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的魔力是万能的 第五卷第二幕舶来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所长,您又在喝了啊?」

我来到所长室送文件,发现室内飘荡著咖啡香。

没记错的话,每次来这里都只会闻到满室的咖啡香。

我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认知,是因为所长真的太沉迷于咖啡了。

「别这么说啦,咖啡豆可是我自掏腰包买的耶。」

「这一点我当然很清楚。但是,喝太多还是不好。您最近一直都在喝吧?」

我一追问,所长就撇开视线。

见状,我不禁泛起苦笑。

不过,让整间研究所都开始喝咖啡的人就是我,所以我也没有立场阻止他。

在王都喝到咖啡的那一天,我回到研究所之后,就立刻去问所长有没有帮我制作工具的门路。

门路是有的。

真的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所长介绍给我的,就是负责制作研究所实验器具的制造厂。

将制造厂的人员请来研究所后,我向对方说明要订制什么工具,过了一星期工具就寄到研究所,而且跟我说明的一模一样。

于是,既然咖啡豆和工具都备齐了,我就在研究所的餐厅冲泡咖啡。

一听说是王都流行的饮料,以所长为首,所有感兴趣的人们都聚集到了餐厅来。

在众人的环视中,我使用全新的法兰绒滤布慢条斯理地冲泡咖啡。

看到缓缓滴落在玻璃壶中的黑色液体,大家「哦哦~!」地掀起一片欢呼声。

虽然有的人不喜欢这种闻不惯的气味,但大部分人的反应都很正面。

真不愧是药用植物研究所的研究员们啊。

之所以对陌生的香味这么包容,或许是因为习惯了药草的气味也说不定。

味道方面,许多人也都觉得可以接受。

有些研究员已经在店里喝过咖啡了。

他们认为我泡的咖啡比店里的咖啡还要好入口。

相较于土耳其咖啡,法兰绒滤泡式咖啡可能味道更清爽吧。

也因为这样,现在研究所里很流行喝咖啡。

「请您还是要适可而止一点哦。日本那边还有咖啡因中毒这种说法,喝太多可是会伤身体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会注意的。不过,这东西也没办法任人喝到中毒的地步吧?」

