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五卷间章领主的烦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抗议?」

    「是啊。」

    梅拉佐菲一脸不可思议地问道,我用有气无力的声音回答。

    我无意继续说下去,直接把手边的纸拿给他看。

    在扫视上面文字的过程中,梅拉佐菲的眉头也越皱越紧。

    「故意找麻烦也该有个限度吧。」

    「就是说啊。」

    梅拉佐菲难得显露出自己的情绪。

    不,在这个男人平静的表情下,总是藏着炙热的情感。

    但这种事现在不重要。

    问题在于梅拉佐菲手上那封信的内容。

    如果把信里的一长串内文做个总结,就是「把你们崇拜的那只蜘蛛型魔物交给我们」。

    这封信是欧兹国寄来的。

    根据他们的说法,那只魔物栖息于欧兹国所拥有的迷宫,因此其所有权当然属于欧兹国。

    如果我方打算继续非法侵占那只魔物,他们甚至不排除动武夺回。

    说傻话也该有个限度。

    主张野生魔物的所有权是要做什么?

    那魔物并不是我国的东西。

    是它擅自跑来这里定居,绝对不是我国在饲养它。

    如果觉得那家伙是人类有办法饲养的魔物,那欧兹国的人肯定是瞎了狗眼。

    「那……您打算如何答复对方?」

    「不要明知故问。我们只能用笨蛋也能听得懂的说法,亲切仔细地告诉他们,那只魔物不是我国的所有物。」

    这点程度的讽刺,应该不算过分吧。

    毕竟对方早已决定,不管我方如何回答,都要故意刁难我们。

    虽然欧兹国是我们的邻国,但跟我国的关系很难算是友好。

    原因在于欧兹国主要信仰的宗教──神言教,将我国的国教──女神教视为可怕的邪教。

    因为这个缘故,不光是欧兹国,我国不得不跟所有信仰神言教的国家交恶。

    由于欧兹国是与我国国境相接的邻国,所以经常跑来找麻烦。

    这次的事件也是其中一环吧。

    但是,除了这个原因之外,欧兹国还有其他向我方抗议的理由。

    因为那只俗称「迷宫恶梦」的蜘蛛型魔物,对欧兹国造成了明确的损害。

    迷宫恶梦是从艾尔罗大迷宫跑出来的魔物。

    然后,在艾尔罗大迷宫的出口设有用来防止魔物跑出迷宫的要塞。

    欧兹国所拥有的那座要塞被迷宫恶梦摧毁了。

    虽然欧兹国想要隐瞒这个事实,但那种重大事件不可能隐瞒得住。

    消息传了开来,已经连市民都知道了。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欧兹国似乎也豁出去了。

    那封信上就写着「我们必须惩罚为我国带来损害的魔物」这样的话。

    所以要我们交出那家伙。

    真心话和表面话大概各占一半吧。

    欧兹国应该也听说了迷宫恶梦会医治人类的传闻。

    就连只能等死的绝症都能医好,失去的手脚也能再生,仿佛奇迹般的医术。

    而让迷宫恶梦做这些事的代价,就只是一点点供品。

    任何疑难杂症和重伤都能治好的奇迹之物。

    如果世上有那种东西,任何人都会为了寻求医治而去收集吧。

    也会出现想要从中取得利益的人。

    欧兹国应该是企图把迷宫恶梦带到其他国家,利用那种治愈能力大赚一笔吧。

    所以才会寄这种跟故意找麻烦没两样的抗议信过来。

    不管我方做出什么样的答复,他们应该都会坚决不肯退让。

    虽然很难想象对方会真的动武,但他们很可能会一直透过外交手段来找麻烦。

    就算我方每次都表示无法把魔物交给他们也一样。

    对方也是明知如此却还是跑来抗议,所以才难搞。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总觉得事情会一直往不好的方向发展。

