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八卷闲话某位冒险者的后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望著手中的剑。

这把剑没有剑鞘,剑身外露著被我握在手上。

这是一把有著平缓曲线剑身的单刃长剑,在以双刃直剑为主流的这一带,很少见到这样的设计。

闪闪发光的刀身就跟艺术品一样,甚至让人怀疑这把刀是不是没有斩不断的东西。

光是拿在手上,就让人觉得好像有股力量涌出来。

事实上,将这把剑交给我的罗南特大人也说过,这把剑有著好几种能够强化使用者的效果。

不但如此,据说还有能够操纵雷电的效果。

即使在拥有特殊效果的魔剑之中,这也是特别厉害的一把魔剑。

光是这一把魔剑,就不晓得到底要花多少钱才买得到。

我猜,只要把这把剑卖掉,我这辈子大概就都不用赚钱了。

尽管得到了这么厉害的魔剑,我的心情却十分复杂。

「唉。」

不知不觉中,我叹了口气。

我真的有资格拿这把剑吗……

「公会长,你要我别对那些人出手,是什么意思?」

这是稍早之前发生的事。

我在公会里如此质问公会长。

因为他下达了指示,要我别对几天前出现在这个公会,疑似魔族的那群人出手。

「不知道。我只知道教会那边来了这样的通知。据说他们与教会交情匪浅,教会可以保证他们的来历,叫我们不必担心。」

「教会?」

我会发出疑惑的声音,也是没办法的事。

为什么信奉神言教的教会要帮那种可疑的家伙背书?

「事情就是这样。你千万别乱来喔。」

「……我不能接受。」

「就算不能也得接受。因为那只巨魔的缘故,这座城镇的冒险者数量已经大幅减少了。要是在这种时候惹教会不高兴会有什么后果?教会可是我们公会的大金主耶。」

我明白公会长想说的话。

教会不是普通的宗教团体。

要众人为了听到神言而锻炼技能的神言教,是许多冒险者信仰的对象。

公会与教会因此建立起密切的关系,变成会互相协助的盟友。

在这种情况下,要是公会无视于教会的要求擅自行动的话会怎么样?

其他公会肯定不会给我们好脸色看,还有可能失去教会提供的资金。

本来就因为巨魔那件事搞到快要倒闭了,要是弄不好,这公会很可能会再也经营不下去。

与其让事情变成那样,还不如把造成纠纷的冒险者切割掉。

以目前的情况来说,那人就是我。

有责任保护公会的公会长会把教会的主张摆在我的主张之上,也是没办法的事。

虽然脑袋能够明白这个道理,但如果问我能不能够接受,答案是不行。

「有告诉帝国军了吗?」

「教会都已经说那些人没问题了,你以为还能说吗?」

「我想也是。」

要是公会把这件事告诉帝国军,就等于是无视教会的要求。

「戈顿。我不知道你为何这么在意那帮人,但教会已经替他们背书了。既然那些家伙会这么说,应该就不会有事才对。没必要在那边胡乱猜测,害自己惹祸上身。万一真的出事了,反正我们已经提出警告,到时候过错就在保证那些人没问题的教会身上。到时候我们只要把责任都推给教会就行了不是吗?」

公会长说得一点都没错。

只不过,我总觉得要是放著那些人不管,恐怕会铸成大错,无论如何都无法保持平静。

就在这时,公会的大门突然打开,两位老人出现了。

「打扰了。喔喔,公会长。我正要找你呢。」

他们是率领帝国军前去讨伐巨魔的罗南特大人与纽托斯大人。

「您回来了吗!也就是说,您成功解决掉巨魔了对吧!」

公会长一脸开心地向罗南特大人搭话,但对方却板起脸孔。

「关于这件事嘛。很遗憾,我们没能成功解决巨魔。」

他们可是被誉为最强魔法师的罗南特大人,以及被誉为剑圣的纽托斯大人。

即使由这两人率领军队出动,也没办法击败那只巨魔吗?

