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五卷终章崭新的旅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城镇在远方熊熊燃烧。

    有两对视线正注视着那个城镇。

    视线的主人是梅拉,以及他抱在怀里的吸血子。

    生育自己的的故乡陷入火海中,吸血子将那副光景深深烙印在眼底。

    梅拉则是对吸血子的双亲效忠之人。

    我不知道他们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注视着燃烧的城镇。

    只不过,我想让他们看到心满意足为止。

    魔王静静伫立在他们身旁。

    我选择了与这位宿敌携手共进的道路。

    「然后呢?可以告诉我你的答复吗?」

    魔王笑咪咪地如此问道。

    然而,她的眼神中没有笑意。

    要是我在这时候拒绝,不知会有什么下场。

    魔王说我是不死身怪物,对我怀有戒心,但我也并非能够无限制地复活。

    虽然魔王并不知情,但我不知道用蛋复活这招对现在的我还管不管用。

    因为蛋已经全部孵化,变成拥有自我意识的孩子们开始行动。

    我真的有办法占据那些孩子的意识,完成复活吗?

    有点微妙……不,我觉得应该办不到。

    那招应该只能用在尚未形成自我意识的未出生孩子身上。

    换句话说,要是我在这时候被魔王杀掉,说不定就没办法复活了。

    万一我在这时候跟魔王打起来的话呢?

    我毫无胜算。

    等待着我的,只有死亡。

    呼……呼呼呼……

    根本没办法拒绝啊!

    不过仔细想想,这提议好像不算太差吧?

    魔王能够就近监视我这个杀不死的奇怪敌人。

    我可以把魔王当成保镳。

    因为彼此都认为对方是个威胁,所以放弃敌对,选择联手的利益大多了。

    而且魔王以为我拥有完美的不死身。

    既然如此,那她应该不会随便对我出手,破坏我们之间的关系。

    也就是说,魔王不会主动背叛我。

    尽管我有可能背叛她也一样!

    这难道不是对我比较有利的同盟吗?

    魔王说要联手合作这点也让我怀有好感。

    我不想成为别人的部下,但既然是联手合作,那双方就处于平等的立场。

    我不再需要提防魔王这个最强大的敌人。

    魔王也不再需要对付我这个不确定因素。

    而且双方都能仰赖彼此的战力。

    这难道不是一场双赢的交易吗?

    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如果我不能接受这样的关系,也能够尽量利用魔王,等到有办法击败魔王之后就背叛她。

    因为魔王背叛我的可能性不高,所以我还能做出这样的选择。

    与其就此拒绝这个提议,重新回到与魔王敌对的逃亡生活,这要来得有建设性多了。

    在一瞬间做出这样的盘算后,我默默地握住魔王的手。

    之后,梅拉找到了领主夫妻的尸体。

    在我赶到之前,领主夫妻就已经被杀掉了。

    是波狄玛斯下的毒手。

    我觉得梅拉是想要亲眼确认这件事。

    若非如此,他可能会一直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梅拉抱着吸血子,同时遮住她的视线,自己看着领主夫妻的尸体。

    梅拉不知道吸血子是转生者,虽然还是婴儿,却已经拥有自我意识。

    尽管如此,梅拉还是避免让孩子看到自己父母的凄惨尸体,从这种小地方就能看出他的为人。

    还有他毫不在意地扭曲着那张正经八百的脸,不断流泪的模样。

    可是我们也不能在那种地方待太久。

    因为欧兹国军队已经逼近,即将包围这栋宅邸。

    如果是我和魔王,很容易就能摆平人类的军队。

    不过,我们不会那么做。

    就算那么做也毫无意义。

    领主夫妻死了。城镇也已经被战火蹂躏。

    就算在这种时候赶走欧兹国军队,也来不及了。

    尽管如此依然出手攻击,只不过是在泄愤罢了。

    对于对这个城镇没有太深感情的我和魔王来说,这种行为连复仇都算不上。

    虽然城镇的居民们可能会想要报复让自己遇到这种事的欧兹国军队,但我和魔王做这件事似乎没什么道理。

    所以我们选择撤退。

    梅拉从燃烧的城镇移开视线。

    「看够了吗?」

    「嗯……」

    回答魔王问题的声音有气无力。

    不过我能感觉得到,其中隐藏着不屈的意志。

    「现在才说可能有点晚了,感谢两位出手相助。」

    梅拉恭敬地向我和魔王低头鞠躬。

    可是,在他抬起的目光中,藏着一丝猜忌。

    「虽然对两位救命恩人问这种问题可能有些失礼,但是可以告诉我你们是谁吗?」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虽说是救命恩人,但我是半人半蜘蛛的女郎蜘蛛。

