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的魔力是万能的 第五卷第三幕外国料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尽管遇到意料之外的事,我还是顺利找到了稻米。

由于来到摩根哈芬没多久就找到了,所以距离回王都还有几天。

这段期间可以找找其他稀奇的商品,只是我打消了念头。

因为我已经在青澜先生的船货里发现了形形色色的东西。

我找到许多辛香料,原本以为要花不少时间寻找,还有点半放弃了呢。

虽然青澜先生说这是为了感谢我送他药水,但我才想五体投地向他道谢。

那么,剩下的旅程要怎么度过呢?

脑中冒出这个疑问时,我想到的是用获得的辛香料来下厨。

从青澜先生他们带来的辛香料来看,迦德拉的料理可能类似于原本世界的中华料理。

这次的事情让我备齐了可以做出简单中华料理的辛香料。

既然材料齐全,接下来当然就想来试试看味道。

好,那就来做吧。

不过,裘德阻止了我。

其实就算没有裘德阻止我,我也没办法下厨就是了。

说到底,来外地旅游要怎么借厨房啊?

所以,我本来想说这个乐趣只能留待日后再享受……

『小姐,你对迦德拉的料理有兴趣吗?』

『有!』

去完仓库后过了两天,青澜先生来到旅馆问我对料理有没有兴趣。

当然有。

怎么可能没有。

我秒答后,青澜先生就邀请我去他们住宿的旅馆用餐。

原来他船上的厨师要在那间旅馆的餐厅招待我家乡料理。

而且他说这也是药水回礼的一部分。

虽然我总觉得收到太多好处了,但实在抵抗不了欲望。

我偷觑了一眼裘德和护卫骑士们的脸色,发现他们都彷佛拿我没办法似的泛著苦笑。

看来是同意我去了。

我笑容满面地答应去那间旅馆后,连青澜先生都露出了苦笑,并将旅馆地点告诉我。

他之所以苦笑,是因为我的心情都写在脸上了吗?

呃,对不起。

一想到说不定有机会尝到久违的中华料理,我就忍不住……

「咦?大小姐,怎么了?」

当我和青澜先生在旅馆的入口大厅谈话时,从外面回来的奥斯卡先生就出现了。

我将用餐邀约的事情告诉奥斯卡先生,而他似乎也对外国料理感兴趣,便询问能不能一起去。

青澜先生很爽快地答应了。

结果说著说著就揪了一大群人,让我有点不好意思。

嗯,我、裘德、奥斯卡先生,还有骑士们都会去。

毫无疑问是大阵仗。

裘德和骑士们明明刚才都在苦笑,却好像也对外国料理很感兴趣的样子。

既然参加者都确定了,接下来就要思考餐会要办在哪一天。

参加的人这么多,青澜先生他们想必也需要时间准备吧。

考虑到预计停留的天数,办在两三天后应该比较实际。

尽管我这么想,但青澜先生表示今晚就可以了。

青澜先生他们也是成员众多,已经预先准备了较多的食材,所以没问题。

那么事不宜迟,今晚就去叨扰人家吧。

『小姐,欢迎你们来。』

『谢谢你的邀请。』

餐会是在晚上,虽然现在太阳西斜,天色还亮著。

我们稍微提早一点来到了青澜先生他们住宿的旅馆。

比餐会时间还要早拜访一事已经得到了青澜先生的同意。

我提早来是要观摩烹饪料理的过程。

在谈论餐会有哪些菜肴时,青澜先生就主动问我要不要来看看厨师是怎么烹饪料理的。

而这仅仅是因为我讲到一半就无意间泄漏了想看烹饪过程的心声,让我觉得有点抱歉。

我担心地询问要不要先取得厨师的同意,但青澜先生说没关系。

真的可以吗?

