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六卷4屠杀四散奔逃的小蜘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魔王、吸血子和梅拉去城里那天。

    我照惯例享受着改造人偶蜘蛛的过程,却突然察觉到空间的扭曲。

    这是转移的前兆。

    有某人转移过来了。

    我对来者的身份并没有抱持疑问。

    这种完美无缺的空间震动已经让我心里有个底了。

    如我所料,出现的人果然是邱列邱列。

    毕竟要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其他人能够使出这么完美的转移,那还得了啊。

    身为管理者的邱列邱列的转移魔法比我还要精确。

    更胜于拥有魔导的极致的我。

    这种人不可能还有第二个。

    「好久不见。」

    因为邱列邱列的出现,人偶蜘蛛们全都露出紧张的表情。

    我努力保持平静,向他点了点头。

    「时间不多了,我直接切入正题。你的分身在暴动,赶快去处理一下。」

    什么?

    咦?他刚才说了什么?

    我的分身在暴动?

    难道他是说平行意识们在暴动吗?

    「让你实际看看比较快。」

    邱列邱列轻轻一挥手,空中就出现类似萤幕的东西。

    这是什么魔法啊!

    惊愕不已的我看到了更为惊悚的光景。

    出现在萤幕上的是吸血子居住的城镇。

    而白色蜘蛛大军正涌进那个城镇。

    这是在演哪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如你所见。如果这不是你的指示,我希望你能出面制止。」

    嗯?咦?怎么回事?

    「如果这是出于你的意志发起的行动,我恐怕也得做出相对的回应。」

    无视于陷入混乱的我,邱列邱列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我之前就说过了。如果你走的路通往我所不期望的结局,那我恐怕就会阻挡在你面前。」

    啊……我是不是陷入危机了?

    嗯,再怎么说都不可能打赢管理者吧?

    也就是说,答案只有一个。

    「我去阻止她们。」

    我出声说道。

    毕竟要是没在这时候清楚表态,真的会被他杀掉。

    然后立刻准备发动转移。

    「是吗?那就麻烦你了。」

    看到我的反应,邱列邱列露出放心的表情。

    因为对我出手可能就得与D为敌,对邱列邱列而言也是场危险的赌注吧。

    在这时乖乖照着邱列邱列的话去做,对我们彼此都好。

    话说回来,平行意识那些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啊!

    脑袋坏掉了吗?怎么不死一死算了?不,我要杀了她们!

    我最痛恨别人扯我后腿,但没想到居然连我自己都要扯我的后腿!

    怒火中烧的我正好瞥见不知所措的人偶蜘蛛们。

    对了,这些家伙该怎么办?

    她们姑且算是魔王派来监视我的人,要是留在这里,算不算是失职啊?

    这么一来,她们可能会被魔王责备。

    这些家伙明明没做错事情……

    感觉有点可怜……

    还是姑且给她们个台阶下比较好吧。

    「你们要一起去吗?」

    被我这么一问,人偶蜘蛛们看向彼此,然后同时点了点头。

    OK。

    那就大家一起转移吧!

    转移的目的地是蜘蛛军团后方。

    因为不能让城里的居民看到我。

    其实我应该去帮助在最前线奋战的人们才对,但也只能祈祷他们自求多福了。

    我非得解决不可的是那几个愚蠢的平行意识。

    虽然蜘蛛军团的数量多到几乎盖住整片大地,但我不用找也知道那些平行意识的所在位置。

    毕竟她们就是我,我就是她们。

    而且只要看到明显散发出不同气场的九只蜘蛛,就算我不愿意,也能看出那些家伙就是平行意识。

    为了先了解一下情况,我冲到那些家伙面前。

    这对人偶蜘蛛们来说有些危险,所以我让她们留在原地。

    「喂,你们几个到底在搞什么飞机啊?」

    因为说话的对象是自己,所以我说得很顺口。

    『呜……!本体!这么快就发现了吗!』

    其中一只平行意识用念话如此说道。

    「为什么做出这种蠢事?害得邱列邱列跑来我这边抱怨。」

    『什么……?』

    『邱列邱列的手脚也好快。』

    「还说得像是如果你们不马上住手就要杀了我的样子!总之我要你们住手。要不然后果谁来负责?」

    听到我丝毫没有隐瞒怒火的命令,平行意识们看向彼此,然后反过来用「这人到底在讲什么?」的眼神看了过来。

    『咦~把人族全部杀光不是比较好吗?』

    啥?

