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七卷3发现古代遗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们聚集在金属大门前。

    嗯……

    发现这个之后没多想就一路挖到了这里,之后要怎么办?

    说实话好想回去。

    这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的flag啊!

    好好想想。

    本该遗落的古代文明遗迹,怎么想都是祸患之源吧。

    寻找古代秘宝、恰拉恰拉恰拉拉的大冒险?

    NO!我才不想干这种麻烦事!

    而且,这个遗迹能反射我的探知。

    我能发现这个遗迹,是因为感觉到土层深处有无法探知的奇怪空间。

    由于构筑遗迹的材料的关系,没法看透内部的结构。

    正是因为没法看透内部,我才能察觉到它。

    很可疑。太可疑了。

    会有这样的遗迹埋在地下本来就已经很奇怪了吧?

    而且还刚好就在龙群栖息的荒野正下方!

    旧文明的产物对这个世界而言是一种禁忌。

    如果龙们知道有这种东西在,应该会想方设法将其破坏掉才对。

    事实上没这么做,就表示连龙们都没能发现它的存在。

    在龙的眼皮底下一直隐藏着自身的存在直至现在。

    是龙们太过无能呢,还是这个遗迹的隐蔽能力确实高到了这种程度呢。

    想必是后者吧。

    啊,不过,无论哪种都不太行呢。

    前者的话还真担心这个世界的未来,后者的话现在就会很危险。

    刚这么说着突然哐!的一声,魔王竟然强行把门打开了!

    唉,也是呢。

    魔王怎么可能会放着这种可疑的遗迹不管呢。

    啊啊,逃不掉了。

    门被破坏掉之后,连警报声都响起来了!

    哔——!哔——!

    这种怎么听都是警报的嘈杂声音响彻了整个遗迹。

    无视这些烦人的噪音,魔王飞步踏入遗迹内。

    啊,果然不得不进去吗。

    「大家,做好应对一切状况的准备」

    「爱丽儿桑,这是……」

    「嗯。是古代文明的遗迹。没想到在这种地方还有漏网之鱼呐,不调查一下可不行。因为不知道会出来些什么东西,所以要保持警戒哦」

    魔王率先走进遗迹。

    吸血子、梅拉和人偶蜘蛛一众紧跟着她走了进去。

    我迫不得已也跟着他们,穿过被破坏的大门进入遗迹内部。

    内部是一条和遗迹这个词相去甚远,兼具清洁感和统一感的走廊。

    内设装潢走的是庄重沉静的风格,虽然现在因为警报吵来吵去所以气氛超差。

    啊啊,因为这破警报我的心情都变差了。

    警报会响就说明这个遗迹仍在运作。

    深藏于地下的上古遗迹,到现在还能运转。

    它的能量到底是从哪来的呢?

    啊—,有种不好的预感。

    仿佛要证实我的预感一般,墙壁发出声响向两边打开,露出其中细长的筒状结构。

    怎么看都是枪管啊这,真是谢谢您了。

    好几根类似的枪管从墙壁中出现,瞄准了我们这边。

    下一秒,轰鸣响彻四方。

    枪口处火光齐发——的情况并没有发生。这是魔王粉碎枪管的声音。

    丝从魔王双手十指飞射出去。

    然后用挥鞭一样的操作,将枪管尽数摧毁。

    操丝的速度堪称恐怖,若不是我的话绝对会看漏呐。

    事实上吸血子和梅拉就没能理解发生了什么,一副呆掉的表情。

    就连人偶蜘蛛们也没能完全追踪到丝的轨迹不是?

    我默默取消掉暗中准备的魔法。

    我的话把枪管全部破坏掉之类的也是做得到的哦?

    只是把机会让给了年长的魔王而已哦。

    绝不是因为选完魔法后,在发动上多花了一点时间所以晚了一步哦。

    被别人抢了风头也绝对没有后悔哦!

    说不是就不是!说没有就没有!!

