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五卷间章魔王与管理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漫长的人生中,我有好几次差点死掉的经验。

    但我从未跟如此诡异的敌人战斗过。

    因为身为我部下的女王蜘蛛怪发出求救讯号,让我头一次知道那家伙的存在。

    从女王蜘蛛怪透过眷属支配这个技能传过来的情报中,我得知它快要反过来被自己生下的其中一个孩子吃掉。

    虽然搞不清楚那是怎么回事,但从女王惊慌失措的态度看来,我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

    我才刚以魔王的身份展开行动,现在正是重要时期,但我不可能拒绝重要的眷属的请求。

    我立刻赶往女王所在的艾尔罗大迷宫,向本人询问详细情况。

    听完之后,我的脑袋变得一片混乱。

    对方就跟我事前听说的一样,是女王产下的孩子。

    那孩子离开女王身边后,完成独一无二的进化,成功脱离了女王的支配。

    这种异常状况还是头一次发生。

    可是,这并非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

    虽说最近的系统Bug已经有所减少,但刚开始运作时却有不少。

    我认定这次事件也只是其中一种Bug,只要解决掉那个异常个体,事情就能得到平息。

    我的想法太天真了。

    以为对方只是完成独一无二的进化,其实并非很厉害,低估了那家伙的实力。

    我马上就发现自己错了。

    我没有彻底理解女王向我求救这件事的意义。

    「找到了。」

    找到那家伙时,我深深感受到那家伙是超出预期的危险敌人。

    〈鉴定受阻〉

    我第一时间发动鉴定所得到的结果,如实说明了一切。

    只有支配者能够妨碍鉴定。

    支配者不但拥有支配者技能,还能跟系统直接连结。

    而这个特异分子得到连女王都无法企及的支配者地位了。

    「你好,初次见面,我是你奶奶喔。」

    我一边开着玩笑,一边用友好的态度与她接触。

    「不好意思,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可以请你停止攻击女王吗?」

    被我这么一问,那家伙稍微歪了歪头,然后左右挥舞自己的脚。

    对方拒绝了。

    那家伙之所以歪头,大概是表示「为什么我必须这么做?」的意思吧。

    「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

    我并不是不想把支配者拉进己方阵营。

    可是,我很肯定放着这家伙不管是件危险的事。

    既然对方拒绝,我只能在这里解决掉她了。

    「那……虽然相处的时间很短,永别了。」

    我把手一挥,把那家伙的身体打成碎屑。

    虽说是支配者,但也才刚出生没多久。

    那家伙不可能承受得住我的攻击,就这样干脆地死掉了。

    她应该死了。

    可是对女王的攻击并没有停止。

    那是直接侵蚀灵魂,不可能靠着技能发动的攻击。

    我明明杀了那家伙,这样的攻击却没有停止。

    虽然不晓得用了什么手段,但那家伙并没有死。

    之后,我们就玩起了捉迷藏。

    面对能够使用转移魔法的对手,我必须在这种压倒性不利的状况下到处抓人。

    我总觉得那个特异分子看穿了我的动向。

    然而,就算是拥有眷属支配这个技能的女王,也只能知道对方的大致位置。

    世上没有比玩着绝对抓不到对方的捉迷藏还要空虚的事情。

    明知徒劳也不得不为的努力,更是累人无比。

    后来不光是女王的部下,就连我手下的操偶蜘蛛怪都牺牲了。

    继续跟那家伙交战太危险了。

    话虽如此,但最重要的女王依然持续受到攻击,而且无路可逃。

    然后,女王死掉了。

    虽然我在途中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实际失去一个重要的棋子后,我的内心依然开了个大洞。

    我失去了这么多年来一直跟我并肩作战的一位眷属。

    那种丧失感是很强烈的。

    我前往女王不在的艾尔罗大迷宫最下层。

    我找遍整个最下层,但别说是女王,就连它的尸体都找不到。

    我的灵魂在撼动。

    许久不曾感到的强烈怒火袭上心头。

    不可原谅。

    绝对不能原谅。

    这无关对女王展开的灵魂侵蚀攻击转而袭向我这件事,我就是要解决掉那家伙。

    幸好那攻击的威力比起袭击女王时还要来得低。

    即使是灵魂濒死的我,也能承受得住。

    『你似乎陷入苦战。』

    在最下层用念话跟我攀谈的家伙,是只地龙。

    它是奉命守护这个地方的地龙族长──地龙加基亚。

    在它身后,还有此地的地龙中最强的家伙们正在待命。

    而且我从那些家伙身上感受到了敌意。

    「你们想做什么?如果你们干涉我的行动,不就违反我们的协定了吗?」

    『那是我们主人跟你之间的约定。我们当然会听从主人的命令,但可惜他并没有要我们不能与你为敌。』

    我想起地龙的主人,也就是邱列迪斯的脸。

    看来邱列迪斯没有教好自己的部下。

    「少狡辩了。然后呢?为什么你们不惜违抗主人的意志,也要与我为敌?」

    『你不认为差不多该把旧东西淘汰掉了吗?』

    「什么意思?」

    『崭新的风已经吹起了。最古老的神兽啊,你不认为我们这些老家伙差不多该从这个世界退场了吗?』

    这家伙口中的崭新的风,难道是指那个特异分子?

