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六卷R1踏上旅途的老爷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正在精炼魔力。

    但成果跟我想象中的相去甚远,实在太过拙劣了。

    脑海中的范本是那位大人。

    就是之前在艾尔罗大迷宫遇见的蜘蛛型魔物。

    相较于那种升华到艺术境界的魔法技术,我的魔法真是太不成熟了。

    这种东西……难道就是我这帝国……不,是人族最强魔法师的实力吗?

    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我非得是最强的魔法师不可。

    必须比任何人都接近魔导的真髓。

    我不能不做到这点……

    「魔法最强的罗南特,以及剑术最强的我。只要有我们两个再加上勇者,就天下无敌了。区区魔族绝非我们的对手。为了守护帝国与人族,我和你才会拥有这等力量。」

    说出这句话的人是前任剑帝。

    也是我朋友。

    当我们还年轻时,曾经发誓要一起守护帝国。

    然而,那家伙却失踪了。

    连一句话都没留给我。

    被誉为剑神的男子突然失踪。

    不光是帝国,这件事还让整个人族都陷入不安。

    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要……

    「罗南特大人,我屁股痛。」

    「小姐……亏你在分类学上姑且还算是女生,居然能光明正大说出这种话。」

    在东摇西晃的马车里,坐在我身旁的欧蕾露说出不知羞耻的话。

    不过,一直坐在这种坐起来超不舒服的公共马车上,也难怪她会屁股痛。

    因为拥有痛觉无效这技能,这对我毫无影响,但欧蕾露不可能拥有这种技能。

    「姑且算是女生这句话是不是太过分了点?这可不是该对我这种可爱女生说的话吧!」

    「笑话。还没成年的小孩子不管是男是女都差不多,所以我才会说你姑且算是女生。如果希望别人把你当成女生,就表现得像个淑女吧。」

    被我这么一说,欧蕾露发出「咕呜呜!」的呻吟声。

    欧蕾露是负责服侍我的孩子。

    今年七岁……不,好像是八岁?

