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七卷12炸弹处理小组全速前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波狄玛斯带领着我们在巨大的UFO内部前进。

    因为魔王动起了真格,我们前进得很顺利。

    面对这样的魔王,机器人和战车不管来多少都不是对手。

    啊,野生的机器人出现了!

    刚这么一想战斗就结束了!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眨眼间魔王就能把对手处理掉。

    做到这份上的话,就算是波狄玛斯应该也找不出破绽了吧。

    毕竟在露出破绽之前敌人就被击破了。

    那当然找不出破绽啦。

    而且,凭借暴食,魔王可以一直战斗下去。

    消耗?暴食吃进去嚼一嚼就会回复了啦。

    这是什么美味的状态。

    真是作弊到我都要笑出来了。

    这样的话一开始就别去警戒波狄玛斯,直接拿出真本事不就好了吗。

    嘛,不过,既然能顺利地前进那也没什么问题。

    不知是不是机器人的库存已所剩无几,袭击过来的机器人稀稀拉拉的。

    我们也因此向目的地稳步前进着。

    目的地是炸弹所在的区域。

    嘛,炸弹好像正如规划的那样位于UFO的中心部分。

    投弹的时候炸弹似乎就是从中心部分啪啦落下去的。

    要说有什么问题的话,这UFO实在是太大了,所以距离很远。

    因为主炮正好安装在圆盘的边缘上,我们选了最远的地方当起点也是原因之一。

    而且,这架UFO本身的使命就是兵器的运输,其内部的机器人和战车为了防卫蜂拥而至,拼死拖住了我们的脚步。

    之前的状况让我们不得不选择破坏掉UFO的主炮,因此才浪费了大量的时间。

    时间拖得越久,在外面战斗的同伴们就会越辛苦。

    修班可能没那么容易死掉,但人偶蜘蛛们就不一定了。

    比如萨艾尔和萨艾尔还有萨艾尔之类的!

    还有利艾尔一不小心也有可能会死掉。

    女王?她们就没必要担心了吧?

    她们可是和老妈同格的怪物哟?

    连她们都殒命了的话,那就已经是担心其他人也没用的大惨剧了。

    嘛,人偶蜘蛛和修班多少也算是强力的魔物,他们应该是没问题的。

    我最担心的还是教皇带来的人类。

    与其说是担心,不如说是在想着他们之中究竟有多少能幸存下来。

    他们来错地方了的感觉不是一星半点。

    就好像是一般市民参与进事关世界存亡的战斗中一样。

    不,他们好歹也是优秀的骑士哦?

    为什么会和其他人有那么大的战力差呢。

    虽说要是没有他们会很困扰,但他们在这里也只能充当肉盾而已。

    嗯。感觉超不走运的。

    教皇是在知道这点的情况下让他们参战的,他应该已经做好了觉悟。

    但这样的他们还是太可怜了。哪怕多一个人也好,我希望他们能活下去。

    外面的战况怎样了呢。

    确认的手段都被UFO外壁上的谜之结界阻碍了,所以我没法看到外面的状况。

    对外界的情况一无所知让我产生了一种颇为原始的焦躁感。

    这种感觉就好比是在玩一个时间限制不明的游戏一样。

    不过,我们这边也没在偷懒。既然已经竭尽了全力,也就不必过分在意了。

    现在应该集中精神,忘掉外面的事情。

    虽然这么说,但实际上根本不需要我做什么魔王就会把一切都解决掉。

    我在做的事情只有监视波狄玛斯之类的。

    当事人的波狄玛斯正在老实地充当向导,所以可以说我几乎没派上一点用场。

    不不,那是因为事态根本没发展到要让我出场的地步。

    这里只是把出场的机会让给了年长的魔王他们而已。

    绝不是因为我是什么都做不到的无能哦!

    被别人抢了风头也绝对没有后悔哦!

    说不是就不是!说没有就没有!!

    啊嘞?

    总感觉有种既视感。

    好像最近,不如说就是今天,发生过一模一样的事情呢。

    怎么回事,这样一来我和无能还有什么区别。

    不、不对哦!

    我、我还没认真起来呢!

    是真的啦!我认真起来可是很厉害的哦!

    肯、肯定会有我大显身手的机会的。

    我相信会有的!

    到那时候为止我都要温存实力。

    还有就是警戒波狄玛斯有没有做出可疑的举动!

