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八卷4我出发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被妖精袭击后,过了几天。

这段期间,我们过著风平浪静的生活。

就像是自从那个事件后就毫无波折的这两年一样。

在两年前的UFO事件结束后,波狄玛斯很神奇地完全没对我们出手。

考虑到那家伙的那种个性,只要逮到机会,应该就会来袭击我们才对。

我明明因为神化而变弱,露出了巨大的破绽,他却几乎完全没有动静。

虽然有种白紧张一场的感觉,但这样反倒更令人提心吊胆。

我们甚至怀疑他又在策画什么不好的事情,现在只是还在做准备。

而波狄玛斯时隔两年后发动的袭击,却是试图用转移带走吸血子这种以他来说有些不够高明的计画。

以久违的袭击来说,那种手法实在太过粗糙,应该还有更好的手法才对。这点让我实在想不通。

利用转移绑架别人,确实是有效的手法。

要是敌人突然出现,就这样用转移把人带走,我们也很难追踪。

毕竟我们不晓得对方转移到了哪里,也不晓得那是不是能够追上的距离。

我现在深切体会到转移有多么犯规了。

虽然能够使用转移的人很少,就算是波狄玛斯,身边应该也没有太多的转移使用者,但这并不表示完全没有。

既然用上了空间魔法师这张王牌,就表示他可能颇为认真地看待这次袭击,但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没必要用上那种小女孩了,所以我果然还是百思不得其解。

实在令人费解。

魔王似乎也是这么想的,这几天都板著一张脸。

不,总觉得魔王或许有事情瞒著我们。

我能从她身上隐约感受到犹豫不决的心情。

只不过,魔王感觉起来像是没有确切证据,所以才无法说出口。

既然魔王说不出口,那八成是因为顾虑到我们才会这么做,如果有必要的话,应该就会把事情告诉我们了吧。

反正现在的我毫无战力帮不上忙,也只能遵从魔王的分针了。

而魔王想出的对策,就是闭门不出!

嗯,就是尽量避免出门,躲在旅馆里消磨时间。

因为只要闭门不出,就不会突然遇袭,也容易保持警戒。

要是旅馆被敌人袭击的话呢?

到时候也只要牺牲旅馆就行了。

旅馆兄,抱歉了。

可是,你要恨就恨那些袭击者吧。

毕竟要是魔王或人偶蜘蛛她们认真起来,别说是这间旅馆,就连整座城镇都会被夷为平地。

幸好那种事情没有发生,旅馆的和平守住了。

旅馆兄,恭喜你捡回一命。

至于我们在这段期间如何打发时间,答案是听魔王老师的技能讲座。

「来,那边的善妒女孩请作答。」

「这外号有点过分,但我也无法否认就是了。什么问题?」

「为什么我们不可以提升妒心这个技能的等级?请在十五秒内回答。」

「呃,因为七大罪系列的技能会对精神造成影响,对吗?」

「确定不改?」

「……确定不改。」

「答对了!」

以上便是魔王与吸血子的对话。

魔王小姐,这个哏是不是有点老?

「七大罪系列的技能会让人受到源于其典故。正确来说,是源于其初代所有者性格的精神上的影响。换句话说!拥有妒心这个技能的苏菲亚,正受到病娇波动的侵蚀!」

魔王猛然指向吸血子。

病娇波动……

咦?那不就已经差不多没救了吗?

「我不可能有受到那种影响吧?」

吸血子傻眼地赏了魔王白眼。

魔王和我也用白眼回敬她。

真是的,就是因为这样,毫无自觉的病娇才教人头痛。

「那、那是什么眼神?」

「总之,那不是什么好事,千万别让妒心的技能等级继续提升了。」

魔王似乎就是想说这句话。

「此外,其他的七大罪系列技能与七美德系列技能也最好是尽量避免。其中又以傲慢系、愤怒系与贪婪系特别危险。」

「那暴食系、色欲系和怠惰系呢?」

「只要别吃太多,就不会取得暴食系技能,所以应该不成问题。就算得到了,造成的精神污染也不严重。以苏菲亚的年龄来说,色欲系也不成问题……不,是问题吧?」

「为什么是问句?不会有问题啦。」

真的没问题吗?