    不好的预感总是会成真。

    现在,这座宅邸中聚集了正式与非正式的各种客人。

    主要是别国的贵族。

    他们几乎……不,全部都是为了迷宫恶梦而来。

    他们似乎都企图把迷宫恶梦带回自己国家。

    但他们全都碰了钉子。

    迷宫恶梦能够用食物轻易骗出来。

    可是它也只会出来露脸,一旦想要进一步跟它接触,它就会立刻躲进树林深处。

    虽然好像有人尝试用念话跟它沟通,但它似乎马上就像是逃跑般躲了起来。

    迷宫恶梦只会在有需要治疗的人在场时露脸,其他时间都躲在树林里面不出来。

    为了尽量避免刺激到迷宫恶梦,大家都有不能跑进树林的共识。

    基于不该打扰神兽大人的安宁这个理由,领民们都同意这件事。

    但利欲薰心的人连这样的规定都不愿意遵守。

    其中也有强行跑进树林去找迷宫恶梦的家伙。

    「可恶!那只虫子!区区虫子还敢嚣张!」

    在宅邸里大吵大闹的这名男子也是其中之一。

    身形微胖的中年男子幼稚地耍脾气的模样,老实说非常丑陋。

    虽然不希望他待在这间屋子里,但我有不得不让他住在这里的理由。

    这名男子是欧兹国正式派来的使者。

    我不能不招待别国派来的正式使者。

    即使对方是关系险恶的国家的使者也一样。

    即使对方还是个超级大烂人也一样。

    从这名男子会在宅邸里公然发脾气这点就能得知,他不是个值得称赞的人。

    他屡次做出有问题的行为,每次都由我方负责善后。

    自从住进这间宅邸之后,他没有一天不向佣人抱怨。

    如果那些抱怨有着正当的理由,那我方也能改善自己招待不周的地方,但那些抱怨全是故意挑毛病,所以才让人无从解决。

    嫌餐点难吃……几乎不吃青菜的男人怎么可能吃得惯女神教的素食餐点?

    嫌女仆啰唆……那是因为你在年幼的苏菲亚旁边抽烟。

    嫌房间臭……抽烟的人不就是你吗?

    那家伙从头到尾都是这副德行。

    偶尔还会提出令人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故意要惹人生气的愚蠢要求。

    然后,一旦我方拒绝那些要求,他就会大发雷霆。

    我们大家的共识,就是希望这家伙尽快从这座宅邸滚出去。

    老实说,我现在就想把他轰出去。

    但如果我毫无理由就做出那种事,不用想也知道欧兹国会来找麻烦。

    正确来说,那应该就是他们的目的吧。

    若非如此,他们也不可能以正式使者的身份派这种家伙过来。

    欧兹国的目标,就是让我们沙利艾拉国的人对这名男子不利。

    他们应该是想以那样的事实作为交涉的筹码,推动某种计划吧。

    但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计划。

    欧兹国和沙利艾拉国的国力差距,是沙利艾拉国占有压倒性的优势。

    虽然欧兹国与连克山杜帝国有着同盟关系,还因为信仰神言教的缘故,跟圣亚雷乌斯教国也有同盟关系,但就算考虑到欧兹国有这两国作为后盾,我也不明白他们敢这么强硬地对我国施压的原因。

    因为要是一个搞不好,那名使者惹祸的话,反而会给我方对欧兹国施压的机会。

    看到那名男子愚蠢的模样,我就觉得发生那种事的机率还比较高。

    我看不出欧兹国的目的与真正想法。

    唯一能够想到的可能性,就是这件事与迷宫恶梦有关,但欧兹国应该也不是笨蛋。

    他们应该明白那不是与我国交涉就能解决的问题。

    虽然那名使者每天都学不乖地跑去找迷宫恶梦……

    「那只臭虫子!居然敢让我没面子!」

    他又在喊着让人无言以对的话了。

    自从那名男子以使者的身份被派来这里后,每天都会去迷宫恶梦那边报到。

    而且还擅自走进树林,以居高临下的态度命令迷宫恶梦归顺欧兹国。

    能够以居高临下的态度对那个迷宫恶梦下命令,就某种意义来说,或许是件值得尊敬的事。

    但我一点都不想模仿。

    迷宫恶梦当然不会听从那种命令,每次都随便应付了事。

    所以那名男子才会每次回来都像那样气得大吼大叫。

    听说只要那名男子出现,迷宫恶梦就会躲到树上往下看。

    然后默默注视着男子。

    不管男子说什么,都不会有其他反应。

    可是男子似乎觉得那种态度是在瞧不起他,每次见完迷宫恶梦都气冲冲地回来。

    不管是光明正大地走进原本禁止进入的树林,还是在树林里用傲慢的口气对迷宫恶梦下命令。

    光是这些行为,就足以让把迷宫恶梦当成神兽大人敬畏三分的这个国家的国民对他反感。

    男子是个会把气出在任何人身上的家伙。

    虽然目前还控制得住,但要是这种状况持续太久,显然会有一方控制不住情绪。

    那名男子在这里停留的期间早已决定好了。

    希望在那段期间结束之前,不要出事。

    我的愿望没有成真。

    男子死了。

    而且还是死在这座宅邸里面。

    死因无人知晓。

    男子的尸体毫发无伤,根据发现尸体的男性随从的说法,他就像断线的人偶般,突然倒下了。

    因为这个缘故,尽管时间已是深夜,我还是被人从床上叫了起来。

    现在,男子的随从们正面色铁青地坐在我面前。

    「然后呢?关于他的死因,你们真的毫无头绪吗?」

    面对我的问题,随从默默地点头。

    但眼神游移不定,一看就知道他在说谎。

    我故意重重地叹了口气给他们听。

    随从们的身体因为我的反应而抖个不停。

    我大概能猜到男子的死因。

    那是迷宫恶梦干的好事。

    其实这一带以前也出现过毫发无伤的暴毙死者。

    事情就发生在这座宅邸。

    身份不明的可疑人物们毫发无伤的尸体,在早上被人发现。

    至今依然没人知道那些可疑人物入侵这座宅邸的目的,以及他们的身份。

    从这一连串的事情看来,我怀疑他们可能是欧兹国的人,但没有证据。

    不知道他们是来暗杀我,还是来窃取机密文件。

    因为他们的死法非比寻常,所以能够办到那种事的家伙应该也是脱离常轨的怪物。

    既然如此,那考虑到事情发生的时间点,只要把这想成是迷宫恶梦做的好事,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但我不明白迷宫恶梦为何要帮助这个城镇。

