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八卷R2讨伐恶鬼的老爷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嗯嗯。」

「老师,你干嘛呻吟啊?你已经差不多要去见老祖宗了吗?」

身旁的徒弟二号说出非常失礼的话,我默默地一拳往她头上打下去。

「好痛!你做什么啦?我好歹是个少女,你居然真的一拳往我头上打下去,你疯了吗?啊,抱歉,我忘记老师你已经发疯很久了。」

这家伙,就算挨打也还是要耍嘴皮子。

她的嘴巴原本没有那么坏,却好像一年比一年更加恶化,这难道是我的错觉吗?

徒弟二号──欧蕾露原本是我请来照顾我的随从,却因为某件事让我发现她拥有魔法才能,于是收为徒弟。

至于那件事,就是我在训练徒弟一号──尤利乌斯时,把他操得半死不活,结果被她用治疗魔法救了回来。

看到欧蕾露边哭边使出无师自通的治疗魔法时,我大为震撼。

因为欧蕾露使出了跟那位大人一样的神技,在不依靠技能的情况下发动了魔法。

虽说是狗急跳墙,但能哭喊著「勇者大人会死掉!」同时办到那种事,也还是值得赞叹。

她拥有只要好好锻练,就能成为跟我一样……不,是比我更为优秀的魔法师的资质。

怀著这种想法,我有些强硬地收她当了徒弟,可惜这家伙毫无干劲,是美中不足的地方。

即使如此,她小小年纪就已经展现出比寻常魔法师更好的资质,可见我的眼光没错。

「真是的,就是因为这样,满脑子都是魔法的老爷子才教人头痛。如果你不是只有脑袋,而是连身体都装满魔法直接爆炸的话,不就是对世人最大的贡献了吗?」

……她对我的辱骂也一年比一年更多花样,我觉得需要教育一下。

我默默地再次握紧拳头,徒弟二号发出奇怪的叫声逃跑。

她逃向一名用金属铠甲包覆全身的老骑士,并且躲到他背后。

「罗南特大人!在下觉得对小孩子动粗有违骑士道的精神!」

那位全副武装的骑士用让人怀疑耳朵鼓膜可能会破掉的超大音量喊道。

「我不是骑士,所以没这个问题。更何况这算是教育指导,也就是所谓的爱的鞭策。想也知道是想要逃离老师教诲的徒弟二号不好。」

「呜!原来是这样啊!」

这位轻易相信我的推托之词的老骑士名叫纽托斯。

如各位所见,这家伙是个莽汉。

套用欧蕾露的说法,就是个连脑袋里都是肌肉,全身上下只有肌肉的肌肉棒子。

换句话说,他是个笨蛋。

但实力是有保证的。

这位身经百战的高手过去曾经和前任剑帝一起在战场上闯荡。

实力足以跟前任剑帝相提并论,甚至被誉为剑圣。

明明跟我一样都老大不小了,却还没退休,守护著北方的要塞。

虽然那是贵族们的安排下,不希望平民出身的纽托斯接近权力中枢,反正这家伙脑袋不好,在前线挥剑可能更适合他吧。

他这次被指派为巨魔讨伐行动的负责人,跟我一起来到这里担任指挥官,但他是个笨蛋,根本不懂怎么指挥部队。

「那你就去乖乖挨揍吧!」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纽托斯抓住躲在他背后的徒弟二号,把她推到我面前。

