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五卷间章被玩弄的领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最近发生的一连串事件,让我身心都备受煎熬。

    盗贼数量暴增,绑票之类的犯罪案件也受此影响接踵而来,导致我们盖伦家领地的治安逐渐恶化。

    因为盗贼增加的速度过于异常,我怀疑这可能是别国暗中搞的鬼。正在进行调查时,妻子和女儿搭乘的马车就遭到袭击了。

    幸好妻儿都平安无事,但我的心腹梅拉佐菲有一度差点丧命。

    之所以说是一度,是因为当我接到通知,赶去确认梅拉佐菲的状况时,他已经毫发无伤活蹦乱跳了。

    而且还是梅拉佐菲本人亲自向我报告这件事。

    据说是蜘蛛型魔物从盗贼手中救了他们。

    我妻子激动地说,那肯定是神兽大人。

    在我们沙利艾拉国所信仰的女神教中,有一只侍奉女神大人的神兽大人。

    我妻子似乎认为那只蜘蛛型魔物就是神兽大人。

    我才刚因为家人平安无事感到放心,隔天就在家里发现身份不明的可疑人物的尸体。

    就事件发生的时间点来看,我怀疑他们可能是在前一天袭击我妻儿的盗贼的同伴,并且命令梅拉佐菲进行调查。但至今依然没能抓到他们的狐狸尾巴。

    更正确的说法是,因为领地内的盗贼从那天之后就忽然消失,让我们不得不先把这件事摆到一边。

    我们很快就找到犯人了。

    在城镇附近的森林中,有人发现救了我妻儿的蜘蛛型魔物就躲在里面。

    我不由得发出干笑。

    没想到能够不着痕迹地消灭盗贼的强大魔物,居然就躲在这么近的地方。

    虽然妻子认为是神兽大人拯救了这个城镇,但我可没那个心情陪她高兴。

    总之,我得避免刺激到那只魔物,谨慎地处理这件事。

    虽然我这么想,但从欧兹国来到这里的冒险者却跑去找那只蜘蛛型魔物。

    而且因为他们在城镇中到处宣传那只蜘蛛型魔物的事情,结果搞到民众都知道这件事了。

    为什么事情会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而且我妻子还积极地到处宣传那只魔物就是神兽大人的说法。

    老婆啊……难道神兽比你老公的胃还重要吗?

    拜此所赐,民众们也开始认真觉得那只蜘蛛型魔物是神兽大人了。

    可是事实根本就不是那样!

    我已经查出那只蜘蛛型魔物的真面目了。

    它是栖息于欧兹国的艾尔罗大迷宫,俗称迷宫恶梦的危险魔物。

    也是曾经袭击过人类的魔物。

    天晓得它什么时候会一个不高兴就袭击我们。

    尽管如此还把它当成神兽崇拜,实在是太危险了。

    但是,在妻子率先鼓吹这种说法的情况下,我也不能随便否定她的话,说那只魔物不是神兽大人。

    要是一个没搞好,我可能会受到弹劾。

    「呵……呵呵呵……梅拉佐菲,我到底该怎么做?」

    「老爷,请您振作。我会陪着您的。」

    喔喔。一个人最大的宝物,果然是知己的心腹兼好友。

    「老爷,虽说恶梦不是神兽大人,但那只魔物应该也拥有智慧吧?」

    梅拉佐菲指出的问题,让我不由得低吟一声。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我直接说结论吧,恶梦八成拥有相当高的智慧。」

    「既然如此,那它是不是能听懂人类的语言?如果是这样,说不定有办法跟它进行交涉。」

    「梅拉佐菲,事情没有那么单纯。对方可是魔物。即使拥有跟人类同等的智慧,也不见得能够对话。你有自信能跟神言教的狂信者正常对话吗?」

    听到我的问题,梅拉佐菲闭口不语。

    明明就连人类和人类都很难互相理解,想要跟魔物互相理解当然更难。

    总之,我们只能小心监视恶梦,提防它的袭击。

    那可是能够暗中解决掉我们应付不来的盗贼的强大魔物。

    据说它在欧兹国摧毁了一座要塞。

    我不认为人类有办法对付它。

    我只能向女神大人祈祷,希望它不要作乱。

    「老爷,您是不是太过杞人忧天了?」

    「怎么?你也想说,那是能够拯救我国的神兽大人吗?」

    这么说来,梅拉佐菲身受重伤时,也被恶梦救了一命。

    因为对方有救命之恩,所以不敢说它坏话吗?

    他从以前就是个认真过头的家伙。

    一旦别人有恩于己,就会尽全力报答,是个耿直但笨拙的男人。

    「我也很感谢它治好你的伤势。」

    这是我的真心话。

    梅拉佐菲得救这件事对我来说,就跟妻子与女儿得救一样高兴。

    「但这只是我个人的感想。身为一名为政者,面对危险的魔物来到城镇附近这样的紧急情况,我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然后展开行动。」

    或许恶梦真的是神兽大人。

    或许恶梦真的能拯救这个国家。

    可是,事情也可能正好相反,恶梦说不定会为我们带来破灭。

    我还不知道结果到底如何。

    既然如此,那我身为为政者,就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来处理这件事。

    我不能因为自己天真的想法,就让领民们暴露在危险之下。

    「梅拉佐菲,你觉得恶梦是什么样的魔物?老实告诉我你的感想。」

    我突然在意起这件事,于是开口问道。

    「这个嘛……其实我也不太确定。」

    梅拉佐菲难得做出这种不明不白的回答。

    梅拉佐菲面对问题时只会回答「是」或「不是」,是个讨厌模棱两可的家伙。

    但这样的梅拉佐菲却无法做出肯定的回答。

    「该说是难以捉摸吗……恶梦明明有颗邪恶的心,却是个清贫的家伙。啊,不,我果然没办法形容。」

    邪恶且清贫。

    这确实很难说得明白。

    可是,清贫啊……

    说它邪恶的话我还能够理解,但那个恶梦身上有清贫的成分吗?

    「打扰一下!大事不好了!恶梦拯救了重病患者!」

    突然冲进来的部下如此报告,让我明白梅拉佐菲口中的清贫是什么意思。

    那只蜘蛛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