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七卷间章黑龙在宇宙的奋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什么都没有的宇宙中前进着,以某个地点为边界,我突然感到自己身上的魔术连接变弱了。

    那是把我和系统连接起来的魔术。

    我的经验告诉我,这并不是因为连接自身被切断了,而是系统不能干涉到这么远的距离的缘故。

    从这里开始我就不能再依靠系统,只能自力更生了。

    说到底,我原本就不是借助系统的力量战斗的。对我而言现在和往常根本没有区别。

    系统什么的,有没有都一样。

    人类之手制作出的兵器,不可能是身为真龙的我的对手。

    但这是只考虑我自己的情况。

    如果把其他人的被害也考虑进来,难易度就变了。

    我是不可能被人类制作的兵器杀死的。

    无论这个兵器有多么优秀,都不可能打倒身为神的真龙。

    要是人类也能理解这点的话,这次的骚动也许就不会发生了。虽说现在再来说这些也不过是马后炮罢了。

    就算过去的人类知道这点,我觉得他们仍然会着手开发这些兵器。

    知道和理解是两回事。

    如果只是知道却并没有实感,就很难说是真的理解了。

    然后,能理解和能接受又是两回事。

    真是复杂。

    人类并不靠能不能做到来下判断,而是靠想不想做来得出结论的。

    自身的欲望、崇高的意志、对他人的感情。

    理由形形色色,但促使人类行动的根本动机一定殊途同归。

    想不想做。究其根源就是如此简单的理由。

    他们的目的互不相同,根源却都是一样的。

    然而目的不同才是问题所在。

    正是因为目的有所不同,人类才会同族相争。

    人人都以自己想做的事为优先,冲突就这样爆发了。

    无法达成妥协的结果就是互相争斗。

    口角、暴力、武力。

    他们为了完成自己想做的事,为了贯彻自身的意志,便要把妨碍者排除掉。

    如此想来,现在我前去破坏的事物中,应该也包含着某种意志。

    即便那是已经毫无意义的过去的意志。

    然而,无论那里有着怎样的意志,我都无从知晓它的确切内容。

    用过去视确实可以窥探当时的情景。

    然而过去视也只能读取过去留下的记录,读不出相关者的意志。

    像D这种在我上位的神,也许连这些都能看穿。但我是做不到的。

    就算是神,也有做得到和做不到的事情。

    不过,能明白的事情还是有的。

    制作了那些兵器的人们,已经被逼入了绝境。

    造出来这点就让波狄玛斯如此吃惊,完全不考虑性价比,而且实际投入使用就只会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除了做出这样的兵器之外,他们别无选择。