嗯。果然是笨蛋。

「算了。对了,纽托斯,你能不能再小声一点?我的耳朵痛到不行。」

「唔!声量这种东西到底要怎么把它变小?」

……算了。

即使他是这种笨蛋,也还是深受前线的士兵们爱戴,这世上难以理解的事情还真多。

正当我感到傻眼时,负责传令的士兵跑过来,告诉我们所有士兵都就定位了。

「嗯。看来大家都准备好了。」

「正是!只要有在下的剑技与罗南特大人的魔法,区区巨魔根本不足为惧!为了那些战死的同胞,一定要让那家伙成为我的剑下亡魂!」

虽然纽托斯有些热血过头,但只有这次我完全赞同他的看法。

只要由纽托斯打头阵,我专心躲在后方攻击,都能战胜大多数的敌人。

问题在于,那只巨魔不见得是一般的敌人。

「徒弟二号。你还记得那只巨魔的特徵吗?」

「嗯。我都记得。」

「那我们就来复习一下吧。你说说看普通巨魔的特徵,还有这次那只巨魔的特徵。」

听到我这么一说,徒弟二号用疑惑的眼神看了过来。

「怎么了吗?」

「虽然我觉得应该不太可能,但老师你该不会已经忘记我们在公会里听到的情报了吧?」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会忘记。忘记的人不是我,而是这家伙。」

我指向纽托斯,徒弟二号露出豁然开朗的表情。

纽托斯本人正一脸认真地交叉双臂。

但就只有表情认真,他显然已经忘记在公会里听到的情报了。

毕竟这家伙的脑袋里装的是肌肉。

就算听到别人的说明,也是左耳进右耳出。

就算那是冒险者公会牺牲了许多冒险者,才好不容易得到的情报。

「呃~首先是普通巨魔的特徵,但其实没什么值得一提的地方。那是一种人型魔物,每个个体的智力都不同。只不过,绝大多数的个体智力都只有人类的三岁儿童左右。顶多只会说些简单的话语,或是挥舞武器而已。下位种族的体格与成年男性差不多,之后越是进化,体格就会变得越大,一旦进化成上位种族──巨魔王,身高甚至会达到人类的两倍。一如外表所见,其能力值属于力量型,速度并不是很快,但一击的威力非常惊人。虽然人型魔物通常会随著个体不同,而有著魔法等让人意想不到的技能,但那是非常罕见的例外。绝大多数的巨魔都过著群居生活,很少会离开自己的地盘。嗯~大概就是这样了吧?老师,这样就可以了吗?」

「嗯。」

我肯定徒弟二号对于巨魔的解说。

大致上都正确。

「那你接著就以此为基础,说明一下这次那只巨魔的特徵吧。」

「要以此为基础……可是那只巨魔真的是巨魔吗?那家伙已经不能算是巨魔了吧?」

嗯。虽然我也是这么想的,但还是需要替某人说明一下。

「据说那只巨魔不但拥有好几个特殊技能,智力似乎也相当高。目前已确认到的特殊技能效果,是突如其来的完全恢复。不光是身上的伤,似乎就连魔力与气力都会恢复。接著是暂时性的爆发性提升能力值。虽然持续时间似乎很短,但要是配合著刚才提到的恢复能力来使用,就会非常难对付。最后这个才是重点,那家伙可能拥有能够制造魔剑的技能。」

