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四卷S9妖精之里的转生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抵达妖精之里的隔天,我、卡迪雅和菲三个人在老师的带领下前往某个地方。

    照理来说,让身为半妖精的安娜独自留在厌恶回忆的妖精之里并非上策。

    但考虑到我们正准备前往的地方,我无论如何都希望只有我们转生者过去。

    把这件事告诉哈林斯先生之后,就得到「交给我吧!」这个强而有力的回答,于是我们便留下安娜出发了。

    我现在正要前往转生者保护区。

    那是在妖精之里接受保护的转生者们居住的地方。

    「老师,我们还没到吗?」

    菲一脸厌烦地问道。

    她会这么问,也是因为我们走了相当久。

    凭菲的能力值,这种程度的距离应该不至于感到疲累,但我们出发前还以为只有一小段路,却一直没能抵达目的地,所以她八成是感到厌倦了。

    「快到了。毕竟妖精之里很大,再稍微忍耐一下吧。」

    虽然这里叫作妖精之「里」,但面积相当广大。

    只要想到整个妖精族几乎都聚集在这里,应该就能理解这里为何如此宽广了吧。

    毕竟这里大到如果要从其中一端走到另一端,至少得花上超过一天的时间的地步。

    只要想到这点,转生者保护区位于可以走路抵达的距离内,或许已经算是很近了。

    「可是,居然会有能够覆盖这么广的范围的结界……这魔法还真是厉害。」

    「没错。拜这个结界所赐,妖精之里至今从未遭受袭击。」

    「顺便请教一下,那种魔法是如何发动的?」

    「不好意思,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

    看来就连老师也不太清楚可说是此处国防枢纽的结界的秘密。

    「我所知道的事情,就只有那是非常坚固的结界,就连女王蜘蛛怪的攻击都无法击破。在漫长的妖精族历史之中,连一次都不曾受到破坏。」

    即使承受女王蜘蛛怪的攻击也不会被击破。

    在因为这句话感到讶异的同时,我也觉得能够理解。

    女王蜘蛛怪是最强等级的魔物。

    在之前的人魔大战中,突然出现的女王蜘蛛怪就同时蹂躏了在场的人族和魔族。

    在艾尔罗大迷宫附近,还留有过去出现的女王蜘蛛怪足以改变地形的破坏痕迹。

    既然在这座有同种魔物阔步的卡拉姆大森林中,妖精还能安然无恙地生活,那女王蜘蛛怪无法破坏结界这个事实,仔细想想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如果没有结界的话,妖精族的历史早就断绝了吧。

    「长寿的妖精族的历史啊……顺便问一下,这段历史大概有多久?」

    「不知道。根据我听到的说法,在最为年长,快要五百岁的老爷爷的爷爷出生时,结界似乎就已经存在了。」

    「这还真是……」

    真是历史悠久。

    这个世界的历史,其实并没有流传太多下来。

    这是因为跟魔族之间的频繁战争导致许多书籍遗失,而这个世界的纸张跟地球不同,劣化速度较快也是原因之一。

    在无法保存书籍的情况下,历史就只能靠著解读仅存的少数资料,或是口耳相传的方式流传下来。

    这些历史也因此缺乏可信度,或是混入虚假的故事,变得像是半个童话。

    只要想到这点,就觉得长寿的妖精说不定是宝贵的历史见证人。

    不过,因为妖精族比较封闭,绝大多数都不曾踏出故乡,所以应该也不太清楚人族的历史就是了。

    「由古认为他有办法突破结界吗?」

    在足以称作历史的漫长时光中,一直守护著妖精之里的结界。

    面对如此坚固的结界,由古真的认为他有办法突破吗?

    他是不是握有某种让他确信能够突破的王牌?

    「不知道。可是,就算以前不曾被破坏,也不能保证以后也不会被破坏。太过自信绝非好事。」

    老师这番话似乎是以结界会被破坏为前提。

    听起来,像是她已经知道由古拥有破坏结界的手段。

    不,她肯定已经知道了吧。

    若非如此,她没必要冒著穿越艾尔罗大迷宫的危险赶回来。

    如果认为结界坚如磐石,只要完全倚靠结界的防守能力就行了。

    我想起卡迪雅的忠告。

    老师还隐瞒著某些事情。

    我想那八成不是卡迪雅的误会。

    老师在能说和不能说的事情之间划下了一道界线。

    「听你的说法,我实在不认为人类的力量有办法破坏结界,你认为由古握有那种秘密王牌吗?」

    卡迪雅一语切中核心。

    连我都能看出的问题,卡迪雅不可能看不出来。

    「不知道。可是他早就知道妖精之里设有结界。即使是由古,如果没有信心突破结界,也不会率领这种大规模的军队进攻吧?因此,他应该握有某种手段。虽然我也不晓得那种手段到底能不能破坏结界就是了。」

