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八卷2我不想出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早上好!

    刺穿窗子扎进来的阳光令人不爽,是个清爽的早上呢。

    可恨的太阳…

    所幸,这个房间的平面设计使得日光够不到床上。

    所以,一起来就沐浴在日光的直射之下什么的,这种事故不会发生所以安心了。

    虽然这么说,即使不会直射到也不可掉以轻心。

    因为太阳的威力是不可小觑的。

    那混蛋仅是存在就已经带来巨大的影响了。

    多么令人恐惧的家伙啊。

    问我为什么要这么恐惧这太阳光?

    因为,我可是白化病人啊。

    啊啊,唔嗯。

    从现在开始,希望不要吐槽我说的话。

    嘛,不认为通体雪白却有着红眼睛的话不是会很有白化病人范儿嘛?

    然而,其实并没有任何症状,只是因为那种颜色什么的才认为是白化病人啊。

    然而,神化后就判明了这只是误会。

    被阳光直射到就会疼。

    疼的不得了。

    白化病是指无法生成黑色素的一种疾病,所以肤色和毛色都是白的。

    眼睛的颜色是由血管的颜色透过所致的红色。

    于是,虽然那黑色素有降轻紫外线所造成的危害的作用,但没有的话会被紫外线伤得很重。

    沐浴在直射日光下很快就会出现像是被晒干一样的症状。

    也许会想不过是晒晒的程度,但是这并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因为这样的话皮肤癌的风险会很高,即使不这样也会非常的痛

    因为这个世界没有uv-cut的防晒霜这种诙谐幽默的东西,还是个颇为深刻的问题呢。(注:uv指紫外线,uv-cut应该是个品牌)

    嘛,因为在这边的世界里有着治疗魔法这种便利的东西,所以应该总会是有办法的,但是这有痛苦又煎熬这种事是不会变得啊。

    是的,在这两年间,我无数次的蒙受魔王的治愈魔法照顾。

    真的不得不避开直射日光而行进,长途旅行最终会变成这个结局呢。

    而且虽然感觉会有视力变坏的说法,但是我正如字面所说视力很不错。

    虽然比起神化前是有所降低的,但我觉得视力和一般人应该是同等程度的。

    是因为瞳孔有十个的原因吗?

    这仍是个谜。

    嘛,并不坏而且还挺好就是了。

    然后,这白化病人的特征在神化前没有出现的原因被归结为属性值的恩惠了。

    因为属性的防御力很高,所以应该能买免受紫外线的影响吧。

    属性值真~牛啊。

    只要提高属性值的话不就无论什么都无畏了吗?!

    虽然现在已经没有那属性了啊!

    回来——啊!我的属性值!

    但是就算叫破喉咙属性值也回不来了。

    所以,从今往后要不得不与至今为止一直用属性值抵抗着的紫外线相处了。

    把目光从刺穿窗户射进来的阳光上慢慢移开,在屋子里游荡着。

    然后,发现了有人影蹲在了屋子的角落。

    虽然吓了一跳,但仔细一看发现是萨艾尔。

    看起来是留在这里充当我的护卫呢。

    屋子里没有其他人,屋外也感觉不到有其他人在的气息。

    大家把萨艾尔撇下正在出门中啊。

    话说,吸血鬼主仆,你们明明是吸血鬼就不要大白天出来散步啊!

    为什么比起我来吸血鬼会更加不在意日光啊!

    这也是那也是都是这群家伙的属性太高了导致的不对头。

    把那数据交出来!

    靠北!

    虽然,再怎么对吸血鬼主仆生气也毫无作用。

    吸血子和梅拉,并不是简单的得到属性罢了。

    原来的小婴儿,和仅仅的一个从者,在旅途中锻炼自己,所以之后才到了如今的高度。

    对于失去了鉴定技能的我而言,吸血子与梅拉的强大是不可知的。

    但是 据魔王所说现在好像正在顺利的成长中。

    感觉,锻炼好像变成日课了的样子。

    锻炼出那种风气的是我,虽然明明作为教官的我神化后已经不在原位上了,但是却没有改变的继续着锻炼,真牛啊。(注:原文采用的说法较为粗野)

    巴普洛夫的狗嘛?(注:著名的心理学家巴甫洛夫用狗做了这样一个实验:每次给狗送食物以前打开红灯、响起铃声。这样经过一段时间以后,铃声一响或红灯一亮,狗就开始分泌唾液。)

    还是说是哪里来的野菜星人?

