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五卷9这种家伙才不是妖精!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对正准备给仆人最后一击的妖精发动突击。

    转移过去……然后使出破颜修正拳!

    只要有人类的身体,当然就能挥拳攻击!

    可惜没办法使出踢腿!

    妖精狠狠撞在墙上。

    我趁着另一名蒙面人看到这一幕愣住时,用斩击丝把他的头砍下来。

    呼……一出场就迅速又华丽地摆平一切。

    连我都觉得自己可怕。

    现在的我,好像连TAS先生都能战胜喔(注:Tool Assisted Speedrun,在电脑上利用模拟器配合辅助软体,帮助玩家挑战游戏的最速破关记录)。

    这大概是最快的解决敌人速度了吧。

    我回头确认那位仆人的状况,明明受到濒死的重伤,他依然勇敢地保护着吸血子。

    眼神中充满对我的戒心。

    嗯……虽然我知道要他别提防突然出现的半人半蜘蛛是不太可能的事,但我好歹救了他们,这种态度实在让人不太舒服耶。

    不过温柔的我,还是好心帮这个失礼的家伙疗伤。

    「什么?」

    被我用治疗魔法治好伤势后,仆人被自己身上的变化吓到,发出困惑的声音。

    「你不是我们的敌人?」

    因为他一脸狐疑地这么问,我只好点了点头。

    不知道这样能不能取得他的信任。

    为了保险起见,我对仆人发动鉴定,结果看到他的种族变成吸血鬼。

    喔喔……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逼急了,但吸血子把那名仆人变成吸血鬼了。

    仆人的名字是……梅拉佐菲?

    太长了,就叫他梅拉吧。但这样听起来像是某种下级火焰咒文,不过没差。

    我走到倒在地板上的吸血子面前,将她抱了起来。

    保险起见,我发动鉴定,检查她身上有没有受伤。

    仆人好像很紧张……放心啦,我又不会对吸血子怎样。

    啊……可是,婴儿看起来又白又嫩,好像很好吃耶。

    虽然身体太小,能吃的地方看起来不是很多。

    像是脸颊就很有弹性,看起来似乎不错吃。

    要不要稍微尝尝味道呢?

    吃脸颊果然还是不太妙,吃手吧。

    反正扯下来之后,立刻治疗就行了。

    让我吃一点点就好。

    当我盘算着这种事时,吸血子的胯下莫名湿了一大片。

    啊,这家伙尿裤子了。

    啊~在这种生死关头,会吓到尿裤子也是没办法的事吧?

    毕竟她还是婴儿。

    不过灵魂已经是高中生了,不知道她作何感想?

    换作是我,应该会害羞到想死吧。

    不,我有信心,自己会毫不犹豫地把目击者全部杀光。

    我就当作没看到吧。

    这就是所谓的温柔。

    反正也没食欲了。

    既然已经确认吸血子没有受伤,我就把她还给梅拉。

    梅拉默默地接过吸血子。

    「嗯……没想到会被这种奇怪的生物搅局。」

    我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被我揍飞的妖精若无其事地一边拍掉衣服上的灰尘,一边站了起来。

    这家伙还真是耐打。

    用我这般能力值挥出的全力一击,居然对他没有太大效果?

    抱歉,TAS先生。

    看来我距离你的领域还很遥远。

    我试着鉴定那名妖精的能力值。

    〈无法鉴定〉

    可是我却得到这样的结果。

    嗯?咦?

    无法鉴定?

    鉴定受阻的话,我还能够理解,但无法鉴定是怎么回事?

    就算靠着睿智大人的力量强行重新鉴定,也只能得到同样的结果。

    就连魔王利用支配者权限隐藏起来的能力值都能看穿的睿智大人,居然会没办法鉴定?

    总觉得情况不太妙。

    我还以为只要对手不是魔王,我都能够战胜,但看来这家伙可能是实力跟魔王差不多,或是比她更强的棘手敌人。

    插图p319

    糟糕了……

    虽然我没搞清楚对方的战力就跑来搅局,但这说不定是错误的决定。

    我该趁现在带着吸血子和仆人,用转移逃跑吗?

