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六卷R2志愿拜师的老爷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什么!」

    转移到艾尔罗大迷宫后,我见到了惊人的光景。

    那里是那位大人过去摧毁我部队的地方。

    据向导所说,通往中层的广场,有着无数在黑暗中蠢动的生物。

    那是几乎占据我视野的一群白色蜘蛛。

    每只个体的大小都不一样。

    小只的只有巴掌大,大只的也没有高过我的腰。

    大只的差不多跟幼年体蜘蛛怪一样大吧。

    尽管外型类似蜘蛛怪,却有着状似镰刀的两只前脚。

    那副模样像极了那位大人。

    可是,就算外表相似,但我感觉得出来,它们的实力远远逊于本尊。

    看来体型大小直接关系到其实力,最小只的家伙甚至弱到能被人一脚踩死,就跟外表给人的印象一样。

    但大只的就不是如此了。

    我感觉得出来,它们有着初出茅庐的冒险者难以应付的实力。

    这些家伙的数量多到我懒得数,塞满了整个广场。

    这里起码有超过一百只吧。

    而且数量还在增加。

    像是被无数蜘蛛保护着一样,地上有许多小小的圆形物体。

    那是蛋。

    那些蛋在我的注视之下孵化,从里面爬出小只白蜘蛛。

    刚出生的蜘蛛立刻啃食刚才还装着自己的蛋壳,一旦吃完就离开广场。

    我靠着隐密这个技能与幻觉魔法隐形,让无数小蜘蛛从旁边通过。

    取而代之的是,扛着魔物尸体的其他蜘蛛进到广场。

    蜘蛛们在我身旁出出入入。

    虽然没有跟那位大人对峙时那么严重,但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赶快躲起来果然是对的。

    虽然一只只对付还不成问题,但若是要同时对付这么多敌人,就算是我也无法全身而退。

    为了避免被发现,我没有发动鉴定,不晓得它们的详细能力值,但大只的家伙平均应该有三百左右吧。

    如果只有这样,我并非无法战胜。

    虽然会是场硬仗,但绝非毫无胜算。

    然而,我无论如何都赢不过待在广场中央的那些家伙。

    广场中央有几只外表跟其他家伙相同的蜘蛛。

    但只有外表一样。

    里面是完全不同的怪物。

    一共有九只。

    九只都全心全意地忙着产卵。

    由那九只怪物吃下搬进广场的魔物尸体,然后继续产卵。

    从生下来的蛋诞生出小蜘蛛,然后小蜘蛛外出狩猎,带回魔物的尸体。

    虽然有些蜘蛛应该会为此葬身于其他魔物之手,但就算存在着牺牲者,只要新蜘蛛诞生的速度更快就没问题了。

    而幸存的蜘蛛能得到击败魔物后的经验值提升等级。

    最后造就出我眼前的这副光景。

    可怕。

    真是可怕。

    可是,这真是太棒了!

    快看!看那些刚出生的小蜘蛛!

    看看它们那光是轻轻一踩就会没命的弱小模样!

    这些弱小的蜘蛛一旦成长,也能成为超越新手冒险者的战力。

    而且还是在这么短的期间之内!

    当我在此地惨败给那位大人时,并未见到这样的光景。

    换句话说,那位大人至少是在那之后才开始量产部下。

    只用了这么短的时间,它就把这些一如字面意义的虫子,锻炼成足以威胁冒险者的魔物!

    到底得做何种地狱般的特训,才能让这种事成真呢?

    不!我错了!

    不是地狱般的特训!

    那就是地狱!

    我刚才不是就想到了吗?

    只要蜘蛛的诞生速度比死去速度更快就行了。

    也就是说,那些蜘蛛经历了真的会丧命的地狱,而不是比喻中的地狱。

    原来如此,就是这个!

    我知道让它们快速成长的原因了!

    那就是地狱。

    如果不曾走过地狱,就不可能有所成长。

    那位大人是如何得到现在的实力?

    无论我如何努力都无法抵达的境界,它到底是如何抵达的?

    原来答案竟如此简单。

    简单来说,我还不够努力。

    躲在安全的地方轻松锻炼技能,根本算不上是努力。

    我太天真了!

    喔喔,看到眼前这一切,我终于明白了。

    我至今的努力是那么微不足道!

    眼前的蜘蛛们赌上性命锻炼实力的充实岁月,以及我至今为止的人生。

    两者根本无从比较!