「嗯,那就当作不会有问题吧。因为怠惰系几乎不会造成精神污染,所以也不成问题。」

「怠惰系,这名字听起来就像是会造成严重的精神污染耶。」

我也这么认为。

感觉会让人变成懒惰鬼。

「啊~怠惰系比较特别啦。毕竟初代所有者是个想偷懒却偷懒不了,最后过劳死的家伙。有别于字面上的意义,其技能效果是让敌人的SP的消耗量增加,可说是让自己勤奋干活,逼敌人休息的技能。」

经她这么一说,我想起怠惰的技能效果确实是让敌人的HP、MP和SP的消耗量增加。

原来这不是让自己休息,而是逼敌人休息的技能。

「总之,因为这个缘故,就算取得这个技能,也不会受到太严重的精神污染。虽然很不吉利就是了。」

那拥有这个不吉利技能的我不就……

不,还是别想太多了吧。

「至于有危险的那三个,傲慢系的经验值增加效果乍看之下很有用,但我并不推荐。」

来了,来了!

傲慢在这里!

我有这个技能喔!

「虽然取得经验值增加听起来好像很厉害,但精神污染太严重了。因为那会让人想把看到的一切生物全都变成经验值,变得跟半个狂战士没两样。」

来了,来了!

原来我是狂战士吗?

这点我好像无法否认,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而且效果本身也有著巨大的缺点。因为这个技能不会考虑到持有者本身的状况,只会硬逼持有者提升实力。人必定有著极限,但这个技能不会考虑到这种极限,只会不断给予持有者经验值。持有者最后的下场就是超越极限,也就是爆炸。」

来了,来了!

原来我的下场就是爆炸吗?

砰地一声血肉横飞!

这实在太可怕了!

「总之,绝对不能取得傲慢系技能喔。」

「我知道了。」

也许是魔王认真的表情充分表达出傲慢系技能的可怕之处,吸血子乖乖地点了点头。

哼,没关系。

反正结果我没有爆炸,而且傲慢还帮了我大忙。

所以,对于取得傲慢这件事,我一点都不后悔!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

「愤怒系技能也一样危险。不过,如果只有取得技能的话倒是还好。愤怒系技能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发动技能之后。」

「发动技能之后?」

「没错。一旦发动愤怒系技能,持有者的能力值就会暴增。而且不需要消耗MP与SP。虽然光是听到这样,可能会觉得这个技能很厉害,但缺点也不是普通的可怕。毕竟那会让人失去理智。」

啊~嗯。

我以前也曾经拥有愤怒系的第一阶段技能──怒气。

可是,我记得自己只试著发动过一次,就再也没拿出来用过了。

「一旦发动那个技能,眼前就会变得一片赤红,满脑子只想攻击别人。而且随著时间经过,症状还会变得更加严重,最后连想要关闭技能的想法都会逐渐消失。如果傲慢系算是半个狂战士的话,那愤怒系就是真正的狂战士了。」

「没有办法复原吗?」

「没有。只能由本人自己关闭技能,或是持有者死亡。就算成功关闭技能,只要被那股怒火侵蚀过一次,理性就会变得脆弱。所以,就算取得愤怒系技能,也绝对不能发动。」

来了,来了!

虽然只有一次,但是我发动过喔!

不过,我觉得情况不妙就立刻关掉了。

原来那技能很危险啊。好险好险。

「至于贪婪系嘛。就算我不说,你应该也知道那不是什么好东西吧?因为清贫才是美德。」

说著这种话的魔王正大剌剌地坐在椅子上,喝著不便宜的酒。

你的美德哪里去了?

当我们过著这种茧居生活时,街道的封锁终于解除了。

听说那只巨魔被赶走了。

不过,不是解决而是赶走这点让我有些在意。

因为那只被军队逼得走投无路的巨魔,似乎逃往魔之山脉了。

「我有不好的预感。」

魔王一脸认真地这么说。

「魔之山脉那么大,我们不可能这么倒楣刚好遇到那家伙吧?」

相较于魔王认真的表情,吸血子一脸傻眼地如此反驳。

「啧啧啧。天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真,太天真了。苏菲亚,你太小看我们的扫把星体质了。」

魔王说得一脸得意。

吸血子更傻眼了。

照理来说,我们不太可能在广大的魔之山脉遇到那只巨魔。

不过,想到我们在这趟旅途中遭遇的各种麻烦。嗯,就让人觉得我们绝对会遇到那只巨魔!