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罗南特大人也没必要说谎。

「难、难道说,被它逃掉了吗?」

「嗯。详情我们就换个能让人静下心来的地方说吧。」

「我明白了。那我带两位到楼上的房间。」

公会长与罗南特大人他们就这样走向屋子里面。

此时,公会长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向我。

因为那眼神有点像是在瞪人,我想他八成是在警告我,要我别乱说话吧。

但罗南特大人接下来的行动,让公会长的小动作变成白费力气。

「嗯。不好意思,失礼了。」

事先通知一声后,罗南特大人看向我。

下一瞬间,彷佛身体被人到处乱舔般的可怕感觉向我袭来。

虽然对此不是很熟悉,但我知道这是被人鉴定时的感觉。

「喔。实力还不错。好吧。你也过来。」

虽然不晓得罗南特大人看上我哪一点,但我也被叫了过去。

无视于愣住的我和公会长,罗南特大人和纽托斯大人若无其事地先走了。

大人物的想法真教人搞不懂。

然后,在平常连我都没进去过的公会长房间,我们从罗南特大人口中得知他们与巨魔对决时的战况。

据罗南特大人本人所言,双方应该算是打成平手。

要是巨魔没有逃跑,双方继续打下去的话,不晓得结果会是如何?

老实说,我无法想像。

罗南特大人他们似乎也无法想像。

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会把巨魔交给后来出现的教会使者去处理吧。

又是教会……这是我听到这些话时的感想。

虽然我以前对教会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却突然觉得他们非常可疑。

「不过,虽然那些家伙有著许多内幕,但就只有能力是可以信任的。既然他们有办法解决,就不需要担心那只巨魔的事了。」

不愧是长久以来一直支撑著帝国的大人物,罗南特大人似乎也有过不少跟教会交手的经验。

既然罗南特大人敢如此断言,那我们应该可以当作那只巨魔已经被解决了。

「还有,关于你们刚才讨论的问题,也就是教会要你们别出手的那群人,我觉得放著不管就行了。」

「……您都听到了吗?」

「别看我这样,我的耳力还算不错。还不需要别人在我耳边大声嚷嚷。」

有别于一脸严肃的公会长,罗南特大人露出了淘气的笑容。

我们当时是在公会里交谈,而罗南特大人他们还在屋外。

连隔著墙壁都听得见,他的耳力到底是有多好?

「总之,我们是不会出手的。正确来说,是无法出手。因为我们还得填补在这次事件中失去的冒险者们的空缺,以这座城镇为中心,暂时把士兵配置在这里负责巡逻工作。公会现在应该也缺乏人手吧?」

罗南特大人说得没错,因为讨伐巨魔的行动失败了,冒险者的人数也大幅减少。

一旦冒险者变少,讨伐魔物、保护旅人、采集资源之类的工作都会陷入停滞。

而且不光是这座城镇的冒险者,那场巨魔讨伐行动还动用到了邻近城镇与村子的冒险者。

换句话说,这一带目前很缺冒险者。

而帝国军的士兵将会接替冒险者的工作。

「因为这个缘故,我们没时间跟那种不确定有没有危险的对手纠缠不清。如果是我个人就算要展开行动也无所谓,但因为勇者那件事,神言教已经把我视为眼中钉了。要是继续招惹他们,恐怕不是贬职就能了事。真是不好意思。」

看来他收了年幼的勇者当徒弟,以训练的名义把人家整得半死不活的传闻并非空穴来风。

若非如此,教会应该不会如此敌视名满天下的罗南特大人。

「事情就是这样,我们什么忙都帮不上。万一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就去向教会抱怨吧。」

虽然无法释怀,但也只能这样了。

即使心中还是留有芥蒂,我也决定接受这个事实。

「纽托斯,把那东西拿出来。」

但罗南特大人又把新的烦恼丢给了我。

「唔!我总算可以说话了吗?」

「还不行。你说话太吵了。别开口,把那东西拿出来就好。」

「唔唔!」

在低声沉吟的同时,纽托斯大人再次闭口不语。

罗南特大人说得没错,因为他的声音大到让人听了耳朵会痛,所以叫他别说话是正确决定。

虽然他是被誉为剑圣的厉害人物。

「这把剑就给你吧。」

罗南特大人从纽托斯大人手中接过一把魔剑,然后交到了我手上。

而现在我手上就拿著那把魔剑。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这是那只巨魔所拥有的魔剑。

听说在跟罗南特大人他们战斗时,那家伙舍弃了其中一把魔剑逃走了。

虽然帝国军把魔剑当成战利品带了回来,但罗南特大人不知为何决定把魔剑托付给我。

硬是把魔剑塞到不愿接受的我手上。

「这东西到底该怎么处理才好?」

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我一直看著魔剑。

在跟巨魔一战时,我毫无贡献。

这样的我真的有资格得到这把魔剑吗?