    算了,她到底几岁并不重要。

    反正不管几岁都还是个孩子。

    虽然她鼓起脸颊的模样确实如本人所说的可爱,但那是因为她是孩子。

    并不是女人的那种可爱。

    我不喜欢欺负小孩。

    于是便对欧蕾露施展治疗魔法,消除她屁股的疼痛。

    「喔喔!不愧是罗南特大人!帅喔!世界第一的魔法师!」

    欧蕾露的心情立刻变好。

    就是这种地方让她像个孩子……

    「就算奉承我也不会有奖赏喔,更何况我根本不是世界第一。」

    「又来了。您不用这么谦虚啦。」

    我这可不是谦虚。

    输给那位大人,让我深切体认到自己的不成熟。

    因为那只被称为恶梦的蜘蛛型魔物,彻底击垮了我。

    我们率领一支部队挑战那位大人,结果只有我和另一位指挥官布利姆斯捡回一命。

    不,那根本算不上是战斗。

    那不是战斗,只是单方面的杀戮。

    被誉为最强魔法师的我,当时只能选择逃跑。

    我发下豪语,说:「只要有我在,不管敌人是哪种魔物都不必害怕」,不小心烧掉那位大人的巢,种下了祸因。

    如果我当时再稍微慎重一点,结果或许就不一样了。

    一切都是源于我的不成熟。

    然而,只有另一位指挥官布利姆斯扛下害得部队全灭的责任。

    布利姆斯被降职,调派到名为「魔之山脉」的危险地区,那里是环境严峻的山岳地区,还有强大的魔物四处横行。

    我只得到闭门悔过这种算不上惩罚的处分,布利姆斯却收到跟叫他去死没两样的命令。

    这表示就算我犯下过错,帝国也想要留住我。

    我能捡回一命,明明都是多亏了布利姆斯……

    身为一同跨越鬼门关的战友,我希望布利姆斯能够活下来,但这也只能寄望于他本人的实力了。

    「呜喔!」

    马车猛力摇晃了一下,屁股被重重撞到的欧蕾露发出惨叫。

    看来我们抵达目的地了。

    「好啦。下车吧。」

    「罗……罗南特大人,我屁股痛,动不了。」

    欧蕾露按着屁股喊痛,我只好再次为她施展治疗魔法。

    跳下马车后,我闻到令人鼻子一皱的臭味。

    虽然在马车上就闻得到,但实际站在发出臭味的地方后,就觉得味道变得更浓了。

    「呜!」

    事实上,我身旁的欧蕾露也正捏着鼻子,露出白痴般的表情。

    我将车钱交给马车车夫。

    乘客就只有我们两个。

    因为没有疯子会想在这时来这种地方,所以公共马车也没有客人可载,是我硬是拜托车夫出车的。

    我稍微多给了些车钱作为答谢,车夫就一脸开心地沿着来时路回去了。

    「我们走吧。」

    我迈开脚步,丢下呆立不动的欧蕾露。

    身后传来急忙追赶的声音。

    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她为何踌躇不前。

    别看她这样,欧蕾露也算是贵族的一分子。

    虽说是贫穷贵族的小女儿,也还算是良家妇女,而且年纪这么小,照理来说不会来到这种地方。

    ……来到这种被敌军攻陷、受到战火蹂躏的城镇。

    这里是沙利艾拉国盖伦家领地的核心城镇。

    不,应该加个「前」字才对。

    这个城镇在之前与欧兹国战争时被攻陷,现在已经隶属于欧兹国了。

    「站住!」

    站在毁坏大门前面的士兵朝着我们大喊。

    我无视对方的警告继续走过去,士兵慌张地举起手中的枪。

    「我叫你站住!」

    「小子,说这种话之前先看看对象吧。知道我是谁吗?」

    我居高临下的态度让士兵们互看一眼,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你们是欧兹国的士兵吧?没从长官口中听到我要来吗?我是连克山杜帝国首席宫廷魔法师罗南特,前来调查恶梦在这座城镇留下的线索。」

    我的自我介绍让士兵们动摇了。

    就算不认得长相,也总该听过我的名字。

    万一他们真的没听过,也不可能对自称是连克山杜帝国首席宫廷魔法师的人失礼。

    虽然欧兹国与连克山杜帝国表面上是同盟国,但其实欧兹国是连克山杜帝国的属国。

    面对身为宗主国的帝国,而且还是首席宫廷魔法师这样的大人物,他们可不能随便应付。

    「还愣在那边做什么?赶快去把你们的长官叫出来,帮我带路!」

    被我这么喝斥,其中一名士兵慌张地跑进门里。

    他八成是去请示长官了吧。

    我交叉双臂,一派轻松地目送他离开。

    有一道视线冷冷地刺在我身上。

    视线的主人是在后方待命的欧蕾露。

    就算不回头,我也知道她正露出傻眼的表情。

    虽然我如此光明正大地报上名号,还摆出不可一世的态度,但欧兹国当然不可能知道我要来这里!

    因为我闭门悔过的处分还没结束!