「你是说魔剑吗?」

纽托斯只对魔剑两字有所反应。

话说回来,这家伙明明已经在公会里听过同样的说明。

他当时也做出同样的反应,但看来他已经忘记这件事了。

「没想到巨魔居然拥有魔剑!看来可以跟在下的爱剑一较高下了!」

纽托斯的剑也是魔剑。

他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才燃起对抗心吧……

「事情可没有那么单纯。它不是持有魔剑,我要说的是它可能拥有制造魔剑的技能。」

虽然光是巨魔拥有魔剑就已经很令人惊讶了,但如果它还拥有制造魔剑的技能,那可就是前无古人了。

「唔!这到底有什么差别?」

「差别可大了。」

只是持有魔剑,跟拥有制造魔剑的技能,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

首先,如果对方只是持有魔剑,那我们只需要防备它持有的魔剑的能力就够了。

虽然魔剑这种东西肯定是强大的武器,但能力是固定的。

只要知道能力,就多得是对付的办法。

可是,如果对方能够任意制造出魔剑,而且还能自由变更其能力的话,事前情报就会派不上用场。

根据我们事前得到的情报,对方同时拿著炎之魔剑与雷之魔剑,但实际情况可能有所出入。

这就表示我们无法预测对方会如何发动攻击。

此外,如果对方拥有制造魔剑的技能,就表示它拥有好几把魔剑。

光是一把都不好对付的魔剑,要是还有好几把的话,就足以构成一大威胁。

而且对方甚至还能把那些难以应付的魔剑当成消耗品来用。

毕竟不管要多少都能制造出来。

事实上,先前挑战巨魔的冒险者们,就是被一种会爆炸的魔剑杀得全军覆没。

所谓的魔剑,原本是一种贵重的武器,当成消耗品来用并不划算,但如果能够任意制造出魔剑,就能够采用这种战法了。

不但拥有各式各样的魔剑,还能毫不吝惜地把那些魔剑用过就丢。

实在是个强敌。

「这样你明白了吗?嗯,看来你还是不明白。」

虽然我说明了能够制造魔剑的技能有多么危险,但听完说明的纽托斯却头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顶冒烟低声沉吟。

我觉得自己没有说得很复杂,但看来对笨蛋来说还是太难懂了。

「简单来说,就是对方很厉害啦。」

「嗯!在下完全明白了!」

我看是根本不明白吧……

「那么,我们来确认作战内容吧。」

我放著纽托斯不管,将视线移向徒弟二号。

徒弟二号看出我的眼神的意思,开始说明作战行动的概要。

「没问题。这次的作战行动很单纯。为了让巨魔无法逃走,我们会派士兵展开包围网。先用一发强力的魔法轰得它屁股开花,然后大家再一起围上去揍死它。」

嗯,很好,内容都是正确的。

虽然内容正确,但我觉得可以说得更文雅一些。

之所以要先使出广范围魔法,是为了处理掉那种把先前去挑战的冒险者们解决掉大半的爆炸魔剑。

据说那种魔剑都埋藏在土里,一旦踩到就会爆炸。

根据我们的推测,那种魔剑应该是只要承受一定程度的重量就会爆炸。

这是牺牲许多冒险者的生命换来的重要情报。

虽然不晓得对方手中还握有多少张王牌,但为了确实击溃其中一张,我们才会如此布局。

至于冒险者们的牺牲是否值得,恐怕很难说是值得的,但这依然是他们赌命换来的情报。

就让我们心怀感激地充分活用吧。

「事情就是这样,老师,那就麻烦你了。」

「你在说什么傻话?那是你的工作吧?」

「咦?」

徒弟二号就这样愣了一下,然后才缓缓指向自己。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

「什么!你居然叫我去?」

有必要这么惊讶吗?

不就是用魔法把附近一扫而空而已吗?

「不行啦!我办不到!」

「小妹妹!还没动手就放弃可不是好事!要是连试都不试,就算是办得到的事情,也会变得办不到!」

纽托斯难得说了句正经话。

纽托斯说得对,我并不打算刁难徒弟。

我是认为徒弟二号办得到才这么说。

「你就试试看嘛。别担心,就算你失败了,我也只会大声爆笑而已。」

「老师,你这人真是烂透了!」

「应该是棒透了才对吧。」

虽然徒弟二号之后又闹了一阵子的脾气,但也许是明白我无意退让,便一边碎碎念一边开始建构魔法。

嗯。徒弟二号选择的是暴风魔法中的空落。

那是一种把空气弹砸在地上的广范围攻击魔法。

因为杀伤力不高,只能拖缓大军行进的速度,所以是一种不太受欢迎的魔法。

但如果是由我这种程度的魔法师来施展,就能发挥出足以压死对手的威力。

然后,这种魔法最优秀的地方,就在于攻击范围很大,但消耗的MP很少。

如果还在成长的徒弟二号,想要完全覆盖巨魔躲藏的森林,就没有比这更合适的魔法了。

不错的判断。

只不过,那种缓慢的建构速度与不够完善之处,证明她的技术还有待加强。

徒弟二号花了许多时间完成魔法,然后发动魔法。

经过压缩的空气弹击中地面,引发了局域地震。

位于魔法范围内的树枝全被折断,积雪也被卷到空中。

下一瞬间,现场发生了有别于空落的魔法效果的巨大震动。

那是纽托斯的叫声所无法比拟,真的会让人以为自己会耳聋的巨大声响。

徒弟二号的空落没能折断的树干都被炸飞,白雪被爆炎吞没消失。

彷佛火系大魔法发动般的光景在我们眼前上演。

「这可真是……」

傻眼与赞叹在心中交织,我忍不住小声呢喃。

徒弟二号的空落似乎照著原本的计画,成功引爆了巨魔事先设置好的爆炸魔剑。

但我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爆炸。

到底要引爆多少把魔剑,才能造成这种大惨剧?

