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六卷血2悲惨过头反倒像是喜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家伙脑子有问题吧?

    虽然之前就隐约有这种感觉,但我现在非常肯定。

    这家伙的想法跟一般人有些……不,是非常不同。

    当然,我口中的这家伙,就是在我面前露出发自心底感到不可思议的表情的白。

    这家伙向我提出了不可能办到的要求。

    尽管如此,她本人却露出真心不明白「为什么不行?」的表情。

    我当然会生气。

    『想也知道不行吧!我怎么可能用攻击魔法打自己!』

    没错,这家伙的离谱要求,就是叫我用攻击魔法打自己。

    而且还要持续到MP耗尽为止。

    从这趟旅行开始,已经超过一个月了。

    在白这段期间的锻炼下,我的能力值和技能都有显著的成长,而这便是她告诉我的下一阶段训练方式。

    为了示范给我看,白用黑暗魔法射向自己。

    有如黑雾般的东西缠绕在白身上。

    可是,即使处于那种状况,白也丝毫没有感到疼痛。

    因为她看起来太过轻松自在,我还以为碰到黑雾也不会痛,就试着摸了一下。

    下一瞬间,手就飞了出去,让我的内心只剩下恐惧。

    没错,我的手飞出去了。

    明白我的意思吗?

    在碰到雾的瞬间,眼前突然天旋地转,当我回过神时,手腕以前的部位都消失了。

    因为过度恐惧而精神错乱这种事,就算算上前世也还是头一次。

    当我回过神时,已经哭得脸上都是眼泪和鼻水,被梅拉佐菲抱在怀里。

    消失不见的手也恢复原状了。

    虽然手似乎立刻就被治疗魔法治好,但我内心的混乱还是没能平息。

    即使我恢复理智,眼泪也没有停下,之后好几分钟都抱着梅拉佐菲不放。

    当我看到梅拉佐菲那被我的眼泪与鼻水弄得脏兮兮的衣服时,羞耻与惭愧之情让我很想挖个洞躲起来。

    就在我好不容易恢复平静时,白却又说了句白目的话。

    「那……换你试试。」

    我怎么可能办得到嘛!

    那种要求……跟叫我去死有什么两样?

    而她居然若无其事地叫我去做。

    我只觉得她的脑袋有问题。

    我明明没有说错话,但白听到我拒绝的反应却是微微歪头。

    虽然白的表情几乎没有变化,但这些小动作还是会稍微透露出她的想法。

    这家伙从前世时就一直面无表情,能够用这种小动作表达自己的感情已经算是进步了。

    仿佛她就只能用这种方式表达感情。

    即使是让人觉得恶意卖萌的小动作,白做起来也很好看,人长得美果然就是正义。

    白就这样摆出沉思者的姿势。

    下一瞬间,仿佛身体被贯穿般的讨厌感觉突然向我袭来。

    自从开始旅行后,我便屡次感到这种受到鉴定时产生的不快。

    名为能力值的个人资料被人读取,会感到不快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我猜白正在读取我的能力值,确认我到底能不能办到她的要求。