    别说是欧兹国了,就连帝国都不晓得这件事。

    不光是士兵,这里的长官也不可能知道这个消息。

    但是,只要摆出一副堂而皇之的态度,对方就不会怀疑。

    就这样在门口等了一下后,刚才跑掉的士兵带着两个人回来了。

    看到其中一人,我暗自叫了声不妙。

    「欢迎您大驾光临,罗南特大人。」

    虽然这名壮年男子露出温和的笑容,但我总觉得那语气像是在问「你来这里干嘛?」。

    「嗯,你看起来过得不错嘛。迪巴。」

    我一边笑着跟他握手,一边因为这难缠的家伙出现而暗自心焦。

    迪巴是一名拥有爵位的帝国骑士。

    深获现任剑帝的信任,是个个性认真的家伙。

    他似乎是以讨伐沙利艾拉国部队统帅的身份待在这里,我没想到统帅居然是这家伙,真是失算。

    虽然就算统帅是熟人也不奇怪,但偏偏是最难应付的家伙,我实在是太不走运了。

    「欧兹国的各位,因为我们这边的失误,没把罗南特大人要造访的事告诉你们,我为此深感抱歉。虽然有些匆忙,不过可以麻烦各位允许罗南特大人在此停留吗?」

    迪巴的难搞之处并非只有那种过度认真的个性,还有这种临机应变的行动能力。

    他靠着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一起跟来的欧兹国军官,让我得以在此停留。

    「那……我还要帮罗南特大人带路,先走一步了。罗南特大人,这边请。」

    在迪巴的带领下,我走进城里。

    「罗南特大人,请问您为何来到这里?」

    在我们漫步的同时,迪巴将冰冷的视线抛了过来,仿佛刚才的温和笑容都是骗人的。

    「嗯,我是来找寻据说曾在这个城镇出现的恶梦的情报。」

    「噢,对于罗南特大人而言,那家伙是必须复仇的对象吧。哎呀,我忘记这是秘密了。」

    在正式纪录中,就只有布利姆斯的部队曾经在艾尔罗大迷宫里和那位大人交战。

    我被当成是不在场的人物。

    因为帝国最强的魔法师战败这种消息可不能向世人公开。

    「可是,虽说正式纪录已被窜改,找不到您与那起事件的关联,但您现在应该还在闭门悔过才对。请您别太过任意妄为。」

    就是因为迪巴能够像这样清浊并包,然后说出让人无法反驳的话,所以才不好对付。

    所以我才不擅长应付他。

    喂,欧蕾露小姐,不准用那种尊敬的眼神看着迪巴。

    「因此,我要您在这个城镇接受看管。我会跟本国联络,在接您的人到来之前,您就乖乖待在这里吧。」

    「我拒绝!」

    我想也不想就如此回答,迪巴叹了口气,傻眼的态度显露无遗。

    「罗南特大人,恶梦在那场大战中被大魔法轰死了。连尸体都没留下,就算你想找也找不到。」

    「说什么傻话。那位大人不可能因为那种小事就死掉。如果你当时身在现场,应该也看得出那位大人不可能这样就死掉吧?」

    被我这么一说,迪巴沉默不语。

    那位大人在欧兹国与沙利艾拉国决战的战场上现身,展现出强悍的实力。

    身为帝国军统帅的迪巴不可能不在现场。

    既然亲眼见识过那位大人的实力,应该就能确信人力不可能对那位大人造成威胁。

    那位大人现在肯定还在某处活着。

    可是,我不晓得它身在何处,所以才会来到这个城镇找寻线索。

    「罗南特大人,就算恶梦还活着好了,您找到它之后想做什么?」

    「那还用说,当然是拜师学艺啊!」

    没错,这就是我的目的。

    我自认是世界上最擅长魔法的人。

    但我的魔法在那位大人面前只能算是儿戏。

    如果我也想把实力提升到跟那位大人一样的境界,最快的方法就是向那位大人拜师。

    听到我的宣言后,迪巴像是时间暂停似的愣住几秒。

    「你是白痴吗?啊,不,抱歉,我不该用问句的。你就是个白痴。」

    这也太不客气了吧!

    「向魔物拜师,而且对方还是差点杀死自己的魔物……我之前就这么觉得了,你脑袋没问题吧?」

    真的很不客气!

    就在这时,我看见一名士兵跑向这边。

    士兵在迪巴耳边说了几句话,听完的迪巴转头看向我们。

    「抱歉。我临时有急事。只要两位前往帝国办事处,我们就会为你们准备住处。总之,请罗南特大人千万不要离开这个城镇。只要您乖乖待在这里,不管是要调查恶梦还是做什么都无所谓。再见。」

    劈哩啪啦一口气说完这些话后,迪巴就跟士兵一起跑掉了。

    毕竟这里是刚占领的城镇,总是会发生一些问题。

    而且据说欧兹国还无视于战争的潜规则,发动奇袭攻占这个城镇,就连无辜的居民都受到袭击。

    到处都是烧毁的民宅,空气中弥漫着烧焦味与尸臭。只要看到这副惨状,不难想象居民受到多么不人道的对待。

    我刻意对这些惨状视而不见,重新迈开脚步,在城镇中找寻那位大人遗留的线索。

    希望能在这里找到能得知那位大人下落的线索。

    这种想法让我发动魔力感知等技能,观察城镇中的状况,结果发现一个奇怪的地方。

    我走向那个地方,找到一栋特别大的宅邸。

    但是,太稀薄了。有别于富丽堂皇的外表,这栋宅邸的魔力和存在感都太过稀薄了。

    这让我觉得非常奇怪。

    在这栋不可思议的宅邸大门前,站着服装与先前见过的欧兹国士兵不同的士兵。

    「站住。我奉命看守这里,任何人都不准进去。」

    士兵举起手,对我发出警告。

    「不能通融一下让我进去吗?」

    「很抱歉。」

    「我可是帝国首席宫廷魔法师喔。」

    「很抱歉。」

    呜呜呜!

