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六卷幕间魔王与不死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为了不打扰抱在一起的两人,我悄悄离开旅馆房间。

    嗯,问题应该算是解决了吧。

    现在这样的关系应该是最好的。

    再来只要让他们保持适度的距离,避免得到共依存症就行了。

    虽然还留有不少小问题,关于他们未来的出路这个大问题也还没解决,但精神上的问题应该都解决了。

    不过,帮梅拉佐菲解决烦恼的人是小白这点,倒是让我有些无法接受。

    没想到小白居然那么擅长看穿别人的心事,实在令我意想不到。

    不,只要回顾一下小白的记忆,就能发现她莫名擅长察觉别人的感情与想法。

    难道说,小白是隐性万人迷?

    明明拒绝与别人交流,却擅长收买人心且异常敏锐,真是个神秘的家伙。

    当操偶蜘蛛怪们全被收买时,我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早在那个时候,我就确信只能与她和平共处了。

    因为我觉得事已至此,想要排除小白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我至今仍未搞懂小白的不死身的原理。

    我觉得要是在搞懂之前下手,结果再次让她跑掉的话,这次就不可能追上她了。

    毕竟小白还会转移。

    只要使用那能够瞬间转移到曾去过的任何地方的魔法,想要从我身边逃走可说是轻而易举。

    一旦小白彻底贯彻逃跑的策略,我就不可能追得上。

    虽然小白一昧逃跑对我来说也不是坏事,但考虑到她的个性,她一定会向我反击。

    一旦变成那种情况,她应该会利用转移魔法,用打带跑战术削减我方的战力。

    我没有能够追上小白的手段,但她却能在任何时候发动攻击。

    我本人并不会打输她。

    可是,其他部下都不可能打赢小白。

    万一演变成那种情况,我方将只剩下我一个人。

    那跟战败并没有什么两样。

    就算情况没有那么糟糕,操偶蜘蛛怪们也已经跟小白混熟了。

    万一双方真的开打,虽然她们不至于背叛我,但显然会踌躇不前。

    这敌人真的很难缠。

    所以我只能放弃排除,贯彻拉拢她的策略。

    虽然她是最难缠的敌人,但如果能成为同伴,就会是最可靠的战友。

    所以我才会为了拉拢她而慢慢缩短彼此的距离。

    善待吸血鬼主仆也是其中一环。

    因为小白很在意他们。

    只要对他们好,应该也能改善小白对我的印象。

    虽然是充满算计的好意,但应该还是有帮到他们。

    之后就看他们要选择哪条路了。

    如果要跟我一起去魔族领地的话,我就继续照顾他们;如果他们不去,那大家就各走各的。

    虽然这样可能有点无情,但我也有正事要办。

    不能一直在这种地方浪费时间。

    离开房间后,我没有停下脚步,就这样走出旅馆。

    我沿着刚才走过的路,回到那间餐厅附近。

    然后又走了一段距离,走进一间酒馆。

    「让你久等了吗?」

    「没有。」

    我在一张桌子旁边坐下,向坐在对面的人搭话。

    那人正是神言教教皇达斯汀。

    虽然我们没有约好,但这家伙肯定也是因为相信我会回来,才会像这样在酒馆等我吧。

    桌上已经摆着两人份的酒就是最好的证据。

    我一脸理所当然地拿起杯子,没说干杯就一饮而尽。

    「你不至少说声干杯吗?」

    「不要。」

    我听到叹气的声音,但就是不想理他。

    「我跟你的交情也没有好到会一起喝酒不是吗?」

    「确实如此。」

    虽然嘴巴上这么说,但我和达斯汀的态度都比刚才放松多了。

    毕竟我们之所以像这样再次碰面,并不是为了像刚才那样讨论严肃的事情,而是为了向彼此发发牢骚。

    这个男人跟我之间有着不浅的因缘。

    不算波狄玛斯那个人渣的话,他是我认识第二久的男人。

    只不过,很难用明确的词汇形容我们两人的关系。

    如果说波狄玛斯是敌人,而邱列是同志的话,那这名男子大概就介于两者之间吧。

    虽然在某些情况下有可能联手合作,但在其他情况下则互为敌人。

    我们的关系就是如此复杂,无法断定对方是敌是友。

