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的魔力是万能的 第四卷幕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指哪件事?」

    在宫廷魔导师团的队舍,宫廷魔导师团的师团长尤利冲进了有许多魔导师的某处室内。

    看到尤利一反常态,不仅连门都没敲,还踏著大步走进来,室内里的所有人都露出惊讶的神色。

    不过,相对于一手拍在眼前桌子上的尤利,副师团长埃尔哈德依然低头看著手边的文件,仅以若无其事的表情回问了一句。

    室内气氛瞬间恶化,其他人的脸全都苍白失色。

    「你还敢问我!为什么已经出发了啊!」

    尤利怒气冲冲地说道,而埃尔哈德则抬起视线。

    他脸上没有一丝焦躁。

    在他的心中,早已料到尤利会跑来发脾气。

    圣远征外地一事确定下来后,最引起争论的就是随行人员。

    一直都很崇拜圣的第二骑士团,还有与圣交情最好的第三骑士团,这两者之间自然不必多说。

    再加上尤利坚持一定要跟去,丝毫不肯退让。

    上次前往王都西边森林讨伐魔物时,骑士团的团长和宫廷魔导师团的师团长都有参加,从过去的经验来看,这是相当罕见的情形。

    战力相较于一般讨伐显得过剩,而且最重要的是,王宫的防守会变弱。

    尽管如此,会允许他们两人都参加自有个中原由。

    第一,因为「圣女」会参与讨伐。

    第二,在西边森林发生过一次大规模损伤。

    除此之外,西边森林离王都较近,纵使王都周边出事,他们也能立刻赶回王都。

    基于上述理由,并且经过诸般协调后,尤利才得以参加讨伐。

    相对之下,这次是要远征外地。

    就算王都周边出了什么问题,他也没办法立刻赶回来。

    因此,要让两名以上的团长参加远征是不可能的。

    在当时,总是一个人单独行动的尤利不适合率领团队执行讨伐任务,因此没能被列为候选对象。

    但是,既然圣会参加,埃尔哈德便推测尤利即使得知理由也不会就此放弃。

    因为之前在西边森林忙著对付大量魔物,没能仔细观察「圣女」的法术,令尤利每次想起都很不甘心。

    虽说圣还没办法随心自如地施展「圣女」的法术,但这次的远征地点克劳斯纳领极有可能存在著黑色沼泽,她再次成功发动法术的机会也很大。

    尤利绝不可能眼睁睁地错失这样的机会。

    对于说什么都一定会跟去的尤利,埃尔哈德想出了一条计策。

    尽管非常费劲,但他还是在瞒著尤利的情况下,让圣提前出发去远征。

    正确来说,他只是告诉尤利一个晚于实际出发日的日期。

    不过,远征前必须先作一番准备,尤利要是撞见可能会有所察觉。

    于是,为了多方掩饰,他还要求自己的弟弟──第三骑士团的团长艾尔柏特帮忙。

    而他则会推荐王宫派第三骑士团参加远征作为回报。

    艾尔柏特当然乐意协助,这一点自不在话下。

    埃尔哈德要求帮忙的对象不是只有艾尔柏特而已。

    圣以及圣所属的药用植物研究所的所长约翰也出了一份力。

    研究所会批售药水给骑士团,因此与远征的准备也有密切关系。

    而且因为魔法特训的缘故,圣和尤利见面的机会很多。

    若非要求圣保密,抑或是请约翰帮忙转达假的出发日期,圣很有可能不小心说出实际出发的日期。

    幸好圣和约翰也非常清楚尤利的个性,他们两人都一口答应帮忙。

    尤其约翰答应得特别爽快,他似乎很同情平日总被尤利的言行举止弄得劳心伤神的埃尔哈德。

    虽然不用明指是谁,但他本身可能也经常忙于帮部下的言行举止收拾善后。

    「听说出发日期提前了。」

    「提前?我根本没听说啊。」

    「反正你又去不了,没必要告诉你吧?」

    「我可是师团长耶。」

    「你平常都没在处理公事,有需要知道吗?」

    「唔……」

    听到埃尔哈德指出这一点,尤利便沉默了下来。