    回过神时,我发现自己感动得泪流成河。

    我嚎啕大哭。

    这么一来,周围的蜘蛛们不可能没发现我。

    蜘蛛们围住我,一副随时都会扑过来的样子。

    负责指挥的是广场中央的九只特别蜘蛛的其中之一。

    「喔喔喔喔喔喔!请……请等一下!擤!我无意与各位为敌!拜托给我机会说话!」

    我连忙擦去泪水,拼命打开哽咽的喉咙。

    「我猜各位应该是那位大人……恶梦大人的同伴!请各位务必帮我说话,让我成为恶梦大人的徒弟!求求你们!」

    话才刚说完,我再次流下泪水。

    白色蜘蛛不知所措地俯视着趴在地上不断流泪的我。

    就结果而言,我的愿望并未实现。

    蜘蛛们似乎决定不管我了。

    虽然没有袭击我,但也没有理会我。

    因为广场中央的九只大老下达指示,要它们把我当成空气。

    没错,下达指示。

    那九只大老会用念话进行对话。

    既非人族语,也非魔族语,更不是妖精语,它们是用我从未听过的独特发音的语言交换意见。

    虽然我成功旁听到念话,却无法理解它们使用的语言,结果也是毫无意义。

    虽然我听得出它们是在讨论事情,却无法理解对话的实际内容。

    我想它们八成是在讨论该如何处置我,结果决定放着我不管吧。

    可是,就算它们不肯理我,我也不能放弃。

    在场的这些蜘蛛显然与那位大人有关。

    尤其是广场中央那九只,身上都散发出与那位大人相似的感觉。

    甚至一不小心就会让人搞混,误以为是那位大人。

    它们肯定与那位大人关系密切。

    一定是收到那位大人的命令,才会在这种地方扩充战力。

    既然如此,那位大人迟早会来到这里。

    到时候我就直接与它本人交涉。

    我要等待这样的机会。

    我一定要让它收我为徒,得到跟它一样强大的实力!

    但是,我不能只是在这里枯等。

    在那一刻到来之前,我也要效法这里的蜘蛛,展开地狱特训。

    尚未成熟的蜘蛛们会外出狩猎魔物。

    虽然它们做的是与魔物战斗这种赌上性命的训练,但我应该学习的对象,反倒是留在广场里的成熟蜘蛛。

    它们不是漫无目的地待在这里。

    而是分成几个团队,分别勤于训练。

    而且还是一不小心就会丧命的严苛训练。

    狂风在广场里呼啸。

    化为破坏漩涡的暴风袭向蜘蛛们。

    蜘蛛们没有闪躲,用身体挡住暴风,在身上留下许多伤口。

    可是,那些伤口立刻就痊愈了。

    因为其中一只蜘蛛负责用风魔法攻击蜘蛛们,另一只蜘蛛则负责治疗受伤的蜘蛛。

    它们反复做着同样的事。

    在其他地方,则是以土魔法进行同样的训练。

    说到这些行为有何意义,答案就是提升抗性技能的等级。

    而且负责攻击和治疗的蜘蛛还能提升魔法技能的等级。

    它们不断做着同样的事,直到MP即将耗尽为止,一旦MP不足,就把任务交给其他蜘蛛。

    交棒后的蜘蛛会加入正在提升抗性的集团,等待MP自然恢复。

    这样就形成了一种循环,能够不断提升魔法技能和抗性技能的等级。

    得到提升的能力并非只有这样,各种HP和MP自然回复技能的等级也会提升。

    就连等待MP恢复的时间,都被它们拿来锻炼其他技能。

    这是何等高效率的训练方式啊。

    由于MP还有剩的蜘蛛都会负起攻击的任务,所以有各式各样的魔法在广场里飞来飞去。

    在一片混乱的广场中,无事可做的蜘蛛还会跟同样闲闲没事的蜘蛛进行模拟战。

    那些战斗充满魄力,一点都不像是模拟战。

    事实上,它们都是怀着杀死对方的想法在战斗。

    然而,即使受到足以致命的伤,也会有其他蜘蛛施展治疗魔法,将伤者从鬼门关拉回来。

    若非如此,战败的一方应该会死吧。

    认真想杀死对手的模拟战。

    跟实战可说是毫无分别。

    它们就是这样累积战斗经验并且锻炼技能。

    我曾经跟在前往广场深处的一群蜘蛛身后,发现那里有一条很长的下坡,尽头是充满火焰的灼热世界。

    光是待在那里,皮肤就几乎要起火燃烧。

    这里就是传说中的中层吗!

    在这个灼热的中层里,蜘蛛们不断地互相施展治疗魔法。

    难道它们想借此抵销炎热造成的伤害吗?

    难道这也是提升火抗性的训练吗!

    太惊人了。

    这是我唯一的感想。

    不管是哪一种训练,都是人类学不来,甚至根本不想学的地狱特训。

    只要稍有差池就会没命。

    它们居然毫无休息地做着如此严苛的训练。

    地狱……

    这不叫作地狱的话,还能叫作什么?