    「开玩笑。那你打算把一切全都交给新人?把一切都交给新人的结果,不就是现在这样吗?没错,结果就是让我这种老家伙不得不出来收拾善后。」

    如果是这样,那可不是在开玩笑。

    这些家伙知道那个特异分子诞生的理由吗?

    不管怎么想,我都不认为那种特异分子会自然出现。

    只能认为那家伙是因为某种理由而诞生。

    难道这些家伙知道那个理由?

    『最古老的神兽啊。我们无法理解你为何袭击那家伙。虽然无法理解,但我们能猜到你已经被逼入绝境。那家伙将你逼入绝境了吗?还是说,我们完全猜错了呢?』

    绝对错不了。

    这些家伙知道那家伙的事。

    不但知道,而且怀有期待。

    对那种家伙怀有期待。

    『那家伙是击败我们同胞的强者。事到如今就算你出面,也没办法轻易对她造成危害。』

    「你们龙族就是这点令人讨厌。」

    龙族……其中又以地龙特别看重实力。只要是强者,不管对方是谁都会抱持敬意。

    即使是杀死自己同胞的敌人也一样。

    『强者是尊贵的存在。特别是那家伙还在短时间内就得到了足以击败我们同胞的实力。』

    尊贵?

    那家伙吗?

    「太扯了吧。」

    脱口而出的话语。

    连我都想不到自己会说这种话。

    我刚才说了什么?

    这种仿佛自己的想法中混进别人想法的奇妙感觉。

    这是我受到侵蚀的证据。

    对我的灵魂发动攻击的那个特异分子,确实在从内部啃食着我。

    我居然会被别人啃食。

    掌管暴食的我居然会……

    发现这个事实后,我忍不住胡乱搔了搔头发。

    「所以呢?你们不打算退让对吧?」

    我之所以用粗暴的口气这么说,是为了发泄内心的烦闷。

    『正是。因为我们也是应该灭亡的老家伙。阻挡最古老的神兽……没有比这更能展现善终之美的舞台了吧。』

    「想要自我陶醉是你家的事。我只是要吞食一切的阻碍罢了。」

    我说到做到。

    为了吞食这些地龙,我往前踏出了一步。

    那已经是前一阵子的事情了。

    由于待在日夜不分的迷宫里,会让对时间的感觉麻痹,所以我不知道从开战至今到底过了多久。

    『漂亮。』

    地龙加基亚倒下了。

    「那是我要说的话。」

    干得好。

    以加基亚为首的地龙军团无视压倒性的战力差距,成功阻挡了我的去路。

    除去目前正在与我交战的特殊对手,我已经很久不曾在正面对决中耗费这么大的功夫。

    『我满足了……』

    加基亚眼中的光芒消失了。

    活过漫长岁月的龙,结束了它的一生。

    我眺望着加基亚趴倒在地上的尸骸。

    我跟加基亚并没有太多交情。

    不过,从远古时代就存在的龙死去的事实,还是让我有种难以言喻的感伤。

    又一个古老的存在消失了。

    更何况,还是被我亲手消灭。

    我摇头甩开无聊的感伤。

    现在的我还有必须完成的事。

    我得先吃掉加基亚,然后把其他地龙也吃掉。

    因为我们在最下层四处移动,所以到处都散落着在途中战死的龙的尸骸。

    虽然很麻烦,还是得统统捡回来吃掉才行。

    毕竟浪费食物有违我的原则。

    等一下……

    真是奇怪……

    我什么时候有那种原则了?

    嗯?

    算了。

    不。

    这样不行。

    这可不是好事。

    我的想法已经跟原本的自己有段差距了。

    感觉就像是有某种东西跟我的灵魂混在一起。

    在战斗开始之前,我就已经感受到那个特异分子对我灵魂的侵蚀。

    而侵蚀的程度,在战斗的过程中似乎增加了不少。

    可是,我觉得不太对劲。

    在跟那些地龙战斗之前,那是一种受到攻击的感觉,现在却变成是融为一体的感觉了。

    我们即将合而为一。

    我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倒是那个特异分子的部分记忆也流进我的脑中,让我得知她是什么样的家伙。

    异世界、转生,以及在这个世界求生的过程。

    虽然都是片段,但我大致理解那个特异分子为何对女王兵刃相向了。

    虽然能够理解,但我一点都不打算原谅她。

    我不是很清楚自己目前的状况。

    我明明还是我,却又混进不是我的某种东西,让我觉得自己可能不再是我。

    好讨厌的感觉。

    话虽如此,但我又能毫无问题地做我自己。

    我早就连自己是否还保持着原本的自我都不知道了。

    话虽如此,我却不太会感到不安。

    脑海中只会浮现出「算了,总会有办法吧」这种乐观的想法。

    也许我终于连个性都因为受到侵蚀而改变了。

    或许我只是觉得自己还是自己,其实早就已经被啃食殆尽也说不定。

    尽管如此,我依然觉得一切都无所谓。连我都对这样的自己感到害怕。

    就算想再多也无济于事。

    看来在我心中,并没有不吃地龙这个选项。

    毕竟我确实饿了。考虑到暴食的效果,吃掉地龙比较好是不争的事实。

    既然如此就不需要犹豫了。

    「我开动了。」

    「不准开动。」

    我的自言自语被吐槽了。

    回头一看,邱列迪斯正面有难色地站在后面。

    黑色男子──管理者邱列迪斯提耶斯。

    负责管理这个世界的系统的其中一位神。

    「现在的你是哪一边?」

    邱列迪斯的问题让我想了一下。

    「在你看来是哪一边呢?」

    仔细思考之后,我反过来问他。

    虽然是用问题回答问题,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因为连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邱列迪斯的问题。

