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七卷14不明飞行物体是神的交通工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你还真是有趣呢」

    近处传来了虽然动听,却让人感到极为不安的声音。

    「竟然把炸弹吃下去了,就算是我也没能预测到呢」

    感觉不到感情的平淡的声音。

    波狄玛斯的声音里也很难感受到感情,但很难感觉并不是感觉不到。

    这完全感觉不到感情的声音,简直就像是机械,抑或是人智所不能及的超越者一样。这次的情况是后者呢。

    不过,这家伙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说到底这里是哪?

    「我担心这样下去炸弹会爆炸,所以就暂时让你到我这儿来避难了。不过你似乎平安地把炸弹转化为了自己的力量。是我杞人忧天了」

    爆炸……

    对了!我把炸弹吃了下去,之后便被剧烈的疼痛袭击了。

    在那之后发生了什么?

    「你无需担心下界的事。为了能稍微习惯一下你现在的力量,请你在这里静养一会。暂时游离到卵里的力量不回到身体里可不行」

    卵?

    「你称之为卵复活的预备容器。无意识中你的一部分力量流进了卵里,你可以把它们想作是外备电力。现在这些力量正在回归你的体内」

    虽然不太明白,不过看起来似乎是我在各地设置的卵派上了用场。

    「大镰刀,也许还是就这样维持原状比较好。将来它一定能帮上你的忙的」

    大镰刀?

    说起来,本该握在手上的大镰刀不见了。

    不如说,连身体的感觉也变得迷迷糊糊的。

    就像是半睡半醒一样的感觉。

    不过,有一点我是明白的。

    那家伙就在我的身后。

    迄今为止都只通过智能手机接触的她,如今就在我的身旁。

    然而,我却没法回过头去。

    一旦回头看到了她的脸,我就,我就!

    「欢迎来到神的领域。恭喜你哟,无名的蜘蛛」

    被称作无名的蜘蛛的那一刻,我的心脏猛跳了一下。

    会如此动摇的原因,我自己也不知道。

    不,应该说我不想知道。

    「一直没有名字也挺不方便的,我就给你取个名字吧,算是我祝贺你神化的一点小礼物」

    我的心里敲响了警钟。

    我再也回不了头了,会变得再也回不了头的。

    但我却什么也做不到。

    我束手无策。

    「白织。你的名字就叫白织。连我都觉得这是个好名字哟」

    说着,D笑了。

    从那完全感受不到感情的声音里,我确确实实听出了笑意。

    为了看她的表情,我回过头去。

    然后我看到了。

    那张面孔。

    那张我不该看到的面孔

    呜咕哦噶啊!

    我的内心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呻吟。

    我醒了过来,映入我眼帘的,是白色的墙壁。

    与其说是墙壁,不如说是,茧?

    我似乎被关在了这个极其狭窄的茧里,

    虽然想用手把它撕开,却发现这茧异常坚硬,难以破坏。

    我竭尽全力在茧里大闹了一通。然后茧就从外面被嘶啦地扯开了。

    我与撕破茧的犯人四目相对。

    「小白?」

    为什么是疑问句?

    我的面前是不知为何看起来有些困惑的魔王。

    虽然不知道魔王为什么一副困惑的样子,不过因为很挤,我还是想先从这狭窄的茧出去。

    话说回来,为什么我会在茧里?

    总感觉有不少搞不明白的事。

    然而,从茧里出去、试图站起身的我,却遇到了更加搞不明白的事态。

    我没能站起来,摔了一跤。

    只有上半身出到了茧外,下半身绊在茧里,我狠狠地摔了一跤。

    我的脸就这样撞向了地面。

    痛!好痛!鼻子好痛!

    ……痛?

    持有痛觉无效的我,为什么会痛?

    这时,失去意识前的记忆苏醒过来。

    我在UFO里吃下了炸弹。

    在那之后难以忍受的剧痛向我袭来。

    然后我遇到了D。

    想起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后,我的意识突然清晰起来。

    就像是从睡迷糊的状态中一下子清醒过来一样。

    然后我注意到了。

    下半身的感觉很奇怪。

    我看向被茧缠住的下半身,然后吓了一跳。

    那里已经没有了我看惯了的蜘蛛型,取而代之的是人类的腿。

    我的蜘蛛型上哪去了!?

