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的魔力是万能的 第五卷第五幕亮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亮相典礼吗?」

「是的。」

某天,我和平常一样在研究所制作药水。

后来被所长叫去所长室,结果就看到王宫的文官来了。

我和所长一起坐在迎宾沙发上,一听之下才知道是要举办亮相仪式。

想知道是谁的?

当然是我的呀。

事到如今还要办吗?虽然我内心这么想,但鉴于当时的情况也是无可奈何。

又是意外召唤到两位「圣女」,又是魔物的威胁迫在眉睫,王宫那边想必也为这些事情忙得不可开交吧。

于是,一直延期的「圣女」亮相典礼,近来因为魔物的涌现问题已平息,王宫那边就开始讨论差不多该举办典礼了。

坦白说,我觉得不举办也没关系。

之前接受国王陛下的致歉时,有些贵族们也在场,所以可以当作已经亮相了吧?

不过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这就是上流阶级的辛苦之处。

尽管我不是很懂,似乎有许多因素参杂其中。

而且还是有贵族没有参与到那个场合,这次举办典礼要把那些人邀请过来才行。

「举办日期是季节的最后一天吗?」

「是的,与王室主办的舞会办在同一天。」

所长看著文官拿给自己的邀请函,开口这么问道。

所谓的季节,指的是社交季。

这段期间会有许多贵族从领地来到王都,并参加在王都各处举办的宴会,促进贵族之间的交流。

这些宴会可以视个人情况自由参加。

季节的第一天和最后一天都会有王室主办的舞会。

如果受邀出席王室的舞会,那就非得排除万难参加不可。

因此,王宫那边配合王室舞会的日期举办亮相典礼,好让几乎所有贵族都能参加。

听文官说,亮相典礼预计在舞会那天的中午举行。

家主一定要出席,其他人则视意愿而定。

夜晚的舞会和往年一样,只有成年人才能参加。

平常只有晚上才有活动,这次连中午都有,感觉大家准备起来会很辛苦。

不过,文官说大家应该都会非常积极地做准备。

这几年由于魔物肆虐,社交季期间的社交活动都倾向停办。

有些人忙著处理自己领地的魔物,没时间来王都。

但最近魔物不再频繁孳生,大家沉浸在久违的欢快氛围中。

所以闷了这么久,这次应该会办得相当盛大。

实际上,王宫举办的舞会已经确定会比几年前的更加豪华了。

「别以为跟你无关啊,你有义务两边都要参加。」

「舞会也要吗?」

「这还用说?」

听到所长这么说,我露出泄气的表情,而他则叹口气念了我几句。

如果可以在舞会静静地当壁花,那我会很乐意参加。

毕竟是那么华丽的场合,单纯欣赏盛装打扮的人们应该很有趣。

然而,在经过亮相典礼之后,我一定会受到大家注意。

尽管我觉得自己大致上习惯了,还是不喜欢变成注目焦点。

不过,一直唉声叹气也无济于事。

只能多想想正面一点的事了。

所长也收到了邀请函,代表舞会上并不会都是我不认识的人。

所以,他应该也会来吧?

「怎么了?」

「没事。」

「是吗?」

想起团长之前提到的那件事,我的脸颊顿时滚烫起来。

正要掩饰时,可能是脸色不太对劲,马上被所长逮个正著。

所长通常这时候都会紧咬著不放,但他这次没有追问。

是因为文官也在吗?

话说回来,不知道团长还记不记得?

他之前说过希望能当我的男伴。

这次的舞会他会当我的男伴吗?

