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八卷1我变弱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湛蓝的天空,雪白的流云。

    虽然天气微寒,日光照射之下可抛之脑后。

    天气绝佳。

    于这样的日子里,野餐必然是极佳的选择!

    「吁~吁~」

    然而,现实乃残酷之物也。

    日光暴晒,虽然对于一般人来说这可能是恩惠,但是对于我们来说,没有比这更讨厌的东西了。

    而且,有一个几乎奄奄一息的女性。

    是我。

    「同伴的小姐,没有问题吧?」

    盘查的士兵先生担心的问到。

    我已经没有做出回答的气力了。

    「没问题的,因为一直是这样的。」

    「这个,是在说没问题吗?」

    对于魔王的话,感觉士兵先生好像更担心了,向这边投来了视线。

    「嘛,正因为是说不上没问题才更应该早点进去里面不是吗?正如你所见,我们只是想早点进去休息哦?」

    「啊啊,是这样呢。恩,好,可以走了。路上小心哦。」

    魔王付了我们的通行费,穿过大门踏入了镇子中。

    我则乘着梅拉所驱架的马车,钻入了门里。

    (注:关于“钻入”)

    这里是连古赞德帝国的边境。

    和魔族领地很接近的,西北方的镇子。

    联古占托帝国是与魔族领地接壤的人类国家,位于人族和魔族的战斗的最前线。

    也就是说,对于以魔族领地为目标的我们来说,终于到了能看得到目的地的地方。

    当然,我们是不会做明目张胆地越过人族和魔族都死盯着的国境这种蠢事的。

    在联古占托帝国的西北部,有一座叫做魔之山脉的险峰。

    然而,正如其名所示,魔之山脉是一道不折不扣的集齐难以攻略的难关。

    极高的海拔就已经几乎拒绝了生命了,可还有在那样的环境下生存下来的魔兽。

    冰雪覆盖的山脉,而且还有因海拔极高造成的气压低空气稀薄。

    再加上还会有适应了那环境的魔物袭击过来,那就像是致命的陷阱。

    嘛,普通的话是这样的。

    因为魔王在书面上(注:原文为在笔头上,这个笔头是笔尖或者第一名的或者文章开头,书面是我意译的)承认我们是一员啊什么的各种奇怪的东西,所以无论是魔之山脉啊还是什么的都可以轻松通过……

    ……本应如此的

    「白酱没问题,不是呢。再多忍耐一下下,旅店就在那里了!」

    对于魔王的勉励,没有力气只好勉强动了动头作为回答。

    为何我会变得这么奄奄一息的呢。

    答案是,在马车上醉倒了,累了。

    才怪,不要开玩笑了。

    是因为我遭遇了某起事件,所以大幅地弱体化了。

    是距今大约两年前,在某个隐藏在荒野地下的遗迹里,出现了作为古代兵器的ufo的事件。

    直径以千米计的超巨大UFO,以及储存在那里的很多兵器。

    要是爆炸的话,可以拥有能把整个大陆炸飞这样的笨蛋一般的实力。

    击坠了UFO。

    并且,作为最大的问题的炸弹也处理完成了。

    被我吃了。

    唔嗯。那时的我变得很奇怪

    因为吃了爆炸前一刻的炸弹。

    但是,实际因为这样才有了办法——

    虽然事后回想起来总是很想吐槽什么,但是因为有了办法就变得迷糊不清了。

    吃掉了炸弹,吸收掉了其中的能量。

    猛然间想到了魔王的暴食,把能够把大陆炸飞程度的炸药的能量全部吃掉了。

    然后,没想到的副作用是,我吸收了大量的能量导致直接进化到了神。实现了神化。

    看起来叫做神的东西的定义就是寄宿着庞大的能量的人的样子呢。

    吸收了足以炸飞大陆的炸弹的能量的我,看起来是完美符合了这个条件呢。

    太好了呢!这就无敌了哒!

    ……本应是这样的呢——这个。

    但是,与其说是那样,不如说是完全相反,呢。

    因为成为了神,我从支撑着这个世界的根基:系统处收到了除外通告。

    掌握着地球上所没有的,这个世界的技能和能力值的系统哦。

    被从系统除外会有什么后果呢?

