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七卷4反战车战开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战车的炮塔转向被击倒的萨艾尔。

    闪光从炮台深处迸射出来。

    如果说机器人的枪射出的是光的子弹,那么这个就是光的炮弹。

    虽说是突然袭击,不过萨艾尔确实没能躲过第一发射击,她的损伤就是最好的证据。

    然后,因为受伤而动不了的萨艾尔,如果再吃一发炮弹会怎样?

    幸好我不必用双眼去见证这一结果。

    炮弹的着地点处已经没了萨艾尔的踪影,不远处魔王抱着萨艾尔轻轻着地。

    好像是比炮弹更快地赶到萨艾尔的所在地,用公主抱把萨艾尔救出来了的样子。

    在那瞬间,为了不让惯性伤害到萨艾尔,还强行把冲击给止住了。

    如果魔王用比炮弹还快的速度直接向萨艾尔冲过去的话,光是冲击力就能把萨艾尔撞成碎渣了呐。

    到底是怎么止住这股冲击的呢。

    不光靠能力值,还用了体术吗。

    魔王也不是白活了那么久呢。

    和我这种通过不断的实战在短时间内变强的方式不同,魔王是在漫长的岁月里一点一点变强的。

    正因如此,魔王也具备相应的技术和经验。

    这些是能力值和技能所无法反映的强大。

    在这点上我也比不过魔王呢。

    呼—嗯,诶—,哦—嗯。

    嘛,存在实力差什么的也不是现在才知道。

    当前最重要的,是魔王做出了救出萨艾尔的行动。

    当时,魔王有几个不同的选择。

    其中一个是将萨艾尔作为诱饵,直接攻击战车。

    瞄准着萨艾尔的战车,从旁看来破绽百出。

    以舍弃萨艾尔作为前提行动的话,就能不费吹灰之力地给战车送上先制一击。

    不过,魔王没有抛弃萨艾尔。

    冒着搞不好自己也会受到炮击的风险,为救出萨艾尔而采取了行动。

    足以看出魔王的人品。

    同时,选择了舍弃萨艾尔去攻击战车的我的性格也昭然若揭。

    黑色的枪逼近战车。

    我放出的魔法暗黑枪,向战车袭去。

    就好比魔王选择了救出萨艾尔一样,我选择了去破坏战车。

    把萨艾尔作为诱饵。

    这就是我和魔王的区别。

    为他人着想的魔王,和自我优先、放弃冒着风险救出萨艾尔的行动的我的区别。

    不过,这次正好借此完成了职务分担,也许还挺不错的。

    向着刚刚射出炮弹毫无防备的战车的侧腰,暗黑枪刺了进去。

    不,不对。

    就好像从未有过这种东西一样,暗黑枪消失了。

    因为消失得太过自然、毫无抵抗,反而一时间给人一种暗黑枪贯穿装甲刺入了内部的感觉。

    那个是波狄玛斯用过的谜之结界吗?

    正当我为了确认,准备射出第二发时,炮塔“咕”地转向了我这边。

    我立即躲开,瞬间炮弹掠过了我刚才所在的位置。

    好险。

    没能看清战车的行动。差点成为了炮弹的饵食。

    嗯。战车的行动无法预读。

    我的未来视对战车不起作用。

    对于平时一直依靠未来视来判断对手的下个行动的我而言,没法预读对手的行动就表示反应会慢一拍。

    至今为止遇到的对手中,行动无法预读的只有波狄玛斯一个。

    也就是说,已经能确定那个战车使用的是与波狄玛斯同一类的谜之结界。

    真是服了。

    比想象中还要麻烦的家伙出现了。

    出现那么多机器人的时候就已经够烦了,现在又有这种兵器冒出来。

    果然遗迹探索不是什么轻松的事呐!

    这是放纵自我想出风头的报应吗?

    会给予这种报应的神明大人性格肯定很差。

    啊,并不是肯定很差这种暧昧的感觉,性格确定很差的邪神不是本来就有吗。

    可恶啊D!这也是你干的好事吗!

