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五卷7重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呜哇喔啊!

    我在心中发出莫名其妙的叫声,打破眼前的壳。

    身体的动作有些僵硬。

    就连要打破薄薄的壳,都让我费了不少工夫。

    我好不容易才打破壳,成功冲到外面。

    环视周围,我看到无数颗跟蛋很像的东西。

    而我正是从其中一颗跑出来的。

    虽然我刚转生到这个世界时也发生过类似的事,但我周围的蛋还没有孵化。

    不过那些蛋已经开始微微颤动,应该很快就会孵化。

    好啦,说到这个地方,其实就位在艾尔罗大迷宫上层和中层之间。

    换句话说,就是我旧家的所在位置。

    虽然这里已经被老妈发现,就算魔王知道这个地方也不奇怪,但我还是在情急之下选择逃到这里。

    这里对我而言的意义就是这么大。

    至于我是怎么从魔王的深渊魔法逃过一劫,简单来说,就是抛弃肉体,重新诞生。

    这样不算是说明?

    嗯。可是事实就是如此。

    首先,我使用了从老妈那边抢过来的产卵这个技能。

    这个技能一如其名,是能够生蛋的技能,还能把从蛋孵化出来的孩子们当成眷属使唤。

    虽然我试用了这个技能,但生出来的毕竟是蛋。

    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孵化。

    因为这个缘故,我才会把生出来的无数颗蛋安置在艾尔罗大迷宫里的旧家。

    从我是独自产卵这点应该就能猜到了,与其说是生孩子,这个技能更像是生出自己的分身。

    这是能够生出拥有自我意志的劣化复制品的技能。

    但我觉得老妈生下来的那些小型次级蜘蛛怪也未免劣化太多了。

    然后我想到,既然这个技能可以生出自己的劣化复制品,如果顺利,不就也能将平行意识移植过去吗?

    虽然我觉得设计这个技能的人一定没有想到这种用法,但我早就已经利用平行意识做过许多超出技能限制的事。

    就算知道可能会失败,但尝试一下也没什么不好。

    老实说,因为吃掉老妈灵魂的影响,现在的平行意识们跟我之间,已经开始出现意见不同的情况。

    该怎么说呢……以前的平行意识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有好多个我一样。

    虽然一般人可能无法想象那种感觉,但实际情况就是如此,我也只能这么解释。

    不过,现在的平行意识并非如此。

    我的体内像是有其他人一样,让我觉得不太舒服。

    如果可以,我想把她们赶出去。

    虽然只要把平行意识这个技能关掉,说不定就能解决问题,但我总觉得这样像是杀掉平行意识,实在不想这么做。

    而且在关掉技能的瞬间,我并非不可能变成那些消失的平行意识的一员。

    我可不想那样。

    因为这个缘故,我才会想把平行意识移植到从蛋出生的孩子们身上。

    因为它们在出生之前就受到眷属支配的影响,已经跟我的灵魂连接在一起。

    只要我想做,应该就能办到。

    但在我付诸实行之前,那场战争就开打了。

    战争就算了,为什么魔王会在那时候出现?

    真是太扯了……

    然后,在快要被魔王干掉的瞬间,我才灵光一现。

    既然能够移植平行意识,不就也能把我一起移植过去吗?

    差别只在于移植一部分还是移植全部。

    既然如此,那我只要把自己完全移植过去,不就有办法逃过一劫了?

    实际尝试后,我就像这样重新诞生了。

    原本的身体,应该被魔王的深渊魔法轰得尸骨无存了吧。

    可是!我的意识成功地在其他肉体上复活了!

    呼呼呼……

    肉体拥有不死这个技能,灵魂可以从蛋里复活,这就是真正的不灭!

    哇哈哈哈哈!想要杀死我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不过,我若是在毫无准备之下被深渊魔法击中,那事情就难说了。所以也不能太过相信这个能力。

    啊~真是的……

    老实说,虽然实际使用的结果算是成功,但要是失败,我这次真的会没命。

    啊~吓死人了……

    好啦,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先检查一下现在的身体吧。

    我现在是刚出生的小蜘蛛。

    所以体型比以前还要小上许多。

    跟地球上的一般狼蛛差不多大,摆在人类的手掌上刚刚好。

    这是因为,我原本的身体没办法生出跟老妈一样巨大的蛋。

    考虑到物理法则,我当然不可能生下跟自己差不多大的蛋。

    别跟我说在有魔法的世界里就没有物理法则这种屁话。

    总之,我只能生下比鸡蛋稍微大一点的蛋。

    好像比狼蛛还要小吧?

    从那种蛋里出生的我,身体当然也是一样小。

    那我的能力值变成怎样了?

    噗……!

    用鉴定看到自己的能力值后,我噗嗤一笑。

    所有能力值都是3。

    3。

    绝对不是我看错,就是3。

    虽然最大值还是跟以前一样,但数值旁边标注着「低落中」。

    这是因为交换身体所导致的暂时性能力值低落状态吗?

    虽然技能维持不变,但我根本不可能在这种状态下战斗。

    情况似乎不太妙。

    这样不就连收集食物都办不到了吗?

