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的魔力是万能的 第四卷第二幕难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们一路顺利地走到中午休息的地点。

    尽管途中遇到几次魔物,但三两下就被莱昂先生和团长收拾掉了。

    我只有在战斗结束后施展一下「治愈」而已,实在相当悠闲。

    不过,如同南边森林那时候,听说其他组遇到魔物的次数比较多。

    顺便补充,魔物强度感觉上比王都西边的葛修森林略胜一筹。

    我们在森林中一块较为开阔的地方休息。

    佣兵们来森林讨伐魔物时,也同样把这里当作休息地点。

    按照出发前的预定计画,分散在森林中的其他组都会在这里会合。

    虽然所长禁止我在公开场合下厨,但这里大多数都是第三骑士团的成员,稍微帮个小忙应该没关系吧?

    我这次也用魔法提供支援,要是被问起什么的话,就推说是魔法造成的好了。

    那就这么办吧。

    于是,我决定去帮忙准备午餐。

    「你在做什么?」

    「这还用问,就下厨呀。」

    我在煮要分给大家的热汤时,莱昂先生走了过来。

    不知为何,总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还下厨……你是『圣女』没错吧?」

    「没错。」

    我是「圣女」啊,怎么了?

    当我不解他到底想要表达什么之际,他就用复杂的神色看了我一会儿,然后缓缓地开口说道:

    「所谓的『圣女』,不是应该更加受到崇敬,让人服侍得妥妥贴贴的吗?」

    「是吗?我从以前就是这样耶。」

    「以前就这样也太奇怪了吧?」

    「很奇怪吗?」

    莱昂先生说的没错。仔细想想「圣女」在这个国家的地位,备受敬仰与呵护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

    我内心很清楚,但轻描淡写地装傻蒙混过去了。

    毕竟大家都像第三骑士团那样跟我打交道的话,我会比较轻松嘛。

    莱昂先生明明也知道这一点。

    而且下厨是转换心情的好方法。

    我是以「圣女」的身分来到克劳斯纳领,所以这阵子都很自制。

    来到别人的城堡,要是常常说要借用厨房也很奇怪。

    不过,如果是在讨伐途中准备伙食,我就不用顾忌太多。

    再说,四周全都是认识的人嘛。

    我绝对不能错失这个难得的大好机会。

    「味道真香。」

    「啊,霍克大人。」

    当我一边搅拌著锅内的热汤,一边跟莱昂先生交谈时,团长也来了。

    看来是被香味吸引过来的。

    这种情景的既视感更强了。

    团长走到与莱昂先生相反的位置站定,探头看向锅内。

    「这是你之前煮过的那种汤吗?」

    「对,我询问骑士们之后,很多人都想喝这个。」

    「那些家伙……」

    我告诉团长这是骑士们的要求后,他就扶额垂下头,一副头疼的模样。

    虽说是要求,但这道肉乾蔬菜汤其实是讨伐时的固定菜色。

    这是骑士团的侍从说的。

    「喂喂,你是要把药草加进去吗?」

    「对,加药草能够增添风味,会变得更好吃哦。」

    「是啊,她做的料理可是极品。」

    我在交谈中把奥勒冈叶和百里香等药草加进汤里,莱昂先生果然就吐槽了。

    这道汤会提高HP的自然恢复量,但我不会去谈效果的事情。

    团长可能心中也有底,因此只有提到味道而已。

    不过,极品这个形容不会夸得太过头了吗?

    话说回来,汤已经煮好了,接下来就是主餐了吧。

    我回头,就看到骑士团负责下厨的人们正在烹调某种肉类。

    似乎是撒上适量的盐,再用事先准备好的香草奶油来烤。

    但我疑惑的是,那到底是什么肉呢?

    咦?佣兵们狩猎了半路杀出来的野猪吗?

    顺路打猎其实是家常便饭?