    然后,她似乎认为我能办到,在摆出沉思者姿势的状态下微微歪头。

    她不懂……

    有没有能力办到跟愿不愿意付诸实行是两码子事。

    任何人都有办法从悬崖上跳下去。

    但就算叫人跳下去,也几乎没人会乖乖照做。

    白的要求就跟这差不多,但她却无法理解我拒绝的理由。

    这太奇怪了。

    之前那种用丝绑着逼我走路的训练虽然辛苦,但还算是有充分的理由,所以我才能接受。

    就连那个理由也不是白亲口告诉我,而是爱丽儿小姐为我说明,我才愿意接受。

    白总是什么说明都没有就逼我做,要不然就是跟这次一样只示范一次就叫我做。

    从来不告诉我做那些事情有何意义。

    「小白,我觉得这次你如果不好好说明可不行喔。」

    然后,总是代替白解释的人出面解围了。

    爱丽儿小姐叫白好好说明。

    可是,白并没有答话。

    她沉默不语,不管过了多久都没有开口。

    「没办法……我来说明吧。对自己施展魔法,是为了同时锻炼魔法技能和抗性技能。使用魔法能够锻炼魔法技能,而承受魔法则能够锻炼抗性技能。这是种一石二鸟的训练方法。只要使用相同属性的魔法或是其他技能,抗性就会多少提升一些。只不过,这样提升的抗性真的微乎其微,所以才会用这种方式来一并提升。话虽如此,也没有几个笨蛋会真的不惜自残也要提升抗性就是了。」

    多亏了爱丽儿小姐的详细说明,我总算理解这种训练的用意了。

    不过,会用这种方法锻炼技能的笨蛋果然不存在。

    为了锻炼能够减轻伤害的抗性技能,而让自己受到濒死的重伤,根本就是本末倒置嘛。

    「啊,只有这些说明,你应该没办法接受对吧?例如觉得没必要不惜把自己搞得半死不活也要提升等级之类的。不过,刚才是因为那是小白的魔法,你才会身受重伤,一般来说并不会用到威力那么强大的魔法。只要你用自己的魔法,就能够控制威力了。」

    被她这么一说,我愣了一下。

    我反复思考爱丽儿小姐这些话的意义,还想起自己的魔法威力,最后总算是想清楚了。

    对喔,根本没必要用到那种足以把手轰断的魔法。

    而且我也发不出威力那么强大的魔法。

    就算我有那个能力,也能预见会有凄惨的下场,不可能对自己发射。

    打从一开始,我就搞错前提了。

    也就是说,我只要用自己承受得住的低威力魔法打自己就行了吧?

    得到这个结论后,我对自己刚才的慌张反应感到羞耻。

    明明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我却一直喊着做不到。

    难怪白会觉得不可思议!

    太丢人了!

    『对不起!』

    总之先道歉吧。

    毕竟我的误会给大家添了麻烦。

    「啊……我觉得这也不能怪你啦。毕竟刚刚才发生意外,而且小白连一点说明都没有。我觉得至少等苏菲亚稍微冷静点再开始会比较好,但小白应该也没办法顾虑那么多吧。」

    爱丽儿小姐傻眼地瞪着白。

    虽然表情没有变化,但我总觉得她看起来有些畏缩。

    难道她也知道自己错了吗?

    我原本还期待白或许会为轰断我手的事道歉,但结果她之后也一直没有开口说话。

    我们的旅行可说是一帆风顺。

    话虽如此,但离我们的目的地──沙利艾拉国的首都还很远。

    我们原本居住的盖伦家领地位于沙利艾拉国边疆。

    虽然首都几乎位于沙利艾拉国正中央,但身为大国的沙利艾拉国有着相当广大的领土,与盖伦家领地之间的距离当然非常远。

    一方面是因为配合我的步调,我们的前进速度并不快。

    虽然我能够靠着能力值这种神秘的恩惠之力行走,但双腿的长度并没有改变。

    移动距离无论如何都比大人来得短。

    而且为了避人耳目,我们都是走险峻的山路或林间小路,在那些远离正常道路的地方前进,才会导致速度如此缓慢。

    拜此所赐,我已经习惯露宿野外了。

    偶尔路过造访的城镇简直就是绿洲。

    可是,每当我们行经城镇,梅拉佐菲就会不知为何露出消沉的表情。

    就算我为此感到担心,问他有没有心事,他也总是只回给我一句「我没事」。

    我想他八成是不想让我担心才这么说,但那种态度反而告诉我他确实有心事。

    虽然我知道他有烦恼,却不晓得他为何烦恼。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梅拉佐菲能找我商量,说出自己的烦恼,但我对他而言是必须侍奉的大小姐。