真是的,要是我们毫无准备就冲进去,恐怕就会重蹈那些冒险者的覆辙了。

看来我们得多加小心。

徒弟二号目睹这样的光景,整个人双腿无力,瘫坐在地上。

不过,她会瘫坐在地上,有一半应该是因为耗尽魔力而感到疲累吧。

「现在正是大好机会!全军突击!」

在爆炸停下来的瞬间,纽托斯的叫声响彻周围。

虽然比不过刚才的巨响,但是在附近展开包围的士兵们,应该都听到他的声音了吧。

士兵们立刻动了起来。

话虽如此,既然士兵们听得见,就表示巨魔也听得见。

对方肯定也展开行动了。

「纽托斯,我们两个也上吧。徒弟二号退到后面去。」

「嗯!」

「了解。」

纽托斯与我带著士兵们冲向前方。

徒弟二号的魔力所剩不多,为了让她脱离战线,我叫她退到后方。

我们凭藉气息前往巨魔可能躲藏的地方。

因为刚才的爆炸,脚下的地面都被翻了起来,倒在地上的树木挡住去路。

我们小心翼翼地越过那些障碍物,缓慢但确实地逼近目标。

「唔!」

可是,对方也不可能眼睁睁看著我们接近。

飞过来的某种东西刺进我们前方的地面。

「是魔剑!」

一如纽托斯所说,那东西是一把魔剑。

「小心爆炸!避开那把剑前进!」

纽托斯向周围的人下达指示,听到指示的士兵们准备绕过刺在地上的魔剑继续前进。

可是,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对刺在地上的魔剑发动了鉴定。

「不行!快退下!」

我大声吶喊与另一把魔剑飞过来刺进地面这两件事,几乎是同时发生。

然后,士兵们还来不及做出反应,眼前就发出一道强光。

「太迟了吗?」

看到倒地不起的最前排士兵们,我知道自己太晚警告他们了。

刺进地面的魔剑不会爆炸。

那把魔剑的效果是雷电。

能够在两把魔剑之间放出强力的电击。

走在最前排的士兵们都被那种电击击倒了。

周围飘散著人体烧焦的臭味。

看样子直接被雷电击中的士兵们都当场毙命了。

这威力还真是可怕。

此外,这种魔剑的可怕之处还不只是这样。

以这两把魔剑为起点,一道雷壁耸立在我们面前。

那道威力足以让士兵瞬间毙命的电流并没有停止消失。

而且又有新的魔剑飞了过来。

新的魔剑刺进稍微远离第一把魔剑的地方,双方连结起来,建立起另一道新的雷壁。

之后也接连飞过来好几把魔剑,制造出速成的防壁。

那是威力足以让士兵当场毙命的雷电防壁。

如果我们想要随便硬闯,也只会徒增牺牲者。

话虽如此,但我们也不能毫无作为袖手旁观。

「唔!让在下去把那些剑拔起来吧!」

「别闹了。就算是你,碰到那种东西也无法全身而退。」

就在我忙著拦住准备冲向放电魔剑的纽托斯时,又有新的魔剑越过雷电防壁飞过来了。

跟刚才不同,那把魔剑很明确地正飞向我们。

「糟糕!」

我赶紧建构魔法,朝向魔剑施放出去。

我用自己最擅长的火系魔法射出的火球与魔剑在空中互撞,引发了大爆炸。

几名士兵因为爆炸的冲击力倒在地上。

幸好他们只是因为站不稳而倒下,没有受到重伤,要是直接被爆炸波及,后果恐怕就不是这样了。

飞过来的魔剑似乎跟埋藏在地下的一样,都是会爆炸的魔剑。

真是难办。

在被雷电防壁堵住去路的情况下,要是单方面承受那种爆炸魔剑的攻击,那种威力肯定会重创我们。

我得想个办法才行。

我定睛看向雷电防壁的后方。

在肉眼看不见的地方,我透过万里眼看到了那只巨魔。

巨魔正一手抓起魔剑,准备往这边丢过来。

好大一只。

巨魔手中的魔剑是寻常尺寸的长剑。

而那只巨魔的身体大到让魔剑看起来像是短剑。

巨魔种的身体会随著每次进化越变越大。

由此可见,这只巨魔经历了相当多次的进化。

一直进化到号称是巨魔种顶点的巨魔王为止。

巨魔大手一挥,把魔剑丢了出来。

我再次用魔法迎击,目睹爆炸的士兵们发出哀号。

「别自乱阵脚!」

多亏有纽托斯训斥士兵,战线才没有崩溃。

但如果继续被敌人单方面攻击,应该就会出现逃兵了。

我可不打算眼睁睁看著那种事情发生。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我们一味挨打了这么久,就算稍微吓吓对方也不过分吧。」