    虽然我用空间魔法中的空纳储存了食物,但因为MP不够,我无法发动魔法。

    只要设法把MP最大值恢复到足以发动魔法,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但我担心自己可能会在那之前饿死。

    在最糟糕的情况下,我可能得吃掉摆在这里的蛋。

    毕竟老妈也干过一样的事。为了让我活下来,就算是自己的孩子也得牺牲。

    不过那是最后的手段。

    我还有其他手段。

    有是有啦。

    只不过,这应该会是一场豪赌吧?

    根据能力值上的记载,我的等级是50。

    而且旁边还写着「准备进化」这四个字。

    进化选项是让我望穿秋水的女郎蜘蛛。

    我想进化,非常想。

    可是,进化会消耗大量SP。

    我现在的SP有多少?

    只有3。

    在进化途中就会饿死。

    虽然只要完成进化,能力值说不定就会复原,让我得以用空纳取出食物,但没人知道这种虚弱的身体能不能撑过进化。

    所以这才是一场豪赌。

    嗯……我该怎么办呢?

    如果能够成功进化,能力值应该也会复原,一切问题都能解决。

    可是,我不确定进化能否成功,才会陷入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

    我到底该怎么办?

    正当我烦恼不已时,我突然感觉到空间的震动。

    有人正准备转移到这个地方!

    我被吓得面无血色。

    难道是魔王来追杀我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现在的我毫无胜算。

    即使能够从蛋里复活,要是这里的蛋全被打破就没有意义了。

    要是事情变成那样,我这次必死无疑。

    我会被杀掉。

    可是我猜错了,转移过来的人不是魔王。

    跨越空间现身的,是一名男子。

    仿佛跟纤细的身躯合而为一的铠甲。

    染满全身的黑色。

    我跟这名黑色男子有过一面之缘。

    当我在艾尔罗大迷宫中层击败火龙后,曾经见过这名男子。

    他的真实身份是管理者──邱列迪斯提耶斯。

    也就是管理这个世界的神。

    「真※我讶※。没想※你※然能活下※。」

    虽然还没能全部听懂,但我对这个世界的语言已经懂得不少。

    听不懂的部分,就靠想像力补足吧。

    这家伙对我活下来的事感到惊讶?

    啊!对喔!

    魔王应该不会空间魔法才对!

    但她依然能够转移到我身边,难道就是因为这家伙从中牵线吗?

    也就是说,这家伙也是敌人!

    「你不※※么紧张。事到如今,我※不打※※你怎样。」

    管理者──邱列迪斯提耶斯……这名字真长耶,就叫他邱列邱列吧。

    我从邱列邱列身上感受不到敌意。

    总之,我应该能认为他不打算杀我吧?

    『这样你能听懂我说的话吗?』

    我突然听见仿佛直接在脑海中响起的声音。

    感觉有点像是天之声(暂定)。

    而且传来的声音还是日语。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

    『我对D制作的技能翻译功能动了手脚。这样我的念话听起来应该会是你们那边的语言,你说的话听起来也会变成我们这边的语言。』

    哦~

    原来还能办到这种事啊……

    只要应用这种技巧,不就能实现即时翻译之类的功能了吗?

    『顺带一提,我是靠着不正当的方法执行这个功能。因为这不是技能原本的功能,所以你应该很难办到。』

    啊,是这样吗?

    真可惜。

    那我就先从想知道的事情问起吧。

    虽然这么想,但就算突然叫不擅长说话的我开口,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应该觉得很不可思议吧。我为何帮助爱丽儿袭击你,却又像这样跑来跟你对话。我就先从这个问题开始回答。』

    有……有劳您了。

    在我开口之前,能干的邱列邱列大人就已经察觉我的想法,真是太感谢了。

    『我和爱丽儿是交情匪浅的老朋友。我只帮她那么一次。虽然D叫我别对转生者出手,但我可没有直接出手。』

    呃……

    这应该叫作歪理吧?

    算了,我也不是不能理解邱列邱列的心情啦。

    既然看到朋友有难,当然会想要帮忙。

    可是,我差点就因为这样死掉了!

    别以为我会轻易原谅!

    『你会生气也很合理。所以,虽然算不上是赔礼,我希望你能收下这个。』

    邱列邱列从异空间里拿出某种东西。

    好大!

    那是巨龙的尸体,而且不只一只。

    『他们都是为你而战。如果能化为你的血肉,也算是得偿所愿了吧。』

    邱列邱列的眼神中充满哀愁。

    虽然听不懂话中的涵义,但这表示我能吃掉这些尸体对吧?

    『这是我最后一次帮助爱丽儿了。我发誓以后只要是跟转生者有关的事,我都不会插手。』

    喔。

    这可是好消息。

    也就是说,魔王以后都不会突然转移过来了吧?

    只要用睿智大人的标记功能逐一确认魔王的所在位置,我以后就不会受到奇袭了……应该吧。

    『这是我的一点诚意,希望能弥补我挟带私情的过错。』

    老实说,想到我蒙受的损失,这样的弥补似乎不够,但这也无可奈何。

    要是我要求更多,惹对方不高兴的话,也不是什么好事。

    『然后,我还有一个任性的要求。』

    嗯?