    他似乎不想给身为主人的我添麻烦,才会独自一人面对问题。

    明明看到他独自苦恼的模样,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负担……

    我也想为梅拉佐菲做些什么。

    他一直扶持着我,我也想稍微报答这份恩情。

    如果没有梅拉佐菲的话,我应该早就完蛋了吧。

    不光是我这条命,就连精神也是如此。

    如果梅拉佐菲没有赌命战斗,我应该早就在那间屋子里,被名为波狄玛斯的妖精亲手杀掉了吧。

    而且即使得知我的转生者与吸血鬼身份,他还是跟过去一样将我的事情摆在第一位。

    那对我而言可是莫大的救赎。

    因为有梅拉佐菲陪在身旁,就算在这种状况下,我也没有放弃希望。

    因为梅拉佐菲的存在,我才能够认清这个世界就是现实,而没有选择逃避。

    刚转生后有一段时间,我一直以为这个世界可能只是一场梦,差点逃避现实。

    因为这里显然不是日本,还有能力值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更重要的是我居然成了吸血鬼。

    想要认清这些都是现实,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将过去的自己归零,在这种莫名其妙的世界重新开始,只让我觉得作了场恶梦。

    不过,因为不管过了多久都不会醒,所以我也只能认清这个世界并非梦境而是现实。

    既然已经认清现实,我便决定要在这个世界跟今世的父母一起活下去。

    可是他们都死了。

    就在我好不容易甩开对前世的眷恋,准备积极面对未来的人生时,却又再次几乎失去一切。

    因为转生而一度归零的人生,再一次归零了。

    就算我这次真的选择逃避也不奇怪。

    而阻止我这么做的正是梅拉佐菲。

    虽然我几乎失去一切,但还有梅拉佐菲陪着我。

    这证明了虽然并不长久,但我在那间宅邸里被今世双亲疼爱的过去确实存在。

    正是因为想起这件事,我才勉强有办法面对残酷的现实。

    梅拉佐菲光是存在,就能成为我的救赎。

    我对他只有满满的感谢。

    因此,我希望他能抛开主从之间的身份隔阂找我商量。

    『可是,就算我问梅拉佐菲,他也不愿意回答。爱丽儿小姐,你知道他的烦恼是什么吗?』

    「不……不知道耶。」

    我正在跟爱丽儿小姐商量。

    现在是阳光无比灿烂的大白天。

    然而,醒着的人就只有我和爱丽儿小姐。

    身为吸血鬼的我和梅拉佐菲都是夜行性生物,没有待在城镇里的时候,自然大多都是在晚上行动。

    因此,梅拉佐菲正在树荫底下休息。

    虽然白也在睡觉,但她睡在用白丝覆盖而成的茧里面。

    那似乎是用蜘蛛丝做成的简易版巢穴。

    由于白拥有异常状态无效这个技能,所以她原本并不需要睡觉。

    不过,那也只是让人就算不睡觉也不会对身体造成影响,睡眠依然会为持有者带来恢复体力之类的好处。

    更重要的是,睡觉还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所以她只要想睡就会睡觉。

    他们两个都在睡觉的现在,就是找爱丽儿小姐商量的大好机会。

    毕竟我不可能在梅拉佐菲本人面前找人商量这种事,也不想让白听到这些话。

    更何况,就算跟那个面无表情的寡默女人商量这种事,我也不觉得对解决问题会有帮助。

    就这点而言,爱丽儿小姐虽然看起来是稚气未脱的少女,但实际年龄非常高,总是从年长者的角度守候着我们,可以让人放心地找她商量。

    「伤脑筋……」

    可是,爱丽儿小姐听完我的烦恼后,却只是一脸为难地喃喃自语,没有给我明确的回答。

    难道爱丽儿小姐也不知道梅拉佐菲有什么烦恼吗?

    若非如此,难不成梅拉佐菲的烦恼严重到让她难以对我启齿的地步?

