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八卷鬼2鬼的魔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想做些什么?我又能做些什么?

    若是让我用一句话概括自己前世的一生,短时间内我可能得不出答案。

    任谁都是一样的吧?

    在一般人看来,我的人生在相当年轻的时候就结束了。但我依然觉得,这样的一生并未短到能用一句话来概括。

    不过,要是问起我对自己的人生是否满意,我很难率直地点头表示肯定。

    「京也不擅长变通呢,这样下去可能会吃亏啊」

    对我说这话的,是我高中的朋友之一——俊。

    进了高中之后才交到的这位朋友,偶尔会说些一针见血的话。

    硬要说的话,我的另一个朋友叶多应该更擅长察言观色。但俊似乎总能在无意识中透过事物表面看穿其本质。

    我自认为自己在高中表现的还是挺老实的……

    上高中之前,我的生活相当混乱。

    最初是在幼儿园的时候。

    年长的孩子们想把玩具抢走,为了阻止他们,我和他们打了起来。

    明明是我们先来的,他们却想把我们轰走。

    我拼死抵抗,把年长的男孩子弄哭了。

    结果在幼儿园老师的介入之下,这件事不了了之。

    仿佛理所当然一般,我被激怒了。

    我做了正确的事情,为什么会被激怒呢?

    当时的我还不能理解。

    现在我明白了——我挑起的争端,连累了和我一起玩耍的孩子们,让他们受了伤。

    甚至有孩子哭了。

    错的是那些不懂先来后到、想夺取玩具的大孩子。

    这是肯定的。

    但是,和他们打起来的我,真的是在做正确的事吗?

    我还得不出答案。

    不过,我还是希望当时的自己能隐约意识到,我以为的正确,未必就是绝对的正确。

    可当时的我稀里糊涂,什么也没能明白。

    从那以后,我始终践行着自认为的正确。

    说白了就是用拳头说话。

    小学的时候阻止了霸凌。

    初中的时候让恐吓犯自食其果。

    琐碎的小事更是不胜枚举。

    我越是做出自以为正确的行动,身边的人就越对我冷眼相待。

    同伴不断减少,只有敌人不停地增加。

    初中毕业的时候,我已经在当地被称为“小鬼”,臭名远扬。

    当时我的身材还很矮小,这恐怕就是绰号的由来。

    我只是在做自以为正确的事,身边的人却并不这么认为。

    在他们看来,做坏事的反而是我。

    所以,我决定选择一所较远的高中,老实地过日子。

    就这样,充斥着欢声笑语的安稳日常开始了。

    无视掉各种各样的事情,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我也能像个普通的高中生一样生活。

    不过,我还是会时不时去想。

    这样真的好吗?

    和朋友一起玩游戏,为考试而烦恼,思考未来的方向。

    像这样过着普通的高中生活,我却感觉有种沉闷的情绪渐渐在心中积聚。

    俊说的没错,不擅长变通的我,也许已经吃了大亏。

    究竟什么才是正确的呢?

    我又该怎样才算是在做真正正确的事呢?

    事到如今,连这份烦恼都成了奢侈。

    打倒所有冒险者后,我叹了口气。

    同时,全身都松懈了下来。

    无意识中我似乎已经相当疲惫了。

    和前世的小打小闹不同,真正赌上性命的厮杀果然会令人绷紧神经。

    以至于松懈下来的瞬间,我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就这样坐在地面上,我又长叹了一口气。

