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六卷血1幸与不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对若叶姬色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人生胜利组」。

    我前世时的外号是真贞子。

    真人版贞子──简称真贞子。

    既无深意,也不有趣,就只是用来愚弄我的外号。

    顺带一提,这是我高中时代的外号,国中时代的同学都叫我吸血鬼。

    比起根岸彰子这个本名,说不定别人更记得这些外号。

    就算被别人这么嘲笑,我觉得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因为我前世时的长相实在不算好看。

    苍白的肌肤。

    骨瘦如柴的身体。

    每次照镜子,总会看到一张面颊消瘦、双眼无神的死人脸。

    若是长开嘴巴,还能看到一口排列不齐的暴牙。

    其中又以犬齿特别突出。

    不管在谁眼中都是个丑女。

    那就是前世的我。

    而我最讨厌自己的长相了。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吧?

    因为我明明没有做错任何事,就只是长相不好看,却得因此受人欺负,被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

    在我这种人眼里,若叶姬色这女孩真是太幸运了。

    因为外表。

    第一眼见到她时,我还因为世界上居然真的有这种美女而吓了一跳。

    若叶姬色就是这么漂亮。

    所以我说她是「人生胜利组」。

    只要有那种长相,人生应该会非常快活吧。我当时是这么想的。

    老实说,我很嫉妒。

    嫉妒那位拥有我所没有的出色外表的少女。

    所以我上学时经常偷偷观察她。

    她几乎不说话。

    只在逼不得已时开口,也不会积极与别人交流。

    个性排外。

    虽然我也没资格说别人,但相较于因为外表而被众人疏远的我,她比较像是刻意封闭自己。

    尽管都是远离人群,但两者的意义截然不同。

    我是受到排挤的讨厌鬼,而她是离群索居的圣女。

    孤高……应该可以这么说吧?

    她给人一种难以亲近,但出类拔萃的感觉。

    我和若叶姬色的差别在于外表。

    可是,只因为这样就让旁人的反应差距如此之大。

    只要长得好看,别人对你抱持的感情就会变好。

    只要长得难看,别人对你抱持的感情就会变差。

    这是与生俱来的不平等。

    无法用后天努力弥补的起跑点差距。

    打从出生的瞬间,若叶姬色就拥有比我更多的东西,却一直露出无聊的表情。

    她到底在不满什么?我从未见过她开心的模样。

    她总是面无表情,内心毫无波动。

    让人看不出想法的那双眼睛,仿佛不曾正眼看过这个世界。

    尽管如此,却又像是看穿了一切,超凡脱俗。

    令人悔恨的是,我也能理解若叶姬色为何被当成圣女。

    因为她拥有常人无法理解的某种东西。

    加上出色的外表,让她在别人眼中充满神秘感。

    宛如天选之人的若叶姬色。

    单方面嫉妒若叶姬色的我。

    我很讨厌怀抱着这种丑陋感情的自己。

    可是,这也不能怪我吧。不然我还能怎么办?只要长得好看,人生就会有所改变?这不是等于在说,打从出生那瞬间,我的人生就是个错误吗?并不是因为外表丑陋,内心就会跟着丑陋,而是因为外表丑陋,周围就会让你的内心变得丑陋。

    只要外表好看,就能成为「人生胜利组」。

    这就是我得到的结论。

    「那我们到那个城镇住一晚,小白就在这附近等我们吧。」

    而那位「人生胜利组」的代表人物──若叶姬色,也就是白正身陷不幸。

    因为某些缘故,我们不得不避人耳目旅行,但这也是有极限的。

    为了顺便购买食物之类的东西,我们决定找个城镇歇脚,但白的外表是个问题,所以无法跟着进去。

    所以她被丢下了。

    我要诚实说出现在的心情。

    哈哈哈!你看看你!

    就算长得再怎么漂亮,怪物也没办法进到城镇啦!

    我再次见到的若叶姬色已经不是人类了。

    虽然除了肤色白皙之外,她上半身的外表与前世相差不多,但下半身可是蜘蛛。

    那副模样……正是名为女郎蜘蛛的魔物。

    虽然我前世时就想过「这家伙真的是人类吗?」这种失礼的问题,但没想到她真的不当人类了。

    不过,她即使不当人类,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而且果然还是个美人这点,倒是让我有些不爽。

    不爽归不爽,但只有这样的话,我还不至于幸灾乐祸。

    我会有这种想法,都是因为她在旅途中对我做的事情!

    我还是个婴儿耶!

    为什么就年龄上来说连用双脚走路都成问题的我,非得被逼着亲自翻山越岭不可!

    这很奇怪吧?绝对有问题吧!