    『能不能请你停止攻击爱丽儿?』

    嗯嗯?

    攻击魔王?

    我没有做那种事喔。

    反倒是魔王一直跑来攻击我吧?

    在老妈已经死掉的现在,我跟魔王之间的连结也切断了,我反倒希望别跟她扯上关系。

    『我知道这个要求很自私。所以,就算你拒绝这个要求,我也无话可说。』

    呃……呜……嗯?

    对魔王的攻击……攻击……攻击……

    啊!

    难不成是那家伙干的好事!

    原本担任身体部长的平行意识!

    对喔!那家伙现在跑到魔王身上了!

    我完全把这件事给忘了!

    在我攻略老妈的过程中,魔王突然出现了。

    为了对抗那位魔王,其中一个平行意识对魔王的灵魂展开侵蚀。

    那家伙就是前身体部长。

    不过,因为老妈死掉,我跟老妈之间的连结也断掉了。

    然后,我透过老妈跟魔王建立起来的连结也同时断掉,导致被派遣到魔王身上的前身体部长无法回到我体内。

    我甚至无法联络她,让她完全处于孤立状态。

    虽然不晓得前身体部长之后怎么样了,但如果相信邱列邱列所说的话,看来她即使处于孤立无援的状况,也依然在跟魔王战斗。

    怎么会这样……

    我还以为魔王之所以继续追杀我,是出于老妈被杀掉的怨恨,没想到居然是因为前身体部长还在进行攻击,才会让魔王想要杀掉我这个本体吗!

    换句话说……前身体部长,原来都是你的错!

    啊啊……不行。

    先放下对前身体部长的怒火吧。

    毕竟那家伙即使无法回来也还在拼命奋战。

    总之,我该怎么答复邱列邱列呢?

    我觉得实话实说比较好。

    『我办不到。』

    嗯。办不到。

    我无法跟前身体部长取得联络,也无法把她收回自己身边。

    就算他希望我停止攻击,我也无能为力。

    我语无伦次地说出自己的苦衷。

    我花了不少时间解释,真希望对方不要见怪。

    毕竟我不擅言词,就连跟别人说话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这样啊……我不知道你的情况还强人所难,真是抱歉。』

    不用道歉。

    我也得到重要情报,这样就算是扯平了。

    毕竟人家都给我「如果就这样继续逃亡,前身体部长说不定能够击败魔王」这样的超级好消息了。

    『我还有一件事想拜托你。』

    嗯?还有什么?

    『我希望你今后别跟人族扯上关系。如果可以,我希望你找个地方躲起来过日子。』

    什么?

    『我从D口中得知你的大致经历了。我真心为把你卷入这个世界的问题一事感到抱歉。真的很对不起。在这样的基础上,我还是希望你不要继续跟这个世界扯上关系。我很清楚这是个失礼的要求。可是,现在的你在这个世界已经算是屈指可数的强者。一旦你做出某种行动,必定会掀起无法忽视的风波。而那会为这个世界带来混乱。再说一次,我知道自己的要求非常无理。但是,能不能请你考虑一下这件事?』

    邱列邱列这番话听起来充满诚意。

    『能告诉我你的答复吗?』

    嗯……

    既然对方这么诚实,那我也该认真回答。

    『我拒绝。』

    虽然对邱列邱列不好意思,但我不能答应他的要求。

    简单来说,邱列邱列的要求就是要我找个地方隐居,把这个世界的事情交给这个世界的居民去处理。

    不过,因为这个世界的居民太没用,这个世界已经濒临灭亡。

    既然如此,我当然不可能把问题交给这个世界的居民去处理。

    虽然现在忙着对付魔王,但我也打算照着自己的想法采取行动。

    为此,我不可能选择隐居。

    『无论如何吗?』

    陷入沉思的邱列邱列,像是要做最后确认般如此问道。

    我用点头作为回应。

    『这样啊……』

    邱列邱列仰望天空。

    『在异世界的客人眼中,我做的事很滑稽吗?』

    邱列邱列皱起眉头如此询问。

    那是尽管快要哭出来,尽管疲惫不堪,尽管深陷烦恼,也还是决定继续前进的男人的表情。

    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毕竟这是别人家的事。

    只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句话。

    『你只要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对了。』

    结果就是这么回事吧。

    在自己相信的道路上前进。

    面对没有正确答案的问题时,也只能这么做了。

    『这样啊……你说得对。』

    露出略感惊讶的表情后,邱列邱列如此呢喃:

    『既然如此,那我就放手去做自己该做的事吧。话虽如此,但D已经警告我,要我不准对你出手,所以我暂时不会对你造成危害。可是你最好记住,如果你走的路通往我所不期望的结局,那我将会阻挡在你面前吧。』

    我想也是。

    不过,可以的话,我希望事情不会变成那样。

    『今天就先说到这里吧。后会有期。』

    于是,邱列邱列就这样转移离开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