    尤利本身并不追求名利地位,只要给他做研究的环境即可。

    然而收养尤利的贵族世家非常在乎地位,经他们极力强推,尤利便成为了师团长。

    为了辅佐原本是平民且只对研究感兴趣的尤利,便任命在斯兰塔尼亚王国掌握军权的霍克家族次子──埃尔哈德担任副师团长。

    众所皆知尤利是基于政治因素的挂名师团长,他自己也接受这个事实。

    对尤利而言,他很开心得到了一个能够专心做研究的环境,并以此为藉口,几乎把所有公事都推给埃尔哈德处理。

    埃尔哈德平时连师团长的工作都要揽下,付出的辛劳与地位不成正比,但这次反而利用这一点成功瞒住尤利出发日期,辛苦也算是有所回报。

    「暂且不论公事,我都有参加讨伐魔物啊,相关消息告诉我一声不为过吧?」

    「你还真是不肯罢休啊,该不会本来打算偷偷混进去吧?」

    埃尔哈德用严厉的眼神盯著尤利,而尤利尽管有一瞬间退怯,却立刻噘起了嘴。

    这证明埃尔哈德说中了。

    埃尔哈德见状,既安心又有些无言地叹了一口气。

    「我应该已经把你不能参加远征的理由说得很清楚了……」

    纵然埃尔哈德的视线带有责备意味,尤利依然不改赌气的表情。

    对此,埃尔哈德再度叹气,但这次阻止尤利乱跑一事,在他看来还算是个圆满的结果。

    后来,埃尔哈德把一些工作分配给尤利,要他偶尔也该处理公事。

    经过这桩小小争执,宫廷魔导师团度过了一段与平常无异的日子。

    当人在克劳斯纳领的艾尔柏特写的定期报告书送达王宫后,情况才发生变化。

    「看来克劳斯纳领的魔物也增加了相当多啊。」

    「是的,但目前处理起来似乎尚不成问题。」

    「听说还没发现黑色沼泽……」

    「确实如此,不过报告指出可能存在。」

    宰相回答国王的问题。

    报告书送达的隔日,宰相就传唤了埃尔哈德。

    各骑士团与师团的领袖也来到指定的一处室内,全员到齐后,宰相就开始说明克劳斯纳领的情况。

    尤利明明没有外出,却是身为副师团长的埃尔哈德受到传唤,似乎是因为相较于尤利,这些内容告诉埃尔哈德会比较好。

    听到接下来的内容,埃尔哈德便这么想。

    「报告还提到了『圣女』大人的事情,原本迟迟未能厘清问题的法术,她已经知道如何发动了。」

    「这实属好消息。」

    得知圣能够自行发动「圣女」法术,让国王脸上浮现出笑容。

    在座所有人听完也露出相同的表情。

    接著,大家同时推测出尤利不在场的原因。

    尤利基本上在公开场合都会装乖,然而一旦遇到感兴趣的对象就会澈底失控,这是很有名的事情。

    他对魔法研究热衷到被揶揄是魔法狂热分子,还会为了研究而跑去单挑通常会组队讨伐的魔物。

    而他目前最感兴趣的事物是「圣女」的法术。

    圣能够使用法术的话,周遭的人们当然会担心他这次可能会单枪匹马前往克劳斯纳领。

    说明完克劳斯纳领的情况之后,宰相问道:「有任何问题吗?」这时就见第二骑士团的团长卢德夫•艾布林格举起手。

    在座人们的视线都集中到他身上。

    「既然还没找到黑色沼泽,那么是否需要增派人手去搜索呢?」

    「应该不需要增派人手。他们似乎与当地的佣兵团合作,在领内进行地毯式搜索,迟早会找到黑色沼泽的。」

    针对卢德夫的问题,宰相如此答道。

    不过,他的声音带有些许无言的意味,这是因为他察觉到卢德夫的盘算。

    自从圣不再隐瞒自己会使用圣属性魔法后,第二骑士团就出现许多崇拜她的人。

    治疗去王都西边葛修森林讨伐魔物回来的骑士们,是她第一次在公开场合使用魔法。

    由于那次讨伐是第二骑士团与第三骑士团联合出击,治疗对象中也包含许多第二骑士团的骑士。

    圣的魔法具备惊人的威力,连据说极难治疗的断肢都能复原。崇拜圣的第二骑士团成员,大部分都是当时在圣的施法之下复原 >>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了断肢。