    要不是爱丽儿小姐向我说明过那些苦行的用意,我说不定早就发飙了。

    根据爱丽儿小姐的说法,这么做似乎是为了锻炼技能与能力值。

    这世界有著名为技能与能力值的奇怪系统,只要锻炼就能变强。

    她说白是为了锻炼我的技能与能力值,才会做出那种事情。

    虽然爱丽儿小姐说那都是为了我的将来着想,但天晓得是真是假。

    顺带一提,白是因为跟爱丽儿小姐有过下面这段对话,才得到这个外号。「就叫你公主吧。需要缎带吗?虽然不能变身就是了。」「不要。」「那就叫小白吧。虽然是猫狗的名字啦。」「……随你高兴。」

    我觉得公主绝对比白更好,真搞不懂她。

    还有,到底为什么会提到缎带?

    虽然这段对话充满谜团,但爱丽儿小姐从那天起就真的开始用「白」称呼她了。

    我觉得爱丽儿小姐绝对是想捉弄她才取这种奇怪的外号,但得到外号的本人似乎不以为意。

    于是,我和梅拉佐菲也跟着叫她「白」了。

    想到我至今受到的各种对待,这点程度的报复应该不算什么吧。

    「哎呀,真遗憾。小白吃不到旅馆提供的美味餐点,也睡不到温暖的床铺了。虽然我真的很遗憾,但这也怪不得我们吧?你放心!我们会代替你好好享受这一晚的!」

    爱丽儿小姐故意用超级灿烂的笑容这么刺激她。

    对此,白的表情虽然没有变化,身上散发出的魄力却增加了。

    两人之间仿佛爆出看不见的火花。

    好可怕。

    方才那种幸灾乐祸的愉悦心情一瞬间就消失无踪。

    就是这个。

    我们无论受到多么不合理的对待,也不敢违抗这两个家伙,就是因为这个缘故。

    个人所拥有的武力。

    单枪匹马也能挑战千军万马的压倒性战斗力。

    来自能力值这种前世常识所没有的概念的力量。

    面对这样的力量,我和梅拉佐菲都无法反抗。

    要是不听话,那股力量或许就会用在我们身上。只要这么一想,我们就无论如何都没办法不听话。

    「两位能否就此打住。你们吓到大小姐了。」

    尽管如此,梅拉佐菲依然毫不畏惧地向她们抗议。

    「哎呀,真是抱歉。那我们出发吧。小白也别耍脾气了。我会带礼物回来给你的。」

    爱丽儿小姐发出的压迫感突然消失,一边轻轻挥手一边转身离开。

    在目送她的背影离去的同时,白轻轻叹了口气,当场坐了下来。

    由爱丽儿小姐召唤出来、名为操偶蜘蛛怪的两只人偶魔物,像是监视员一样伫立在她身旁。

    「大小姐,失礼了。」

    不知不觉注视着白和操偶蜘蛛怪的我,被人温柔地轻轻抱起。

    抬头一看,正好跟把脸藏在头罩里的梅拉佐菲四目相对。

    因为一直被强迫走路,我已经很久不曾像这样被梅拉佐菲抱着。

    也对,如果我要进到城镇,没有像这样被人抱着就太不自然了。

    我刚才还想用自己的双腿追上爱丽儿小姐,看来我可能被荼毒得相当严重了。

    梅拉佐菲快步追上走在前面的爱丽儿小姐。

    身材娇小的爱丽儿小姐和梅拉佐菲的步伐不同,所以要追上她并不困难。

    如果是我的短腿,或许就追不上了。

    「在下认为那样挑衅同伴并非好事。」

    梅拉佐菲配合爱丽儿小姐的步伐,从背后向她搭话。

    真亏梅拉佐菲敢向这种可怕的家伙表示意见。

    当初他就相当反对她们那样对待我。

    虽然白默默释放出杀意,硬是让他闭上了嘴巴。

    「嗯……我对小白怀抱着颇为复杂的心情。如果我把气氛闹得不太愉快,能不能请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心吧,我们不会搞到真的动手。我跟她都不是那种思虑不周的人。」