    ……这种小事就别纠结了呗。

    会收到如此热烈的欢迎,就表示这里果然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单纯就回避入侵者而言,完全是过剩的防卫。

    唉,不好的预感总会灵验呢。

    遗憾的是,要让预感变为确信,还有些工作得做。

    从魔王破坏掉的枪当中,挑出一柄外形保留得相对完好的。

    有沉甸甸的质感,是机枪类型的枪械。

    因为并非人工操作,看不到板机一类的东西。

    砰!额头突然受到冲击,导致我的头部大大后仰。

    摆弄的时候好像不小心走火了。

    因为有痛觉无效所以没感觉到痛,不过犯蠢的羞耻心还是涌上心头,元凶的枪也让我感到颇为火大。

    「在干啥呢」

    魔王看我看傻了。

    呃!羞耻的地方被看到了!

    一时间还担心会被吸血子嘲笑,不过她本人却张大着嘴巴,好像被吃了子弹还泰然自若的我吓到了。

    嘛、嘛,嗯。

    说起来吸血子是看到过和波狄玛斯战斗时被打成蜂窝的我的样子的。

    所以搞不懂为什么现在的我会平安无事了吧。

    那时候因为波狄玛斯谜之结界的影响防御力大幅下降了,才会被枪打成那个样子。如果是平时的我的防御力的话,子弹之类是造不成大的伤害的。

    就算去看我那刚被打中的脑门,也找不到受伤的痕迹。

    虽然可能稍微有点发红。

    言归正传,这种事情怎样都好啦。

    问题是,这些都是货真价实的枪。

    枪,本应遗落的这个世界的古代兵器。

    已经可以确定这个遗迹是古代文明的产物,并且有对入侵者格杀勿论的危险性。

    有一手啊混蛋!虽然我早就知道了!虽然是知道的!

    然后,枪中射出的并非实弹。

    而是和波狄玛斯使用的同一类,发光的谜之能量弹。

    威力比起波狄玛斯的那种要低不少,但相必应用的是同一体系的技术。

    瞥了一眼魔王,发现她也一副陷入思考的消沉表情。

    「再往里面走走看吧」

    不情不愿地,我同意了魔王的提案。

    我们漫步在原本无缘在这个世界上看到的近代风格回廊中。

    一边提防着像刚才一样突然有枪从墙壁里冒出来。

    魔王打头阵,身后是吸血子和梅拉,人偶蜘蛛走在他们的两边,我则在最后面。类似这样的阵型。

    是为了保护战斗力较低的吸血子和梅拉的阵型。

    没意外的话,这样应该就能保护好他们了。

    穿过长得过分的回廊,我们终于到达了尽头。

    只是,尽头的墙、左右的墙和天花板之间,到地板为止还有一小段空隙,怎么看都很违和。

    摸着廊下的四角仔细查看,我发现了像轨道一样的东西。

    想要确认有没有暗门之类的,大致调查了下尽头的墙,然而好像并没有这种东西。

    不过,我并不觉得这里就是终点。在这可疑的墙壁后面,遗迹应该还延伸着的才对。

    「嗯~?难不成是那个吗?」

    魔王观察了一番,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轻声说道。

    然后握紧拳头一拳打向墙壁。

    一声巨响。

    墙壁被魔王的拳击贯通,露出了一个洞。

    把手从洞里抽出来的魔王抓住洞的边缘,用蛮力把洞撬大。

    真粗暴啊,魔王大人。

    嘛,说到底也不是游戏,没有不能破坏墙壁的规则呢,嗯。

    向魔王撬开的洞里望去,里面是一间小房间。

    前后都没有门。

    不知道为什么天花板上却有个门。

    比起是单纯的门,更像是电梯的感觉。

    旁边还有标着上下的按钮,这不就是电梯嘛。

    嗯?电梯?

    我回头看了一眼之前经过的回廊。

    在脑中比对它的长度和遗迹埋在地下的深度。

    正好一致呢。

    从横向延伸的回廊纵向上升,正好能搭建一部连通地面的电梯。

    这么想的话,也就能理解为什么天花板上会有门了呢。

    之前还在想到底要怎样才能出入这个埋在地下的遗迹,原来有需要的话一般是依靠升降电梯来往于地面的啊。

    嗯嗯,有理有据令人信服——怎么可能啊!

    唉,不过真是这种机关吗?

    盖在上面的那么多土要怎么办。

    古代的谜之技术能把土处理掉吗?