    波狄玛斯在带路的过程中什么都没看。

    这架UFO不光大的离谱,似乎还能充当军事据点,因此内部的道路极其复杂。

    通道本身虽然宽敞到能让战车通行,但却岔路众多而且蜿蜒曲折,没有地图的话绝对会迷路。

    我有怀疑过波狄玛斯是不是真的有走对路,不过仔细一想,既然波狄玛斯是机械体,那他的脑内会有记忆文件夹之类的也不奇怪。

    他肯定是通过读取保存在那儿的UFO设计图来选择道路的。

    也有记忆这样的技能呢。

    嘛,我会质疑波狄玛斯的记忆力也无可厚非。

    说到底我根本不清楚UFO的内部构造,就算去质疑波狄玛斯,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走对路。

    睿智的地图功能也因为UFO的谜之结界而失效了。

    这些平时习以为常的功能变得无法使用的时候,不便利之处马上就体现了出来。

    反过来也就是说,平常的我就有在用一些超便利的功能。

    用惯了这些便利功能的我是不记路的。

    唔姆姆。

    我知道回去的路吗?

    看来我只能期待魔王的记忆力了。

    嗯。我一点也不想再让波狄玛斯带我们回去。

    波狄玛斯处理完炸弹的瞬间我就会把他杀掉。

    嘛,总之就是请他退场呢。

    反正是远距离操作的机械体,就算破坏掉也不会对本体造成任何伤害,所以没关系没关系。

    不如说,为了今后的和平考虑,我反倒希望他的本体能死掉。

    我觉得魔王的想法肯定也和我一样。

    不过,波狄玛斯应该也明白我和魔王的想法,所以他要动手就只能赶在处理炸弹之前。

    我和魔王想让波狄玛斯稳当地处理掉炸弹,然后就把他收拾掉。

    波狄玛斯当然也想处理掉炸弹,但在此之前,他肯定想先把我或魔王或我们两个一起杀掉。

    呼,已经无语了,这个状况。

    为什么人们总是要互相争斗呢?

    无法相互理解还真是痛苦呐。

    嗯。真的。真心是这样。

    解决世界危机的核心成员,竟然在堂而皇之地互相敌对哦?

    这世界没救了。

    但我们还是不得不拯救它。

    我一边想着这些,一边追在随手破坏着机器人的魔王和带路的波狄玛斯后面。

    ……我的出场机会呢?

    没等到我出场,我们就到达了目的地。

    结果单靠魔王一人我们就来到了这里。

    其实只要有她一个人就够了吧?

    不过,嘛,玩笑话先放在一边,一扇与以往浑然不同、看上去极其坚固的大门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这扇门的前方就是存放炸弹的场所。

    进到门里,让波狄玛斯把炸弹处理掉,这次的任务就结束了。

    「打开门之后马上就是安置GMA炸弹的地方了。我要在那里完成锁定作业,但当中有怎样的防卫装置暂且不明。我会优先完成GMA炸弹的锁定工作,途中发生的事情就交给你们处理,可以吧」

    所以说啊,可以吧应该是问句,你却完全没用疑问语气啊。

    就像是在宣布既定事项一样。

    嘛,虽说我也没什么异议。

    按波狄玛斯所说,门的内部是一间并不太宽阔的房间。

    里面安置着炸弹,但有没有机器人还是个未知数。

    因为是重点防卫区域,那里甚至有可能配置着比机器人更强的兵器。

    虽然我也有怀疑那样的炸弹的正旁边是不是真的会有危险的护卫,不过说到底,那个炸弹本就给人一种“哪里用得上啊笨蛋!”的感觉,所以我也不好断言。

    轰飞大陆的炸弹和使陨石坠落的兵器云云,本就不是感性健全的人会做出来的东西。

    既然是不健全的人,就有可能做出健全的人类想都想不到的事来。

    话说回来,总感觉波狄玛斯的话里有一股浓浓的flag气息。

    那扇门的后面绝对有不好的东西在等着我们!

    波狄玛斯黑进了门锁,将其打开。

    电脑控制的门锁,开发者当然可以轻易黑入。

    尽管看起来很厚重,门却无声地打开了。

    那么,有什么会出现呢?