如果会的话,那真的很安心。

「可以说了吧?你刚才在想什么?」

「咦?」

「你刚才的表情很不对劲啊。」

「啊……」

事情说完后,我们将文官送到研究所门口,等文官一走所长立刻这么问道。

我一时之间没意会过来所长在问什么,但听完他的下一句话后,我便知道他指的是刚才那件事。

「是有关亮相典礼的事情……我有点担心。」

「担心?」

「想说可能会引起注目。」

「当然会引起注目啊。」

「我想也是,唉……」

「讨厌受到注目吗?」

「与其说是讨厌,应该是害怕才对。可以的话,我想站在一边看就好。」

「那是不可能的啦。」

「果然是这样啊……」

男伴的事太难以启齿,我便讲别的搪塞过去。

虽然早就知道了,真的被否决掉当壁花的想法后,我还是感到很失落。

看见我这副模样,所长露出苦笑。

「我也收到了邀请函,到时我会尽可能陪在你身边,所以放心吧。」

「谢谢。」

「而且艾尔应该也会在啊,有他当靠山不是更好吗?」

听到团长的名字时,我心脏猛然一跳。

怕被所长察觉到急速的心跳,我垂下眼看著地板。

「霍克大人也会去吗?」

「会去吧。他是第三骑士团的团长,一定会受到邀请。」

「这样啊。」

「不仅如此,毕竟是舞会嘛,他会开心地来请你让他当男伴吧。」

说到最后,所长的嗓音里带著笑意。

我抬起视线就看到他一脸贼笑。

我噘起嘴,试图掩饰脸颊上的微热,而他则忍不住喷笑出来。

几天后。

如同所长的预言(?),团长真的来邀约了。

「关于亮相典礼之后的舞会……」

「是。」

当我将批售给骑士团的药水相关文件送到团长的办公室时,突然就被叫住了。

我疑惑地停下脚步,往团长的方向看过去后,映入眼帘的就是团长双颊微红的模样。

唔!杀伤力太强了……!

我的脸庞也跟著开始发烫。

「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让我当你的男伴吗?」

「呃,那就麻烦您了……」

我们在舞蹈课时说过的那些话。

团长也还记得吧?

尽管我愈说愈小声,答应团长的邀约后,他便弯起眼睛,高兴地微微一笑。

怎么回事?

室内的气温好像上升了。

「是去王宫的房间接你吗?」

「是、是的。我当天一整天都要待在王宫的样子。」

亮相典礼和舞会都是在王宫举办。

据说准备起来比礼仪课的淑女之日还要费时,我前一天就要留宿在王宫里。

昨天才碰面的侍女们都干劲十足,很是惊人。

听她们说,前一天晚上要按摩,当天早上要比以往都更加细心地做准备。

毕竟是个大舞台,她们都握起拳头,铿锵有力地如此强调著。

我内心偷偷觉得她们那气势汹汹的模样有点可怕。

亮相典礼和舞会穿的服装似乎不一样。

这也是侍女们充满干劲的原因之一。

由于必须换衣服,即使典礼和舞会之间有空档,也不可能无所事事地休息。

不过,忙进忙出做准备的都是侍女们,我几乎只要坐著就好,实在没资格抱怨。

「亮相典礼和舞会的服装不一样,侍女们都卯足了干劲。」

「这样啊。」

「所以我前一天晚上就要住在王宫里……」

我莫名害羞起来,一边将视线移往斜下方,一边说出刚才想到的事情。

也许是视野中没了团长的身影,心跳慢慢平复下来了。

但是,我可能不该移开视线的。

我错过了团长脸上一闪而逝的狡黠。

耳边传来拉开椅子的声响,我抬头一看,只见团长站起身走到我身边。

我还在疑惑他要做什么,结果他就撩起我的一缕发丝放到嘴边。

「我很期待看到你不同以往的模样。」

「……!」

团长莞尔一笑,嘴唇落在我的头发上。

于是,好不容易平复的心跳,再次狂躁起来。

时光飞逝,亮相典礼的日子终于来临了。

前一天就住在王宫房间的我,皮肤变得相当光滑有弹性。

侍女们刚按摩完毕的皮肤简直像重生了一样,我看了确实吓一大跳。

但隔天起床后皮肤还是这么好,更让我难掩惊讶。

「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没事,只是昨天就觉得皮肤状态变好了,没想到今天还是一样好。」

「这是因为我们使用了圣小姐的美容用品。」

「比起美容用品,我倒认为这都要多亏玛丽小姐你们的按摩手艺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相当好,真是太谢谢你们了。」

「您谬赞了。」

那个手艺是真的很厉害。

要是换我自己来做,我非常怀疑能不能也有这么好的效果。

我再次为这神奇的效果向玛丽小姐等侍女们道谢,她们则回以开心的笑容。

化完妆后,接著是衣服。

和淑女之日一样,其中一名侍女把长袍拿来给我看。

「亮相典礼的衣服是这件。」

「这件吗?」

我原以为要穿的一定是正式谒见国王陛下时穿的那件长袍,侍女拿来的却是不同件。

一样是白底搭配金线刺绣,只是远比上次穿过的更华丽。

首先,刺绣的范围比上一件更大,刺绣本身也变成了复杂的图案。

而且还有透明宝石缝在各处,宝石闪闪发亮地反射著光芒。

实在太华丽了,我会瞠目结舌也很正常。

我差点脱口说不用这么华丽没关系,但还是忍住了。

一旦说出口,感觉会立刻换一件更华丽的长袍。

不过,其他侍女们似乎从我的表情看出了这些心思,她们都露出伤脑筋的笑容。

「很适合您哟。」

「谢谢。」

于是,之前看到的那个很有圣女气质的我,现在有了第二个版本。

很适合我……吗?

