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七卷间章教皇与陆军的奋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远处,能看到大量机械扬起烟尘进军的身姿。

    我咽了口唾沫来湿润一下干燥的喉咙,但这片荒野的空气实在太过干燥,所以收效甚微。

    看来我比预想的还要紧张。

    身为神言教的教皇的我还从未像现在这样站到过战场上。

    我是政治家而不是指挥官,战场的气氛让我意识到了这点。

    想起来了——应该这么说吗。

    很久之前,在神言教还未成为如此庞大的组织的时候,我也曾立于阵前。

    可是,看起来我似乎并没有作为军师的才能。

    我原以为同是用脑的职业应该可以相互效仿,因此才踏上了战场。然而事实上,战场上的我不过只是个傀儡而已。

    像现在这样站在战场上实属不得已,所以还是把一切都托付给有才能的部下吧。

    适材适所。

    我的战场并不在这里。

    即便如此,如今我站在这里也是有意义的。

    我的前方排列着神言教的骑士们。

    数量共三万。

    这群骑士原本的主要任务应该是神言教根据地圣阿雷乌斯教国的防卫。

    但当下能立即动员的也只有他们了。

    虽说这样一来,圣阿雷乌斯教国在守备上就会与一座空城无异。

    往远了说,这次战斗也会导致大量骑士的牺牲,圣阿雷乌斯教国的战力同样会一下子下降。

    再算上之前进攻沙利艾拉国的失败,合起来的损失甚至可能让国家颠覆。

    可即便如此,现在也由不得我吝啬。

    这场战争事关世界的存亡。

    赌上了世界存亡的战斗之中,我,这样的我又怎么可以温存战力呢。

    就算其他人能认可,我自身也不会允许这种行为。

    只要是为了人族,我什么都会去做——我不想违背自己的誓言。

    哪怕我会失去名为神言教的这一“力量”,只要能守护好人族我也在所不惜。

    所以,如果我亲临战场这点能提升骑士们的士气的话,我也不会有丝毫犹豫。

    即使我作为军师是二流的,我也希望自己站这里的事实能成为骑士们心灵支柱。

    在此之后我会把他们推向死地,这点程度的事还是应该为他们做的。

    不能只有我一个人在世界的危机前坐着等待。

    「感谢大家聚集在这里」

    我的声音经过扩音传到了骑士那里。

    「这次的敌人恐怕比卿们至今为止遇到过的魔物都更加强大,这次的战况想必也会比卿们经历过的任何战斗都更加严峻」

    骑士们一字不漏地倾听着我说的话。

    「对手是过去曾进犯神言之神的邪恶存在们的尖兵。它们中幸存下来的,如今正为了破坏这个世界再度苏醒。请各位牢记,这一战关乎着世界的存亡!」

    听完我的演说,骑士们发出了呐喊。

    声音之大甚至让我误以为是地面在晃动。

    骑士们都是神言教的虔诚信徒。

    即便面对着这种平常看来简直是莫名其妙的状况,他们也对身为教皇的我所说的话深信不疑。

    这就是我的“力量”。

    我明白自己毫无疑问是在利用他们。

    但如今的我早已不会对这种行为产生罪恶感。

    对把他们送入死地这件事,我没有丝毫犹豫。

    「进攻!」

    伴随着我的号令,骑士们咆哮着发起了突击。

    然而下一瞬间,大到能盖过咆哮声的轰鸣响彻了战场。

    吹来的风让我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睁开眼确认情报的我,又被新一轮袭来的暴风逼得闭上了眼。

    闭眼前的一瞬间我所看到的景象,是崩坏了的机械兵阵列。

    在强大的力量面前,它们只能坐以待毙,连同地面一道被吹得渣都不剩。

    这样的它们又在追击中进一步被无情地刺穿。

    造成这一切的元凶是女王蜘蛛怪。

    爱丽儿大人召唤的神话级魔物们。

    女王蜘蛛怪放出的吐息蹂躏着机械兵们。

    被视为神话级的魔物并不多。

    这一阶级的魔物不是人族所能对抗的,正好比是活着的灾害。

    它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为了管理这个世界而诞生的存在,隶属于黑龙大人的管理之下。

