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四卷S7转生者的现况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献上你们的技能吧!这才是救赎之道!」

    上街采购食物的时候,到处都能见到高呼这种口号的人。

    「沙利艾拉国是将管理者莎丽儿当成神明祭拜的国家。因此,我们还是尽量别跟他们扯上关系吧。」

    老师小声地这么说,而我也表示同意。

    我很怀疑那名大声叫喊的男子的精神是否正常。

    如果这是管理者们做的好事,那可真是让人觉得不太舒服。

    我并非完全接受老师的话。

    不过,我也没办法加以否定。

    再说,如果真的有名为管理者的超自然存在,那苏菲亚的言行就能让人理解了。

    苏菲亚曾经说出「主人」这两个字。

    还表现出彷佛在执行主人命令般的举动。

    那位主人,甚至能让实力高强的苏菲亚乖乖听令。

    如果那是在这个世界被当成神明祭拜的家伙,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就连苏菲亚都打不过的我,有办法对抗还要在她之上的家伙吗?

    万一那家伙混在前去攻打妖精之里的军队中……

    「献上技能是什么意思?」

    为了挥开脑袋中的负面想法,我对老师说出内心的疑惑。

    「据说有两种意思。一种是用『消除技能』这个技能,把自己拥有的技能消除掉。」

    「有可能办到那种事情吗?」

    「有可能。『消除技能』是不需要技能点数就能取得的技能,可以花上几天的时间慢慢消除技能。一旦成功发动,在消除所有技能之前绝对不会停下,所以没办法只消除想消除的技能。消除掉的技能当然无法复原,不过只要重新进行锻炼就能再次取得技能了。」

    「这样有意义吗?」

    听老师这么说,我实在搞不懂那种技能的存在意义。

    失去技能对自己只有坏处。

    虽说只要重新锻炼就能再次取得技能,但因此耗费的时间并不会回来,付出的技能点数也全都浪费掉了。

    这就跟把自己慢慢累积起来的成果全都丢到臭水沟里一样。

    「这就是把力量让渡给管理者的方法啊。」

    「啊……」

    原来是这么回事。

    也就是说,人们就是用这种方法把自己锻炼累积的力量献给管理者。

    这就是「消除技能」这个技能的本质吗?

    「这么说来……你之前也是用这种方法消除由古的技能吗?」

    「是这样没错,不过那算是一种密技。我能付出巨大的代价消除别人的技能。现在可以告诉你了,一旦发动那招,我也会失去几个技能,之后还得昏睡好几天。在最糟糕的情况下,我和对方都有可能会死,所以我不想再用那种危险的方法了。」

    「原来如此……」

    仔细想想,在那个事件之后,那只疑似菲的父母的地竜来袭时,老师并没有参战。

    原来她不是不愿参战,而是因为这个缘故无法参战。

    「当时我认为那是最好的做法,只要消除技能,就能让骄傲自大的由古得到反省。至少我是如此相信。最重要的工作明明是在那之后好好地帮助他找回良心,但我却疏忽了。结果就是现在这样……我没资格当老师。」