    摆好架势的我的面前,是一间煞风景的圆形房间。

    它的中心有一根莫名其妙的给人一种杂乱感的柱状物体。

    除此之外看不到任何机器人之类的身影。

    什么啊,我还以为肯定会有最终boss风的超级机器人登场呢,结果什么都没有嘛。

    有点扫兴了。

    「怎么可能」

    不过,与扫兴了的我相对,波狄玛斯却简短地低喃道。

    这句话直率地表达出了惊讶的感情。

    那个男人会感到惊讶,只让我有不好的预感。

    就像是在肯定这一预感一样,房间中央的柱子变形了。

    原本看起来乱七八糟的部分,就像是花蕾绽放一样展开,变成了无数的枪口。

    然后,它站了起来。

    嗯?站了起来?

    我目瞪口呆地见证了它的变形。

    因为,这可是变形哦?

    虽然没有合体,但也是变形哦。

    原本就歪掉的柱子,变形完之后果然也是个歪掉的机器人。

    也许是因为我们没踏进房间,变形完后的机器人并没有要攻击我们的意思。

    作为核心的曾经是柱子的部分,和战车一样甚至在此之上,给人一种很坚固的印象。

    从核心部分伸出的无数机械臂上安装着类似战车主炮,或者说就是和战车主炮完全一样的东西。

    它的下肢似乎直接沿用了战车的履带。

    怎么说呢,它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用多余的材料做出来的手工制品。

    不过,它安装的部件都沿用自战车这点就足以证明它的破坏力了。

    嘛,虽然比我预想的要寒碜了点儿,这就是机器人的最终boss了呢。

    按理说最终boss应该还要威严一点,这家伙在各个方面都有所欠缺呐。

    「Gloria?不,不过,我应该没把设计图给他们才对。情报是从哪里泄漏出去的?」

    与我有些失望的心情相对,波狄玛斯一脸严肃。

    他自顾自地在那里嘟哝着一些令人不安的话。

    「波狄玛斯,说明一下」

    魔王直截了当地要求波狄玛斯作出说明,

    魔王似乎也不觉得眼前的机器人能有多大威胁。

    不过,她好像很在意波狄玛斯的那副奇怪的样子,所以才要求他说明。

    「那是基于我的另外一个兵器设计图开发出来的东西。不过这张设计图我没给任何人看过,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看到的。从完成品的样子推测,设计图应该没有完全流出。所以,它的性能能与原版接近到什么地步就不得而知了」

    也就是说,那个最终boss机器人是有人偷看波狄玛斯秘藏的设计图后,再现出的不完全的复制品咯?

    「所以?原版能有多强?」

    面对魔王的问题,波狄玛斯思考了一瞬后作出了回答。

    「原版的话,连上位龙都能杀掉。啊啊,虽说这个是仿制品呢」

    虽然他的口气像是在说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但话里却透露出一股真实感。

    What?

    你说什么?

    上位龙,是说修班之类的吗?

    哈哈哈。先生你还真会开玩笑。

    是开玩笑的,吧?

    然而,波狄玛斯的表情极为认真。

    说到底他原本就不是那种会开玩笑的人。

    那也就是说,真的能打倒上位龙吗?

    不不,那说的是原版,这里的这个只是粗劣的复制品而已。

    不可能有原版那么强的。

    「不过,这家伙的性能可能超过了原版」

    啥?

    你说什么?

    这个怎么看都是粗劣品的机器人会超过原版?

    「最坏的事态了。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喂。你别在那里自顾自的接受,给我们说明一下」

    魔王有些焦躁地逼问波狄玛斯。

    与之相对,波狄玛斯带着一种“真受不了”的感觉摇了摇头。

    「我们是为了什么来到这里的?」

    波狄玛斯像是把魔王当笨蛋一样轻蔑地问道。

    你啊,都到这时候了还那么没礼貌!

    魔王的背后都能看得到般若啦,是我的错觉吗?

    (注:般若,一种面目狰狞的女鬼)

    不过,我还是无视了波狄玛斯的挑衅,冷静地想了想。

    我们是为了处理炸弹才来到这里的。

    最后的难关就是眼前的最终boss机器人。

    虽然波狄玛斯一副极为警戒的样子,但一旦我们打倒了最终boss机器人,之后就只剩下炸弹的处理了。

    只、剩下、炸弹的处理?

    啊嘞?

    所谓的炸弹究竟在哪里?

