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七卷13挑战最后头目机器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终boss机器人活动着无数的机械臂,将枪口对准了入侵者。

    即便如此,入侵者——波狄玛斯的侵入用线缆仍没有停止前进,而是像蛇一样悄无声息地爬行着。

    不知是感到了威胁,还是设定上就会攻击未经许可进入房间的对象——我觉得应该是后者,最终boss机器人不留情面地开始了攻击。

    无数的枪口一齐闪光。

    和战车主炮同规格的强光齐闪,刺痛了我的眼睛。

    只不过,它们真正的威力绝不是会刺痛眼睛这种懒散的感想所能描述的。

    数不尽的能贯穿人偶蜘蛛那超过一万的防御力的炮弹向我们袭来。

    细长的线缆要是收到直击,何止会被切断,根本就会完全消失嘛。

    这化作光壁的弹雨,却被魔王若无其事地捕食了。

    为了保护线缆,她瞬间从房间外进入到内部,使用暴食的力量吞下了所有攻击。

    ……外挂二。

    这都能无伤地防下来吗。

    我能做到同样的事吗?

    确保自己无伤,嘛,应该是做得到的吧?

    如果加上保护线缆的这一条件,就不行了。

    嗯。这种任务分配方式是合理的。

    我是不可能保护好那条线缆的。

    后续向魔王和线缆射出的炮弹,也被魔王轻而易举地吃光了。

    以炸弹为动力源的最终boss机器人,它所放出的光之弹幕也十分惊人。

    然而,魔王却能毫不费力地将它们处理掉。

    啊,真厉害呢。

    我可以在一旁安心看戏了呢。

    不过,这种想法转瞬即逝。

    一部分机械臂将矛头对准了我们。

    机械臂有很多。

    这就意味着它能进行多方位的攻击。在瞄准魔王和线缆的同时,它也能对我们这边发动攻击。

    现在,波狄玛斯正操作着线缆,所以无法活动。

    光的炮弹就这样射向了动弹不得的波狄玛斯。

    轮到我出场啦!

    我的出场!同时,这也是迄今为止从未见过光的盾的才能这一技能的出场!

    我摆正盾牌,跳到了波狄玛斯前面。

    炮弹虽然打到了盾上,但这对被气力附加和魔力附加强化过的盾牌来说是没用哒!

    哎?你问我这盾是从哪拿来的?

    正好旁边有合适的素材,于是就拿来当盾牌用了,有问题吗?

    合适的素材,就是指被我卸下来的那扇之前一直锁着房间的看起来很硬的门啦。

    呼,虽然看上去是扇超硬的门,但用我的大镰刀还是挺容易卸下来的。

    这扇又大又硬的门,用作盾牌再合适不过。

    飞来的炮弹根本不是事儿。

    没用哒!没用的啦!

    综上所述,我能很从容地保护好波狄玛斯。

    真要出问题,也只会出在魔王那边。

    目前姑且还能保护好的线缆要想侵入最终boss机器人的话,就必须与它连接。

    魔王则不得不保护处于连接状态的线缆不被切断。

    最终boss机器人当然会抵抗侵入,所以,要保护好物理上连接在一起的线缆非常困难。

    到那时,魔王打算怎么做呢?

    我就这样一边操心着,一边注视着魔王。不知不觉中,线缆的前端已经到达了最终boss机器人。

    它似乎亮了一亮,然后便刺进了最终boss机器人。

    我还在想要怎么连接呢,原来是靠暴力啊。

    线缆就这样侵入了最终boss机器人内部。

    最终boss机器人当然也试图反抗,但它的动作却很迟缓。

    因为它的身体被丝束缚住了。

    魔王的丝捆绑住了最终boss机器人的身体。

    何等精湛的技巧。

    这样一来,最终boss机器人就动不了了呢。

    魔王那家伙,光是暴食这个技能就够引人注目了,其他能力也毫不逊色呐。

    有关丝的技能等级我和她应该是一样的,但我并不觉得自己能做到同样的事情。

    即便如此,被丝束缚的最终boss机器人仍在不断发射炮弹以示抵抗。

    只不过,发射炮弹的机械臂也被丝束缚住了,炮弹也因此偏离了线缆和波狄玛斯的方向,向其他地方射去。

    从那种状态下挣脱出来是不可能的呢。

    我也有不靠转移就绝对逃不出去的自信。

    之后只要等波狄玛斯完成侵入就行了。

    总感觉有点轻松过头了。

    我还以为会陷入苦战的,结果完全不是这样啊!