周围的侍女们都笑盈盈地点头称赞,所以我想应该是适合的吧?

尽管我觉得自己没驾驭住这件长袍,但这么想对努力帮我打扮的侍女们不太好意思,就当作是我多心了吧。

准备完成后,我喝著玛丽小姐泡的红茶等待著,然后响起了敲门声。

看来是过来接我了。

来迎接的是不认识的骑士。

大概是第一或第二骑士团的人吧。

简单打过招呼后,我们便前往亮相典礼的会场。

前面一人,左右各一人,后面一人。

我在四名骑士的包围下走在王宫的走廊上。

感觉有点小题大作。

我知道考虑到我的立场也只能这样,但排场太大还是让我脸上的笑容变得很僵硬。

其实呢,我曾在礼仪课学过,身为「圣女」,或者说身为贵族千金,在公开场合必须时时刻刻保持嘴角上扬的柔和表情。

我原本打算在王宫内行走的时候也要这么做,但这张僵硬的表情恐怕会被老师打上不及格的分数。

走了一会儿后,来到人群聚集的地方。

我看到国王陛下和宰相也在其中。

两人身边的一名骑士向他们说了些什么后,他们便一起看向我这边。

四周围拢的人群分成左右两边,让出一条通往那两人的道路。

在骑士的带领下,我往他们两人走去。

「今天还请多多指教。」

「这是我们该说的。我很高兴终于能举办你的亮相典礼。」

众目睽睽中,我紧张到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一开口就说了句无关紧要的话,不晓得有没有问题?

看到陛下露出笑容,我想应该没问题吧。

打完招呼后,时间很快就到了。

我们以外的参加者都已经聚集到大厅了。

大厅就在眼前这扇门的后方。

陛下站在门前,我则站在他身后。

侍从打开门,门后的嘈杂声随即消失,一片悄然无声。

尽管身材高大的陛下挡住了门后的景象,一想到这前方有很多人,我就更加紧张了。

平常心、平常心。

当我做了几次深呼吸后,陛下往前走了起来。

我也跟著走进大厅,眼睛只盯著陛下的后背,不去注意周遭。

接著立即转往旁边,那里有高几阶的讲台,我和陛下一起走了上去。

陛下站定在讲台正中间,转身面向正面。

我停在陛下左侧稍微有点距离的位置后,一样转身面向正面。

到这里都和前一天的彩排一样。

没错,有彩排过。

我拜托文官让我在前一天完整走一遍流程。

就算没有陛下和宰相在,我还是请文官预先告诉我当天该站在哪个位置、该做些什么。

不然的话,我猜自己当天一定会慌得乱走一通。

文官们明明忙著准备典礼却欣然答应我的请求,我对他们只有满满的感谢。

多亏如此,我才能像这样稳稳地站在舞台上。

「先前举行了『圣女召唤仪式』,将『圣女』大人迎接到我国。今天在此向诸位介绍『圣女』大人。」

陛下说完,我便提起长袍下襬行屈膝礼。

虽然视线落在脚下,但在我行礼的同时,会场的人们似乎也都跟著行礼。

重新站直并看向前方后,我便发现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在我身上,于是身体猛然僵住。

紧张到快吐出来了。

我心想必须做点什么才行,便屏除一切杂念,看著远方发呆。

旁边的陛下仍在致词。

内容和魔物有关。

他提到我为了讨伐魔物而在各地奔走,并且取得了成效。

尽管一部分的人早已知道,不过在这个场合重提这件事,是要确保所有人都知道魔物的威胁已经平定。

听到陛下这么说,会场人们的表情都欢快了起来。

不过,我因为太紧张了,完全没注意到周遭人们的表情变化。

就在这时,我忽然发现站在后方的所长。

也许是做正装打扮的缘故,他穿的是比平常更华贵的男士对襟长外套和背心。

当我正在想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所长的盛装模样之际,视线就和他对上了。

所长挑起一边的眉毛露出贼笑,指向接近讲台的地方。

我跟著所长指的方向看去,便发现了穿著骑士服的团长。

团长原本只是面无表情地看著陛下,但一和我视线交会,他的眼神就柔和了些。

这一瞬间,我的身体也放松下来,自然地扬起嘴角。

有余力观察四周后,我在团长附近看了看,找到了其他熟悉的面孔。

那是身上长袍比以往更加华丽的师团长和眼镜菁英大人。

师团长发现我在看他,便小幅度地挥挥手,而站在他后面的眼镜菁英大人登时紧紧地锁起眉心。

我见状,因为团长而浮现的自然笑容就变成了苦笑。

你在做什么啦,师团长。

对师团长的举动感到傻眼的同时,我继续环视周遭,这次倒是发现了意想不到的人物。

那是莉姿。

奇怪?她怎么也来参加了?

