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七卷5不明飞行物体总是突然出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哎,这是个什么东西?

    不,说真的这是个什么东西?

    等等等等。

    稍微冷静一下。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偶然发现了古代遗迹。

    调查中受到了机器人军团的袭击。

    接着又被很强的战车袭击了。

    感受到不妙的气氛后从遗迹逃出来之后火柱咚——

    然后,眼前正飞着超巨大的UFO。

    不不不!

    为什么?发生了什么?要怎么办?

    Help me!

    眼睛骨碌碌地转着就这样陷入混乱的我的耳边,响起了啪沙啪沙的振翅声。

    『哦,上帝啊!你打的啥算盘啊?蜘蛛的!』

    有着硕大翼龙外观的风龙逼近魔王,如此问道。

    在作为荒野霸主的龙之中,这只大概是最强的个体。

    『你们什么都不干的话,是允许你们过去。不过现在和说好的不一样吧?给老子说说清楚!』

    ……这没品的家伙是怎么回事?

    从念话的口气听起来完全就是个流氓。

    不,龙的话肯定只是在扮演流氓的角色,肯定不是正经的。

    『根据情况,当心老子告你状哦』

    「诶—,区区风龙之辈打算拿我怎样?」

    『老子也不是开玩笑!虽说老子是赢不了蜘蛛!不过对老子出手的话那位大人是绝不会坐视不理的哦!』

    啊,嗯。

    这货就是个流氓。

    被魔王吓了吓就变成了软脚虾。

    而且还搬出什么那位大人来做靠山。

    这样真的好吗龙种。

    怎么说呢,因为亚拉巴是那样,所以我还以为龙种都是些自尊心很强的生物。

    这种印象哗啦哗啦地崩坏了。

    总感觉,嗯,总感觉很不爽。

    「要告状吗。是呢。那也正好。这家伙光靠我们可能对付不了。能把邱列叫来吗?」

    『诶,可以吗?把那位大人请来的话,蜘蛛什么的一击就能KO了哦?』

    「行了快叫吧。没看到那个吗?」

    魔王指着超巨大UFO催促风龙。

    啊,那位大人原来是指邱列邱列啊。

    也对。龙口中的上位存在,也只能是邱列邱列了呐。

    『怎么可能没看到?话说那种东西闻所未闻!那是个啥呀?』

    「我也想知道呐!那东西可是埋在这片荒野的地下哟!?为什么事到如今都没注意到地下有那种东西!?」

    『啊?』

    风龙闭上嘴一脸傻样。

    怎么办。

    这条龙浑身散发着无能的气息。

    不禁让我怀疑并非地下遗迹的隐蔽能力太高,单纯是这家伙太无能才至今为止都忽略了它的存在。

    「听好了。就让我用你那小脑袋也能听懂的方式简单地说明一下。我们偶然发现有系统运作前的时代的遗迹埋藏在这片荒野的地下,就调查了一下。之后出来的就是那个东西。懂了吗?」

    很简洁的说明风格。

    『不懂!』

    不知是无法接受还是什么的,风龙在空中翻了个身来表达自己的混乱。

    这么做看起来就像是小孩子撒娇。

    没救了这货。

    「不知道也没关系,赶紧把邱列叫来!」

    好像实在是等急了,魔王轻戳了下手舞足蹈的风龙。

    感觉上只是“pia”地轻轻顶了一下,不过因为魔王的能力值,风龙被华丽地击落了。

    (注:pia,ぺしっ,我只搜到了表情包……)

    「……」

    魔王看了看掉下去的风龙,然后一脸正经地转向了UFO。

    想当作没事发生的样子。

    是呢——

    什么都没发生呢——

    嗯。振作精神从头开始吧。

    掉下去的风龙就无视掉。

    还有HP留着也不至于死掉。

    当务之急是考虑眼前悬浮着的超巨大UFO该怎么处理。

    虽说是眼前,实际上我们距离UFO还有相当一段距离。

    只是对手太过巨大导致远近感失常,才让人感觉好像就在眼前。

    确实大到了这种程度。

    那么大的东西也能埋在地下,真叫人佩服。

    这才是地下遗迹的本命。

    机器人和战车说到底不过是遗迹的防卫战力,这个UFO才是决战兵器。

    战车那时候就已经够受了,现在又是几乎要遮天蔽日的超大物登场吗。

    有点想逃避现实。

    幻想世界就别给我有这种不相称的东西啊!