    以这次的情况来说,因为吸血鬼主仆的缘故,他应该算是敌人。

    可是,我们有着妖精这个共通敌人也是事实,所以也能为此并肩作战。

    只不过,就算是这样,我这次也不能随便泄漏情报。

    不管怎么想,波狄玛斯的目标都是转生者。

    如果要把这件事告诉眼前这名男子,就得一并说明转生者的事。

    如果这家伙知道转生者的存在,肯定会想要加以利用。

    他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一切都是为了守护整个人族。

    这个男人的目地是守护人族,名为神言教的宗教不过是为了达成这个目地的组织罢了。

    他根本就没有什么信仰。

    只是因为宗教这个型态是最能够有效率地统合人们的媒体。

    所以他才会打压知晓对他的目的不利之真实的女神教。

    全都是为了守护整个人族。

    为此,就算同为人族他也能够毫不犹豫地杀掉。

    如果是这位总是考虑到人族全体的利益,不惜牺牲少数成全多数的男人,就算将区区几名转生者彻底利用直到榨干价值,他也不会感到一丝心痛。

    所以我不会说出关于转生者的情报。

    只不过,这个男人很厉害。

    他肯定很快就会发现真相。

    到时候被发现的转生者就只能算他倒楣了。

    虽然我没有说出转生者的事,但也不打算进一步出手帮忙。

    如果是在我看得到的地方,那我倒是可以顺手帮忙,但我也还有正事要办。

    不可能专程跑去帮助所有转生者。

    把率领魔族攻打人类这件不得不干的正事丢在一边。

    就这点来说,这男人毫无疑问是我的敌人。

    「刚才那句话……我可以当成是宣战布告吗?」

    「随你高兴。反正我当上魔王是事实。」

    「这一刻终于来临了吗……」

    达斯汀重重地叹了口气。

    「这是人族的危机。」

    「嗯。所以说,你现在应该也顾不得女神教了吧?」

    老实说,我一点都不在乎女神教未来会变得如何。

    就算他们信奉的是女神大人,就算他们把我当成神兽崇拜,我也不会同情那些忘记一切、只知道祈祷的家伙。

    如果有人想消灭他们,我也觉得无所谓。

    只不过,那对吸血鬼主仆也有可能选择留在这个国家。

    要是事情变成那样,没有战争对他们来说会比较好。

    反正都照顾他们到这个地步了,稍微帮忙对教皇施压也没差吧。

    「没错。我得赶紧做准备了。等到消灭女神教之后就着手进行。」

    哎呀。

    看来是没办法了。

    他似乎已经打定主意,就算天塌下来,也要趁机彻底消灭女神教。

    「啊,是喔。那你加油吧。」

    「哎呀?你放弃得还真是干脆。」

    「因为我一点都不在乎。」

    「我以为你对女神教还留有些许眷恋。」

    达斯汀这句话让我不屑地笑了笑。

    为什么我非得对女神教留有眷恋不可?

    那只不过是以为只要向女神大人祈祷就能解决问题的垃圾宗教。

    女神教的教义简单来说就只有这样。

    只要将感谢的祈祷献给女神大人,女神大人就会保佑我们。

    我只想说「开什么玩笑!」。

    把一切事情都推给女神大人的家伙,居然还有脸拜托女神大人保佑自己,这种想法实在令我火大。

    老实说,就这层意义来说,神言教还算是好的。

    毕竟领袖是眼前这名男子。

    因为他彻底理解藏在世界背后的系统的意义,并且在这样的基础上制定教义。

    为了听到更多神明的声音,所以要努力提升技能与等级这样的教义,还真亏他想得出来。

    不,比起点子本身,能够将这种概念变成宗教推广开来,才是这个男人的厉害之处。

    毕竟几乎所有人类都知道神言教。

    神言教几乎已经变成一种常识,即使不是信徒也知道其存在。

    把这种离谱的教义变成一种常识的本事,才是这名男子最令人畏惧的力量。

    操纵民意──

    在不知不觉中诱导人们的思想,让事情朝向对这名男子有利的方向发展。

    这不是一种技能,他是纯粹靠着口才操纵人心。

    不过,这才是人类原本具备的能力,而不是技能那种后来加上的能力。

    人类最大的发明便是语言。

    这名男子只不过是将语言利用到极限罢了。

    振臂疾呼,号召众人,让思想浸透人心。

    人们因为他的声音而聚集,聚集过来的人们再将他拱上宝座。

    于是,这名男子便取得无与伦比的权力了。

    为什么他能做到这种事?