    佣兵们的作风一如预期地豪迈大气。

    顺利准备好午餐后,侍从们就把做好的餐点分配给大家。

    听到此起彼落的赞美声,我才松了口气。

    莱昂先生一边连呼好吃,一边狼吞虎咽地大吃起来,而团长也露出灿笑,称赞我做得很好吃。

    太好了。

    等到用餐完毕,就要再次出发去讨伐魔物。

    「『范围防护』。」

    魔法阵在地面延展开来,周遭一带笼罩著淡淡的白雾,还有金色粒子在飞舞。

    在各组人员出发前,我对大家施展了辅助魔法。

    刚才施展的「范围防护」是提高防御力的范围魔法,用来抵御物理攻击与魔法攻击。

    骑士们都司空见惯了,但佣兵们头一次看到这种魔法,纷纷喧闹起来。

    莱昂先生也不例外。

    「哇,这招很厉害耶,防御力竟然提高了。」

    「你们是第一次被施展辅助魔法吗?」

    「是啊,因为魔导师不多嘛,而且根本没有人会使用范围魔法。」

    「哦,说的也是呢。」

    「对吧?」

    经他这么一说,确实有道理。

    毕竟比起个别施展魔法,指定范围施展魔法的难度更高。

    「再说,哪里都找不到能够一次对这么多人施展魔法的魔导师啊。」

    「咦?是这样吗?」

    「嗯,虽然魔法技能升级就会提升魔法的效果范围与效果持续时间,但要做到这种程度实在太难了。」

    站在旁边的团长一脸钦佩地如此补充道。

    师团长好像也说过类似的事情。

    虽然我早就忘得一乾二净就是了。

    要是师团长人在这里的话,他就会笑咪咪地教训我一顿吧。

    而且后续发展会很可怕。

    想起过去的情况,我不禁背脊一凉。

    好险,幸好他不在。

    施展完辅助魔法后,由于一切已准备就绪,众人再次分组进入森林中。

    随著深入森林,遭遇魔物的次数也增加了。

    尽管比西边森林的魔物强悍,但骑士他们应对起来还算游刃有余。

    大家合作无间,接二连三地斩杀魔物。

    而我的话,一如往常负责施展「治愈」魔法。

    我绝对不是因为发动条件的缘故才不使用「圣女」的法术。

    只是跟团长讨论过后,决定暂时保留实力而已。

    没错,我并不是觉得很羞耻哦!

    「咦?」

    「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看到了以前没见过的魔物。」

    「毕竟王都周边没有它们的踪影。那是具有毒性的魔物。」

    走在前头的佣兵示意大家停下,我便止住脚步。

    我从骑士他们之间探头看前方发生什么事,结果就发现了陌生的魔物。

    不知是否因为这里是药草的产地,出现的魔物都长得很像食虫植物。

    巨大的圆叶毛毡苔不断扭动的模样,实在有点恶心。

    令人庆幸的是,它和以往见到的魔物不同,似乎无法移动。

    要是这家伙能够到处跑的话,恶心度一定倍增。

    团长说这种魔物具有毒性,搞不好会有人陷入异常状态也说不定?

    当我想著这种事情时,战斗就开始了。

    我看著骑士他们作战的情形,就发现圆叶毛毡苔的茎大大向后一弯,再猛力往前倒去。

    配合这个动作,附著在叶子前端的圆珠状水滴就朝骑士他们飞了过去。

    大部分的人都躲开了,但有些人没能躲掉,身上传出烧灼皮肉的滋滋声。

    看来水滴是毒液。

    只有我一人被烧灼皮肉的声音吓到,其他人神态自若地继续战斗。

    受伤的人也冷静地喊了声「有毒」,随行的魔导师听到便咏唱起解除异常状态的魔法。

    魔法真的很厉害。

    异常状态瞬间就解除了。

    战斗本身三两下便结束,我施展「治愈」进行回复后,一行人再次出发。

    从刚才的战斗地点开始,周围分布的魔物种类就产生变化,圆叶毛毡苔魔物出现的次数愈来愈频繁。

    圆叶毛毡苔好像不是每次都会喷毒液。

    每进入战斗,我就会作好准备以便随时都能帮人解除异常状态,但并没有发生一定要用到 >>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魔法的场面。

    然而,松懈的时候往往是最危险的,这句话说得没错。

    不知第几次遇敌时,圆叶毛毡苔高高挥动茎叶。

    我立刻将魔力释放到四周,准备施展解除异常状态的魔法。

    「『范围洁净』。」

    我不晓得中异常状态的人数,而且也觉得很麻烦,就尝试使用范围魔法。

    看样子时机刚刚好,几乎在陷入异常状态的同时就成功解除了。

    由于太过顺利,骑士他们都有点惊讶。

    嗯,以前玩游戏的经验在这时候发挥了呢。

    在出社会前,我玩过多人连线的网路游戏。

    就像现在一样,游戏里也要跟人组队讨伐魔物,当时其他人教过我战斗技巧。

    其一,是仔细观察魔物的动作;其二,是预先准备好要花一点时间才能发动的魔法。

    游戏中,当魔物使用具有异常状态的技能之际,一定会有固定的准备动作。

    只要看好魔物的动作,就会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样的攻击,又会带来什么样的异常状态。