    「是爱丽儿的眷属吗……?但我不曾见过这种形状的生物。你是什么人?」

    没必要回答他。

    而且从他知道魔王名字这点看来,我只觉得这家伙很危险。

    还是撤退吧!

    「别想。抗魔术结界启动。」

    以那名妖精为中心,世界改变了。

    仿佛世界真的改变一样,这是我从未有过的感觉。

    视觉上没有变化。

    听觉、嗅觉、味觉、触觉……全都没有变化。

    尽管如此,世界还是改变了。

    既像是只有这个地方从世界被切离,又像是在全裸的状态下被丢进冰天雪地般的不安袭向心头。

    这是怎么回事?

    之前还那么温柔的世界,好像突然变得对我不理不睬了。

    ……我到底在说什么啊?

    不过我没时间因为这种奇妙的感觉而感到困惑。

    我准备到一半的转移魔法忽然消失不见,不光是这样,就连我一直发动着的神龙力和鬪神法与魔神法都被消除了。

    不只是魔法,连技能都被强制解除?

    就连魔王拥有的神龙结界都办不到这种事耶!

    「嗯……我就承认你够格当我的对手吧。我叫作波狄玛斯.帕菲纳斯。记住这个名字。但是你不需要报上自己的名字,因为你马上就要死在这里了。」

    自称波狄玛斯的妖精的身体稍微晃了一下。

    下一瞬间,他以惊人的速度冲向我,挥出了拳头。

    喂喂喂!

    妖精不是虽然擅长使用魔法,但体能不是很强的种族吗!

    在我的印象中,妖精都是些不擅长肉搏战的家伙啊!

    第一招不使用魔法,而是选择出拳,这家伙不管怎么想都是力量型战士吧!

    跟我印象中的妖精完全不一样!

    但这并非我来不及反应的速度。

    没有像魔王那样快到肉眼看不见的地步。

    我轻易避开挥过来的拳头……才怪。

    「!」

    拳头差点就击中我人类部分的脸。

    划过脸颊的拳头,稍微划破了肌肤。

    我没能完全避开攻击。

    这明明不是我无法反应的速度。

    但身体没办法随心所欲地行动,结果我才会受到擦伤。

    糟糕……

    糟糕糟糕糟糕!

    情况比我想得还要糟糕!

    我还以为波狄玛斯发动的结界,只是能让魔法和技能无效。

    可是我错了。

    这不是那么简单的东西。

    魔法、技能和能力值。

    这种结界会让这些东西全都无效。

    这是能够否定整个系统的结界。

    在这个结界中,我就跟随处可见的村民A差不多。

    而我已经被困在这种让人绝望的结界之中。

    一股寒意窜过全身。

    我的强大是建立在系统之上。

    能力值和技能都不例外。

    要是这些东西被夺走,除了下半身是蜘蛛之外,我就跟普通人没两样。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因为是系统带来的能力值和技能让我变得不普通。

    我累积至今的力量。

    突然被夺走了。

    脑袋里变得一片空白。

    明明必须设法突破难关,我却完全想不到对策。

    就在不知所措的我平白浪费时间时,波狄玛斯的回旋踢逼近了。

    虽然那一腿在我看来非常缓慢,但寻常人类被踢中的话,肯定会受到重创。

    毕竟那是足以让人听到破空声的凌厉踢腿!

    我退向后方,成功避开瞄准我蜘蛛型部位的脸踢过来的那一腿。

    我原本是打算在一瞬间退到数公尺之外的地方,但身体果然跟不上想法,只让我往后退了一步。

    一如字面上的意义,妖精的脚尖从我蜘蛛型部位的眼前划过。

    好可怕!

    要是没有利用思考超加速把体感时间变长,我肯定躲不过!

    嗯?

    等一下?

    思考超加速还能使用吗?

    好像可以耶。

    因为波狄玛斯的踢腿看起来很慢。

    奇怪?技能还能用吗?

    我朝向没有踢中目标,身上满是破绽的波狄玛斯射出丝。

    不管怎么说,我最信任的技能就是蜘蛛丝了。

    但蜘蛛丝在离开身体之前就失去形体,烟消云散。

    果然还是不行……

    我用不了蜘蛛丝。

    那为什么思考超加速还能用?