    梅拉的话其训练理由我姑且还是知道的。

    梅拉有着没能守护吸血子的双亲的过去。

    有着力量不足而悔恨不已的过去,我很懂他想要变强的心情。

    我在my home被烧毁的时候,除了逃跑外什么也做不到的时候是像死一样的后悔。

    梅拉也和我一样,肯定是有着失去了重要的人们的悲伤以及在那之上的悔恨不会错。

    为了这一次能守护住,在锻炼着自己吧~

    嘛,被保护对象变成了怪物…唔嗯… 就当做不知道不管了就好了。

    不,哎,唔。

    吸血子啊!

    现在的成长样子有点奇怪啊。

    要说现在吸血子的修行的话,就是与阿艾尔的模拟战了。

    在这个时点请等一下。

    为什么是阿艾尔这个与萝莉的外表相反属性值破万的超级魔物呢?

    那个家伙可是仅一个人就可以毁灭一个城镇,甚至是能一个国家的等级的活生生的灾难。

    而且还是模拟战。

    很奇怪,绝对很奇怪。

    当然阿艾尔是不会认真的。

    阿艾尔如果认真了的话不拉上上位龙是不行的。

    但是,即便如此和阿艾尔打模拟战还是很不好。

    为什么这么说呢,那模拟战达到了因为太花哨而没法在人前打的等级。

    那可是刚以为二人唰得从马车上消失了,接着就从远方传来了“咚”啊,“滋刚”啊的声音哦?

    这是那个漫画世界过来的战斗音效啊!

    这样的话,因为战斗的这么华丽,阿艾尔也认可了作为模拟战对手一事啊——

    那一带的野生魔物想必已经无法匹敌了吧。

    多么吓人的幼女啊。

    顺带一提,除了阿艾尔以外没有人会去当模拟战的对手。

    为什么来着?

    是因为如果是其他的人偶蛛的话,下手就分不清轻重了哦。

    萨艾尔,稀里糊涂吸血子就会被杀太吓人了。

    利艾尔,漫不经心吸血子就会被杀太吓人了。

    菲艾尔,不注意吸血子就会被杀太吓人了。

    (注:上文的稀里糊涂,漫不经心,不注意全是同一个词“うっかり”)

    恩,排除法也知道阿艾尔是对手的唯一人选了。

    阿艾尔以外的除了吸血子稀里糊涂的被杀死以外看不到别的结局。

    那一不小心就会杀掉吸血子的其中一人,萨艾尔正蹲在屋子的角落里目光闪烁着看向这边。(注:闪烁=ちらちら:眼睛多次迅速向某个方向看)