    答案是,不管是能力值还是技能都会消失。

    也就是说是这样的。

    我至今为止的强大完全是依存于技能和能力值的。

    没有了它们,我就只是一个能量超多的像人类的东西罢了。

    没有了能力值,对如今的我来说不管是仅靠殴打就能打碎巨石的怪力,还是能够承受住那反作用力的防御力,抑或是肉眼无法观测的速度,这些都没了。

    (注:肉眼无法观测的速度是意译,原词目にも留まらぬ是飞快的意思,但感觉翻出来没法凸显有多快)

    没有了技能,操丝啊,使用魔法啊,用斜眼啊,这些都做不到了。

    没了没了没——了,什——么都没了。

    虽然有能量,但是不知道使用方法只能烂在手里。

    (注:宝の持ち腐れ指空藏珍宝,白搭)

    并且,把那个使用方法超级简化的就表现为技能和数据。

    要是说在受着系统的援助时的我的状态,就相当于骑着带有辅助轮的自行车的话,现在我大概就是乘上了大型自动二轮车的状态。(注:可以理解为摩托)

    只不过不知道乘坐方法!的样子。

    虽然机械规模相当大的提升了,但是要是驾驭不了的话不就没有意义了——嘛。

    正因如此,我现在真的是处于一个和一般人类无二的状态。

    也就是说,在平均收到系统的恩惠的这个世界的基准的角度来看,弱的一塌糊涂。

    也就是说,用地球基准看来,这个身体有着让人笑不出来的虚弱,弱的一塌糊涂。

    记起来的是作为若叶姬色的记忆。

    在学校的体力测试中毫无悬念的刷新最后一名的记录,这种令人难受的回忆。

    (注:毫无悬念:ぶっちぎり,是指在比赛中以绝对优势获得第一)

    现在我的身体状态,好像就是根据那个来的。

    多亏如此我发挥出了仅是走路就会精疲力竭而倒下程度的软弱。

    噗,噗噗噗。

    曾经处于除了魔王和破提马斯这些例外以外没有任何对手的状态的我,现在正耗尽了体力在马车上被颠簸运输着。(注:颠簸运输=ドナドナ,以色列民歌,歌中小牛被在马车上颠簸着运输)

    笑了。

    虽然不是什么可笑的事,但是笑了。

    「啊,小白开始痉挛了,差不多快要挺不住了。」

    魔王一边瞥着我这边,一边向作为御者(车夫)的梅拉稍微有点急地发出了指示。

    马车的前进速度上升了,摇晃的比例也变得过激起来。

    唔-噗。

    恶心。

    总要想办法忍住,咬紧了牙关。

    有一种脸被扎的感觉。

    虽然是谁做出了这种事大体上也已经确定了。

    睁开半闭的眼睛,在哪里用指尖戳着我的脸颊的不出所料果然是菲艾尔。

    会做出这种事的大体上就是喜欢恶作剧的菲艾尔,以及得票数仅次于菲艾尔的无法独处行动的莉艾尔其中之一吧。

    一点力气也没有用的推开了菲艾尔的手指。

    现在还是轻轻的来吧。

    菲艾尔虽然停止了戳我的脸颊,但这次好像是在想什么一样摸起了我的头。

    虽然有要说是摸头,不如说是抓着脑袋来回转这样的感觉。

    不,唔嗯,虽然我知道你在担心着我了,但是你担心的方法再调整一下不好吗。

    咕呤咕呤地来回挠头令人的感觉很不好,唔。

    就在我正要发出作为少女绝对不可以发出的声音时,让菲艾尔停下来的救世主出现了。

    是与菲艾尔同为人偶蛛地的长女 ,阿艾尔。

    阿艾尔劝止了正在用手抓住我的头晃的菲艾尔,并顺手敲起了菲艾尔的头。

    好啊~再多砸几下~

    反正无论怎么磕头,人偶蛛的本体也是在木偶中的小小蜘蛛。

    虽然看起来是幼女,但实际上也还只是本体所操作的人偶,所以粗暴点对待也没什么的。

    然而,被敲着头的菲艾尔,却似乎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敲头。

    都能幻视出来脑袋上面浮现了“て”状标志了。(大概是像问号?)

    虽然这样看的话才像是与外表相符的幼女呢。

    虽然里面容纳的是就连那些魔物也打不过的妖怪呢。

    无论是菲艾尔还是阿艾尔,只要是想的话,应该可以很简单的把我的脑袋扭下来吧,真的是不能再恐怖了。

    然后,说起和那两个人属同一种族的剩下的幼女,萨艾尔正一直骨碌骨碌的游离着眼睛看着这边的互打,但一直待在固定的位置未曾移动过。

    因为缺乏自主性的萨艾尔自发的行动起来是很罕见的,这也是和往常一样。

    另一人利艾儿,正用一副不知道想什么的表情盯着虚空。

    猫吗?

    在那个什么也没有的空间里,有着一般来说看不见的什么东西吗?