    他们不可能不明白。

    这些开发出来的兵器被实际投入使用的话会有什么后果。

    GMA炸弹一旦爆炸就会轰飞整片大陆,G-meteor更是有可能会毁掉这颗星球。

    把这些兵器投入使用会怎样,稍微有点理性的人都应该明白。

    然而,他们面临的状况让他们不得不这么做。

    他们的对手不是靠半吊子的手段可以战胜的。

    因为他们的对手是和我一样的龙。

    制作出这些兵器的人类,大概是把最后一丝希望寄托在了它们身上。

    不过,不知是因为良心的谴责,还是单纯的因为开发没能赶上进度,这些兵器没能见到太阳就被深埋在了地下。

    这对当时而言应该是好事。

    这些兵器要是被投入使用,只会造成更大的混乱。

    然而,即便发生在现代,这仍然是相当严重的事态。

    当时的话,除了我以外还有其他神可以采取应对措施。

    如今就只能靠我了。

    所以我才不得不接受波狄玛斯的提案。

    由我来应对飞向宇宙的G-meteor的提案。

    事实上,除此之外也没其他办法了。

    能在宇宙中战斗的只有我一个。

    波狄玛斯有可能私藏着有类似功能的兵器,但我并不觉得那个男人会老实地拿出来。

    他趁这个机会把我支开,肯定是想借机在暗地里做些什么。

    以前就是这样。

    那个男人会引发预料之外的事态,并把它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诱导。

    他的手段很巧妙。即便是没能预料到的事态,他也能加以利用并最终从中获利。

    这次的事态确实在波狄玛斯的预料之外。

    但他想利用这一预料之外的事态为自身牟利的想法却是昭然若揭。

    对于不得不照着他的想法走的我的无能,我深感痛心。

    同时,一切都在那个男人的掌握之中这点也让人颇为恼火。

    我的前方,出现了目标的身影。

    那是牵引小行星,刻意引发星体坠落的恐怖兵器的身影。

    根据坠落的小行星大小的不同,最坏的情况下星球都有可能崩毁。它就是如此具有威胁性的兵器。

    不过,与它那可怕的功能相对,它的外观给人一种很蠢的印象。

    安装着推进装置的球状本体上,又加装了固定小行星用的八条机械臂。

    乍看之下像是某种奇怪的生物,它那球状本体喷出推进用的火焰前进着的姿态也只让人觉得滑稽。

    既然是波狄玛斯设计的兵器,那也可以接受。

    那个男人只追求机能上的美感,并不拘泥于外表。

    它那愚蠢的外观,想必就是只追求机能美的结果吧。

    然后,这一追求机能美的兵器绝不像它外观所看上去的那么蠢。

    注意到极速接近的我的身姿,G-meteor开始发射光弹。

    宇宙空间中,光学兵器的威力并不会减弱。

    真空反倒会加强它的威力。

    只不过,人类的兵器对身为神的我是不管用的。

    我直面逼近的光弹。

    光弹被我的结界阻挡,不光没对我造成任何伤害,甚至没能减缓我的速度就消失了。

    身为真龙的我的结界,发挥了系统以技能的形式再现的结界完全比不了的性能。

    这是能弹开所有物理、魔术和混合效果的无与伦比的结界。

    这才是真龙所掌控的结界。

    别说是波狄玛斯,就连那个D都不能完全再现的龙种固有能力。

    D以技能形式开发的劣化结界、波狄玛斯开发的魔术妨碍结界,都远比不上它们的原型。

    因为有这样的结界,想要战胜龙极为困难。

    就算引发能破坏这颗星球的大灾难,能不能伤及龙也还是个未知数。

    做到这种地步,都还只是“能不能伤及”的问题。

    即便这么做能突破结界,也远未达到能杀死龙的地步。

    这才是身为神的龙,和人类不一样。

    过去的人类虽然知道这点,却没能理解这点。

    正因为没能理解,他们才会制作出这样的兵器。

    还坚信这能成为他们的希望。

    这一过去的希望被我击碎了。

    我轻易地破坏了G-meteor。

    如今已经失去意义的过去的希望,变成了垃圾在宇宙中扩散开来。

    这片场景让我感到有些悲伤。

    会产生这样的感情,是因为我也是不知如今是否还具有意义的、活在过去的存在吗。

    简直就像是人类一样。

    我也不过是在为了自己想做的事而挣扎着。

    因为不像个龙样,我才会存在于此。

    过去抛弃了这颗星球的龙之中,只有我一个留在了这里。

    除了这里,我别无去处。

    漂浮在G-meteor的残骸中,我甩开自身的感伤掉头折返。

    现在回去还赶得及去帮助爱丽儿他们。

    GMA炸弹尚未被投下。

    像我这样的龙出现在眼前的话,G-fleet有扔下GMA炸弹的风险,但即便是这样我也能设法解决。

    比起全权交给爱丽儿他们,还是由我来处理会更稳当。

    波狄玛斯想做什么都没关系。

    不管他在计划些什么,我都会把他击溃。

    『干得漂亮』

    有个声音给我泼了盆冷水。

    有声音。

    在宇宙空间中,这声音依然淡然地传到了我的耳边。

    声音的出处,是浮在我脸正侧方的薄型机械。

    我竟然完全没注意到它的出现。

    也就是说,送来这台机械的主人与我之间存在着如此的力量差。

    会在这个时机和我接触的存在只有一个。

    「有什么事,D?」

    为了把声音传到对方那里,我也开了口。

    是神的话,在宇宙空间中发出声音并不是什么难事。

    D,邪神、死神、最终之神。

    有着各种各样称呼的,于最上位君临的神中的一柱。

    那是本不会向像我这样的下位神搭话的存在。

    面对这样的存在,我不客气地说道。

    信奉D的人也许会因为D的搭话而喜出望外,但我只有不好的预感。

    『嗯嗯。你这次的任务到这儿就结束了。所以,接下来的事就请你待在这里观看吧』

    我那不好的预感果然没错。

    D让我老实待在这里。

    真是莫名其妙。

    D应该也不希望GMA炸弹毁掉她的舞台。

    「为什么?」

    『因为这样比较有趣』

    D恬不知耻地回答了我的问题。

    在一个世界的危机面前,只因为更加有趣这样的理由就让我袖手旁观。

    我完全无法理解她的思考回路。

    但是,她说这话是认真的。

    人类是根据想不想做来决定最终的行动的。

    这柱神也同样以此为原则行动。

    有不有趣——非常单纯的理由。

    D是根据自己觉得有不有趣来下判断的。

    不管会造成谁的牺牲,不管会破坏掉什么东西,只要有趣就没问题。

    只要有趣就什么都做。

    这就是被称为邪神的D的本质。

    她会对我做出这样的指示,也是因为觉得我不回去会更有趣。

    让地上的几位不借助我的手,自行解决这一事态。

    对D而言,这也许很有趣吧。

    不过对我来说,这一点也不有趣。

    「但是……」

    『请你老实待在这里』

    我为了提出异议而开了口,却被不由分说地命令了。

    她的口气很平和,但我能感觉到那里有着不许我独断专行的坚定意志。

    何等傲慢的意志。

    果然很像。

    虽然方向上有所不同,但这光明磊落地追求自身根源的欲望的姿态,在某些地方和那个白色少女是相似的。

    比如我即是我,为了贯彻我的意志可以满不在乎地将他人灭绝的这一生活态度。

    所以我很在意那个少女。

    我担心她有朝一日会引发了不得的事态。

    不过,现在的我正在和远比那个少女危险的存在对话中。

    要是D有那个意思,我只能看到自己被杀掉的未来。

    「我知道了」

    被允许的答案只有一个。

    如果得罪了D,也许连我之外的人都会受到牵连。

    只要D还中意着那个白色少女,就不至于对这个世界恣意妄为,但她是有这么做的力量的。

    而我并没有阻止她的力量。

    我总是力量不足。

    『不错的回答』

    传递D声音的机械已经消失不见。

    说完想说的话后,她就离开了。

    我被允许的,只有在这里老实地旁观战况。

    爱丽儿死掉也好,波狄玛斯放声大笑也好。

    不管结局怎样,D恐怕都不会插手。

    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一旦插手就不有趣了。

    凭借她那压倒性的力量,D可以做到任何她想做的事情。

    正因如此,她才不插手,只在一旁观看。

    无论结果如何。

    在漆黑的宇宙中,我嗟叹着自己的窝囊,把拳头握得发疼。

    你要,好好地活下来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