现在的我肯定正露出不怀好意的表情吧。

「事情就是这样,纽托斯,去吧。」

「唔唔!」

我把手摆在纽托斯的肩膀上。

下一瞬间,纽托斯就当场消失了。

而他再次出现的地方,就是巨魔的眼前。

「唔!」

「什么?」

纽托斯与巨魔同时发出惊呼声。

我利用空间魔法发动了转移。

靠著这一招,我无视于雷电防壁,直接把纽托斯送到巨魔身边了。

虽然要事先跟纽托斯说一声也行,但有可能会被敌人透过听觉强化之类的技能听到,考虑到这点,如果要对巨魔攻其不备,这么做才是上策。

毕竟纽托斯是靠著野性的直觉过活。

比起用脑袋思考,身体会更快做出最好的行动。

如我所料,纽托斯只惊讶了一下,就立刻挥剑砍向巨魔。

纽托斯的剑逼近巨魔,巨魔收回伸出去的手,不去拿用来投掷的魔剑,改拔出插在腰际的魔剑,挡下了这一击。

巨魔之所以不去拿用来投掷的魔剑,是因为它知道用那把剑挡住攻击会造成爆炸,连自己都会受伤。

它在那一瞬间就做出判断,冷静地做出应对。

这家伙果然不容小觑。

纽托斯的剑与巨魔的剑互相对抗,接著双方同时被弹向后方。

然后,纽托斯与巨魔开始互砍。

巨魔操纵著手中的两把剑,抵挡纽托斯的攻击。

巨魔拿的是没见过的弯曲单刃剑。

即使巨魔的巨大身躯让那两把剑看起来很小,但是跟纽托斯手中的长剑相较之下,尺寸看起来没差多少。

虽然剑的尺寸与巨魔的体型有些不搭,但还不至于造成致命的破绽。

八成是因为进化太快导致体格改变,才会让武器的尺寸与体型搭不上吧。

与之对抗的纽托斯靠著让他被誉为剑圣的巧妙剑术,不断格挡巨魔的双剑。

虽然巨魔在攻击次数上占优势,却被纽托斯卓越的剑术玩弄于股掌之间,无法攻破敌人的防御。

嗯。

既然能用单手剑跟纽托斯互砍,就表示纯粹论臂力是巨魔较强。

因为使用双剑,所以攻击次数也是巨魔占优势。

不过,论技术纽托斯远远强过巨魔。

巨魔的动作有些生涩。

就好像是没受过正式训练的剑术外行人,只凭著直觉反应与人对决一样。

不是好像,事实就是如此。

巨魔不可能接受过正式训练。

这样还能跟纽托斯打得难分难解,实在是太可怕了。

跟纽托斯不相上下啊。

纽托斯可是被誉为剑圣的剑士。

纽托斯尽管已经年迈,剑术仍没有衰退,在前任剑帝销声匿迹的现在,是帝国最强的剑士,这点是无庸置疑。

而巨魔居然能跟那个纽托斯打得不分轩轾。

要是不趁现在设法解决掉它,让它继续成长下去,事情恐怕会变得无法收拾。

此外,根据我们在冒险者公会得到的情报,它还拥有急速提升能力值与完全恢复这些未知的能力。

就算纽托斯现在能跟它打成平手,也不该掉以轻心。

我发动土系魔法。

土枪从地面刺出,把插在地面的雷之魔剑推向上方。

魔剑刚好就刺在土枪的前端。

就在魔剑被土枪顶向上方的同时,以魔剑为起点的雷电防壁,也跟著被顶了起来。