    我依序使用自己拥有的技能,找出能用和不能用的技能。

    有些技能明明能够正常使用,但也有无法使用的技能。

    我一边闪躲波狄玛斯的拳脚,一边研究其中的差异。

    结果我发现,只有效果从头到尾都存在于体内的技能还能使用。

    相反的,像蜘蛛丝和魔法那种会对体外造成影响的技能都不能用了。

    看来波狄玛斯所使用的神秘结界也不是万无一失。

    虽然在被结界覆盖的空气中,技能会受到影响无法使用,但结界的效果似乎无法达到体内。

    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还有,看来能力值似乎也不是完全消失。

    若非如此,前世是个超级运动白痴的我,根本不可能一直闪躲这种格斗系妖精的攻击。

    只不过,该怎么说呢?

    虽然我能隐约感觉到能力值试图强化体能的效果,但这种效果似乎因为结界的影响而不断地被削弱。

    鬪神法和魔神法之类的能力值提升系技能,也会在发动的瞬间被消除。

    就算试着鉴定自己目前的能力值也只会出现错误,无法得到正确的情报。

    就感觉上来说,我觉得速度好像剩下不到原本的十分之一。

    这么看来,其他能力值的情况应该也差不多吧?

    虽然有人可能会这么想,但事情并非如此单纯。

    首先,防御力很不妙。

    老实说,我现在的防御力几乎跟普通人差不多。

    毕竟当波狄玛斯的攻击擦过时,我的皮肤会正常地被擦破,进行快速移动也会对脚造成负担。

    身体承受不住自己的动作。

    关于这种速度与防御力上的差距,我认为问题是出在防御力只能对一层薄皮造成影响。

    因为速度是靠着对体内的肌肉进行强化来得到提升,所以比较不会受到结界的影响。

    然而,防御力却是把重点放在直接接触空气的外皮上。

    接触空气就等于是接触结界。

    难怪防御力会大幅降低。

    虽然体内的防御力可能维持着跟速度一样的等级,但外皮就只跟一般人差不多。

    要是在这种状态下被波狄玛斯的攻击直接击中,肯定免不了受到重创。

    唯一的救赎,是波狄玛斯自己也无法使用技能和魔法。

    所以他才会只靠着肉体发动物理攻击。

    因为我也无法使用蜘蛛丝和魔法,所以果然只能依靠肉搏战了。

    这是不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打纯粹的肉搏战?

    自从学会魔法后,我就一直依靠魔法,在此之前则是仰赖蜘蛛丝、毒牙和毒合成。

    从来不曾连蜘蛛丝和魔法都不用,完全只靠肉体战斗。

    没想到我进化成女郎蜘蛛后的第一战,居然会是单纯的互殴。

    不,我要把进化成女郎蜘蛛当成好事才对。

    如果没有进化成女郎蜘蛛,我的物理攻击手段就只有镰刀攻击和咬人。

    但如果是长出人类部位的现在,我还能用拳头揍人或是使出头槌!

    ……镰刀和咬人好像还比较有用耶。

    在能力值大幅降低的状态下,就算用这种看上去就很没力的手臂揍人,也无法期待有太大威力吧?

    嗯,还是以镰刀作为主要武器吧。

    拳头只用来牵制敌人就好。

    决定好战术后,我华丽地避开冲过来的波狄玛斯,用镰刀砍向他露出破绽的身体。

    腰!一分!

    我的镰刀一边发出刺耳的金属碰撞声,一边切开波狄玛斯的身体。

    ……抱歉,我说谎了。

    其实镰刀没有切开敌人。

    反倒是刀刃缺角了

    这是因为我的能力值降低导致镰刀的强度跟着下降,以及波狄玛斯的肉体太硬。

    话说回来,刚才的声音很奇怪吧!

    为什么我砍的明明是肉,却会发出金属碰撞声!

    那可是「锵!」这样会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声音耶!

    难道你这小子的肉体是用钢铁打造的吗!