    「呼。看来那边那个白色的已经意识到了呢」

    波狄玛斯露出一脸挖苦的笑容。

    然后,将把魔王当笨蛋一样的视线投向还没意识到的魔王。

    好了啦。

    现在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啦。

    我拽了拽怒气值猛增、似乎现在就打算对波狄玛斯出手的魔王的衣角。

    「干嘛?我得去完成把这家伙揍飞的崇高使命哦?」

    「炸弹」

    面对青筋暴起的魔王,我转而面向前方的房间,说了一个词。

    这个词让魔王意识到了。

    她终于意识到了。

    然后,她咣地回头看向波狄玛斯。

    「正如你们所想」

    波狄玛斯的正解宣言让魔王陷入了沉思。

    我们是来这里处理炸弹的。

    最后的难关就是这个最终boss机器人。

    然而,房间里除了最终boss机器人外什么也没有。

    嗯。收纳在哪儿了呢?

    在哪儿呢?

    这间房间里有哪儿可以收纳炸弹呢?

    啊啊,房间里本来就没有炸弹可不是答案哦。

    ……也就是这么一回事呢。

    我们要处理的炸弹,就在那个最终boss机器人里。

    「作战会议!」

    趁着最终boss机器人没攻过来,我们在敌人眼皮子底下堂堂正正地开起了作战会议。

    嗯。好过分。

    但是,我们不得不考虑好作战方案。

    谁能预想到这种事态啊。

    预料之外也得有个限度啊喂。

    想出这点子的人绝对是个天灾。

    不是天才,是天灾。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才会把一旦爆炸就会轰飞大陆的炸弹装进机器人里面?

    我也算是理解波狄玛斯为什么会不由自主地说出那句「怎么可能」了。

    「波狄玛斯,你确定炸弹在那里面?」

    「没错的。这具身体内置的探测器监测到了反应」

    魔王用手扶住额头仰视着天花板。

    我也很想做一样的动作呢。

    真是最坏的情况。

    我们的目的是炸弹的处理。

    而炸弹就在那个最终boss机器人里。

    也就是说,要想处理炸弹,就得先设法解决那个最终boss机器人。

    只是这样的话,炸弹在不在最终boss机器人里都一样。但炸弹在机器人里意味着我们不得不在不引爆炸弹的前提下打倒那个最终boss机器人。

    难度可谓是激增。

    而且,波狄玛斯还说那个最终boss机器人的性能可能在原版之上。

    说那个看起来就是粗劣品的最终boss机器人可能比原版强的理由只有一个。

    那个最终boss机器人,是以炸弹为动力源的。

    也就是说,炸弹并不仅仅是存放在机器人里,还和它紧密连接在一起。

    作为一个兵器。

    「你怎么想?」

    「我也希望它没有安装着被破坏就联动爆炸的机关呐。否则的话,这架G-fleet也会被一起击坠。有正常思考能力的人应该是不会这么设计的」

    不愧是波狄玛斯,平时总是以「非得让我说得一清二楚才明白吗?」攻击对方,现在却轻巧地回答了魔王寥寥数语的提问。

    我没有看漏魔王那有些不甘心的表情。

    魔王一定是干劲满满地想在波狄玛斯提出任何疑问的瞬间,把这句「非得让我说得一清二楚才明白吗?」还给他。

    毕竟她总是被欺负呢。

    肯定是想还击一下的呢。

    虽然被华丽地回避了。

    总之还是乖乖闭嘴,当作没看到魔王那不甘心的表情吧。

    指出这点对我也没一点儿好处。

    「然而,头痛的地方在于我没法断言一定没有」

    波狄玛斯叹了口气。

    确实是这样。一般来说应该是没有的,但不是绝对。

    这就是问题所在。

    安置在最终boss机器人内部的炸弹。

    它有着能轰飞大陆的愚蠢威力。

    要是这种东西在船内爆炸,这架UFO自身就会被炸飞。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炸弹应该是被慎重地锁定着的,但它也有因为某些原因解锁的风险。

    比如破坏最终boss机器人时的震动。

    嗯,也就是说,破坏最终boss机器人的时候,我们必须得轻手轻脚才行。

    难易度又进一步提高了啦!

    而且,万一,最终boss机器人的损坏与炸弹的爆炸是联动的的话?

    那就连破坏最终boss机器人都不行了。

    按正常人的想法,这种联动是不会有的。

    只不过一路走到这里,我不禁会产生“想出这些的家伙真的正常吗?”的疑问。

    然后,像这样被怀疑正不正常的家伙是否真的会做正常的事,这点也同样存疑呢。

    我觉得没有。

    但我不能断言说绝对没有。

    以自身的希望为基准采取行动是很危险的。

    毕竟此事事关世界的存亡。

    我们必须慎重再慎重地考虑作战方案。

    话虽如此,要怎么办呢?