    而且,崇拜者的领头人物是第二骑士团的副团长。

    确定由第三骑士团陪同远征之际,副团长在众目睽睽之下颓然跪地,这在第二骑士团内是人尽皆知的事。

    后来,卢德夫偶然听见副团长和骑士们趁他不在时咒骂连连,便思考自己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就在此时,他被传唤来参加这次集会。

    他自然会想要藉这次机会让第二骑士团派人过去,多少消除一点副团长他们的怨气。

    毕竟谁也不想一直被部下咒骂。

    宰相非常了解第二骑士团的团长及副团长,因此早就看穿卢德夫的这点心思。

    「不需要赶快找出来吗?」

    「『圣女』大人到那边之后,魔物涌现的情形就受到了抑制,事态没有紧急到必须再加派人手。」

    「听说黑色沼泽周边有很多魔物,难道没必要提供增援吗?」

    「这次同行的第三骑士团曾在西边森林实际对付过沼泽。我知道一定很危险,但只要活用西边森林的经验,当前人数也能顺利完成任务吧。」

    遭到宰相无情拒绝后,卢德夫垂下了眉梢。

    宰相本身也不想分派过多的人手到克劳斯纳领。

    因为从王宫派人过去的话,必须耗费一定程度的各种物资。

    最后,众人决议维持现状观察事情发展,会议就此结束。

    开完会议的几天后,埃尔哈德莫名感到心绪不宁。

    接著,他察觉到这是因为从早上就没看见尤利踪影的缘故。

    换作是平常,他不会放在心上,只当尤利八成是窝在演习场,但这天不知为何就是有股不妙的预感。

    他叫附近一名宫廷魔导师去演习场找尤利,而他自己也前往魔导师们的值勤室。

    环视屋内一圈后,他确定尤利不在这里。

    于是,他询问魔导师们有没有看到尤利,结果其中一人的回答令人震惊。

    「你说他去讨伐魔物了?」

    「是、是的。」

    「一个人吗?」

    「不是,他好像带了几个人一起去。」

    听到魔导师的回答,埃尔哈德皱起眉头。

    为了维持魔法的技术,尤利经常独自到附近的森林讨伐魔物。

    但是,他几乎不曾和别人结伴去。

    接著听到是哪些人被带走后,埃尔哈德的表情更加凝重了。

    因为被尤利带走的人之中,有爱良这个名字。

    尽管尤利否定过,但这件事没有对外公开,所以有些人觉得和圣一起被召唤过来的爱良可能也是「圣女」,因而将她视为特别的存在。

    那些人认为爱良之所以被分配到宫廷魔导师团,也是为了培养身为「圣女」的能力。

    虽然这称不上原因所在,不过爱良在宫廷魔导师团的地位确实较为特殊一点。

    尤利一反常态的举动,让在一旁看的人彷佛也有些挂心。

    但爱良是被带走的人员之一,大家便猜想应该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因此没加以拦阻。