「是这样没错啦。」

面露苦笑的所长说得很正确。

咖啡豆毕竟是从国外进口的,价格相当昂贵。

因此,所长手上拿的是小杯子,一次喝的量很少。

就算一天喝个几杯,喝的量也绝不至于咖啡因中毒吧。

然而,我内心还是不安。

因为这边的咖啡比我在日本喝的咖啡更有效果。

研究所会流行喝咖啡,除了味道之外还有其他原因。

那就是日本那边还有待质疑的提神效果,在这边发挥得太好了。

实际见到熬夜三天的人喝下咖啡就精神抖擞的模样,我真的吓到了。

不晓得是谁说的,咖啡或许也可以称为解除睡眠异常状态的药水。

出于这个缘故,我清楚地记得部分研究员简直乐翻了,他们觉得只要有咖啡就可以缩短睡眠时间。

我没有听说过药水不能喝太多。

即使如此,这么强的效果还是会让我有点担心饮用过量的问题。

所长喝的咖啡是厨师泡的倒还好。

那个熬夜三天的人喝到的可是我泡的咖啡。

我不确定增强五成的魔咒是发挥在制药技能上,还是烹饪技能上。

将文件交给所长后,我在走廊上往研究室前进时遇到了裘德。

他好像刚从仓库取药草回来。

我们互相道了声「辛苦了~」,然后一起走去研究室。

路上我顺道向裘德请教前几天想到的事。

自从发现咖啡后,我追求家乡味的热忱就更加高涨了。

而裘德的家族是经营食品业的商家,而且他对植物也很了解,于是我决定问问看他。

「米?没听过耶。」

「那稻子呢?」

「好像也没听过。」

「这样啊,真可惜。」

我一开始先问他知不知道米这种东西,没想到希望落空了。

后来想说可能名称不一样,便尝试把米的特徵描述给裘德听,但他只是一直倾著头疑惑而已。

我们聊著聊著就抵达了研究室。正当我们打算回去做各自的工作时,裘德放下药草后又跑来找我。

我偏头不解,结果是要我详述米的相关资讯。

裘德说要帮我问问家里的人。

因为他家里的人对这方面更了解,说不定会知道米这种东西。

我一边在内心感谢他的提议,一边将米的事情讲解给他听。

「你们在聊什么啊?」

「啊,所长。」

讲解完稻子这种植物的特徵,轮到米这个主食的特徵时,所长就过来了。

我一回神,这才发现身边不只裘德,还有几名研究员也很专心地在听我讲解。

虽然米应该没有药效,但植物研究者对未知的植物还是会感到好奇吧。

或者他们其实是对未知的食物充满了兴趣?

在我半带玩笑意味地想著这种事情之际,裘德就代替我向所长说明了。

「米和稻子?」

「是的。稻子是植物本身,米是收获的种子,所以实际上是同一种植物。」

「唔~没听过呢。」

「这样啊……」

连通晓植物的所长都不知道啊。

接下来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裘德的家人们身上了吧。

当我这么想著,就听到所长提出一个好点子。

「去找你那边的弗朗兹商量看看如何?」

「弗朗兹先生吗?」

「对。他以前周游过世界各地,搞不好会知道哦。」

毕竟外国都有咖啡了。

米可能也是在外国生产的。

弗朗兹先生是个精明干练的商人,在环游世界的期间感觉会调查每一块土地的物产。

或许可以期待吧。

下班后,我立刻写信寄给弗朗兹先生,隔几天就收到了回音。

差不多同一时间也收到了裘德家人对于米的答覆。

令人意外的是,两边的回答都一样。

「摩根哈芬?」

「摩根哈芬是位于本国东方的港口城镇。」

我念出信上的城镇名字,正好站在旁边的所长就帮我解答了。

听到是位于东方的港口城镇,我便想起在王宫上课时学到的内容。

我只记得曾在哪里听过这个城镇名字,但印象很模糊。

「是不是以贸易著称的城镇?」

「没错。你竟然知道啊。」

「课堂上有教呀。不过刚刚才想起来啦。」

弗朗兹先生在信上说,他以前在东方国度看过相似的谷物,只是名称不同。

这个国家从那个东方国度进口的商品会在摩根哈芬卸货。

基本上都是进口这个国家需求的各种物品,说不定米也在其中。

以上就是弗朗兹先生告诉我的事情。

裘德家里寄来的信则提到,虽然不记得名称了,但在摩根哈芬见过相似的谷物。

从两封信的内容来看,弗朗兹先生和裘德家人指的极有可能是同一种谷物。

唔~可以请裘德的家人帮忙调来那种谷物吗?

当我在思索要不要和平常一样向店家下订时,所长就提议道:

「机会难得,要不要去摩根哈芬看看?」

咦?我可以去吗?

摩根哈芬在斯兰塔尼亚王国的东侧,是座落于沿海地带的港口城镇。

城镇周边有许多山丘,必须登上最高的山丘才能一览城镇全貌。

登上那座山丘的顶端后,我从马车车窗探出头来,看见前方是一路延伸至大海的街景。

马夫停下车,让我可以从车窗仔细欣赏城镇风光。

城内遍布斜坡,看来里面也有山丘的样子,只不过比现在这座山丘还要矮。

感觉在城里移动的时候会有点辛苦。

我将视线移向港口,看到好几艘帆船停泊于码头。

稍微离岸的海上也有挂著白帆的船。

那些船等一下要进港吗?

还是说,那是才刚出航的船呢?

「快到了耶。」

「对呀。」

当我入迷地看著街景时,坐在旁边的裘德就朝我这么说道。

我从车窗缩回脖子坐好并对他点了点头,马车随即再度出发。

在所长建议我去摩根哈芬后,隔一星期我便请了稍长的假来到这里。

所长说我之前没有休假过,这次可以慢慢玩个高兴再回去。

我认为这句话有语病。

我又不是完全没有休假过。

但是,研究室所有人都一致表示:「那才不叫休假。」

做自己要用的美容用品、下下厨、到王宫的图书室看书,这样还不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叫充分享受了休假时光吗?