    作为爱丽儿大人眷属的女王蜘蛛怪是个例外。

    与原本被设计好出生的其他神话级魔物不同,它们是一步步进化到魔物的顶点的。

    据说单骑就能毁灭一个国家的,蜘蛛的女王。

    这就是女王蜘蛛怪。

    在数量稀少的神话级魔物中,也是特别异质的存在。

    而且还是四只。

    只靠这四只女王蜘蛛怪,就能毁灭掉多少人族的国家啊。

    过去曾有一只女王蜘蛛怪被当时的勇者率军讨伐。

    勇者和军队的全军覆没,才换来了这样的成果。

    可以说,能打倒那只女王蜘蛛怪就是奇迹了。

    如今竟有四只如此强大的魔物作为同伴加入了我们阵营。

    没有比这更可靠的事了。

    女王蜘蛛怪们依次释放吐息横扫战场,将机械兵卷入其中。

    超乎人类认知的破坏四下肆虐,突击的骑士们不禁停下了脚步。

    应该说他们不得不停下脚步。

    如果不停下,就会被卷入女王蜘蛛怪破坏的漩涡之中。

    在如此的大破坏面前,身为人族的他们完全没有插手的余地。

    要是能就这样靠女王蜘蛛怪的力量把事情解决就好了。

    然而,我的运气似乎并没有那么好。

    有光弹射向女王蜘蛛怪。

    这是即便承受了女王蜘蛛怪的吐息仍若无其事地突进着的,战车型机械兵的反击。

    通过爱丽儿大人的报告,我了解到这类机械兵配备着魔术阻碍结界。

    女王蜘蛛怪的吐息也是魔术的一种,所以会被这种结界阻挡。

    结界虽然防不住吐息吹飞地面产生的余波,但却可以使吐息的直击无效化。

    更要命的是,那种战车型是不可能靠人族的力量击破的。

    魔术妨碍结界也是个麻烦,但在此之前,人族的攻击没法突破战车装甲的硬度就是个大问题。

    战车型只能拜托骑士以外的爱丽儿大人的眷属,或者波狄玛斯带来的机械兵来应对了。

    说到底,以骑士们的实力,就算是对付小型的机械兵也相当棘手。

    聚集复数的人能不能击破一台都很难说。

    他们好歹也是受过严格训练的精锐,但个人的力量还是有极限的。

    人族这一种族,实在是太过脆弱。

    那么,他们究竟能派上什么用场呢?

    答案是成为肉盾。

    拖住机械兵脚步的活体盾墙。

    我并不期待他们能击败机械兵,只希望他们多少能争取一点时间——他们存在于此的理由仅仅只是这样。

    他们战死沙场的理由仅仅只是这样。

    战车型的攻击打断了女王蜘蛛怪的吐息。

    看准了这个机会,机械兵们再度开始前进。

    女王蜘蛛怪的吐息已经摧毁了不少机械兵,但它们原本数量就很多,所以残存下来的机械兵也绝对称不上少。

    终于,机械兵与骑士们短兵相接。

    机械兵射出的光弹贯穿了骑士们的身体。

    最前列的骑士们的身体千疮百孔,已经达到了致命伤的级别。

    但他们直到生命耗尽都没有停止前进。

    所有人都是向前倒下的,到死也没有后退半步。

    后排的骑士就这样踏过了他们的尸体。

    伙伴的尸体陷入了地面,他们仍继续前进着。

    如果对手是普通的生物,可能会被这反常的气势吓到而畏缩不前。

    然而对手是与感情无缘的机械。

    如同在对抗骑士们一般,它们一边漠然地射出光弹一边前进着。

    然后,二者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骑士们像是要生吞机械兵一样,维持着突进的势头举起剑盾砍了下去。

    多少有一些机械兵就这样被破坏了,但相比之下还是反过来被打倒的骑士数量更多。

    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机械兵都更占优势,这种结果也是当然的。

    不管骑士们怎样奋战,都无法逆转这一差距。

    不过,只要能争取到时间,他们做不到的事情可以由其他人来完成。

    碾死了不少骑士的战车型机械兵,突然被来自侧面的冲击击飞了。

    空中飞舞的巨大金属块径直砸向了战车型所在的位置。

    乘着这个势头,它还连带着机械兵一起在地上滚了几圈。

    总算停下的战车型,它的装甲像是被大炮打过一样凹陷了进去。

    在侧翻的状态下,它又再一次被同样的攻击吹飞。

    战车型原本所在的位置,站着一个挥舞着丑陋的金属块状打击武器的年幼少女。

    这个与环境格格不入的少女并不是人类,她的真身是被称作操偶蜘蛛怪的爱丽儿大人的眷属。

    她的力量看起来仅次于女王蜘蛛怪,是爱丽儿大人的随侍。

    虽说她的容貌还是挺可爱的,但她那六只手臂各自都握着粗陋的金属块,应该不至于有傻子会以貌取人地看待她。

    爱丽儿大人事先曾告诉我,即便是操偶蜘蛛怪也当不了战车型的对手,不过从现在的状态看来应该不必担心。

    她像是很警戒似的,反复捶打着已经停止了活动的战车型。

    ……是不是做的有点过头了?