    得知事情经过后,埃尔哈德用手按住额头,好像在忍耐头痛。

    这时,第二骑士团的团长卢德夫冲了进来。

    室内的魔导师们都将视线集中在状似慌张的卢德夫身上。

    而脸色难看的卢德夫在门口调整好气息后,大步走近埃尔哈德。

    不妙的预感愈发强烈,埃尔哈德眯眼看著卢德夫。

    「发生什么事了?」

    「听说我们的骑士和宫廷魔导师们一起去讨伐魔物了。」

    「讨伐魔物?」

    「对,似乎是得知西边森林有大型魔物出现就过去了,但看来并非如此。」

    「怎么说?」

    「他们好像往克劳斯纳领出发了。」

    听到这个地名,埃尔哈德的太阳穴爆出青筋。

    身旁的魔导师们察觉到这一点,都默默地隔开距离。

    埃尔哈德认为八九不离十是尤利搞出的戏码,但卢德夫没有这么想。

    因为从第二骑士团出走的成员,清一色是原本想跟著圣一起远征的骑士。

    在卢德夫的推测中,是骑士们策划这次的事件,并为了假装成王都周边的一般讨伐行动而带走魔导师们。

    一旦事情曝光,策划的人绝对逃不了惩处,但他们想必是不惜受到惩处也要见到圣,才会付诸实行吧。

    信仰实在可畏。

    顺道一提,副团长似乎被丢下来了。

    虽然不清楚实情,不过骑士们可能是担心把副团长算进来的话,各方面来说都会引发更严重的问题。

    「非常抱歉害你们也被拖下水。」

    「不,说不定是我们把你们牵扯进来的。」

    「为何这么说?」

    「我们的师团长目前也下落不明。」

    听到埃尔哈德这么说,卢德夫张嘴愣住了一会儿,但他很快便回过神,提议去向宰相报告此事。

    他表示兹事体大,最好尽速回报,而埃尔哈德也严肃地颔首。

    于是,他们两人加紧脚步离开宫廷魔导师团的队舍。

    ◆

    时间回到稍早之前。

    爱良伫立在王宫一处广场,出征时经常会在这里集合。

    眼前的第二骑士团成员正忙著把物资搬上运货马车。

    本来的话,她今天一整天都要在宫廷魔导师团的队舍处理文书工作。

    之所以此刻会待在广场,是出于师团长尤利的指示。

    当她和以往一样在宫廷魔导师团的队舍值勤时,尤利随口说了声:「我们去讨伐魔物吧。」就把她带走了。

    尤利并不是特地来找爱良一起去。

    真要说的话,比较像是她刚好在附近才被挑中。

    看到尤利除了她之外,还带走几名附近的魔导师,爱良就这么想。

    她的想法是正确的。

    尤利没有特别挑选要带走哪些人。

    爱良看著东奔西跑作讨伐准备的人们,内心涌起一股不安的情绪。

    她并非对讨伐感到不安。

    在讨伐方面,她的心情反而比以往乐观许多。

    从王立学园毕业,并且加入宫廷魔导师团之后,她因为工作而参加过好几次讨伐战。

    相较于第一次与魔物对峙时,她已经适应很多了。

    尽管会紧张,但事到如今她也不会再感到不安。

    而且这次要去的是王都西边的葛修森林,也就是一般说的西边森林。

    西边森林过去以大量魔物出没而闻名,但圣去扫荡过魔物以后,魔物涌现的情况便趋于安定。

    即使还是有魔物出没,数量应该也不会像圣一行人当时遇到的那么夸张。

    这次听说是偶然在森林外缘看到大型魔物,才会紧急决定要前去讨伐,不过师团长也会同行。

    虽然他只对魔法感兴趣,但魔法方面的实力是无庸置疑的。

    就算说有大型魔物出现,大概就一只,再多也就几只而已。

    传闻尤利是个战斗狂,只要有他在,肯定不会陷入多危险的情况。

    既然如此,她为何会感到不安呢?

    爱良本人也不晓得原因。

    不过,当她漫不经心地望著运货马车上堆积的物资时,也一边暗暗想著:只是去西边森林而已,东西怎么好像有点多?

    过没多久,似乎准备就绪了,众人便出发前往目的地。

    从这里到西边森林有一段距离,所以是搭乘能够容纳许多人的带篷马车过去。

    宫廷魔导师们同坐一辆马车。

    马车的左右两边设有长椅,背后则是车篷。

    由于没有决定座位,宫廷魔导师们便按照上马车的顺序往内坐。

    爱良的位置恰好在长椅的中间。

    路途上,爱良和一起搭车的同事讨论起推测是这次出没的魔物。

    讨论完魔物的事情后,内容就转为闲聊。

    她忽然有点在意,便看向坐在自己面前的尤利。

    在其他魔导师开口说话时,尤利并没有参与聊天,他看起来心不在焉,似乎在思索著什么事情。

    (他在想什么呢?)