    周围弥漫着一股与硝烟不同的、什么东西燃烧的异味。

    混杂其中的还有血的铁锈味。

    一眼望去,到处都是倒下的冒险者尸体。

    地面上因为爆炸产生的坑坑洼洼,述说着战斗的激烈程度。

    手头的魔剑全部用光了。

    我得赶紧再做一些出来。

    武器炼成。

    这是我的固有技能。

    这个似乎生来就有的技能,具有消费MP生成武器的效果。

    如果追加注入MP,还能为生成的武器附加特殊的效果。

    用这种方法制作出的,就是名为魔剑的具有特殊效果的武器。

    第一次发现这个技能,是在哥布林的村子里吃饭的时候。

    哥布林的村子里没有刀叉,平时都是直接用手抓着吃饭的。

    契机是那些被摆上餐桌的狩猎来的肉。

    看着这些硬的过分的肉,我打心里想要把小刀。

    狭小的家中闪过一道光,下个瞬间我的手中已经握住了一把刀。

    这把刀比我想象中的要寒碜的多,但确确实实是把刀。

    从空无一物的空间中突然出现小刀的不可思议的现象。

    村长手中的全村唯一的鉴定石解释了其中的原因。

    鉴定的结果告诉我,自己拥有“武器炼成”这个技能。

    知道这点之后,我的生活发生了些许变化。

    我会在MP允许的范围内用武器炼成制作武器。

    因为我想尽我所能为村子做出一点微小的贡献。

    遗憾的是,当时我的MP量还很少,做出来的充其量只是些简陋的小刀。

    而且,光是制作一把就得用掉所有MP,之后我就不得不休息到MP恢复为止。

    即便如此,因为有了能切分一直以来只能用手抓取的料理的工具,大家都很感谢我。

    我很高兴,于是愈发努力地制作小刀。

    就这样,我的技能等级上升了,MP上限也提高了。我开始能做出菜刀一类的东西。

    可以的话我也想做些叉子出来,可惜武器炼成正如它的名字所说的那样,只能制作出武器。

    小刀和菜刀都姑且能用作武器,所以可以炼成。

    小刀、菜刀,随后是解体猎物用的大刀。

    紧接着是短剑。

    之后终于能做出像样的长剑了。

    我一步步制作出更为精良、更为强大的武器。

    此前因为缺乏物资,没有像样的武器的哥布林们。

    他们因为我的武器炼成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以往战胜不了的魔物被打倒,行动范围也由此扩大。

    拜此所赐,狩猎到的肉和探索中收获的物品也多了起来。

    我的力量,帮到了村里的大家。

    这让我很高兴也很自豪,激励我炼造出更强劲的武器。

    回想起来,那段时光是最充实的。

    只要持续工作就能提升技能等级,还能创造出品质更好的产品。

    这些品质更好的产品,又能帮助到大家。

    没有比这更有意义的事了。

    现在的我,技能等级和MP上限都比当时高得多,生成的武器质量也远非当时能比。

    那时候的武器也没法附加特殊效果。

    我成长了。

    但如今的我却并没有充实感。

    为了杀人而制作武器,怎么可能会有充实感呢?