    自一起行动以来已经过了很长时间了,利艾儿却还是老样子仍是个谜。

    然后,虽然不是人偶蛛,在成员里最后的幼女,吸血子正在事不关己一般,看着自己的位置之外的景色。

    吸血子她,最初的时候还每当我身体不适都会很关心我,但是日复一日起来,应该是想担心也没用了吧,不知从何时起开始把我放置起来了。

    总感觉,可能有点明白拥有思春期女儿的老父亲的心情了。

    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不如说,吸血子还变成了我的敌人了,我想原因应该是梅拉率先跑来看护我吧。

    可能是梅拉想报答作为恩人的我的心情使然,但是即使没有这个,从梅拉那一本正经的性格上来考虑的话,也不会放着身体不好的人不管的。

    因此,梅拉照顾了身体不好的我,但这个被吸血子不满意了呢——

    虽然梅拉并不是带着情欲接近我的这点吸血子应该也知道,但是看到自己所有欲的对象积极的去照顾别的女人,想必不会好受。

    吸血子与梅拉的关系在这两年间没有太大的变化。

    嘛,虽然吸血子在这两年间还是有一定程度的成长的,但是即便如此还是没有脱离幼女的领域啊。

    梅拉也不会把那样的吸血子当做恋爱对象,仍然限制在主从关系的框框里。

    但是,我认为也不是根本没希望呐~

    吸血子在这两年间成长了很多。

    虽然还尚是个幼女,但是好像能感觉到其将来的美貌的一鳞半爪。

    婴儿的时候谁都会非常可爱,长大以后就会变得各不相同了。

    虽然与吸血子差不多大的幼女们大多都正处在很可爱的时期,但是这也是一个能多少看出将来的姿态的时期。

    吸血子成了在端庄的容貌的何处都能感觉到优雅的美幼女。

    整体上像是母亲,但是眼神却有一种像她父亲的感觉。

    吸血子的双亲都相当美型,所以这么成长下去吸血子一定会成长成不折不扣的美少女。

    那样的话梅拉也会回头,大概。

    嘛,要真的变成了死心眼的梅拉恋上主人的状况或许会因为奇妙的态度而感到苦恼吧感到苦恼吧。

    不过前提也是能够变成那样呢,梅拉能不能回头就要看吸血子自己了。我是说不了什么。

    而梅拉现在正在当着马车的车夫。

    作为这个全是幼女成员的成员中的唯一男性,有很多地方都要站在风口浪尖上。

    就这样上街时梅拉非要走在前面的时候变多了

    至今为止我和人偶蛛们因为姿态原因,待在镇子以外的时间会多些,但变成了人形的我再在外面待着就没意义了。

    神化之后,我的身姿从半人半蜘蛛形态的阿拉克涅变成了人形。

    (注:阿拉克涅她是一个有着纺织技术的女人,曾向密涅瓦挑战织布技巧,因落败而自杀,密涅瓦为了救她,将其尸体救醒为蜘蛛,上半身为女人,下半身为蜘蛛,像蜘蛛一样长有八只脚,生活在一张巨大的蜘蛛网内不停地织布。)

    (a注:阿拉克涅就是我翻的女郎蜘蛛。)

    之后,看见了外表几乎与人类无异的人偶蛛像是被排挤的人一样呆在外面,就带着他们一起进去了。

    实际上现在也没有暴露,没问题的嘛。

    倒不如说,比起人偶蛛,我这边才是不注意不行的。

    和人类几乎一致的我,只有一点,眼睛是怪异的。

    我的眼睛成为了在瞳孔之中又有瞳孔的重瞳。

    而且,每只眼睛都重叠了五只瞳孔,在自己看来都相当不舒服。

    两只眼睛加起来有十只瞳孔。

    这和我在神化之前,阿拉克涅形态之时的眼睛总数是一样的。

    唔嗯,为什么肉体上基本都是按照若叶姬色的步调来的,唯独这块却和阿拉克涅一样呢。

    这里就看看气氛,把眼睛也给调成和普通人一样啊!