    每次出入都处理一次?

    这是什么恢弘又白费力气的傻子机关。

    这种程度都能做得到的话,就给我选个效率更高的方法啊!好想这么吐槽。

    不,也许当时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

    「爱丽儿桑,这是电梯?」

    「嘛,嗯,是呢」

    吸血子和我得出了一样的结论,然后该说是果然如此吗,摆着一副无法接受的表情。

    梅拉不知道电梯是什么东西所以一脸困惑。

    「这是古代文明时代很流行的隐藏式电梯哦。平常就像这样埋在地下深处,需要出入时能直接连通到地面。然后,也能连接地下的秘密基地」

    「那土要怎么办呢?」

    「这就是这部电梯最没用的精髓部分了——它能暂时性地把土搅成泥状。看起来不过是白费能源的智障功能罢了,因为创意是波狄玛斯想出来的呐」

    啊啊,开发这玩意的原来是波狄玛斯啊。

    感觉很多事情都说得通了,同时也进一步确定了这遗迹很不妙的事实。

    秘密基地……还扯上了波狄玛斯?

    魔王进入电梯内部,用和刚才一样的手法把对面的墙也破坏了。

    墙被破坏后,一扇门出现在眼前。

    是作为电梯出口的门。

    这扇门也被魔王用蛮力撬开了。

    同时响起了尖锐的警报声。

    啊,和刚才一个模式吗。

    魔王向着警报轰鸣的门里走去。

    我们跟在她的身后。

    这里的氛围和之前走过的走廊别无二致。

    只不过比之前要短很多。

    很快就走到了头。

    尽头处并非墙壁,而是一扇门。

    是那种双开式的滑动门。

    魔王走近这扇门。

    没料到门却自动向两边滑开了。

    反正也打不开,就让魔王用暴力撬开吧——我刚这样想着,事情却出乎我的意料。

    魔王好像也吃了一惊,在原地愣了愣。

    不,不对!

    魔王愣住的原因,并不是门的突然打开。

    而是门后无数盯着我们的无机质的眼睛!

    无数枪口瞄准了我们。

    持枪的都是机器人。

    和波狄玛斯用的机械体不同,尽是些设计粗犷堪称兵器的机器人,数量还多得要命。

    它们的姿态只能用异样来形容。

    安装着比入口处口径更大的枪管的手臂只有一条,支撑它的胴体下方,有履带状的腿部。

    没有能乘坐人的空间。

    倒不如说,它们本身也就只有人类大的尺寸,真要载人的话恐怕只能抱着了。

    不如就叫自走炮台好了。

    不过炮台之类的可能还要再大一点吧。改成自走枪台?

    取名游戏先放在一边。“我们是兵器哦!”好像在如此自我介绍的机器人们,在广阔的空间中整然有序地排列着,一边前进一边拿枪对准了这里。

    紧接着,眼前无数的枪口火光四溢。

    无数光的子弹席卷而来。

    魔王用双手的丝将靠近正面的子弹击落。

    就这样大半的光弹都被排除了。

    ……魔王的规格果然有点反常。

    虽说如此,就算是魔王也没办法完全防住几十台机器人车轮战式的机枪光弹扫射,总会有流弹飞向我们这边。

    然而这些流弹也被人偶蜘蛛们用武器挡开了。

    ……魔王的属下规格果然有点反常。

    因为机器人的攻击全都被魔王和人偶蜘蛛防下了,无所事事的我就四处游击。

    在此之前,先用手刀轻轻打了一下因强光和响声陷入半恐慌的吸血子的头,让她恢复正常。

    「做个冰壁出来」

    为了能让她最低程度地保护自己,又指示她用魔法做出冰的防壁。

    吸血子特别擅长水和冰的魔法,既然没办法期待她物理上的防御力,就只能让她依靠冰壁了,这样的话某种程度上应该也能防住机器人的攻击。

    是理解了我的意思吗,吸血子带着快哭出来的表情构筑了一道冰壁。

    梅拉也能一起在那里避难。

    这么一来吸血子和梅拉应该就没问题了。

    好,那我也开工了哦!