    超巨大UFO是要怎样?

    世界观明显出错了吧!

    然而,就算抱怨,眼前的现实也不会改变。

    这个该怎么办呢?

    有种已经黔驴技穷的感觉。

    「那个,爱丽儿桑。要怎么办呢?」

    仿佛在代替我说出我的心声一般,吸血子开口问道。

    维持着被魔王抱着的状态。

    「怎么办吗。说实在的就算是我应该也没法击落那个吧。现在还是老老实实等邱列过来会比较好」

    魔王罕见地作出了弱气的发言。

    也是。面对那样的对手,即便是魔王也会感到棘手。

    我的臂弯里有东西在嘎吱作响。

    向下一看,像是想从我的臂弯里逃出去一样,阿艾尔正在挣扎着。

    说起来我好像一直就这么抱着她们来着。

    利艾尔和菲艾尔傻傻地盯着UFO不动。

    是突如其来的事态导致思考完全停止了吧。

    最早恢复正常的阿艾尔不愧是长女。

    可是,现在还不能松手。

    包含着想让阿艾尔消停一下的意思,我收紧了手臂的拘束。

    阿艾尔像是表示抗议一般瞪着上方,不过被我无视了,无视。

    我并没有那种余裕。

    理由很简单,有什么东西正从UFO那边飞过来。

    一开始看起来就像大规模的虫群。

    蚊柱之类的感觉。

    然而那只是因为距离太远。看起来是虫子一样的尺寸,实则要大得多。

    和之前的战车差不多大小的战斗机,正向这边飞来。

    远远看去,数量和大规模虫群一样多。

    「撤退!」

    魔王大喊。

    为了远离迫近的战斗机群,魔王将吸血子和梅拉、还有梅拉背着的萨艾尔一同抱起,开始在空中奔走。

    我当然也紧跟着她。

    那么大的集群怎么可能打得过!

    而且,和战车差不多大,不就表示战斗力也差不多吗?

    完全没胜算呐!

    就算魔王很强,就算我几乎是不死身——在能确保质量的数量暴力面前,这种个体的强大根本算不了什么。

    现在应该一心一意地逃跑。

    风龙?

    谁知道啊!

    是龙就自己想办法去!