    打倒魔物谋生的武器和杀人的武器。

    同样是武器,它们的内涵却完全不同。

    不,武器还是武器,吗。

    本质是武器这点没有改变。

    然而,根据使用方法的不同,武器的性质是会变的。

    我为了杀人而使用武器。

    说白了就是这样。

    锻炼这个技能,明明不是为了做这种事的。

    我又一次环视周围。

    凹陷的地面。

    倒在其中的冒险者的凄惨末路。

    留有全尸的已经算好了,很多冒险者的外观简直惨不忍睹。

    造成这副惨状的,是我生成的魔剑的力量。

    地雷剑。

    正如它的名字那样,拥有地雷的效果的魔剑。

    一般的魔剑消费持有者的MP发挥效果,所以能一直用到坏掉为止。

    我用得最多的双刀——炎刀和雷刀就是这样。

    但地雷剑不一样。

    这是我注入大量MP生成的魔剑。

    我发现这种魔剑的力量会一次性爆发。

    原本能用很久的魔剑的力量只在一次攻击中就被全部耗尽,其威力可想而知。

    话虽如此,实际的威力也没到特别夸张的程度。

    魔剑是消费持有者的MP发动的,而它只是以用完即弃的代价省略了消费MP的环节,借此提升了一些威力而已。

    手的数量限制了能同时使用的一般魔剑的数量,这点也更加衬托出地雷剑的好用之处。

    地雷剑只要设置好,就会在对手踩上它时自行发动。

    我要做的只有生成地雷剑并配置好它。

    毕竟我只有一个人,寡不敌众之时势必会露出破绽。

    为此我才开发了地雷剑。

    只要设置好就能发挥陷阱的功能,减轻我的负担。

    因为武器炼成这一技能的特性,制作魔剑的过程中,我的技能等级也会随之提高。

    提高了技能等级,就能制作更为精良的魔剑。

    为此我必须尽可能多地制作魔剑,可是我一次能用的魔剑数量只有两把。

    像某些漫画和游戏那样,强行装备更多数量的魔剑实在是缺乏实用性。

    为了不浪费制作出的魔剑,能远距离使用的一次性魔剑正好符合了我的需求。

    在这一理念的驱使下,我参照地雷剑制成了投掷用的炸裂剑。

    它的构造与地雷剑大同小异,优点则是能根据我的想法选择攻击的对象。

    我一开始是想制作枪械的,不过我的武器炼成似乎无法生成近代的兵器。

    刃具和打击武器都能正常做出来,使用火药的武器就不行了。

    正因如此,我才制作了炸裂剑作为代替,结果它比我预想的还要强力。

    因为是剑,所以能受到剑的才能这一技能的攻击力补正,再算上投掷这一技能附加的命中补正和威力增加,光是击中就能造成相当大的伤害。

    在此基础上还能爆炸,因此单就威力而言,它已经超过了地雷剑。

    它的杀伤力甚至凌驾于枪械之上。

    缺点则是与地雷剑不同,炸裂剑必须得由我亲手投出去,所以一旦被接近就用不上了。

    这个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通过与地雷剑的配合使用得到缓解。

    在周边设置地雷剑使对手难以接近,这样就能尽情投掷炸裂剑了。

    地雷剑构成肉眼不可见的防壁。

    炸裂剑则是炮台。

    某种意义上这就像是把我自己变成了要塞。

    话虽如此,地雷剑和炸裂剑都是消耗品。

    用过就没了。

    无论是地雷剑的防壁,还是炸裂剑的炮台。

    最后的最后可以依赖的,只有我自身和手中的魔剑。

    炎刀和雷刀。

    不同于用完即弃的地雷剑和炸裂剑,它们是正经的魔剑。

    因为外形是刀的样子,也许该说是魔刀才对。

    正如名字所说的那样,它们各自蕴含着炎和雷的力量。

    只要注入MP就能让炎和雷缠绕到刀身上,爆发性地提高攻击力。

    这些炎和雷还能被放出去,进行中距离的牵制。

    不仅如此,只要装备着这两把魔剑,持有者的防御力和炎、雷耐性就会被提高,连HP和MP都会微量回复。

    效果当然比不上技能,但因为能在减少伤害的同时给予回复,它们在长时间战斗中非常好用。

    而且,这两把刀还有自动修复损耗的能力,所以,只要不在一场战斗中被完全损坏,它们就能恢复得焕然一新。

    为了做出拥有如此效果的魔剑,就算是现在的我也得花大力气。

    用命名这一技能为它们取了名字之后,它们的效果又被进一步增强了。

    命名是通过赋予物品或生物名字来提高物品所具备的效果或生物的能力值的技能。

    对生物的命名,还会受到命名者的影响。

    命名会确立隶属关系。

    命名本身并不具备在此之上效果,但在和其他技能组合使用的场合,它甚至令对方唯命是从。

    所以我才会……

    我回想起了讨厌的事情。

    还是转换下心情吧。

    组织了这么大规模的讨伐部队,我不觉得那些人会就此放弃。

    不如说,意识到我是多么危险的魔物后,他们应该会更急于打倒我才对。

    对人类而言我是危险的,这点未必有错。因此我也没法去责备做出这个决定的人。

    虽然不会去责备,但也不是说我没感觉到烦。

    被攻击的话,任谁都会窝火的吧。

    我要是有这个意思,也能主动为迎击做准备。

    事到如今我已不会再试图与人类对话。

    人类之流,不值得信任。

    应该说我甚至想把人类灭绝掉。

    从心底里涌现出的漆黑感情。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的嘴里有了一股铁锈味。

    我还以为是咬牙咬的太用力弄破了嘴里的某个部位,结果发现自己正叼着冒险者的尸体。

    弥散在嘴里的血肉味不由分说地刺激着我的记忆,让我回想起了那个时候。

    愤怒的感情几乎要将我吞噬,我狠狠地甩了甩头。

    不行,不行。

    一定要保持平静。

    没问题,暂时还没问题。

    我还算冷静。

    我就冷静地为人类的下次进攻做好准备吧。

    细细咀嚼着冒险者的尸体,我开始思考该怎么杀死攻来的人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