    没有指示的话萨艾尔基本不会主动行动。

    没有自主性虽然有时候会很令人闹心,但反过来说对于被指示的东西也可以忠诚的出色的完成。

    所以像这样被任命为看家的啊的情况很多。

    只要不发生紧急情况就没问题了。

    嘛,虽然发生紧急情况时相当的不可靠就是了。

    让萨艾尔保持着高度的灵活性并随时准备临机应变,这种事是不能期待的。

    姑且还是能做出作为保镖的最低限度的判断的,虽然是这么想的,但不管怎么说毕竟是萨艾尔啊。

    利艾儿这样的虽然应该不会做出预想外的事情,但是无论如何就是放不下心就没办法了。

    即便如此战斗能力却和阿艾尔基本没差别啊。

    这就是一个能力高但不能说有能力的典例。

    想着这样失礼的事情,慢慢吞吞的从床上起来了。

    醒后赖床的时间,大约五分钟。

    之前一直是靠着思考超加速的技能,胡思乱想一堆经过的实际时间只有一瞬间,现在就没有那种事了。

    思考的话就会经过与思考相当的时间。

    也就是说,在我对萨艾尔抱着白搭的失礼的感想所经过的时间里,萨艾尔本人应该一直在屋子的角落里战战兢兢的。

    某种意义上这家伙也很厉害啊。

    要是菲艾尔的话肯定会等不了向这边突袭过来的。

    在这种意味上说不定萨艾尔更适合这份工作。

    毕竟平常只要一声不吭就好了。

    利艾儿虽然也能做到安静下来,但是要是轮到那家伙的时候如果就那样子一声不吭而忘记了保镖任务的话就太恐怖了。

    适材适所就是这样吧。

    嘛,虽然萨艾尔经常看家还有另一个理由。

    隐藏在长长的袖子里的左手处不是别的部位,而是仍然保持着人偶风格的状态的左手。

    人偶蛛的人偶经过我的魔改,已经改变得和人类没什么区别了。

    不只是看上去,还再现了肌肤的质感,变成了即使摸上去也没法很快辨认出来的程度。

    然而,萨艾尔的手在两年前UFO事件之际,被敌战车破坏掉了。

    然后,我因神化变得产不了丝了,自然用那线做出来的人偶也就做不出来了。

    虽然曾经稍微想过是同样拥有神织丝技能的魔王的话是不是就能够再现了,但是看起来我好像做出了相当荒唐的事情,“哎呀,做不到的啊”地无可救药了。

    虽然魔王姑且也是努力过的呢——

    但是还是做不到再现人的肌肤啊。

    因为这样,萨艾尔的左手现在处于不完全的状态,虽然没有机能上的问题,但是应该会被人用奇异的目光看待吧。

    和我的眼睛一样,被看到了说不定就会暴露自己是最糟糕的魔物的事情。

    所以 ,和我一起行动的时候变多了。

    在房间自带的梳妆台面前站了起来。

    回过头去向萨艾尔招了招手。

    向战战兢兢的萨艾尔用手势传达了帮我整理仪容的要求。

    不只是萨艾尔,好像人偶蛛们都很喜欢给我鼓捣仪表,所以像现在这种放任的时候比较多。

    呵,自愿给幼女当玩具玩的我,真具有大人气概。

    绝对不是嫌自己做麻烦什么的。

    说不是就是不是。

    萨艾尔从行李中选好了一件拿了过来。

    她拿过来的,是一件半袖迷你裙的,露出度还挺高的衣服。

    萨艾尔意外的想让我穿这样大胆的衣服。

    这是一个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显示出独立性的家伙。

    明明是人偶按理来说是不会呼吸的,但是不知为何感觉能听到“spi——”的鼻息。

    唔嗯,嘛,在这上面穿了一层女袍,所以还不成问题啊。

    在放弃的境地之下就那样子被她换好了衣服,终于在皮肤上涂上了能够防止日晒效果的化妆水。

    虽然不及日本那种程度的效果,但有总比没有好。

    这个世界对美容实在是太不重视了,不如说是多亏了属性值,日晒的效果基本没有,所以没有在意的必要,就没有发展这种美容品。

    本来一般市民想要活下去就已经尽全力了,这种多余品也只有富裕阶级会买了。

    因此,化妆品一类都很贵,而且性价比不高。这对魔王的钱包造成了不小的负担。

    但是,没办法啊。

    并不是为了美白什么的才支付这么高昂的金额的,而是因为如果没有这个,就真的糟糕了。

    就这样,一边在心中找着借口,一边随着更衣结束坐在了梳妆台前的椅子上。

    萨艾尔则不由得高兴的梳起头来。

    并未晨理散发,头发却还如丝般顺滑,所以只梳个几回就停了。像往常一样整理成了三编辫。(注:晨理散发:日文特有词汇,指早上整理晚上睡乱了的头发。如丝顺滑:一个拟声词。三编辫:一种发型。)

    弱点是直射阳光的我,不可思议的是毛发居然没受损啊。

    嘛,在外出时是有穿长袍,注意着不被太阳直射的啊。

    虽然这样,但至今为止还保持着如丝顺滑的状态,除了不可思议找不到别的词了。

    虽然觉得不可能,我不会是不知不觉间在用神化power在让毛发维持在最佳状态吧?

    不能断言,什么也说不了。

    嘛,算了,毕竟比起头发变得破破烂烂的还都很好啊。

    如果在这里能使用能力的话,那么在别的地方就真的无能为力了吗?我这么想到。

    这几年间,因为失去能力有各种各样的烦恼了。

    想着,这一次会不会就能用出能力了。

    让萨艾尔整理着自己的头发,同时集中意识。

    所想象的是线。

    很白,很细,很柔,很坚韧的蜘蛛丝。

    从指尖射出那丝的想像。

    然而,再怎么想像,指尖也出不来丝。

    同样的,我也做出了对暗之魔法的想像,即使对眼睛注入了魔法想发动邪眼,也什么也没发生。

    看看镜子的话,能看到是完全整理好仪容的自己。

    虽然明白了,但是今天还是没有成果。

    两年间,我为了取回自己原来的力量,一直在反复实验,反复失败着。

    试过为了感知魔力流动而进行冥想,试过为了习惯体力而锻炼肌肉。

    无论哪个,都徒劳无功的结束了。

    技能也好属性值也罢,都是系统强制给这个世界的住民使用魔术而引出的力量。

    也就是说,系统是为了正确使用力量而生的辅助装置。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经没有这种辅助了。

    所以才用不出力。

    但是,系统只是辅助。

    始终被辅助着,用着力量的是我们。

    讲道理,这不就意味着没有辅助照样可以使用力量吗!