「趁现在!从底下钻过去!」

我放声吶喊,同时用同样方法处理其他魔剑。

只要这么做,就算不用手去碰,也能处理掉雷之魔剑。

我用同样的方法处理掉其他魔剑,不断制造出能让士兵们通过的通道。

士兵们从通道冲向巨魔。

不管那只巨魔有多强,双拳还是难敌四手。

如果它跟那位大人一样是那种跳脱常理的强者,那当然是另当别论,但实力只跟纽托斯不相上下的话,士兵们的助阵绝对会造成巨大的影响。

我当然也会助阵。

因为火与雷也是巨魔所使用的属性,可以想见不会有太大的效果。

这么一来,就得使用其他远距离攻击能力出色的属性魔法,例如光。

我开始建构魔法。

我选择了光属性的下级魔法。

然后在照理来说威力不高,魔力消耗也不多的这魔法中,追加了多余的魔力。

这是那群蜘蛛展现给我看过的魔力追加技巧。

虽然我花了超过两年的岁月才学会这招,但我的辛苦不是毫无收获,我的魔法技术因此大为进步。

我成功练成了即使是下级魔法,也能透过调整消耗的魔力,藉以提升威力的技巧。

而且魔法的发动速度跟以往几乎没有差别。

虽然还远不及那位大人,但我仍与魔导的极致更近一步了。

我射出透过追加魔力提升威力的光系魔法。

光系魔法的优点,就是从发射到命中几乎没有时间差,容易击中自己想要狙击的地方。

拜此所赐,我能避开激烈活动的纽托斯,只让魔法击中巨魔。

光系魔法如我所想,射穿了巨魔的脚。

被魔法直接击中,让巨魔的动作变得迟钝。

纽托斯没有放过这个机会,果敢地挥剑砍过去。

巨魔挥舞右手拿著的剑,从剑尖喷出火焰。

然而,凶猛的火焰并没有击中纽托斯。

纽托斯手中的剑也是灌注了风系魔法的魔剑。

呼啸的狂风挡住了火焰的进攻,将火焰吹散。

不但如此,纽托斯还顺势穿过火焰砍向巨魔。

巨魔用左手的魔剑挡住这一击。

左手上的那把魔剑射出雷电。

纽托斯整个人都被轰飞出去。

不过,这种程度的攻击还杀不死那家伙。

成功摆脱纽托斯的巨魔在瞬间露出破绽,被我的魔法再次击中。

这次是威力比刚才更强的魔法。

巨魔的脑袋被击穿了。

就算那家伙再厉害,头部被破坏也不可能还活著。

巨魔的身体倾向一边。

在倒下的同时,它丢出手中的魔剑。

虽然是最后的挣扎,但雷之魔剑直接击中进逼的士兵,夺走了士兵的生命。

真是个倒楣的士兵。

不过,这样一切就结束了。

但巨魔在下一瞬间全身发光后站了起来。

头部被我射穿的伤口也消失了。

我的天啊!

我是听说过它拥有完全恢复的能力,那种能力连致命伤都治得好?

情况不妙。

我们现在等于是在对付不死身的怪物。

如果连头部被射穿都来得及复原,那就只能把它打到粉身碎骨,连再生的时间都不能给它。

这么一来,如果使用下级魔法,就算追加魔力也不会奏效。

如果不是使用追加了魔力的上级魔法,就无法解决这个敌人。

我办得到吗?