    内心暗骂着不在现场的邪神,我使用暗黑枪射向战车。

    该说是果然吗,抵达战车的暗黑枪在碰到装甲的瞬间就消失了。

    魔法可以正常发动。

    那么,被结界覆盖的就不是整个空间。

    波狄玛斯使用的谜之结界,有着能让结界范围内的能力值和技能无效化这种不得了的效果。

    如果战车使用的也是同种结界的话,那结界的范围应该限定在了装甲附近一定的空间内。

    不然,我也不可能发得出魔法。

    话虽如此,如果连暗黑枪都能完全防住的话,我的远距离攻击魔法几乎就全都无法奏效了。

    在我经常使用的暗系列魔法中,暗黑枪属于既好用又高威力的便利魔法。

    比它的威力还要高的魔法就只有深渊魔法了。

    是持有魔导的极致的我也要费点时间才能发动的魔法。

    就算发动深渊魔法,能不能奏效也很微妙呢。

    如果想定无法奏效的话,还不如干脆就舍弃魔法吧。

    这样的话,能使用的手段只剩下一个。

    物理地揍它。

    说到底,波狄玛斯的谜之结界也好什么也好,要对付用这种结界的家伙,拳头才是最好的武器呢。

    我避开飞来的第三发炮弹,取出保管在空间魔法的空纳里的武器。

    散发着不详的邪气的大镰刀。

    这把镰刀,是我因为想要能进行接近战的物理攻击手段,觉得“有武器会很不错吧”然后做出来的。

    作为素材还使用了我身体的一部分。

    以蜘蛛半身前脚的镰为核心,佐以其它脚和丝轻松做出来的,就是这把大镰刀。

    因为原材料是自己的身体,所以用起来非常顺手;又因为作为核心的我的能力值相当高,所以刀刃的韧性和锋利程度可谓拔群。是非常棒的武器。

    话是这么说,但不知什么时候它就开始散发不详的邪气了呐。

    也许是错觉也说不定,有时甚至还能看到有漆黑的气场缠绕在镰刀上。

    顺带一提这把大镰刀的鉴定结果大致如下:

    『白之大镰

    攻击力:14099

    耐久力:99999

    特性:「自动成长」「自动修复」「腐蚀属性」「暗属性」』

    嗯。很多地方都不太正常呢。

    攻击力就是武器的攻击力。

    这意味着光靠这把镰刀就能突破人偶蜘蛛的防御力。

    耐久力是武器承受多少攻击才会损坏的指标。

    换言之,武器不会因为这个数值以下的攻击而损坏。

    也就是说,若不是封顶的伤害就无法破坏这把镰刀。

    嘛,一句话概括就是这把武器一般是不会损坏的。

    不过,这个数值会因为损伤的累积而慢慢减少,所以也不能过度自信。

    ——对一般的武器来说是这样没错。然而这把镰刀还具有「自动修复」的特性。

    减少的耐久力只要经过一段时间就能自行修复,实在是便利的特性。

    只要有这个特性在,就不必担心耐久力的减少。

    加之这把镰刀还具备能扛住临近封顶伤害的高耐久。

    那不就不会坏了吗!这个。

    不正常啊,绝对不正常。

    就算用的是我的身体,但我可没有这种规格外的防御力哦。

    不正常的不止这个。

    不知不觉中好像还追加了「腐蚀属性」和「暗属性」?

    制作完的时候记得是无属性的来着?

    不详邪气的元凶绝对是这俩属性。

    不正常,绝对不正常。

    而且还有「自动成长」这种意义不明的特性的样子。

    不如说,令人感觉不正常的最大原因就是这个特性吧?