    她说什么?

    我听不太懂这句话的意思。

    「我不明白你们的想法。」

    『不明白我们想法的你才让人觉得莫名其妙呢。』

    插图p309

    ……啊~

    刚才的对话好像让我搞清楚状况了。

    正是因为明白这点,我才会给这些家伙新的身体,将她们从我体内赶出去。

    这些家伙已经不是我了。

    与我相似,却又不是我。

    也就是别人。

    而这些别人给我带来了天大的麻烦。

    要是不阻止这些家伙,我就会被邱列邱列杀掉。

    既然这样,就不需要犹豫该不该杀掉她们了。

    话虽如此,但这可是一打九,局势对我不利。

    就能力值来看,除了她们之外的无数蜘蛛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对我造成威胁,所以可以忽略不算。

    不过,就算扣掉这点,也依然是敌众我寡。

    而且对手是我的分身。

    能力值和技能应该都跟我不相上下。

    如果要说我们有什么差别,就只有我是半人半蜘蛛的女郎蜘蛛,而平行意识们则跟过去的我一样是小型的蜘蛛型魔物。

    这样的敌人一共有九只。

    要是用正常的打法,我应该毫无胜算吧。

    我冷不防地走向其中一只平行意识。

    然后就这样挥下手中的大镰刀,刺穿她的头部。

    『什么……!』

    『本体!你疯了吗!』

    发疯的是你们才对吧!

    我继续挥舞下半身的蜘蛛前脚镰刀,砍在头部被大镰刀贯穿的家伙身上。

    然后把在此期间准备好的黑暗属性范围魔法,射向其他那些还没回过神来的平行意识。

    就算速度再怎么快,只要攻击范围大到无法逃离,她们就不可能避开。

    平行意识们全都被这发魔法击中。

    当然,我的魔法威力不足以杀死她们。

    毕竟大家的能力值都一样,只用能够迅速发动的魔法,不可能解决得掉对方。

    不过,以先发制人的一击来说,这样已经足够了。

    平行意识们应该也想不到我会突然发动攻击。

    然后,趁着那些家伙重整态势之前,我给了头部被刺穿的家伙最后一击。

    即使是我,一旦头脑受创,也会变得毫无反击之力。

    毕竟头脑是用来思考的器官。

    一旦头脑被破坏,就会变得无法思考,并且失去行动能力。

    不过,因为身为本体的我是半人半蜘蛛,上下半身都有头部,所以就算其中一方的头脑被破坏,也还是能够正常行动。

    事实上,在跟波狄玛斯战斗时,就算人类的脑袋被轰掉,对我也毫无影响。

    可是,平行意识这些家伙可不是这样。

    哼,连人类上半身都没有的半吊子也想赢我,下辈子吧!

    我没有拔出刺进对方头部的大镰刀,用蜘蛛型前脚的镰刀将敌人砍成碎片。

    这样就解决一只了。

    还剩下八只。

    因为一名同伴被干掉,对方似乎也完全把我视为敌人了。

    平行意识们各自准备发动魔法。

    其中六只打算施展能够马上击发的魔法,剩下的两只则是需要花时间准备的强力魔法。

    对方的目的是先以那六只的魔法连射牵制我,再用剩下那两只的强力魔法解决我。

    别想得逞!神龙结界发动!

    我发动能够削减魔法威力的龙结界的强化版技能,也就是神龙结界。

    魔王之前就是用这招打得我毫无招架之力,这样一来那些家伙就无法使用魔法了。

    我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

    我在千钧一发之际避开无视神龙结界飞过来的魔法。

    啊……看来我想错了。

    神龙结界并没有发挥效果。

    因为其中一只平行意识同样展开神龙结界撞了过来,抵销了我的神龙结界。

    我避开接连飞过来的黑暗枪,或是用魔法抵销掉。

    身为女郎蜘蛛的我有两个头,大脑也有两个。

    因此,我能够同时处理两件事情。

    换句话说,我能够同时发动两次魔法。

    可是,对方有八只。

    就算有两个头,一旦面对八个敌人,二对八还是非常不利!