    不,是波狄玛斯把那个最终boss机器人描述得很有威胁性的样子,我才会把它当作难缠的对手战战兢兢地和它战斗的。

    实际交手才发现它是可以轻松解决的对象。

    开了那么久的作战会议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总感觉偷会懒也没什么问题了呢。

    嘛,这也是多亏了有魔王在当最终boss机器人的对手啦。

    若是让我一个人做这种事,嗯,办不到!

    正因为魔王的存在本身就如同外挂一样,事情才能进展得如此顺利。实际上最终boss机器人还是挺强的不是吗?

    如此想来,只是魔王比较反常而已,最终boss机器人还是有着不辱最终boss之名的强度的呀,肯定,也许,大概。

    嗯,就是这样没错!

    不知为何,我的内心正在为最终boss机器人辩护。

    想必是因为大事件得到了解决,我似乎比想象中更轻易地松懈了下来。

    所以,我忘了。

    我忘了这里有一个远比最终boss机器人危险的男人。

    「小白!」

    我听到了呼喊声。

    然而,早在呼喊声传到我耳边之前,事态就已经发生了变化。

    首先是强烈的违和感向我袭来。

    那是有如世界变质一般,刷新了我的感觉本身的违和感。

    过去我曾体验过这种令人讨厌的感觉。

    被包裹进波狄玛斯的谜之结界时的感觉。

    那个男人——波狄玛斯如今正在我的身后。

    手上当作盾牌的大门突然变得极为沉重。

    这是技能和能力值失效的证据。

    不过,为数不多的仍在运作的技能之一的思考超加速,还是将缓慢流动的世界映了出来。

    因为能力值下降的缘故,我的身体不再能像平常那样活动。

    感觉就像是在水中抑或是梦中挣扎一样,世界的变动慢得令人着急。

    即便在如此缓慢的世界中,魔王还是火速赶到了我的身边。

    身后的波狄玛斯好像有所动作。

    然而,我的身体却僵住了,没能做出反应。

    下一瞬间,将我扑飞出去的魔王被光线贯穿了。

    看到这片难以置信的光景,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各种各样的事情。

    啊啊,是这样啊,暴食也是技能,所以没法在谜之结界中发动吗,之类的。

    搞砸了,虽然知道波狄玛斯会背叛,但还是大意了,之类的。

    真下得去手呢那个混蛋!杀了你!之类的。

    一时间错综混乱的思考中,有一个声音最为响亮。

    被保护了。

    这样的我竟然被保护了。

    魔王明明知道我几乎是不会死的,却还是保护了我。

    这样的我被她保护了啊!

    「呵。这还真是令人愉快的误算」

    单手拿着击中魔王的枪,波狄玛斯冷冷地开口说道。

    他的声音平淡得几乎没有感情,但我却能感觉到有些许喜悦混杂其中。

    波狄玛斯的枪口,瞄准了滚落在地的魔王。

    与此同时,最终boss机器人也从丝的束缚中挣脱出来,把枪口对准魔王。

    波狄玛斯的目的很明确。

    他想趁这个机会让魔王变成死人。

    他一开始的计划,应该是在完成侵入后的瞬间发动谜之结界,从背后向我射击。

    然而,预料之外的是魔王为了保护我,替我挡下了攻击。于是他的目标就转变成了魔王。

    谜之结界处于发动状态的当下,如果再受更重的伤,就算是魔王也难逃一死。

    与我不同,魔王并没有回避死亡的手段。

    优先对付魔王而不是我。

    波狄玛斯的这一判断没有问题。

    谁都能一眼看出魔王要比我难对付。

    现在正是能杀死魔王的千载难逢的机会。

    波狄玛斯没有放过这个机会,提起手持的枪,并操纵成功侵入的最终boss机器人一起瞄准了魔王。

    就像是无视了我的存在一样。

    我很难说自己没有对此产生情绪。

    但与之相比,占据我内心更大一部分的,是对魔王的愤怒。

    为什么要保护我!?