    『爱丽儿小姐,梅拉佐菲的烦恼有那么严重吗?』

    「嗯,你猜对了。」

    感到不安的我如此一问,爱丽儿小姐就干脆地承认了。

    「话虽如此,但他的烦恼并不是个人安危之类的问题,不会立刻对他造成危害。但也就是因为这样,那也不是立刻就能解决的问题。」

    爱丽儿小姐说出这样的话,不知道是要让我放心,还是要让我担心。

    之后,爱丽儿小姐稍微烦恼了一下才再次开口:

    「说实话,你帮不上他的忙。」

    她说出令我难以接受的结论。

    可是,我觉得爱丽儿小姐是在明白我会怎么想的情况下说出这种话。

    证据就是,平常很难得听到她用这种强烈断定的语气说话。

    「更正确地说,要是你插手管这件事,事情反而会变得更麻烦。所以说呢,虽然我知道你很担心,但你现在只能旁观。」

    我会让事情变得更麻烦?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虽然你可能会着急,但什么都不做就是你最应该做的事情。要是你随便介入这件事,问题只会变得更为严重。我很清楚那种想在亲友烦恼时为他做些什么的心情,但就只有这一次,你最好还是跟他保持距离,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如果你能装作若无其事,我想那就是对他最大的帮助了。就算没有你为他担心,他应该也能慢慢找到平衡点才对。」

    我听不太懂爱丽儿小姐这番话。

    因为不晓得梅拉佐菲为何烦恼,所以我听得一头雾水。

    可是,我知道她希望我怎么做。

    那就是什么都别做。

    虽然我并非不想反抗这个要求,但「我介入只会让问题变严重」这句话制止了我。

    我想行动,但我行动只会让事情变得更麻烦。

    既然如此,难道我只能静观其变了吗?

    『至少能请你告诉我,梅拉佐菲为何如此烦恼吗?』

    我觉得如果不弄清楚这件事,我就无法彻底接受,于是便试着问问看。

    「很遗憾,我觉得还是别告诉你比较好,所以我拒绝回答。」

    可是,我却得到这种不正经的答案。

    『请你不要跟我闹着玩!』

    「我可不是在开玩笑喔。」

    虽然生气的我加重了念话的语气,但对方的回答出乎意料地认真。

    「你还是别知道比较好。我刚才也说过,你最好别插手管这件事。不管是对梅拉佐菲还是对你,这都是最好的选择。」

    对我也是?

    「我能说的就只有这么多了。我猜你应该无法接受,但现在还是相信梅拉佐菲,让他自己解决问题吧。」

    爱丽儿小姐似乎无意继续说下去,语气透露出坚决。

    「还是说,你信不过他?」

    ……好卑鄙。

    我觉得爱丽儿小姐的这种地方非常卑鄙。

    姜还是老的辣,她总是能用这种说法让人无法反驳。

    被她这么一说,我不就只能乖乖听话了吗?

    『信得过。』

    虽然不情愿,但我只能这么说了。

    我相信梅拉佐菲。

    所以听到这种话,我也只能相信他,等他自己解决问题了。

    「太好了。要是我都说成这样了,你还要我告诉你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呢。如果你强烈要求,我也不是不能告诉你啦。可是,虽然没有白那么严重,但你也不擅长与人相处吧?所以我才认为你绝对会藏不住心事,搞坏跟梅拉佐菲之间的关系。」

    方才的认真态度消失无踪,爱丽儿小姐一边窃笑一边说出失礼的话。

    『白那已经不是不擅长与人相处这种程度的问题了吧?请不要把我跟她相提并论。』

    我一时不悦,脱口说出这样的话。

    我确实算不上是人际关系圆滑的人。

    不过,把我跟根本不打算与别人扯上关系的白相提并论,实在是太令人遗憾了。

    因为我不是不愿意跟别人扯上关系,只是因为长得丑而办不到罢了。

    「嗯?嗯……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你那么讨厌小白啊?」

    爱丽儿小姐歪着头问。

    我总觉得那姿势跟白觉得不可思议时的举动有点像。

    『为什么……?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我傻眼地如此回答,爱丽儿小姐的头更歪了。

    「不不不,我就是不明白你为何这么认为。白不是你的救命恩人吗?为什么你会这么讨厌这位恩人?」

    被她这么一说,我才猛然发现。

    没错。

    爱丽儿小姐说得对,白是我的救命恩人。

    然而,我不但没有感谢她,反而讨厌她。

    在爱丽儿小姐眼中,奇怪的人当然是我!