    我知道爱丽儿小姐和白的关系非常复杂。

    毕竟她们前阵子还在互相厮杀。

    因为知道继续打下去也没有好处,所以双方才会停战结盟,但也不可能跟不久前还在互相厮杀的对手友好相处。

    爱丽儿小姐似乎对部下遭白杀害的事怀恨在心,白至今也依然提防着战力较强的爱丽儿小姐。

    双方现在能够一起行动简直就是奇迹,她们的关系就是恶劣到会让人这么想的地步。

    真希望她们能为被夹在中间的人想想。

    我们不得不在这种杀气腾腾的气氛下跟她们一起行动,而那种精神压力可是很大的。

    如果只是这样倒是还好,但偶尔还会像刚才那样被她们的杀气吓得要死,实际受到威胁。

    这对心脏真的很不好。

    付过通行费后,我们就顺利进到城镇里了。

    我还以为梅拉佐菲的打扮可能会让我们遇到阻碍,但那种事完全没有发生。

    为了避免晒到阳光,现在的梅拉佐菲穿着能彻底覆盖全身的长袍。

    那是白特地为梅拉佐菲织成的附头罩长袍,看上去超级可疑。

    不过,这世界的人会用魔物身上的素材制造武器和防具,所以这种打扮怪异的人似乎很多。

    事实上,会觉得那种打扮很可疑,是因为我拥有前世的常识,但那些奇装异服在这世界其实很正常。

    每当我感受到这种文化上的差异,就会深深体认到自己还没融入这世界。

    也许是因为这样,就算陷入这种处境,我也觉得没有真实感,不太会感到悲伤。

    尽管双亲丧命,无家可归,不得不避人耳目过着有如逃亡般的生活,我的感情也毫无波动。

    今世的我非常幸运。

    出生在拥有爵位的有钱人家,即使生活没有前世在日本时那么方便,也远高于这世界的平均水准。

    更重要的是,父母是俊男美女。

    容貌出众就等于是「人生胜利组」。

    这是我在前世就得到的结论。

    如果父母是俊男美女,那我这孩子将来肯定也是美女。

    既然如此,我的今世肯定会跟前世不同,有个幸福的人生。

    我曾有过这种可怜的想法。

    不过,这也是因为如果不这么想,我就会受不了。

    因为我可是不知不觉就突然在异世界变成了婴儿。

    如果不乐观面对这件事,谁有办法活得下去。

    在彻底看开之前,我内心纠结了许久,但过程不提也罢。

    可是,我明明已经下定决心在今世积极过活,却在一夕之间摔落谷底。

    我脑海中描绘的幸福未来在碎裂声之中崩溃了。

    只剩下我和梅拉佐菲相依为命。

    爱着今世的我的双亲、豪华的宅邸、地位、财产与权力都没了。

    真是令人发笑的落魄人生。

    不过,我之所以没有那么悲伤,恐怕是因为曾经死过一次失去一切。

    虽然同样是失去许多东西,但无论如何就是不会像前世那样舍不得。

    毕竟我在前世与今生度过的岁月相差太多了。

    说到双亲,我第一个想到的会是前世的双亲。

    父母跟我很像,都是其貌不扬、只有心地善良是唯一优点的人。

    父亲是一直无法出人头地的万年基层员工。

    母亲身为全职主妇却不擅长做菜。

    虽然今世的双亲在各方面都绝对优于他们,但我无论如何都对前世的父母更有亲近感。

    因为即使我是个性格扭曲的孩子,前世的双亲依然深深爱着我。

    就算我整天抱怨他们为何把我生得那么丑,他们还是愿意爱我。

    虽然他们只有善良这个优点,但对我而言依然是值得尊敬的父母。

    所以,我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把今世的双亲当成是真正的亲人。

    我知道这样很对不起今世的双亲,以及仰慕他们的梅拉佐菲。

    虽然今世的双亲也为我灌注了爱情,但是在我们培养出亲情之前,他们就死了。

    不,在此之前,我对于在这世界活下去这件事就没什么真实感了。

    因为不管是前世的事,还是今生的事,我都还没彻底想通。

    我们穿过城门走进街道,在旅馆订好房间。

    之后,我跟爱丽儿小姐留在旅馆,梅拉佐菲出去采买。

    我们来到这城镇,原本就只是为了购买旅行中的必备物品,只要梅拉佐菲买完东西,就算直接离开也不成问题。

    之所以故意留宿一晚,肯定是为了欺负白。

    虽然对我来说就算只有一晚,能够好好休息可是求之不得的事。

    就在我稍事歇息时,爱丽儿小姐正在床上滚来滚去。

    ……这人真的跟她对白宣言的一样在享受耶。

    虽然她的外表还是十岁出头的少女,让这种举动看起来不太奇怪,但这女孩真的是魔王吗?

