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五卷O1妖精之里的决战因为我是老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是个软弱的人。

    包覆住天空的结界,很唐突地消失了。

    这个几百年……甚至几千年以来一直保护着这个妖精之里的结界。除了我之外的妖精们都茫然地望着天空。

    以为不可能被破坏的结界消失了,他们应该心生动摇了吧。

    所以我才好心警告他们,结界有可能消失啊。

    「各位,请准备迎战。敌人要来了。」

    我用风系魔法把声音传到所有心生动摇的妖精们耳中。

    听到我的声音,妖精们猛然回过神来,立刻绷紧神经。

    他们似乎发现既然结界消失,就表示帝国军已经开始进攻。

    「结界被破坏了。可是,产生结界的装置本身并没有被破坏。我们只要撑过结界修好之前的这段期间就行了。」

    我是族长的女儿,在妖精族中有着强大的发言权。

    听到我的指示,似乎让大家逐渐冷静下来。

    「更何况这里是森林,是我们妖精的地盘,人类军队不可能在这里战胜我们。让他们彻底明白……在森林中向妖精挑战是多么愚不可及的事情吧。」

    为了提振士气,我说出强而有力的话语。

    老实说,情况并没有那么乐观。

    虽然我方拥有森林这个地利优势,但人数是对方压倒性占优势。

    此外,对方还是长年与魔族争战、实战经验丰富的连克山杜帝国精兵。

    这显然会是一场硬仗。

    妖精们也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但现场气氛是很重要的事。

    看到重新恢复冷静且士气高昂的妖精们,我知道结界被破坏造成的军心动摇已经得到控制。

    其实我也不确定结界到底能不能修好。

    我一直很担心结界会被破坏。

    而且我知道,这件事有相当高的机率成真。

    因为我的特有技能。

    〈学生名册〉──

    全世界大概只有我拥有这个专属技能。

    其效果是能让我大致得知前世学生们的现在、过去与未来。

    只要闭上双眼,那本名册就会从内心深处浮现。

    只要翻开名册,就能看到依照座号排列的学生前世名字;只要全心想着那个名字,就能看到名字主人的情报。

    只不过,这个技能真的只能看到简单的情报。

    「过去」是出生瞬间的纪录。

    某人在什么地方出生。

    上面就只记载着这项情报。

    「现在」是以一句话说明该名字主人目前的状态。

    例如健康、生病、疲累等。

    但无从得知目前的所在位置。

    然后是「未来」。

    这个项目上写着那名学生的粗略死亡时间及死因。

    这个时间似乎是以我出生的瞬间为起点,以三百六十五天为一年。

    以夏目健吾这个名字翻开学生名册,就能看到上面写着他会在妖精之森战死。

    战死……就表示他会跟某人战斗。

    由古就在帝国军之中这件事,我已经从暗中监视他的侦查兵的报告中得知。

    换句话说,他人就在结界之外。

    既然由古会在妖精之森战死,就暗示着他会越过结界。

    所以我才知道结界可能会被破坏。

    而且也知道由古会在这里战死。

    身体不由得颤抖。

    看到从学生名册上消失的四个名字,身体抖得更厉害了。

    一旦学生死去,名字就会从名册上消失。

    由古──夏目健吾的名字也会消失吧。

    不同于之前那四名学生,而是由我亲手抹去。

    明明早已下定决心,身体却无法停止颤抖。

    想要不让周围的妖精们发现我在发抖,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要是让他们看到我畏惧发抖的模样,好不容易提振起来的士气又要下滑了。

    这么一来,我们就无法迎战帝国军了。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明明只是想拯救学生啊。

    前世的我是位老师。

    当老师是我从小的梦想。

    我想成为能跟学生们一同欢笑的老师。

    为此,我不惜一切努力。

    那个世代的孩子们会感兴趣的事物,我全都有所接触。

    不管是游戏、漫画、小说还是网站。

    我拼命学习能成为与学生之间的共通话题的事物。

    虽然我也有点真的沉迷于其中就是了。

    我就这样改变说话的口气,披上一层伪装,扮演一位有些奇怪的老师,让自己变得平易近人。

    虽然奇怪的地方有些是我的本性,但结果还算顺利。

    不过,同时我也不禁怀疑──

    这样真的好吗?

    用虚假的一面跟学生一同欢笑,真的是我的梦想吗?