「算了,反正不管怎么样,目的地都无法改变。只能祈祷别遇到那家伙了。虽然就算遇到也无所谓就是了。」

魔王简单结束掉关于巨魔的话题,开始准备出发。

对魔王来说,区区巨魔根本算不上对手。

在被卷入其他麻烦事件之前,我们决定赶紧前往魔之山脉。

据说这座城镇的冒险者怀疑魔王她们是魔族,对此有所警戒,而且可能还把这件事告诉来到此处的帝国军了。

要是我们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很可能会跟帝国军起冲突,所以才要在事情变成那样之前赶紧闪人。

「谢谢惠顾!」

因为这个缘故,在笑容满面的旅馆大婶的目送下,我们离开了城镇。

因为要是有个万一,旅馆就会被夷为平地,所以魔王好像多给了一些住宿费作为赔偿金。

在旅馆大婶眼中,我们是大方付帐的贵客,也难怪她会笑容满面。

旅馆兄,恭喜你逃过被夷为平地的命运。

然后,我们平安抵达了位于魔之山脉底下的废村。

离开城镇时没发生什么大问题,途中也没有出现任何状况。

虽然我们以为离开时可能会跟帝国军起冲突,或是在途中被妖精袭击,一直保持著警戒,但结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路上非常和平。

别误会,我并不讨厌和平喔。

不过,一路上和平到这种地步,反倒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但是,在抵达废村的瞬间,那种感觉就烟消云散了。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形容那个废村,那就是很凄惨。

根据我们事前得到的情报,这个废村受到某人──八成就是那只巨魔──的袭击,已经彻底毁灭了。

后来也没人前来重建村子,这里就这样被丢著不管。

这个村子原本就才刚建好,还被当成是攻略魔之山脉的前线基地。

既然这里毁灭了,就代表魔之山脉果然还是难以攻略,就算因此被人放弃也是没办法的事。

虽然我们事前就得知这些情报,但就算不知道这些事情,也能理解这里为何没人。

许多房子都伤痕累累。

而且上面还沾著红黑色的污渍。

只要想想这个村子变成废村的经过,就算不愿意也能猜到那些污渍是什么东西。

到底要发生多么激烈的惨剧,才能造成这样的景象?

既然这里变成这样,只要是脑袋正常的家伙,就算房子还能住人,也不会想要住在里面。

「嗯。先找间完好无缺的房子住一晚再说吧。」

可是,偏偏我们这些人的脑袋都不太正常。

连超级凶宅都敢住的魔王真不愧是魔王。

别误会,我当然会住。

只要能够遮风避雨,不管是凶宅还是什么我都愿意住。

因为在寒冷的外头睡觉太痛苦了!

「喂。」

就在这时,鼻子嗅个不停的吸血子露出厌恶的表情呼唤我们。

这家伙一直到处闻来闻去,她什么时候变成狗了?

「这里的血腥味有新旧之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嗯?

居然可以闻出血腥味的差别,真不愧是吸血鬼。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居然说这里的血腥味有新旧之分?

旧的血腥味八成是那些在此牺牲的村民留下来的。

那新的血腥味又是谁留下来的?

这表示在这里变成废村之后,又有人死在这里是吗?

「啊,你也发现了吗?这味道八成是妖精的血吧。」

魔王一边闻来闻去一边公布答案。

比吸血鬼更厉害的血腥味鉴定大师出现了。

原来是妖精的血啊……

……她刚才说了什么?

「那些家伙肯定是躲在这个废村埋伏我们吧。可是,他们在某人的袭击下全灭了。我想,犯人八成就是往这个方向逃跑的巨魔吧。」

呃~该怎么说呢?

他们还真是倒楣。

想要跨越魔之山脉,确实几乎百分之百会经过这个废村。

而且这里没有其他人,可以毫无顾虑地袭击我们。

可说是绝佳的埋伏地点。

可是,在我们抵达之前,被帝国军赶跑的巨魔先一步来到这里,反过来袭击了他们。

真是太倒楣了。

虽然是敌人,但我同情他们。

「那些家伙居然输给了巨魔吗?」

吸血子讶异地反问。

她会怀疑也不是没有道理。

那些妖精居然会打输巨魔?