来到旅馆后,我就这样抱著不安的心情前往厨房。

『欸,借个时间说话。』

『船长,什么事?』

『不好意思,你让她看看烹饪的过程吧。』

『给这位小姐看吗?』

『没错。』

青澜先生朝厨房里喊了一句,站在厨房正中央指挥其他人的男性便往门口走来。

听到青澜先生的要求,男性满脸疑惑地看著我。

我在他的视线下鞠了一躬,他便转而看向青澜先生寻求说明。

青澜先生介绍我是今晚的客人后,他像是意会过来似的张大眼睛,接著展颜一笑。

『小姐就是送药水的姑娘啊?』

『啊,是的。』

『小姐要看的话当然欢迎。难道说,你对烹饪有兴趣吗?』

『对,我想亲眼见识一次异国料理的烹饪过程。』

『这样啊,那你就来这里看吧。』

厨师刚才还板著严肃的表情指挥别人,现在却态度大变,笑容可掬地接待我。

我在他的带领下踏进厨房,然后站定在一个不会打扰到其他人,同时又可以环视周遭的地方。

没错,就是厨师指挥别人的地方。

由于人太多会造成妨碍,所以进厨房的只有我和裘德而已。

厨房的构造在斯兰塔尼亚王国很普遍。

锅子和菜刀之类的看起来也和一般常见的器具没什么不同。

然而,还是有一些罕见的调理器具。

在炉灶上一字排开的,是我在原本的世界习以为常的蒸笼。

裘德跟我一样惊讶。

从他的角度来看,应该全都是看都没看过的器具吧。

他指著蒸笼问我那是什么。

这里的调理方法没有蒸的概念,实在不太好说明。

当我正在用斯兰塔尼亚王国的语言说明那是用蒸气烹调食材之际,厨师进一步补充更多蒸煮料理的知识。

看来是从我们的模样推测出谈话内容了。

不过,当然是用青澜先生他们国家的语言来说明。

而我再翻译给裘德听。

『请问那是在蒸什么呢?』

『是包子哦。』

『包子!』

『对。在这个国家是叫做面包吧?包子是在面包的面团里包馅料的料理。』

我当然知道包子是什么。

就是指肉包和豆沙包等。

我没想到这里会有包子。

一时惊讶而反问回去后,厨师似乎以为那是提问,便说明了那是什么样的料理。

『里面会包绞肉、炒蔬菜,或是捣碎的煮豆子。』

『有很多种馅料呢。』

『对啊。不同的馅料让包子能当正餐也能当点心,是很棒的料理哦。』

『今天的包子包了什么呢?』

『今天配合其他料理,包的是炒蔬菜哦。』

今天的包子是菜包的样子。

我在日本的中华餐厅吃过,内馅是用芝麻油炒的,很好吃。

刚才提到要配合其他料理,代表有味道浓厚的料理吗?