    那家伙应该不会真的就是女神教传说中的神兽大人吧。

    如果迷宫恶梦拥有足以匹敌人类的智慧,那其中必定有着某种理由。

    话虽如此,但也可能因为我是人类,才会有这种想法。

    即使有着跟人类差不多的智慧,身为魔物的迷宫恶梦也不见得就拥有跟人类相同的思考模式。

    就算它是凭着跟人类完全不同的感性在行动,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就想不到迷宫恶梦帮助这个城镇的理由了。

    不,应该说「即使如此」才对。

    因为即使它拥有跟人类相同的思考模式,我也想不到那只魔物帮助这个城镇的理由。

    完全搞不懂对方的想法是件可怕的事。

    更不用说对方还是拥有强大力量的魔物。

    可是关于这次的事件,我能明白迷宫恶梦的动机。

    这是报复。

    「然后呢?为什么你们在这种大半夜还醒着?」

    现在是深夜。

    窗外还是一片漆黑,天空还要一段时间才会变成蓝色。

    男子是在除非彻夜不睡,否则都会睡觉的时间死亡。

    在这种时间还没睡觉,实在可疑至极。

    如果是平常总是会喝到烂醉如泥的男人,那就更不用说了。

    「那……那是因为……」

    男性随从很明显地惊慌失措了。

    因为他的反应明显到像是演技,让我差点笑了出来。但只要看到他苍白的脸色,就能明白那不是演技。

    如果这是演技,那他应该能当上舞台剧的主角了吧。

    随从们互相使了个眼神,似乎在思考能让他们脱罪的借口,可惜我已经知道其中的原因。

    负责监视的部下,已经把迷宫恶梦被人袭击的消息告诉我了。

    至于那位袭击者,应该就是这些随从死掉的主人派去的刺客吧。

    就算只从环境证据来判断,我也对此十分肯定。

    那男子肯定是打算用武力逼迫不听话的迷宫恶梦就范。

    要不然就是为了泄愤,想要解决掉迷宫恶梦。

    不管动机为何,这种愚蠢的行为都让人不由得叹气。

    顺带一提,那些实行犯似乎被迷宫恶梦轻易击退了。

    居然连敌我的战力差距都无法理解,可悲也该有个限度吧。

    还是说,那些人有着无法违抗上司的理由吗?

    如果那名男子就是那位上司,这确实有可能。

    有着无能上司的部下还真是可怜。

    好啦,那些失去无能上司的部下会怎么做呢?

    如果可以,我希望他们不是跟上司一样无能的家伙。

    就算没办法编个好理由,让欧兹国不向沙利艾拉国提出抗议,我也希望他们至少能让大事化小。

    如果正式的使者在他国死掉,不管有什么样的理由,该国都一定会受到追究。

    如果不找个正当的理由,我国就会对欧兹国欠下不必要的人情。

    既然如此,那我就必须在这时从这些家伙口中,取得他们的上司对迷宫恶梦出手的证言,让他们承认那名男子是死于迷宫恶梦的报复。

    虽然无法改变死者是在沙利艾拉国内死亡的事实,但如果死者是因为对危险魔物出手而自食恶果,那我国的责任就会减轻。

    如果再考虑到那名男子至今的言行,我方的说词应该也会被认同吧。

    ……希望如此。

    我很明白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

    如果欧兹国早就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才派那名男子过来,那情况就糟透了。

    猜不透欧兹国的目的,让我相当害怕。

    我的妻儿受到袭击。

    显然与他国有所勾结的盗贼不断增加。

    神秘的入侵者。

    这些迹象都让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然后,仿佛要印证这种不好的预感一样,密探传来欧兹国正在暗中行动的报告。

    据说对方有开始备战的迹象。

    我不敢相信会有这种事。

    沙利艾拉国和欧兹国的国力差距相当大。

    万一两国开战,应该会是沙利艾拉国的压倒性胜利吧。

    欧兹国不可能不明白这点。

    难道欧兹国有胜算吗?

    难不成是连克山杜帝国或圣亚雷乌斯教国要暗中支援他们?

    我不知道。

    欧兹国真的打算开战吗?

    我连这点都不知道。

    但是,我应该做好现在力所能及的事。

    那就是先让眼前的这些随从自白。

    万一欧兹国真的打算开战,就算做这种事也没有太大的意义。

    不管怎么说,战争还不一定会发生。

    说不定还能靠着交涉解决事情。

    虽然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但我会做好自己能做的一切。

    再来的事情,只有女神才知道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