    魔王则是出场方式令人无言。

    魔王少女登场到底是什么啦……

    没有比她更可疑的家伙了吧。

    梅拉会怀疑也是很正常的事。

    「我是魔王,货真价实的魔王爱丽儿。而她就是最近被你们奉为神兽大人的蜘蛛型魔物……进化后的样子。」

    「神兽大人!」

    梅拉看向我后,露出惊讶的表情。

    啊,魔王说自己是魔王的部分被无视了。

    「呜……我明明是魔王,这样会不会有点不尊重我?」

    被无视的魔王忍不住抱怨。

    还气得鼓起腮帮子。这根本就是故意卖萌,还有点可爱。

    「既然如此,那我就稍微拿出真本事吧。」

    说完,从魔王身上发出的压迫感就变强了。

    看来她开启了原本关着的压迫系技能。

    虽然我几乎不受影响,但这样的变化带来了戏剧性的效果。

    梅拉全身上下都冒出冷汗。

    表情因恐惧而僵掉。

    我还感觉得到,附近的生物全都同时开始逃离这里。

    「我是货真价实的魔王,魔王爱丽儿大人。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啊……去掉刚才那种遗憾感后,就有种这家伙果然是魔王的感觉了。

    面对这样的压迫感,梅拉也不能不相信了吧。

    毕竟能够展现出这种压迫感的家伙并不多。

    「魔王……为什么魔王会……?」

    其实他应该早就吓得想拔腿逃跑,却依然像是要保护吸血子一样,勇敢地留在这里。

    不光是这样,虽然声音有些嘶哑,但他抛出了质问。

    真有骨气。

    「这个说来话长……」

    然后魔王说起她跟我之间的关系。

    包括我们直到刚才都还是敌人的事,以及她在追杀我时碰巧遇到宿敌波狄玛斯,于是决定插手战斗的事。

    「因为那家伙是这个世界的头号人渣,一旦发现就必须解决掉。不过,我刚才解决掉的只是他躲在远处操纵的人偶,就算打成碎片也会一直跑出来。」

    这样啊……那种家伙还会出现啊……

    太可怕了!

    「总之,我会帮助你们只是出于偶然,不是为了救人而出手帮忙。至少我是这样啦……」

    说完,魔王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向我。

    梅拉也跟着将视线抛了过来。

    呜呜呜……

    我一定得开口说话吗?

    我完全没有能够好好说明的自信耶。

    「嗯,那女孩之所以帮助你们,可能是因为她跟你怀里的孩子同乡吧。」

    就在我沉默不语时,魔王擅自说起我的事情。

    虽然帮了大忙,但我总觉得她这样好像太鸡婆了。

    「同乡?」

    「没错。那接下来换我问问题了。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魔王一边微笑,一边探头看向吸血子的脸。

    「爱丽儿大人,大小姐还不会说话。」

    「喔喔。对喔,她的嘴巴还不够灵活吧。那我就把念话接到她那边去吧。」

    「不是这种问题……」

    「就是这种问题。因为这孩子跟那边的蜘蛛子一样,都是来自异世界的转生者。」

    魔王随口说出我和吸血子的秘密。

    「转生者?」

    这个没听过的词汇让梅拉忍不住歪头。

    「这个世界的某个蠢蛋干了傻事,给其他世界添了麻烦。」

    「什么?」

    「听我说完嘛。总之就是因为我们这边的过失,害死了那个世界的好几位年轻人。然后,神明大人觉得自己也有责任,就收集在当时死掉的那些年轻人的灵魂,让他们在这个世界重生。这些人就是转生者。」

    「呃……」

    梅拉用似懂非懂的表情听着这些话。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反应,毕竟他突然听到这种荒唐无稽的事。

    「这些转生者都带着前世时的记忆出生,还得到了神明大人赏赐的额外能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缘故,袭击你们的那些家伙似乎在找寻转生者。」

    嗯?

    是这样吗?

    也就是说,那个名叫波狄玛斯的妖精在找寻转生者吗?

    「那个……请问我们跟这些事情有什么关系?」

    「哎呀?你还真是迟钝耶。简单来说,你的大小姐就是其中一名转生者啦。」

    「……!」

    「苏菲亚小妹妹,我说得没错吧?你在另一个世界叫作什么名字?」

    面对魔王强势的质问,吸血子显然动摇了。

    『……根岸彰子。』

    她稍微迟疑了一下,最后用念话说出那个名字。

    「好啦,大家都听到她说出名字了!也就是说,这位大小姐是转生者,而且还是吸血鬼!看来她遇到了很多麻烦呢。然后,那边的蜘蛛子也跟这位大小姐一样是转生者。出于同乡的情谊,她才会在旁边守护着这位麻烦缠身的大小姐。以上就是我的推测,如何啊?」

    魔王向我如此问道。

    呜……这个嘛……

    我姑且还是有在关心吸血子,她这么说也不算是完全说错吧?