    难怪我的视野也变得那么奇怪。

    一直存在的蜘蛛型和人型这两种视野,现在只剩下人型的视野了呐!

    醒过来的时候我就该注意到的啊!

    这么大的变化,应该当即就能注意到了吧!

    同时混在其中的还有个小变化——我现在全裸!

    「你醒了吗」

    然后还有这个若无其事出现的家伙!

    「邱列!现在有点不凑巧!快转到那边去!」

    魔王急忙让邱列邱列转过去。

    「我看到女性的身体也没什么感觉的哦?」

    「就算你行我们这边也不行!你真是一点都不纤细呢!所以你才吸引不了莎丽儿大人的目光啊!」

    魔王辛辣的发言让邱列邱列受到了意料之外的伤害。

    他的背影里流露出深深的哀愁感。

    「总之先把衣服穿上」

    我遵照魔王的指示,为了起身爬出茧外。

    啊,大镰刀也在茧里。

    我把脚从茧里拔出,试着站起来。

    然而,我立马就失去平衡摔倒了。

    又来吗!

    到底要我摔几次才够。

    再一次试着站起身来的我,依旧是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到地上。

    「……小白?」

    不妙啊。

    两只脚是怎么走路的来着?

    之后我又重复了好几次起身、摇晃、摔倒的过程,才终于摇摇晃晃地站稳了脚。

    呼。两只脚走路真难啊。

    真是的。为什么人类只有两只脚呢?

    两只脚走不稳路不是当然的吗!

    绝对是八只脚走路更稳当吧!

    「没事吧?能站得起来吗?」

    我向担心着我的魔王点点头,也因此又一次摔倒了。

    咕怒怒怒!

    「你就暂时别强迫自己站起来了,先把衣服穿上吧」

    我接受了魔王的提案,打算把衣服从空纳里取出来,却没能成功。

    啊嘞?空纳是,怎么操作的来着?

    从前的我根本不必特别在意,就能操作空间,取出收纳在异空间里的物品。现在的我却完全忘记了过去的自己是怎么做的。

    那就用丝即兴做件衣服出来吧,可我却连射出丝线的方法也忘掉了。

    现在的我肯定面如死灰。

    「小白?怎么了?」

    魔王关心我的话语也左耳进右耳出。

    技能用不了了。

    这个也是那个也是!

    没有一个技能是能用的!

    走投无路的我偷偷看向魔王的脸。

    魔王正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歪着头。

    本该因为思考超加速而减缓的这一动作,也恢复了普通的速度。

    不再被强化的视力无法看清远处的景物。

    我也再不能通过探知把握周边的事象。

    简直就像是身处在波狄玛斯的谜之结界中一样,不,是比这还要无力。

    「技能用不了了吗?」

    邱列邱列背对着我问道。

    呆然的我没能作出回答。

    之后,我在茫然自失的状态下被魔王、吸血子和人偶蜘蛛们带到帐篷里,被她们当作洋娃娃肆意装扮了一番。

    趁着人家没心思抵抗,她们把我身上的衣服换来换去、给我化了妆、摆弄了我的头发,总之就是对我做了各种各样的事情。

    在此期间魔王简单地说明了情况,从她口中我得知UFO似乎已经被平安无事地击坠了。

    应该说,UFO是因为被炸弹吸收完了所有能量所以自行坠落的。

    顺带一提,当时的我发动转移后便不知去向。

    因为剧痛的缘故,我应该没有余裕去发动转移,我想应该是D自作主张把我转移走的。

    本来受到谜之结界的影响,在UFO内部应该是没法发动转移的。能无视这点把我转移到外面的D真心厉害。

    魔王还用恢弘大气的语调向我讲述了她从坠落中的UFO里拼死逃出生天的故事,然而其中描写的内容只有单纯的“跑”而已。

    嘛,要从UFO里逃出去,也只能靠跑了呢。

    顺带说一下,波狄玛斯的头好像也被她带了回来,不过波狄玛斯的意识似乎已经回到了本体里。

    逃得还真快。

    「如果意识还在,我一定会狠狠揍他一顿」

    就是说啊。

    波狄玛斯这个屎一样的男人真的只会添乱耶。

    「那家伙,是个孩子哟。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所以你不能用正常人的眼光去看待他。小孩的话只要批评两句就会成长了对吧?但那家伙却不会。所以不管你和他说什么都是没用的。要阻止那家伙,就只能杀掉他」