    一开始攻击力和耐久力都没那么高的,特性也一个都没有。

    虽说如此,注意到的时候,特性里已经追加了「自动成长」,在那之后镰刀的数值也神不知鬼不觉地上升了,还增加了特性。

    使用强力魔物作为素材制作道具时,有时能再现该魔物所持有的一部分力量。

    然而再怎么样也只是“一部分”,充其量不过是魔物力量的残渣一类的东西。

    武器会自行成长什么的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要说原因的话,应该是傲慢的影响。

    因为傲慢是成长外挂呢。

    想成是武器继承了这一特性,也不是解释不通。

    不过,我还有别的想法。

    要说是因为蕴含着制作者兼素材的我的力量,所以会变成这样确实可以接受。但不管怎样都顺利过头了,不禁让人怀疑有第三方的介入。

    授予我睿智这个技能的某人。

    嗯。她的话很可能会这么干呢。

    从她那自称邪神的性格来看,仅仅因为有趣就把强大的武器嘣地丢给我的可能性非常高。

    这样一来,也就能接受这把大镰刀的高性能了。

    嘛,说到底也没有确凿的证据。反正现阶段也没给我添麻烦,就先这样吧。

    虽然感觉这把被诅咒的武器正在放出超不详的邪气呐!

    嗯~嗯。

    拿出来的是把好东西没错,不过这把大镰刀真的对战车有用吗?

    腐蚀属性好像是司掌死的属性来着,能对非生物的战车起作用吗?

    正当我烦恼的时候,人偶蜘蛛们为了攻击战车冲了出去。

    负伤的萨艾尔以外的三人,从三个方向向战车袭去。

    战车仍瞄准着我。

    是打算让我当诱饵吗!?

    嘛,也是。刚才我也把萨艾尔当诱饵了。        

    面对高速逼近的人偶蜘蛛们,战车伸出了四只手臂。

    和刚刚大扫除完的机器人手臂类似,安装了枪管。

    光弹从枪口射出。

    四条手臂中的两条对准阿艾尔,剩下两条分别瞄准利艾尔和菲艾尔开始射击。

    不觉得战车有看透什么,但集中火力于长女的阿艾尔真可谓是正解。

    就算是阿艾尔,面对双枪齐射也不得不停下脚步,用剑弹开光弹转入守势。

    不,应该说即便如此仍能毫发无损地进行防御战的阿艾尔确实很厉害。

    然后,由于阿艾尔吸引了一半的火力,利艾尔和菲艾尔得以在架开光弹的同时靠近战车。

    单单一条手臂似乎无法阻止她们二人的脚步。

    紧接着,两人挥下的剑与战车装甲兵刃相接。

    伴随着令人不悦的金属声,利艾尔和菲艾尔的剑猛烈地击中战车装甲,一时间火花四溢。

    仅仅如此而已。

    能轻松将机器人一刀两断的剑,对战车却不起作用。

    充其量只留下了一个小缺口,没能将装甲整个切开。

    附加了全身体重的突进一击被挡住,利艾尔和菲艾尔一时间动弹不得。

    战车没有放过这个机会。

    伴随着滋啦啦的激烈磨擦声,战车高速回转。

    以马驹一样灵活的速度回转巨体,意图将僵直的利艾尔和菲艾尔击飞。

    庆幸的是,利艾尔和萨艾尔在战车回转前的一瞬间向身后跳去,躲开攻击的同时,在空中调整体势华丽地着地了。

    不过,战车并未就此停下。

    维持回转的体势,向停下动作的阿艾尔发起突进。

    而且在回转的同时,手臂处仍乱七八糟地散射出大量光弹!

    何等具有攻击性的战车!

    利艾尔和菲艾尔被无差别射击的弹幕所压制,不得已向后撤退。

    阿艾尔也想后退,但战车死咬着追在后面,没法拉开距离。

    粘着程度已经到跟踪狂的级别了啊。

    一边散射光弹,一边高速回转着逼近的跟踪狂。

    这是什么变态跟踪狂啊!

