人。

就连那个听起来像是在喊我名字的小女孩,或许也是幻觉也说不定。

的确,要是我还保有理智,要我斩杀那种小女孩,我或许会犹豫不决。

遗憾的是,一旦进入战斗,我就会失去理智,这似乎让敌人的策略以失败告终。

如果在现在这种冷静的状态下遇到同样状况,我有能力好好应对吗?

……我不知道。

毕竟一旦进入战斗,我可能就会失去理智,就算我能保持理智,也可能会毫不在意地斩杀那女孩。

那明明就是很可怕的事情,我却一点都不这么觉得。

对于杀人这件事,我已经变得不太抗拒了。

不但如此,我甚至还从中暗暗感受到愉悦。

这股在心中翻腾的怒火,让我对此不以为意。

然而,我越是杀人,这股怒火就烧得越深越激烈。

要是我继续战斗下去,继续杀下去,我这个人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怒火吞没消失。

对此我非常确信。

话虽如此,但我可能在此之前就会死去。

就像我差点被那位老魔法师杀掉一样,世上还有比我更强的人类。

我迟早会被那样的人类杀掉吧。

我会先失去理智吗?

还是会先被人杀掉?

不管怎么样,都不是什么好下场。

为了不被杀掉,我只能准备更多对策,或是变得更强。

我在脑海中罗列出好几个词汇。

瞬间移动、传送、跳跃、空间魔法。

《目前拥有的技能点数是28000。可以使用技能点数10000取得技能「空间魔法LV1」。要取得吗?》

有了!

这八成就是那位老魔法师所使用的传送技能。

学习对手的战术,肯定是能让人迅速变强的方法。

因为会让自己觉得难对付的招数,应该也是会让对手觉得难对付的招数。

我毫不犹豫就取得了空间魔法。

虽然需要的技能点数是有史以来最高的,但这也证明了这个技能的实用性。

话虽如此,看来如果没有提升技能等级,就无法好好运用这种空间魔法。

如果把剩下的技能点数也投资进去,应该可以多少提升一些技能等级,但透过训练慢慢提升等级应该比较好吧。

毕竟我不认为只稍微提升一些技能等级,就能变得像那位老魔法师一样能够使用传送。

想到这里,我突然想到。

我还有必要继续战斗下去吗?

……其实没有。

我应该杀掉的对手,已经被我杀掉了。

至今为止的战斗,我都只是用暴力发泄心中怒火,还有把来袭的冒险者击退而已。

我根本没必要主动前往战场。

居然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发现,看来我的视野变得比自己想的还要狭窄。

这一切八成是因为怒火让我失去冷静判断事情的能力了吧。

要是继续战斗下去,我迟早会失去理智,要不然就是战死。

既然这样,那我根本没必要勉强自己找人战斗不是吗?

幸好至今为止的战斗让我变得相当强大。

我应该有办法隐居在深山里面,随便狩猎些魔物,靠著吃魔物的肉过活。

既然在我出生故乡的哥布林们就是这样过日子,那我没道理办不到。

嗯,没错。就是这样。

回去吧。回到那个哥布林的村子。

那里现在已经完全没人了。

可是,我该回去的地方只有那里。

如果是那里的话,人类应该也不太会跑过去吧。

只要就这样回到那座村子隐居度日不就行了吗?

我觉得这是个相当棒的主意。

我甚至怀疑自己怎么会一直没有想到。

不,我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肯定有想到。

我只是想要找个能让我发泄这股怒火的对象罢了。

此外,在我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肯定也对回到那座村子这件事感到抗拒。

当我进化成巨魔时,就已经舍弃了哥布林的身分。

我觉得自己已经没资格自称是哥布林,还用命名这个技能帮自己改名。

虽然我会改名,也是因为想要盖过那家伙替我取的名字。

即使如此,我却没有把那家伙帮我改的名字,改回原本的名字,就是因为我觉得自己没资格使用那个一度被玷污的名字。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吧。

我才会认为自己已经失去回到那座村子的资格。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即使是现在,我依然如此认为。

只不过,我已经累得顾不了那么多了。

已经够了吧。

不要继续纠结于奇怪的事情,回去好好休息也无所谓不是吗?

有别于这样的想法,被怒火支配的另一半意识高声喊著还不够。

听到那声音,我反倒下定了决心。

回去那座村子吧。

如果不趁我现在还保有理智的时候回去,就会发生无法挽回的事。

既然已经这么决定,那还是早点行动比较好。

因为光是待在这个村子,就让我心中的怒火逐渐累积。

这个村子如今已经变成废村。

我就待在村里某间半毁的房屋。

待在这间可恨的屋子里。

我原本明明不该来到这里,但双腿还是自然走向这里,应该是因为以前一直待在这里吧。

我过去一直在这间屋子里被逼著制造魔剑。

日复一日。

心怀怨念与怒火。

因此,我对这间屋子与这个村子只有不好的回忆。

光是待在这里,我就会想起那段可恨的回忆,理性像是要融化一样。

就算只有一分一秒也好,我应该尽快离开这里。

走出屋外,厚重的云层覆盖著天空。

彷佛在暗示著我的未来一样,让我的心情更加低落。

即使如此,我还是朝向前方迈出脚步。

目标是魔之山脉的哥布林村。

好啦,回家吧。

就在开始越走越冷时,我突然停下脚步。

奇怪?

我是要走去哪里?

我记得自己好像正前往某个重要的地方。

但我不晓得那个地方是哪里。

……算了。

既然想不起来,应该就代表这件事没那么重要吧。

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想办法宣泄这股胸中满溢的怒火。

啊啊。我好恨。

我好恨,想杀人。我恨,想杀人!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

胸中满溢的怒火就这样化为声音冲出喉咙。

听到这声震耳欲聋的咆哮,我感觉得到周围的生物全都逃走了。

一个都别想逃。

如果要压下这股怒火,就只能靠杀戮了。

杀、杀、杀。

我要杀光一切。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