反正不管怎样,我实在无法抵抗可能找到米的希望,便决定听所长的。

这次的旅行有裘德陪我。

裘德似乎也对国外进口的商品感兴趣,所以乾脆就和我一起来了。

除了裘德之外,还有几位第三骑士团的骑士同行。

他们并不是休假,而是正正经经地工作。

也就是护卫。

这个国家不同于日本,不只有魔物,还有盗贼出没。

主要官道都是由该地区的领主们管理,相对比较安全。

然而,这并不代表完全没有危险。

于是,这次的路途由骑士们担任我们的护卫。

这是王宫那边的提议,我个人也心怀感激地接受了。

顺便补充,团长没有一起来。

我原以为他也会来,但遗憾的是他要留在王都。

看来一旦做到骑士团的领袖,果然必须待在王都处理大大小小的工作。

我们出发的时候团长还有来送行,他的表情一副非常遗憾的样子。

不过,我想团长之所以留下来,另有一个最大的原因。

那就是我在这次的旅行要藏起「圣女」的身分,乔装成一般人。

问我为什么?

想想嘛,要是以「圣女」的身分行动,各方面来说都太过张扬了。

为了避免变成那样,我们装成商队的模样移动。

担任护卫的骑士们全都扮成佣兵,长相也都不是特别招人注目的那种。

倘若团长也在其中,那么不管怎么看,都像是穿著便服外出私访的尊贵人家。

即使打扮成佣兵,也掩盖不住那满身的光华……

所以我忍不住觉得,这才是团长留下来的最大原因。

就算没找到米,如果看到稀有的外国商品就买回去送给在王都等我的团长吧。

所长和研究员们的份当然也不可少。

「会不会怪怪的?」

「不会啊,你看。」

我看快要进城了,便检查一下仪容。

平常不会特别检查,这次是因为变装的缘故。

这次的旅行中,为了藏起这个国家不常见的黑发和黑眸,我戴上了假发和眼镜。

我探头对著裘德递过来的镜子照了照,上面映出褐发且戴著眼镜的我。

(插图008)

眼镜没有度数。

可能是太久没戴了,鼻子一带感到有点痒。

虽然认识我的人不会觉得有太大的差别,但光是改成常见的发色就不会太显眼,所以这样就没问题了。

马车在我到处检查的时候驶进城里,停在预定要住宿的旅馆前面。

由于坐了好长一段时间,我想赶快下车舒展僵硬的身体。

坐在靠门位置的裘德先下车,我跟在后面要下车之际,看见有只手伸了过来。

裘德要扶我下车吗?

我握住那只手,抬头正要道谢却愣住了。

「欢迎来到摩根哈芬。」

「奥斯卡先生?」

那是商会的奥斯卡先生。

他怎么会在这里?

也许我的疑问写在脸上了,他一边将愣住的我扶下马车,一边说明原委。

奥斯卡先生为了其他事而来到摩根哈芬一阵子了。

然后从旁得知我要来摩根哈芬找食材,便赶过来迎接我。

「既然圣小姐来了,我可得好好打个招呼才行呢。」

「其实你不用这么大费周章啦。」

「这是一定要的。毕竟没有圣小姐就没有我们这间店嘛。」

讲得太夸张了吧。

尽管我没说出口,还是忍不住显露在表情上。

我回奥斯卡先生一个苦笑,而他依然满面笑容,看起来毫不在意。

在听他说明原委的时候,裘德似乎帮忙把入住手续办好了,我们就这样被带往房间。

不知何故,奥斯卡先生也跟了进来。

我感到疑惑,他便跟我说他也住在这间旅馆。

「这间旅馆很棒哦。环境整洁,料理也很好吃呢。」

「原来是这样呀。」

料理,料理啊……

「很好吃」这句话究竟有多少可信度呢?