我睁圆眼睛看著莉姿,而她注意到我的视线后,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我也加深笑意来回应她,并思索了一下。

本来以为亮相典礼一定只有大人们会参加,看来并非如此。

仔细一看,除了莉姿以外,还有少数几个和她年纪差不多的人。

回想起来,虽然听说舞会只限成年人参加,亮相典礼倒没有这条规定。

所以莉姿才会来也说不定。

在我东看看西看看的时候,陛下的致词结束,亮相典礼宣布散场。

我再次跟在陛下后面离开了大厅。

「辛苦你了。」

「不会。」

「想必你应该累了,舞会前就在房间稍作歇息吧。」

「好的,谢谢。」

「那么晚上再会。」

我放松地呼出一口气后,国王陛下便对我这么说道。

体力上是没问题,但精神上非常疲累。

明明时间并没有多长。

陛下可能也理解我的状况,因此立刻结束了话题。

人们似乎还留在大厅那边,喧闹声都传到了这里,不过我还是接受陛下的提议,回到房间休息吧。

我拜托带我来这里的骑士带我回房间。

虽然麻烦他人很不好意思,但我不太记得路,没办法一个人回去。

骑士答应得很爽快,于是我和来这里的时候一样排场盛大地回房了。

「我回来了。」

「欢迎您回来,辛苦了。」

回房后,玛丽小姐带著笑容过来迎接我。

我跟著她走到沙发坐下,其他侍女就端来红茶。

她们是预料到我会回来吗?

准备得真是太周到了。

我喝一口红茶,放松肩膀的力气后,站在门口附近的侍女像是察觉到什么而走了出去。

有谁来了吗?

我好奇地望著门口,侍女和外面的人讲完话便往我这边过来。

「不好意思在您休息时打扰,有访客在外面等候。」

「访客吗?」

「是的。第二王子殿下与艾斯里侯爵千金来访。」

不出所料是访客,但听到来访者的名字我吓了一跳。

莉姿就算了,还有第二王子殿下?

总之,让对方在走廊等候也不好,我立刻请侍女把人带进来。

「日安,圣。」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日安,莉姿。」

「抱歉在你这么累的时候过来。我太想近距离欣赏你这身盛装了,于是便不请自来。」

我从沙发起身,和莉姿互行屈膝礼打招呼。

之所以比平常还要注重礼节,是因为意识到还有另一名访客。

「原来是这样呀。我不要紧的,你别在意。那么,这位是?」

「圣是第一次见到吧。这位是我国的第二王子……」

我觉得这种事最好还是早点问,便对莉姿开启话端,而她马上介绍了起来。

如同侍女事先告诉我的,和莉姿一起进来的少年是第二王子殿下。

他拥有和国王陛下一样的红发与红眸,相貌比陛下多了几分柔和感。

可能是比较像王妃殿下吧。

(插图012)

「非常抱歉问候来迟,我名叫连恩•斯兰塔尼亚。拜见『圣女』大人尊严,实在不胜荣幸之至。」

「殿下太客气了。幸会,我是圣•小鸟游。倘若您不介意,希望您跟我说话的时候可以轻松一点,太拘谨会让我感到不自在……」

「这样吗?那么就承蒙您的好意了。」

第二王子殿下接续莉姿的话语做起自我介绍,他的用字遣词太过恭敬,让我感到有点仓皇失措。

我之所以没发出怪声,是因为有礼仪老师的教导。

多亏如此,总算保住了形象。

既然与殿下的问候结束了,我便请他们两人在沙发坐下。

我和莉姿坐在三人座沙发上,殿下则坐在我们对面。

都坐定后,侍女随即奉上新泡的红茶。

「非常抱歉,连我也擅自在您疲累的时候过来打扰。」

「不会……」

「我之前听艾斯里侯爵千金说过许多圣小姐的事情,很希望有机会能与您见一次面。」

第二王子殿下坐下后,便带著开朗的笑容说了起来。

听殿下说,他是得知莉姿在亮相典礼后要来找我,才硬是跟了过来。

看来莉姿把我称赞得太好了,我在殿下心中俨然是个圣人君子。

殿下腼腆地告诉我,他一直很想和这样的圣人交谈一次。

莉姿,你到底都说了些什么啊!