    托你的福我现在在人前出现时,变得不得不尽量不让别人看到我的眼睛了。

    因此,不得不为了不被看见而低下头带着兜帽去度过。

    但即便那样也会因为不小心而被看见,所以在大街上基本都会闭上眼睛,完全成了个累赘。

    托你的福,我好像在落脚的镇子上被当作了体弱多病的失明大小姐了。

    我是大小姐什么的,不会吧——

    (注:这个不会吧是蜘蛛子的口头禅,可以去看看动画化pv,配的相当传神)

    哎呀,这眼睛现在也未必从哪里都看不下去啊。

    长叹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于是,虽然因马车摇晃而产生的恶心感又增强了,可这都是没办法的。

    况且,这个马车还是照顾到我才买的,在对这个抱怨就该遭报应了。

    这个马车,是为了多次猛然倒下的我而买的。

    不这样做的话,就无法好好地行进了。

    即使是在平地上稍微走一回我的体力也会下降。当然,至今为止避人耳目的在山中林中行进什么的也做不到了。

    嘛,要避人耳目的原因之一的我的阿拉克涅形态是半人半蜘蛛这件事,而在神化以后我变得看起来几乎就是个人类,所以这件事也就无所谓了。

    是歪打正着呢,还是什么呢。

    因为这样,我们只得在正经的大街上通过了,但是要是要做的话的话,不如索性做到底,买辆马车吧。魔王用零花钱就给我买来了。

    bon的一下子买下了马车的魔王,真是资产阶级啊。

    总觉得魔王在成为魔王之前,可能做过很多工作。好像积蓄了大量的财富的样子。

    虽然我不知道马车的行情如何,但理应不是能断然买下的价格。

    虽然这么说,但这也是必要经费。

    虽然也有我无法正经移动在内,但有一个和这个同等级,亦或是更加深刻的问题。

    那就是,行李。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至今为止旅行所需要的行李全都放入了我的空间魔法空纳里面。

    空纳是在异空间放入东西,可以在喜欢的时候放进拿出的魔法。

    因为是在异空间,所以自然而然不会有体积,也不会有质量。

    是理想的运输行李的魔法啊。

    然而,对现在的我来说却是使不出来的魔法。

    然后,成员之中能用空间魔法的,只有我。

    也就是说,至今为止用名为空纳的便利魔法带着的行李,现在不得不用搬的了。

    虽然不是自夸,但我的魔法能力曾经是难以置信的,相应的空纳里面装进去的行李量也是相当多的。

    变得不得不用人力去运那些,有点吃力啊。

    靠着魔王和人偶蛛们的数据,虽然也能够运输,但想必会变成背着巨大的登山包一样的状态呢。

    再怎么说这也太——哇,就这样,购入了马车。

    顺带一提,虽然这是放入我的空纳里面的行李,但还是邱列邱列帮着我拿出来的。

    是动用了管理者的权限呢,还是单纯的用空间魔法把空纳撬开了呢,虽然这些我不知道,但是如果邱列邱列没有做的话,可能会落得一个行李全损的不好的事态。

    空纳也是魔法,没有魔力供应自然是无法维持的呢。

    就那样下去的话,不知何时那内部的魔力就会枯竭,那里面的行李也就会在那时消失在异空间的狭间之中。

    要感谢邱列邱列啊。

    嘛,虽然对取出来的行李的量目瞪口呆了。

    因为无论什么都往里面放,所以不知何时就有了很大的量了。

    路中狩猎的魔物的肉和素材。

    我和人偶蛛们闲暇时做的衣物。

    带有一套野营用具,和好像把整个厨房装进来程度的料理用具和调味剂。

    列举起来没完没了。

    再怎么说马车也不可能运着这些全部走,所以只好边留下悲痛的泪水,边处分掉了。

    况且选的还是最大的马车呢——

    这辆马车,撑下我们全员仍绰绰有余,况且还有很大的空间用来盛放行李。

    好像原本就是为了要长距离移动的商人而准备的。

    当然,虽然因为理所当然的重量,拉车马肯定受不了,这里啊,你看,这里是幻想(fantasy)世界啊。

    拉车的不是马,而是竜。

    虽然外型很像马,脸却还是原本的竜。

    属于地竜的竜,在这个世界里作为马的代替还是有一定普及的。

    比起马来,能量和体力都更胜一筹,再加上好歹是竜,战斗能力很高。

    嘛,虽然这么说,但在数据上只在100左右徘徊,虽然也没有期待到这种地步呢。

    即便如此对于一般人还是极度可以依靠的对象,作为代替马的生物是最高档次了。

    为什么,说是马代替而实际上就是地竜呢?

    看了阿拉巴的话就会明白了,看起来地属性的地竜总是一群满溢着武士道精神的家伙的样子。

    举例来说,这些家伙只服从被承认为主人的对象。

    反过来说,凡是曾一度被承认为主人的对象都会被发誓忠诚效力终身。

    啊,顺带一提,从“这些家伙”之中应该也能明白了,拉着车的是这样的地竜两头。

    这是双驾马车。

    因为拉车的是竜而不是马,所以是不是就叫竜车会好一点呢?