    否定这点感觉也有些麻烦,我还是点头表示肯定吧。

    「好啦,这样你应该就明白我们这边的状况。这次换我问问题了。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面对魔王的这个问题,梅拉和吸血子都没办法马上回答。

    梅拉突然得知吸血子是转生者,现在脑袋应该是一片混乱,而吸血子似乎本来就对未来没有规划。

    「我觉得你们有几个选择。第一是就这样前往沙利艾拉国的其他城镇。第二是逃到其他国家。第三是主动向欧兹国投降。不过,就算扣掉第三个,其他两个我也不是很建议。」

    魔王用平淡的语气继续说了下去:

    「毕竟你们已经不是人类,而是吸血鬼了。你们应该能够想象得到,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吸血鬼要在人类社会中生活有多么困难吧?」

    因为魔王这番话而脸色大变的人不是梅拉,而是吸血子。

    『梅拉佐菲,对不起。我把你变成吸血鬼了。当时我只能想到这个办法……』

    对于自己把梅拉变成吸血鬼,让他的人生偏离正道一事,吸血子似乎感到很后悔。

    不过,我觉得那也是无可奈何。

    在那种状况下,也只有让梅拉变成吸血鬼战斗,才有机会突破重围。

    要是我陷入跟吸血子一样的处境,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吸梅拉的血,把他变成吸血鬼吧。

    「请您不要道歉。该道歉的人是我才对。」

    『咦?』

    「我没能保护好大小姐。真的很对不起。」

    梅拉向自己怀里的吸血子低头道歉。

    「而且如果您不那么做,我早就死了。我感谢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怨恨。」

    『可是,你变成吸血鬼了喔。再也不能以人类的身份活下去了喔。』

    「我已经有所觉悟。如果要继续保护大小姐,这说不定反倒是件好事。」

    『梅拉佐菲……你还要继续保护我?』

    「老爷和夫人将您托付给我了。既然如此,我就得一直保护您,直到这条命走到尽头为止。不管您是吸血鬼还是转生者,这件事都不会改变。」

    『梅拉佐菲……』

    听到梅拉下定决心的宣言,吸血子感慨至极地喊了他的名字。

    嗯,真是感人的主仆之情啊。

    我身旁的魔王不知为何放声大哭……有这么夸张吗?

    虽然这确实是令人动容的场景,但是有让人感动到放声大哭的地步吗?

    难道是我的感性比较奇怪?

    「事情我都明白了!你们两个跟着我吧!我会负责保护你们!」

    啊~魔王心中的某个开关好像被打开了。

    算了,这样也好。

    毕竟我也出手救了他们,要是在这里放他们自生自灭,好像也有点奇怪。

    「我觉得这对你们来说不是坏事喔。毕竟我可是魔王。告诉你们,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能打赢我的家伙。能够得到我这个最强之人的保护,对你们来说只有好处。我想你们应该知道,一般人对付不了袭击你们的那些家伙。不过,我的话就能击退他们。而且如果是在我所支配的魔族领域,吸血鬼也不会难以生存。我能保护你们免于妖精的袭击,还能让你们以吸血鬼的身份过日子。这就是所谓的一石二鸟。所以,你们要不要跟我一起前往魔族领域?」

    吸血子和梅拉看向彼此。

    「我愿意遵从大小姐的决定。」

    『我明白了。不过,请让我考虑一下。』

    「没关系。你可以慢慢烦恼。你们先暂时跟我们一起行动,当作是测试期吧。要是对方马上就再次袭击,你们也会头痛吧?我们就先以沙利艾拉国的首都为目标前进。等到抵达那里之后,你们再做决定也不迟。」

    魔王的这番话,决定了我们今后的方针。

    目的地是沙利艾拉国的首都。

    吸血子和梅拉将在那里决定是否要继续跟随魔王。

    然后这是不是表示,我也得跟他们一起过去?

    总觉得我最近一直都在随波逐流……不过算了。

    不管吸血子最后会做出什么抉择,既然都已经帮了这么多,我就帮到最后吧。

    反正我已经跟魔王这个最大的威胁和解,眼前也没有必须马上去做的事。

    啊,我得找个地方产卵才行。

    我想做好能够用蛋复活的保险措施。

    对了,该怎么处理被我留在艾尔罗大迷宫里的那些移植了平行意识的孩子呢?

    ……算了,放着不管吧。

    那些家伙肯定能照顾好自己。

    我将会为此时此刻的决定感到后悔。

    因为平行意识们和我之间的鸿沟。

    太过小看那道鸿沟,让我在未来尝到了苦头。

    『各位,让我们开始做准备吧。为杀尽人族与魔族做准备。』

    『『『『『『『『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