    不知为何,我认同了魔王的话。

    确实,波狄玛斯是个孩子。

    追寻着没做完的梦,自我中心的任性的孩子。

    「大家都要在成长过程中好好认识到不行的事情就是不行的哟!不然就会长成波狄玛斯那样的大人了哦?」

    魔王吓唬人的话可谓是效果拔群。

    以吸血子为首,小不点们全都拼命地点着头。

    言归正传,波狄玛斯大概就是这样。还有就是地上军的险胜。

    波狄玛斯的机械兵全毁。

    教皇率领的神言教军似乎也伤亡惨重。

    详细的数字魔王好像也不是很清楚,但今后神言教的活动肯定会因此受到巨大的打击。

    证据就是事件平息后,教皇便立刻返回了本国。

    回去之后,他怕是得工作到过劳死了。

    这位教皇似乎还拜托了魔王替他向我问好。

    他好像非常认可我把炸弹处理掉的这一功绩。

    最后说着“没能当面道谢非常过意不去”一边离开了。

    修班率领的竜们现在正分散在荒野的各个角落。

    因为从远处望见了UFO的人类想进入荒野确认的事态频发,竜们正在为了把他们赶走而四处巡逻。

    UFO的残骸实在是太大了,短时间内没法分解。

    不能把它交给什么都不知道的人类,所以它就连同地下遗迹一道由竜们在今后慢慢解体吧。

    在这项工作完成之前,这片荒野一直都会是禁止人类进入的区域。

    竜们也得为了不让人类进来而拼死工作。

    在经历如此激战后又得马上开始工作的它们就像是黑心企业的社畜。

    好过分耶。

    修班,我不会忘记你的。

    虽然你还没死。

    唯一无伤的是我蜘蛛军团。

    人偶蜘蛛和女王都一个不少地活了下来。

    她们双方似乎都在地上的战斗中极为活跃。

    阿艾尔散发着“快表扬我”的气场探出脑袋,于是我便摸了摸她的头。

    没想到这样一来菲艾尔也跑了过来,利艾尔也跑了过来,最后萨艾尔也怯生生地跑了过来,不知为何连吸血子也跑了过来,最终变成了我摸着所有小不点的头的谜之结果。

    啊啊,对了对了。

    吸血子和梅拉似乎是邱列邱列接回来的。

    因为我不在的话就没人能把他们带回来了呢。

    还是邱列邱列想得周到,帮了个忙。

    不然那两个人就得一直被晾在艾尔罗大迷宫里了。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距离那场UFO骚动已经过去了整整四十七天。

    我自己都有点惊讶自己居然睡了这么久。

    这么长的时间里,你们就一直呆在这片荒野上吗。

    「哎呀,真是不容易啊。小白突然就变回了茧的状态,这种状态下我也不好轻举妄动,所以就只能在这什么都没有的荒野里风餐露宿了这么多天咯」

    那个,总感觉挺不好意思的。

    「大家都很担心你哦?特别是苏菲亚,看到来接自己的不是小白而是邱列,还担心小白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而坐立不安呢」

    「哇!哇!哇!」

    吸血子慌忙想堵上魔王的嘴,却没能赶上。

    是吗。吸血子也在担心我吗。

    「我当然也在担心的啊!」

    啊,是是是。

    「真是的。我还在想,突然在面前转移消失,你是不是打算牺牲自己在异空间自爆呢。可担心死我了」

    比想象中更真诚的声音出乎了我的意料。

    「你没事太好了。真的」

    ……怎么了这是!?

    总觉得,总觉得,总觉得有点害羞啊这!?

    感觉痒痒的!

    这时,化妆结束了。

    阿艾尔脸上洋溢着笑容,把镜子摆到了我面前。

    镜子里映出的,啥啊这是!?