    果然,就算我报上名号,对方也不为所动。

    这名士兵不是欧兹国的人。

    那身以白色为基底、设计中隐约流露出格调的服装,说明他是神言教的士兵。

    神言教是以圣亚雷乌斯教国为据点的巨大宗教组织。

    面对这样的对手,就连帝国的威势也不管用。

    「这里看起来像是前任领主的宅邸,里面发生什么事了?」

    「在下无可奉告。」

    咕呜呜!

    我放弃进去调查,想从士兵口中套出情报,但也无功而返。

    真难对付。

    但是,既然神言教的士兵会特地监视这个地方,就表示这里肯定有着什么线索。

    虽然我不晓得那是什么。

    「发生什么事了?」

    干脆撂倒士兵闯进屋里吧!我脑海中才刚浮现出这种危险的想法,宅邸里就传出老人的平静声音。

    随着士兵从宅邸中现身的,是一位跟声音给人的印象一致的和善老人。

    老人脸上挂着能让人卸下心防的温和微笑。

    但是,在看到他的瞬间,我却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报告!这人说他希望参观宅邸内部。」

    「原来如此。」

    原本就在场的士兵向老人如此报告。

    「您是……?」

    「我叫罗南特。」

    「是吗?您就是大名鼎鼎的罗南特大人啊。能见到您是我的荣幸。」

    「您客气了。那是我要说的话。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遇到神言教教……」

    因为老人竖起食指,要我闭上嘴巴,所以我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只是个寻常老人,只不过是跟神言教稍微有点关系罢了。」

    「这样啊。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当作是这样吧。」

    反正我也没必要打草惊蛇。

    「您可以在宅邸里面随意参观。」

    「这样好吗?」

    「无所谓。反正已经什么都找不到了。」

    说完,老人就带着士兵们离开了。

    我默默目送他的背影。

    虽然神言教的士兵在场让我吓了一跳,但连那种大人物都在场更是让我惊讶。

    因为没对他发动鉴定,所以我不清楚他的能力值。

    但直觉告诉我那位老人的能力值并不是很高。

    如果是我的话,就算要同时对付他和那些士兵也不是难事。

    不过,那位老人身上确实存在着足以让我提高警觉的某种东西。

    某种无法以能力值来衡量的东西……

    「那位老爷爷是谁啊?」

    「你还是别知道比较好。」

    像那种高深莫测、君临神言教顶点的人,最好是永远都别认识,也别跟他扯上关系比较好。

    那种大人物为何会来到这种地方?

    光是这点就足以证明,发生在这座宅邸中的绝非小事。

    之后,我等到老人完全离开,又等了许久后才开始调查宅邸,结果跟那家伙说的一样,什么都找不到。

    现场就只有留下些许战斗的痕迹,以及仿佛要隐藏那些痕迹般被挖掉的墙壁与地板。

    此外,就只有魔力异常稀薄的空间,能够证明那里曾经发生事情。

    结果,我还是不清楚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嗯……」

    我不由得低吟一声。

    虽然我专程从帝国来到这个无法转移过来的遥远地方,但至今都还没找到任何与那位大人的下落有关的情报。

    现况可说是完全束手无策。

    除了第一天就遇到神言教教皇之外,就没有其他特别的事情了。

    而且迪巴一天到晚跟在身旁监视,让我的行动受到不少限制。

    就算继续待在这个城镇,说不定也不会有收获。

    这种时候是不是该回归原点,到我跟那位大人初次见面的地方瞧瞧?

    既然如此,那迪巴不在的现在不就是大好机会吗!

    「欧蕾露,我要去个有些危险的地方。你就留在这里继续收集情报吧。」

    「什么!您居然要把我一个人留在这种鬼地方!还有,迪巴大叔不是一直叫您别离开这里吗!」

    我无视于欧蕾露的怨言,发动转移魔法。

    转移地点是世界最大的迷宫──艾尔罗大迷宫。

    结果我猜对了一半,猜错了一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