    我刚刚有点燃起来,机器人们就被击飞了。

    定睛一看,魔王已经突入到机器人的前列中。

    啊啊,魔王是在确保了吸血子和梅拉的安全后发动突击的吗。

    虽说想干的话什么时候都能发动攻击,不过这样一来吸血子和梅拉就会陷入危险然后又不得不退回守势。

    在我这么分析着的时候,魔王接连地将机器人变成废铁。

    从魔王五指延伸出去的丝线纵横驰骋,与其说是击打,不如说是切割着机器人们。

    魔王的战斗方式其实很单纯。

    用她那破格的能力值来操作满级的丝系技能,会这么强也是当然的啦。

    钢铁制的机器人们被轻而易举地破坏和切碎。

    说起来,像这样在一旁观看魔王正经战斗的样子,实际上还是第一次。

    之前都是一击制胜。

    魔王看起来最认真的那次,好像是和我战斗的时候?

    沙利艾拉国和欧兹国发生战争的那次。

    想想那时候我的攻击被暴食尽数阻挡,什么都没做成呐。

    这样看来,如今没有发动暴食的魔王,还没动真格呢。

    魔王也太作弊了。

    正面展开蹂躏的魔王身旁的那些机器人,正在由人偶蜘蛛们处置。

    人偶蜘蛛把原本隐藏的手臂也解放出来,六只手分别拿着不同的武器。

    用刀刃将机器人射出的光弹挡开,并乘势向机器人砍去。

    机器人被一刀两断。

    为什么钢铁制的机器人会像豆腐一样被切开呢?

    四匹人偶蜘蛛向四方散开,破坏着机器人。

    虽然绝大部分机器人都被正面的魔王处理了,人偶蜘蛛们也稳扎稳打地破坏了复数的机器人。

    如果说魔王的强大是来源于她的力量,那么人偶蜘蛛们的强大就是来源于她们的炉火纯青的技巧。

    具备高等级的武器系统技能的人偶蜘蛛们,虽是魔物却自如地运用着达人级别的剑技,恣意地斩杀机器人。

    用的还是人类所不可能使役的六刀流。

    二刀流什么的听起来是很浪漫,实际操作的难度却非同一般。

    事实上剑道也有认可二刀流呢。

    然而事实上使用二刀流的人类却屈指可数。

    要说为什么,二刀流就是有这样的难度。

    所谓剑,是由金属制成的。所以很重。

    只能单手挥舞的话,当然会很困难。

    剑道所用的竹刀应该比真刀要轻不少,即便如此选择二刀流的人数还是很少。

    不过,对于能力值过万的人偶蜘蛛们来说,单手挥剑什么的并不是大问题。

    脸看着挺可爱,使用的武器却很野蛮。

    这就是六刀流。

    人类的剑士的话,再怎么精进努力也不觉得能赢得过呐。

    阿艾尔默默地处理着机器人。

    这家伙肯定是效率厨。

    处心积虑避免无用功的那种类型。

    能瞥见她为了占到便宜而乐意优化效率的想法。

    相比之下萨艾尔的情况则很危险。

    因为性格软弱,总感觉她战斗得很勉强。

    虽说人偶不怎么变化表情,也发不出声音,但总能想象出她骨碌碌地转着眼睛发出“噫—噫—”的悲鸣的样子。

    嘛,即便如此她的战斗能力和另外三人没什么大区别,应该没必要担心吧。

    和萨艾尔不同,利艾尔则在别的层面上很令人担心。

    会因为不知道干什么而陷入恐慌。

    利艾尔是不可思议的天然呆,平时的行动完全无法预料。

    因此偶尔会出岔子。

    比如会在什么都没有的地方突然摔倒。

    每到这时我就用丝来帮她。

    所以乍看之下好像十拿九稳的她,实际上暗藏着最大的风险。

    然后,菲艾尔也在某种意义上很令人不安。

    菲艾尔是那种不顾一切冲冲冲的冒失鬼。

    有着容易气血上头自顾自冲进去的坏习惯,现在也独自扫清机器人冲进了敌阵深处。

    对手比自己要弱的话倒还好说,战场上不观察周边环境的话感觉会很危险啊。

    啊嘞?仔细一想除了阿艾尔之外好像都是问题儿?

