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五卷S2决战前一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确认过结界后,我们在隔天召开聚会,讨论防御帝国军攻势的对策。

    「首先,如果我们假设结界无法被破坏,那敌军的目标应该就如同大小姐昨天说是转移阵吧。考虑到我们转移过来时的状况,妖精族的警备工作做得还算严密,但也绝非牢不可破。」

    哈林斯先生代表众人,提出需要担心的问题。

    就跟昨天卡迪雅好心提醒妖精们时说的一样,既然结界无法被破坏,那敌军就只能利用转移阵入侵这个妖精之里。

    根据老师的说法,设置在这个妖精之里的结界似乎相当特殊,如果不使用特别的转移阵就无法进到里面。

    既然结界无法被破坏,那只要守住转移阵,就不需要对付帝国军的所有人了。

    照理来说,只要让转移阵暂时停止运作,应该就不需要担心有人入侵,但从妖精们昨天的态度看来,他们显然不会那么做。

    「为什么他们打死都不肯听我们的忠告?」

    「不就是因为身为妖精的无聊自尊心吗?不过,说不定他们其实是想隐瞒无法让转移阵停止运作的事。」

    哈林斯先生一脸无趣地随口说出很重要的事。

    「无法让转移阵停止运作?」

    「大概吧。以普通的转移阵来说,只从其中一边动手是没办法让转移阵停止运作的。如果不从两边同时进行停止作业,就没办法让转移阵停止运作。而且一旦停止运作,想要重新恢复运作就会变得很麻烦。更何况这里的转移阵还能跨越昨天看到的那个结界,是相当特殊的转移阵。难道不是因为想要停止转移阵并不容易,他们才会那么说的吗?」

    原来如此。仔细一想确实有道理。

    「安娜知道些什么吗?」

    「很抱歉。关于结界和转移阵的事情,没人会告诉像我这样的半妖精。」

    安娜一脸愧疚地道歉,让我发现自己说错话,内心冷汗直流。

    只要稍微想想,就该明白受人虐待的安娜不可能知道那种机密事项了吧。

    不但不小心说出在安娜的伤口上撒盐的话,还让她反过来道歉,这样岂不是太差劲了?该道歉的人反倒是我才对。

    「不,是我问了奇怪的问题,对不起。」

    「不。修雷因大人不需要道歉。都是我太没用,帮不上您的忙。」

    我和安娜一直互相道歉,直到哈林斯先生拍了拍手才停下来。

    「我们继续讨论吧。在我看来,转移阵应该是无法停止运作。因此,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去协助转移阵的警备工作,不晓得各位意下如何?」

    「要是有妖精被洗脑的话,那该怎么办?」

    听完哈林斯先生的提议,我提出另一个值得担心的问题。

    被由古洗脑的妖精,说不定早就混进妖精之里了。

    万一真的有那种妖精存在,他们应该会从内部发起某种行动才对。

    「修,那不是我们有办法解决的问题。」

    对于我担心的问题,哈林斯先生斩钉截铁地断言不可能处理。

    「哈林斯先生说得对。想要对这个广阔的妖精之里中的所有妖精都施展鉴定,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务吧?既然他们说得那么有信心,就应该会自己解决这个问题。如果他们真能抵抗那种洗脑,应该会做给我们看吧。」

    卡迪雅对哈林斯先生说的话表示赞同。

    昨天,妖精们大言不惭地说他们绝对不可能被洗脑,似乎惹火了曾经被洗脑的卡迪雅。

    那种带有讽刺意味的口气就象征着她心中的怒火。

    「其实我也明白就算真的有妖精被洗脑,光凭我们也无从找起。但因为办不到就放着问题不管,这样不是很糟糕吗?万一那种家伙真的存在,不就能够在妖精之里中从事破坏活动,或是暗杀重要人物了吗?」

    「邦彦说得也有道理,而且结界也不是绝对不会被破坏吧?在最糟糕的情况下,敌军不但会从转移阵大举入侵,被洗脑的妖精也会在妖精之里内部引起暴动。因为这样导致结界也被破坏的情况并非不可能发生吧?」

    栉谷同学把田川担心的事情说得更加可怕。

    「的确,那是最糟糕的状况了。」

    我的呢喃声让屋内的气氛变得沉重。

    「那个……我们还没说到最可怕的问题吧?」

    仿佛要把沉重的气氛变得更沉重似的,菲开口了:

    「不是有一个吗?比夏目那个笨蛋还要可怕许多的家伙。」

    菲的话语让我想起那位强敌。

    不,说想起其实并不正确。

    我从来不曾忘记那家伙的事。

    不但轻易抵销我的魔法,还像是在玩弄婴儿一样轻易击败老师,就连菲都一眼认定是怪物的强敌。

    「根岸彰子……」

    菲沉重地说出那个名字。

    转生者根岸彰子。

    今世的名字是苏菲亚.盖伦。

    在我们面前展现出压倒性实力,并且协助由古的转生者

    然后,也是跟老师口中的管理者站在同一边的其中一位转生者。

    「根岸……你说的是那个根岸吗?」

    不清楚状况的田川如此询问。

    前世的根岸彰子是个引人瞩目的家伙。

    所以田川和栉谷同学似乎都还记得她。

    「就是那个根岸。」

    菲如此肯定,并将视线抛了过来。

    在她的催促下,我说出由古在王都引发的事件,以及当时见到苏菲亚的状况。

    「她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至少我看一眼就知道自己打不赢她。」

    连我们之中能力值最强的菲都如此断言。

    这代表我们之中没人打得赢苏菲亚。

    顺带一提,我得到田川和栉谷同学的许可,鉴定过他们的能力值了。

    他们的能力值仅次于我,比卡迪雅还要强大。

    虽然很可靠,但反过来说,就是比菲还要弱。

    无法战胜连菲都打不赢的敌人。

    「让魔法无效的能力啊……」

    田川一脸严肃地说出苏菲亚的能力。

    「那种能力对结界管用吗?」

    经他这么一说,我恍然大悟。

    苏菲亚显然拥有某种能让魔法无效的技能。

    万一那种技能能够把结界变得无效,该怎么办?

    「不知道。」

    我诚实回答。

    我不知道苏菲亚的魔法无效化能力到底厉害到什么地步,也不知道结界能够抵抗那种能力到什么地步。

    万一结界抵挡不住苏菲亚的能力,结界不会被破坏这个大前提就失去意义了。

    「呃……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小心避免结界受到破坏,同时防范来自转移阵的入侵者,还要注意别让受到洗脑的妖精引起暴动,并且提防在场众人都打不赢的怪物吗?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务嘛。」

    田川这番话,让原本就消沉的气氛变得更加沉重。

    「而且敌人那边的转生者可不见得只有根岸一个。」

    卡迪雅的发言,把沉重的气氛变得更沉重了。

    现在是说那件事的时候吗……

    其实我也明白这是必须面对的问题。

    尽管如此,我还是无法否认自己无论如何都想避开那个话题。

    「确定在敌军那边的转生者是夏目、根岸,还有被洗脑的长谷部这三位。然后,根据我们收集到的情报,还不知道下落的转生者有两位,那就是草间忍和笹岛京也。」

    听到这两人的名字,特别是京也名字的瞬间,我的心情无可避免地变得消沉。

    京也是我和卡迪雅的前世好友。

    而他说不定会变成我们的敌人。

    只要想到这件事,我就觉得胸口不太舒服。

    「草间和京也啊……叶多,你觉得那两个家伙是敌人的机率有多少?」

    「几乎可以肯定其中一个会是敌人,但如果问我是不是两个都是敌人,那我无法断言。」

    面对田川的问题,卡迪雅说出残酷的现实。

    从老师至今为止的言行看来,几乎可以肯定还有其他追随管理者的转生者。

    所以在下落不明的两名转生者之中,至少有一个会是敌人。

    然后,考虑到老师已经不再找寻转生者这点,我认为她可能早就知道所有转生者的下落。

    明明知道对方的下落,却没有把人带走也不愿意对我们提起,就表示对方已经变成敌人。

    正如卡迪雅所说,虽然无法断言,但他们两人都是敌人的机率相当高。

    但这件事也让我觉得不太对劲。

    那个京也真的会协助管理者那种来路不明的家伙吗?

    京也的个性温柔稳重。

    他虽然是个不爱出风头的老实人,但我知道他的内心隐藏着强烈的正义感。

    每当前世的卡迪雅──叶多恶作剧做得太过火时,就经常被他认真斥责。

    这样的京也,有可能原谅由古做出的那些恶行吗?