毕竟菜包比肉包清淡一点。

在这之后,厨师继续讲解调理器具、料理和使用食材等,我再一一翻译给裘德听。

其中还有我没听过的蔬菜,他的讲解非常有趣。

全部听完就到了用餐时间,于是我们连忙离开厨房往餐厅去。

离开厨房时,我郑重地向讲解内容的厨师及其他让我们观摩的人们道谢。

真的很不好意思在他们忙碌的时候打扰,但我也得知了本来印象模糊的料理做法,度过一段非常有意义的时间。

餐厅有好几张圆桌,每张分别坐著几个人。

他们要我去坐最里面的桌子,我便和裘德及奥斯卡先生一起入座了。

负责护卫的骑士们则坐在其他座位。

有些座位还坐著不认识的人。

询问之下,才知道是职位比较高的船员。

比想像中还要多人呢。

过没多久,饮品上桌了。

看起来是葡萄酒。

好像没有准备异国酒的样子。

我好奇地看向隔壁桌,骑士们那边上桌的是淡啤酒。

饮品逐一上桌后,青澜先生就简单介绍了我的身分。

因为药水那件事,船员们纷纷对我投以善意的目光,让我有点害羞。

呃,总之……总之快点带过这个话题吧。

我内心发窘地催促青澜先生,他便带头发起乾杯,而大家也跟著举起杯子。

乾杯完,各式各样的料理按顺序端上桌,看过的、没看过的都有。

见到这些新奇的料理,裘德和骑士们都欢呼起来。

使用的调味料、辛香料和调理方法的种类都很丰富。

迦德拉的饮食文化相当先进呢。

由于今天我们被招待来用餐,厨师们似乎准备了比平常更丰盛的料理。

船员们的座位也传出「太厉害了吧!」之类的赞叹声。

用大盘子盛装的料理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送上桌后,站在桌边的侍者便帮忙分菜。

我吃下一口,辛香料的独特香味在口中扩散开来。

这应该是八角的香味吧。

八角的喜好还满两极的,不出所料,骑士们之间也分成喜欢和不喜欢两派。

『味道怎么样?』

『我觉得非常好吃。』

顺便一提,我是满喜欢的。

当我在咀嚼这道别具特色的料理时,同桌的青澜先生便朝我这么问道。

听到我的回答后,他状似松了口气,看来他也知道八角味的喜好很两极。

『这味道我们都吃得很习惯,但在这个国家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所以我担心可能不合你胃口。』

『好像是这样呢。』

我看向吵闹的骑士们那边,然后和青澜先生对上视线,彼此都泛起苦笑。

奥斯卡先生也因为独特的风味而表情微微一变。

裘德倒是没问题的样子。

不愧是药用植物研究所的研究员。

我们家的研究员们全都可以面不改色地生吃药草呢。

裘德能接受八角味也不奇怪。

『这个国家喜欢的是充分发挥食材原味的料理吧?』

『对呀。』

『最近也有使用药草调味的料理哦。』

对于青澜先生的问题,我点点头后,奥斯卡先生就从旁插嘴道。

所谓的用药草调味,指的是研究所的料理吧?

奥斯卡先生这阵子经常来研究所讨论商会的事情。

当时他曾在餐厅用餐,好像就此成为了俘虏。

毕竟他吃过一次餐厅的餐点后,每次开会都是指定将近中午的时段。

『用药草?』

『是的。清爽的风味很容易让人吃上瘾。』

『哦?那对身体很好吗?』

『这我倒没听说过呢。』

实际上是有功效的。

只是真要说的话,主要是味道才传开口碑,功效方面不太为人所知。

所以奥斯卡先生才会不知道吧。

『青澜先生的国家有对身体很好的料理吗?』

『与其说对身体很好的料理,应该说有一种观点认为料理与健康息息相关。』

听到青澜先生这么说,我便联想到「医食同源」这句话。

抱著姑且一试的心态询问后,他的回答跟我预期的一样。

我忍不住身体前倾追问那是什么样的观点,他则说那是以前听过的事情。

不过,那个观点是达官贵人之间在流传的,青澜先生本身不清楚详细内容。

谈完料理的事情后,接著将话题转向药草。

一说到药草,裘德也积极地透过我加入谈话之中。

虽然青澜先生对这方面并不在行,还是尽他所能告诉我迦德拉的药草知识。

途中谈及太过专业的内容时,他还把其他桌的船员叫了过来。

那个人是船医,比青澜先生更懂药草。

听对方说,他们那边不只是药草可当药,树皮也能煎煮后饮用。

是汉方药吗?