    总感觉在身后传来痛苦的悲鸣之后,还能听得见啪沙啪沙慌乱的振翅声,所以大概没问题吧。

    「哎呀—,真是服了」

    『哇哦。不妙耶。那个不太妙耶。真心不妙』

    甩开战斗机群的追击,在荒野一角着地的我们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

    风龙也好歹平安无事地跟了上来。

    不过好像丧失了语言表达能力,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说着什么不妙不妙的。

    「那么,叫邱列了没?」

    『啊』

    看来是只顾逃跑,忘记要呼叫了的样子。

    风龙一脸难堪的表情,目光四处游离。

    「那还不快叫!都这时候了还不采取行动的算什么管理者!快叫!现在就叫!立刻就叫!」

    『知道了!我知道了所以能请你别拧我的头了吗求你了!』

    魔王正掐着风龙的脖子左右乱晃。

    请你们别唱相声了快点叫。

    正当我朝嬉闹着的魔王和风龙翻白眼的时候,有人轻轻拉了拉我的袖子。

    「呐,之前一直提到的那个邱列是谁?」

    吸血子扯着我的袖子,有些口齿不清地闻道。

    原本应该是会直接去问魔王的,好像是因为对方现在正忙着和风龙说相声,所以转而来问我了。

    嗯,我想想。

    该怎么说明呢。

    邱列,是我称之为邱列邱列的黑色男子。

    如果要说明邱列邱列的事情,就不得不变成长篇大论。

    毕竟是这个世界的重要人物。

    邱列邱列的真身,是这个世界的管理者。

    也就是神明大人。

    管理系统,同时为了让世界正常运行而从旁监视的存在。

    这次现身的UFO,对如今的世界而言毫无疑问是异质的。

    换言之,因为是妨碍了现今的世界正常运行的存在,所以这次的事件可以借助管理者的力量将UFO排除。

    神明大人的邱列邱列的话,应该总有办法对付那个UFO的。

    所以魔王才要求风龙呼叫邱列邱列。

    因为所谓的龙都是邱列邱列的部下呢。

    在世界各地支援邱列邱列的现场人员。

    那就是龙。

    正因如此,风龙也一定持有联系上司邱列邱列的手段。

    之后只要风龙叫来邱列邱列,想办法处置掉那个UFO就万事大吉了。

    只要说明到这份上就行了。不过做得到吗?我。

    交流能力最低等级的我,能做到如此长篇大论的说明吗?

    仅仅说一个单词都痛不欲生的我。

    明摆着是做不到的嘛!

    怎么办?怎么办才好?

    大危机啊!

    和刚才意思截然不同的大危机。

    UFO的话只要逃掉就没问题了,现在却无处可逃。

    被天真无邪的吸血子盯着还要背叛她的期待什么的,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不对,说到底为什么非得由我来做这种麻烦的要死的说明?

    丢给魔王不就好了?

    就算我不说明,一会儿魔王也会说明的吧。

    虽然现在正在和风龙说相声腾不出手,不过本来解说役就是魔王的工作吧。

    嗯。正是如此。

    我没必要特地做这种苦行。

    就是这样,对吸血子疑问的回答,就交给魔王了!

    「难道是,之前到访过一次的那位黑色的大人吗?」

    正当我决定绝不开口的那一瞬间,梅拉中途截断进来。

    啊啊啊!为什么要在这个时机说多余的话!

    「哎?什么时候的事?」

    「记得是在遇到神言教的教皇之后」

    梅拉的话好像唤醒了吸血子的记忆。

    确实,吸血子和梅拉曾经见过邱列邱列一次。

    我的平行意识暴走的时候,邱列邱列曾过来指示我去阻止它们。是那之后的事情。

    「啊啊,说起来是有这回事呢。是那个泰然自若地混进来,第二天又干脆利落地不见了的人吗」

    吸血子似乎也想起来了。

    嘛,邱列邱列的外形也挺显眼的,见过一面的话确实会给人留下印象呢。

    而且,正如吸血子所言,如此泰然自若地进来插一脚,第二天又干脆利落地消失,更加加深了别人对他的印象呢。

    「原来是白大人和爱丽儿大人的旧识吗。那是位怎样的大人呢?」

    咕呜!没想到梅拉又补了一刀。

    不光是吸血子,连你也来问我吗!

    嗯,确实现在也不太方便拜托魔王,会感到在意也是当然的呐。

    所以就来问我了吗!

    「是神」

    总感觉很多事情都会变麻烦,于是就简化再简化说出了最确切的答案。

    当然这种答案非但不能让吸血子和梅拉他们明白,反而还让他们增加了多余的疑惑。

    不过,我也不打算继续解释了。

    「光这样怎么听得——怎么了?」

    吸血子好像还想继续追问,但被敏感地觉察到我的不悦的阿艾尔阻止了。

    比起吸血子和梅拉,人偶蜘蛛们更能敏感地觉察到我感情的细微变化。

    是同为蜘蛛的缘故吗,还是说是本能的危机感知起作用了吗。感觉到我的心情正在变坏,阿艾尔便适时地阻止了在此以上的干涉。

    看来是知道我更喜欢一个人待着呢。

    然而,因此阿艾尔也被吸血子死死瞪着。

    虽说被幼女瞪着也没什么可怕的呐。

    人偶蜘蛛的长女真是优秀。

    这样的话就算偶尔会把好处占走,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哟。

    吸血子就交给阿艾尔对付,我去看看萨艾尔的情况。

    萨艾尔由利艾尔和菲艾尔照顾着,正平躺在荒野上。

    完整地失去了三条左臂,躯干的一部分也被完全削去,看起来就很痛的样子。

    由于侧腰附近伤及深处,左腿也变得动弹不得。

    不过,虽然看起来很痛,本体的蜘蛛却一点都没受伤。

    人偶蜘蛛外壳的人偶说到底不过是人偶。

    无论人偶怎样被破坏,只要本体无事,修补一下人偶就能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话虽如此,这个人偶也是凝聚了我心血的杰作。