虽然我不晓得妖精准备了多少战力,但既然是要对付魔王,就应该不会太少才对。

而巨魔居然击溃了那些战力。

咦?那巨魔好像比我想的还要危险耶。

「是啊。从现场的情况看来,也只有这个可能性了。」

面对吸血子的问题,魔王给了肯定的答案。

这样啊~妖精打输巨魔了啊~

如果是半兽人的话,就有人得说「唔!杀了我!」了呢。

不,巨魔应该也行吧。

这样妖精小薄本就完成了。

或许内容会是BL也说不定。

毕竟波狄玛斯两年前就被爆菊过了。

被我。

我会从容不迫地想著这种无聊事情,都是因为相信不管那只巨魔有多厉害,都远远比不上魔王。

魔王毫无疑问是这个世界最强的人。

如果要击败魔王,就一定得是拥有系统外力量的人。

也就是邱列邱列或波狄玛斯。

邱列邱列自然是另当别论,就算是波狄玛斯,也不一定能够击败魔王。

不管那只巨魔有多强,只要还在系统之内,就无法击败魔王。

若非如此,被魔王包养的我就头痛了!

「嗯……」

不晓得知不知道我在心中对她的吹捧,魔王正托著下巴思考。

表情中隐约流露出复杂的感情。

她似乎正在深思。

为了避免打扰她想事情,我再次环视废村里的情况。

飞溅到墙上的血迹如此鲜明,述说著惨剧的骇人程度。

可是,说穿了也就只有这种程度。

要是魔王或人偶蜘蛛认真战斗,绝对不会只有这样。

房子会被夷为平地,甚至连血迹都可能不会留下。

因为一切都会如同字面意义灰飞烟灭。

也不会留下尸体。

事实上,我就曾经被魔王轰得粉身碎骨。

当时我还以为自己会死。

要是没有不死这个技能,我应该就真的死了。

一旦体验过那种不合常理的破坏力,像这样还留有物证的状态就变得非常合理了。

该怎么说呢?现场的战斗痕迹感觉还没超出常识范围。

要是波狄玛斯为了对抗魔王,拿出两年前对付UFO时的那种兵器,应该就不会是这种结果了。

因为那些兵器也都不合常理。

要是那种东西在此战斗,这个村子恐怕就无法保有原型了吧。

应该说,不管巨魔有多强,只要有那种兵器,妖精应该就不会打输。

也就是说,妖精没带那种兵器就在这里埋伏我们。

嗯?感觉好像有些奇怪?

先前的袭击也是,我实在搞不懂波狄玛斯在想什么。

以时隔两年的袭击来说,我实在不觉得他是认真想要排除我们。

波狄玛斯应该也明白,不够彻底的手段是无法击败魔王的。

然而,他居然完全没带那种兵器就在这里埋伏,我只能认为他根本不想赢。

只是白白浪费兵力。

不过,那个波狄玛斯会做出那种白费力气的事吗?

虽然跟波狄玛斯不是很熟,但我对他的个性也有某种程度的了解。

想到这里,我就实在无法理解敌人这次行动的用意。

感觉其中还存在著某种内幕,只是我没发现罢了。

这点从魔王的态度也能隐约感觉得出来。

魔王肯定注意到那个我没发现的某件事了吧。

说到魔王,她正在偷瞄我和吸血子,但很快就别开视线。

「算了,反正敌人减少了,也帮我们省掉不少麻烦不是吗?就当作是这样吧。」

怎么回事?

魔王难得摆出这种不明不白的态度。

她果然有事情瞒著我们。

「周围感觉不到妖精的气息,也感觉不到巨魔的气息。既然这里应该已经安全,那我们就先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再正式开始攻略魔之山脉吧。今天是能够好好休息的最后一天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大家就好好地养精蓄锐吧。」

结果,魔王还是没把她隐瞒的事情告诉我们。

不过,既然魔王认为没必要说,那应该就没必要吧。

反正就算知道了,我也没办法做什么,还是别知道那么多比较好。

过了好一段日子后,我才总算得知魔王隐瞒的事情。

那就是波狄玛斯对转生者做出的卑鄙行动。

此时的我不知道这件事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我没有答案。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