    「两边都是,但两边都不是。现在的你们完全混在一起,已经没办法分出彼此了。但是,看来意识似乎比较倾向爱丽儿那边。」

    「啊~果然是这样吗?」

    我一边苦笑,一边搔搔头发。

    虽然早就有所预料,但是被别人当面这么说,还是觉得有些失望。

    「口气似乎比较接近那家伙。」

    「是啊。顺带一提,我觉得想法也比较接近那家伙。」

    若非如此,我应该不会有这么乐观的心情。

    以前的我是个谨慎行事的胆小鬼。

    即使正在体验人格改变这样的可怕事情,我的精神至今依然没有崩溃,就是最好的证据。

    「然后呢?你未来有何打算?」

    「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在灵魂已经融合到这种地步的情况下,就算击败对方的本体也来不及了吧。

    然后最大的问题是,我想不到该如何击败对方的本体。

    就算击败对方,她也能莫名其妙地复活,而且还拥有转移魔法,就连想要抓到她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之前能够顺利接近对方,只是因为运气好,以及本体是个笨蛋。

    想抓也抓不到,就算抓到了也杀不死。

    就算杀死了,我应该也不会变回以前的自己吧。

    而且无法保证我的灵魂不会继续受到侵蚀。

    我完全走投无路了。

    「老实说,我已经无计可施。我还能保持自我的机率大概只有一半吧。而且到时候的我还能不能算是我也很难说。就这层意义来说,名为爱丽儿的存在也可说是早已变质消失了。」

    我没说自己死了。

    我还保有身为爱丽儿的记忆和思念。

    不过,想法已经跟过去有所不同。

    这样的我还能算是我吗?

    这是个没有答案的难题。

    「邱列迪斯,转生者是什么?」

    把没有答案的难题摆到一旁,我问了邱列迪斯应该知道的事情。

    「由管理者D邀请到这个世界的客人……这应该是最正确的说法吧。」

    「邀请……吗?」

    对于他这样的认知,我很有意见。

    关于管理者D的事情,我只能从邱列迪斯口中得知。

    根据邱列迪斯的说法,管理者D是力量远远强过他的神。

    而那位神居然在这种时期,特地从其他世界迎来新的灵魂。

    这不就是地龙加基亚所说的「在这个世界吹起崭新的风」吗?

    为了改变这个步向毁灭的世界。

    「算了,管理者D的想法与我无关。我要跟那家伙做个了断,就只是这样罢了。」

    我要跟那个特异分子再战一次。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邱列迪斯,在你看来,我能保有自我的可能性有多少?」

    「一半一半吧。就算使用我的力量,也已经不可能把你们的灵魂分开。不管结果如何,名为爱丽儿的存在应该都会以某种形式保留下来吧。不过,我也无法想象那会是怎样的形式。」

    「这样啊……」

    「看来依附在你灵魂上的家伙,也没办法以自己的意志阻止融合了。就连哪一方会变成主要人格都无从得知。说不定你们融合到最后,有可能变成完全不一样的存在。」

    只能祈求事情别变成那样了。

    我希望尽可能地保留自我,所以只能尽全力抵抗。

    「这样啊……那为了代替部下向你赔罪,我就把你送到那家伙身边吧。」

    这个提议让我有一瞬间愣住了。

    「这样好吗?管理者可以这么明目张胆地偏袒某人吗?」

    「当然不好。D还叫我不准对转生者出手。我或许会因为间接把转生者逼入绝境而受到D的制裁。」

    看来帮助我,对邱列迪斯来说是比想象中还要冒险的行为。

    「既然这样……」

    「尽管如此,我还是想帮助老朋友的女儿。」

    邱列迪斯打断了我的话,毅然决然地这么说。

    「耍什么帅。为什么你面对莎丽儿大人的时候,不展现出那种强硬的态度?」

    「随你怎么说。」

    邱列迪斯开始准备转移魔法。

    「给我活着回来。」

    「我会努力的。」

    不管是赢还是输,我都不确定自己是否还能保有自我。

    尽管如此,要是不能战胜对方,我就无法前进。

    邱列迪斯发动转移魔法,把我转移到其他地方。

    转移地点是某个战场。

    看来眼前的特异分子正在跟人类大打出手。

    「不好意思喔,在你玩游戏的时候打扰你。」

    我先为了打扰她的事情道歉。

    「总之,请你先死一次吧。」

    然后正式宣战。

    啊,我忘记把地龙吃掉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