    这个本该是潜在的敌人的我!?

    魔王应该是不知道我不死的秘密的。

    那么,她也就不会知道我在谜之结界中是有死亡的可能性的。

    保护不死身的我不过是多此一举。

    退一步说,她也没有理由保护因为不死身才不得不达成和解的我这一敌人。

    可是,她却保护了我。

    和她毫不犹豫地救出被战车击中的萨艾尔那时一样。

    魔王毫不犹豫地保护了我。

    然后,也正因为保护了我,如今的她才会陷入绝境。

    这样下去魔王会死。

    这种、这种事,我怎么可能允许!

    波狄玛斯和最终boss机器人的枪同时发光。

    我毫不犹豫地移动到倒下的魔王前面,迎击二者的攻击。

    用大镰刀劈开波狄玛斯的子弹,用门之盾挡住最终boss机器人的炮弹。

    每每有炮弹袭来,未被技能强化的门之盾便会变形。

    唔哦哦哦哦哦!

    干得好!盾的才能!

    此时不派上用场,更待何时!?

    我一边用左手的门之盾扛住最终boss机器人那无情的炮弹暴风雨,一边用右手的大镰刀迎击从反方向袭来的波狄玛斯的子弹。

    大多数技能都没法使用确实有够呛。

    不过,我可不是普通的人类!

    我是半人半蜘蛛的女郎蜘蛛啊!

    蜘蛛型的脚抓住了某个东西。

    因为脚尖是爪状结构,所以平时不怎么好用,但用两条以上的腿还是能抓住东西的。

    连接波狄玛斯和最终boss机器人的线缆被我抓着肆意拉扯。

    「什!?」

    这一事态似乎出乎了波狄玛斯的预料,他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波狄玛斯的身体被线缆拖拽着,越过我的头顶飞了出去。

    落向最终boss机器人放出的弹幕中。

    盾的另一侧传来了物体碎裂散落的声音。

    这一瞬间,包裹着身体的违和感也消失了。

    波狄玛斯的谜之结界解开啦!

    我向半坏的门之盾里注入气力和魔力。

    然后就这样拿盾挡在前面,我开始前进。

    摆正盾牌突进,豪迈的盾牌猛击!

    盾牌撞上最终boss机器人,狠狠地将它击飞出去。

    这一冲击直接将最终boss机器人的巨体撞飞到了墙上。

    不过,原本就半坏的门之盾也在冲击中被完全压扁了。

    谢啦,门之盾。你好好努力过了呢。

    我丢开坏掉的门之盾,冲向被撞飞的最终boss机器人

    向着在钝响声中撞上墙壁的最终boss机器人,我又挥下大镰刀追击。

    被袈裟斩(右斜斩)斜向切开,最终boss机器人的巨体化作尘埃,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虽说如此,不知为何有个圆形物体留在了尘埃之中。

    小到能放到手掌上的这一部件,难道是炸弹吗?

    糟了。

    一时血冲上头的我完全忘掉了炸弹的事。

    不会爆炸的吧?