    没能躲开也没能抵销掉的魔法接连击中我的身体。

    每一发当然都没能造成太大的伤害。

    可是俗话说得好,聚沙成塔。

    我知道再这样下去情况只会越来越糟,朝向正准备发动强力魔法的那两只冲了过去。

    就算在这段期间被其他六只的魔法击中,也不会对我造成致命伤,所以无视就对了。

    最早察觉我无视防御冲了过来的其中一只平行意识挡在前方。

    对方似乎明白魔法很难阻止我前进,打算用物理手段将我挡下来。

    我用蜘蛛丝迎击对方射过来的丝,抵销掉第一波攻势。

    然后将手中的大镰刀挥向挡住去路的平行意识,而对方也挥舞镰刀迎击。

    结果我的大镰刀将平行意识的身体连同镰刀一起斩断。

    被一刀两断的平行意识化为尘埃消失不见。

    虽然对方的能力值与我相同,但这样的结果并不让人意外。

    因为我用了腐蚀攻击。

    所谓的腐蚀攻击,就是加上了掌管死亡的腐蚀属性的攻击。

    其威力相当惊人,就连能力值还弱到极点时的我,都能够一击杀掉远远强于自己的魔物。

    只不过,这种夸张的破坏力并非毫无代价,腐蚀属性也会对发动攻击的我造成伤害。

    具体来说,就是使用过腐蚀攻击的部位会变得残破不堪。

    刚得到这个技能时,我是用自己的镰刀攻击魔物。

    结果魔物粉身碎骨,我的镰刀也变得破破烂烂。

    也就是说,虽然腐蚀攻击是能够对敌人造成严重伤害的强大绝招,但也是会对自己造成伤害的双面刃。

    因为我当时已经取得腐蚀抗性,所以只受到那点程度的伤害,但要是我没有抗性的话,就算只用过一次就死掉也不奇怪。

    这技能还真是危险。

    可是──!

    就算这技能如此危险,只要透过武器使用就没问题了!

    如果是在武器上加上腐蚀属性,就不会对我的身体造成伤害!

    而且武器不是生物,就算加上腐蚀属性也不会损坏。

    换句话说,我能够毫无风险地发动穷凶极恶的腐蚀攻击。

    平行意识们也能使用腐蚀攻击。

    可是,那些家伙只有纯粹的蜘蛛型躯体。

    没办法拿武器。

    虽然能够使用腐蚀攻击,但正如我刚才所说,这种腐蚀攻击可是双面刃。

    不同于能够无损发动腐蚀攻击的我,那些家伙必须怀着玉石俱焚的决心才能使用。

    这样的差距可是很大的。

    因为双方的能力值不相上下,所以若是想要一击就给予对方巨大伤害,无论如何都得仰赖大绝招。

    而我的大绝招几乎都跟魔法有关。

    魔法系的大绝招又需要耗费不少的准备时间。

    即使是拥有魔导的极致的我亦然。

    换句话说,如果平行意识们想要对我造成重创,无论如何都得花时间做准备。

    相较之下,我只需要挥舞加上腐蚀攻击的大镰刀就行了,当然不需要慢吞吞地做准备!

    这是足以抵销双方数量差距的一大优势!

    还剩下七只!

    『那镰刀太危险了!』

    『是腐蚀攻击!别让她接近!』

    呜!果然被发现了吗?

    对方也明白加上腐蚀攻击的大镰刀的攻击力,剩下的平行意识们同时采取行动,试图拉开跟我之间的距离。

    在这段期间,魔法依然像是暴雨般不断飞来。

    虽然我拼命追赶,但我和那些家伙的能力值毫无差别。

    也就是说,就连速度也是一样,我不可能追得上对方。

    被「放风筝」的我只能不断挨打。

    可恶。再这样下去的话就糟了。

    毕竟从刚才就一直在做准备的那两只正在建构的可是深渊魔法。

    喂,你们这些家伙……

    居然想把能够摧毁灵魂的魔法丢到身为本体的我身上!

