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五卷S3妖精之里的决战开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们一行人在设置了转移阵的大树附近待命。

    根据妖精的说法,帝国军似乎已经抵达结界外缘地区。

    不管是要破坏结界,还是要尝试利用转移阵入侵,或者让被洗脑的妖精展开行动,对方今天应该都会有所动作。

    看来不是只有我这么认为,大家都一脸紧张地等待着那一刻。

    然后,那一刻来临了。

    转移阵所在的大树中发出一阵小小的骚动。

    有事情发生了。

    而且我知道那件事跟我们猜测的一样,并非什么好事。

    「我们上!」

    我向大家发号施令,快步冲往转移阵所在的大树。

    用来进到妖精之里的转移阵全都在这棵大树之中。

    妖精之里几乎没有人工建筑物,都是把生长在森林中的大树树干挖空,然后拿来当成住处。

    当我们踏进状似巨蛋的大树内部时,妖精卫兵已经团团包围住一名少年。

    「等一下!我可没听说转移过来就会立刻被包围啊!」

    少年大声喊叫。

    妖精卫兵同时把枪刺向那名少年,但枪尖却像是穿过少年的身体一样落空了。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

    「好险!差点就死掉了!你们想杀了我吗?啊,想杀我?原来如此……」

    少年的声音异常激动,跟这个场面相较之下,显得格格不入。

    他那激动的模样让我觉得似曾相似。

    我不曾见过那名少年。

    然而,我总觉得自己认识他。

    既然如此,那答案就只有一个了。

    「草间?」

    我半信半疑地喊出这个名字,让少年回过头来:

    「喔喔!俊、叶多、还有阿邦!好久不见!啊,漆原同学跟栉谷同学也是,两位好!」

    少年像是完全不在意妖精们的杀气一样,随口向我们打声招呼。

    果然没错,这家伙是转生者──草间忍。

    草间前世时是个容易兴奋过度的家伙,但看来他转生之后,个性也毫无改变。

    因为他实在是没有太大改变,反倒让人觉得诡异。

    「草间,既然知道我们的身份,就表示你站在敌人那边对吧?」

    卡迪雅用日语质问草间。

    没错。

    草间知道我们的身份。

    我们明明没有报上名号,他却能说中我们的名字,就表示他事前就知道我们的情报。

    而且他还利用转移阵入侵这里。

    从这些证据就能看出,草间显然是敌方的人。

    「呃……嗯,说敌人应该也没错啦……」

    虽然说得含糊不清,但对方已经表示肯定。

    「好!尽量想办法活抓他!」

    「呜哇啊!这么多人一起上,我根本不可能打赢嘛!」

    草间惊慌失措地叫了出来。

    只要鉴定过草间的能力值,就知道那不是演技。

    草间的能力值相当高。

    但也就只跟田川差不多程度。

    不是苏菲亚那种更高一级的怪物。

    令我在意的是,至今从未见过的忍者这个技能。

    那似乎是转生者特有的原创技能。

    可是,只因为名字叫作草间忍就给他忍者这个技能,会不会太随便了点?