    不过,有些解除异常状态的魔法需要花一点时间才会发动。

    若要在受到攻击后马上施展那种魔法来解除异常状态的话,那就必须配合魔物的动作,预先开始施展魔法才行。

    有些跟我一起玩游戏的人希望能及时解除异常状态,所以我不知不觉间就养成看魔物动作来施展魔法的习惯了。

    一方面也是因为我的队伍有点斯巴达倾向,只要解除速度太慢就会有怨言。

    出于这个习惯,我这次也下意识地配合魔物的动作来准备施展「范围洁净」。

    施展范围型魔法要先向周遭释放魔力,因此要经过一点时间才会发动。

    「噢噢!你好厉害啊!」

    「果然很优秀呢,这也是德勒韦思大人教的吗?」

    「呃……对,谢谢夸奖。」

    对于从魔物的动作来判断施展时机并立即解除异常状态一事,莱昂先生也发出了赞叹。

    团长也夸奖我,但这并不是师团长教的。

    不过,就算说是在游戏里受过训练,团长大概也听不懂,因此我便决定当作是师团长教我的。

    我猜他只是还没教到这里而已,总有一天还是会教的。

    师团长看起来就很重视效率。

    于是,走到预定地点后,今天的讨伐工作便平安结束了。

    ◆

    自从讨伐魔物变成每天的例行公事,悠闲的生活就忙乱了起来。

    毕竟相对于时间,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比在日本工作的时候好一点,这代表前公司的血汗程度真的非同一般吧?