    算了,前面只是开个小玩笑,不过这家伙的衣服底下似乎还藏着金属制的防具。

    因为那身衣服看上去并没有那么厚,所以应该是用相当薄而且坚固的金属制成的吧。

    我转身重新和波狄玛斯正面对峙,才发现他的衣服在腰部的位置上有一道裂痕。

    从那道裂痕可以看到里面的肌肤。

    嗯?肌肤?

    那身衣服底下不是金属防具,而是肌肤吗?

    仔细一看,那层肌肤也被切开,而且底下还闪烁着金属的光芒。

    奇怪?肌肤底下还有金属?

    难道他的身体是用金属打造的吗?

    原来不是开玩笑!

    这家伙的肉体,居然真的是用金属打造的!

    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你是机器人吗!

    这家伙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因为波狄玛斯不可思议的肉体而陷入混乱,但那家伙毫不留情地攻了过来。

    就算身体被砍了一刀,也丝毫不受影响。

    他迅速缩短跟我之间的距离,展开双手试图抓住我。

    他应该是觉得拳脚攻击会被我闪躲反击,才会打算封锁我的行动吧。

    我从波狄玛斯伸过来的手中逃开,不断退向后方。

    我对这种近身肉搏战没有太多经验。

    要是身体被抓住,让对方有机会施展寝技,那就不可能逃脱了。

    毕竟我只会用镰刀砍人和挥拳攻击。

    就连这些简单的招数,在高手眼中可能也是破绽百出的三脚猫功夫。

    我唯一的胜算,就只有一边活用脚步闪躲波狄玛斯的攻击,一边找寻机会发动反击。

    在宅邸大厅这个有限的空间内,我和波狄玛斯快速地到处移动。

    为了避免被卷入这场战斗,梅拉抱着吸血子躲在角落。

    我觉得继续这样缠斗下去也不是办法,便随手抓起摆在玄关的花瓶,朝向波狄玛斯使劲丢过去。

    看上去价值不菲斐的花瓶笔直地飞向波狄玛斯的脸。

    花朵和水散落一地,砸在波狄玛斯脸上的花瓶变成碎片。

    抱歉,我之后会赔……就算想这么说,但我身无分文。

    抱歉……真的很抱歉……

    我暗自向梅拉道歉后,波狄玛斯无视于花瓶碎片,直接冲了过来。

    糟糕!

    只靠花瓶当然不可能对他造成伤害!

    我还保持着丢出花瓶的动作。

    为了让波狄玛斯露出破绽而丢的花瓶,反倒让我陷入危机。

    波狄玛斯的魔手伸了过来,我勉强移动脚步避开!

    人型的上半身因为反作用力而往前倾倒,但比起被敌人抓住,这点代价不算什么。

    虽然腰部和背部都受到伤害了……

    但我有痛觉无效这个技能,所以能够无视疼痛。

    哼哼。

    如果是人类,丢出东西之后可能需要重新调整重心才能恢复行动能力,但我可是有八只脚的女郎蜘蛛!

    能够让八只脚负责不同的工作,分成为了丢东西而往前踏步的脚,以及负责逃跑的脚。

    跟只有两条腿的人类不一样!

    但对方似乎也不打算放过这个机会,没有减慢速度,试图一口气缩短距离。

    与其说这是抓人,倒不如说是擒抱!

    为了逃离以几乎跟擒抱没两样的感觉伸手抓过来的波狄玛斯,我往上一跳!

    用跟玩跳箱一样的要领,不但成功跳过波狄玛斯头上,还顺便用镰刀在他头上划了两刀。

    我一边听着身后的波狄玛斯失去平衡倒在地上的声音,一边华丽地着地。

    十分!

    我没有浪费时间夸赞自己的表现,毫不松懈地转过身子看向波狄玛斯。

    波狄玛斯虽然倒在地上,但他立刻起身瞪着我。

    他头上多出两道巨大的裂伤,从撕裂的皮肤底下露出金属制的骨骼。

    那副模样,让我联想到某个来自未来的杀戮机器人。

    会说「再见了,宝贝」的那个。

    这家伙真的是机器人?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谢天谢地!这家伙完全就是机器人啊!

    不不不!

    不该是这样的吧!

    妖精不是爱好自然还是什么的种族吗!