    正因为是我以无限接近人类为目标制作出的即兴作品,故而不是一朝一夕就能修好的。

    然而,如今的状况导致萨艾尔这一战力的缺失也成了问题。

    因为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所以如果连最低限度的自己保护自己都做不到的话会很头疼。

    事实上,在对战车战的时候,为了保护因负伤而成为累赘的萨艾尔,就造成了魔王这一最大战力一时间脱离战线的事态。

    敌人终归是敌人,战斗中微小的失误都有可能是致命的。

    所以拖后腿可受不了。

    人偶蜘蛛们绝对不算弱。

    她们的能力值好歹也过万了,在正常人看来应该是妖怪级别的魔物。

    然而,就算是妖怪,这次的对手还是太糟糕了。

    单凭人偶蜘蛛们,应该连战车都打不赢。

    剑被反弹,魔法由于谜之结界的作用无法生效。

    与此相对,战车的主炮却能轻而易举地贯穿人偶蜘蛛的防御。

    如此看来是打不赢的。

    在这样的对手面前,连人偶蜘蛛们也会沦为累赘。

    万一出现了这种非常事态,希望她们至少能别拖我和魔王的后腿。

    为此,就算只有机能部分,也得把萨艾尔那被破坏的人偶修好。

    如今外观是其次的。

    虽说这种敷衍了事的工作与我的审美观相违背,不过现在也只能先做应急处置了。

    我将被破坏的人偶的神经丝连接起来,并补修躯体上缺失的部分。

    若不拘泥于外表,只需几分钟人偶就能恢复到和损伤前具有相同机能的状态。

    正当我修复萨艾尔的时候,探知捕捉到了空间的波动。

    这是转移的预兆。

    有谁正向这边转移过来。

    不过,是谁呢?

    并不是邱列邱列。

    邱列邱列的转移要更加干练。

    使用的术式简洁得令人神迷。

    然而,现在的这个空间波动并没有那么干练。

    这不可能是邱列邱列。

    那么,是谁?

    脑中浮现出浑身机甲的妖精的身姿。

    我中止了手头的修复工作,调整为随时可以进入战斗的预备姿态。

    然后,两个男子经由空间转移了过来。

    ……谁?