    我不想认为原因在于我是个工作狂。

    讨伐工作定于清早出发,所以我都是回到城堡并吃完晚餐后,才开始准备骑士团要使用的药水。

    日落之后在昏暗的室内,藉著烛光搅拌药水锅子之际,我觉得自己俨然是个魔女。

    有一次被柯琳娜女士撞见我在做药水,她感到非常傻眼,问我怎么工作到这么晚。

    制作完药水,接下来就只有洗澡睡觉了。

    接著,隔天一大早起床,作好讨伐魔物的准备后,我会在出发前先去一趟药草田。

    没错,就是去看被施予「圣女」法术的那些盆栽。

    「啊!」

    那天看到的盆栽情况与以往不太一样。

    原本平坦的表土层微微隆了起来。

    「情况如何?」

    「您快来看!好像发芽了哦!」

    「什么?」

    听到搭话声,我回头一看,便发现柯琳娜女士站在那里。

    她似乎也很在意盆栽的情况,每天都会来巡视。

    盆栽发芽令我非常开心,一转头就告诉她这个好消息,接著她也状似兴奋地过来探头看盆栽。

    「发芽了呢……」

    「发芽了耶!」

    我们看著彼此,确认似的说出这句话,接著便心照不宣地同时露出笑容。

    然后,彷佛压抑不住爆发的情感,我们一起发出了欢呼声。

    虽然我想继续看一阵子药草,但遗憾的是,该出发去讨伐魔物了。

    纵使已经发芽,但之后能不能顺利地成长茁壮还不好说。

    我和柯琳娜女士讨论之下,决定在药草成长起来之前都先观察情况,后续事情等我讨伐完魔物回来再细说。之后,我便与她道别了。

    柯琳娜女士走回蒸馏室的背影感觉随时都会蹦跳起来,但应该是我的错觉吧。

    「你看起来心情很好,遇到什么好事了吗?」

    中午休息时,团长这么对我说道。

    看来我没资格说柯琳娜女士。

    因为连我自己似乎都散发出随时都会哼起歌来的氛围。

    「前阵子种的药草发芽了。」

    「药草?」

    「对,而且是不好培育的种类,所以能够顺利发芽真的让我很开心。」

    「原来如此啊。」

    我告诉他原因后,他便露出心领神会的笑容。

    尽管我应该把详细情况告诉他,但其中也包含领主和柯琳娜女士才知道的资讯,于是我当下只告诉他一些说出来也不碍事的内容。

    「研究所也有培育那种药草吗?」

    「这个嘛,我想应该没有。」

    「那么,研究所会增加新的药草吗?」

    研究所培育著五花八门的药草,但没有这次发芽的药草。

    毕竟栽培那种药草需要用到祝福。

    不过,由于我不能向团长说明栽培条件,答得很模棱两可,结果团长就点出了我从没想过的事情。

    在研究所培育吗……

    的确,对研究所的药草田施予祝福的话,或许就能满足栽培条件了。

    虽然目前还在实验中,但先跟柯琳娜女士确认一下培育成功后能否在研究所栽种好了。

    「说的也是呢,只是还不晓得能不能顺利培育起来……」

    「让约翰帮忙就好了。」

    「所长吗?」

    「他可是很擅长栽培植物的。」

    「也对……」

    经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所长会使用土属性魔法。

    有几种土属性魔法很适合用来培育药草,所长一直都是运用那些魔法在研究所栽培据说不好培育的药草。

    就算今天早上发芽的药草没能顺利成长起来,但只要得到所长的协助,或许就能成功也说不定。

    不管结果如何,姑且跟柯琳娜女士商量一下,让她答应让我在研究所继续做实验吧。

    当我在内心决定好今后方针,休息时间便结束了。

    咦?已经结束了?尽管我这么想,但也没办法。

    讨伐战从领都附近开始,一路逐渐往远方移动。

    离领都愈远,出没的魔物就愈强,也因此更难找到时间休息。

    出于这个缘故,大家迫不得已只能采取短而频繁的休息方式。

    现在或许还能在当地准备午餐,但之后可能就很难了。

    若没办法在当地准备,是不是就要带便当了?

    我一边漫不经心地思考著,一边收拾善后,准备展开下午的讨伐工作。

    「冒出来了。」

    这个指的不是药草的芽。

    而是魔物。

    看到走在前头的骑士打信号,团长就在旁边喃喃说道。

    骑士他们原本都边警戒周遭边前进,但遇到魔物的瞬间,散发的氛围就变得更紧绷了。

    我也凝视著魔物,以便能及时提供支援。

    出现的是植物型魔物,长得跟猪笼草很像。

    它一看就很有魔物的架势,身上长著真正的猪笼草所没有的触手,正不断地弯曲扭动。

    被触手抓到搞不好会出大事,不过骑士他们矫捷地闪避并发动攻势。

    接著,大家利用巧妙的联合攻击,轻松打倒魔物。

    这次没有人受伤,我安心地抚了抚胸。

    看来平日的训练成果都充分发挥出来了。

    「辛苦了。很游刃有余呢。」

    「目前还可以。不过魔物会愈来愈难对付,不能掉以轻心。」

    团长用认真的表情这么说道,我便向他点了点头。

    虽然目前是骑士他们占上风,但不晓得天秤何时会倾向魔物那一边。

    都说轻忽大意是最大的敌人,还是小心一点为上。

    实际上,战斗的时间也慢慢拉 >>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长了。

    「我也感觉魔物出现的频率变高了。」

    「是啊,或许再往深处走就会看到了吧。」

    团长眯起单眼看往前进的方向,而我也点头。

    他没明确说出深处有「什么」,但我们的猜测应该是一样的。

    随著往深处前进,魔物变得更强与出现频率更高,这种情况在西边森林遇过一次。

    感觉就有那种黑色沼泽。

    也许是早有预测,又或者是因为已经知道对付方法,因此我并不像西边森林那时候一样紧张。

    其他人也是如此。

    由于魔物增加,大家都绷紧神经避免受伤,但没有不安的氛围。

    就算有沼泽,只要发动「圣女」的法术就能解决了。

    虽然脑中一瞬间闪过「万一失败该怎么办?」的念头,但我决定收进内心深处。

    至于另一个问题,则是黑色沼泽周边的魔物。

    因为魔物是从沼泽冒出来的,想见周边的魔物数量会非常多。

    西边森林那时候就很多。

    那样的稠密度,感觉和地下城中魔物特别多的屋子,也就是所谓的怪兽屋不相上下。

    由于这里是森林,比起怪兽屋那种封闭空间或许好一点,但对付成群结伙的魔物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就连看似战斗狂的师团长,要应对接二连三袭击过来的魔物也相当吃力。

    不过以他的情况来说,其中一个理由可能是受限于森林的地缘因素,不能施展波及范围广阔的大型魔法,才会显得难以发挥。

    毕竟,我当时好像听到他发著「啊~真是的!真想全烧掉算了!」之类的牢骚。

    后来没多久,我们便发现事态比想像中更为恶劣。

    ◆

    随著深入森林,魔物出现的种类也发生变化。

    长得像食虫植物的魔物减少,开始出现类似蕈菇的魔物。

    虽说是蕈菇,但大部分色调看起来都有毒,绝对不能食用。

    从外观来看,不出所料,蕈菇魔物也会使出具有异常状态的攻击。

    被吐出的孢子击中的骑士等人,有的中毒,有的陷入麻痹。

    虽然还没看到,但听说有些孢子碰到皮肤会造成烧伤。

    我们每次陷入异常状态就立即施法解除,并小心谨慎地前进。

    不知道走了多深。

    带头的骑士呼唤著走在我身旁的团长。

    团长瞬间往我看过来,我则点点头表示不用担心,他便快步走到前方。

    「发生什么事了?」

    「从这里看不出来,但感觉上不是需要紧急处理的问题。」

    我询问旁边的宫廷魔导师,不过对方同样不晓得发生何事。

    在原地等待也无不可,但我实在好奇,要不要去前面问问看呢?