我边听边在内心如此吶喊,这不能怪我。

毕竟,我又不是值得被称赞成这样的圣人或君子。

殿下的期待让我感到战战兢兢,回了「原来是这样呀」这句话后,殿下忽然换上认真的表情。

「我的兄长曾经让小鸟游小姐感到不快,真的非常抱歉。」

「兄长?喔……」

我还在想他说的是哪一件事,但「兄长」这个关键字让我想起来了。

是指第一王子吧。

我完全忘了有这一号人物。

「国王陛下已经针对这件事向我道歉了,殿下请别放在心上。」

「感谢您如此宽宏大量。」

「不会,呃,是。」

殿下本来有些轻松的态度又变得拘谨生硬,害我语无伦次起来。而他发现后,便苦笑著小声说了句「对不起」。

陛下之前已经为这件事正式致歉,对我来说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不过殿下似乎一直耿耿于怀。

真是守礼重义的人。

殿下不是当事人,他向我道歉实在有些奇怪;总之我还是接受他的道歉,希望他以后别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反正我本人都忘了,真的不用在意。

也许是看到殿下道完歉了,莉姿像是要打破沉重的气氛似的用欢快的语气说道:

「好啦,既然介绍过殿下了,接下来该轮到我了吧。」

「轮到你?」

「哎呀,毕竟想来找圣聊天的可是我,殿下是自己硬要跟过来的嘛。」

面对话中带刺的莉姿,殿下也回了个苦笑。

莉姿变得比平时还要爽朗直率,应该是为了改变气氛吧。

而且从殿下的表情来看,他们两人可能本来交情就不错。

「话说回来,我真没想到莉姿会来亮相典礼呢。」

「我们不会参加晚上的舞会,那不就只能趁这个机会欣赏圣的盛装模样了吗?于是我就拜托父亲让我参加亮相典礼了。」

「要看我的盛装模样,茶会的时候我不是都会穿礼服吗?」

「茶会的礼服不能拿来比,何况你现在穿的是长袍耶。」

「是没错啦……」

「而且舞会的礼服一定比茶会的更华丽吧?我也好想见识见识哦。」

莉姿闹别扭似的这么说好可爱。

让我忍不住想凡事都顺著她。

最后,由于莉姿他们明年就成年了,我们约好到时候要一起参加舞会。

虽然我不喜欢引人注目,但看到莉姿欢天喜地的模样,便觉得参加也无妨。

侍女们听到我和莉姿的约定好像也都很高兴。

在这之后,我们三人聊了一下王立学园的生活等,聊著聊著就到了必须准备参加舞会的时间了。

由于实在太开心,一不小心就聊得太投入。

于是,我们约定下次也要找殿下一起开茶会,临时的茶会就这样结束了。

夜幕逐渐低垂之际,有人来房间接我了。

我从沙发站起来,有些紧张地看著门口的方向。

而团长走进房间后,就睁大眼睛看著我。

「今天就麻烦您了。」

「嗯……」

就算我打了招呼,团长也依然凝视著我一语不发。

一定是这件礼服穿在我身上太突兀了吧。

我自己心里很清楚,所以不敢问他礼服适不适合我。

现在穿的礼服比以往都更加华丽。

和白天穿的礼服不同,礼服到处都缝著宝石,一动就会亮晶晶地反射光芒。

光是装饰宝石就够华丽了,用的布料也很厚实。

布料会随著光线呈现出金色,上面的花纹和长袍的刺绣是同一种样式。

不仅如此,胸口和手肘处还覆盖著好几层蕾丝,每一处都装饰著深金色缎带和用立体刺绣的工法制成的花朵。

总结来说,毫无疑问比以往还要华丽,我没自信撑得起这件礼服。

侍女们都称赞很适合,我也不好意思否定她们。

但是,我身为一介平民,实在生不出自信来。

反观团长就真不愧是他了。

他就算穿的不是平常的骑士服而是舞会的服装,依然非常协调好看。

礼服使用的是带有光泽感的绀青色布料,领口、前襟及衣襬都缝著以金色为主体的细致刺绣。

内搭背心是白色布料,上面遍布著五颜六色的花草刺绣。

相较于骑士服极为华丽,但他穿起来不像我一样有格格不入的感觉,这一定是他本身底子和教养都很好的缘故。

我不由得看呆了,真想称赞一下刚才还记得打招呼的自己。

「……抱歉,因为太漂亮了,我一时看得入迷了。」

「咦?」

我们谁也没有接话,就这样静静互看了一会儿后,团长率先开口。

他拋来的这句话非常有威力,我不知该怎么回应。

尽管次数不多,他每次看到我穿礼服的时候都不会吝啬称赞,只不过今天的攻击力实在太高了。

精心打扮过的团长攻击力大概有以往的三倍。

即使我在脑中胡思乱想还是止不住害羞,脸颊逐渐滚烫起来。

我打算讲些什么糊弄过去,结果不小心脱口说:

「霍克大人也是……」

「咦?」

「啊!不对!没事!」

冷静下来啊!