    「……」

    「……」

    「……」

    三人都陷入了沉默。

    不妙。

    我姑且不说,连魔王和波狄玛斯都因为想不出对策而陷入了沉默,实在是很不妙。

    不过,这是没办法的事所以也没办法。

    要处理炸弹,就得先解决掉最终boss机器人。

    然而,在解决最终boss机器人的过程中,炸弹有可能会爆炸。

    咋办咧?

    当然,就算破坏掉最终boss机器人,炸弹也不会爆炸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不如说,考虑到炸弹的威力,这种可能性要大得多。

    把最终boss机器人想成是用来对付侵入船内的贼人的炸弹守护者的话,如果它被打倒炸弹就会爆炸,那就只是单纯的自爆而已。

    真是的,那个把要守护的炸弹和护卫装在一起的笨蛋,到底是谁啊!

    把要守护的对象搞得那么强是要哪样啊!

    错是没错,但这想法也太奇怪了吧!

    一不小心爆炸了要怎么办啊!?

    真的是,天灾啊。

    从那种天灾的想法来看,最终boss机器人被击破的瞬间,炸弹就为了追求形式美而自爆也没什么违和感呢。

    嗯。不可鲁莽行事。

    事态发展到这个地步,最好的办法就是拜托邱列邱列了吧?

    我们就在这里看守炸弹,等着邱列邱列回来。

    这不是个很棒的主意吗?

    我自顾自地嗯嗯点头接受了。

    不经意间,我用手把垂到脸边的头发拨到耳后。

    这只手不知何时握住了一台智能手机。

    『没有人会来帮你的哦』

    智能手机里传来了动听却令人不安的声音。

    会做这种事,会发出这种声音的家伙,据我所知只有一个。

    自称邪神的D。

    一瞬间,我毛骨悚然。

    我是什么时候握住这台智能手机的?

    既然这台智能手机是在某个时间点唐突地出现的,那就表示我完全没能察觉到它出现的预兆。

    这尚且还能接受。

    因为是突然发生的事情所以可以接受。

    但是,为什么我会紧紧握着这台智能手机?

    头发垂到脸边是偶然。

    我用手把它拨回到耳后,是无意中的反射性行为。

    在那个时间点,我的手正好是握着智能手机的形状,而且刚好位于耳边。

    仅仅只是这样。

    没错。没错哦。

    偶然间,真的只是偶然间,发现我摆出了像是在打电话一样的姿势后,她就塞了台智能手机进来。

    仅仅只是这样。

    ……怎么可能啊。

    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是从哪开始被她操纵的?

    因为,我只能这么想了。

    不然的话,我怎么可能紧紧握着这台智能手机。

    我有一种瘫倒在地上的冲动,但身体却颤抖着没法活动。

    反胃感向我袭来。

    事实就是,这台智能手机的主人,在连我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情况下操纵了我。

    『啊啊,请别那么害怕』

    我没有害怕。

    我只是有些恼火。

    我就是我。

    不是其他任何人,也不被其他任何人操纵的我。

    会对想要操纵我的家伙感到恼火是当然的。

    这也正是我和魔王对立的原因。

    只有这点,我绝不退让。

    谁想要侵食我,谁就是敌人。

    『啊啊,果然你很有趣呢』

    没有感情的平淡声音中却透露出了喜悦感,还真是矛盾。

    我压抑住心头涌起的恐惧。

    坚强一点!别被压倒了!奋起反抗啊!

    『请你放心。刚才我只是稍微动了点手脚,除此之外我没有对你本人进行过干涉』

    我集中精神聆听智能手机里传来的声音。

    一字一句都不放过。

    就连平时能听到的心跳声也被我无视了。

    如果相信D说的话,那她就只在让我毫无违和感地握住智能手机的那个时候,对我进行了干涉。

    然而,她的那句“你本人”引起了我的注意。

    『真是明察秋毫。我虽然没干涉过你本人,但有给你的武器追加过一点点特典』

    听了D的话,我不由自主地将视线投向了另一只手上握着的大镰刀。

    『话虽如此,实际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只是让它与你同步,从而提升了它的性能而已。它会有种在自发行动的感觉,应该是受平行意识这一技能的影响。我认为这是空出来的异常栏位干涉了这把武器的结果』

    空出来的异常栏位,是指和魔王融合了的前身体部长吗?