    我看向团长,发现他只是表情凝重地跟几名骑士讨论事情,并没有特别慌张的模样,所以去前面应该没关系吧。

    「请问怎么了吗?」

    我去前面喊了团长一声,他就维持凝重的神色看向我。

    他身边的骑士也是同样的表情。

    看来确实是出了什么问题。

    「发现了有点棘手的魔物痕迹。」

    「棘手的魔物吗?」

    「对。」

    得知是痕迹,我看往骑士的视线所向之处,只见地上有棵倒树。

    为了获取林中资源,这座森林已经受过人为开发,即便有倒树也不稀奇。

    我偏过头,不解哪里有问题,于是骑士便指向倒树的一部分。

    嗯嗯?

    我凝眸一看,发现那个部分有点油油亮亮的。

    那是什么?

    蛞蝓爬过的痕迹?

    「请问这是什么?」

    「这是史莱姆的捕食痕迹。」

    「史莱姆!」

    浮现在我脑中的,是某个知名角色扮演游戏里登场的蓝色水滴型魔物。

    到目前为止,从动物型魔物开始,一路遇过食虫植物及蕈菇,愈往深处走,植物型魔物就愈多,我还以为下一个大概是黏菌,结果竟然是史莱姆。

    黏菌和史莱姆很像,所以我的猜测也不算错吧?

    虽然我悠哉地想著这种事,但根据团长他们的说法,这个世界的史莱姆不同于那个游戏里出现的可爱低等魔物。

    听说对付起来很麻烦,似乎是尽可能不想遇上的魔物之一。

    物理攻击几乎无效,是史莱姆身上很常见的情况。

    「用魔法就有效吗?」

    「没错,我们通常会用魔法来对付大多数的史莱姆。」

    既然物理攻击无效,用魔法打倒不就好了?以前朋友所说的话在我脑中复苏。

    我不禁差点噗哧一笑,好不容易忍住后,我一边思考了起来。

    现在同行的人以骑士占多数。

    尽管宫廷魔导师也有参与讨伐工作,但由于我和团长都会使用魔法,因此我们这组只分配到一名。

    宫廷魔导师的人数本来就很少,每一组所分配到的宫廷魔导师约一至三人而已。

    有些骑士也会使用魔法,不过从骑士团整体来看,这样的人算是极少数。

    而且想当然耳,骑士们的魔法实力远远不及宫廷魔导师。

    如果只出现一、两只史莱姆的话,我们这组的阵容对付起来应该不是难事。

    然而,要是魔物像西边森林那次一样前仆后继地袭来呢?

    我觉得战况会很严峻。

    或许可以用「圣女」的法术一口气歼灭乾净,但内心还是存有一丝不安。

    毕竟我施展法术还不够熟练,没把握在紧急情况之下能够精准地发动。

    按目前的状态来看,要当作一招魔法攻击未免稍嫌轻率。

    「用魔法攻击才能打倒的话,我们这组的阵容有点不利吧?」

    「对啊,少数几只暂且不谈,若是几十只一起出现绝对没办法应对。」

    「还是今天就走到这里,先折返回去?」

    「……不,再往前走一点吧,我想看看内部的情况。」

    我能想到的事情,团长也想到了。

    但在考量过风险后,他似乎决定以探索内部情况为优先。

    当然,前提是一旦遇到难以对付的史莱姆就要立即撤退。

    于是在我们前进的路上,遇到了几次史莱姆。

    我已经事先打听过史莱姆的外观,果然没有游戏中的那么可爱。

    它不是水滴型,而是更柔软的感觉,彷佛水漥一般平摊在地上的凝胶状物体。

    不用说,它们身上并没有眼睛或嘴巴。

    幸好一次遇到的数量不多,靠团长和宫廷魔导师的魔法就能解决掉。

    尽管我没有参与攻击,但也有上场的机会。

    史莱姆和蕈菇魔物一样会使出具有异常状态的攻击,所以我到处不停地解除异常状态。

    不知第几次与史莱姆的战斗结束后,我偶然环视周遭,便发现森林的景色改变了。

    生长在脚边的杂草变少,可以看见四处都有裸露出来的地面。

    杂草原本就这么少吗?难道是我的错觉?