我差点讲出什么话了啊!

话说到一半我便意识到这句话有多羞耻,整个人都乱了阵脚。

只不过似乎没有成功糊弄过去,团长的脸颊也泛起一阵微红。

这种气氛该如何是好啊!

在我们彼此都讲不出话来时,传来了小小的咳嗽声。

「时间差不多快到了。」

「啊!对不起!」

发出咳嗽声的是和团长一起来的文官。

回过神来,我这才发现周围的侍女们都面带笑容看著我们。

天啊──!

又、又出糗了……

旧事重演,我暗自在心中懊恼不已。

我泪眼汪汪地对脸色微妙的文官道歉后,一行人便前往舞会会场了。

舞会会场和早上的亮相典礼不同,在另一处大厅举办。

王宫里最宽广厅室的门和谒见厅的门一样大,可能是和室内大小成正比吧。

许多人正在排队等著进入大厅,我一边排在这个队列的最后面,一边抬头打量大门。

大厅的进场是从爵位最低的人开始,爵位高的人最后才进场。

除去主办者国王,身为「圣女」的我理当排在最后面。

因此来到门口时,参加者大多都已经进场了。

进入大厅时,工作人员会唱名。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乎是在对大厅里的人们通知谁来了。

虽然是以来宾的身分参加舞会,毫无疑问会引起注目。

一想像许多人的视线投注过来的画面,我就控制不住地紧张。

「你在紧张吗?」

「非常紧张。」

也许是察觉到我紧张得全身僵硬,团长担心地这么问道。

承认自己在紧张后,团长便安抚似的轻轻摸著我挽在他手臂上的手背。

我看向团长,映入眼帘的是他那沉稳的笑容。

彷佛是在告诉我不用担心,让我的肩膀微微放松了些。

没错。

这次和亮相典礼不同,有团长陪在我身边。

从掌心传来的温暖获得勇气后,我往门前迈进。

「霍克边境伯爵家,艾尔柏特•霍克先生。圣•小鸟游小姐。」

在唱名的同时走进大厅,果不其然场内所有人纷纷将目光投了过来。

虽然我按照课堂上学到的露出笑容,还是担心表情会不会很僵。

我将全副心神都放在大厅里侧的王座上,不去意识周遭的人们,这才总算克服了惴惴不安的心情。

随著团长的引导走近王座之际,周遭人们都自然地退开。

这是「圣女」的威力吗?

简直像摩西分海一样。

我眼神放空地走到王座前面停住脚步后,不久国王陛下便从王座旁边的门进入大厅。

接著,陛下开始进行开场致词。

致词中也提到魔物减少一事,会场的氛围很欢快,但我没办法一起开心。

想到接下来的事,刚放下的紧张感又回来了,我完全无暇顾及其他。

以上位者而言,陛下的致词很快就结束了。他一扬起右手,正在待命的乐团便开始演奏音乐。

这一刻终于来了啊……

我在团长的陪伴下走到大厅中央。

一抵达指定位置,我便从团长的臂弯中抽回手,与他面对面站著。

以屈膝礼回应鞠躬的团长后,接下来就要跳舞了。

我边回想舞步,边配合音乐舞动身体。

即使脑中一团混乱,还是必须展露笑容,表现出优雅得体的一面。

就在我拚尽全力跳著舞的时候,团长出声说道:

「圣。」

「是?」

「看著我好吗?」

这么说来,不好好看著舞伴的脸是不行的。

我抬起原本固定在正前方的脸,就看到面露甜蜜微笑的团长。

那炽热的视线直直落在脸上,我登时踩错了舞步﹔不过团长立刻扶住我,我才得以重新站稳。

内心都已经不堪负荷了,真希望他别发动这种攻势。

「不好意思,谢谢您帮了我。」

「不,我才要跟你道歉。因为看到你好像很紧张,忍不住就这么做了。」

我谢谢团长的及时帮助后,他也向我道了歉。

原来是故意的吗?

我用眼神责备著,他则再次说了句「对不起」。

不过,带著笑容道歉是怎么回事?

虽然应该是因为跳舞时要保持笑容,未免也笑得太开心了。

与其说是为了化解我的紧张,其实更像是在捉弄我吧。

所以小小生气一下也不为过吧?