    『可是,白在旅途中对我做了很多过分的事……』

    「但她也不是无缘无故就那么做吧。毕竟没人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趁现在锻炼能力值和技能是有必要的。虽然白的训练是有点太过严苛,但那是因为她的标准跟别人不太一样,出发点仍然是善意的吧?你应该也明白这个道理吧?既然如此,那你应该没必要如此讨厌她不是吗?」

    听完我的借口,爱丽儿小姐二话不说便如此反驳。

    「我也赞成锻炼你。比起你们原本所在的世界,这个世界有着更多的纷争。因此提升实力是不错的选择。正是因为明白这点,小白才会决定锻炼你,而我也没有阻止。老实说,我觉得就这点来说,小白比我还要为你着想。」

    那家伙才不可能会有这种想法。

    我把差点脱口而出的这句话吞回肚子。

    她真的是在为我着想吗?

    正如爱丽儿小姐所说,只要冷静回想白过去的行为,就会发现那些看起来都像是为我着想所做的事。

    事实上,我的能力值和技能都已经有了长足进步。

    不过,我就是没办法老实承认这件事。

    「虽然我得承认你吃了很多苦头,但这就跟那个是一样的吧。就是孩子听到老妈叫你念书就会想要反抗的那种心情。」

    『别把那种家伙跟我母亲相提并论!』

    我忍不住用念话大吼。

    脑海中最先浮现的是前世的母亲。

    再来是今世的母亲。

    她们都是值得尊敬的人。

    我不想把她们跟白混为一谈。

    「对不起。这个比喻不太恰当。」

    爱丽儿小姐老实地向我道歉。

    「不过,我是觉得用那种家伙来称呼救命恩人有点过分。那应该不是身为一个人该说的话吧。」

    这句话让我的脑袋仿佛挨了一记重击。

    这一方面是因为我从未听过爱丽儿小姐如此冰冷的声音,心中产生动摇。

    不过,更重要的是爱丽儿小姐一点都没说错,让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过错。

    就算不用仔细思考,是非对错也很明显。

    在别人眼中,毫不隐瞒对救命恩人的厌恶的我,就是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差劲到了极点。

    因为不想面对这个事实,所以我反驳爱丽儿小姐的话,但越是这么做就越是显露出自己的丑陋。

    照理来说,就算没有仰慕自己的救命恩人,也不至于会讨厌。

    那我为何这么讨厌这位救命恩人?

    答案显而易见。

    『对不起。』

    「我不知道你为何道歉,但这句话你应该对小白说,而不是对我说吧?」

    『你说得对……』

    我不得不承认。

    我之所以讨厌白,就只是因为这个无聊的理由。

    『其实我只是嫉妒她。』

    我讨厌白的理由其实就只有这样。

    我曾经很嫉妒她。

    不,现在也是一样。

    前世时,我非常嫉妒那个比任何人都漂亮的若叶姬色。

    而且即使到了今世,我也没能放下那种感情,就算被白救了一命,也还是讨厌她。

    就只是为了这种丑陋不堪的理由。

    我并非对若叶姬色怀恨在心。

    再说我们只不过是同班同学,彼此之间几乎毫无瓜葛。

    就只是我出于嫉妒而单方面讨厌她罢了。

    然后,就在我因为转生而心念一转,打算借此机会重新做人时,偏偏又遇见前世讨厌的人。

    还是在失去一切的人生低谷中。

    而且对方可能还引发了那场导致我失去一切的战争。

    从前世就有的负面感情,以及对害我失去一切的元凶的愤怒。

    我把这些感情发泄在身旁的人身上。

    也不管对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相较于失去一切的我,白不但拥有跟前世时别无二致的美貌,还拥有压倒性的实力。