想起这个国家原本的料理,我不禁产生怀疑。

我决定料理的事留待吃饭时再说,先跟著带我们去房间的旅馆人员走。

我来到的房间在二楼的最里面。

往前是骑士的房间,再往前则是裘德的房间。

骑士住在隔壁似乎是出于护卫的缘故。

「这是为您准备的房间。」

「谢谢。」

旅馆人员帮我开门后,我走进房间。

呃……

房间比想像中还要宽敞,我不由得呆住了。

这算是相当高级的房间吧?

确定没弄错吗?

我担心地看向旅馆人员,而对方对我回以笑容。

看这反应,我便知道确实是这间房间没错。

我回以生硬的笑容后,旅馆人员说了声:「请您好好休息。」就离开了房间。

总之,先来整理行李吧。

话是这么说,但也只是把衣服拿出来挂在房里的衣柜而已,三两下就结束了。

而在我整理完行李的时候,耳边传来敲门声。

询问是谁后,听到是裘德的声音,我便打开门。

「哦~很大耶!」

「怎么啦?」

「我的房间也满大的,所以一时好奇就想来看看你的房间。」

「这样啊。那你觉得如何?有比你的房间大吗?」

听到裘德说要看我的房间,我便移开步伐方便他环视。

裘德踏进房内一步,环视过房内后发出惊叹的声音。

「真的很大耶。我猜,这应该是这间旅馆最好的房间吧?」

「咦?有这么高级吗?」

他一说这是旅馆最好的房间,我就大吃一惊。

就算我们一行人乔装成商家的模样,住这么好的房间没问题吗?

我的担忧被裘德的一句「哪有什么问题?」轻易地否决了。

「说得倒简单……」

「商家千金的话,住这样的房间也是常有的事。」

商家千金的话……吗?

那应该是规模相当庞大的商家吧?

我心中不太相信,半垂著眼瞪著裘德,但他没有再说什么。

裘德看完房内后似乎心满意足,于是我们一起前往一楼的餐厅。

大家之前就说好放完行李要集合讨论今后的计画。

下楼梯后,我环顾周遭,便看见骑士们已经到了。

不知为何奥斯卡先生也在。

往他们走近,奥斯卡先生一发现我们就挥了挥手。

「奥斯卡先生在休息吗?」

「没啦,我在等圣小姐你们啦。」

经我询问,他回答说是在等我们。

他究竟有什么事呢?

我偏头不解,奥斯卡先生便说出一件勾起我兴趣的事。

「载食品的船正好是今天入港哦。」

「真的吗?」

「听说你们是来找外国谷物的,而那艘船载的好像就是谷物哦。」

运气未免太好了吧!

我在内心握拳叫好的时候,裘德就在问奥斯卡先生是什么样的谷物。

遗憾的是,奥斯卡先生也不晓得谷物形状等详细资讯。

不过,听到他说那是外国的一种主食,我就更加期待了。

虽然今天才刚入港,但可能明天早市就会摆出来,我们立刻决定明天就去看看。

据说除了那个谷物之外,那艘船还载了五花八门的食品,让我超级期待明天去早市。

就算明天没摆出来,我们预计在这里停留几天,这段期间总是等得到的吧。

至于其他不会摆在市场上的商品,奥斯卡先生说他工作有空时会查一下有哪些。

他还说如果有我们需要的东西,他可以直接帮忙订购,真的是个大好人。

到时候就拜托他了。

于是,谈妥明天的计画后,由于大家舟车劳顿都需要放松身心,便各自回房休息了。

早晨的空气似乎比较清新一点。

可是一到人多的地方,清新的空气就立刻烟消云散。

明明太阳才刚升起不久,市场就已经是一片人声鼎沸的景象。

腾腾热气扑面而来。

我知道这个世界的人都很早起,然而看到一大清早就集结这么多人还是忍不住觉得开了眼界。

「真是人山人海耶。王都那边人也很多,不过这边好像不输王都呢。」

「毕竟是本国首屈一指的贸易港嘛。而且昨天才刚有新船入港,吸引了比平常更多人来看那艘船的货品吧。」

「这样啊,说得也对。」

我们和这些人一样,一大早就出动了。

尽管惊叹,但没办法评论些什么。

大家都是同类啦。

我心中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这么想著,在市场里和裘德边聊边逛。

由于这里有贸易港,市场陈列出来的商品大部分都是王都没有的。

我对那些商品都很感兴趣,脚步不知不觉就靠过去,而裘德连忙跟上来。

大概是我的行动太自由奔放了,他最后抓住了我的手。

(插图009)