一来一往之间,这支舞也临近了尾声。

太好了,感觉可以顺利撑到最后。

「圣,我很高兴今天有幸与你跳舞,谢谢你。」

「我也是,谢谢您。」

团长大概是感受到我松了口气,在差不多要收尾的时候,他再次出声这么说道。

我回以笑容时,这支舞正好结束。

最后配合团长一起行屈膝礼之后,周遭响起了鼓掌声。

卸下重担后,我跟著团长往墙边走去。

擦肩而过的人们都是准备跳下一首曲子的吧。

毕竟是舞会,大家还会继续跳下去。

我看到所长在前面。

他的打扮和以往截然不同,我有一瞬间没认出来。

所长和团长一样做舞会打扮,穿著比平常还要华丽的服装。

这样一看,所长也满帅气的。

所长从经过附近的侍者那边取来饮品,然后递给我们。

「辛苦啦。」

「谢谢。」

「谢谢所长。」

我轻轻举起玻璃杯后,凑近到嘴边。

原以为是酒类,没想到是果实水。

跳完舞后喉咙正渴,我很感谢所长这么贴心。

「到底是在王宫学过,这不是跳得很好吗?」

「真的吗?我跳舞的时候一直想著不要出错,整个人紧绷得要命。」

「跳得很好啊。不过,就算出点差错也有艾尔帮你嘛,有什么好担心的?」

「太多人在看了,我没办法那么乐观啦。」

我觉得所长不能因为自己不跳舞就讲得如此轻松。

这么想的似乎不只我而已,团长接著语出惊人地说:

「既然这样,约翰你也去跳支舞如何?」

「喂喂喂,我都远离社交多久了,别强人所难啦。」

「但你不跳的话……」

团长稍微压低嗓音,对一脸抗拒的所长说了些什么。

他将玻璃杯放在嘴边,没有把话说完便移开视线往旁边看去。

所长和他一样只用视线环顾周遭,然后大叹一口气。

「不过,我就是知道会变成这样才来的。」

「确实是不出意料。」

他们散发著一股彼此心照不宣的氛围,脸上浮现疲惫的表情。

这是怎么了?

我好奇得也想环视周遭,但所长制止了我。

接著在清过喉咙后,所长的气质倏然一变。

「不介意的话,能不能请你和我跳一支舞呢?」

见到所长用一本正经的态度邀舞,我被他那身气质震慑住,一时之间回不出话来。

(插图013)

看到他脸上有些刻意的笑容,我还歪题地想著所长其实也是贵族这件事。

在我睁圆眼睛凝视了一会儿后,所长表情不变地小声催促道:「快回答啊。」

我连忙伸出手放在所长递来的掌心上,他便拉著我的手放进自己的臂弯。

「所长?」

「你看看四周,但不要转头。你被盯上了。」

「什么?被盯上?」

被盯上这种说法听起来也太危险。

我按照他说的只用视线扫了一下四周,便发现稀稀落落有几个人正看著我们这边。

听所长和团长说,那些人是想认识我。

最快认识的方法就是跳舞,所以他们正虎视眈眈地盯著我,试图找机会邀舞。

「比起跟陌生人跳舞,跟我跳好得多了吧?」

「您说得完全没错。」

我不得不完全赞同所长的意见。

和团长一起跳舞都那么紧绷了,要我和其他人跳舞实在是不可能的任务。

不过,和所长跳舞就没问题了吗?其实我从来没和他跳过舞,所以没办法肯定自己不会踩到他的脚。

万一踩到了,事后再送他药水吧。

下级HP药水应该就够了吧?

就在我思考这种事情的时候,又一首曲子结束,准备跳下一支舞的人们都移动到中央。

我们也一起走过去,并在途中告诉所长可能会踩到他的脚,预先向他道歉。

「对了,所长会跳舞吗?」

「不晓得耶?我太久没来舞会了,完全没有把握。」

「是哦。那要是踩到脚的话,用下级HP药水治得好吗?」

「不要用在踩到脚这种小事上啦。我会努力别被你踩到的。」

我们一边因为药水的事情笑著,一边跳起了舞。

我觉得所长说没有把握是骗人的。

虽然不同于和团长跳舞时的感觉,所长引导得很确实,跳起来很轻松。

或许是平时相处的时间多,我不会莫名感到紧张,总觉得比刚才跳得还要好。

也可能只是我的错觉就是了。

「和所长跳完舞之后该怎么办?轮流和霍克大人还有所长跳舞就可以了吗?」

「艾尔就算了,你可别再找我啊。」

「所长打算自己溜走吗?您溜走的话,我是不是就要一直和霍克大人跳舞?」

「是可以,不过艾尔应该去找援军了吧。」

「援军?」

「对,我看到他离开刚才的位置了。」

因为有余力在跳舞中聊天了,我便问起等一下的事情。

为了避免其他人来邀舞,我还逃避现实地想说只要一直和他们两人跳舞就好,但果然被所长阻止了。

我知道。

和同一个人跳好几次舞会引起许多问题,这我在礼仪课学过。

既然如此,那我接下来必须做好和其他人跳舞的心理准备吗?那倒也不是。

团长似乎去帮忙找援军了。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说是援军,究竟会带谁来呢?