    其中,像是转移的发动者的男子,脸被布完全遮住,一副可疑的打扮。

    另一个则是身着豪华的法衣状衣物的老人。

    真可疑。

    第一个光是外表就超可疑,另一人的老爷子因为气氛和这里完全不相称所以也很可疑。

    我立即对这二人发动鉴定。

    然后,发现了惊人的事实。

    「失礼了。对于因非常失态突然用转移在面前现身的无礼,我在此谢罪」

    老爷子带着意图缓和气氛般的和善微笑,向我们道歉。

    慈祥和蔼的老人形象不禁让人不加思考地放松下来,不过不能大意。

    要说为什么,当我鉴定这个老爷子的时候,只出现了『鉴定受阻』这段文字。

    究其原因,只能是这个老爷子是持有七大罪技能抑或是七美德技能的支配者。

    对这个人我还是有头绪的。

    「达斯汀。神言教的教皇在我忙得脱不开身的时候有何贵干?」

    就像是在肯定我的猜想一般,魔王向老爷子——人类最大宗教的最高领袖即教皇提出质问。

    另一个用布遮住脸的男子,好像是使用空间魔法来运送教皇的脚力兼护卫的样子。

    魔王注入威压,瞪着老爷子也就是神言教的教皇。

    「正因为忙得脱不开身我才赶来帮忙了哟。也许我们之间曾经存在芥蒂,不过现在为了解决那个,还是一时休战吧?」

    教皇如此向魔王提案。

    这时,教皇瞥了吸血子和梅拉一眼,而我并未看漏这个瞬间。

    说起来,我是听过教皇说话的。

    在我处理暴走的平行意识的时候,偶然遇到神言教的教皇的那次。

    这老爷子原来是这样的人吗。

    神言教,是与吸血子和梅拉的故国沙利艾拉国所信奉的女神教相对立的,世界最大的宗教。

    眼前的老爷子就是它的最高领袖,也是下令毁灭吸血子的故乡的元凶。

    对吸血子和梅拉来说,他是家族和主人的仇人。

    这样的人物出现在面前,吸血子和梅拉外表绝对称不上平静,但还是什么也没说。

    能感觉到不说话是把交涉全权委托给魔王的意思。

    魔王也瞄了两人一眼,像是领会了他们的意思。

    点了点头,重新转向教皇。

    「所以?虽说现在看来情况仍然很糟,不过事到如今才恬不知耻地跑来的你又能做些什么?以那个为对手的话」

    魔王指着远处悬浮在空中的UFO说道。

    「能做到的事我什么都做。不能放任那个不管吧」

    「嗯?你有说“什么都”吧?」

    「正是」

    面对愣了一愣的魔王,教皇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

    幸好现场只有我和吸血子察觉到了魔王愣了一愣这件事,大概。

    好像自己从没愣住过一样,魔王自然地继续着对话。

    「话虽如此,以那个为对手的话好像也没什么能做的?事实上就算是我也觉得那玩意有点出格了」

    魔王以厌恶的眼神瞪着UFO。

    个体能力大概是最强的魔王,终究也不过是个体。

    在以杀戮为目的开发的兵器面前,说到底也只能发挥个体的作用。

    「虽然有点对不起特地跑来的你,不过我觉得还是让邱列来想办法解决吧」

    我也赞同魔王的意见。

    那个UFO不是个体的力量能左右的。

    所以才需要神明大人。

    人类要挑战那个,只是无谋罢了。

    「正是如此。这是必须由我来处理的事件,不是你们应该担心的事」

    有声音响起。

    听到声音的同时,我感受到了空间的波动。

    也就是说,对方是用我无法感知到的方法先行将声音传递过来,这个术式的过人之处由此可见一斑。

    一名男性转移了过来。

    身着黑色的铠甲,裸露在外的皮肤也是黑色的,全身都是黑色的男性。

    管理者邱列迪斯提耶斯。

    这个世界的顶点在此现身。

    『有劳您咧!』

    风龙对着现身的邱列邱列颔首低眉。

    这个样子,果然会让人联想到流氓混混。

    看上去明明是条仪表堂堂的龙,为什么呢?

    「报告辛苦了。因为我的疏忽给爱丽儿你添麻烦了。之后就交给我吧」

    哦哦——

    听起来很可靠的样子。

    飒爽地出现,拯救陷入危机的我们,这家伙是哪里的英雄吗?

    这样一来总算能安心了。

    邱列邱列说交给他了,就是说他会击落那台UFO的意思吧?

    我和魔王只要做旁观者这种简单的工作就行了呐。

    呀—,太好了太好了。

    我刚安心下来,就感知到了空间的波动。

    今天的第三次。

    有不好的预感。

    而且是超不好的预感。

    转移过来的是两个男人。

    「这样成员就到齐了呢」

    看到出现的那个男人,在场的全员无不展现出杀意。

    「别这么生气嘛,这次我是来帮忙的」

    沐浴在足以让普通人昏厥过去的杀意中,男子稀松平常地搪塞敷衍着。

    「很可惜,那个光靠邱列迪斯提耶斯是解决不掉的。我们必须团结一致齐心协力。确实是很遗憾呢」

    在场的全员大概都是这么想的:

    遗憾的是我们这边才对吧。

    转移过来的男子——妖精的族长,波狄玛斯·帕菲纳斯优雅地向我们迈出了一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