    我总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嗯?怎么了?」

    也许是注意到我的视线,爱丽儿小姐从床上挺起上半身问我。

    『不,没什么……』

    我不可能照实说出刚才的想法,一时之间说不出话。

    「我跟你想的不一样吗?」

    爱丽儿小姐轻易说中了我内心的想法。

    「也是啦,要是别人告诉我这种小女孩是魔王,我也不会相信。」

    我内心惊慌不已,但爱丽儿小姐不以为意地轻轻一笑。

    看到那笑容,我的身体就自然放松了。

    爱丽儿小姐脸上总是挂着笑容。

    她和蔼可亲,在这趟旅途中一直照顾着我和梅拉佐菲。

    不但如此,她还会帮几乎不开口的白说话。

    老实说,如果没有爱丽儿小姐,我们根本无法一起旅行。

    这么贴心的爱丽儿小姐,确实不太像是魔王。

    『是啊。说到魔王,一般都会联想到那种超级可怕的人。就算告诉我像爱丽儿小姐这样温柔的人是魔王,我也一点真实感都没有。』

    「我想也是。不过,我到底温不温柔还有待商榷啦。」

    听到我毫无虚假的感想,爱丽儿小姐点了点头。

    「我也知道自己不适合当魔王。毕竟我的外表就长这样。」

    说完,爱丽儿小姐耸耸肩膀。

    『虽然外表确实如此,但真要我说的话,是内在让你不像是个魔王。因为爱丽儿小姐很亲切。』

    我老实说出自己的想法。

    爱丽儿小姐的外表确实不像是个魔王。

    不过,让她不像是魔王的最大原因,果然还是性格。

    因为说到魔王,我总是会想到那种不讲道理的绝对的坏人。

    事实上,人族对魔王的印象就是如此。

    魔王是为了消灭人族而发动战争的魔族之王。

    但爱丽儿小姐能够毫无问题地融入人族的城镇,也一点都不像是那种不讲理的坏蛋头目。

    「啊哈哈。那是因为我很会装乖啦。我对你们亲切确实有部分是因为同情,但也有一半是为了自己。」

    爱丽儿小姐若无其事地说出令我意想不到的话。

    「如果我对你们亲切,小白对我的观感也会变好不是吗?我也不晓得未来会变得如何,但稍微赚点分数也是有必要的。我可不是白白活了这么久,不管是要装好人还是混入人群,都只是小菜一碟。」

    她的真心话把我吓得合不拢嘴。

    我知道爱丽儿小姐只是外表年轻,其实已经活了相当久,对于处理人际关系很有经验,想要做做模样并非难事,但是该告诉我的话吗?

    别把这种话说出来,我觉得能赚到更多分数。

    『那个……这种话是不是别告诉我比较好?』

    我忍不住这么问。

    「哼哼。人这种生物,总是会怀疑别人无偿付出的背后是不是有鬼。你们那边也有这样的谚语不是吗?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我说的对吧?」

    爱丽儿小姐回过头。

    买东西回来的梅拉佐菲就站在她身后。

    「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

    面对爱丽儿小姐的招呼,梅拉佐菲尴尬地应声。

    梅拉佐菲的态度让我明白,爱丽儿小姐刚才那番话不是对我,而是对他说的。

    梅拉佐菲一直在提防爱丽儿小姐,担心她的好意背后藏着其他意图。

    只不过,就算我们提防,在爱丽儿小姐的力量面前也是毫无意义。

    更何况,就算爱丽儿小姐当面对我说这种话,我还是深深觉得她是发自真心对我们亲切。

    「你们因为受我帮助而得益,我也因为帮助你们而得到白的信任,这是互利互益的双赢关系,对大家都有好处。你们什么都不必在意。」

    虽然爱丽儿小姐这么说,但梅拉佐菲还是一脸不满。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因为如果要说这是双赢关系,那我们得到的好处实在是太多了。

    光是能够讨好白这种程度的好处,应该不足以让她愿意照顾我们。

    我果然还是认为,她并没有考虑到这些利害关系,而是单纯对我们亲切。

    梅拉佐菲似乎也明白这点,无奈地叹了口气,把疑惑吞回肚子里。

    就算明白这点,为了保护我的安全,梅拉佐菲还是不得不怀疑吧。

    我觉得爱丽儿小姐就是因为明白他的想法,才会故意说出这种话。

    为了不让梅拉佐菲操多余的心。

    一直为无谓的疑虑绷紧神经,可是件相当累人的事。

    爱丽儿小姐准备了梅拉佐菲能够接受的借口。

    而梅拉佐菲也接受了。

    我想,刚才的对话就是这么回事吧。

    诚如本人所说,她不是白白活了这么久。

    因为她连这种人际关系的细节都顾虑得到。

    「既然如此,那您是不是应该改善一下对白大人的言行?」

    可是,梅拉佐菲也没有一昧挨打。

    「好痛!你踩到我的痛处了!」

    爱丽儿小姐夸张地叫了出来,在自己额头上拍了一下。

    虽然她的态度像是在开玩笑,但眼神中似乎藏着复杂的情感。

    就算是如此理解人心的爱丽儿小姐,似乎也无法轻易搞好跟白之间的关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