    答案很简单。

    因为这人是对的。

    这人说的话完全正确。

    对于人族来说。

    因为这名男子的目的就是保护人族。

    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保护人族的决心,让这名男子成为绝对的正义,在不知不觉中将被守护的人族紧紧结合在一起。

    所以,一直反抗这名男子的女神教才是异端。

    人族中的异端。

    而纠正错误的时刻已经到来。

    不过,对于并非人族的我来说,那只不过是别人的家务事。

    不管同族相残让这名男子多么伤心都与我无关。

    「很难受吧?」

    「是啊。很久没有这种心痛的感觉了。」

    梅拉佐菲的话语确实传达到了。

    这名男子或许已经做好被骂与被杀的心理准备。

    可是,他一定没想到自己的决心只能换来「廉价」两字。

    「廉价啊……看来我似乎在不知不觉中把自己看得太了不起了。居然以为只用自己的一条命,就能补偿他们内心的伤痛,自以为是也该有个限度吧。」

    「的确,你的命很廉价。就算自己死了也无所谓的想法被别人看穿,也是没办法的事。」

    这名男子并不畏惧死亡。

    他畏惧的不是自己的死,而是人族安宁的崩坏。

    如果考虑到应该守护的人族全体,就会出现像女神教这样必须舍弃的人族。

    然后,在可以舍弃的人族中,也包含这名男子自己在内。

    太廉价了。

    你这个人的命。

    认为自己什么时候死都无所谓的人,他的生命自然是轻如鸿毛。

    而就算死掉也只要过段时间就会复活的人的命就更不用说了。

    达斯汀所拥有的技能是「节制」。

    其效果是能在继承记忆的情况下转生。

    就算死亡也会转生回到这个世界的某处,并继承过去的记忆。

    所以,死亡对这名男子来说并不是终点。

    对于在悠久的时光里不断轮回的这名男子来说,死亡只不过是一个逗号罢了。

    而他只用区区一个逗号就妄想赎罪的傲慢之心,被梅拉佐菲狠狠甩了一巴掌。

    那一幕看了还真是痛快。

    同时也让人觉得十分悲哀。

    「被自己想要保护的人责难……很难受吧?」

    即使每一条命都轻如鸿毛,但由无数条命累积起来的达斯汀可说是重如泰山。

    他肩膀上扛着的决心与后悔也是如此。

    在发誓守护人族的同时,不得不残害人族的痛苦也是如此。

    「尽管如此,我还是非做不可。」

    声音中充满了苦涩。

    即使如此也不愿停下脚步的决心。

    愿意用自己的双脚在炼狱中前进的坚决意志。

    正因为如此,我才认同这名男子是个怪物。

    足以与之并肩作战,让我不得不视为敌人的怪物。

    「我们换个话题吧。除了不死和你的节制以外,你知道还有什么能让人在某种意义上变成不死身的技能吗?」

    我突然问了这样的问题。

    如果是拥有节制这个技能,在某种意义上实现了不死身的这名男子,是不是有办法告诉我小白那种神奇不死身的秘密呢?我不禁怀着这样的期待。

    「嗯?严格说来,我的节制并不是不死身。可是,我想想……波狄玛斯拥有的勤劳不就是你要的答案吗?在本体不会死这层意义上,那不也是接近于不死身的技能吗?」

    经他这么一说,我才恍然大悟。

    的确,不管我杀掉多少个出现在面前的波狄玛斯,他的本体也还是在妖精之森的结界里翘着二郎腿。

    就怎么杀都不会死这层意义来说,波狄玛斯也能算是不死身。

    不过,那也只是本体没死,但分身还是死掉了,所以跟不死身还是有差别。

    真要这么说的话,达斯汀也会在死后转生,但那也不算是真正的不死身。

    嗯嗯嗯……

    我果然搞不懂小白那种不死身的秘密。

    我很确定她拥有不死这个技能,但就连深渊魔法都没能彻底消灭她实在太奇怪了。

    她到底是怎么在那种状况下复活的?