    「错不在老师身上。」

    虽然算不上安慰,但我也只能这么说。

    错的人是实际行动的由古。

    「谢谢你。不过身为老师,我必须做个了断才行。对于误入歧途的前学生,这是老师最后的教育。」

    老师眼中闪烁著昏暗的光芒。

    她打算杀死由古。

    我无法对此表示意见。

    「那第二种呢?」

    我转移话题。

    同时为只能这么做的自己感到羞耻。

    「第二种我也不太清楚,只听说什么献上技能就能通往成神之路……」

    「那才像是宗教的话语吧。」

    「你说得对~」

    圣职者在大街上呼喊。

    我只想尽早逃离这个弥漫著阴森气氛的地方。

    「俊,可以打扰一下吗?」

    晚上,当我准备要就寝时,卡迪雅带著菲来到我的房间。

    老师现在正前去会见妖精族在这个镇上的合作对象。

    我觉得应该找人陪她一起去,但老师说她一个人就足够,便独自出门了。

    根据哈林斯先生的说法,那位妖精族的合作对象八成是黑社会的人。

    而黑社会的人,基本上不会接见陌生人。

    正因为如此,老师才会选择独自前去。

    虽然我觉得让老师一个人去拜访那种可疑的组织有点危险,但哈林斯先生说这个世界不是只有光明面,所以我只能勉强同意让老师独自前去。

    「怎么了吗?」

    我隐约察觉她们是故意挑老师不在的时间来找我。

    她们八成是要谈不希望被老师听到的事情吧。

    「哈林斯先生,不好意思,可以请你离开一下吗?」

    看来不光是老师,就连哈林斯先生都被排除在外。

    「嗯,我知道了。那我就随便找间酒馆打发时间吧。」

    「谢谢你。」

    「别客气。你们这些转生者总是会有不希望被我这个外人听见的话吧?」

    善解人意的哈林斯先生只留下这句话就离开了。

    「安娜呢?」

    「我让她待在房里。」

    哈林斯先生离开后,卡迪雅立刻解除大小姐模式,用日语说出粗鲁的话语。

    「哈林斯先生真是成熟稳重呢。」

    菲一边开玩笑,一边跳到床上。

    变成能够睡在床上的人类型态这件事让菲十分开心。

    虽然以前体型还不大的时候,她经常霸占我的床并且在上面睡觉,但自从体型变大之后,她就一直睡在屋外。

    能够在久违的床上睡觉,似乎让她相当满足。

    唯一的不满,就是碍事的翅膀会让她无法翻身。

    「那……你们想谈什么?」

    「当然是关于其他转生者的事情。」

    卡迪雅郑重其事地这么说,然后在菲的身旁坐下。

    她似乎打算坐下来慢慢谈。

    我也在卡迪雅的对面坐下,准备听她说话。

    「虽然没有告诉你们,但我曾经向老师逼问过其他转生者的状况。根据老师的说法,在妖精之里接受保护的转生者一共有十一名。包含我们在内,她成功接触过的转生者一共有八名。剩下的六名则是下落不明。」

    我还隐约记得初次见到老师时,她也曾经这么告诉过我。

    「在成功接触到的八个人之中,可以确定的就是我、俊、菲、由古和悠莉。我没有问剩下的三个人是谁。到此为止应该没问题吧?」

    「没问题。」

    「问题在于下落不明的那六个人。听说其中四人已经死了。」

    卡迪雅的话语,让我在一瞬间忘记呼吸。

    我不是没有想过这种可能性。

    但实际听到这个事实,还是让我颇感震撼。

    我曾经怀疑在这个受到魔物和魔族威胁的世界,转生者有没有办法全部活下来。

    在以往的对话中,可以隐约得知老师相当拚命地在保护我们这些转生者。

    这应该就表示情况危急到让她不得不如此拚命吧。

    既然如此,那是不是会有来不及得救的转生者?

    而答案已经由卡迪雅亲口告诉我了。

    「死掉的家伙是林康太、小暮直史、樱崎一成和若叶姬色。」

    听到最后那个名字后,菲猛然起身。

    她跟若叶同学之间发生了不少事情。

    菲曾经对若叶同学做出近似霸凌的行为。

    菲的前世——漆原美丽长得就跟现在人化后的模样一样,是个引人瞩目的美少女。

    但若叶同学比她更加吸引别人的目光。

    如果只有这样,菲也应该不至于霸凌她吧。

    不过,菲当时喜欢的学长喜欢若叶同学,才会让她因为单方面的嫉妒心而展开霸凌。

    内容不外乎是在若叶同学背后说她坏话,或是把她的东西藏起来,以霸凌来说还算是可爱的行为。

    若叶同学也几乎不以为意,才没有把事情闹大。

    不过,霸凌就是霸凌。

    转生后的菲,似乎也对自己过去的行为感到懊悔。

    在得知对方死去之后,我无法想像她此时此刻的心情。

    「啊……抱歉。我一时之间想不到该说什么。」

    菲本人似乎也无法说出内心复杂的想法。

    我一边观察著这样的菲,一边将视线移向卡迪雅。

    其实卡迪雅也跟若叶同学有些交集。

    卡迪雅曾经向若叶同学告白,结果受到拒绝。

    她原本就不抱希望,就算遭到拒绝,也只笑著说「果然不行」,似乎没受到太大的打击。

    但在得知过去曾经喜欢的人死掉时,不晓得卡迪雅到底有著什么样的心境?

