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五卷幕间龙和半妖精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作战会议结束了。

    啊……肩膀都僵掉了。

    我轻轻拍动背上的翅膀,顺便伸个懒腰。

    而且好困。

    上课的时候也是一样,为什么那种沉闷的气氛总会让人想睡觉?

    其实我也知道刚才的会议很重要。

    但这两件事无法混为一谈。

    毕竟虽说是作战会议,但也没有做出什么重要的决定。

    结果就只有决定在转移阵附近待命。

    不过,我们有把根岸的事情告诉阿邦和栉谷,所以也不算是浪费时间就是了。

    说到根岸……

    俊那家伙该不会真的认为我们能打赢她吧?

    不对,不管能不能打赢,那家伙肯定都会选择蛮干。

    虽然哈林斯先生也明白这点,才会事先提出警告,但八成只是白费力气。

    如果卡迪雅能好好阻止他的话就不会有问题,但那女孩没见识过根岸的可怕之处,说不定会认为俊能打赢,就不帮忙阻止他。

    俗话说得好,爱情是盲目的。

    因为对俊过度信赖,看来是不太能期待她派上用场了。

    唉……

    我是不是经常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哈林斯先生也是。

    虽然已经回到借住的房间,但我总觉得有些胃痛,实在不想睡觉。

    稍微到外面散步一下吧。

    打开房门走到屋外后,就看到两名男妖精挡在面前。

    我差点就板起脸孔,但还是勉强控制住表情肌肉。

    无视他们直接迈开脚步后,两名妖精也默默地跟在后头。

    别跟过来啦。

    烦死人了。

    这些家伙是怎么回事?

    我们又不是囚犯。

    我不明白像这样整天监视我们有什么意义。

    暗自不满的我到处乱逛,碰巧在前方看见一道人墙。

    笑声从该处传了过来。

    真是稀罕。

    自从来到这个妖精之里,我还不曾看妖精笑过。

    所有妖精都绷着一张臭脸,连微笑都没有。

    然而,眼前这群妖精却全都大声笑了出来。

    难道那里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吗?

    我怀着凑热闹的心情探头一看。

    结果看见安娜捂着红肿的脸颊,蹲在地上。

    咦?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

    安娜脸上那是被打的伤痕?

    这表示安娜被人殴打了?

    因为看到这样的她,所以这些家伙才在笑?

    「你们这些家伙在做什么!」

    在感到愤怒的瞬间,我叫了出来。

    原本还在笑的妖精迅速变回正经的表情,转头看向这里。

    那种跟机械一样的表情,让我胸中的怒火变得更加强烈。

    「这是我们妖精的问题,请你这位外人不要过问。」

    聚集在此的其中一位妖精这么说道。

    那家伙似乎是这群妖精的老大。

    「那我也要告诉你。安娜是我们的同伴,才不是什么外人,所以我当然有资格过问。」

    我走向那家伙,一把揪住他的胸襟。

    「还是说,你不只希望我过问,还想要我插手?」

    我握紧没有揪住胸襟的另一只手。

    老实说,我很想立刻一拳打在那张脸上,但还是忍了下来。

    我知道一直跟着我身后的两名妖精监视员都拿起了武器。

    真是的!