    话说回来,现在好像不是开玩笑的场合呢。

    人偶蜘蛛三人吸引战车注意的期间,因为负伤而排除在战力之外的萨艾尔被魔王一起带到了安全地带。

    也就是吸血子他们所在的走廊深处。

    魔王很快就能回归战线。

    有魔王在的话破坏那个战车应该没什么问题。

    如果人偶蜘蛛们能继续争取时间的话,不需要我插手魔王也能破坏掉战车。

    只不过,战车的主炮能贯通人偶蜘蛛的防御力这点,已经经由萨艾尔证明了。

    这里因为事故导致人偶蜘蛛减员也不是不可能。

    ……应该卖魔王个人情去帮人偶蜘蛛们一把吗。

    就我所见,只要留心主炮,这辆战车应该没有能威胁到我的要素。

    握住大镰刀我开始加速。

    在墙壁上。

    蜘蛛的我只要挂在墙上,飞檐走壁什么的简单简单。

    就这样一直爬到天花板上。

    然后维持倒过来的姿势沿着天花板奔跑,来到了战车的正上方。

    在那里我松开腿,以自由落体接近战车。

    炮台“咕”地转向打算就这样从上方挥下镰刀的我。

    诶—,对空射击也办得到吗。

    从炮台处射出了光的炮弹。

    我马上用镰刀迎击。

    感觉像是听到了类似“嘶乓”的声音,炮弹被华丽地切成了两半。

    哇,当事人的我也被吓到了呐。

    老实说本来我以为办不到的。

    然后,被切开的炮弹维持着原本的势头急速分解,很快就消失了。

    我操使镰刀向炮弹被防住、陷入无防备状态的炮塔劈去。

    镰刀没有受到抵抗,轻易地切开炮塔,又好像还不满足似的,乘着落下的势头深深贯通了战车的本体。

    不止如此,回转中的战车在转动中又进一步地被镰刀撕裂,彻底变成了一堆外观凄惨的废铁。

    仿佛被绞肉机绞过一样,战车扭成了碎渣状。

    在此之上似乎还不够的样子,变成碎渣的战车又进一步变成了尘埃。

    这是用腐蚀攻击击破对象时的特有现象。

    啊—咧?腐蚀属性不是司掌死的属性吗?

    为什么会对与死无缘的非生物奏效?

    不如说,本该在装甲周围张开的谜之结界干什么去了?

    怎么就普通地切进去了呐嗯!

    是怎么了呢,究竟……

    啊,嗯,嘛。不管怎么说,能在魔王回来之前把战车收拾掉,还出了次风头,这样就好了吧。

    嗯。世上也有不能去深究的事。

    「这又是……」

    魔王看到变成尘埃的战车残骸,脸部微微痉挛。

    人偶蜘蛛们看起来好像也一副抽搐的表情。

    我可是救了你们啊,能不能别摆出这副表情。

    不如说,人偶本来就没有改变表情的必要,难道是特地操作做出的这么一副表情?

    不会吧……

    魔王的身后,走廊那边的吸血子突然冒出脸来。

    畏头畏尾地张望了下四周,确认没有危险后才悄悄把脚踩入大厅。

    (注:这里有种纪录片里描写野兔、老鼠之类的小动物行动的感觉。我语文不行没办法把这种感觉翻出来……)