    为什么会卯起来使用这种超文明的超科技啊!

    这里难道不是奇幻世界吗?

    什么时候加入科幻元素了?

    世界观全都毁掉了吧!

    虽然我在心里疯狂吐槽,但脑袋里冷静的部分却敲起警钟。

    那是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东西。

    系统并不允许那家伙的存在。

    因为那种机械技术,正是导致这个世界崩坏的原因之一。

    毁灭世界的技术至今依然存在,绝非好事。

    尽管如此,这家伙却若无其事地使用这种技术。

    根本就是疯了。

    我不认为在这个世界使用这种技术的这名男子是正常人。

    虽然我的首要目标是保住自己的性命,但我总觉得必须在这里解决掉这家伙。

    可是我的攻击对他那具钢铁躯体不管用。

    虽然对方的攻击也打不到我,但我每次都躲得很惊险。

    不管什么时候不小心被击中都不奇怪。

    「比我想象中还要难缠。烦死人了。虽然我不是很想用这招,但也没办法了。」

    在我不小心被击中之前,波狄玛斯就拿出决胜王牌了。

    波狄玛斯的右手掉在地上。

    藏在里面的东西跑了出来,而且不管怎么看都是枪。

    喂──!

    你到底要让世界观崩坏到什么地步!

    现在不是吐槽的时候了,情况不妙!

    我赶紧猛蹬地面,然后在墙壁上奔跑。

    子弹像是追着我一样接连射穿墙壁。

    既然无法使用魔法,那只要使用完全属于物理手段的子弹攻击就行了。

    虽然我也明白这个道理啦!

    但这也未免太夸张了!

    我一边在墙壁上奔跑,一边闪躲跟机关枪一样扫射过来的弹雨。

    就这样沿着墙壁往上冲到天花板。

    我头上脚下地在天花板上奔跑,不断闪躲着子弹。

    虽然我根本躲不过!

    不管我的动作再怎么快,在能力值被削弱的状态下,不可能完全避开扫射过来的子弹吧!

    好几颗子弹射进身体,撕裂皮肤,削去我的血肉。

    虽然拜痛觉无效所赐,我不会感到疼痛,但还是有那种身体被异物入侵的讨厌感觉。

    既然这样,那我也豁出去了!

    我来到波狄玛斯的正上方。

    插图p333

    从那里往下一跳。

    波狄玛斯朝向笔直坠落的我的人型头部集中射击。

    好几颗子弹直接贯通,把我的头整个打爆。

    大笨蛋!

    那也是我的本体没错!

    可是,我还有另一个头脑!

    就算人类的头脑被打爆,我也还有蜘蛛的头脑。

    只要其中一个头脑还在,行动就不会受到影响!

    也许是看到我失去头部也能行动自如,波狄玛斯似乎心生动摇,原本装模作样的表情终于扭曲了。

    我利用重力加速度挥出的一拳,重重打在那张脸上。

    因为我不顾可能折断自己手臂的风险全力挥拳,所以把波狄玛斯的脸打到陷进去,脖子也以不自然的角度弯曲。

    他就像是陀螺搬一边转动一边飞了出去,狠狠撞在墙壁上。

    右手上的枪在这段期间也没停止射击,朝向四面八方胡乱射出子弹。

    我斜眼看向吸血子和梅拉,确认他们是否平安,他们似乎没被流弹击中。

    倒地不起的波狄玛斯毫无意义地朝地板不断射出子弹。

    那声音突然停下来了。

    子弹射完了吗?

    还是因为子弹有限,所以他不太想用?

    先不管这个问题,他死掉了吗?