    我都已经拼命忍耐了,拜托不要随便引起问题啦。

    「你们确定要拿武器对着我?我可是真正勇者的同伴喔。你们做好与勇者为敌的觉悟了吗?」

    不光是身后的两人,这些话也是在警告在场的所有人。

    胸襟被揪住的妖精挥开了我的手。

    「我们走吧。」

    在场的妖精们转过身,准备离开。

    「慢着。」

    我抓住妖精的肩膀不让他走。

    「给我道歉。」

    「不需要。」

    「你觉得不需要,但我可不这么想。快道歉。」

    被抓住肩膀的妖精老大想要跟刚才一样挥开我的手。

    但我使劲握住他的肩膀,让指头深深陷进肉里,就是不肯放手。

    妖精老大因为疼痛而皱起眉头。

    「你这家伙……居然做出这种事,你以为我们会放过你吗?」

    「是你们先对安娜动手的吧?只要你肯道歉,我马上放手。快点道歉。」

    尽管如此,对方还是不愿道歉。

    逼不得已,我只好加重指尖的力道。

    力道强到肩膀差点就要被我握碎的地步。

    「我知道了!是我不对!」

    做到这个地步,终于让对方道歉了。

    我放开手后,那家伙虽然恨恨地瞪了我一眼,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就走掉了。

    现场只剩下我和安娜,还有分别跟着我们的四名妖精。

    负责监视安娜的两名妖精应该有看到她挨打的场面。

    尽管如此,他们却没有出面阻止,就只是站在旁边看,那他们跟着安娜到底有何意义?

    「不好意思,劳烦你出手相救。」

    「不用道谢。我只是不想当个近在咫尺却什么都不做的无能废物罢了。」

    我顺便讽刺一下负责监视安娜的两名妖精。

    那些家伙知道我在说谁,眉头抖动了一下。

    「不过,你自己也有问题吧。平常那位魔鬼教官跑到哪里去了?你明明可以反过来把那些家伙打得落花流水吧。」

    我很清楚魔鬼教官安娜的厉害。

    毕竟陪我练等的不是别人,就是安娜。

    我至今依然忘不了当时的严苛训练。

    如果只有这样的话倒是还好,但她相信只要吃下强大魔物的肉就能变强,不顾我的抗拒,硬是把魔物的肉塞进我嘴里。

    想起当时的事情,我自然而然露出干笑。

    「如果我办得到,就不会这么辛苦了。」

    安娜瞥了剩下的四名妖精一眼。

    原来如此。

    因为这些家伙在场,就算她想抱怨也没办法吧。

    「居然一群人围在一起欺负一个女孩子……妖精明明很长寿,做的事情却超级幼稚。就连现在的人族小孩也不会做出那么幼稚的行为呢。」

    我得意扬扬地代替安娜说出她说不出口的话。

    ……虽然我也知道,在前世欺负过同学的我没资格这么说。

    「所谓的妖精都是那种家伙吗?如果是的话,那妖精真是太落伍了。毕竟他们做了连小孩子都知道很逊的行为嘛。不过,我想应该只有少数超级愚蠢的妖精会做出那种事啦。」

    自己说的话,让我的心刺痛了一下!

    呜……对不起!前世的我就是个幼稚的超级大笨蛋!

    「不过以后就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因为这些人肯定会保护你的。你们刚才只是因为无法相信自己的族人居然会做出那种低俗的行为,才会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对吧?」

    我笑着看向负责监视安娜的两名妖精,他们的脸颊不断抽搐。

    他们也听出我话语中的讽刺意味了。

    虽然听得懂,但要是在这时出言反驳,就等于是自己承认妖精是低俗的种族。

    因为我就是那个意思。

    我相信妖精们也不是笨蛋。

    他们应该知道自己的行为相当低俗。

    然后,妖精这个种族有着异常强烈的自尊心。

    被人愚弄到这个地步,绝不会承认自己就是笨蛋。

    因此,他们这时只能同意我说的话。

    「有道理。为了不让妖精族的品格降低,我们会向上面通报这件事。」

    尽管青筋暴露,他们还是向我如此保证。

    成功了!

    虽然这是好事,但我的心也在隐隐作痛。

    我在前世时欺负过某个女孩。

    虽然我也不确定那算不算是欺负。

    那家伙名叫若叶姬色。

    是个长得有些姿色,把我的学长拐走的狐狸精。

    光是想起那件事,就让我不爽。

    鼓起勇气向学长告白,却换来一句「对不起,我喜欢的是若叶同学」时的心情,我片刻都不曾忘记!