    要是她能丢下这台停止活动的战车型,转而去对付其他战车型就好了。

    像是读取了我的思考一样,另一只操偶蜘蛛怪走到这只一直不停捶打着战车型的操偶蜘蛛怪身边,敲了敲她的头。

    然后指了指正在活动的其他战车型。

    领会了这个手势的意思,最开始的那只操偶蜘蛛怪一脸不爽地把后来的操偶蜘蛛怪踢飞了。

    不考虑现在的场合的话,这一幕看上去就像是惹人发笑的幼女吵架。

    即便如此,她们也是强大的战力。

    真希望她们能别开玩笑,好好战斗。

    因为在她们嬉闹的时候,不断有骑士正在失去自己的生命。

    然而我的焦躁很快就被一扫而空。女王蜘蛛怪的吐息贯穿了机械兵的后排。

    在骑士们的拼死奋战下停下脚步的机械兵,就这样被轻松地扫清。

    上空有飞行型机械兵想向这只女王蜘蛛怪发动奇袭,但途中就被竜击坠了。

    竜与飞行型机械兵的空战现在仍在激烈地展开着。

    在完成了把爱丽儿大人他们送到敌方旗舰的大任务之后,竜们也没法休息片刻。

    如果没有它们持续压制着飞行型的战斗机,地上军就只能束手无策地承受来自上空的轰炸。

    女王蜘蛛怪的吐息扫清了不少敌人,拜此所赐,地上军比预想中占据了更大的优势。

    不过,这种优势建立在摇摇欲坠的均衡之上。

    现在骑士们仍然健在,所以能阻挡住敌人进军的脚步,因此女王蜘蛛怪才能肆意行动。一旦骑士兵团被突破,战局瞬间就会变得风云莫测。

    女王蜘蛛怪虽然不至于会被轻易地干掉,但如果被数量压制的话还是会陷入险境。

    就算是女王蜘蛛怪,也不是无敌的怪物。

    要是受到战车型的集中炮火攻击,女王蜘蛛怪也不可能毫发无伤。

    如今靠着骑士们做肉盾所争取的时间,女王蜘蛛怪和操偶蜘蛛怪正在尽可能地削弱敌人的战力。

    对骑士们来说这无疑是一段艰难的时光。希望他们能顶住。

    令我在意的,是波狄玛斯带来的那些机械兵。

    现下它们的行动实在称不上积极。

    仅仅是消极地迎击着敌机械兵的它们,像是在等待着什么时机。

    它们不主动进攻,始终重复着牵制射击以维持战线。

    那个男人带来的机械兵,不可能只有这点能耐。

    他为这种局面所准备的,应该是相当优秀的兵器才对。

    至少也应该好过敌人的机械兵。

    毕竟时代有所不同。

    敌人的机械兵虽然是科学文明巅峰时期的产物,但终归是在地下遗迹保管了很长时间的老古董。

    敌人的机械兵被制作出来后又经过了相当漫长的年月,波狄玛斯才亲自操刀设计了他的这批机械兵。

    同一设计者制作的兵器,当然是越靠近现在的越先进。

    只要那个男人没有故意带来劣质的产品,这些机械兵就不可能会输给敌人。

    可它们却没什么明显的动作。这是在计划着什么吗?

