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五卷S1决战前两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是我们来到妖精之里的第三天。

    因为旅途中累积的疲累,我们第一天很早就在妖精族提供的客房里就寝。

    然后,第二天则是顺利与待在妖精之里的转生者们重逢。

    今天是第三天,我正为了该做什么而烦恼。

    虽然想过要跟昨天一样找其他转生者叙旧,但由古率领的帝国军即将到来,我觉得过得这么悠哉似乎不太好。

    就算要打听情报,那些被迫过着与世隔绝生活的转生者,应该也不会知道什么能够帮助我们打破现况的情报。

    我还有很多关于老师的想法和妖精族的问题想问他们。

    但这些问题都能等到搞定帝国军之后再问。

    现在应该专心应付眼前的战争。

    如果问我在这种无法彻底相信老师与妖精族的状况下踏上战场,会不会感到不安,我也确实没办法抬头挺胸地说不会。

    不过,妖精族应该也不至于从背后捅我们一刀。

    应该不会……吧?

    想起波狄玛斯和负责照顾我们的妖精们的态度及言行就让我无法如此断定,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我们每个人的身边都随时跟着两名妖精,负责照顾我们的生活起居。

    尽管表面上挂着这样的名义,他们却从未做过照顾我们的事情。

    显然就是有名无实的监视员。

    那种态度已经表示他们压根儿不想跟我们好好相处。

    我在初次见面时请教了他们的名字,却只得到「你不必知道」这样的答案。

    他们似乎不想把自己的名字告诉我们,也不打算记住我们的名字。

    从这一点就能看出,对方真的对我们毫不在意。

    尽管如此,我还是试着跟那些妖精攀谈,想要跟对方打好关系。但除了实在没事可做时,他们对我都是不理不睬。

    想要跟他们闲聊也被当成空气,最后还被说了「如果不是重要事情,请不要随便跟我说话」这样的话。

    难道那些妖精不打算跟我们联手吗?

    从还愿意跟我们对话这点看来,波狄玛斯或许已经算对我们很客气了。

    就连那位波狄玛斯也因为必须备战之类的理由,只有在第一天跟我们见面。

    老师似乎也得从今天开始过去帮忙,没有跟我们一起行动。

    在这种被人半放生的状况下,我实在很难决定今天的计划。

    「修,我们要不要也去看看那个结界,为之后的战斗做准备?毕竟一旦战争开打,结界的外缘地区应该会变成战场。」

    看到我烦恼的模样,哈林斯先生如此提议。

    反正我心中也打不定主意,这个提议来得正是时候。

    哈林斯先生是我们之中实战经验最丰富的人。

    虽然能力值不如我,但经验带来的实力提升并不会反映在能力值上。

    我脑中完全没有事先勘察战场这样的想法。

    这让我明白自己还太嫩了。

    事情就是这样,我们决定一起前往结界所在的妖精之里外缘地区。

    结果遇见意想不到的人。

    「嗨。」

    「早安。」

    离开借住的屋子后,我们遇到于昨天重逢的其中两名转生者──田川和栉谷同学。

    「因为我们是少数能够战斗的转生者。他们就叫我们今后跟你们一起行动了。」

    田川一边这么说,一边指向像是警卫般站在他身后的妖精们。

    现场的气氛就像是在移送犯人一样。

    田川和栉谷同学似乎跟我有着同样的感觉,总觉得他们看起来不太高兴。

    「两位好。我已经从修他们那边听说过你们的事情了。我叫哈林斯,请多指教。」

    为了摆脱那种厌烦的气氛,哈林斯先生率先自我介绍并伸出了手。

    「您好。我叫田川邦彦。能够见到曾经当过勇者同伴、鼎鼎大名的哈林斯先生,是我的荣幸。」

    田川握住哈林斯先生伸出的手说:

    「邦彦?难道你就是冒险者们都在谈论的那个邦彦吗?」

    「除了我之外,大概没有其他名叫邦彦的人了,您说得应该就是我没错。」

    看到哈林斯先生惊讶的表情,田川露出得意的笑容。

    看来田川似乎是名人,只是我不晓得罢了。

    「这么说来,这女孩就是麻香吗?」

    「是的。很高兴认识您。」

    栉谷同学点头示意。

    既然田川这么出名,身为他搭档的栉谷同学想当然也是一样。

    在来到妖精之里前,田川和栉谷同学似乎一直以冒险者的身份在各地旅行。

    虽然昨天没时间向他们问个清楚,他们似乎比我想象中还要活跃。

    「能够得到两位迟早会成为S级冒险者的同伴,我心里踏实多了。」

    哈林斯先生的语气听起来不像是在说客套话。

    田川和栉谷同学在外面的世界似乎很活跃,得到了不错的评价。

    我有种被他们超前的感觉,心情有些复杂。

    能够得到哈林斯先生的认可,也让我有些羡慕。

    因为我还没有建立任何足以被周围肯定的功绩。

    「我们要不要边走边说?」

    我们听从卡迪雅的提议,在妖精的带领下开始移动。

    我们每个人都有两名妖精跟着,加起来一共有十四名妖精。

    他们完全不说废话,只是默默跟着我们,让人觉得不太舒服。

    「你们两个到底做了什么大事?」

    我不喜欢这种一群人默默走路的感觉,试着把话题转移到田川身上。

    「呵呵,你想听我跟麻香的英勇事迹?」

    这句话让我马上就后悔提起这个话题了。

    田川似乎也想摆脱这种尴尬的气氛,才会故意做出这种夸张的反应,但我能清楚感受到他单纯想要炫耀的心情。

    「果然还是算了。」

    「别这样说嘛。先看看这个吧。你觉得如何?」

    田川拿出一把武士刀。

    「这是武士刀吗!」

    「只是仿造品啦。我请别人照着武士刀的外型打造的。」

    田川仰起嘴角,得意地说道。

    这个世界没有武士刀这种东西。

    因此,虽说只有外型相似,但田川拥有的这把仿造品依然可说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把武士刀。

    光是这样就已经很有价值了,没想到田川的武士刀还是一把魔剑。

    使用强大魔物身上的素材制作而成的武器,有时候会附带某种特殊效果。

    而这种拥有特殊效果的武器便称作魔剑。

    「是武士刀又是魔剑,这武器真棒。真是太棒了。」

    我只能连连称赞。

    厉害的武器果然令人憧憬。

    「对吧?这把刀是用我跟麻香讨伐的雷龙爪子研磨而成,带有雷电的魔力。麻香手上的杖则是用在其他任务中击败的风龙骨头削出来的,拥有强化风系魔法的力量。」

    原来如此,都是因为讨伐了龙,他们才能得到这么好的装备。

    而且仔细一看,不光是武器,就连他们身上的防具似乎都是用那种龙的素材制成。

    「先声明一下,那些龙不是我们两个人单独击败的。我和邦彦只不过是参加了由许多冒险者组成的讨伐队。」

    为了让说的得意洋洋的田川,还有傻傻地感到佩服的我冷静下来,栉谷同学冷冷地补上这一句。

    栉谷同学从前世时就给人冷酷认真的印象,似乎即使到了今世也没有改变。

    因为个性差不多,她跟身为班长的工藤同学感情不错,反倒是跟菲不太合得来。

    从两人现在也隐约保持着距离这点看来,菲应该真的拿个性认真的人没办法吧。

    「你太谦虚了。能够得到那么多素材,就代表你们的表现相当出色吧?我很期待两位那足以击败龙的实力喔。」

    卡迪雅露出优雅的微笑,拍了拍田川的肩膀。

    对此,田川的反应显得有些不太自然。

    「那个……虽然这问题可能有些失礼,但你真的是大岛同学吗?我总觉得你的言行举止好像是不同的人……」

    当我对田川的奇怪反应感到不解时,栉谷同学问了这个问题。

    原来是这么回事。虽然我和菲已经听习惯,但对于知道卡迪雅前世是男生的人来说,应该会很不适应她的大小姐口气才对。

    因为这个缘故,田川才会有那种反应,并且让栉谷同学忍不住如此询问。

    不过,说她变得像是不同的人也未免太过火了。

    卡迪雅明明从以前到现在都没有改变。

    「你会这么想也很正常。我不但从男生变成女生,还是出生于上流家庭的大小姐。在那种环境下长大,当然会改变了。」

    可是,虽然我觉得她没有改变,本人却否定了这点。

    惊讶回头的我正好跟卡迪雅四目相对。

    卡迪雅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看到这一幕的田川和栉谷同学面面相觑,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