    我的脸总体没有改变。

    只有一部分变得很奇怪。

    那就是眼睛。

    眼睛里多了很多瞳孔。

    原本的一个瞳孔当中又密布着四个小瞳孔,看起来毛骨悚然。

    一边五个,共计十个瞳孔。

    这是蜘蛛型和人型的眼睛加起来的数目吧。

    应该说,很恶心。

    什么啊这是,真恶心。

    我算是明白为什么第一眼看见我的魔王会困惑了。

    看到我的腿变成了人类的形态当然会困惑,看到我眼睛就更困惑了呐。

    下半身变得像普通的人类一样,眼睛变得毛骨悚然,技能也用不了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差不多可以了吧?」

    帐篷外传来了邱列邱列的声音。

    魔王打开帐篷的入口,招待邱列邱列和梅拉进来。

    然后,我从邱列邱列那儿得知了极具冲击力的事实。

    「成神了?」

    「是的」

    邱列邱列肯定了魔王的疑问。

    「那边那个,我就叫你白了哦。在那场骚动中,GMA炸弹进入了白的身体。白吸收了其中的能量并借此完成了进化——成为神明的进化,也就是神化呢」

    看来那时的我似乎是在无意识中吸收了炸弹的能量,然后强制性地用它完成了进化。

    「白也因此超出了生物的范畴,和我一样到达了神的领域。然而就结果而言,白被排除在了系统的适用范围之外,没法再使用技能。不仅如此,能力值应该也反映不出来了」

    说起来,在我失去意识之前,好像听到过类似的通告。

    真的假的。我终于也变成神了吗!

    不过,这样一来技能和能力值也就都没有了?

    所以才会用不了技能,还会从刚才开始就感觉身体很重啊。

    要是没有能力值的话,我的身体可是比普通的人类还要虚弱啊。

    啊嘞?成神之后的我反而被大幅弱化了?

    「你的意思是?」

    「现在的白只是空有很多能量的普通人罢了」

    Gang!(受打击声)

    「那要怎么办呢?」

    「所谓的技能和能力值,就是借助系统的辅助,把名为魔术的这一需要花费能量才能发动的技术简略化后的产物。如果能在不借助辅助的情况下使用魔术,那就能和原来一样,不,从能量的量上来讲,应该能发挥出在原来之上的力量」

    那个,老师!我觉得不行!

    「原本只有用熟了魔术的人才能成为神。白是借助系统的力量,用异常的方式成为神的。所以她要学会魔术的使用方法,肯定会需要相应的时间呢」

    是呢。

    我一点也不觉得这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得到的事情。

    以前的我,是骑着装有辅助轮的自行车耍威风的状态。

    现在的我则是突然骑上了大型电瓶车的状态。这样想就容易明白了。

    我当然不可能骑得好了。

    何止是没了辅助轮,这是直接越级骑上了大型电瓶车啊。

    设备的规格虽然是大幅度提升了,但骑手本人的我根本就不知道骑乘方法,就算让我骑我也骑不了。

    同样的道理,现在的我规格虽然是提升了,却完全没法活用自己的力量。

    「这样吗」

    不妙啊,现在的我,难不成是个累赘?

    应该说,既然现在的我和没有能力值的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不死和卵复活当然也就没法用了。这不就是会被咔嚓干掉的村民A吗!

    要是魔王有这个意思,我绝对会被杀掉的!

    「嘛,没都没了那也没办法。在小白取回力量之前我们就陪着她吧」

    在这里把我杀掉或扔掉——没有任何这个意思的魔王真是圣人。

    明明是魔王却是个圣人是要哪样?

    啊,真是的。

    被这样温柔对待的话,我不就完全沦陷了嘛!

    不管怎么挣扎,我都已经不能再把这个人当作敌人了。

    嗯。我明白了。

    在UFO里被魔王保护的那个瞬间,我意识到了。

    虽然在心中捏造了各种各样回过头去保护魔王的理由,但当时的我其实只有一个想法。

    我不想魔王死。仅仅如此而已。

    不知不觉中,我与魔王之间已经有了相当深的羁绊。

    魔王似乎也不再想杀掉我了。

    这样的话,我也就没必要继续无谓地一意孤行下去了呢。

    所以,在我能熟练使用魔术之前,就让我休养生息吧!

    就这样,陷入明明提升了力量却反被弱化的这一莫名其妙的状况的我,做出了依附于魔王的决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