    我的平行意识的技能等级是10。

    但是,能产生的平行意识的数量最多只有九个。

    剩下的那个在历经各种各样的事故后,演变成了与魔王的灵魂相融合的这一异常的事态。

    它最后被魔王所吸收,导致我失去了一个平行意识。然而,这个空出来的栏位却让大镰刀萌生出了类似意识的东西。可以这么解释吧?

    『大概就是这样』

    好像就是这么一回事儿。

    『它是用你身体的一部分做出来的,现在也仍是你身体的一部分哦。正因如此它才会发挥出反常的性能。同时,因为是你身体的一部分,所以它绝不会背叛你』

    怎么说呢。

    本应是我的一部分的平行意识也背叛了我。

    这样看来,我根本没法确保这把大镰刀不会背叛我。

    『你还真是小心呢。嘛,要怎么做是你的自由。我只是随自己喜欢送了你一点点特典而已。要怎么处理它由你决定』

    这样吗。

    现在大镰刀确实派得上用处。

    这就足够了。

    虽然不至于对D的话照单全收,但要把镰刀舍弃掉也很可惜。

    『你能喜欢真是太好了』

    我深感被读心是件多么麻烦的事。

    不管怎么掩饰,本心都会暴露无遗。

    嗯嗯,我认了。

    我很喜欢!超喜欢的!

    毕竟这玩意儿很便利呐!

    它很强!绝对很强!压倒性的强!

    更何况它还是我自己动手用自己的身体做出来的,我当然会对它产生依恋感啦!

    不行吗混蛋!

    『那么,就回到原题吧。没有人会来帮你的哦』

    被完美地无视了。

    不,嗯,啊啊,嗯。

    没有呢。

    嗯嗯,啥?没有人会来帮我们?

    为什么啊?

    『因为这样比较有趣,所以我阻止了他』

    喂!

    是你干的好事吗!?

    我还有点担心邱列邱列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结果不是这样啊!

    不如说,比这性质更恶劣啊!

    这该死的邪神!真是邪神!

    一般情况下,有谁面对着世界的危机,还会仅仅因为比较有趣这样的理由,就把安全牌放弃掉啊?

    (注:安牌=安全牌是麻将用语)

    不会的吧。

    这是哪门子的赌徒啊。

    嘛,对D而言这事事不关己,所以她才会这么做,但这却是我们所无法忍受的。

    站在观战者的角度,比起让邱列邱列刷地把事情解决掉,当然还是由我们一边苦战一边找出解决方法更有趣呢!

    不过,你也为当事人的我们考虑一下啊!

    说到底,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不是吗!

    『就是这样,没有人会来帮你的。请你自己努力解决哦』

    别开玩笑了!

    刚这么一想,手中智能手机的触感就消失了。

    说完想说的话后,她就消失了。

    我把刚才紧握着智能手机的手举到面前。

    也许,现在的我很罕见地变换了表情。

    「小白,怎么了?」

    你看,连魔王都感觉奇怪跑来问我了啦。

    ……嗯?

    我抬起头窥探魔王和波狄玛斯的样子。

    魔王一脸的不可思议,波狄玛斯则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谁都没有提及刚才出现在我手中的智能手机。