    实际上邱列邱列也向我保证过,只要我明白使用方法,定能发挥出和过去一样,抑或是在那之上的力量。

    但是,就是那个使用方法我不~~~明白啊!

    这不就像是让日本男子打出○派气功波一样嘛!

    能打得出去是不~~可能的啊!

    要怎么打啊!

    要打出来的话就要打啊!

    哈,真的,搞不懂使用方法啊。

    现在的我处于本来就连使用方法都从一开始就不明白的状况。

    就像是没站在起跑线上一样。

    我在神化之前也是可以梆梆的使用技能的。那种感觉我大致知道,本来是这么打算的。

    所以乐观的想着会不会很快的就知道使用方法了,两年过去了。

    这也太令人着急了。

    如果,就这样永远不知道使用方法的话,不是会一直这么弱嘛。

    不会那样的,虽然我想要这么想,但是原本普通的人类不会持有力量才是标准。

    因为这个世界有系统这样的东西,才会能发挥以技能形式显现的异能,在地球上有超能力者这样的会成为不可信的东西。

    没有力量是很平常的。

    我说不定也变成这样了。

    虽然这么说,有庞大的能量沉睡在我的身体里面倒是真的。

    虽然不明白它的使用方法。

    只要能够抓到一个契机,知道技能的使用方法,或许就能看到曙光。

    咽下出口的叹息,站了起来。

    从行李中取出一直都穿着很不舒服的长袍,穿了进去。

    好不容易才让萨艾尔打扮的花枝招展起来,为了尽可能的不让肌肤收到照射也是,为了隐藏眼睛也好,不带上兜帽,深深地隐藏其中是不行的。

    嘛,虽然这些以外还有要把脸遮起来这一理由。

    就这这样,我把脸遮在兜帽后,离开了房间。

    萨艾尔从后面跟了上来。

    现在投宿的这个住处是三层结构,我们把二层取做我们的房间。

    因为一层是食堂,所以来吃迟来的早饭吧!

    这么想着走下楼梯,踏足进入食堂,尽管是这种时间,这里却已经有了先客。

    是男性二人,在这样的时间就开始喝酒谈笑了。

    从外貌看来,有股冒险者范。

    虽然总——觉得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但是输给了饥饿下决心向前走去。(注:原文的“不好”用了片假名,查了查的确可以表示强调)

    两个冒险者向进入食堂的我和萨艾尔投来了视线,做出了诧异的表情。

    嘛,毕竟进来的是会觉得在室内覆盖全身的打扮很怪异的人类,当然会变成这种表情的。

    一边装作不在意这些冒险者的样子,一边从旁边饶了过去。

    可以的话想避开,所以选了离食堂门口最近的桌子作为阵地。

    躲也躲不过。

    就在想就这样从旁边穿过的,那个瞬间。

    『哎~呀~』

    一个男人故意做作一番,掀开了我的兜帽。

    看到了冷笑着的两个男子的面容。

    这些家伙,还真干出来了!(注:稍微有点骂人的语气)

    瞬间闭上眼睛,只有这双眼睛被看见是绝对要避免的。

    嘛,当然的闭上眼睛后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接下来他们要做什么就不知道了。

    「哦!是个大美人嘛!」

    比想象中的还要近,满溢着酒臭的吐息扑面而来。

    下一个瞬间,吓了一跳的,头部周围涌出了冲击。

    并不是那么强,通过看不见的状况判断,看起来是那个男人把胳膊放在了我的肩上。

    这个可恶的醉鬼!

    正因如此,我才不愿意暴露自己的素颜。

    我就算仅以自己的评论,也是个美人。

    而且会因为这特殊的色彩招揽不必要的目光。

    所以,要尽量不暴露素颜。

    即便如此,这醉汉们还是把兜帽取了下来,这还不满意还还开始纠缠我。

    而这些还都是算是小波小浪。

    也就是说,只是我的大脑没跟上事态发展。

    然而,下一次冲击却使得我的思考飞到了不知何处。

    「哦~,是穿衣显瘦的类型呢。」

    哈?

    恩?

    诶?

    是揉来揉去的感觉。

    要说是从哪里传出来的,是从我的胸部传来的。

    被 揉 到 了 !

    没有当场晕倒真应该褒奖我自己的精神力。

    不如说,如果再迟一点的话,我真的会失去意识的。

    「昂?咋了小鬼?」

    如果那个醉汉的声音没有传过来的话。

    就危险了!