    我战战兢兢地捡起疑似炸弹的球体。目前它还没什么可疑的反应。

    嗯。好像没问题。

    一下子安心下来的我回头看去。

    我的身后是按住腹部站起身的魔王和只剩了个头的波狄玛斯。

    「真有一手呢」

    「这是我们的台词呐」

    魔王把脚踩到了出言不逊的波狄玛斯的头上。

    只剩个头了还能说话吗。我产生了这种毫无意义的感想。

    没有肺应该是说不了话的,是因为机械体的发声器官和人类不一样吗。

    这种机能,是不是也能运用到人偶蜘蛛她们身上呢——我已经有了能思考这些和平的事情的余裕。

    「虽然觉得能行,但还是没能如愿呢」

    「真~遗~憾~!你是敌不过我和小白的友情的力量的哦」

    魔王一边得意地说着,一边咕噜咕噜地踩着波狄玛斯的头。

    友情的力量,友情的力量吗……

    总觉得,这句话让我明白了魔王保护我的理由。

    魔王她并没有什么打算,真的只是反射性地保护了我。

    简直像是在保护眷属一样。

    与之相对,我会回头去保护受伤的魔王,是因为不想欠下人情。

    我当然也有放任魔王被杀掉的选择。

    不如说,对于认识到魔王是潜在威胁的我而言,这一选择也许才是正解。

    然而,当时的我根本没去想这些细枝末节的事。

    被保护的人情,就用保护她去还。

    浮现在我脑海中的只有这一个想法。

    我觉得这真是太好了。

    放任魔王被杀,一定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欠下人情不还,就这样看着魔王被杀掉什么的。我怎么可能做出这种恬不知耻的事情。

    所以这真是太好了。

    「小白,谢谢你帮我。托你的福我捡了一命哦」

    所~以~说~啊!

    人家正在心里捏造保护你的正当理由的时候,别给我露出这种真诚而爽朗的笑容道谢啊!

    不然不就显得在列举借口的我很蠢了吗。

    啊啊,真是的!

    「我才是,谢谢你了」

    面对罕见地立刻就做出了回复的我,魔王瞪大了双眼。

    别,别一直盯着看啦!

    很害羞的啦!

    别误会了哟!

    我会保护魔王,只是为了还她人情而已!

    没有别的意思。

    说没有就没有!

    唔——唔——唔——!

    「差不多可以了吧?」

    波狄玛斯发出冰冷的声音。

    「可以,是指什么?」

    「在此之后的行动。你们就这样把我带到G-fleet的控制室去。我要在那里夺取G-fleet的控制权,让它紧急降落」

    ……这家伙模式转换得也太快了吧?

    刚才还是想杀掉我们的对手,现在已经开始对我们下指令了。

    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

    「这次是你们赢了。反正这副样子也做不了什么,那我就按照一开始的计划,尽力解决这一事态吧」

    似乎是注意到了我和魔王的惊讶,根本没问他,波狄玛斯自己就开始解说了起来。

    他的观察力确实叫人佩服,但这个场合是不是该说点别的。

    哈啊,嘛。对波狄玛斯而言,最重要的还是UFO和炸弹的处理,弄死我和魔王只是附带的。

    差不多就是“能办到就好了”这样的附加要素呢。

    谁会被这种附带的处理方式干掉啊,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

    既然现在已经不可能再杀掉我们了,波狄玛斯只好努力对付UFO。

    嘛,只剩个头确实也干不了什么呢。

    也对,要夺取UFO的控制权,还是有波狄玛斯在会比较好。

    实在是很遗憾。

    「这倒没什么问题。话说小白现在拿着的那个就是炸弹吧?」

    「啊啊」

    魔王指着我手里的球体问道,波狄玛斯则对此表示肯定。

    果然这就是炸弹吗。

    「已经不用担心它会爆炸了吗?」

    「放心吧。它已经被严实地锁死了」

    把枪对准我和魔王的同时,他似乎也有好好完成自己的工作。

    黑进最终boss机器人,在此之上侵入炸弹,把它锁死确保它不会爆炸。

    「把它交给邱列迪斯提耶斯就行。他应该能妥善处理」

    嘛,交给邱列邱列确实是最安全的选择呐。

    「你还挺老实的嘛」

    「我说了吧?这次是我输了。败者就该干脆地承认失败,然后放弃掉胜者才有的权利。能拿到GMA炸弹并获取其中的能量当然最好。但我现在这副样子肯定是办不到了呢。可以的话连这架G-fleet我都想一起带回去,不过还是放弃吧」

    啊,是。

    这家伙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能那么干脆是好事,但除了炸弹,你连UFO都想带回去吗?