    当我在一瞬间为了是否该追击而犹豫时,波狄玛斯突然站了起来。

    脖子依然以不自然的角度弯曲。

    他用左手抓住自己的头,发出让人反感的喀叽声,硬是把脑袋扳回原本的位置。

    虽然我没资格说别人,但这家伙看起来根本就是怪物,只让人觉得恶心。

    不过现在的情况不太妙。

    因为使劲揍了波狄玛斯的脸,我的右手废掉了。

    自动再生并没有发动效果。

    要是不让结界停止运作,我似乎连再生都办不到。

    相较之下,对方似乎没受到太大的伤害。

    虽然我好像让他把子弹射完了,但总觉得就结果来说并不划算。

    伤脑筋……

    看来情况真的不太妙。

    要是在这种状况下死掉,不死这个技能很可能会因为结界的缘故而没有发动。

    如果事情变成这样,我就只剩下用蛋复活这招,但所有的蛋都在刚才孵化了。

    因为没试过,我不知道能不能把自己移植到刚出生的孩子身上。

    更何况,也不确定在那种结界发动的状态下,还有没有办法使出用蛋复活这招。

    要是在这里被杀掉,我可能会死。

    没想太多就跑来救人,结果对方居然是意想不到的强敌,我这个人到底是有多倒楣啊?

    还是说,不管吸血子的死活,别跟她扯上关系才是对的?

    不……别胡思乱想了!

    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现在必须想办法突破这个困境才对。

    「危险……太危险了。要是放着你不管,之后似乎会有麻烦。我要在这里确实地杀掉你。」

    哇……我让男人说出热烈的索命宣言了。

    可是我才不稀罕……

    对方似乎不打算放过我。

    如果不想办法击败他,我就只有死路一条。

    我们互相对峙。

    有什么办法能够对付这家伙吗?

    既然对方拥有钢铁制的肉体,我的物理攻击就很难对他造成伤害。

    不但得像刚才那样利用重力之类的外在因素,还得抱着不惜让身体被反作用力摧毁的决心发动攻击。

    以我目前这种防御力低落的状态,身体就连自己攻击的反作用力都承受不住。

    对方只需要仰赖强大的防御力随便进攻,而我就算认真攻击也无法对敌人造成伤害,自己还会因为反作用力而受伤。

    再这样下去,我肯定会战败。

    我必须想个能够扭转战局的办法。

    蜘蛛丝无法使用。

    因为刚才织成的缠胸布没有消失,所以我猜事先在结界之外制造的蜘蛛丝应该不会消失。

    不过,我无法制造出新的蜘蛛丝。

    身上现在只有这条缠胸布。

    即使如此,因为我现在无法使用操丝术,所以也只能把它当成防具使用。

    因为结界的缘故,丝的防御力似乎也消失了。

    我的蜘蛛丝的各种性质全都因为结界而消失。

    这条布现在只是稍微有点漂亮的寻常白布。

    无法派上用场。

    魔法也不行。

    别说是要发动了,在事前准备的阶段就会被消除掉。

    还剩下的,大概只有邪眼了吧?

    不过邪眼在分类上比较接近魔法,我不认为能够成功发动。

    波狄玛斯将子弹应该早已射光的右手枪口对准我。

    枪口发出光芒,将光弹射了出来。

    好危险!

    还好因为有种不好的预感,我有事先闪躲!

    如果没有这么做,我就会被直接击中,尸骨无存!

    毕竟我身后的墙壁都爆炸了!

    话说回来,那到底是什么武器?

    从结界依然处于发动状态看来,那应该不是魔法攻击,难不成是电浆炮之类的武器吗?

    波狄玛斯再次射出让我搞不懂原理的光弹。

    因为从枪口发光到射出光弹有些微的时间落差,我才能勉强避开。

    幸好不同于刚才的实弹,这种光弹无法连续射击。

    要是那种光弹也能连续射击,我就不可能躲过了。

    因为我躲过第二发光弹,波狄玛斯似乎也改变策略了。

    他一边逼近,并将枪口对准我。

    在远处射不中的话,只要贴身射击就行了。

    我无法突破波狄玛斯的防御一事,早已得到证实。

    就算我没有远距离攻击手段,但是连我的近距离攻击都不怕的家伙,根本没理由坚持远距离作战。

    设法接近敌人,然后在无法闪躲的距离使出必杀的一击。

    这战术实在是简单明了,所以才不好对付。

    敌人想为这场战斗划下句点。

    面对这样的敌人,我只能到处逃窜。

    只能勉强不让他拉近距离。

    我找不到扭转战局的方法,焦躁感不断涌上心头。

    这种感觉,就像自己正随着时间流逝一步步走向死亡。

    糟糕。

    因为内心的焦躁,我闪躲的动作稍微慢了一些。

    敌人没有放过这个机会,波狄玛斯的枪口发光了。

    就算想要闪躲,枪口也依然紧跟着我。

    不行!没办法完全避开!