第三骑士团的人吗?

我在脑中回想著那些认识的骑士们,曲子结束后便走回原本的位置。

接著,确实有几张熟面孔在那里。

虽然是出乎我意料的人就是了。

「日安,圣小姐。」

「日安,德勒韦思大人。」

我完全没想到这个人会来舞会。

而且他的背后就是眼镜菁英大人。

「听说圣小姐有难,我们便来了。」

「这……太谢谢两位了。」

满面灿笑的师团长在换上舞会的服装后,更是俊美得有如王子殿下一般。

不过,我一直以为师团长只对魔法感兴趣,看到他出现在这里真的吓我一跳。

身为宫廷魔导师团的领袖,果然必须参与一定程度的社交活动吗?

我虽然这么推测,但其实不是。

他这次是听了眼镜菁英大人的话才难得来参加舞会的样子。

平时眼镜菁英大人似乎不会这么做,这次怎么突然要师团长参加舞会?我看向他之后,他只回了一句:「兄长交代的。」

兄长?咦?兄长?

无数问号在我脑海中闪过,但下一首曲子要开始了,我便和师团长一起前往中央。

从结果来说,师团长出乎意料地很会跳舞。

毕竟有战斗狂这个外号,不仅是魔法,连运动神经也很好的样子。

不过,个性好像会反映在引导舞伴的方式上,感觉他的引导比团长和所长还要强势。

不同的对象会带来相当不同的跳舞体验呢。

我平常顶多只跟舞蹈老师跳舞,这次真是上了一课。

和师团长跳完后,下一个是眼镜菁英大人。

眼镜菁英大人要跳舞似乎是极为罕见的事,我们走向中央的时候就已经引起了骚动。

师团长刚才也引起了小骚动,但完全没得比。

这就代表眼镜菁英大人的跳舞次数是真的很少吧。

顺便说一下,眼镜菁英大人的引导也让我跳得很轻松,仅次于团长而已。

而且他还会在跳舞中跟我闲聊几句。

我觉得他其实还满会体贴别人的。

后来所长告诉我,这天和我一起跳舞的团长等四人是出了名的舞会稀客。

难怪有些投注过来的视线很可怕。

真希望可以一开始就告诉我这件事。

不明所以的情况下被人瞪著看对胃很不好。

至少让我先做好心理建设啊……

无论如何,多亏有他们四人在,我才得以顺利撑到舞会结束。

亮相典礼结束后,再次回到宁静的生活。

由于我的身分已经公诸于世,原以为会有一些不认识的贵族们来接触,但周遭什么事都没发生。

「真是平静呢。」

「怎么啦?」

研究所的所长室里,我送咖啡给所长时轻声这么说道,而正拿著杯子享受香气的所长便抬眸看我。

「从亮相典礼到现在一点变化都没有,总觉得好平静啊。」

「喔,应该是王宫那边有在处理吧?」

「王宫?」

听到王宫在处理,我不由得偏过头,于是所长仔细解释给我听。

舞会上多亏所长他们的保护,没有人能接近我。

但是,大家当然不会就这样放弃。

听所长说,那些没放弃的人想方设法要认识「圣女」,八成已经寄了不少茶会和舞会的邀请函到王宫里了。

「可是我没有收到任何邀请函耶。」

「不就是文官们一封一封郑重拒绝了吗?」

「是这样吗?」

「毕竟魔物都还没讨伐完全不是吗?他们是用这个藉口在拒绝的吧。」

「说得也是。虽然最近都没有远征,一旦发现了黑色沼泽就会马上出发吧。」

黑色沼泽的部分也还是老样子,没接到发现的通知。

不过现在确实都在待命中,以便发现时能立即出动。

讨伐魔物当然优先于茶会和舞会,大家都能接受以讨伐为由而无法出席的回覆。

「那么,这阵子能专心投入研究之中了呢。」

「哈哈!是啊。」

我和所长可能不该笑得太早,这个盘算随即破灭了。

当我准备离开所长室时,有人敲了敲门。

所长回应后,便看到仆从和文官走进来。

脸色凝重的文官带来一个消息,要我立刻和所长一起前往王宫。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