    我无法接受这样的落差。

    对白而言,我对她怀有的感情可说是毫无道理,跟单纯的泄愤没有两样。

    『就算再次转生,我也还是一样丑陋。』

    我将前世时的事情与自己的心情,断断续续地告诉爱丽儿小姐。

    因为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所以内容肯定是毫无脉络可循又难以理解。

    尽管如此,爱丽儿小姐还是安静地听到最后。

    也许是因为这样,我期待能听到她说出安慰的话语。

    「……你是笨蛋吗?」

    『你说什么……!』

    所以才会被从她口中说出的辛辣话语吓得哑口无言。

    「与其说你笨,不如说你缺乏对别人的想像力。不过,早在你无法理解梅拉佐菲的烦恼时,我就已经明白这件事了。」

    爱丽儿小姐用看着不才学生的眼神俯视着我。

    「苏菲亚,结果你还是只想到自己。因为把自己摆在第一,所以不会为别人着想。现在也是一样。虽然你说自己丑陋,摆出一副很高尚的态度,但你只是假装陷入自我厌恶,没有真正地反省自己。因为我有在反省,所以我没有错。你只不过是借此正当化自己的行为罢了。」

    爱丽儿小姐毫不留情地批评我。

    因为内容太过不客气,所以我甚至忘记反驳,只能傻傻地听着。

    「就跟你自己说的一样,你很丑陋。」

    听到她说得这么狠,让我吓得面无血色。

    要是被这个人讨厌,我就完蛋了。

    如果现在被她抛弃,我和梅拉佐菲会怎么样?

    而且我对待白的态度还那么差。

    想到这里,我猛然发现。

    啊……就是因为会先想到这种事,所以我才丑陋。

    我总算愿意承认爱丽儿小姐说得没错。

    这次我不是假装,而是认真讨厌起自己。

    「放心吧,你的遭遇确实极度不幸,而我也不打算事到如今还抛弃这样的女孩。」

    爱丽儿小姐完全猜中我的烦恼,对我做出了这样的保证。

    在感到放心的同时,我也不由得自嘲,没想到自己的想法这么好懂。

    原来我这人居然肤浅到能让人轻易看透。

    「呼……这些话对一个孩子来说是不是太重了?看来我也不够成熟。」

    爱丽儿小姐似乎看出我是真的受到打击,一脸抱歉地搔搔头发。

    孩子……在爱丽儿小姐眼中,我确实是个孩子,而且实际上也还是婴儿,但被人当面这么说还是会受伤。

    仿佛我还没被认同是个成年人。

    事实上,我也知道在爱丽儿小姐眼中,我就只是个麻烦的孩子。

    「自私并不是坏事。正确来说,绝大多数的人都是自私的。只不过,不能为了保护自己而贬低别人。虽然只要是人就会有好恶,但能够无视自己的好恶与别人交往,才算是真正的大人。所以,你不妨试着抛开个人情感,思考一下你们两人至今的关系。不过,我也没有完全放下跟小白的过去恩怨,所以没资格说别人就是了。」

    虽然最后一句话带有自嘲意味,但其他几句话都是对我的告诫。

    我照着爱丽儿小姐的建议,抛开个人情感,思考我与白至今的关系。

    在前世,老实说,我们形同路人。

    在今世,她先是在我被盗贼袭击时救了我。

    然后,她在我居住的城镇附近筑巢定居。

    虽然不曾向她本人确认,但我猜那是为了保护我免于妖精的毒手。

    毕竟爱丽儿小姐以前也曾经这么说过。

    听说宅邸中曾经出现过可疑人物的尸体,我想那应该是想对我下手的妖精派出的刺客。

    更重要的是,她在我差点被名为波狄玛斯的妖精杀掉时救了我。

    而且现在也待在身边支持着我。

    ……根本就一直都是她在帮助我嘛。

    而且还没有任何回报。

    『她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不知道。小白的想法我也不是很懂。她这么做或许有目的,但也可能没有。」