    会死人耶。

    要是被击中的话,我就没命了耶。

    这么做真的对吗!

    就算我这么说,她们八成也听不进去吧。

    毕竟我也是认真想要那些家伙的命。

    在那些家伙眼中,我应该已经变成无庸置疑的敌人。

    事到如今已经不可能用话语阻止她们了。

    如果想要阻止她们,就只能依靠实力了。

    可是,我该怎么做?

    老实说,情况相当不妙。

    我已经试着用过能够阻止魔法发动的神龙结界和乱魔的邪眼,但都被同样的技能抵销掉了。

    封印的邪眼也是一样。

    我还是头一次知道原来邪眼可以互相抵销。

    在能力值与技能都相同的情况下,人数较多的敌方绝对较为有利。

    我的优势在于有人型的上半身,以及能够使用腐蚀大镰刀,但如果不能接近对手就毫无意义了。

    有什么能够阻止那些家伙的深渊魔法的技能吗?

    干脆用所有眼睛发动乱魔的邪眼看看吧?

    啊……可是,虽然加上人型上半身的话,我一共有十颗眼睛,但对方可是有着五十六颗眼睛耶!

    就算加上上半身的两颗眼睛,也还是对方的脑袋比较多,根本毫无意义嘛!

    封印的邪眼也是一样。

    不,就算没被抵销,我也不晓得封印的邪眼是否有效。

    虽然封印的邪眼有着让技能暂时无法使用的效果,但封印也算是一种异常状态。

    应该对拥有异常状态无效这个技能的家伙不管用才对。

    如果能够封印技能的话,就能封印住深渊魔法了啊!

    ……嗯?

    让技能无法使用?

    咦?那招说不定可行喔?

    我立刻将想法付诸实行。

    『咦?』

    平行意识们几乎是同时慌张地叫了出来。

    在听到叫声的瞬间,我便知道自己的尝试成功了。

    同时确信自己已经取得胜利。

    我的胜利已经无可动摇,甚至让我觉得直到刚才还在焦急的自己跟傻子一样。

    现在我就算一边挖鼻孔一边乱打都会赢。

    不过我不会真的挖就是了。

    这一战对我来说就是如此容易。

    稳赢不输。

    平行意识们会慌忙地乱叫也是情有可原。

    毕竟她们都不能使用魔法了。

    正在准备的深渊魔法也被取消,连个屁都放不出来。

    而且我并没有温柔到会放过陷入混乱的敌人。

    我迅速冲上前去,锁定其中一只,用大镰刀刺穿那家伙的脑袋。

    被刺穿的平行意识的身体一阵痉挛。

    有一只平行意识最快恢复冷静,摆好架势准备对我射出蜘蛛丝,却没办法从屁股射出丝来。

    『为什么射不出来!』

    我拔出大镰刀,砍向其他陷入混乱的平行意识。

    可是,这一刀果然没挥中,让全力闪躲的平行意识们成功远离我。

    算了,这样就剩下六只了。

    头部被刺穿的平行意识因为腐蚀的效果化为尘埃。

    虽然平行意识们成功远离我,却像是不晓得该如何进攻一样动也不动。

    『你做了什么?』

    其中一只平行意识忍不住问道。

    我没有回答。

    默默地重新举起大镰刀。

    我动的手脚非常单纯。

    就只是关闭技能罢了。

    技能这种东西是可以开关的。

    知道自己战败的地龙亚拉巴就曾经关闭技能,让我了结它的生命。

    我也是在那时候才知道,原来技能是可以开关的。

    不,虽然我知道技能可以关闭,但因为这么做没有意义,所以早就忘记这个功能了。

    因为关掉技能根本毫无意义。

    如果把技能关掉,那个技能当然就不能用了。

    而且就算关闭技能也不会有什么好事。

    既不会让其他技能的熟练度升得更快,也不能因此减少体力或魔力的耗损,可说是完全没有好处。

    因此,在正常情况下,老实说关闭技能根本毫无意义。

    可是,这种关闭技能的功能,却对这一战有着无比致命的影响。

    毕竟对手是我的分身。

    身为我分身的平行意识们的力量,就是我的力量。

    那些家伙施展的力量,只不过是从我这个本体借来的东西。

    技能和能力值都是如此。

    既然如此,那要是我把技能关闭的话会怎么样?