    很奇怪。

    魔王和波狄玛斯的反应,简直就像是当我刚才通过智能手机进行的对话不存在一样。

    不,也许真是这样也说不定。

    「电话」

    「嗯?」

    我试着说了说电话,魔王却歪着头,一副没能抓住要领的样子。

    波狄玛斯虽然什么也没说,但他大概也和魔王一样一头雾水。

    魔王和波狄玛斯都没能感知到刚才我和D的对话。

    不止如此,在我们的谈话期间,他们没有做任何动作,这就表示D甚至有可能停止了时间。

    不知是什么原理,D在不让那两个人注意到的情况下,只向我传递了讯息。

    我再次体会到名为D的这一存在有多么超规格。

    邪神,真正的神。

    正因如此,世界的危机对她而言,不过只是消遣罢了。

    我们所在的世界是不一样的。各种意义上。

    物理上也是,能力上也是,精神上也是。

    「小白,没事吧?」

    魔王担心着样子有些奇怪的我。

    啊啊,以D为对手之后,我还真是被这份温柔治愈了呢。

    虽然有点在意被魔王治愈究竟是字面意思上的还是实质性的,不过现在还是让我老实地撒撒娇吧。

    在某种莫名冲动的驱使下,我抱住了魔王。

    「哎?哦哦?」

    魔王发出了困惑的声音。

    唔姆姆。能抱住固然是好事,但因为身高差的缘故,我只能抱住她的头。

    想撒娇的明明是我,实际的感觉却像是我抱住了想撒娇的孩子一样。

    总感觉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于是我便摸了摸位置正好的魔王的头。

    「哎哎?」

    魔王虽然又发出了些许困惑的声音,但并没有从我怀里挣脱出去的意思。

    她就这样任我摆布。

    魔王的脑子里肯定有大量问号在飞来飞去。

    突然被抱住还被摸了头,当然会感到奇怪了。

    就连干出这事的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在这种莫名其妙的状况下仍没有选择挣脱出去的魔王,真是圣人。

    这是何等的包容力。

    真是的,这个人为什么会是魔王呢?

    我觉得这都可以被认定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了。

    「余兴节目差不多就到此为止吧?」

    然后,用冰冷的目光看着我们的这个男人,真是邪道。

    这股坏人的臭味是怎么回事。

    这家伙臭死了!比呕吐物还臭的气味正扑鼻而来!

    他就是这样的人呢。

    不过,在这个场合,波狄玛斯的话确实是正论。

    不能一直现实逃避下去。

    我不情不愿地松开魔王。

    如同松开抱枕一般的丧失感向我袭来。

    虽说抱枕之类的东西,前世和今世的我都没有。

    「既然小白冷静下来了,我们就继续作战会议吧」

    被当作抱枕的魔王,像是当这事没发生过一样,淡然地提议继续作战会议。

    嗯。她的反应太平淡了,总感觉有些空虚。

    「话虽如此,反正我是想不出一点办法。投降了」

    魔王举起了双手。

    「单单破坏掉那玩意我应该是办得到的,不过要确保安全的话,就……」

    魔王盯着最终boss机器人,叹了口气。

    魔王似乎也对把炸弹装进最终boss机器人的这一天灾的想法感到颇为烦恼。

    「说实话,最好的办法还是等邱列回来吧?」

    「也是呢」

    哦呀?

    意外地,波狄玛斯竟然同意了魔王提案。

    没想到除了魔王,就连波狄玛斯也和我一样赞同这一想法,我不禁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我不希望看到GMA炸弹爆炸。把你们解决掉说到底也只是顺带的而已。能办到的话我会去做,办不到的话也无所谓。你们的价值并不足以让我颠覆这一优先顺序呢」

    气死我了!

    把这家伙杀了也没关系吧?

    你是在挑事吗?是在挑事吧?

    然而很遗憾,还是别这么做比较好呢。

    「虽然还有很多想说的,总之现在就先以等邱列回来为方针,可以吧?」

    「啊啊」

    魔王和波狄玛斯在等待邱列邱列回来这一点上达成了一致。

    「不会回来的」

    这时,我公布了刚才获知的情报。

    「嗯?小白你说什么?」

    「不会回来的」

    面对重复了同一句话的我,魔王露出了一副诧异的表情。

    这一表情又慢慢转变成了不安。

    「难道是邱列出了什么事吗」

    听完魔王的话,波狄玛斯身体一震。

    嗯。该怎么回答呢。

    确实出了点事,但邱列邱列本人还是平安无事的。

    「对。但他没事」

    只能这么说了。

    「怎么回事。详细说明一下」

    也是呢。

    要是这样就能说明白,连我自己都觉得厉害。

    不过,让我详细说明一下?

    让这样的我来!

    我的口才如果好到能详细说明的话,一开始就会这么办了。

    因为做不到才会采用这种说明方式,为什么不明白呢?

    唉,嗯,这下麻烦了。

    该怎么说明呢。

    为什么D要做这种只把事情告诉我的麻烦事呢。

    干脆把事情和魔王还有波狄玛斯也说明一下不就好了吗。

    哈!?难不成她就是想看我慌手慌脚的样子取乐!?