    可是,我不敢为了展现出真正的自己而舍弃掉过去建立起的一切。

    因此,我满足于现状,浑浑噩噩地过日子。

    然后转生到异世界。

    我最后的记忆是我们正在上课。

    之后的记忆突然中断,当我回过神时,已经变成婴儿了。

    我好不容易才理解这个事实。

    毕竟我还只是刚出生的婴儿,身体动弹不得,眼睛和耳朵也都不太灵光。

    因为搞不清楚状况而陷入慌乱,忍不住大哭大喊则是我的黑历史。

    当眼睛好不容易能看得见,我开始明白自己变成婴儿时,我受到了更大的震撼。

    因为周遭的人们都有着尖尖的长耳朵。

    过去累积下来的宅知识,让我立刻明白他们是名为妖精的生物。

    同时理解自己目前的状态。

    异世界转生──我被卷入这种在网路上蔚为风行的故事情节之中了。

    我是个软弱的人。

    没办法跟小说里的主角一样,在突然被丢到异世界的情况下还能积极地努力求生,也没办法索性把心一横,展开第二段人生。

    我无法舍弃过去的自己。

    于是,在脑袋一片混乱的情况下,只有身为老师的事实是我唯一的依靠。

    我是老师。

    既然如此,就该把学生放在第一位。

    因为我理想中的老师就该那样。

    然后,我生来就拥有能办到这件事的技能。

    那就是学生名册。

    这个技能却带来令我绝望的情报。

    那就是,几乎所有学生都会在二十年内死亡。

    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连续好几天都在颤抖与逃避现实中度过。

    然而现实不会改变,就算我不愿正视,时间也会不断流逝。

    然后我发现了。

    死亡时间最早的学生,也就是在婴儿时期就会死掉的某位学生的名字,在不知不觉中从名册上消失了。

    名册上多了个空栏位。

    看到这样的结果,我不得不下定决心。

    因为在剩下的学生中,有十个人会在出生后的两三年之内死亡。

    为了阻止这件事情发生,我只好依靠技能这种东西。

    因为学生名册也是技能,我才想到如果是存在着这种不可思议力量的世界,或许也能办到类似念话之类的事情。

    于是我花费技能点数,成功取得念话这个技能。

    幸好我父亲波狄玛斯是妖精族族长。

    如果自己女儿突然说起前世的事情,照理来说应该会怀疑她的脑袋是否正常,但波狄玛斯很干脆就相信了我说的话。

    波狄玛斯似乎打从一开始就认为我异于常人。

    虽然这是一场危险的赌博,但我成功赌赢,让波狄玛斯答应保护转生者。

    之后就一帆风顺了。

    透过学生名册上的「过去」项目,我能得知学生们的出生地点。

    只要以那些地点为中心去找人就行了。

    虽然很遗憾没能来得及救出某些学生,但我几乎确认了所有学生的安危。

    有时候用钱解决,有时候做出跟绑架差不多……不,用好听的话语也无法美化我们的行为,那就是绑架。

    那是货真价实的犯罪。

    然而,妖精们做这些事情时毫无犹豫。

    妖精族愿意这么做,也有他们的理由。

    为了对抗管理者,妖精族想尽可能地创造出没有技能的世界。

    而转生者似乎天生就拥有大量技能点数,以及一项强大的技能。

    如果这些转生者锻炼技能,说不定就会被管理者盯上并且利用。

    那些话是有可信度的。

    记载在学生名册上的死亡理由之中,有一项就是因为技能被剥夺而死亡。

    那也是俊同学和卡迪雅目前的死亡理由。

    绝大多数学生都是因为这个理由而死。

    我认为那可能就是管理者亲自下手而导致的死亡。

    因为学生们目前待在妖精之里这种无法锻炼技能的环境,所以那种死亡理由已经有所减少。

    「未来」这个项目经常改变。

    可是不管怎么改变,因为技能被剥夺而死亡这件事都不会改变。

    而且那件事发生在大家身上的时间都一样。

    就在今年。

    而且在那之后就没有关于未来的资料。

    没在今年死去的学生的未来,都变成了一张白纸。

    光是想到这件事代表的意义,我就觉得害怕。

    学生名册中没有我的名字。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我是老师,不是学生。

    我无法看到自己的资料。

    不过,我想八成是那么一回事吧。

    因为技能被剥夺而死亡的,都是拥有许多技能的学生。

    然后我的技能也很多。

    我八成也会在那时候死掉吧。

    因为我死了,所以才不知道之后发生的事。

    我好怕……我不想死……

    我也想过要消除自己的技能。

    可是,在解决由古的问题之前,我不能舍弃技能的力量。

    而且,万一我用「消除技能」消除掉自己的技能,天晓得妖精族会做出什么事情。

    消除技能就等于是把力量送给管理者。

    要是我把力量送给妖精族的敌人,妖精族说不定会变成我的敌人。

    如果是波狄玛斯,就算面不改色地把我肃清掉,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只有这样的话倒还无所谓,就怕在这里接受保护的学生可能也会遭殃。

    因为妖精族并不是出于善意保护转生者。

    既然如此,那就剩下一种选择了。

    那就是击退前来剥夺我们技能的家伙,而对方八成就是管理者。

    虽然我不知道能不能办到那种事,但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在此之前要先解决由古。

    他会变成那样,都是我这个老师的责任。

    我得负起责任才行。

    ……我必须负责的对象,不是只有由古。

    我想起工藤同学的冷漠视线。

    我有成功保护好所有学生吗?

    我不知道。

    如果有好好说明,他们或许就不会那么讨厌我,但学生名册有着一项诅咒。

    那就是禁止让学生翻阅。

    简单来说,就是不能把在学生名册上看到的情报告诉学生。

    虽然不知道会有什么惩罚,但我也不想冒多余的风险。

    不管我想怎么向学生们说明,都没办法不提到学生名册的事。

    所以我只能三缄其口。

    目前唯一的问题,就只有学生都讨厌我。

    还不至于让大家爆发不满。

    既然如此,那么被学生讨厌,也算是老师的工作。

    我会心甘情愿地忍受这一切。这种小事才不算什么呢。

    ……我说谎了。我好难过。我太软弱了。

    我好怕。我不想死,也不想让学生死掉。

    我做的事情正确吗?

    我是不是没有做错?

    我是个合格的老师吗?

    快来人告诉我吧。

    「亲爱的冈~姐!我很高兴喔!为了第一个见到我,你居然跑来这边等我!」

    率领着帝国军的由古现身了。

    尽管身为大将,他却走在队伍最前方。

    「我也很高兴喔。」

    其实我一点都不高兴。

    可是,我必须教训走错路的学生。

    虽然我也不晓得这么做是否正确。

    尽管如此,我还是非得做这件事不可。

    因为我是老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