    爱良第一次见到尤利之际,也惊艳于那张宛如人工雕琢而成的俊美容貌,迟迟挪不开眼;但来到宫廷魔导师团工作后,她便逐渐习惯了。

    若只是远观的话,那张容貌或许会令她感到向往;但他和埃尔哈德之间的互动每天就近看下来,她想向往也向往不起来。

    换句话说,幻想立刻就破灭了。

>>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记得有人说过,这个人只能纯欣赏……

    因此,虽然她并不是看尤利的脸看到入迷,但可能是一直盯著看的缘故,尤利就与她对上眼了。

    「怎么了?」

    「啊,没事……」

    面对尤利的问题,爱良一时语塞。

    她连忙移开视线,这次却换尤利盯著她看了起来。

    她暂且忽视掉,然而实在承受不住刺著侧脸的视线,便提心吊胆地移回视线。

    即使同样隶属宫廷魔导师团,尤利是师团长,爱良则是普通的魔导师,两人之间几乎没有交集。

    虽然爱良和圣一样是被「圣女召唤仪式」召唤过来的,但她不会使用「圣女」的法术,尤利对她提不起兴趣,从未主动跟她搭话。

    爱良自己也属于没事就不会找上司说话的个性,所以他们两人至今都没什么交流。

    出于这个缘故,她很犹豫该不该问尤利无聊的问题,可是又想不到其他好回答,最后就老实说出心中的疑问了。

    「我看您好像在想事情,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喔,我想了一下魔法的事情。」

    在安静下来的马车内,仅响起爱良和尤利的声音。

    魔导师们刚才还在闲聊,但难得看到爱良和尤利在说话,便停下来注视著他们。

    尤利的回答在魔导师们的意料之中,爱良也觉得这个回答如同传闻很有魔法狂热分子的风格,完全可以理解。

    「魔法吗?」

    「嗯,是关于『圣女』的法术。」

    「圣小姐的?」

    听到「圣女」,爱良就联想到来自同一个世界的大姊姊。

    于是,她脱口说出这个名字,而尤利这次就微微睁大了双眼。

    「你认识她吗?这么说来……」

    尤利说到一半似乎察觉到什么,便目不转睛地注视著爱良的脸庞。

    虽然爱良在学园的朋友大多是俊男美女,但一个相貌出众又拥有上司这个头衔的男人(尤利)盯著自己看,实在让她有点坐立难安。

    不过,尴尬的时间很快就结束了。

    隔了一拍后,大概是想到了什么,尤利用手托著下巴点点头。

    「你和她是从同一个世界过来的吧?」

    「是的……」

    「唔嗯。」

    也许是问完这个问题就满意了,只见尤利似乎再次沉入思考的汪洋中。

    当爱良满头问号地感到不知所措之际,尤利又拋来一个问题。

    「你和圣常常说话吗?」

    「咦?没有……我也不确定,可能比其他人多吧……大概是偶尔会一起喝茶的程度。」

    「这样啊?那算是比较多的吧。」

    从客观的角度来看,爱良不确定自己和圣说话的机会是否算多。

    其实相较于圣的同事,也就是药用植物研究所的人们,她和圣接触的机会算少。

    但从整个王宫来看的话,她算是比较多的。

    毕竟圣除了研究所以外,顶多只会在宫廷魔导师团和图书室出没。

    交友圈自然会缩小。

    在狭小的交友圈中,可以一起喝茶的交情已经算是相当亲近了吧。

    至少在宫廷魔导师团这边只有尤利和埃尔哈德而已。

    一方面也是因为圣和爱良来自同一个世界,尤利才会判断她们应该很要好。

    「你们在一起时都在聊什么?」

    「这个的话……我们会聊日常生活中感受到的事情,另外还会聊到日本……就是以前的国家。」

    「既然会聊日常生活,也包含魔法吗?」

    「是的。我有时候会在演习场遇到她,所以会讨论很多关于魔法的事。」

    「对于『圣女』的法术,她有说过什么吗?」

    「……有的。她说一直没办法发动法术,看起来很不甘心。」

    「果然真的找不到发动条件吗……」

    若换作其他人,大概会对日本这个异世界的事情比较感兴趣,但身为魔法狂热分子的尤利在这时候依然保持一贯作风。

    在鉴定圣的状态资讯时,尤利就察觉到她一直想方设法隐瞒自己的「圣女」身分。

    因此他也曾想过,圣说不定其实可以随心自如地施展「圣女」的法术,却声称自己无法施展。

    虽然实际与圣接触过后,他认为圣没说谎的可能性比较高,但保险起见还是向爱良确认看看。

    因为爱良跟圣关系亲近,又来自同一个世界,圣或许在爱良面前会透露一些没告诉他的事情。