    不会吧——虽然希望是这样,但那个D的事情我还真没法断言。好可怕。

    「虽然不太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不过既然小白都这么说了,那邱列就肯定是处于没事但却回不来的状态了。就算你要求她进一步说明,她应该也不会再回答了哦?」

    正当我苦恼的时候,魔王出手相助。

    她接话的时机棒得让我又想抱住她了。

    不愧是今生今世与我交往时间最长的魔王,真了解我的事情!

    对此,波狄玛斯向魔王投去了质问的视线,魔王则耸了耸肩。

    现在正好能用波狄玛斯最擅长的那句“非得让我说得一清二楚才明白吗?”回击他。

    虽说我并不觉得自己都不怎么明白的魔王能回击成功就是了。

    因为波狄玛斯无法接受,魔王便硬逼他听自己的话。

    波狄玛斯皱紧了眉头,但也没有再说什么。

    「那么,小白。邱列虽然没事,但没法赶过来。这么理解就OK了吧?」

    我点点头回应魔王的确认。

    「也就是说,我们必须自己想办法解决那玩意?」

    魔王指着那玩意——最终boss机器人问道。我再次点头回应。

    看到我的反应,魔王和波狄玛斯双双陷入了沉默

    他们应该正在脑海中思索着这一事态的解决方法吧。

    我?我的工作就是一直发呆到那两个人想出解决方案为止。

    哎呀,毕竟我什么都想不出来呢。

    如果是能通过鉴定看到能力值的魔物,不过来多少我都能想出对策,因为它们都不是无法鉴定的未知对手。

    我原本就对机械一窍不通。

    就算去想也是白搭白搭。

    我是不做无谓之事主义者。

    这种事情应该交给有能力的家伙去做。

    「可以的话我也不想做这种事,不过也没办法吗」

    这时,波狄玛斯似乎得出了结论。

    「方法确实有一个。如果成功,就能把GMA炸弹连同那台Gloria仿一起静默掉」

    波狄玛斯用眼神询问我们同不同意。

    「方法是什么?」

    在作出答复之前,魔王想先知道方法的内容。

    波狄玛斯并没有让人信任到能在听取他的手段之前就点头。

    「我现在在用的这个机械体具备着黑客的功能」

    说着,他伸出了左手的食指。

    并不是什么比喻,波狄玛斯的手指ニョローン地伸了出来。

    (注:ニョローン是ちゅるやさん的口癖,ちゅるやさん是“凉宫春日的忧郁”里的鹤屋さん(鹤屋学姐)经二次创作创造出的同人人物,画师是えれっと,属于极少数二次创作被本家所认可的经典案例,甚至有被动画化。ニョローン在p站上作为一个tag,表示以ちゅるやさん为原型或和ちゅるやさん一样ニョローン的一类插画。以我粗浅的认识,ニョローン大概就是少女元气满满地把手/手指指向前上方的感觉)

    手指,不如说是上面有线缆的地方,应该就是波狄玛斯所说的黑客用的部分吧。

    「把它插到那玩意里就能黑进去。如果侵入成功,那台Gloria仿应该就会和GMA炸弹一起失效」

    从刚才开始,波狄玛斯就一直在用Gloria仿称呼那个最终boss机器人。

    也许那个兵器原型的名字就叫Gloria,在后面加一个仿字称呼它的波狄玛斯总感觉有些不快。

    也许这就是看到自己作品的赝作的艺术家的心情。

    「不过,侵入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而且过程中我会一直处于无防备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被袭击的话,我毫无抵抗之力。要是连接用的线缆被切断,侵入当然也就失败了」

    啊啊。我明白波狄玛斯为什么不想干这事了。

    他当然不想在我和魔王面前进入无防备的状态。

    「现在开始我要把线缆伸进去,着手侵入那台Gloria仿。在此期间,你们要保护好我的身体和线缆」

    话音刚落,线缆就开始流畅地从波狄玛斯的手指向房间内部侵入。

    喂,别不经我们同意就擅自开始啊!

    不过,既然都开始了那也没办法。

    想不出别的办法的话,就只能照波狄玛斯说的做了。

    魔王似乎也做出了同样的判断,长叹一口气,凝视着线缆的前进方向。

    波狄玛斯想必也知道我们没法拒绝,所以才故意不征求我们的同意就自顾自地开始了。

    「小白保护好波狄玛斯。我去保护线缆」

    魔王一边注视着伸向最终boss机器人的线缆一边说道。

    感知到线缆的侵入,最终boss机器人缓缓地开始了行动。

    堵上世界命运的最后一战,开始了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