    真搞不懂。

    难道我当时击败的是跟波狄玛斯一样的分身吗?

    ……不,不可能。

    如果要制作分身,我能想到的技能便是产卵。

    可是,产卵只能生出最为弱小的分身。

    就算是在各方面都超乎常人的小白,也不可能立刻准备好能跟我打上一场的分身……吧?

    让人无法轻易断言的她还真是可怕。

    「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没事,我随便问问罢了。」

    我随口带过达斯汀的问题。

    虽然小白的事情是当前最重要的问题,但我并不想让这家伙知道。

    因为我只有不好的预感。

    而且让人猜不到会是哪方面的麻烦这点也很可怕。

    既无法预测也无法躲避,那家伙到底是有多夸张啊?

    也稍微替一直被耍得团团转的我着想吧。

    ……我之所以会对此感到有些愉快,八成是因为受到跟我同化的平行意识──前身体部长的影响吧。

    毕竟前身体部长也经常被叫去做些剥鳞片之类的杂事,担任吃力不讨好的角色嘛。

    嗯?

    平行意识?

    跟我同化?

    「啊!」

    喀当!我踢倒椅子站了起来。

    对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我搞懂小白那种不死身的秘密了。

    没错,为什么我一直都没想到!

    提示……不,能够导出答案的线索早就已经在我手上了!

    透过灵魂链结将平行意识送进别人体内,侵蚀并且占据对方的灵魂。

    这就是我遭受到的攻击。

    虽然我好不容易才抵挡住侵蚀,将送进来的平行意识与自己同化,但要是一个不小心的话,我应该早就被占据了。

    成功占据灵魂就等于是夺取对方的肉体。

    不,不光是肉体,就连存在本身都会被夺取。

    然后,既然平行意识办得到这种事,那小白的本体不可能办不到。

    平行意识、产卵、分身、达斯汀、波狄玛斯……

    将这些要素结合在一起,就能搞懂小白那种不死身的原理了。

    简单来说,小白是先透过产卵生下分身,再占据自己眷属的身体,达到类似转生的效果重新复活!

    就算肉体消灭了,一旦她更换新的肉体,我就没办法杀死她。

    而且就连深渊魔法的灵魂破坏效果都被她闪躲过一次,我想只要备用肉体存在,她就能当场舍弃肉体。

    如果她是在被深渊魔法击中的前一刻舍弃肉体逃跑的话,那一切就说得通了。

    既不是像波狄玛斯那样让本体躲起来操纵分身。

    也不是像达斯汀那样在完全死掉后重新转生。

    而是让本体取代分身,就算本体死去,分身也会变成新的本体,完全继承自己的存在。

    结合了波狄玛斯与达斯汀的另类不死身的优点。

    ……不,这种秘密谁看得穿啊。

    就算有线索也找不出真相吧。

    与其为了太晚发现真相而懊悔,还不如称赞能够找出真相的自己。

    「怎么了吗?」

    「没事。」

    看到我突然站起来,达斯汀惊讶地问。

    不过,现在的我没时间理他。

    「算了,你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吧。我也会这么做的。下次见面应该是在战场上了吧?」