    人类绝对做不出这种有如发狂般的地狱特训。

    就是这个。

    这就是我所追求的、能够迈向更高境界的方法。

    我曾经以为自己很努力。

    可是,我现在很清楚自己错了。

    根本不够。

    没能跳脱常识的训练终究只是儿戏。

    如果不是必须与死亡为伍的训练,就根本算不上是做过努力!

    只有舍弃常识,让神智陷入疯狂,把身体打进地狱,才称得上是努力。

    啊啊,我至今为止的人生居然如此浅薄!

    亲眼见识到这种地狱特训,我才知道自己过去的训练简直就是儿戏!

    我立刻模仿它们,努力锻炼自己。

    跟它们一样往自己身上施展攻击魔法,用肉体承受攻击。

    痛楚贯穿身体。

    我立刻发动治疗魔法,让HP恢复。

    但膝盖还是跪了下去。

    我只挨了一击就变成这样。

    而它们居然一直做着这种事。

    这地狱……真是太可怕了!

    因为我是孤身一人,所以攻击和治疗都得一手包办。

    万一失败就会没命。

    肉体的疼痛与对死亡的恐惧向我袭来。

    原来如此,这种事拥有健全精神的人果然学不来。

    就连我都对继续做这种事感到害怕。

    但是,只有跨越这道难关,才能抵达我所追求的顶峰。

    为了达到那个境界,我不能这种地方停下脚步!

    我再次往自己身上发射魔法。

    这是我用过去的浅薄人生钻研而成的魔法。

    但是,即使我的人生浅薄,但长度并不算短。

    只要长度足够,浅薄的人生也能累积些许成果。

    我的魔法比那些蜘蛛还要厉害。

    我要用这样的魔法跟它们做同样的训炼。

    既然如此,那累积较多成果的我应该会进步得更多!

    可是,太遗憾了。

    如果我能用那些漫长的时间做这种激烈的训炼,我应该会远比现在更接近魔导的极致吧。

    为什么不让我在更年轻的时候遇见那位大人?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从小……不,最好是从婴儿时期就置身于这种环境。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说不定早已得到能跟那位大人分庭伉礼的实力。

    不,现在开始应该还不迟!

    舍弃常识吧!

    比起这种地狱,我原本以为已到极限的锻炼方式简直就是儿戏。

    既然如此,那我现在感受到的极限,肯定也是自以为是的想法!

    当我把自己锻炼到不把这种地狱放在眼里时,我应该就能超越自己的极限了!

    我要请那位大人带我见识在那地狱之后的地狱!

    「哼……哇哈哈哈哈哈!」

    我在无意识之中笑了出来。

    我说不定是疯了。

    可是,如果想在这个地狱中活下来就得发疯,那我早就做好舍弃理智的心理准备了。

    虽然我就这样在地狱里待了几天,但因为没带食物过来,所以肚子也差不多饿坏了。

    我曾想过要回城里一趟,但这种天真的想法可无法帮我在这里撑下去。

    更何况,那位大人不晓得何时会回来这里。

    只要想到那位大人可能在我离开时回到这里,我就没办法放心回城。

    因为机会难得,我便跟蜘蛛们一样去附近击败魔物,以魔物肉为食。

    我杀死青蛙魔物,试着把肉烤来吃掉。

    因为我实在没办法生吃,所以只好对此妥协。

    结果我吃坏肚子了。

    蛙肉有毒。

    我还以为自己死定了。

    可是,拜此所赐,毒抗性的等级提升了。

    没想到连吃饭都能提升抗性,吓死老夫了。

    实际在这里生活就能明白。

    光是在艾尔罗大迷宫这个地方生活,技能就会不断升级。

    用来在毫无光线的黑暗中视物的夜视技能。

    用来察觉从黑暗中袭击而来的魔物的感知系技能。

    用来与魔物战斗的战斗系技能。

    以及用来对抗魔物毒性的抗性。

    正因为待在这种特殊的环境,才能练就出许多的技能。

    光是待在这里就能练出这些技能,而且还加上有如地狱般的苦练。

    我似乎稍微窥见那位大人强悍的秘密了。

    正是因为在这个艾尔罗大迷宫里赌上性命不断求生,而且还不忘锻炼自己,那位大人才能抵达那么高的境界吧。

    在安全的城镇里悠闲度日的我当然无法匹敌。

    待在这里的期间,就连身为人类最低限度的生活都非得舍弃不可。

    身上的衣服早在第一天就被魔法轰成破布,我现在只能全裸度日。

    这就是所谓的野性吧。

    野性才是锻炼技能的正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