    更后面是背着萨艾尔的梅拉。

    萨艾尔一点不剩地失去了全部三条左臂和侧腰附近的躯干。

    因为没了侧腰的缘故,似乎连左腿也没法操作了。

    人偶蜘蛛是借助丝来操作人偶的,这些丝被切断的话,身体的操作就无法继续进行。

    好比人类的运动神经一般,如今萨艾尔控制左腿的丝被切断,也就很难走路了呐。

    若不是这样,吸血子也不会同意让梅拉背其他女孩子吧。

    虽然觉得就算是吸血子也不至于在紧急事态下妒火中烧,不过还是尽量别让其他女孩子接近梅拉会比较好呢。

    「嗯—。这里比预想的还要危险呢。萨艾尔也负伤了,苏菲亚和梅拉佐菲君也许还是先回到地上比较好吧」

    对魔王的轻喃,无人提出异议。

    啊,本来成员中也就没一个是人呢。

    这种捧哏台词先放一边。鉴于现阶段已经出现了那种兵器,继续带着碍手碍脚的吸血子和梅拉前进就只是下策。

    以这个世界的基准来看,吸血子和梅拉绝对称不上弱。即便如此,他们面对一台机器人也不得不竭尽全力。

    以复数的机器人为对手时就没有胜算了,更别提战车了。

    就算是人偶蜘蛛们面对战车也会陷入苦战。

    大厅的深处道路仍在延续。

    出现战车的门,在那之后还有东西。

    这里不是最深处的话,就只能继续探索。

    吸血子和梅拉,还是就此与萨艾尔一起回到安全地带更好。

    虽说是下了这样的判断,不过,像是在表达抗议一般,地面突然开始剧烈震动。

    震幅很大。

    我和魔王姑且还能没事一样地勉强站住,吸血子和梅拉则直接双手支地坐倒下去。

    人偶蜘蛛们也失去了平衡摇摇晃晃。

    然后,响起了尖锐的警报声。

    虽然从刚才开始警报声就一直响个不停,但这次的音量又提高了一级,已经达到了噪音的级别。

    在此之上,好像在渲染危机感一样,红色的照明忽明忽暗地闪烁着。

    「好像挺不妙?」

    嗯,是呢。

    危机感知也在诉说着危险的到来呐。

    「前言撤回。大家快逃!」

    这么说着的魔王把因为震动而动弹不得的吸血子和梅拉抱在腋下,向走廊方向冲了出去。

    人偶蜘蛛们摇晃着追在后面。

    我也跟了上去。

    经由走廊,穿过开了洞的电梯间,冲进长回廊。

    紧接着,伴随着极其剧烈的晃动,轰响传遍了四周。

    判明了发声源是在身后,于是转过身去的我一时间说不出话。

    通道里,火炎正以可怕的势头向我们侵卷过来。

    啊,这可不太行呐。

    我的判断非常迅速。

    钻进跑在前面的人偶蜘蛛之中,就这样把她们抱了起来。

    虽然让人偶蜘蛛们的HP稍微减少了一点,不过没必要介意。

    然后在长回廊中全速奔跑。

    比逼近的火炎更快!

    从长回廊直线到底,穿过被破坏的大门,爬上通往地上的纵穴。

    前面的魔王也使出了全力,比我还要迅猛地前进着。

    在狭窄的洞穴里奔跑,身体这里那里都被刮擦到了,不过不必在意。

    但这种事情还是想在更宽的洞穴里干呐!

    爬出长纵穴后到达了蚁穴,然后继续以地面为目标奔进。

    尽可能不去在乎从背后迫近的热量,只考虑一味地前进。

    背后的蚁穴传来崩塌的声音,我也终于看到了地面的光。

    赶—上—啦——!

    以和“嘶砰”的效果音很合拍的势头,我从蚁穴中飞奔而出。

    就这样冲到了天上。

    呼,赶上了。

    喘息之间,地面爆炸了。

    上窜的火柱从我鼻尖几厘米处掠过。

    好险。

    稍微慢一拍的话,就会被那个火柱烤焦了呐!

    然而,逃出生天的安逸感,瞬间便消失无踪。

    无言。

    我抱着的人偶蜘蛛们也和我一样怔住了。

    吓得连变动人偶的表情都顾不上。

    那是当然。

    我的视线前方,刚才上窜的火柱都显得可爱的特大火柱喷涌而出。

    不,那是已经不能用火柱来形容的,接近太阳耀斑一类的东西。

    仿佛世界末日一般的光景。

    连席卷而来的热量都难以顾及,就是如此虚幻的光景。

    然后,在那团耀斑中,有什么东西看似从容不迫,实际上却以极快的速度飞向空中。

    如同在为那个东西送行一般,耀斑沉寂了下来。

    然而,这还不是结束。

    仿佛在述说好戏刚刚开始,那个东西从耀斑的处缓缓现身。

    用一句话来形容的话,那就是个超巨大的UFO。

    全长恐怕得以千米来计量的,超巨大圆盘形飞行物体。

    悠悠地悬浮在空中。

    「这不可能」

    身旁魔王的细语,正是愣住了的我们所有人的心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