「等一下,你不要随便乱走啊。」

「抱歉、抱歉。有太多想看的东西了,一时没忍住。」

「克制一下啦,真是的。」

我向气呼呼的裘德再道歉一次后,重新注意起陈列在市场里的商品。

怕裘德又生气,我会先跟他说一声再去看感兴趣的东西。

我们边走边互相分享两边世界的知识,出乎意料地好玩。

「生鲜食品和王都的差不多呢,大概就价钱有差吧?」

「对啊,这一带的名产在这边买应该比较便宜。」

「从外国进口的商品都是工艺品之类的吧。」

「光是看看也很有意思呢。」

「就是说啊。」

那些从外国进口的商品,单就纺织品来说也有这个国家看不到的花纹,看著就很享受。

虽然一不注意就被形形色色的商品引开目光,但最主要的目的还是食品。

现在不是顾著看其他东西的时候。

于是,我以食品为重心再次到处看了看,只是到目前还没找到这次的目标。

不过倒是有看到茶叶、咖啡和砂糖等。

而且比王都便宜非常多,差一点就被勾了过去。

如果真的没找到这次的目标,那就买那些东西回去好了。

「唔~没有耶。」

「你一直在找的东西吗?」

「对。说起来,昨天入港的船货有在这里吗?」

「不晓得耶?我没注意。要不要问问看附近的店家?」

「也对。」

我们一路走到市场的尽头,却没有看到任何像是国外进口的谷物。

有小麦和大麦就是了。

说不定是我看漏了,所以最好还是按裘德说的去问问附近的店家吧。

折返回去之际,背后传来了争执的声音。

我停下脚步回头,看到码头那边有几个男人围成一圈。

「那是怎么了?」

「在吵架吗?」

和我一样停住脚步的裘德也疑惑地看著那个圈圈。

在不远处保护我们的骑士们察觉到异状,也往这边过来。

我定睛一看,发现中心有个高大的男人脸色冷厉地正在和周围的人极力争辩著什么。

那一头束在脑后的黑长发带有自然卷。

既然黑发在这个国家很罕见,说不定是外国人。

我竖起耳朵,听到了治疗和魔导师等词汇。

难道有人受伤了吗?