    「我记得卡迪雅对若叶同学……」

    「你说我吗?嗯……当然是有受到打击啦。不过,该怎么说呢……其实我总觉得没有什么真实感。」

    确实如此。

    我们并没有亲眼见到她死去的场面。

    只有听老师这么告诉我们。

    会觉得没有真实感,或许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而且我们在这个世界度过的时间已经追上前世。

    老实说,我甚至连前世同学的脸孔都想不太起来了。

    虽然对交情比较好的家伙还有印象,但如果不曾发生过令人印象深刻的事件,其他人的事情我早就忘光了。

    在死掉的四人之中,虽然我跟若叶同学和樱崎同学的交情算不上是好,但他们都在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我还记得。

    不过,其实我已经快要忘记林同学的长相了。

    「小暮啊……我只能想起他哭泣的表情。」

    在死掉的四人之中,我跟小暮的交情最好。

    他是个当上高中生后依然爱哭的家伙,每次遇到一点小事情就会流泪。

    「是啊。他是个连被老师点到都会哭出来的家伙。真是怀念。」

    就像我的记忆变得模糊一样,菲应该也快要忘记没有交流的同学了吧。

    虽然小暮对我而言是忘不了的朋友,但对菲而言却是听到名字才想起来的同学。

    这点让我感到有些寂寞。

    「我记得他哭得最惨的一次,好像是在被任命为生物股长的时候吧?」

    「对,他说他绝对办不到。再来就是游戏机被老师没收的时候。」

    我们聊了小暮的大哭事迹好一段时间。

    「唉……要是小一还活著,夏目那个笨蛋说不定也不会变成这样……」

    菲叹气著并抱怨。

    她口中的小一就是樱崎同学吧。

    樱崎同学是由古的前世——夏目的儿时玩伴,也是唯一能够制止他的人。

    虽然夏目在前世时就是个性蛮横的家伙,但并没有现在这么严重。

    正因为有樱崎同学负责制止他,才没造成太大的问题。

    如果樱崎同学依然待在由古身旁,未来说不定就不是这样了。

    「夏目知道小一死掉的事情吗?」

    「天晓得,说不定他曾经跟老师打听过了吧。」

    「若是这样,他可能是听到这消息才自暴自弃了吧。不管怎么说,夏目都把小一视为独一无二的挚友。」

    菲跟夏目和樱崎同学的关系颇为亲近。

    看到现在完全失控的夏目,她应该也颇有感触。

    「到底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大家以前在日本的时候,明明处得不错啊……」

    「因为我们转生来到异世界了。任何人都会改变。由古只是碰巧往不好的方向改变罢了。」

    「但是卡迪雅没有改变。」

    「你真的这么认为?」

    说完,卡迪雅注视著我,让我心头为之一震。

    「俊……在你眼中的我是什么样子?」

    「……什么样子?」

    「你看到的是卡迪雅吗?还是叶多?」

    「咦?什么意思?」

    卡迪雅就是叶多,两者应该没有区别才对。

    我不明白卡迪雅想说什么。

    「唉……算了。不晓得你是真心觉得我没变,还是只是这样告诉自己罢了。」

    「呃……对不起……」

    我不由得向心情看起来不太好的卡迪雅道歉。

    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听到我道歉的卡迪雅露出更不开心的表情。

    我没办法继续看著她,只好别过视线。

    结果看到拚命憋笑的菲。

    「你在笑什么?」

    卡迪雅质问这样的菲。

    「没有啊,对于这件事情,我只是个旁观者喔。」

    菲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卡迪雅则是一脸不悦。

    现场的气氛非常尴尬。

    「然后呢?你来找我,应该不是只为了说这些事情吧?」

    为了改变气氛,我试著转移话题。

    事实上,如果只是要把四名同学的死讯告诉我和菲,她没必要故意挑老师不在的时候过来。

    她肯定还想说其他不想让老师听到的话题。

    「没错。对于老师那些话,你们两个相信到什么地步?」

    尽管还有些不太高兴,卡迪雅依然说出正题。

    她所谓的老师那些话,是指跟管理者有关的事情吗?

