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八卷鬼1生为小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从以前开始,就讨厌不合理的事物。

    即便是现在,只要闭上眼睛,我仍能清楚地回忆起那个村子的景色。

    那是一座小孩也花不了多久就能绕行一圈的、很小的村子。

    正因如此,那里的一草一木我都记忆犹新。

    比如对面的人家那微妙地歪斜的房门,比如里边那户人家墙壁上那像鸟一样的斑痕。

    连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都成为了我最珍视的回忆。

    我漫步在这村子里,娇小的妹妹拼命跟在我的身后。

    连话都说不全的幼小妹妹,她那娇小的身体里究竟是哪来的体力,能让她片刻不离紧跟在我的身后呢?

    面对如此可爱的妹妹,我当然会心生怜爱。

    就算她不是人类。

    皮肤是绿色的,那让人不由得联想到猴子的皱巴巴的脸上,最具魅力的是那对圆溜溜的眼睛。

    她的外表酷似前世各类作品中出现的,名为哥布林的那个种族。

    应该说,她就是哥布林。

    既然妹妹是哥布林,我当然也一样。

    我并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当我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成为了哥布林。

    我真的只能用“当我意识到的时候”来形容这种状况。

    不知是不是该称其为前世——我有身为名为笹岛京也的这一人类的记忆。

    这一记忆中断在了高中的古文课中途。

    之后为什么会连接着身为哥布林的记忆,我完全搞不明白。

    即便如此,我还是冷静地理解了这一切都不是在做梦,从今往后我都不得不作为一个哥布林生存下去这点。

    而且,说起来也许会让大多数人都感觉奇怪,我其实很享受哥布林的生活。

    这座简朴而狭小的村子,并不像日本那样八街九陌。

    这里没有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严峻的生存环境紧紧地将村民们团结在一起。

    最重要的是,哥布林是很容易搞懂的、性情耿直的种族。

    前世的很多作品中,哥布林在被称作亚人的种族之中,也特别弱小而且脑袋不好使。

    这点并没有改变。

    但是,实物给人的印象也有较大的不同。

    村子所处的山脉里有着大量强力的魔物,哥布林属于特别弱的种族之一。

    然而,哥布林的强大之处在于,即便面对那些强力的魔物,他们也能靠团队合作取胜。

    哥布林确实有种族上的弱势,但他们也有依靠技巧和团队合作弥补不足的强势的一面。

    头脑不好这点,也只反映在大家的识字率为零上。仅仅是交谈的话,感觉和人类几乎没什么区别。

    他们的智慧足以应付日常生活的需要。

    应该说,这种有如某种修行僧一样的开悟,甚至能让人感受到几分神圣感。

    他们身上有着不能被指谪为“脑子不好使”的不可侵犯的崇高。

    这点从哥布林的生活方式里更是可见一斑。

    哥布林的一天从祷告开始。

    感谢世界,感谢守护世界的女神,感谢每天赖以生存的食物。

    虔心祷告之后,哥布林们开始着手于各自的工作。

    尚未进化的哥布林们磨砺自我,进化后的淘气哥布林们忙于培育后进。

    有能力出去狩猎的狩猎班则从村里启程。

    村子坐落在险峻的山脉之中,这是自然环境严酷、栖息着大量强力魔物的魔境。

    外出的狩猎班,只有一半左右能够回来。

    即便如此这个哥布林村庄仍得以延续,靠的是哥布林极高的繁殖能力。

    只有这点与我前世的印象是吻合的。

    村民们迎接归来的哥布林们,悼念其中的牺牲者。

    同时,为表达对这些用生命换来的食物的感激,村民们再度虔心祷告。

    这些哥布林为了整个村子的生计出生入死。

    留在村子里的哥布林们则把押花送给他们。

    (注:押花大概是把自然的花压扁后制作的一种干燥的类似标本的工艺品。)

    作为守护了他们的回报。

    这些押花当中,也包含了“请平安回来”的思绪。

    将这份思绪深藏心中,狩猎班的哥布林们一遍遍从九死一生的旅途中归来。

    为了生存。

    为了生计。

    哥布林的生活,一言蔽之就是靠原始的狩猎谋生。

    然而,这样的生活方式却也鲜明地反映着前世的日本所体会不到的,生命的意义。

    为了生存而战,为了生计而死。

    这当中没有正义与邪恶,有的仅仅是生命的光辉。

    我看着他们的背影,被他们的身姿所吸引。

    终有一天,我也想像狩猎班的哥布林们一样,为了村子而战。

    为了让紧跟在自己身后的年幼妹妹活下去而战。

    我曾……这么想过。

    连悲鸣都没来得及发出,风华正茂的青年胸口插着刀刃,倒了下去。

    青年的身体很快染红了周边洁白的雪地。

    从出血量来看,这个青年显然已经死了。

    「该死!混蛋!」

    另一个男人举起剑嘶吼着。

    男人身着毛皮制成的铠甲,一副蛮族似的打扮。

    被称作冒险者的这类人,似乎大多都会用自己打倒的魔物身上的素材制作武器和防具。

    用魔物身上的素材制作的武器防具,能在一定程度上继承这头魔物生前所拥有的力量。

    这身看似防御力低下的毛皮,想必也继承了魔物原本的防御力吧。

    它的作用绝不仅仅是防寒。

    证据就是,这个男人的动作相当干练。

    这是习于战斗的人类所特有的气场。

    然而,这样的人也免不了会犯错。

    抑制不住内心的焦躁,他忍不住破口大骂。

    在战场上,这一举动会暴露出巨大的破绽。

    「咔!?」

    男人被击飞了。

    他勉强用剑防下了突如其来的攻击。

    不过,不知是出其不意的攻击让他在一瞬间产生了动摇,还是单纯因为对手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强大,他的防御并没有什么意义。