    「这就是结界。」

    在妖精们的带领下,我们来到有着一层透明薄膜的地方。

    那种薄膜往左右两侧一直延伸出去,同时也往上方延伸。

    我抬头看向上方,发现那薄膜像是弧度平缓的巨蛋一样罩住了我们的头顶。

    因为薄膜几乎完全透明,平时很难发现。但只要抬头仰望,就能看到一直都存在的结界。

    「地底下也有结界吗?」

    「地底下也跟天上一样被结界笼罩。」

    其中一名妖精回答了田川的问题。

    也就是说,敌军没办法用挖地洞的方式入侵这里。

    「可以摸吗?」

    「可以。」

    这似乎不是那种只要碰到就会触电的结界,于是我小心翼翼地摸了一下。

    这感触真是不可思议。

    感觉像在摸没有温度的玻璃一样。

    虽然看起来很薄,但摸起来非常坚硬。

    「我想确认一下这结界到底有多耐打,可以吗?」

    田川向妖精如此提议,而妖精也同意了。

    我不知道田川想做什么,走到旁边静观其变,然后就看到他拔出刀子,让紫电缠绕在刀身上。

    空气爆裂的声音响彻周围,强大的电力凝聚在田川的武士刀上。

    我发现情况不妙,警告大家远离田川。

    等我们拉开足够的距离后,田川挥出武士刀。

    凝聚在刀身上的雷电射了出去,直接撞上结界。

    耀眼的闪光照亮周围,灼热的空气化为暴风,伴随着巨响吹向我们身后。

    真不愧是用龙的素材制成的魔剑,田川足以屠龙的一击也不是盖的。

    光是在旁边看,都能清楚感受到那可怕的威力。

    然而──

    「真厉害耶……」

    田川发出赞叹。

    即使承受田川使出浑身解数的一击,结界依然毫发无伤。

    「这应该不可能打破吧?砍起来的感觉很坚硬。」

    田川一边收刀入鞘,一边这么说。

    这表示实际攻击过的田川觉得自己打不破结界吗?

    「菲也要试试看吗?」

    「啊……我觉得试了也没用,还是算了吧。刚才那一击都打不破的话,我应该也办不到。」

    就连我们之中攻击力最强的菲,都在实际尝试之前放弃了。

    我重新体认到这个结界有多么厉害。

    「夏目应该也打不破这结界吧?」

    「他也没必要打破不是吗?」

    听到田川的低语,卡迪雅说出令人意想不到的话。

    「你的意思是……?」

    「很简单吧。他只需要从内侧解除结界,要不然就是用跟我们一样的方法进来就行了。」

    卡迪雅若无其事地说出这种话,让我愣住了。

    如果用那种方法,确实就没必要打破结界了。

    可是,不管是要从内侧解除结界,还是利用转移阵入侵这里,都需要负责牵线的内应。

    如果要从内侧解除结界,当然就得待在结界之中。

    就算要跟我们进到妖精之里时一样利用转移阵,也得先找到那个地方。

    转移阵的所在位置是重要机密,就连老师都再三提醒我们,千万不能告诉别人。

    果然还是只有妖精知道那个地方。

    「你觉得我们之中有内奸?」

    其中一名妖精用带刺的口气质问卡迪雅。

    其他妖精似乎也不太高兴,明显板起脸来。

    「我只说这种事有可能发生。你们应该知道由古能够洗脑别人。有谁能够保证,你们之中连一个人都没被洗脑?」

    「不可能。我们才不会屈服于那种力量。」

    妖精语带不屑地如此断言。

    不过,让我来说的话,我觉得他们太小看由古的实力了。

    由古的洗脑能力,并不是能力值够强就有办法抵挡的东西。

    正因为卡迪雅有被洗脑的经验,才会比谁都清楚那种力量的可怕之处。

    看到妖精们嘲笑好心提出忠告的她,我实在没办法不生气。

    「是吗?可是为了保险起见,我建议暂时让转移阵停止运作。就算没人被洗脑,转移阵的所在位置也很可能早就被敌人发现了。」

    卡迪雅说得对,不管妖精们如何保密,也无法保证转移阵所在位置的情报没有泄漏出去。

    像帝国这样的大国,以及广受人族信仰的神言教,肯定都拥有优秀的情报部队。

    很有可能派人监视在外界活动的妖精,找出转移阵的所在之处。 

    「没那个必要。」

    然而对方却回以我们令人傻眼的答复。

    「不管敌军耍什么小手段,区区人族都不可能对我们造成威胁。」

    这句话实在太过傲慢了。

    而且区区人族这句话不光是针对帝国军,也有污辱我们的意思。

    那种毫不掩饰对我们的厌恶的态度,让现场的气氛瞬间恶化。

    情况最严重的是菲。

    她双手交抱眯起眼,瞪着妖精们的视线中,隐藏着像是前世时对若叶同学抱有的强烈愤怒。

    一副搞不好随时都会冲上去揍妖精的态度。

    也许是发现这件事,站在菲身旁的哈林斯先生轻拍她的肩膀,默默摇了摇头。

    看到他的反应,菲似乎勉强把怒气吞回肚子里了。

    我松了口气。哈林斯先生真不愧是成熟的大人。

    此外,始终低头不语的安娜也让我很在意。

    对于身为半妖精,曾经受到妖精迫害的她来说,现场的气氛可能真的不太好受吧。

    「不管怎么说,至少我们知道结界不是能被打破的东西了。回去之后就来思考应付帝国军攻势的对策吧。」

    哈林斯先生向众人如此说道,打断了我的思绪。

    大家都赞成这个提议,我们往来时路走了回去。

    「这些家伙……真的值得我们保护吗?」

    菲在归途上如此低语,但我假装没有听见。

    因为只要想到老师至今为止的态度,以及这些妖精刚才的态度──

    就会让我忍不住想要同意菲的这句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