我饶有兴趣地听著,而对方也针对斯兰塔尼亚王国的药草问了些问题,我便在自己知道的范围内回答他。

裘德也会帮忙一起回答,还被称赞懂得相当多。

说明裘德从事和药水有关的工作后,对方明白是明白了,然而……

『既然是和药水有关的工作,那小姐给我们的药水是他做的吗?』

『不是……那真的是父亲帮我准备的东西,我不知道来源是哪里。』

好险,差点就露出马脚了。

我一边暗暗捏把冷汗,一边回答青澜先生的疑问。

裘德似乎也察觉到情况不妙,笑容微妙地僵住了。

幸好青澜先生没怎么深究就作罢了。

『青澜先生很在意那瓶药水吗?』

『这是当然的。』

『这样啊。我看贵国的药草学发展得相当好,想必有类似的东西吧?』

『我也不确定。效力那么强的东西,倘若身分不够高,大概连存不存在都无从知晓。』

我以为顺利带过话题而默默松了口气,没想到这次换奥斯卡先生向青澜先生这么问道。

听著他们两人的对话,我在内心抱头苦恼不已。

虽然以结果而言我不后悔送出药水,一种惹出麻烦的感觉还是在心头挥之不去。

不,确实是惹出麻烦了吧。

真希望药水的话题可以就此打住,免得我又不小心说溜嘴。

我的祈求似乎实现了,他们话锋一转,聊起了船上生活。

以前就曾听说过一些,果然生活上有很多不便。

『……因为这样,船上的饮食是很可怕的。』

『真是太辛苦了。』

船上的饮食悲惨到令人不禁鼻酸。

听著听著,我自然而然就露出了忧愁的表情。

看来即使饮食文化先进,在长途航海中耐放的保久食品还是不二选择。

船上几乎都是能够长期贮存的食品,例如乾货和腌渍品等。

新鲜蔬菜和水果很容易腐坏,纵使带上船也会提前吃光。

青澜先生打听了一下这个国家有哪些好吃的保久食品,但是裘德和奥斯卡先生都答不上来的样子。

裘德就算了,连看起来见多识广的奥斯卡先生都不晓得的话,那大概只有刚才提到的那些保久食品了吧。

保久食品啊。

我想起原本世界在长途旅行之际会带上船的保久食品。

那会比刚才听到的保久食品好吃吗?

毕竟关于那些东西的味道有很多种说法。

当我在思考这种事时,青澜先生从我的表情察觉到什么,便朝我拋出话题。

『小姐,你想到什么了吗?』

『嗯,虽然我不能保证好吃……』

我没有亲手做过,所以不知道会做成什么味道。

不过告诉青澜先生之后,他似乎很感兴趣,希望我可以尝试一次看看。

做法很简单,我姑且还记得。

剩下就看能不能弄到材料了。

总而言之,明天去市场逛逛,如果有材料就做看看吧。

于是,我以找得到材料为前提,答应了青澜先生的要求。

餐会隔天。

我一大早就和裘德一起去市场。

早市会贩卖附近栽种的蔬菜。

陈列在店家门前的蔬菜新鲜翠绿,在朝阳的映照下闪闪发光。

昨天以能够备齐材料为前提接下了青澜先生的委托,究竟能不能在市场找到呢?

市场只会摆出当天采到的蔬菜,不一定会有我要的。

我抱著有些不安的心情看了几家店,然后找到了我要的包心菜。

太好了,今天有包心菜。

当我拿起这个平民也常用的蔬菜后,裘德一脸好奇地问道:

『你要把包心菜做成保久食品吗?』

『对呀。』

今天要做的是德式酸菜。

包心菜在斯兰塔尼亚王国通常都是用来煮汤,所以裘德好像不认为可以做成保久食品。

我将倾著脑袋的裘德晾在一边,向店家搭了话。

做成保久食品会让体积变小,我便多买一些包心菜。

接著又买了盐、月桂叶,还有小木桶。

我请这些店家将我买的东西送到青澜先生住宿的旅馆。

这是因为我要在那边制作保久食品,才会请店家帮忙送货。

买好东西后,我们就直接前往青澜先生的旅馆。

现在应该正好吃完早餐,时间点很好。

一抵达旅馆,就看到青澜先生在入口等我们。

『早安。』

『早。材料都买到了吗?』

『买到了。』

『太好了,那我们去厨房吧。』

简单向青澜先生打声招呼后便前往厨房,而那里除了早市买的东西之外,还备有几种辛香料。

这些辛香料是青澜先生他们的船货,我昨天就事先告诉他们制作保久食品要用到哪些辛香料。

嗯,我拜托的东西一应俱全。

确认过材料后,我转身将做法告诉厨师们。

我只负责教,实际动手做的是他们。

『将所有包心菜切成细丝就可以了吗?』

『是的,麻烦你们了。』

虽然包心菜的数量还满可观的,但分工下去很快就完成了。

不愧是专业的。

切的速度也很快。

在切包心菜的时候,保存容器的准备也一并进行。

将木桶放在水槽里,再倒入煮沸的热水。

就这样静置一段时间。

如果是玻璃罐的话,只要放进锅子里煮沸就能消毒﹔不过木桶太大放不进锅子,便用这个方法来消毒了。

「这是在消毒吗?」

「对。消毒后放在里面的食品比较不容易腐坏。」

「原来是这样啊。」

研究所的人们都已经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学过消毒的概念。

讲师是我。

毕竟原本世界的自然科学更加进步。

一提到什么新知识,研究所的人们往往会打破砂锅问到底,结果就变成我给大家上课的情况了。

言归正传。

多亏这样,裘德也大致能够理解容器最好要消毒这件事。

过了一阵子将木桶的热水倒掉时,厨师们也像之前的研究员们一样发问。

我不能提到消毒的概念,只说这么做比较不会腐坏,而他们听了感到很佩服。

听他们说,迦德拉虽然没有包心菜,但有类似的保久食品,因此下次做那道料理的时候也会尝试我这个做法。

请务必有效运用。

弄完这些后,包心菜也都切成细丝了,于是移往下一道工程。

在包心菜丝上撒盐,揉到水分出来为止,接著和事先准备好的辛香料一起搅拌均匀。

最后把包心菜丝连同渗出来的水一起装进木桶,整个制程就结束了。

『请塞紧一点,不要留空隙。』

『这样吗?』

『对,就是这样。』

包心菜丝要严密地塞在木桶里。

据说这样可以防止产生无益于发酵的细菌。

我以前看过的食谱是这么写的。

『这样就结束了吗?』

『是的。之后只要放在阴凉避光处静置就完成了。』

将预留的包心菜最外层叶子放在上面,再放上重石后,青澜先生就这么问我。

我听过一种说法是要发酵四到六周,但这是第一次制作,我不知道该不该放这么久。

我告诉他,由于我不确定放多久才能吃,请他们视情况打开来试味道。

对了,还不能保证一定好吃。

初次尝试下我不能说得很肯定,而且原本的世界对于好不好吃也众说纷纭。

将这些事情都告诉青澜先生后,他泛著苦笑说明白了。

『做起来比想像中还要简单呢。』

『对呀。很抱歉,我只想得出这一道菜。』

『不,就这么一道也让船上的伙食更丰富了,非常谢谢你。』

撇除青澜先生那个国家的料理,要说有什么保久食品的话,我只想得到德式酸菜。

虽然后来也有想到醋渍菜和味噌渍菜等,不过感觉他们本来就有那些做法,我就没有提出来了。

毕竟是饮食文化那么发达的国家,不可能没有那些做法。

『话说回来,用蔬菜啊……这真是一个盲点呢。』

『盲点吗?』

制程告一段落后,青澜先生要我休息一下,我便按他说的去享用他们泡的茶了。

当我心情放松地坐在餐厅的椅子上后,青澜先生就默默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对。要把蔬菜带上船的话,我只会想到生菜而已,没想过要带盐渍过的东西。』

『我听厨师说,你们那里也有其他盐渍菜呢。』

『没错。看到小姐你的料理后,我才想到可以带那些上船。』

听到青澜先生这么说,我回了个笑容。

尽管这没什么了不起的,不过能帮上他们的忙令我很开心。

『那个盐渍包心菜是斯兰塔尼亚王国的料理吗?』

『不是,那是我以前读过的书上提到的外国料理。』

『所以你才会说没做过……』

『是的。』

虽说是外国,但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国家。

我内心这么想著,决定遇到困难时就推给书,一切都当作是在书上看到的就好。

青澜先生还称赞说:「你真是热爱阅读呢。」殊不知我听了背脊冷汗直流。

聊得差不多后,茶会就结束了。

我再次为昨天的宴会向青澜先生道谢,然后回到自己的旅馆。

至于德式酸菜的最后成果,他说下次会告诉我﹔不过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吗?

商会那边有洽谈稻米和味噌的生意,或许到时候还能见面吧?

唔~要不要在王都做做看呢?

如果做起来很好吃的话,讨伐魔物的时候带去应该也不错。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