    「卡迪雅,你真的认为京也会变成敌人吗?」

    我诚实地对卡迪雅说出内心的疑惑。

    以我对京也的了解,我不认为他会原谅由古的行为。

    因为京也是个嫉恶如仇的人。

    不管是让被洗脑的苏杀害亲生父亲,还是让被洗脑的卡迪雅跟我战斗,都是京也最痛恨的卑鄙行为。

    「我不知道。考虑到前世时的个性,京也变成由古的同伴,实在不太自然。」

    「既然这样……」

    「俊,我们不能只以前世时的他为基准来思考。就像我们在这个世界走过不一样的人生一样,京也也在这里度过了同样漫长的岁月。这段时间很有可能已经让他改变了。」

    听到这些话,我才想起我们已经在这个世界度过足以改变一个人的漫长时间。

    确实是这样。

    卡迪雅也亲口说过,她已经改变。

    悠莉也跟前世时完全不同,变得沉迷于宗教。

    即使是由古,前世时也不是会做出这种离谱行为的家伙。

    大家都变了。

    也许我在别人眼中也早就改变,只是自己没有发现罢了。

    认为只有京也不会改变,是我擅自美化前世回忆的任性行为。

    「这样啊……说得也对。就算京也的信念早已改变,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拜托来个人想起草间同学吧。」

    就在我正要低头叹气时,栉谷同学抓准这个绝妙的时间点,说出这句不知道该算是装傻还是吐槽的话。

    「抱歉,草间,我真的忘记你了。」

    田川也配合栉谷同学搞笑。

    现场响起微弱的笑声,让渐趋沉重的气氛得到缓和。

    栉谷同学应该是故意说出那种话。

    就是因为擅长察言观色配合别人,她才有办法跟田川那种破天荒的家伙在一起吧。

    「草间啊……我实在没办法想象那个轻浮的家伙跟那些幕后黑手站在一起的画面。」

    草间是班上最轻浮的家伙。

    如果说夏目是班上的领袖,那草间就是小丑。

    「如果是小忍,应该会在不知道那些阴谋的情况下被当成跑腿小弟使唤吧。」

    在场的转生者都同意菲的这句话。

    草间确实有那种当跑腿小弟的资质。

    毕竟菲前世时也把草间当成跑腿小弟在使唤。

    「也有可能,他们两个都是敌人吗……」

    如果可以,我不希望那种事情发生,但还是得做好心理准备。

    「换句话说,除了比在场的任何人都强的根岸之外,我们最多还得提防两个不知是敌是友的转生者。问题原本就已经多到数不清了……真是教人头痛。」

    田川的结论说明了一切。

    这实在不是光靠我们就能解决的问题。

    「形势相当严峻。不过,我们还是非战不可。」

    若非如此,我们冒险来到这里就毫无意义了。

    就在我重新下定决心时,哈林斯先生插嘴打断了我们的对话。

    「呃……不好意思打扰一下,别忘了这是妖精族与帝国的战争,我们只是来帮忙的援军。」

    哈林斯先生这句话,泼了我一头的冷水。

    「我们在这场战争中只是配角,没有无论如何都得打赢的理由。千万别忘记这件事。」

    「可是要是战败,这里的妖精就会……」

    「所谓的战争就是这样。而且我没有保护这些妖精的义务。如果能够在这场战争中击败由古王子,那当然是再好不过,但除此之外的结果,老实说我一点都不感兴趣。」

    哈林斯先生出人意料的话语让我愣住了。

    「听好,别搞错优先顺序了。你们无论如何都得完成的任务,就只有保护好住在这里的转生者们,其中也包含你们自己的生命;再来就是击败由古王子。不必在乎妖精族和帝国之间的胜败。那是妖精族必须解决的问题,不是我们应该插手的问题。」

    哈林斯先生不管妖精死活的态度,让我不由得怀疑是不是妖精们昨天的态度惹火他了。

    可是身为大人的哈林斯先生不可能为了那种小事生气,继续说了下去:

    「当然,既然已经决定协助妖精,我就会尽己所能地让他们能够获胜。但我不希望你们之中有人为此牺牲。与其让事情变成那样,我宁愿你们选择撤退。可以吗?」

    哈林斯先生的语气强硬,由不得我拒绝。

    不过,我没办法马上表示同意。

    在认为哈林斯先生说的话有道理的同时,我内心的某个角落,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彻底接受这件事。

    「修,我很清楚你跟由古王子之间的恩怨,也明白你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参加这场战争。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以自己的性命为优先。我已经不想再看到重要的人在自己面前死去了……希望你能明白。」

    好卑鄙。

    被他这么一说,我不就没办法拒绝了吗?