    我忍不住这么问,爱丽儿小姐则是半开玩笑地回答。

    不过,我听得出来爱丽儿小姐是真的不知道答案。

    仔细想想,白一直都在帮我,从未要求任何回报。

    即使我的态度如此恶劣亦然。

    为我牺牲奉献到让人觉得诡异的地步。

    爱丽儿小姐之前说过,人一旦得到别人无偿的奉献,就会怀疑背后有没有鬼,而这就是我现在的心情。

    白为我牺牲奉献的程度如此之大,让我没办法不怀疑她是不是另有企图。

    根据爱丽儿小姐本人的说法,她之所以这么照顾我们,是因为白也很照顾我们。

    我想,更大的原因应该是爱丽儿小姐本人就很亲切,但这句话也不是谎言。

    爱丽儿小姐之所以在意我们,是因为白的存在。

    如果白不在意我们,就算是爱丽儿小姐,应该也不会想要帮助我们。

    那白为什么会在意我们的事?

    因为前世的交情吗?

    光是这样就能让她做到这种地步?

    我和白就只是班级相同,除此之外毫无关联。

    有人会为了几乎毫无交情的同学做到这种地步吗?

    如果立场反过来的话,我可不会做这种事。

    正确来说是我办不到才对。

    我没办法为了别人赌上性命,挑战波狄玛斯那样的对手。

    万一有人真的纯粹是出自一片好心去这种事,而且不求任何回报的话……

    圣人这个词汇闪过脑海。

    同时,我想起白免费为城里的人们治病疗伤,受到居民感谢的事情。

    当时还不是现在这种半人半蜘蛛的模样,而是货真价实的蜘蛛型魔物的白,就已经被城里的居民们接纳,并且受到崇拜了。

    当然,我知道是因为这个国家信奉崇拜蜘蛛神兽的女神教,才会导致那种状况,但这种结果不可能跟白的人品完全无关。

    我一直以为外表就是一个人的一切。

    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白为何会被居民接纳?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世,白能够被众人接纳,都只是因为外表吗?

    不对。

    前世就算了,但今世的白有着蜘蛛型魔物的外表,却依然被人们接纳。

    她绝对不是因为外表而受到优待。

    人品才是让她被城里的居民接纳并且崇拜的原因。

    明明受到她这么多帮助,我居然还因为嫉妒而讨厌她。

    爱丽儿小姐说得对,我果然只是个笨小孩。

    『从今以后,我会慢慢改善自己的态度。』

    「嗯。我觉得这样比较好。因为就算你想马上改变,心境应该也没办法那么快改变。只要让自己慢慢习惯变化就行了。」

    爱丽儿小姐的肯定让我松了口气。

    虽然不可能马上办到,但我想要改变自己对待白的态度。

    我曾以为只要外表好看就能成为「人生胜利组」,但不管外表如何出色,内心丑陋的人依然是丑陋的。

    我至今依然认为说外表不重要的人都是伪善者,但我是反过来只将外表视为一切。

    只有外表和内在都漂亮的人才会散发光芒。

    我却连这种道理都不懂。

    如果我在不明白这个道理的情况下长大成人,肯定会变得丑陋吧。

    『我要向你和白学习,做一个会为别人着想的人。』

    「加……加油……」

    听到我的宣言,爱丽儿小姐不知为何露出微妙的表情。

    「小白会为别人着想?嗯……可是,回想她过去的行动……嗯。搞不懂。」

    她好像在喃喃自语,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嗯。我搞不懂小白的想法!不过,我猜她之所以帮助你,是因为你是转生者。」

    『可是……只因为这个理由,就能让她做到这种地步吗?』

    我觉得爱丽儿小姐的推测八成没错,但这个理由能让白做到这种地步吗?