当然没有。

果然还是该立刻把剑还回去才对。

更何况,我都已经考虑不当冒险者了。

我毫无还手之力地败给巨魔,还失去了以雷格为首的所有冒险者同伴。

自信与斗志早已丧失殆尽。

所以,我才会打算在事件平息后放弃当个冒险者,从今以后过著平稳的生活。

毕竟在缺乏冒险者的现在,要是连我都不干了,这间公会真的会倒闭。

我原本打算在公会重新振作起来之前稍微帮点忙,但是收下了这种东西,就算我不情愿,也得跟拉马车的马一样死命干活了不是吗?

明明在与巨魔一战时没太大贡献,结果还得到了奖赏,肯定会被人冷眼相待。

在与巨魔一战时失去同伴的冒险者很多,死去的冒险者的亲人也很多。

如果没把魔剑交给他们,而是由我拿走的话,就算会遭人怨恨也是没办法的事。

要盖过那些恶意,我就只能拚命为大家做出贡献了。

「唉。我到底该如何是好?」

当我独自说著丧气话时,某人推开公会大门走了进来。

「啊,戈顿先生。」

听到自己的名字,我回头一看,结果看到了鲁可索。

虽然鲁可索在与巨魔一战时受到濒死的重伤,但做过治疗后勉强捡回了一条命。

要是再晚一点接受治疗,他可能早就没命了吧。

可是为他争取到那一点时间的雷格已经不在人世了……

「是鲁可索啊。有什么事吗?」

鲁可索穿著轻便的服装前来这里。

不是冒险者的装备,而是走在街上的便服。

那不是来到冒险者公会该做的打扮。

「戈顿先生,我决定不当冒险者了。」

「这样啊。」

我隐约猜到会是这么一回事。

经过这次事件后,跟我一样决定不当冒险者的人应该很多吧。

鲁可索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不光是这样,我还打算离开这里。」

「这样啊。」

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这座城镇充满著我们以冒险者的身分,与同伴们一同度过的回忆。

只要待在这里,就会想起那些回忆,这肯定很令人难受。

「你说要离开这里,那有打算要去哪里吗?」

「有。我想回老家。我老家是农家,就是因为不想继承家业,我才离开家里当冒险者。我打算回去向父母道歉,重新展开人生。」

许多冒险者都是孤家寡人一个。

有些人只能当个冒险者,像鲁可索这种有家可回的家伙算是幸福的。

「这样啊。我会觉得寂寞的。」

「我也是。所以我才想在离开前,向一直关照我的戈顿先生道别。其实我也想跟雷格先生打声招呼再走。」

雷格是为了保护鲁可索而死。

鲁可索似乎一直对此耿耿于怀。

「别放在心上。如果那家伙还在,一定会痛骂你一顿,叫你别臭著一张脸。」

「哈哈。确实如此。」

「你的命是那家伙救回来的。既然如此,那你就该跟他一样积极过活,找寻自己的幸福,这样才能报答那家伙不是吗?让那家伙看看自己救回来的人过得有多幸福。让他知道自己赌上性命是有价值的。」

雷格就是那种男人。

就算为了保护同伴而死,也只会把那当成荣耀,不会因此怨恨别人。

「我明白了!」

鲁可索泪珠盈眶地点头。

「好好照顾自己吧。」

「我会的。我最崇拜戈顿先生与雷格先生了。虽然我无法成为像你们这样出色的冒险者,但我好好珍惜被你们救回来的这条命!」

「嗯。你就努力找个可爱的老婆,生几个小孩,在孙子的包围下说自己过得很幸福吧。」

「我会的!可是,我得先去找个可爱的女朋友才行。」

「说得也是啊!」

相视一笑后,我伸出手。

鲁可索紧紧回握了我的手。

「保重。」

「嗯,戈顿先生也是。请您继续努力下去。」

鲁可索带著灿烂的笑容回老家了。

虽然我知道鲁可索毫无恶意……

但「请您继续努力下去」这句话来得真是太不凑巧了。

「……那就再稍微努力一下吧。」

让被雷格救回一命的鲁可索继续崇拜下去,好像也不坏。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