    这是何等的强欲。

    难怪他会配备这么方便的黑客机能。

    不过,这个男人是有能力达成他的目标的。

    只要走错一步,我和魔王就会被杀,炸弹和UFO也会落入这个男人手中。

    这样想来还真是恐怖呢。

    「总之,先……!?」

    波狄玛斯话说到一半噎住了。

    「来自外部的干涉?不好!」

    接下来的话里,这个男人极为罕见地,不如说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他真心地发出焦躁的声音。

    但我没有对此感到惊讶的工夫。

    因为我手上的炸弹开始发光了。

    「难道要爆炸了吗!?」

    魔王发出了悲鸣。

    「G-fleet正在靠远程操作试图解除锁定。它还往GMA炸弹里注入了航行所需的能量。该死!它是打算自曝啊!」

    「有什么阻止它的办法吗!?」

    「来不及了。已经没有时间了」

    魔王和波狄玛斯连珠炮似的交换了意见。

    我则在慌乱之中努力试图理解当前的状况。

    嗯~,嗯~,UFO正在远程操纵炸弹爆炸,甚至还往炸弹里注入了UFO自己的能量?

    啊,现在不是说这种事的时候!

    要爆炸了吗?

    真的要爆炸了吗?

    总感觉波狄玛斯那句像是死心了一样的“来不及”宣言里,有着异常的现实感。

    不妙。

    不妙不妙不妙不妙不妙不妙不妙不妙不妙不妙不妙不妙不妙不妙。

    人在慌乱中,有时会做出自己都难以相信的行动。

    这一天,我切身感受到了这点。

    不如说是亲身实践了这点。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我把放出诡异的光的炸弹,囫囵吞了下去。

    「等!?小白你怎么吃下去了!?」

    魔王慌了。

    我也慌了。

    我干了啥!?

    吃下去是想怎样,吃下去!?

    混乱中采取的莫名其妙的行动,又进一步加深了混乱。

    啊啊不管了!既然这样,我就在炸弹爆炸前把它消化掉!

    慌乱中的我就这样慌慌张张地得出了结论。

    浮现在脑海里的是魔王的暴食。

    吞噬一切,以之为食的技能。

    以它为参考,我想象着自己把吃进去的炸弹吸收掉的画面。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神性领域扩张LV9』升级为『神性领域扩张LV10』。》

    《满足条件。开始神化。》

    听完这一消息,紧接着就有难以忍受的剧痛向我袭来。

    一瞬间,我还以为是炸弹在我的肚子里爆炸了。

    但事实并非如此。

    炸弹没有爆炸。

    可是,剧痛却贯穿了我的全身。

    几乎让我分辨不清哪里痛、有多痛的剧痛折磨着我。

    无视了本应存在的痛觉无效的技能、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痛苦猛烈袭来。

    我对这种痛感是有记忆的。

    在我还没法控制探知的时候,一旦强行发动就会产生的头痛就是这种感觉。

    然而,虽然种类是一样的,这次的痛感却比当时强了好几倍。

    感觉只要一放松,身体就会瞬间四分五裂。

    我的本能也告诉我,这是正确的。

    要是没能忍受住这痛苦,我就会死。

    我理解了这点。

    忍啊忍,我紧紧握住手中的大镰刀。

    这么做能让痛苦的源头流向大镰刀的方向,我也感觉稍微轻松了一点。

    我就用这一要领驱散了痛苦的源头。

    我能感觉到被驱散的痛苦的源头去往了某个遥远的地方,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疼痛仍在向我袭来。

    『采取紧急措施吧』

    虽然有点在意听到的这句话,但我已经没有力气去分散注意力了。

    我还不想死。

    我还想活下去。

    所以,我怎么能输给这疼痛感呢!

    然而,我的这一决意却消散在了袭来的痛苦之中。

    同时,我的意识也……

    《还原技能。》

    《还原能力值。》

    《还原称号。》

    《还原技能点数。》

    《还原经验值。》

    《安装D谨制的『神的基本讲座』。》

    《神化完成。此后将不会再受到任何系统支援。感谢您的使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