    很有可能。

    那个男人的话,非常有可能。

    之前的事也是这样。

    那个叫作白的、蜘蛛上长着人的上半身的奇妙存在——她在破坏敌旗舰的时候,被卷入了波狄玛斯交给她的炮的暴走中。我用千里眼清楚地目击了整个过程。

    那并不是不慎伤及使用者的事故。

    而是一开始就打算把使用者杀死。

    目标是爱丽儿大人和白殿下。

    波狄玛斯想把两者中的一个处理掉,才会把炮交给她们。

    堂堂正正的暗杀计划。

    波狄玛斯确实做的出这种事。

    即便是在如此紧急的时候。

    从那大到能破坏巨大的敌旗舰主炮的威力来看,就算白殿下没救了也不奇怪。不过幸运的是她还是成功地死里逃生了。

    应该说,因为白殿下掌握着能瞬间修复缺损部位的回复魔法,她才得以生还。

    如果开炮的是爱丽儿大人,就有可能招致最坏的事态。

    爱丽儿大人是除黑龙大人外拥有世界最强力量的存在,但与女王蜘蛛怪一样,她也不是无敌的。

    该死的时候还是会死。

    正因为明白这点,波狄玛斯才会设下那样的陷阱。

    那个男人一定是在确信能杀死爱丽儿大人的情况下选择了那个炮。

    爱丽儿大人也肯定是觉察到了什么不好的气息,才把炮让给了白殿下。

    她是相信着白殿下无论怎样都不至于会死,还是认为白殿下就算死了也没关系——这点我无从判断。

    白色的蜘蛛。

    使缺损部位痊愈的回复魔法。

    然后,在这样的战场上也不落后于爱丽儿大人和龙的举足轻重的战斗能力。

    靠这些提示,很容易就能察觉到她的真身。

    迷宫的恶梦。

    现身于艾尔罗大迷宫,曾定居在沙利艾拉国的谜之蜘蛛型魔物。

    不论她现在的外表是进化后的产物还是她原本的真面目,白殿下与迷宫的恶梦是同一存在这点应该是没错的。

    那种存在不可能会有好几个。

    如果爱丽儿大人真的私底下储备了复数这样的战力,不在这种场合拿出来也显得太不自然。

    说到底,迷宫的恶梦曾经明说过自己不是爱丽儿大人的属下。

    也就是说,迷宫的恶梦并不受爱丽儿大人的支配。她们是敌对关系的可能性反而更高。

    在欧兹国和沙利艾拉国对阵的战场上,恶梦曾经和某人展开过激烈的战斗。

    能与恶梦正面对抗,当时又在现场附近的人物。

    除了爱丽儿大人便再无他人。

    在那个时间点,爱丽儿大人和恶梦还处于敌对状态,这是我亲眼见证的。

    之后与爱丽儿大人会面询问事由的时候,她告诉我「那件事已经解决了」。

    那时的我还不清楚她是成功抹杀了恶梦,还是把恶梦拉入了自己的阵营。后来通过监视确认到白殿下加入了魔王一行,我才了解到她是成功拉拢了恶梦。

    不过,随着监视的进行,我也发现了一些不自然的地方。

    爱丽儿大人并没有把白殿下纳入麾下。

    监视者递交给我的报告中称,她们的交往似乎站在对等的立场上。

    监视者受过特殊训练,掌握着读唇术。

    监视像爱丽儿大人这样的实力者不能依赖技能。

    因为肯定会被对方发现。

    所以监视者只能通过原始的望远装置用肉眼观察,因而也没法获得所有的情报。

    即便从这种半吊子的监视中也能看出爱丽儿大人和白殿下之间奇妙的关系。

    正是因为听取了这一报告,我才没有对爱丽儿大人那句「已经解决了」照单全收。

    爱丽儿大人和白殿下也许仍未完全和解。

    她们之间的关系究竟如何,身为局外人的我当然不会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她们的关系绝对没好到能打心底里信赖彼此,把背后交给对方。

    照这么说,我就有理由怀疑爱丽儿大人是想利用这个机会借波狄玛斯的手除掉白殿下。

    不过,以爱丽儿大人的性格,她不太可能会做这种事。

    而且,像爱丽儿大人这样的实力者,会对等地对待白殿下这点本身就很违和。

    凭借她的实力,大部分对手都会拜倒在她的力量之下。

    她应该有用拳头让对手服从的选择才对。

    然而,事实上爱丽儿大人和白殿下的关系看上去就是对等的。

    就算如今我亲临现场,也感觉不到她们之间有任何征服或被征服的气氛。

    如果真的连爱丽儿大人也无法使白殿下服从的话,其中肯定存在着某种理由。

    但那究竟是什么呢?

    即便白殿下的真身是恶梦,我也不觉得她的实力能超过爱丽儿大人。

    明明在实力上占优,爱丽儿大人却没法出手。是满足了什么条件吗?

    要说的话,波狄玛斯这次也有拿自己处理炸弹的能力当挡箭牌,爱丽儿大人和白殿下之间可能也是这种情况。

    这也做不了参考。

    说真的,有能让爱丽儿大人出不了手的挡箭牌吗。

    会不会是苏菲亚·盖伦被当做了人质?