    虽然嘴巴上说不知道,但这样的分析确实有道理。

    在老师条理分明的推测中,我找不到矛盾之处。

    只不过,这还不足以消除一度在我心中萌芽的疑惑。

    在老师看不见的位置,卡迪雅眯起双眼。

    菲听不懂我们口头上的互相刺探,保持事不关己的态度,闭口不语。

    我觉得继续开口会露出马脚,于是也决定闭上嘴。

    「啊……可以看到了喔!」

    就在微妙的沉默逐渐蔓延开来的时候,我们正好抵达目的地了。

    我暗自松了口气。

    我深切体认到自己不适合玩心机。

    在老师手指的前方,有一块尽管位于森林之中却没有树木,能够被阳光照到的地方。

    在这座长满巨树的森林中,头顶上都是枝叶,几乎看不见天空,

    不过,那个地方没有树木,取而代之的是地上种著蔬菜。

    那是农田。

    正在整理田地的年轻人,是一群年纪跟现在的我们差不多的少年少女。

    他们似乎还有养家畜,有几个人正在照顾。

    其中一名少女看到我们后,便放下手边的工作走了过来。

    「老师,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

    两人用怀念的日语自然地打招呼。

    她果然也是转生者。

    只不过,即使听到应该能温暖人心的日语,现场却飘散著冰冷的气氛。

    不带感情的问候声。

    老师的表情似乎也有些僵硬。

    「然后呢?那三个人是新的牺牲者吗?」

    少女的话语让现场的气氛迅速恶化。

    「他们才不是牺牲者。」

    「这是见解上的差异。至少我认为你是加害者……算了,你们三个的名字是……?啊,我不是问在这边的名字,是在那边的名字喔。」

    少女冰冷地把老师丢在一旁,将视线移向我们。

    那名少女先是看向我和卡迪雅,然后在看向菲时吓了一跳。

    「我是山田俊辅。」

    「我是大岛叶多。」

    「看脸就知道了吧,我是漆原美丽。」

    「啊?」

    不晓得少女之所以皱起眉头,是因为卡迪雅变成女生,还是因为菲的长相跟生前差不多。

    「等一下……你是大岛同学?」

    「正是。」

    「呜哇……」

    少女不由得发出这样的声音。

    「你那是什么反应!很失礼耶!」

    「对不起。这有点超出我的意料之外。」

    「喂,我们都报上名字了,你是不是也应该自我介绍?」

    当少女的反应让卡迪雅有点受伤时,菲眯著眼睛如此问道。

    「不过,从那种个性看来,我已经大概猜到你是谁了。」

    「有道理。只问别人的名字,自己却不报上名字,确实不太礼貌。对不起。我是工藤沙智。」

    「果然没错。」

    菲用有些厌烦的声音叹了口气。

    工藤沙智——

    她是在班上当班长的女生。

    虽然我跟她的交情没有特别好,但她是个很敢说话,在班上很显眼的女孩子。

    她很重视规矩,也因为这样树立许多敌人。

    她跟在很多方面都较为散漫的菲自然是互看不顺眼。

    「漆原同学,为什么你长得跟以前差不多?」

    工藤同学果然有发现菲的长相跟前世差不多。

    虽然在那之后已经过了相当久,很容易就忘记别人的长相,但她或许还记得每天都在吵架的对象的长相吧。

    「那还用问,当然是因为死亡也无法减损我的美貌啊。」

    「我想听的不是这种屁话。」

    菲不知为何还摆好姿势,得意地说出百分之百没人会相信的谎话。

    工藤同学二话不说就狠狠地否定了那些话。

    总觉得这样的互动让人有点怀念。

    「认真说,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变成这副模样。」

    菲还是不改不正经的态度,让工藤同学用不耐烦的眼神看著她。

    「美丽?」

    「咦?是本人吗?」

    有几个人看到我们出现,就跟工藤同学一样放下工作,走了过来。

    其中两人注意到菲的长相,主动跟她搭话。

    「嗯?难不成你们是小爱和久美?」

    「答对了!」

    「也就是说……你真的是美丽!哇,好久不见!」

    因为跟久违的老朋友重逢,女生们都兴奋不已。

    菲是比较出风头的女生小团体的核心人物,交友圈也很广。

    明明相隔十多年之久,她们还是立刻就卸下心防,一起打闹。

    我实在很佩服她的社交能力。

    「总之别站著说话,跟我来。各位,今天的工作暂时结束,我们收工吧。」

    工藤同学先是对我们这么说,然后转头呼唤周围的众人。

    「老师也要来吗?我是不欢迎啦。」

    工藤同学毫不掩饰的拒绝,让我不由得愣了一下。

    虽然早在双方见面问候时,我就已经知道工藤同学讨厌老师,但看到这么强烈的反抗态度,我还是有些不知所措。

    因为工藤同学前世时是班长,有很多跟老师接触的机会,所以我记得她们的感情不错。

    如果是这样,那她跟老师之间在今世时肯定发生过什么事情,才会摆出这种反抗的态度。

    当我因为感到困惑而不知所措时,卡迪雅冷静地观察老师和聚集过来的前学生们的反应,菲则是一直注视著老师。

    「说得也是……你们难得重逢,我在场只会让大家的心情变差,所以我就不去了。」

    说完,老师转身就走。

    她当时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已经快要哭出来却强忍著悲伤,勉强微笑。

    「我们走吧。」

    无视于这样的老师,工藤同学迈开脚步。

    仔细观察周围,几名前学生正用复杂的表情看著老师。

    尽管如此,还是没人叫住老师。

    我注视著往反方向离去的老师的背影。

    那背影看起来好娇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