    我这样想着,向萨艾尔伸出了手。

    因为眼睛一直闭着所以凭直觉伸出了手,很幸运的成功抓住了萨艾尔小小的肩膀。

    隔着手的感觉,知道了萨艾尔已经停止了行动。

    呼,危险危险。

    再晚一步的话,这里就会变成发生惨剧的地方了。

    萨艾尔并不会自主行动起来。

    但是,对于提前确定好的事情,她还是会好好按照那个行动的。

    所以在这个场合,萨艾尔是要采取行动的。

    也就是,歼灭敌人。

    虽然觉得对仅仅两个醉汉表现出敌意很奇怪,但是判断这些对于萨艾尔来说是做不到的事情。

    萨艾尔好像思考不了难些的事情,只能总之先把纠缠着我的对象不管是什么先当做敌人对待。

    要是在这里的是阿艾尔的话,醉汉就会被很顺利的赶走了,然而萨艾尔做不了那么灵巧的事。

    因为除了事先决定好的事情以外什么也做不了,在这种时候就不得不注意对待了。

    虽然非常抗议,但是以生命作为性骚扰的代价实在是太重了。

    为什么我非要救助性骚扰我的醉汉的性命啊。

    不会吧——

    …….仔细一想,没必要庇护这些家伙啊。

    一大早就在这里喝酒,还做出性骚扰行为的废柴人类干脆死了算了不就好了吗?

    「喂!这是想干啥!」

    我正在想着这种危险的事情,真的开始考虑要把萨艾尔解放的时候,食堂深处响起了响彻食堂的声音。

    禁不住半开眼确认声音的主人,结果从食堂深处扭扭地出来了一个体格很好的老太婆。

    比体格很好的两个冒险者的体格还要大。

    主要是宽度吗。

    「要是让别的客人为难了的话就出去啊!」

    『啊,那个,抱歉!』

    是被老婆婆的威压吓到了吗,两个冒险者好像一下就醒酒了。(咕酱:其实喝醉根本是装的吧!)

    「向老妪道歉有什么用?道歉的话就向那边的孩子道歉!」

    『遵,遵命嘤!我错了!』

    老婆婆强无敌!

    两个冒险者对我低下头道了歉,就那样匆匆忙忙的逃离了食堂。

    「真是的。所以说冒险者啊。」

    老婆婆好像被惊呆了一样叹了口气。

    「对不起了啊,小姑娘们」

    虽然老婆婆道了歉,但是老婆婆又没有需要道歉的事,倒不如说应该因为帮了我们的事不被感谢不行才对。

    总之先假装我不在乎。

    「虽然冒险者大家不都是哪样的废物,小姑娘是个美人不注意可不行哦。」

    是的,所以才要披上兜帽,躲在没人看得见的小屋里。

    「特别是如今,别的地方的冒险者来到了这个小镇上,是要注意有没有奇怪的家伙混进来的时候了。」

    嗯?

    为什么别的地方的冒险者会过来?

    在这个世界的冒险者一类,基本上都是只常居住在一个小城镇里的类型。

    因为冒险者主要的事业是打败魔物呢。

    因为必须每天拔除离城镇近的魔物,除非是很要紧的事不然不会远离城镇的。

    这样的冒险者,为什么集合在了这样的城镇呢?

    「好像是这镇子的周围出现了食人魔呢。然后,听说有来了几个冒险家就有几个被反过来杀害了。于是从临近的村子啊,镇子啊都聚集过来了冒险者。真恐怖啊。」

    呼嗯。

    食人魔呢。

    不管来几个冒险家都能反杀的话,大概还挺强的。

    在这个世界的魔物中,往往是属于地球的编造物的。

    肯定是不知道哪里来的邪神开玩笑做的。

    食人魔是虽然实际上没有被目击过,但意外的在各种地方都有出现的主要魔物。

    而且,在那之中的,是对人类来说也能对付的魔物。

    也就是说本来是不应该那么强的,但是有反杀冒险者一事,也就是说在这里出没的食人魔是特别的存在呢。

    虽然我也不能说是人,但出现的魔物好像有时会不可思议的强,一定是按照这种模板来的吧。

    虽然这么说,但是从我的面子看来,说食人魔什么的不过是杂鱼也没问题。

    再怎么强也不可能敌得过数据破万的人偶蛛们,就算在这以上我们也还有魔王这个最强战力。

    还不是需要在意的事情呐~

    「来!不是来吃饭的嘛?这么骚乱,为了道歉给你便宜点!」

    哇——咿!(很高兴的样子)

    比起食人魔我果然还是更加关注这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