    嘛,这种东西怎样都好就是了,这地龙因为性格所以人气很高,但因为不认主人就行不通,纯熟地操纵他们的想必也是一种技能吧。

    被认做主人的大多都是骑士,直接跨上地竜就可以作为骑兵活跃起来。

    像这样来拉车,可以说是很稀有的。

    而且这还是两头。

    显眼。

    而且,那还是,相当的显眼。

    而且,乘在马车上的几乎全是清一色的小女孩,格外的显眼。

    我们的成员有一半以上都是幼女,正经的男人只有梅拉一个。

    带着这样奇葩的成员,所到之处想必会被做形形色色的猜测。

    我基本一到旅馆就会倒下,收集镇子的情报基本都是魔王和梅拉的活。

    这样说来,如果再不快点到旅舍就不好了。

    是马车的震动啊。

    屁股已经被直接撞击(direct attack)撞成三半规管了。

    在这样子下去就不好玩了。

    马车的震动也不是很大啊,这样认为的人,我认为只要乘过一回就好。  

    这是无法与好好地用混凝土铺好的地面比拟的。

    虽然大路上铺了路,但是这种田间小路是不可能有那种东西的。

    是凹凸不平的赤裸裸的土路。

    在那种路上过马车,那震动,上天了。

    因为,仅仅是坐在车上,身体就会上蹿下跳了。

    就是放轻版的游乐设施啊,这个。

    虽然根本不会让人高兴起来啊!

    托你的福以屁股为中心全身疼痛,上下左右摇摆让我恶心了起来。

    加之我的体力更加没有了,真是累的东倒西歪~哇。

    来到了镇子上,虽然震动有所改善了,但是积蓄的疲劳和痛苦以及恶心感一直在折磨着我。

    这马车是魔王豁出钱来买的,虽然是一辆非常好的马车,但对于我这个身体来说还是太痛苦了。

    比起靠自己的力量行走肯定是这边更好,但果然还是太痛苦了。

    现在,对我而言重要度排在首位的,就是一张不会摇晃的床啊!

    我,到了旅馆的话要好好地睡一觉  

    「白酱?白~酱~?到旅馆了哟——?啊,没救了这个。脸色由青变白了,真可谓是“白酱”」

    (注:脸色由青变白本来是个成语“脸色苍白”为了增加翻出来的效果我直译了出来,然后我这边采用的是“白酱”感觉“小白”翻不出味道来。)

    这个,不是和平时一样嘛。

    不,虽然状态非常不好就是了。

    「梅拉佐菲君,就像平常那样,拜托你了呢~」

    「我了解了」

    魔王对梅拉发出了指示,梅拉则欣然接受了。

    在那个瞬间,感受到了不知来自何处的杀气,一定是错觉吧。

    就当做这样吧。

    把筋疲力竭的我的身体,小心的抱起来。

    虽然已经没有睁开眼睛的气力了,但是梅拉似乎在用公主抱运送着我的样子。

    嘛,我在倒下的时候总是会有这种感觉,所以已经习惯了呐。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杀气就无视啊无视。

    哎呀,不过也没办法啊。

    我也站不起来不是嘛。

    所以不被梅拉用公主抱搬运不行啊。

    因为,除了梅拉以外就几乎全是幼女没有别的~了。

    因为有属性在,所以纵使看上去是幼女但实际上却很强这种事也不是没有。

    但是,即便如此让幼女搬运大个的大人也还是很显眼。

    虽然魔王不能说成是幼女,但是外表比起我来还是要小的。

    而且,在那些小女孩里有一个男性,那家伙不来搬得话,想必会遭到责备的目光~吧~。

    所以正因如此,吸血子哟!请别再向我这边投来杀气了!

    明明是个幼女就不要这么早就觉醒病娇属性啊。

    倒不如说,现在睁开眼睛就会和一个看起来稍微有点吓人的吸血幼女视线相遇,就这样精疲力竭说不定是正解呢,唔嗯。

    而且啊,精疲力竭什么的也不是演技。

    真的是睁开眼睛就会宛如亿劫。

    (注:亿劫其实是懒得动的意思)

    就这样被运送着,来到了好像是床一样的地方。

    哦哦哦!

    没有摇晃,相当柔软,这里就是天国嘛!

    说是很柔软,但是还是稍微有一点硬的感觉,这里是田间的旅馆就不能追求奢华了。

    现在仅是在床上休息就无比幸福了。

    唔嗯,已经一根手指也动不了了。

    所以,就这样睡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