「是不是有人受伤了?」

「有人受伤?」

「嗯,他们好像在说什么跟治疗有关的事。」

「昨天是有听说码头发生了意外。」

「意外?」

「说是堆积的货物倒塌了,有人被压在下面。」

我的疑问一脱口而出,来到身边的骑士就将他今早听到的事告诉我。

餐厅早上好像都在议论这件事,他似乎是无意中得知的。

「圣你听得懂那个人在说什么哦?」

「对。怎么了吗?」

「你竟然听得出来啊,其实呢……」

可能是那个黑发男性太激动了,说话的时候夹杂不少母语,导致周围的人听得一头雾水,不知如何是好。

这是骑士后来补充的。

出于被召唤过来时的特殊福利,这个世界的语言基本上我都听得懂,所以我完全没有察觉到。

有人受伤吗……

从黑发男的模样来看,这件事应该一刻也不能耽误吧。

我去帮他一把好了。

「啊,圣!」

裘德慌张地叫著我,但我没管他,径自往人群走去。

就算骑士想拦我,我也抬起一只手制止他。

别担心,我不会乱来的。

有人发现我走过来后,我询问:「要不要帮你们翻译?」而对方大概是觉得找到救星了,便灿笑著点点头。

我抬头望著高我一颗头的男人,迎视那双红棕色的眼眸。

他用狐疑的眼神看著我,我便回以笑容让他放心。

「你是谁?」

『初次见面,我叫做圣。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来帮你翻译吧?』

『你会说我国语言啊!拜托你了!』

我在脑中想著要用黑发男人的母语来说话,一出声便如同预期地说出他国家的语言。

真的很方便呢,这个特殊福利。

于是,我将黑发男人要说的事情转述给周遭人们,但他们依然不改为难的神情。

见到大家纷纷摇头,黑发男人愕然失色,求助似的看向我。

周遭人们的反应和我猜测的一样。

因为这个男人正在找魔导师。

昨天码头确实发生了意外。

当时受伤的是这个男人的部下。

有几个人都受伤了,但其中一人伤得特别重,即使服用药水也不见情况好转。

所以,他才会出来寻找能够治疗的人,或是会施展恢复魔法的魔导师。

然而,尽管摩根哈芬有药师,却没有魔导师。

考虑到这个国家的魔导师情况,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有能力施展恢复魔法治疗重伤的人才都在王宫工作,只有讨伐魔物时才会离开王宫。

黑发男人向我寻求说明,我告诉他这个城镇没有魔导师,他听完就拢起眉间垂下了头。

虽然周遭人们也面露不忍的神色,一知道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围起来的众人便慢慢离开了。

唔……

的确,摩根哈芬并没有会施展恢复魔法的专职魔导师。

不过……

我瞥了眼裘德,看到他连连摇头,力道猛得像是能听到「咻咻咻」的破空声。

骑士们也愁眉苦脸地微微摆著手表示反对。

这也难怪了。

我应该能够治好那个伤患。

可是,一旦治好那么严重的伤,铁定会被传得满天飞。

就是知道这一点,裘德和骑士们才会用动作示意我别多事。

我当然也很清楚,但因为已经插手了,我实在无法断然放下。

明知道自己可以治好那个伤患却置身事外地离去,会让我的良心非常不安。

我想为他们做些什么。

烦恼半晌,我深深呼出一口气,猛然抬起头。

『那个,冒昧请问一下……』

『什么事?』

『你让伤患服用的是中级HP药水吗?』

『没错。我去找人要这个城镇最好的药水时,就拿到了这个。』

『这样啊。』

使用的是中级HP药水,运气倒还不错。

运气不错的是我还是他呢?

无庸置疑是他吧。

这个人平常绝对做了很多善事。

既然他说使用的是中级HP药水,那我就可以拿给他了。

我将手伸进背在肩上的外出包里摸索一阵,拿出一瓶药水。

递给男人后,他满脸疑问地看著药水。

『这是?』

『HP药水。我以防万一才带在身上的,不介意的话请收下吧。希望或多或少能帮到你的部下。』

『……谢谢。』

(插图010)

他可能觉得这瓶药水只能起到安慰的作用吧。

尽管如此,他还是带著快哭的笑脸向我道谢﹔而我对他挥挥手后,回去找正在等我的裘德他们。

「圣……」

看到裘德一脸有话要说的模样,我耸了耸肩,催促他一起往回走。

离开码头,拉远距离直到黑发男人听不见我们说话后,我才开口说:

「我不会用魔法的。只不过还是想尽点力……如果那东西不能帮助伤患度过难关,那也没办法了。」

「那瓶药水不是……」

裘德说到一半便噤口,我朝他露出苦笑。

我刚才给那个男人的是一直放在包包里以备万一的珍藏品。

那是我亲手做的上级HP药水。

喝了那东西还不能让伤况好转,那就真的只能靠恢复魔法来治疗了。

就算大家发现那东西疗效很强,我就推说因为那是上级药水。

如果有人指出比一般上级药水的疗效还强这件事,我也可以说那是家人给的东西所以不清楚,装死到底。

我不能用魔法,算是我的一点自我满足吧。

这点小帮忙就不要追究了。

经过码头的骚动之后,我去跟附近店家打听消息,但从外国进口的谷物都是麦子和豆子,没有找到稻米。

不过,我听说发生意外的那艘船的货物还没进入市场,便决定改天再来一趟。

乖乖地回到旅馆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后,时间来到了隔天早上。

我、裘德及奥斯卡先生一起在餐厅吃早餐,入口那边突然一阵喧闹声。

我转头看发生什么事,便发现昨天那个黑发男人满面喜色地朝这边走过来。

环视周遭,大家都惊愕不已,没有人看起来像是和他认识。

就在我四处打量的时候,男人已经走到我这桌来。

『你果然在这间旅馆啊!』

『呃……』

『不好意思,请问你找大小姐有何要事?』

我才刚开口,同桌的奥斯卡先生便站起来,一闪身就介入男人和我之间。

顷刻间就能改口称呼我的假身分,看来他果真是优秀的人才。

他应该是在戒备这个突然走过来的男人吧。

尽管面带笑意,奥斯卡先生散发出的氛围却有些紧张。

男人对奥斯卡先生的态度有一瞬感到错愕,随即端正站姿,报上了来历与名字。

他是来自迦德拉这个国家的船长,名叫青澜。

昨天给他的药水派上了用场,他说他的部下很快就恢复到可以上工的程度了。

由于受伤的部位是脚,本来已经做好截肢的心理准备,多亏有药水才不至于要截肢。

后来,他从药水的强大疗效察觉到这是高价品,所以从昨天开始就在到处寻找我想表达感谢。

还好有赶在截肢前把药水给他。

要是截肢后才交给他,药水可就没办法治愈了。

『请容我再次向你道谢,真的很谢谢你。』

『能帮上忙真是太好了。』

见青澜先生道谢,我回以一笑。

本来想说这样就结束了,结果还有后续。

那就是他恳求我让他支付药水的费用。

『那药水太厉害了,我不能白白收下。』

『这个……』

我还以为他会提起疗效的事情,没想到是要支付费用。

虽然那是珍藏品,但原本是研究所多余的库存。

我只是以防万一才把没机会用到的药水塞进包包里,实在不太好意思收钱。

更何况这药水因为功效而没有上市,我不知道该怎么出价。

还是跟他收相当于上级HP药水的市价就好了?

不过,总觉得这么做会留下什么后患。

当我不知如何是好时,奥斯卡先生就为我解围了。

『昨天给你的药水是我家主人特别为大小姐准备的……』

『原来是这样吗?』

『是的。所以你要付钱的话,我们也不得不提出相当高额的价钱。』

『是吗……如果我手头的钱不够,希望可以等我卖掉船货后再付给你们。』

『这样倒是无妨,但以我们的立场而言,大小姐是出于一片好意才这么做,事后又收钱会于心不安。』

我紧张地听著他们的对话,不过奥斯卡先生找到了彼此都能接受的妥协方式。

他请对方让我们看看船货,若有想要的东西就以比较便宜的价格卖给我们。

青澜先生一口便答应了,于是我们等一下就要去他的船那边看货。

我一直在等青澜先生的船货送至市场,所以非常感谢奥斯卡先生这样提议。

来到码头后,我以为要上船,却被带去了仓库。

虽然之前发生意外,不过船货都已经搬进仓库的样子。

仓库里光线昏暗,好像还施加过魔法,气温比外面低,感觉冷飕飕的。

我因为寒意而搓著两只手臂跟在船长后面。

这艘船载来的是在这个国家有市场需求的商品,果然以麦类为主。

『请问,这里有没有青澜先生国家的特产品呢?』

『特产品啊……这个嘛,因为没什么市场需求,数量很少……』

青澜先生明明是船长却亲自带我们看货,而我询问他有没有珍稀的商品后,他就带我去一个角落。

他让我看的是迦德拉常用的辛香料。

有辣椒、花椒和外观很有特色的八角。

看到日本也有的辛香料,我精神为之一振。

毕竟这些全都是中华料理所使用的辛香料啊!