    「天晓得。这个就要问小白本人才知道了。啊……不过,说不定她只是觉得开心吧。」

    『开心?』

    「是啊。也许是因为在逃出地狱后巧遇同乡,让她觉得心情愉快吧。愉快到不小心出手救人的地步。」

    我听不太懂爱丽儿小姐这番话的意思,心里满是问号。

    「你也知道小白是蜘蛛型魔物吧?而且她出生的艾尔罗大迷宫还是全世界最大的危险迷宫。那里可是连想要活下去都很难的地方。苏菲亚,你不觉得奇怪吗?小白为什么会那么强呢?」

    听她这么一说,我确实觉得奇怪。

    「答案其实很简单,因为如果她不变强,就没办法活下去。她不是从一开始就拥有压倒性的实力,而是因为实力不够就活不下去,因为需要实力,所以才去取得。用魔法攻击自己锻炼抗性这样的训练,一般人是想不到的。就算想到了也不会去做。而她就是生活在非得用这种疯狂的手段变强不可的环境。」

    我想起白身上缠绕着足以让我断手的高威力魔法的模样。

    当时我的第一个念头,是这人的脑袋有问题。

    可是,之后爱丽儿小姐否定了我的错误想法,让我体认到自己的错误,对此感到羞愧。

    不过,实际尝试过这种训练方式后,我的想法又改变了。

    虽然想法变得有点快,但我果然觉得这种训练方式太疯狂了。

    因为实际用低威力魔法攻击自己后,我痛苦得在地上打滚。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攻击魔法是用来攻击的魔法。

    既然伤人是其目的,那打在自己身上当然会受伤。

    能够面不改色地做这种事的白太奇怪了,正常人绝对不会想到要用这种方法锻炼技能。

    要不是被逼着做,我也不会想要做这种事。

    不过,万一我生在不这么做不行的严苛环境呢?

    「如果从那种鬼地方活着逃出来,又碰巧遇到同乡的话,说不定会让人开心到愿意照顾对方吧。」

    爱丽儿小姐不太有自信地如此总结。

    结果还是只有白本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只不过,我现在知道白活得非常坎坷了。

    『白的人生也跟我一样坎坷,甚至更坎坷吧。』

    而她在苦难中得到的力量,却被我当成是老天爷的差别待遇,在心中暗自咒骂。

    一次都不曾想过白是费了多大功夫才得到那样的力量。

    「我不会说你们谁比较不幸这种不识趣的话。不过,我想让你知道小白过去也并非过着安稳的生活。虽然现在才为了遇见同乡而欢欣鼓舞已经太迟,但你也不希望一直跟小白处不好吧?」

    『嗯。』

    我老实回答。

    因为我试着想象了一下。

    在成功逃离地狱后,好不容易遇到了同乡。

    要是对方对自己爱理不理的话呢?

    换作是我的话,可能会大受打击吧。

    我总算明白自己一直以来对白做了多么过分的事。

    不但恩将仇报,还把这当成理所当然。为什么我会这么笨呢?

    这明明是只要稍微想一下就能明白的道理。

    我深深体会到自己真的很自私,从来不曾为别人着想。

    难道说,只要我稍微想想,也能明白梅拉佐菲的烦恼吗?

    「好啦,你差不多该睡了。要不然可撑不过小白的魔鬼训练喔。」

    脑海中突然闪过的想法被爱丽儿小姐这句话打断了。

    『我明白了。晚安。』

    虽然各种想法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让我担心自己睡不睡得着,但身体疲劳的我很快就昏昏睡去。

    同时盘算着,等到醒来之后,我得先为自己过去的态度向白道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