    从冲击中幸存下来的男人径直撞上了身后的树。

    树在剧烈的冲击中,发出干脆的声响拦腰折断,倒了下去。

    男人口吐鲜血,避开了当头倒下的树干。

    倒下的树枝叶飞散,扬起了覆盖在大地上的积雪。

    空中的雪反射着阳光四下飞溅,一瞬间遮蔽了男人的视野。

    我穿过这片雪幕,向男人发起突击。

    「!?」

    男人僵住的表情映入我的眼中。

    他翻滚着起身,却只能维持半蹲半起的姿势。

    单手撑着地面,另一只持剑的手尚可自由活动,但因为体势的原因,他没法用力挥动手中的剑。

    现在的他既不能防御,也没法躲开。

    一瞬之后,我就会夺走这个男人的性命。

    现状足以让我如此确信。

    然而,这一切却没有发生。

    我在男人身前停住了脚步。

    一支箭矢撕裂空气,发出尖锐的声音从我眼前飞过。

    我看向箭矢飞去的方向,发现树干上开了个大洞。

    如果受到直击,我的身上搞不好也会开这么大个洞。

    真可惜。

    如果射出箭的时机稍微再晚一点,我也许就会被击中了。

    只是这样一来,这个男人也许就会成为牺牲品。

    就援助男人而言,这无疑是最好的时机。但从大局来看,很难说这是个贤明的判断。

    为什么我能这么事不关己呢。

    明明他们的对手就是我。

    「卢克索!快逃!」

    眼前的男人咆哮着站起身来。

    刚才大叫的时候已经被钻了空子,现在还不吸取教训吗?

    正当我这么想着,紧接着又有箭矢飞来。

    为了躲开,我不得不与男人拉开距离。

    「卢克索!行了快逃吧!」

    男人向着放箭的青年喊道。

    我从男人身上移开视线,看向名叫卢克索的持弓的青年。

    远处那个名叫卢克索的青年似乎对男人的话感到很迷茫。

    是该逃走呢,还是该留下来与我战斗呢。

    「快走!回去告诉哥特先生和莱古先生!这家伙、这家伙根本不是一般的食人魔!」

    听完男人的话,名叫卢克索的青年像是想甩掉什么似的,转身冲了出去。

    我凝视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

    该怎么办呢。

    是放他走,还是……

    「不会让你得逞的!」

    因为陷入了沉思,我的反应慢了一步。

    我歪头避开逼至眼前的剑锋。

    然而,男人的攻击并没有就此结束,激烈的连击紧接着向我袭来。

    他的速度不快。

    瞄准的位置也称不上恰当。

    但他那极具气势的歇斯底里的攻势,还是让我下意识地选择了后退,与他拉开距离。

    「哈啊!哈啊!」

    男人气喘吁吁。

    从男人的状态可以看出,刚才的那通连击是相当乱来的行为。

    鲜血从他喘着粗气的嘴里流了出来。

    这是刚才撞到树上时受的伤还没恢复的证据。

    「哈!身为平庸的二流冒险者的我,也在最后的最后帅气地为后辈争取到了逃跑的时间呢!放马过来吧!」

    男人为自己打气。

    像是要甩去不断涌出的恐惧一样。

    事实上,男人的眼里确实摇曳着挥之不去的恐惧。

    他那握剑的手,也正因为寒冷以外的其他理由微微颤抖着。

    我仿佛置身事外般地观察着男人的样子。

    然而毫无疑问,我仍旧是他的对手。我的身体也为了杀死他而擅自展开了行动。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明明只要能作为哥布林安稳地生活下去,我就很满足了……

    「接招!」

    男人攻了过来。

    他是被称为冒险者的、靠打倒魔物谋生的人类。

    这个世界里被称作魔物的那些存在,是人类的威胁。

    与魔物战斗便是冒险者的职责。

    这么说来,与我战斗的这个男人,如今也正在完成自己的使命。

    毕竟在人类看来,我也是魔物的一员。

    那也是没办法的。

    前世的作品中,登场的哥布林大多都担当着敌人的角色。

    更何况现在的我连哥布林都不是。

    我是由哥布林进化而来的食人魔。

    食人魔的身体远比哥布林强健。

    这是人类冒险者一旦目击就该去打倒的存在。

    只不过……

    「你这该死的!」

    「谁才该死?」

    「什!?」

    也许是没想到我会开口说话,男人的反应慢了半拍。

    我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将刀刺进了男人的胸口。

    「咕!?」

    「谁才该死啊。把我们的村子弄成那副样子,还逼迫我做了那样的事情!」

    过去的影像在我脑海里闪过。

    村子里燃烧的房舍。

    追杀着四散而逃的哥布林的人类。

    牵着妹妹的手逃亡的我。

    追上我,将我抓住的人。

    以及他对我下达的指令。

    那可憎的指令。

    「什,什么?」

    「最该死的,应该是人类才对吧!」

    光是回想就让我气血上涌。

    乘着这个势头,我向插在男人胸口的刀里注入MP。

    吸收了MP的刀发挥出内在的效果,为刀身附上火焰。

    火焰瞬间吞噬了男人,夺走了他的性命。

    不好。

    一时冲动之下,我把他杀掉了。

    是不是该让他死得再痛苦一些呢?

    ……不,不该是这样的吧,我。

    这个男人只是碰巧经过附近的毫不相干的冒险者。

    因为是对方先发动的攻击,所以到把对方击退为止都属于正当防卫。

    我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头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自嘲地笑了起来。

    不管有没有做过头,至少从我杀人的那刻起,我就不再拥有什么正义的名分了。

    哥布林的村子还在的时候,我根本不必考虑什么正义邪恶。

    本该如此……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