    答案就是眼前这些家伙用不了魔法,也吐不出丝的狼狈模样。

    光是关闭魔导的极致这个技能,就能让她们无法使用魔法。

    若是关闭神织丝这个技能,还能让她们吐不出丝。

    除此之外,就连各种邪眼与抗性系技能,也几乎都被我关掉了。

    我甚至连不死这个技能都关掉了。

    所以,要是我现在被杀,就会直接死掉。

    平行意识们当然也是如此。

    不过,虽说那些家伙得到了肉体,但本来也只是我的一部分。

    就算死掉也只会回到我体内。

    事实上,刚才被杀掉的三只平行意识就已经回到我体内,一直吵个不停。

    虽然关掉平行意识这个技能是最简单的解决办法,但事情果然没那么容易。

    也许是因为她们取得了肉体,我没办法关闭平行意识这个技能。

    不过,就算关不掉也无所谓了。

    反正那些家伙已经毫无胜算。

    那些家伙没办法开启技能。

    因为身为本体的我已经关闭技能。

    那些家伙终究只是我这本体的分身。

    无法违抗身为本体的我。

    平行意识原本是用来分割自我意识的技能,因此诞生的复数意识应该没有高下之分才对。

    我和平行意识们是完全相同的存在。

    本来应该是这样才对。

    但那些家伙因为吸收老妈而变质了。

    从那一刻开始,她们就已经不再是「我」了。

    那些家伙不是我,而是跟我很像的别人。

    既然如此,那力量的主导权当然在我身上。

    不管是技能还是能力值,她们的一切全是跟我借来的。

    既然是我的冒牌货,就别擅自使用我的力量。

    真令人不愉快。

    我手握大镰刀冲了过去。

    平行意识们四散逃跑。

    我锁定其中一只,不断挥舞着大镰刀。

    虽然被盯上的平行意识成功躲过几刀,但我们的能力值不相上下,她不可能完全避开我的攻击,腿被大镰刀划了一下。

    然后,被划伤的那条腿就毫无抗拒地裂开了。

    一旦敌人左右行动能力的腿部受伤,再来就任我宰割了。

    只要用跟解决前一只时同样的要领,刺穿敌人的头部就结束了。

    趁着我给这只平行意识最后一击的时候,其他平行意识从我背后偷袭。

    平行意识的镰刀朝着我上半身的背部挥下。

    但是一点用都没有!

    用神织丝编成的连身洋装挡住了镰刀。

    虽然无法完全挡下,让刀尖刺穿洋装,碰触到我的皮肤,但也只能划破一层薄皮。

    这种小擦伤根本算不上是伤。

    发现这一刀几乎伤不了我后,平行意识们似乎陷入慌乱,立刻就试着想要逃跑。

    别想得逞!