    妖精士兵的枪再次刺向草间。

    我才刚以为枪尖刺穿草间的身体,草间就消失不见了。

    又来了。

    刚才也是这样,攻击看起来明明已经命中草间,结果却落空。

    这似乎是忍者的技能效果。

    我推开想要杀掉草间的妖精们,挺身走到草间面前。

    就算继续交给这些妖精动手,他们也没办法击中草间。

    我假装挥剑砍向草间,然后继续往前踏出一步,整个人冲向眼前的草间。

    「呃……!」

    我的身体没有撞到草间,就这样穿了过去。

    然后,真正的草间就在我眼前。

    草间那种不可思议的闪躲技巧其实是一种幻术。

    但那不是普通的幻术。

    那种幻术可以制造出也能称作分身的实体,一旦受到攻击就会消失。

    这是忍者的技能效果之一──空蝉之术。

    在我眼前的是真正的草间。

    我用无锋的剑身部位劈向草间。

    草间退向后方避开这一击。

    但卡迪雅和菲已经先一步绕到草间身后。

    卡迪雅的刺剑和菲的拳头从左右两侧同时发动攻击。

    「咦!」

    「哎呀?」

    两人的攻击都落空了。

    草间似乎又用空蝉之术逃过一劫。

    空蝉之术难以对付的地方,就在于能够让分身和本体交换位置。

    这种能够进行另类短距离转移的闪躲方式,实在很难击中他。

    「你们想杀了我喔!」

    草间在离卡迪雅和菲有段距离的地方现身。

    栉谷同学发出的风系魔法击中草间。

    「咕哇!」

    看来这次是命中了。

    草间被压缩空气弹击中腹部,发出怪叫声,滚倒在地上。

    为了进一步追击,我和田川向他逼近。

    但滚到一半的草间突然消失。

    看来他又用空蝉之术跟分身交换位置了。

    这能力还真是棘手。

    我迅速环视周围,找寻草间的身影。

    找到了!

    草间站在一个转移阵上面。

    脚底下的转移阵开始发光。

    他想用转移阵逃跑!