下级魔法的魔力追加术,我有信心做到近乎完美的地步。

但换成上级魔法的话,我就不敢保证了。

如果要一击轰飞巨魔的巨大身躯,就只能使用我最擅长的火系最上级魔法──狱炎魔法了。

狱炎魔法原本就是难以掌控的大魔法,却还要追加多余的魔力。

即使是现在的我,这也依然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更何况,狱炎魔法本来就不是一个人就能发动的魔法。

那是得由好几名魔法师透过联手合作的技能同时建构术式,才有办法施展的魔法。

徒弟二号常说能够独自发动那种魔法的我不是人类,但没想到我现在还得挑战极限,对那种大魔法追加魔力。

可是,如果我办不到,就无法击败巨魔。

那我就放手一搏吧!

「呜!」

巨魔发出呻吟。

它似乎与发动万里眼的我对上视线了。

唔!糟糕。我被盯上了吗?

「纽托斯!帮我拖住它!」

「在下明白!」

要是在建构魔法时被袭击,我恐怕会毫无招架之力。

我向纽托斯下达指示,要他压制住巨魔,而纽托斯也做出回应,朝向巨魔冲了过去。

士兵们也一并跟进,为了让巨魔无路可逃,从四面八方慢慢缩小包围网。

如果是纽托斯的话,就有办法争取到能让我完成魔法的时间。

即使那只巨魔拥有那么强大的恢复能力,要是被追加魔力的狱炎魔法直接击中,也不可能不死。

这样就结束了!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

我的盘算被巨魔的咆哮粉碎了。

不同于先前那种隐约有人类心机的举动,那是有如野兽般令人震耳欲聋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的咆哮。

变化还不是只有这样。

巨魔还散发出一股跟刚才显然不同的压迫感。

这种压迫感……就跟我过去在艾尔罗大迷宫里遇到的那些地龙一样!

不,甚至还要更强!

根据我们在冒险者公会里得到的情报,这只巨魔疑似拥有三种特殊能力。

一种是制造魔剑的能力。

一种是完全恢复的能力。

而这是最后一种能力,也就是能力值的爆发性提升!

已知的魔鬪法和气鬪法确实无法解释巨魔为何会出现如此剧烈的变化。

因为我不是用肉眼,而是透过万里眼观察,所以无法进行鉴定。

因此,我无从得知巨魔的能力值到底提升了多少。

然而,从这种感觉看来,纽托斯他们应该都不是巨魔的对手。

不但如此,就连我也拿它没办法。

可是,我们不能就此退缩!

虽然这可能是无谓的挣扎,但我还是要用这发狱炎魔法给它好看!

「唔!」

可是,结果我没能发动魔法。

因为在我发动魔法之前,巨魔就转身逃走了。

巨魔完全不理会在外侧包围的士兵,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就从他们身旁钻了过去。

用肉眼看不到的速度。

「它……逃跑了?」

我茫然地望著巨魔逃跑的方向好一阵子。

不光是我,士兵们也是一样,看起来有些困惑。

「唔!虽然是敌人,但它跑得还真快,佩服佩服!」

纽托斯的感想让我们回过神来。

纽托斯把他的爱剑──风之魔剑收回剑鞘。

这场战斗至此宣告结束。

纽托斯也明白了──

我们不可能继续追击。

巨魔为何逃走,原因我不太清楚。

可是,不管它逃走的理由为何,我们都追不上那双快腿,即使追上了我也无法保证能打赢。

那只巨魔的能力太过异常了。

也许即使冒著危险,我也应该用肉眼看看那家伙,对它发动鉴定才对。

就算只有一部分,如果能够查明那种未知能力,或许就能找出某种对策。

「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直接追击太危险了。

可是,也不能放著不管。

更何况我已经告诉夫人,说要替布利姆斯报仇了。

我的自尊不允许我违背那个约定。

「先重整部队,改天再想办法追击吧。」

「没那个必要。」

有一道声音回答了我的自言自语。

一名黑衣人在不知不觉间跪在我身后。

居然能在不被我发现的情况下,来到这么靠近我的地方?