既然有这些辛香料,这不就代表有稻米的可能性很高吗?我不禁期待了起来。

而我的期待并没有落空。

我问青澜先生有没有辛香料以外的东西,他便带我去另一个角落,于是我终于找到了。

『是米────!』

我激动万分地大叫,把同行的裘德和奥斯卡先生吓了一跳,连青澜先生也受到惊吓。

但是,我当下满脑子都被眼前的稻米给占据,没注意到周遭的情况。

『小姐,你知道米吗?』

『是的!』

青澜先生战战兢兢地询问,而我回答的时候似乎气势太过猛烈,导致他的身体微微向后一仰。

不过,他立刻重振精神告诉我关于稻米的事。

稻米是迦德拉部分地区的主食。

当他提到我竟然知道这种几乎不会进口到斯兰塔尼亚王国的东西时,我内心抖了一下,没让他发现。

我当即推托说以前看过图鉴觉得很特别就记住了,暂且混过了这一关。

由于稻米不符合市场需求,因此只堆著少少几袋﹔但我决定不跟他客气,能买多少就买多少。

毕竟下次进货是何时也不知道。

不过,青澜先生看我这么会买,便告诉我下次会带更多货来,而奥斯卡先生一听到就马上开始商议相关内容。

「真厉害耶……」

「就是说啊……」

我看著奥斯卡先生,和裘德一起喃喃说道。

不只是稻米,连辛香料的买卖都包含在内,接二连三便谈妥生意,让我只能目瞪口呆地看著。

而且奥斯卡先生还利用这次送药水一事相当强硬地砍价,真的是个狠角色。

『那个……』

『是?』

忽然有人跟我搭话,我回头后,便看到一个少年端著托盘站在那里。

他的发色和青澜先生一样,应该是出身同一国的人吧。

年纪看起来和莉姿他们差不多,是船员吗?

托盘上放著几个热气蒸腾的马克杯,算算在场的人都有。

我疑惑地将视线从马克杯移到少年脸上,他则腼腆地请我喝马克杯里的热饮。

『仓库里很冷,不介意的话,请喝个汤来暖暖身子吧。』

『谢谢!』

我拿起马克杯用双手捧著,感觉到暖流慢慢涌入体内。

这股暖意让我扬起嘴角,这时少年便说明了自己的身分。

他果然是青澜先生的船员,而且正是因为我送的药水而幸免于难的那个伤患。

这么年轻的孩子没有落到截断脚的下场真是太好了。

他不断向我道谢,要阻止他一直鞠躬也是件费力的事。

在礼尚往来了一阵子后,马克杯传来的热度让我的掌心温暖了许多。

原本烫口的热汤差不多可以喝了吧。

于是,我准备就口喝汤之际,窜过鼻尖的香味让我停下了动作。

这股香味……

仓库内一片昏暗。

虽然我看不清楚热汤的模样,但我认得这香味。

内心因期待而雀跃起来,我轻轻啜了一口,尝到怀念的滋味。

鼻腔内侧隐隐发麻,嘴角不自主震颤。

我忍住差点夺眶而出的泪水,又再喝了一口。

『这是我,不对,这是在下家乡的热汤,请问合您的胃口吗?』

『是的,非常好喝。』

「裘德你觉得呢?合你胃口吗?」

「嗯,风味是满特别的,不过很好喝哦。」

『他也说很好喝。』

『这样呀!』

这汤似乎也很合裘德的胃口。

得知我们两人都觉得很好喝,少年开心地露出满面笑容。

「这味道好新奇,是用了什么啊?」

我将裘德的问题转述给少年听后,少年羞赧地答道:

『用的是在下家乡那边称为味噌的调味料。』

味噌汤。

我真的好久没喝到了。

没想到会让我感受到直击泪腺的乡愁。

少年说这是简单速成的热汤,其实家乡的更好喝,而裘德带著惊奇的表情应和著。

他说得没错。相较于我在日本喝到的味噌汤,单纯用味噌泡热水而成的热汤是有些美中不足。

不过,这杯久违的味噌汤真的很美味。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