    虽然知道自己恨错人了,但当时的我无论如何都吞不下这口气。

    我哭着跑去跟若叶姬色抱怨,可是那家伙却用冰冷的目光藐视我。

    当时,我心中似乎有某种东西断掉了。

    从那件事之后,我就把若叶姬色视为眼中钉,没事就找她麻烦。

    直接对她说难听的话。

    把她的东西藏起来或是丢掉。

    要不然,就是把刀片放进她的抽屉。

    做了许多针对她的恶作剧。

    不过,若叶姬色依然若无其事地无视我的这些行为。

    这让我更加火大,要是朋友没有出面制止,我说不定会做出更过分的事。

    「若叶同学很危险,你别再去惹她了。」

    爱和久美一直这样劝我,其他朋友也都对我说过同样的话。

    我也知道这么做很不妙,但就是没办法罢手。

    只要被若叶姬色那双目空一切的眼睛注视,我就无论如何都压抑不住怒火。

    那眼神,就像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一样。

    学长被抢走的恨意逐渐消失,我变成单纯对那眼神感到不爽。

    毕竟我没跟学长交往,学长对若叶同学也只是单恋,会有那种喜欢的人被抢走的感觉本来就毫无道理。

    就是因为那种坏事做太多,我才会遭到报应吗?

    我在蛋里想过这个问题。

    其实我已经记不太清楚还在蛋里时的事情了。

    那种感觉有点像是作梦吧?

    不过,我还记得那种被关在阴暗又狭窄的地方的感觉。

    逃出那种难受又可怕的地方后,才发现自己居然是一头龙。

    我还以为自己在不知不觉间死掉了,没想到却转生变成了一头龙,而且还是宠物。

    会觉得自己受到报应,也很正常吧?

    因此,当我知道以前的班上同学全都转生到这个世界时,我就决定如果能再次遇到若叶姬色,一定要先向她道歉。

    告诉她:「对不起,我干了蠢事。」

    听说若叶姬色已经死掉了。

    所以,我心里的疙瘩一辈子都不会消失。

    也许那才是上天给我的真正惩罚吧。

    「安娜,你早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了吧?明明知道会遇到难受的事情,为什么还要跟着俊来到这里?」

    我说出之前就想问的问题。

    我知道安娜一直勉强自己跟我们共同行动。

    尽管如此,她还是咬紧牙关撑了过来,让我很好奇她为何要做到这种地步。

    现在也是如此。

    她应该知道妖精喜欢虐待半妖精,也知道自己回来不会遇到好事才对。

    「我发誓效忠亚纳雷德王家。既然我践踏了自己的誓言,就不得不努力做出补偿。」

    这回答有一半是真心话,有一半是客套话。

    我总觉得她对俊怀着不同于此的特殊情感。

    只不过,那好像不是恋爱。

    真要说的话,应该是母性本能吧?

    啊啊……我想大概就是这么回事了吧。

    对安娜而言,俊就像是她的孩子。

    那就是母亲想要保护孩子的心情吧。

    所以不管遇到什么难题,她都要拼命保护俊。

    不光是忠诚心,就是因为有这种感情,她才会宁愿勉强自己也想帮助俊不是吗?

    这么一想后,我觉得豁然开朗。

    毕竟安娜有时候就像是养育俊长大的母亲。

    真是太好了呢,卡迪雅。

    安娜似乎不是你的竞争对手。

    不过,就某种意义来说,她或许比竞争对手还要厉害喔。

    母爱是很伟大的。

    在某种意义上,能够发挥出比恋爱更强大的力量。

    虽然俊很可能做出乱来的事情,但要是他陷入危机的话,安娜可能也会做出不顾自身安危的行动。

    尽管没有血缘关系,但这对母子还真像呢。

    可能乱来的家伙又多了一个。

    干脆把所有麻烦事全都丢给哈林斯先生算了。

    不过,我还是会尽量协助他啦。

    为了让所有人都能活着回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