    在几乎是自暴自弃的情况下,我发动了还没试用过的各种邪眼。

    咒怨的邪眼、静止的邪眼、引斥的邪眼、封印的邪眼、乱魔的邪眼……我甚至还抱着跟敌人玉石俱焚的决心,发动死灭的邪眼。

    可是,这些邪眼果然都无法发动。

    只有一种邪眼例外。

    「什么?」

    之前一直都很冷静的波狄玛斯,第一次发出焦急的声音。

    因为他的右手被啪嚓一声扭断了。

    我发动的是歪曲的邪眼。

    这是能够让空间本身扭曲,将范围内的物体握碎的邪眼。

    而我在波狄玛斯的右手内部发动了这种邪眼。

    没错,直接在波狄玛斯体内发动。

    我的体内不会受到结界的影响。

    换句话说,波狄玛斯体内应该也不会受到结界的影响。

    既然如此,只要有能够直接对波狄玛斯体内发动攻击的手段,攻击就不会被结界抵销掉!

    歪曲的邪眼是对空间本身发动攻击。

    也就是说,我能直接攻击不受结界影响的波狄玛斯体内。

    没想到战局会在这种时候来个大逆转。

    就算明知不行,果然还是得尝试一下。

    看见胜算后,这次我朝波狄玛斯的脑袋里面发动歪曲的邪眼。

    「啐!」

    但在脑袋里面被扭碎之前,波狄玛斯便做出闪躲的行动。

    歪曲的邪眼是对空间本身发动攻击。

    反过来说,只要离开那个空间,就能轻易避开攻击。

    此外,空间内部的物体越硬,就需要越多力气与时间才能握碎。

    如果要握碎波狄玛斯的钢铁躯体,就必须耗费相当多的时间。

    只要有那段延迟时间,波狄玛斯就能趁机闪躲。

    我刚才之所以能够握碎他的右手,都是因为他疏于警戒,以及正把枪口对准我准备攻击。

    在波狄玛斯知道我也能伤到他之后,自然也会提高警觉。

    只要对方没有露出相当大的破绽,歪曲的邪眼应该都会被躲过。

    不过,这下子双方的立场就反过来了。

    我得到解决波狄玛斯的手段,波狄玛斯却失去了能够一击杀掉我的右手。

    但波狄玛斯在肉搏战上依然拥有优势。

    谁输谁赢还很难说。

    波狄玛斯似乎也明白这点,小心翼翼地观察我的动向。

    我也在找寻发动歪曲的邪眼的机会。

    当双方内心的紧张感逐渐升高,终于来到顶点时──

    「我来了。魔王少女爱丽儿,华丽登场!」

    奇怪的家伙打破天花板,跳了下来。

    嗯?呃……咦?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在我和波狄玛斯中间摆出耍帅姿势的怪人,不就是魔王吗?

    咦?她在干嘛?

    不对,魔王大人,原来你是这种角色吗?

    「是爱丽儿……吗?」

    「我不是这么说了吗?为什么你要用问句?」

    波狄玛斯会感到困惑,也是理所当然。

    在这种沉重的气氛下,为什么魔王能够用那么欢乐的方式出场?

    白目也该有个限度吧!