    我拔出大镰刀,然后顺势砍向身后的平行意识。

    正想跳向后方的平行意识被一刀两断。

    这样就剩下四只了。

    失去技能的平行意识们,只不过是能力值比较高的小型蜘蛛魔物。

    顶多只能挥舞前脚上的镰刀,或是用牙齿咬人。

    就连这些仅存的攻击手段,在没有斩击强化之类的辅助技能的情况下,也没有太大的威力。

    没办法对拥有相同能力值的我造成致命伤。

    而且我随时都能关闭技能。

    就算平行意识们怀着玉石俱焚的决心使出腐蚀攻击,到时候我也只需要关闭技能就好了。

    这么一来,那些家伙的攻击就会变成普通的物理攻击。

    根本不足为惧。

    剩下四只里的其中三只同时扑了上来。

    一只扑向我的人类头部。

    另一只扑向我的蜘蛛头部。

    而最后一只慢了半拍才冲向我。

    最后那只肯定是想利用我闪避前两只的攻击时趁隙而入。

    我早就看穿你的想法了。

    毕竟那是我的想法。

    因此,我要故意做出让人意想不到的行动。

    我用牙齿咬住砍向人类头部的第一把镰刀。

    再用前脚上的镰刀,挡住砍向蜘蛛头部的第二把镰刀。

    然后对着发现苗头不对就紧急煞车的第三只平行意识,无情地挥下手中的大镰刀。

    大镰刀刺进来不及踩煞车的第三只平行意识的脑袋。

    就在这时,第一只平行意识用没被咬住的镰刀刺向我的眉间。

    镰刀应声刺进眉间。

    这一刺我实在是挡不住。

    虽然镰刀看似会就这样贯穿头盖骨刺进大脑,但我并没有让这种事情发生。

    我一把握住刺进眉间的镰刀,将它拔了出来。

    一把镰刀被嘴巴咬住,另一把镰刀也被牢牢抓住的可怜平行意识顿时无处可逃。

    我灵活地用单手操控大镰刀,将敌人处刑。

    还剩下两只。

    可是,跟我的下半身缠斗的另一只已经趁机拉开距离了。

    而且正准备逃跑。

    也对,看到这种毫无胜算的局面,对方当然会想要逃跑。

    任何人都会逃跑。我也会逃跑。嗯,正因为是我,所以才会逃跑。

    没有扑向我的另一只似乎早就想要逃跑,但被四只人偶蜘蛛挡住了去路。

    嗯,既然如此,那家伙就交给她们吧。

    我负责追剩下的另一只。

    既然双方的能力值都一样,那不管我怎么追,都不可能追得上。

    虽然反过来说对方也逃不掉,但我也不可能永远追着她的屁股跑。

    我决定开启一个技能。

    发动引斥的邪眼!

    用重力攻击逃跑中的平行意识。

    虽然这招造成的伤害就跟没有一样,但我的目的并不是造成伤害,而是用重力减慢敌人逃跑的速度。

    如果对方因为重力而变得行动缓慢,我就不会追不上了。

    毕竟大家原本的速度都一样。

    『可恶,要杀就杀吧!等等,还是请您高抬贵手吧!』

    不,我要杀了你。

    『等一下!拜托别这样!为什么要妨碍我们!你的脑袋有问题吧!把所有人都杀光不是比较干脆吗!既然那是拯救这个世界的最快方法,不就应该这么做吗?为什么要妨碍我们这么做!真是莫名其妙!』

    莫名其妙的是你们才对。

    她们到底为何会得到如此极端的结论?

    因为吸收了老妈,导致她们的想法往奇怪的方向扭曲了。

    没错,我并非完全无法理解这些家伙所说的话。

    考虑到系统这东西的机制,到处杀人确实是拯救这个世界的最快方法。

    可是,为此消灭人类根本就是本末倒置。

    这些家伙之所以会有这种想法,八成是因为继承了老妈未能完成的愿望吧。

    啊……烦死人了。

    总之先把不停吵闹的平行意识砍死再说。

    被砍死的平行意识因为腐蚀的效果而灰飞烟灭。

    在此同时,平行意识也一边吵闹一边回到我体内。

    啊……真是吵死人了。

    体内的八只平行意识全都吵个不停。

    剩下的那只正在不远处跟人偶蜘蛛激战。

    尽管处于一打四的不利状况,而且还无法使用技能。

    平行意识依然占了上风。

    因为她跟人偶蜘蛛们的能力值相差不少。

    反倒是明明能力值相差这么多,却还能勉强撑住的人偶蜘蛛令人佩服。

    毕竟人偶蜘蛛们在我的大幅改造之下都变强了。

    人偶蜘蛛的人偶外壳已经几乎被我彻底改造。

    根本认不出以前的模样。

    外表变得几乎跟人类毫无分别,而且因为是由神织丝制成,所以强度也更胜以往。

    六只手臂中的四只都有机关,平常能够藏在体内。

    拜此所赐,她们看起来更像人类了。

    不过为了战斗,那些隐藏手臂现在都已经被放出来了。

    她们原本就是能力值破万的强力魔物,经过大幅改造人偶外壳后又变得更强了。

    ……奇怪。

    那些家伙明明是魔王的部下,对我来说应该是潜在敌人才对吧?