    ……嘛,没关系的吧。大概。应该。也许。

    唔姆。仔细想想就和在旅途中照顾孩子一样呢。

    那几个家伙,特别是菲艾尔,还经常坐在我的身上。

    我的蜘蛛半身确实有大到能坐得下一个小孩的程度啦,虽说那几个看起来很萝莉的家伙真实年龄也老大不小了。

    为什么会像是在照顾孩子呢。

    只有阿艾尔不会坐到我的身上。菲艾尔会毫不客气地坐上来,利艾尔会不由分说地坐上来,萨艾尔会不停看向这边以委婉的方式求我让她坐上来。

    嗯?等等哦?

    说起来阿艾尔其实也坐上来过一次呐。

    倒不如说,最开始说要坐的不就是阿艾尔吗?

    阿艾尔那家伙,是为了把麻烦的妹妹丢给我,故意坐到我身上显摆给妹妹们看的吗!?

    很有可能!老奸巨猾的阿艾尔无法否定!

    计划通!想象得出这样满脸腹黑的阿艾尔!

    阿艾尔,好可怕的孩子……

    像这样,在我抵达恐怖真相的期间,以魔王为中心,机器人们不断地被消灭。

    好像没我出手的机会了呢。

    嗯,也不是非得我出手不可的大事。

    这里姑且就把机会让给年长的魔王她们吧。

    绝不是慢了一步错过了出手的时机哦。

    被别人抢了风头也绝对没有后悔哦!

    说不是就不是!说没有就没有!!

    不过,嘛,这里是兵器工厂这点应该是没错了。

    从保管着这种危险的机器人来看也就只能这么想了。

    我再次环视聚集着机器人的大厅。

    这个比体育馆略大的广阔空间里,塞满了机器人。

    虽然当前为了迎击魔王而启动了一些机器人,但还有更多更多的机器人被安放在这里。大概是保管仓库一类的地方吧?

    最初机器人们整齐地排列在一起。

    现在被魔王她们打散了,不过我觉得一开始应该是在未启动的状态下被并排放置的。

    证据就是,地板上等间距设置着看起来刚好能安置一个机器人的薄台座。

    像是机器人启动时拔断的电缆也垂挂在台座旁边。

    是补给能源的电缆吗。

    祈祷这个能源别是MA能量啊。

    虽然只是微薄的希望。

    古代的遗迹,波狄玛斯的参与,然后是保存着这样的机器人的兵器工厂。

    不安定的条件全部凑齐的现在,说用的能源不是MA能量反倒难以置信。

    姑且先好好调查一下台座吧。

    我准备往前走,却事与愿违。

    从走廊踏入大厅的瞬间,我的背后突然哐当一声。

    回头一看,走廊的左右壁打开了,一台一台的机器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暗门吗!

    紧邻机器人不远处就是吸血子和梅拉。

    两人在身前展开了冰墙,身后却空无一物。

    也就是说,两人根本没法应付从背后奇袭的机器人。

    我出场的机会来啦!

    走廊与大厅间还有一小段距离,不过以我的速度的话这点距离和没有没区别。

    钻进机器人和吸血子他们之间,飒爽地将机器人驱逐掉。

    对我来说超简单的啦!

    打着这种如意算盘的我,却晚了一步。

    梅拉带着裂帛的气势冲了出去,瞬间与机器人展开肉搏。

    (注:“裂帛的气势”原文“裂帛の気合”,查了下发现这个词描述的是一种声音,最初是指女性的悲鸣,时代小说(以过去武士、平民为题材的通俗小说)使用“裂帛の気合”的时候,一说是长相漂亮的剑士或者强壮的剑豪挥剑时为了表现气势,吼出来的声音却很像女性的叫喊,是讽刺、滑稽的表现手法;另一说是懦弱的剑士为了糊弄自己的无能尖声喊出的声音,包含嘲笑的意图。顺带一提发出“裂帛的叫声”的武士被讨伐的概率极高(笑)。现在的用法大多是误用,有中二之嫌。简单地说,作者想表达的意思应该就是梅拉冲出去时吼了一声,然后这个“吼声”给人一种“裂帛”的气势感。大概。也许)