    「别想逃!」

    田川准备冲向草间。

    「可恶!不是说只是稍微潜入一下就能回去的简单任务吗?那个死老头,居然敢骗我!」

    草间咒骂一声。

    他手上握着一把剑。

    看到那把剑的瞬间,我的危险感知技能立刻发出警告。

    我赶紧制止想要冲向草间的田川,对那把剑发动鉴定。

    「啊,我要逃走了,你们也快点逃命比较好喔。」

    草间把剑扔了出去。

    高高丢到天上的剑在空中飞舞。

    「大家快点逃到外面!」

    我喊叫出声、转移阵发出光芒、草间消失无踪,这三件事几乎是在同时发生。

    转移阵一旦发动,就要等待一些时间才能再次发动。

    如果要去追草间,就得等到转移阵恢复功能,但到时他肯定早就跑远了吧。

    但我现在没有多余的心力去在意那种事。

    也许是从我紧张的呼喊声中感觉到不对劲,以卡迪雅为首的同伴们都立刻冲向屋外。

    相较之下,妖精们的反应慢了半拍。

    我想要再次开口警告他们,但声音还来不及发出,身体就被人从旁抱起。

    「哈林斯先生!」

    哈林斯先生抱着我,拔腿狂奔。

    「没用的。放弃吧。」

    短短一句话就充分说明了现况。

    草间丢出去的剑刺进地面。

    然后发出强烈的光芒,引起大爆炸。

    哈林斯先生转过身子,用盾牌挡住爆炸的冲击波。

    哈林斯先生和我被那阵冲击轰飞,滚到转移阵所在的大树外面。

    因为从内侧产生的爆炸,大树被连根炸飞到天上。

    「转移阵被……」

    某人小声呢喃。

    我起身环视周围,所有同伴都平安无事。

    不过,留在那棵发生爆炸的大树里面的妖精们都没能得救。

    草间丢出去的剑,是被施加了自爆效果的魔剑。

    魔剑拥有强大的力量。

    一旦完全释放那股力量,就会产生无以伦比的破坏力。

    代价是那把魔剑会因为爆炸而损毁,再也无法使用。

    「我们被摆了一道!草间那个臭小子……他的目的是破坏转移阵,把我们困在结界之中!」

    田川懊悔地叫了出来。

    从那场爆炸的威力看来,转移阵应该全部被破坏了。

    如果要进到这个妖精之里,就只能使用转移阵。

    换句话说,只要没有解除结界,包含我们在内,在这个妖精之里中的所有人都无法离开。

    这也代表,我们被困在本应保护这里的结界之中……

    我偷偷观察同伴们的脸色,发现众人的表情大致分成两种。

    不是跟田川一样面露懊悔,就是跟卡迪雅一样陷入沉思。

    最后,我跟哈林斯先生四目相对。

    这么说来,我还没向他道谢。

    「哈林斯先生,刚才真是太感谢了。」

    「不用客气。」

    如果哈林斯先生刚才没有出手救我,我也会被卷入那场爆炸中。

    哈林斯先生知道当时已经来不及救剩下的那些妖精,才会舍弃他们,抱着我逃走。

    哈林斯先生可能是觉得如果放着我不管,就算无能为力,我也会为了拯救那些妖精而采取行动吧。

    事实上,要是哈林斯先生没有硬是抱着我逃走,我说不定就那么做了。

    我很明白。

    根本没有我能办到的事。

    不管是要阻止魔剑爆炸,还是要从爆炸中保护那些妖精,我都不可能办到。

    就算我留在现场,也只是徒增一具尸体。

    尽管如此,我还是认为也许有自己能办到的事。

    不,即使是现在,也有我能办到的事。

    「修,别用那招。」

    仿佛看穿我的想法一样,哈林斯先生如此叮咛我。

    他口中的「那招」,应该是指我正准备做的事情吧。

    「为什么?」

    「那是照理来说不可能发生的奇迹。不要在外人面前展现那种奇迹之力,否则之后会惹上麻烦。」

    我正准备做的事情,就是施展慈悲这个技能的死者复活能力。

    而哈林斯先生阻止了我。

    之所以说是「那招」,也是因为担心隔墙有耳吧。

    我也能够想象得到,要是让人知道我能复活死者,八成会引来麻烦。

    不过,如果有应该使用这招的状况,那不就是现在吗?

    「我想那招应该存在着限制吧?就连烧成焦炭的尸体都管用吗?」

    哈林斯先生的说法很有道理,让我不得不陷入沉默。

    慈悲的死者复活能力并非万能。

    要是尸体的损毁程度太严重,就不会成功。

    残留在依然猛烈燃烧的大树中的那些妖精的尸体,八成已经损毁到我的慈悲无法修复的地步了吧。

    「修,先把那种力量保留起来吧。重头戏还在后面呢。」

    「你这句话是什么……呜!」

    想要问清楚哈林斯先生话中含意的瞬间,我感到一股猛烈的寒意。

    那是我从未感受过的可怕力量的奔流。

    那股力量是从非常遥远的地方传来。

    正因为没有待在附近,我才能站得住脚。

    要是这种恐怖的力量出现在身旁,我有自信会瘫坐在地。

    「这是怎么回事!」

    田川说出众人的心声。

    大家的脸色都很难看,陷入一阵惊慌。

    仿佛在嘲笑我们的反应似的,异变还在继续发生。

    包覆着妖精之里的结界,就跟破掉的肥皂泡一样干净俐落地消失了。

    「结界被……!」

    我不知道那是谁的叫声。

    我们只能茫然无措地看着那副光景。

    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

    在思考能力逐渐恢复的过程中,我总算理解哈林斯先生刚才那番话的意思。

    我心中有个疑惑。

    就算被关在这个辽阔的妖精之里,我们也能自给自足生产食物,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不需要慌慌张张地解除结界。

    如果那就是由古的目标,我只能认为他是个笨蛋。

    反倒是必须等待结界解除的帝国军会遇上更大的麻烦。

    因为结界外面有危险的魔物四处横行,食物应该也没办法轻易取得。

    因此,破坏转移阵对帝国军而言,应该毫无益处。

    对帝国军而言,这会让他们失去唯一能够入侵妖精之里的手段。

    卡迪雅他们刚才之所以陷入沉思,应该就是因为发现这件事吧。

    然而,如果敌人有办法破坏结界,这种事就会变得不重要。

    我们的想法打从前提就错了。

    草间之所以破坏转移阵,不是为了把妖精们关在结界之中。

    事实正好相反。

    正如我们担心帝国士兵会利用转移阵入侵这里一样,那些家伙也担心妖精会利用转移阵逃走。

    敌人破坏转移阵,是为了让我们无路可逃。

    ──你们也快点逃命比较好喔。

    我想起草间说过的话。

    大骗子……你根本不打算让我们逃跑嘛!

    「菲!」

    我大声呼叫。

    「了解!可是你们得先把头转过去!」

    菲没有搞错我呼叫她的用意,变身成龙型态。

    在此期间,我们都背对着菲。

    『让你们久等了!』

    我们迅速跳到完成变身的菲身上,从地面飞向天空。

    目的地是结界的外缘地区。

    因为帝国士兵应该正往那边聚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