    但这样会很违和。

    那,操偶蜘蛛怪?

    但操偶蜘蛛怪是爱丽儿大人召唤的眷属。

    不想让她们暴露在危险中的话,把召唤解除掉就行了。

    真让人摸不着头脑。

    那么,有没有可能和波狄玛斯一样,白殿下身上也有失去了会很可惜的技能?

    原来如此,这样就说的通了。

    不过,我仍不觉得事到如今爱丽儿大人还会想要白殿下所持有的某个技能。

    我的脑内浮现出了之前会面时爱丽儿大人的样子。

    说起来,那时候爱丽儿大人好像问过我关于不死的问题。

    她的提问前后不成逻辑,让人感觉有些唐突。

    在那之后她就以一副很奇怪的样子离开了,整个过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是和不死有关系吗?

    白殿下,难道持有不死的技能吗?

    嗯,不过,即便这样还是很奇怪。

    不死确实是稀有的技能,然而要说仅仅是持有不死这个技能就能让爱丽儿大人如此在意的话,总觉得有些违和。

    不会死的战力的确很强力,但只因为这点就把原本敌对的人物迎入自己的阵营,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而且,不死这个技能也是有缺陷的。

    以深渊魔法为首,有不少方法能杀死持有不死技能的对手。

    爱丽儿大人当然知道这些方法,也肯定有能杀死不死技能持有者的手段。

    如此一来就能排除白殿下是不死技能持有者这一可能性了

    那时候爱丽儿大人的样子明显很奇怪。

    「除了不死和你的节制之外,你还知道其他能让人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不死身的技能吗?」

    当时爱丽儿大人是这样问我的。

    她的话里有什么含义吗?

    除去不死,让人成为不死身的技能。

    就算有这样的技能,这又和爱丽儿大人有什么关系?

    爱丽儿大人想得到它?

    不可能。已经决心成为魔王的爱丽儿大人,不可能事到如今还来追求不死身一类的东西。

    那不然,是白殿下吗?

    难道是这么一回事吗?

    爱丽儿大人没能杀死白殿下。

    想杀害白殿下却没杀成,最后只好休战。

    这么想就全部都解释得通了。

    因为在实力上处于劣势,白殿下也不得不与爱丽儿大人和解。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两个人之间微妙的关系也就不难理解了。