    「嗯……发动结界时无法鉴定,还真是教人头痛。我没办法判断你是本人还是冒牌货。」

    「我当然是本人。还有,我可不想被使用别人身体的冒牌货这么说。」

    「这句话还真是刺耳啊。」

    波狄玛斯和魔王无视我的存在,开始聊了起来。

    从他们的对话可以得知,波狄玛斯的那具机械身体似乎是消耗品。

    他的本体躲在其他地方,以远距离操纵的方式控制着那具机械身体。

    「话说回来,波狄玛斯小弟,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这个嘛……到底是为什么呢?」

    波狄玛斯故意装傻。

    下一瞬间,地面摇晃了。

    「快说!」

    魔王只是一脚踩在地上。

    没用技能也没用魔法,就只是踩了一脚,却引起小规模的地震。

    不过,这种物理上的影响一点都不重要。

    因为从魔王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可怕多了……

    「原来是本人啊……」

    「你打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吧?快点从实招来。」

    仿佛刚才的轻浮态度都是骗人似的,魔王身上散发出强烈的存在感。

    明明不是针对我,我却有种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好……好可怕……

    这家伙真的太可怕了……

    就连拥有高等级的恐惧抗性的我,都对魔王发出的强烈怒气感到恐惧。

    那个……我只是莫名其妙跟那个人打起来而已,是不是差不多该让我离开了?

    「看来你的本性并没有改变。虽然不晓得你为何要做那种蠢事,但情况似乎变得对我有些不利。」

    「既然明白,那就放弃无谓的抵抗,乖乖说出你的目的吧。还是说,要我逼你说出来?」

    「我两边都不要。」

    波狄玛斯无谋地冲向魔王。

    「哼。」

    只用一击。

    而且只是用手随便一挥。

    光是这样,就把让我陷入苦战的波狄玛斯打得粉身碎骨。

    只留下波狄玛斯的脑袋和锁骨附近的些许躯体。

    「这具身体也对你不管用吗?这真是意外的损失。」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的本体也落入同样的下场。」

    这句话中充满着强烈的怨念。

    让人不由得怀疑,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发出那种可怕的声音。

    「哼……臭丫头,办得到的话就试试看吧。」

    魔王不加思索地踩碎波狄玛斯的脑袋。

    这结局实在太过平淡了。

    因为是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遭遇敌人,我一直没什么紧张感,但这家伙依然是个强敌。

    要是一个没搞好,我说不定会被他杀掉。

    我完全没有战胜的感觉,也没有捡回一命的喜悦。

    因为另一个威胁出现在我面前了。

    而且还是远比刚才那个名叫波狄玛斯的妖精还要危险的家伙。

    因为波狄玛斯死掉……更正,是被破坏掉的缘故,结界已经消失,魔法和技能都变得能够使用。

    尽管如此,面对眼前的魔王,我还是完全看不到胜算。

    不知道能不能趁现在逃走?

    「喂,那边的小蜘蛛。」

    噫……!

    「还是说,我应该这样称呼你吗?若叶姬色?」

    ……她怎么知道这个名字?

    不,更重要的是,魔王说的是日语。

    「你送过来的家伙好像跟我混在一起了。现在的我是魔王爱丽儿,也是若叶姬色的一部分。虽然主体好像还是爱丽儿,但我自己也不是很确定。你不觉得我的个性改变了很多吗?」

    我跟魔王并没有太深的交情。

    不过,我还是隐约明白现在的魔王不太对劲。

    至少我知道,之前的魔王绝对不会说出「魔王少女登场!」这种话。

    「总之,因为这个缘故,我也拥有身为前身体部长的意识,变得不太想杀掉你这个本体了。」

    魔王半开玩笑地如此宣言。

    「其实我原本是想在刚才那一战跟你一决生死。我都已经用深渊魔法一如字面意义地将你消灭了,为什么你还能活蹦乱跳?真是莫名其妙。用寻常方法杀不死,用不寻常的方法也杀不死。到底要怎样才能杀死你?老实说,亲眼见识到你那种莫名其妙的不死身能力后,我也不想继续与你为敌了。嗯,算我怕了你。」

    那个魔王居然一脸正经地说她怕我。

    对我而言就跟恐惧的代名词没两样的魔王,反过来说她怕我。

    我以为魔王只是在开玩笑,但她眼中确实流露出一丝惧色。

    「不管怎么杀都杀不死,还变得越来越强。我不想继续对付这种诡异又可怕的家伙了。所以我希望停战,不知你意下如何?」

    求之不得!

    我立刻点头表示同意。

    但魔王又进一步提出要求。

    「而且我需要战力。虽然你是最可怕的敌人,但如果能够变成同伴就再可靠不过了。所以我有个提议。你要不要跟我联手合作?」

    说完,魔王向我伸出了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