    当尤利半强迫地把话题拉到魔法上时,爱良也发觉他想问的是「圣女」的法术。

    爱良知道圣不喜欢被推崇为「圣女」,所以在不构成困扰的范围内将两人的对话内容告诉尤利。

    不过,她们两人的对话内容本来就几乎都是尤利知道的事情。

    圣确实无法随意施展「圣女」的法术,这部分没有出入。

    爱良隐瞒没说的,是圣觉得尤利的特训太严格之类的抱怨。

    尽管尤利没有打听到新消息,但他对魔法的话题很感兴趣,若是谈话出现空档,他也会主动提供话题。

    两人谈到魔力操作时尤其热络。

    爱良一提起圣讲过的魔力操作对制作药水的实用功效,尤利就认同地点点头,初次听闻的魔导师们则议论纷纷。

    当众人和乐融融地在路上前进时,坐在车厢门口附近的魔导师一脸疑惑地扬起声音。

    「你们看,这条路是不是不一样?」

    「不一样?」

    「怎么了?」

    车门附近的其他魔导师看到外头的风景后,脸色也为之一变。

    因为去过好几次西边森林的人们只要一看,就会发现那是一片陌生的景色。

    但是,后面马车的车夫看起来都没有什么怪异之处。

    没人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马车内顿时掀起一阵骚动。

    见到周围的人乱作一团,爱良也想起出发时的内心隐忧,不禁面带愁容,觉得是不妙的预感成真了。

    这种时候就该请示上司的判断吧?

    想到这里,爱良看向尤利,结果发现他维持用手托著下巴的姿势,脸上隐约浮现笑意。

    「师团长?」

    看到尤利的表情,爱良用充满疑惑的语气问道,而魔导师们的视线也集中到他身上。

    尤利冷静沉著的模样,让原本喧闹的马车变得鸦雀无声。

    「看得出来目前行经哪一带吗?」

    「……我不是很确定,但似乎是往比葛修森林更偏西的方向移动。」

    尤利平和地问道,而车门附近的魔导师回答后,他的笑意就更深了。

    魔导师们见状面面相觑。

    「您知道目的地是哪里吗?」

    「不,我不知道。但是,我大概猜得到。」

    「那我们是要往哪里去?」

    「应该是克劳斯纳领吧。」

    这个回答让魔导师们瞬间惴惴不安起来。

    尤利说要去讨伐魔物时,他们听到的目的地是西边森林。

    这件事不止一名魔导师记得,所以绝不会有错。

    若问是不是尤利欺骗大家的话,倒也不太像。

    因为尤利本人刚刚才亲口说自己「不知道」原本的目的地。

    「第二骑士团来委托我们同行时,有讲明是要去西边森林吧?」

    「是啊。」

    「既然如此,为什么您猜得到目的地呢?」

    「以去西边森林讨伐魔物而言,马车载的物资数量多得不寻常,而且这是来自第二骑士团的邀请。」

    (果然没错……)

    听尤利这么说,爱良就知道自己在出发当时觉得物资特别多的想法并没有错。

    其他人没有聚焦于物资,而是另一个理由。

    「姑且不谈物资,第二骑士团怎么了吗?」

    「第二骑士团有很多人非常喜欢『圣女』大人啊~没能陪同她去克劳斯纳领应该让他们感到很落寞吧?」

    尤利一脸好心情地笑著答道,魔导师们则互相看著彼此。

    他们的脸色有点难看,因为他们知道现在这个局面非常糟糕。

    「接到委托的时候,我有点好奇就参加了,现在想来真是个好决定。」

    看到尤利欢快一笑,魔导师们思及事后的应对处理,不禁纷纷抱头苦恼起来。

    纵使察觉到目的地有异,但看尤利这模样,大概没办法折回王都了。

    尤利本来就和第二骑士团一样想跟著去克劳斯纳领, >>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即使众人提议回王都,他也绝对不会同意。

    再说,尤利虽然声称不晓得目的地,但事实上他未必对第二骑士团的计画毫不知情。

    这一切有可能是他和第二骑士团合谋的结果。

    无论如何,他们这些人只能继续往克劳斯纳领前进了。

    毕竟能在这时候阻止尤利的人──埃尔哈德不在这里。

    即使回去之后被算帐,这个乐天派的上司应该会代替所有人捱骂吧。

    他们这些人不用说一句话,优秀的副师团长肯定也能推论出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魔导师们仅凭视线交流上述想法,然后同时叹了口气,打消变更目的地的念头。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