    两人尚未真心和解,只因为别无他法才选择携手。本质上她们还是敌对的关系。

    这样一来,如今聚集在敌旗舰中的人彼此间就全是敌对的了。

    波狄玛斯先不说,连爱丽儿大人和白殿下都是潜在的敌对关系。

    世界的命运就掌握在这样的三个人手里。

    即便如此,无力的我也只能把一切托付给他们。

    我能体会到。

    自己所积累的东西,与爱丽儿大人或波狄玛斯相比实在太过弱小。

    弱小到只能成为争取时间的肉盾。

    然而,为了保护这份弱小,我会倾尽全力。

    这一路走来,我不曾后悔。

    我也没有后悔的资格。

    像是要中断我漫长的思考一般,四周响起了和以往有所不同的轰鸣。

    不行啊。该说是我的坏习惯吗,我又开始闷头沉思了。

    我有每当思考陷入困境就开始考虑多余的事的坏习惯。

    明明现在并不是考虑这种事的时候。

    我重新环顾战场,那里依然展开着激烈的战斗。

    骑士们仍在顽强抵抗着机械兵的猛攻。

    空中竜与飞行型机械兵的战斗还在继续。

    女王蜘蛛怪也一如既往地用吐息横扫着机械兵的后排。

    唯一的变化就是,波狄玛斯的机械兵正在与敌方战车型机械兵发生激烈的冲突。

    骑士们和女王蜘蛛怪的吐息都解决不掉的战车型机械兵当然有不少幸存。

    它们正集中起来攻击波狄玛斯的机械兵。

    而且集中度还高到了异常的程度。

    仔细一看,才发现有人在故意把战车型机械兵往那边引。

    是操偶蜘蛛怪们。

    她们巧妙地诱导战车型机械兵的前进路线,让它们与波狄玛斯的机械兵发生冲突。

    和我一样,她们似乎也在担心相同的事情。

    在波狄玛斯的机械兵有危险的动向之前,先把这种可能性扼杀在萌芽状态。

    波狄玛斯的机械兵要是忙于迎击敌方战车型机械兵,就没有余裕做出微妙的举动了。

    不光防止它们做出可疑的举动,还把自己的工作推给了他们。操偶蜘蛛怪们的手腕真叫人佩服。

    靠四个操偶蜘蛛怪解决不完的战车型机械兵,就交给有余力的波狄玛斯的机械兵处理。

    简单地说就是这样。这个判断对战况是有利的,还顺带解决了波狄玛斯的机械兵可能发动叛乱的内忧。

    同时,操偶蜘蛛怪们自身的工作量也戏剧性地减少了。

    如此多的战车型,只靠四个操偶蜘蛛怪是怎么也处理不完的。

    一旦这种状况得到了改善,原本工作量过多的操偶蜘蛛怪们就有了更多行动的自由。

    把战车型机械兵推给波狄玛斯的机械兵这一举动,可谓是一石三鸟。

    经常有人说应该把优秀的懒人任命为指挥官。

    统领操偶蜘蛛怪的个体作为指挥官的才能似乎非常优秀。

    哦,操偶蜘蛛怪们也是一边忙碌在战场上一边做着这种事的,说她们是懒人好像有点失礼了。

    不管怎么说,既然身为总指挥官的我与装饰无异,现场的指挥官优秀一点总是好的。

    在世界危机这样的大背景下,就算将来会成为敌人,我们也没有对彼此展露出敌意。

    要是波狄玛斯的机械兵也能这样就好了。

    因为如今大家都没什么余裕,所以我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波狄玛斯的机械兵究竟有没有这个意思。

    它们的状态也许就像是无限接近于黑的灰色吧。

    不过,只要它们不把炮口对准我们,我还是希望它们能尽可能发挥自己的力量。

    和我之前预测的一样,波狄玛斯的机械兵在性能上确实优于敌人的战车型机械兵。

    虽然称不上轻松,但一对一的话波狄玛斯的机械兵还是能取胜的。

    一对一能取胜,波狄玛斯的机械兵却仍在以复数对付一台敌人的战车型机械兵。

    毕竟有两千波狄玛斯的机械兵聚集在阵地里,那么多不可能全部被击破。

    虽说如此,还是有机体被破坏了。

    即便性能有优劣之分,双方原本就都是波狄玛斯设计的。

    那个男人设计的兵器,就算是旧式也绝不平庸。

    说起来很不甘心,但波狄玛斯这个男人确实很优秀。

    我得不得承认这点。

    然后还有一点。

    那个男人是个无可救药的人渣。

    正因为无比优秀,又是个无可救药的人渣,那个男人才是那个男人。

    看到这片光景,在动摇之前,我的内心先接受了这一切。

    「该死的人渣」

    即便如此,我还是忍不住出了声。

    身边随侍的神官露出了一脸惊讶的表情。

    从我现在的表情中肯定读不到任何东西。

    因为我一直有留意摆出温和的笑容,所以常常会被误解。但我其实是很容易生气的体质。

    只是没办法用表情表达出来而已。

    现在的我也没能摆出愤怒的表情。

    「你这该死的男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玩弄生命呢」

    就算他本人听不到,我也止不住嘴。

    被破坏的波狄玛斯的机械兵。

    在机械的残骸中,有一些鲜活而黏腻的东西。

    这一部位在机械的残骸中无疑是异质的。

    它看上去就像人的大脑一样。

    那些机械兵,用人的大脑取代了AI。

    只使用人脑。

    我无法确定这些大脑的原主人是否还保留着自己的意志。

    如果它们只是操纵机械兵的装置的话,也许不具备人类的意志。

    但即便是这样,这些机械兵仍是违背自然之理的禁忌的东西。

    满不在乎地制作出了这种禁忌的存在。

    波狄玛斯就是这样的男人。

    为了自己的目的,就能轻易抛弃伦理。

    为了自己的目的,就能轻易践踏他人。

    我从波狄玛斯的机械兵那里移开视线。

    被那个男人利用的这些可悲存在,我已不忍再继续直视。

    然而,被机械兵蹂躏着的骑士们又立刻进入了我的眼帘,让我不禁自嘲。

    把骑士们送入死地的我,又和波狄玛斯有什么区别呢。

    如果他是邪道,那我也一样。

    我也不过是玩弄生命的邪道罢了。

    但是,就算是这样,我也不得不在这条走偏了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

    这是我发誓要走的道路。

    就算堕入邪道,我也不能停下脚步。

    对不起。

    不管在心中道多少次歉,把它们说出口都是不被允许的。

    我没有这样的资格。

    但是,哪怕是邪道,我也要把守护人族这一信念贯彻始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