    「真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

    「哈哈。再见。」

    随口道别后,我快步离开酒馆。

    反正达斯汀会帮我结账。

    我现在只想独自思考。

    我漫无目的地在城里闲逛,一边散步一边思考。

    可是,不管我怎么想,得到的答案都是「不可能」三个字。

    我在想的是,自己到底有没有办法杀死小白。

    不行。我杀不掉她。

    如果有人用那种方法实现不死身,就不可能杀得掉。

    杀掉拥有不死这个技能的人的手段原本就有限。

    不是深渊魔法,就是用外道属性的攻击破坏灵魂。

    就只有这两种方法。

    可是,因为小白拥有外道无效这个技能,所以实际上就只有深渊魔法这个选项。

    如果要杀死小白,就只能在本体逃跑之前用深渊魔法偷袭。

    用需要长时间准备的深渊魔法攻击小白。

    这原本就是件难事了。

    我上次之所以办得到,只是因为各种条件都对我有利。

    可是,结果还是让她逃掉了。

    因此,想要在她逃跑之前出其不意地击中她,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务。

    我不可能在不被小白发现的情况下,偷偷准备发动那种大魔法。

    偷袭几乎不可能成功。

    光是这样我就差不多已经拿她没辙了。

    可是,假设万一深渊魔法成功命中了。

    小白也不见得会死。

    再说,我该以什么来判断哪个是她的本体?

    因为小白拥有平行意识这个技能。

    而平行意识是能够分割自身意识的技能。

    由此产生出的复数意识,全都是术者本人的意识。

    每一个意识都可算是真正的本体。

    那万一这些意识得到肉体的话呢?

    如果我被前身体部长占据的话,就会变成第二个小白。

    拥有肉体的平行意识──

    难道不是已经能够算是本体了吗?

    拥有不同肉体的相同人物。

    尽管身为个体,却并非独一无二这样的矛盾。

    不过,这并非不可能的事。

    如果小白用这种方式赋予平行意识肉体,那她就会变成好几个。

    而我监视的家伙或许只不过是其中之一。

    就连想要解决掉其中之一,我都得赌上低到只能寄望奇迹出现的成功机率。

    不行。

    不管怎么想,我都无法杀掉小白。

    我大大地叹了口气。

    真是个不得了的怪物。

    这种家伙怎么可能杀得掉?

    与她为敌只有风险,连一点好处都找不到。

    我还以为只要找出不死身的秘密,就能找到些许希望,但没想到反而会逼我不得不放弃。

    嗯。放弃吧。

    我杀不掉小白。

    既然杀不掉,就不能与她为敌。

    既然如此,那我只有一条路能走了。

    那就是认真拉拢小白。

    如果能够驯服这么可怕的怪物,那她将会变成最可靠的同伴。

    虽然这应该并不容易就是了。

    毕竟就连命名的支配效果似乎都不管用。

    我不是毫无理由就随便叫她小白。

    这个世界有著名为命名的技能,只要使用这个技能,命名者就能拥有对被命名者的影响力。

    可是,我为她取的「小白」这个名字似乎没有发挥效果。

    我想应该是被小白的力量抵消掉了。

    不过,反正我这么做也不过是图个侥幸,就算失败了其实也没差。

    问题在于,小白差点就帮操偶蜘蛛怪们取了名字。

    要是已经对小白怀有好意的操偶蜘蛛怪们被她取了名字,肯定会变成她的部下。

    我原本是想拉拢小白,没想到差点就反过来被夺走战力。

    而且最可怕的是,从小白的反应看来,她似乎并非有意为之。

    我必须拉拢小白这个天生万人迷。

    这任务还真是艰难。

    可是,我非做不可。

    毕竟方针已经决定好了。

    「呼……抱歉。看来我不能帮你报仇了。」

    我小声道歉。

    脑海中浮现的是被小白称作老妈的女王蜘蛛怪。

    还有被小白击败的操偶蜘蛛怪和女王的部下们。

    她们都是我失去的眷属。

    我杀不掉小白。

    所以只能拉拢她。

    也就是说,我必须放弃为女王她们报仇。

    「真的很抱歉……」

    请原谅跟达斯汀一样为了追求效率而舍弃你们的我。

    对不起,我是个连帮孩子报仇都办不到的没用母亲。

    从某处传来女神教的赞美歌。

    虽然并非刻意配合歌曲,但我向女神大人献上祈祷。

    女神大人,请您将死后的安宁赐给我的眷属们吧。

    尽管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愿望有多么空虚,我还是只能如此祈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