    「相信到什么地步啊……我觉得老师没有说谎。那些跟管理者有关的事情也一样,她只是说出『妖精族相信那些事情』这样的客观事实罢了。」

    老师很肯定管理者这种出现在神话之中的人物是真实存在的。

    不过,关于妖精族相信的管理者利用这个世界获取力量的事情,老师也抱持著半信半疑的态度。

    「也对,照理来说,都会觉得那些事情只是妄想吧。」

    菲的想法似乎也跟我一样。

    「也就是说,虽然你们相信老师的话,但不相信妖精族所说的管理者的事情对吧?」

    「正是如此。」

    再说,如果管理者拥有夺取死者力量的能力,我不认为妖精族有办法跟他们对抗。

    如果那种拥有神明之力的家伙真的存在,力量只跟人族差不多的妖精族根本束手无策吧。

    妖精族确实比人族更长寿,也善于使用魔法。

    但也就只有这样。

    他们并非远远强过人族。

    尽管如此还想要对付管理者这种超越人类智慧的家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不过,自称管理者的家伙应该是确实存在。即使没有妖精族所说的那种能力,也拥有足以令人类畏惧的力量。」

    这是我的结论。

    老师说管理者绝对存在,而且身为其部下的苏菲亚也真的出现了。

    苏菲亚的力量深不可测。

    如果还有比苏菲亚更加强大的家伙,那应该十分足以让人类畏惧了吧。

    「菲的想法也跟俊一样吗?」

    「嗯,差不多吧。」

    「是吗?」

    听到菲表示同意之后,卡迪雅闭上双眼沉思了一下。

    她似乎在犹豫该不该继续说下去。

    「你们两个都相信老师对吧?」

    下定决心的卡迪雅如此问道。

    「卡迪雅不相信老师吗?」

    她没有回答。

    不过她脸上的复杂表情,将内心的纠结表露无遗。

    「可以告诉我理由吗?」

    卡迪雅不可能毫无理由就说出不相信老师这种话。

    只要看到她复杂的表情,就知道她不是只因为恶意就说出这种话。

    卡迪雅应该也不想怀疑老师。

    尽管如此,她还是在这个时候对我们提起这件事,就表示她心中有著足以怀疑老师的根据。

    「老师对我们有所隐瞒。虽然没有说谎,但也没有说实话。她的说法给我这样的感觉。」

    我还以为卡迪雅会说得更为具体,没想到会从她口中听到这种暧昧不明的话。

    她本人似乎也明白这点,说得有些含糊不清。

    「那她隐瞒的事情是什么?」

    「要是知道答案,我就不用这么费心了。不过,我觉得她肯定隐瞒了不能告诉我们的事情。因为尽管她表示要说出一切,但还没说明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我也这么认为。

    不管是在妖精之里接受保护的转生者的现况和身分。

    还是没有在妖精之里接受保护的其他转生者的现况。

    老师还没有把这些关于转生者的情报告诉我们。

    「我也想认为老师之所以对我们有所隐瞒,是因为有必须这么做的理由。但现在毕竟是这种状况。就算大家同样都是转生者,也不能因为这样就贸然相信对方,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吧?」

    我明白卡迪雅想说的话。

    由古和苏菲亚明明也是转生者,却处于跟我们敌对的阵营。

    而且卡迪雅八成是在暗指她自己被洗脑时的事情。

    卡迪雅曾经被由古洗脑。

    然后将剑指向我们。

    卡迪雅是在暗示我,就连自己信任的人都有可能变成敌人。

    「我没有要你别相信她。不过,别太相信她。你要做好说不定会被她背叛的心理准备。」

    卡迪雅的话语,重重地压在我心上。

    没想到不得不怀疑自己信任的人,是件这么难受的事。

    即使明白一切都是由古搞的鬼,被苏和卡迪雅攻击时还是让我很难受。

    苏和悠莉都还在由古手上。

    光是想到这点就已经让我够忧郁了,一想到就连老师都背叛我们的情况,我就……

    对于卡迪雅的忠告,我只能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并且默默点头接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