    哈林斯先生亲眼看到尤利乌斯大哥和其他同伴死去的瞬间。

    听到他提出这样的要求,我根本不可能拒绝。

    「我明白了。」

    我的回答让哈林斯先生松了口气。

    「我个人认为,最好的做法是跟其他转生者一起固守在同一个地方,但这样你应该无法接受对吧?」

    哈林斯先生窥探着我的脸色。

    的确,考虑到哈林斯先生刚才的提议,跟其他无法战斗的转生者待在一起,做好要是有个万一时能够立刻逃跑的准备,对我们来说才是最安全又能达成目的的做法。

    不过,我还想跟由古做个了断。

    不,不对。

    更正确的说法是,我想阻止由古,免得再有其他人因为他而变得不幸。

    由古越是在人界作乱,就会给魔族越多趁虚而入的机会。

    因为由古的缘故,尤利乌斯大哥赌命守护至今的人族已经陷入绝境。

    比起我跟由古之间的私怨,这件事更是令我无法容忍。

    我这次就是为了阻止他而战。

    然后,在我不希望变得不幸的人之中,也包含了那些妖精。

    我确实讨厌他们,但还不至于希望他们在我眼前遭逢不幸。

    我肯定无法眼睁睁看着他们在我眼前被卷入战火之中。

    所以,我没办法跟其他转生者一起躲在安全的地方。

    哪怕只有绵薄之力,我也要为了人们而战。

    若非如此,我来到这个妖精之里就毫无意义了。

    「我想也是。既然如此,那这个提议就作罢吧。我们就尽量协助妖精,对战争做出贡献。如果有机会,说不定能够杀到由古王子面前。」

    光是看到我的表情,哈林斯先生似乎就明白我想说的话了。

    虽然很感谢他为我们担心的好意,但我也有绝对不能退让的底线。

    「对不起。各位也是,抱歉。我无论如何都想跟由古做个了断。这是我的任性,不好意思把大家也拖下水了。」

    「不用道歉,因为我也跟由古有仇。」

    「反正我也不喜欢躲在安全的地方,就陪你这一次吧。」

    卡迪雅和田川立刻表态支持。

    栉谷同学无可奈何地看着这样的田川。

    安娜虽然没有开口,但似乎也默默下定决心。

    菲难得没有太大的反应。

    从表情看不出来她在想什么。

    「菲……?」

    「啊……嗯?怎么了吗?」

    「不,我只是看你好像有心事,所以……」

    「啊……你放心,不是什么大问题啦。」

    「是吗?」

    虽然觉得无法释怀,但既然她说没问题,我也只能相信她了。

    「我刚才也提议过了,我觉得我们最好是去帮忙保护转移阵。因为结界如果无法被破坏,那里就是目前最有可能受到袭击的地方。不管是结界被破坏,还是被洗脑的妖精在内部展开活动,我们都只能在事发之后进行应对。既然如此,那保护好转移阵这个显然需要防御的地方,就是最好的选择。如果敌人无视转移阵,在其他地方引起骚动的话,我们再赶过去就行了。到时候可能需要借助菲小姐的力量,不知你是否愿意?」

    「我完全没问题喔。」

    菲随口答应哈林斯先生的要求。

    「总之,重点就是随机应变。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好我们能办到的事吧。」

    哈林斯先生这句话,让我恍然大悟。

    我想起迷宫领路人巴斯卡先生曾经对我说过的话。

    ──人都有办得到与办不到的事。就算勉强去做自己办不到的事,办不到的事还是办不到。你只要尽己所能就行了。

    他说得一点都没错。

    想要面面俱到的我,或许太贪心了。

    就是因为想要只靠我们的力量解决一切问题,这场战争才会跟田川说得一样,变成不可能的任务。

    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好我们能办到的事。

    这么一想,我就觉得肩膀上的重担减轻了许多。

    没错。我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全力面对这场战争。

    然后,完成我身为勇者必须尽到的责任。

    没错。我忘记最重要的事了。

    跟由古决一死战确实很重要,但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

    那就是守护一切。

    守护世间的和平。这才是尤利乌斯大哥理想中的勇者的生存之道。

    如果是为了达成这个目的,就算要我放弃跟由古对决也行。

    因为如果结界无法被破坏,我们又成功守住转移阵,解决掉可能被洗脑并且潜伏在内部的妖精的话,位于结界之外的由古就没办法攻进妖精之里。

    一旦事情变成那样,我们也会没办法对由古出手。

    不过,就算那样也好。

    最重要的不是我跟由古之间的决战。

    而是守护众人免于蛮不讲理的暴力。

    然后朝向之后的未来,一直努力下去。

    这才是最重要的前提。

    我说得对吧,尤利乌斯大哥?

    「我同意哈林斯先生的计划。」

    我已经下定决心。再来就只剩下等待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