    虽然我这么想,但这并不是错觉。

    一旦察觉到异状,我便在意了起来,开始仔细地观察森林的情况。

    下一个便注意到枯树增加了。

    树木有可能因为外在因素而乾枯,但这数量不会太多了吗?

    我原本的世界曾因降下酸雨导致树木枯亡,这里也会下酸雨吗?

    不不不……

    若是如此,枯树的分布太过零散了。

    「怎么了?」

    「我总觉得森林的模样不太对劲。」

    「果然……我也觉得气氛好像不太一样了。」

    「不仅杂草变少,枯树也增加了。」

    团长稍作思忖后,指示骑士们去调查附近的枯树。

    开始进行调查的骑士们立刻发出了「呜哇!」和「啊……」等声音。

    「发现什么了?」

    「请看这个。枯掉的树大概是史莱姆的杰作。」

    我和团长一起看往骑士所指的方向,便发现树干离地面较近的部分有不自然的窟窿。

    虽然没有穿透到另一侧,不过窟窿相当深。

    而且窟窿是呈直向延展。

    纵使树木还保有外壳,但内部可能几乎都是空洞。

    窟窿的开口处同样有刚才倒树上面的油亮痕迹,表示这是史莱姆吃掉的吗?

    难道说,周围 >>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其他枯树全都是史莱姆大肆吞食的结果?

    「这边的树木也有一样的痕迹。」

    「这里的也有。」

    到处检查其他枯树的骑士们接连扬声回报。

    路途中的枯树恐怕也是出于同一个原因而枯亡的吧,只是之前没注意到而已。

    「团长,怎么办?还要继续前进吗?」

    对于骑士的问题,团长用手托著下巴,思索了起来。

    愈是深入森林,史莱姆与枯树就愈多,我心中只有不妙的预感,但同时也想确认内部的情况究竟有多严重。

    虽然不晓得团长是否察觉到我内心的想法,不过他在思索期间突然将视线瞥了过来。

    我看不出这个眼神有什么意图,但还是抱著想一探深处的心情以点头回应。

    团长似乎成功接收到我的想法,他告诉骑士们继续往深处走,于是我们一行人再次迈开步伐。

    预感成真,每当往深处前进,枯树就变得更多,景色也逐渐失去了情调。

    途中还会有史莱姆从枝叶未凋的树上掉下来,著实吓了我一大跳。

    而且刚好就掉在我旁边,尽管我没有发出尖叫,但随即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恶心感,当场忍不住边摩擦双臂边跺脚了起来。

    团长还垂下眉梢,隐约露出伤脑筋的神情看著我的举动,不过我当作没发现这件事。

    竟然从天而降,这可是威力相当高的攻击啊……

    「差不多该回去了吧?」

    当爬上背脊的恶寒平复下来之际,团长开口这么说道。

    看到我被史莱姆吓到后,他好像决定先折返回去。

    这次预计会在森林附近的村庄留宿,所以能在森林待久一点。

    然而,现在不开始往回走的话,就不得不在史莱姆出没的森林里熬一夜了。

    纵然可以轮流守夜,还是比在村中休息来得危险。

    骑士们似乎也抱著同样的想法,听到团长说了这句话,他们全都点点头。

    既然全员意见一致,我们便转往来时的方向,继续穿梭于森林中。

    走没多久,团长就露出凝重的神色。

    「怎么了?」

    「别说话。」

    周遭的骑士也停下脚步,气氛顿时紧绷了起来。

    有魔物吗?