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不,底下拥有这种人才的组织并不多。

想到这里,这家伙的真实身分也就呼之欲出了。

「是神言教的走狗吗?」

「正是。」

即使被我称作走狗,那家伙也没有否认。

那种不带一丝情感的声音,就跟遮住他脸孔的黑布一样高深莫测。

神言教底下有个秘密组织。

据说这个地下集团专门负责暗中解决掉异端分子,或是混进人族中的魔族。

而这个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组织,在我身旁现身了。

「那么,你这走狗找我有何贵干?」

「我希望您能把那家伙交给我们来处理。」

面对我的问题,秘密组织的人直截了当地提出要求。

也就是说,他希望我们把那只巨魔交给他们处理?

「这里可是帝国领土。你明知道这点还敢这么说?」

我瞪著秘密组织的成员,并提醒他别国的人不该在此肆意妄为。

即使神言教在世界各国都有著强大的影响力,干预我们这支国家正规军的行动,也会造成很大的问题。

干预他国内政──视情况而定,这可能会演变成国家之间的纷争。

「当然明白。」

但我得到的回答,却是对方明知后果的情况下如此提议。

换句话说,神言教有著让他们不惜做到这种地步的理由。

秘密组织的成员本不应该在人前现身,也许他们像这样前来询问我的意见,就是神言教表达诚意的方式。

如果这些家伙凭藉著他们隐密行动的能力,应该也能在不被我们发现的情况下达成目的吧。

这么看来,我在这时拒绝他们的要求,也无法确定这些家伙到底会不会就此收手。

毕竟就算这些家伙暗中做了什么,我们也无从得知。

「你们打算怎么处理那家伙?」

「我保证不会伤害到帝国的利益。」

对于我的问题,秘密组织的人有些答非所问。

虽然不能告诉我要怎么处理巨魔,但至少不会伤害到帝国的利益是吗?

「……好吧,我明白了。就交给你们处理吧。」

「感谢您的谅解。」

我忍痛接受了神言教的提议。

就算我在这时拒绝,也无法保证这些家伙不会擅自行动。

更重要的,是光凭我们的力量很难解决掉那只巨魔。

它不但拥有那种惊人的恢复能力,还有著可能不下于地龙的能力值。

既然它逃跑了,就表示那些能力或许存在著某种限制,但我不能怀著一厢情愿的想法行动,害得部队陷入绝境。

我不能让在艾尔罗大迷宫里犯下的过错再次重演。

……抱歉了,布利姆斯。

虽然我想亲手替你报仇,但这个愿望看来是无法实现了。

如果神言教愿意代替我们完成这件事,就算心有不甘,我也还是应该退让吧。

「我再提醒一次,你们行动时务必切记,这里是帝国领地,明白了吗?」

「明白。」

听到我的警告,秘密组织的人立即回答了我。

我现在也只能相信这人的承诺了吗?

「此外,我还有个不情之请,某位大人目前正暂住在那座城镇,虽然冒险者公会可能会拜托您出面解决跟那位大人有关的事情,但请您千万不要插手此事。」

嗯?

秘密组织成员提出了跟刚才完全无关的要求。

比起刚才提出跟巨魔有关的要求时,感觉他更加拚命了。

从他说了这么一大串话,就能清楚看出这个事实。

「你这话是什么……」

「唔!来者何人?」

就在我正准备把事情问清楚的瞬间,纽托斯的宏亮声音打断了我。

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纽托斯正朝向这里冲了过来。

在旁人眼中,一身黑衣的秘密组织成员可说是可疑至极。

也难怪看到可疑人物的纽托斯会脸色大变。

「那就万事拜托您了。」

「喂,站住!」

无视于我的制止,秘密组织成员就这样消失了。

身手真是俐落。

「罗南特大人!你没事吧?」

「嗯,我没事。等到事情平息下来,我再把详细情况告诉你。」

在对迅速赶来的纽托斯感到有些不耐烦的同时,我迈开脚步,准备重新召集士兵。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