    在机器人的枪开火之前,梅拉提剑打向枪管,使枪口上扬失去了准星。

    另一台机器人瞄准了梅拉,但枪身被冻住了。

    是吸血子的冰魔法。

    看到这点的梅拉模仿吸血子,冻住了另一个机器人的枪身。

    作为吸血子的眷属,梅拉的冰、水魔法适性也很高。

    虽然技能等级比吸血子要低,不过这一差距被能力值上的优势弥补了。

    和之前那台一样被冻住的机器人强行开枪,结果爆炸了。

    唔姆,干得漂亮。

    瞬间将枪口打偏的梅拉的应激能力和紧接着将另一台机器人冻住的吸血子的判断能力。

    然后,察觉到凭借自身的力量无法破坏机器人,而选择让机器人自爆的梅拉的应用能力。

    看到魔王和人偶蜘蛛们轻易地把机器人打的七零八落可能会误会,但这些机器人其实并不弱。

    倒不如说从这个世界的人类的视角来看,是很标准的强。

    只要吃上一发光弹,身体就会开个大洞。

    如此威力的子弹还能连射,说弱肯定是不对的呐。

    虽说也有碰巧就得出了让机器人自爆的最优解的好运,不过吸血子和梅拉还是只靠两人就打败了两台机器人。

    能感觉到吸血子和梅拉的成长呢。

    嗯嗯。

    只靠这两人也肯定能打败机器人的。

    正因为这么想所以才没出手哦。

    只是把机会让给吸血子和梅拉了哦。

    绝不是因为妄想着自己华丽的出场所以晚了一步哦。

    被别人抢了风头也绝对没有后悔哦!

    说不是就不是!说没有就没有!!

    ……进遗迹以来我好像什么都没干哦。

    硬要说的话,比如脑门白中了一发光弹?

    不妙。

    再这样下去,我的身价会下跌的。

    啊啊啊,但是,魔王和人偶蜘蛛们已经快把机器人收拾完了。

    事到如今再去插手,也只会让人觉得:这货在干啥呢?

    现在已经给人这种感觉了,再做多余的事只会火上浇油。

    那可不行。

    对,这里只要什么都不做,庄严地摆好姿态就可以了。

    我是最后的壁垒。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说到底,出场机会被夺走什么的就心神不宁,充其量不过三流而已。

    这里难道不该以宽大的心胸把好戏让给别人吗。

    哼,轮到我采取行动的,应该是更加戏剧性的瞬间。

    把最美味的夺到手才是主角的义务。

    所以面对这种杂鱼集团就热情高涨可不行哟。

    呼呼呼,到下一次好戏开场之前,就让我温存实力吧。

    然后,在我在心中嘴硬的这段时间里,魔王和人偶蜘蛛们好像把所有的机器人都报废了。

    下个瞬间,轰鸣响彻四周,性格软弱的萨艾尔被击飞了出去。

    蛤?!发生了什么?

    被击飞的萨艾尔和将萨艾尔击飞的存在——我将视线投向两边。

    这种时候有很多眼睛真是便利。

    被击飞的萨艾尔,失去了三只左手和一部分的躯体。

    普通人类的话已经是致命伤了,不过对人偶蜘蛛而言,无论外壳的人偶怎么受伤,只要本体的蜘蛛平安无事就绝不会死。

    人偶的损伤很严重,不过本体没受伤所以没关系。

    如果着弹点再偏向身体中心一点的话,本体大概也没法平安无事吧。

    是萨艾尔以分毫之差避开了,还是对手的准星太差了。

    虽然不知道是哪种,不过对手会盯上萨艾尔的理由只是因为她离得最近。

    那个对手,悠悠地从大厅深处的门处现身。一言蔽之,那就是所谓的战车。

    一眼望去,它的车身被坚固的装甲覆盖,上面还装载着机器人的枪身所不能比的巨大炮塔,履带碾过七零八落的机器人残骸,向这边缓缓前进。

    看起来很强。

    应该说,它的强大在能力值过万的人偶蜘蛛被击飞的那刻起就已经确定了。

    虽然说过想出风头,但那并不是想要强敌的意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