    我屏气凝神一听,偶尔传来风吹动枝叶的声响。

    「出现了!」

    「这……!」

    一名骑士喊道,我们往他那边看过去,而映入眼帘的便是彷佛从枯树上许多窟窿渗出来一般的史莱姆。

    其他骑士发出惊叫声也是很正常的反应。

    宛如树液从树上滑落而下的史莱姆,比先前看到的还要大上好几倍。

    当众人紧盯著那只史莱姆之际,我听到有个骑士环视周遭后倒抽了一口气。

    我将视线环视一圈,发现四处的枯树同样都渗出了史莱姆。

    不止大小,一次来袭的数量也是至今最大规模。

    我看向身旁的宫廷魔导师,发现他的脸色相当难看,就明白这次的情况很险峻。

    「『冰之障壁』。」

    随著团长的咏唱,一道冰墙便筑了起来。

    持续几次咏唱后,除了正面之外,我们周围都被冰墙包覆住。

    「虽然大概等一下就会遭到侵蚀,但总比没有好。」

    「毕竟这样或多或少省了提防背后偷袭的工夫。」

    骑士接口说道,彷佛在为团长的说明进行补充。

    看来这些冰墙是为了缓和遭到三百六十度包围的情况。

    接著,在准备就绪后,战斗就开始了。

    主要负责攻击史莱姆的是团长和宫廷魔导师。

    骑士们牵制靠过来的史莱姆,让彼此保持一定的距离。

    我也时而解除异常状态,时而施展恢复魔法。

    这次的战斗拖得比前几次还要久,周围筑起的冰墙也逐渐遭到侵蚀,有些地方都快被穿出洞来了。

    团长见状,便趁战斗空档咏唱「冰之障壁」,重新构筑起冰墙。

    刚才的魔法似乎让MP即将见底,于是团长从腰包里拿出MP药水一饮而尽。

    虽说是骑士团的团长,但MP好像还是比宫廷魔导师少,所以团长喝药水的频率很高。

    看来即使基础等级相差10级以上,骑士与魔导师的最大MP量依然存在相当大的差距。

    纵使我准备了不少药水,总会有用完的时候。

    尽管如此,无论打倒几只,周围史莱姆的数量都没有减少的迹象。

    是不是从森林深处不断递补上来啊?

    心中浮现事态更加恶化的猜测,我不由得仰天无语。

    奇怪?

    头上的树枝似乎反射阳光而闪耀了一下,于是我凝眸细看。

    我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并不是。

    好几根树枝都有史莱姆依附在上面。

    我脑中自动联想到后续发展,脸上顿失血色。

    「上面也有!」

    我大喊一声,团长跟著抬起头,然后瞪大了双眼。

    也许是我的声音反倒成为了信号,只见团长头上接二连三地落下史莱姆。

    我心感危及的同时,便感觉到魔力翻涌而起。

    「圣女」的法术瞬间发动,将铺天盖地而来的史莱姆净化掉了。

    由于我太慌张的缘故,效果范围很小。

    不过,总之先清掉头上及周围五公尺左右的史莱姆了。

    「圣,可以再施展一次吗?」

    「可以!」

    「有办法往那个方向开一条出路吗?」

    「行!」

    「很好,全员撤退!」

    幸好我应该还能再发动一次法术。

    团长一声令下,在前线战斗的骑士们便渐渐退回后方。

    在这段期间,我稍微累积魔力,往团长所指的方向一直线发动法术,就看到线上的史莱姆尽数消失,开出了一条路。

    在道路被阻塞起来之前,我们赶忙冲过去,这才总算突破了包围网。

    ◆

    从波澜曲折的讨伐回来后,经过了一周。

    那天的讨伐折损不少体力,我们比原订计画还要早回到领主的城堡。

    但不止是因为疲惫而已。

    遇到史莱姆这种魔物也是原因之一。

    对上物理攻击没什么效果的魔物,以当前的队伍阵容而言,讨伐的效率会很差。

    为了让今后的讨伐工作能够顺利进行下去,我们必须请求王宫加派宫廷魔导师过来。

    当然也有通知领主的必要,所以我们回到城堡便立即回报了关于史莱姆的事情。

    领主从团长口中得知史莱姆和森林的情况后,表情非常凝重。

    出现棘手的魔物固然头疼,但森林濒临毁灭似乎才是更大的问题。

    同席的柯琳娜女士也和领主一样露出苦恼的神色。

    根据她的说法,史莱姆出没的森林尤其是能够采到珍贵药草的地点。

    克劳斯纳领的主要特产是药草,这片森林因为史莱姆而开始衰亡是极其严重的问题。

    在讨伐魔物途中,我顺道找了一下几种听说生长在森林里的药草,然而没能找到。我将这件事告诉柯琳娜女士,她眉间的皱纹就更多了。

    与领主等人谈完后,团长立刻写了封请求支援的信送去王都。

    听团长说,王宫应该会答应加派人手,想必宫廷魔导师们短时间内就会抵达。

    在魔导师们抵达之前都闲闲没事做吗?当然不是这样。

    我和骑士们前往其他地方继续讨伐魔物。

    毕竟不是只有那座史莱姆森林有魔物出没。

    这样的生活持续一阵子后,由于其他地方的讨伐情况也渐趋稳定,目前倒是多了些空闲时间。

    可能是近来都埋头于讨伐工作的缘故,团长吩咐我要好好休息。

    他似乎铁了心一定要让我休息,还不准我去蒸馏室。

    而且他甚至预先通知过柯琳娜女士,把这件事执行得相当澈底,我也放弃去药草田或制作药水了。

    因此,今天也是连讨伐工作都没得做的完全休假日。

    既不能去药草田,也不能去蒸馏室,我实在闲得发慌。

    到这般地步,能去的地方只剩一个了。

    虽然很对不起城堡的厨师,但我决定借用厨房一角烤饼乾。

    想问下厨就不算工作吗?