    为什么我要帮忙改造那些家伙?

    太奇怪了。

    可是,不管她们变得多强,都打不赢平行意识。

    毕竟那是能力值与我相同的敌人。

    而人偶蜘蛛们的武器已经证实对我不管用了。

    换句话说,她们的武器对能力值与我相同的平行意识也不管用。

    即使技能被封印,光凭能力值也能打赢人偶蜘蛛。

    没错,事到如今就算人偶蜘蛛们变强了一点,也不可能打得赢我,所以不需要在意那么多。

    就当作是这样吧。

    于是,我在人偶蜘蛛们被干掉之前介入战场。

    从背后偷袭忙着对付人偶蜘蛛们的平行意识。

    刀光一闪!绝命胜利!

    最后一只平行意识的身体化为尘埃,重新回到我体内。

    人偶蜘蛛们似乎跟平行意识打得相当惊险,看到对方化为尘埃就瘫坐在地。

    嗯,辛苦你们了。

    因为已经解决掉平行意识,所以我重新开启关闭的技能。

    好啦,再来还得解决掉数量多得离谱的蜘蛛军团。

    放眼望去,只看到无数蜘蛛覆盖了大地。

    我好像想起刚在这个世界诞生时的兄弟姐妹大乱斗了。

    那副光景让我留下了一点心灵创伤。

    可是,我该怎么处理这些家伙?

    虽然最快的方法是用范围魔法一次解决,但这样又好像有些残忍。

    毕竟这些家伙只是听从平行意识的命令,还是连自我意志和判断力都没有的幼儿。

    正当我如此烦恼时,从城里传来魔力的反应。

    虽然那反应对我来说有些微弱,但我知道对方打算发动规模不小的魔法。

    ……是广范围歼灭魔法吗?

    就在这时,一道灵光闪过脑海。

    在城里那位术者做准备的期间,我也跟着准备发动魔法。

    然后,城里那位术者发动魔法了。

    是广范围的火焰魔法。

    那该不会是地龙亚拉巴曾经对我用过的焦土魔法吧?

    真厉害,原来人类中也有能够跟地龙使用相同魔法的家伙吗?

    虽然规模和威力当然比不上亚拉巴,但还是很厉害。

    嗯?城里那位术者身上好像有鉴定的图示耶?

    啊!我想起来了!

    那家伙就是之前在艾尔罗大迷宫里把我家烧掉的魔法师老头!

    在这里遇到我算你倒楣!

    我要帮被烧掉的家报仇雪恨!

    正当我如此盘算时,魔法师老头的魔法完成了。

    炼狱之火烧尽大地。

    可是蜘蛛军团已经不在那里了。

    因为在城里那位术者发动魔法的瞬间,我发动了转移魔法。

    把绝大多数的小蜘蛛转移到艾尔罗大迷宫。

    城里那位术者肯定会以为自己发出的魔法消灭了蜘蛛军团。

    回到艾尔罗大迷宫后,就让那些小蜘蛛自生自灭吧。

    剩下的事情与我无关。

    放弃扶养?

    反正生孩子的是平行意识又不是我,所以这不成问题。

    这么一来事情就圆满结束了。

    至于那个魔法师老头……啐,这次就放他一马吧。

    因为要是消灭蜘蛛军团的人死掉,只会让人有不必要的臆测。

    不过,其实这场骚动本身就已经充满疑点了。

    看在他面对那么多蜘蛛也没有逃避,宁可赌上性命也要施展那种大魔法的骨气的份上,我就饶他一命吧。

    好好感谢慈悲为怀的本小姐吧!

    好啦,回去吧。

    于是,我和人偶蜘蛛们一起用转移回到原本的地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