    下厨没关系啦。

    毕竟可以转换心情嘛。

    首先把 >>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材料秤重准备好。

    见到台上摆著迷迭香,在附近做事的厨师也饶富兴味地探头看了过来。

    这里的人可能对此不熟悉,但香草──这个世界的药草──也可以用来做糕点。

    而且加进香草后,更容易促使烹饪技能赋予好的效果。

    我之所以特别提到烹饪的效果,是因为我打算把这个饼乾带去讨伐魔物。

    没错。

    我今天来下厨不只是做点心而已,还要顺便试做讨伐中方便食用的东西。

    战况一旦加剧,果然就不太有时间慢慢做饭,所以我一直在思考有什么可以随手拿起来吃的食物。

    于是,我联想到在日本很常吃的块状营养食品。

    就是长得很像苏格兰奶油酥饼的那个东西。

    为了做出那种便于携带的食物,我进一步思考之下,就想到了迷迭香核桃饼。

    「今天要做糕点吗?」

    「对,但不是单纯的糕点,我打算做能够充饥的东西。」

    「这样啊?所以砂糖才会用得比较少吗?」

    「我的确想降低甜度,不过其实只是砂糖太贵了。」

    「哦,原来如此。」

    当我在过筛面粉时,主厨就从旁边朝我问道。

    似乎是好奇我在做什么。

    我说出明明做糕点却用比较少砂糖的原因后,主厨就心领神会地笑了。

    在这个世界,制作甜点的材料特别昂贵。

    如果可以毫无顾忌地使用砂糖就好了。

    即使与主厨对话,我也没停下手边动作。

    先揉面团,再塑型,接著送入烤箱烘烤就完成了。

    将烤得很漂亮的饼乾稍微放凉后,我拿起来浅尝一口。

    嗯,这个饼乾相当不错。

    不仅带有迷迭香的淡淡香味,核桃的口感也很棒。

    硬要挑剔的话,我希望能再甜一点;但想到这是讨伐魔物时要吃的食物,那就不能再加糖了吧。

    若要增加甜度,或许可以放水果乾看看?

    不,这会徒增成本……

    我边咀嚼饼乾边思考如何改善之际,感觉背后有股视线。

    回头一看,便发现以主厨为首的所有厨师都在看我这边。

    「要吃吃看吗?」

    我战战兢兢地问道,结果大家有志一同地点了点头。

    看他们跃跃欲试的模样,我不禁露出苦笑。

    主厨他们的研究热情也不输给蒸馏室的人们呢。

    由于这是试做,我没有做太多,所以发给大家一人一片,请他们多多包涵。

    我说想再增加一点甜度后,大家就提供了形形色色的意见,或许该庆幸有请他们试吃。

    换个地点,来到团长办公室。

    因为是讨伐魔物时要带的食物,我觉得应该请团长试吃看看,于是带饼乾来找他。

    进入办公室,我说这是探班点心后,团长就回以灿烂无比的笑容。

    总觉得比在王宫的时候还要具有杀伤力,是我的错觉吗?

    他似乎正好要休息,便邀我一起喝茶,如同上次在王宫的时候。

    我也想听听他的感想,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吧。

    「味道怎么样?」

    「很好吃,应该很适合当作讨伐时的便携粮食。」

    「太好了。」

    能合您口味是再好不过了。

    这个饼乾用的砂糖比较少,但对于不太喜欢甜点的团长而言,看来是刚刚好的甜度。

    再加上我有将自己打算把这个饼乾带去参加讨伐的想法告诉他,这方面也能获得他的认可真是太好了。

    「我记得有通知你今天休假才对……」

    「是的,所以我去做饼乾来转换心情。」

    「这样啊。」

    团长一边把第二块饼乾拿到面前,一边这么问道,而我说出事先想好的理由后,他便回以苦笑。

    因为是在试做讨伐时的必备用品,从团长的角度来看,或许会认为这是工作吧。

    所长也常常说我都没有老实休息,但我觉得自己确实有在休息。

    毕竟我又没有在工作。

    我的工作是研究药草和支援讨伐。

    下厨没有在工作范畴之内,所以这么说应该没错吧?

    不过,试做便携粮食算是支援讨伐的一部分吗?咦?

    就这样,当我和团长在喝茶时,耳边便传来一阵仓促的脚步声。

    我和团长疑惑地面面相觑,结果室内就响起著急的敲门声。

    团长一问之下,回话的是侍从。

    走进办公室的侍从气喘吁吁,看样子是一路跑过来的,这倒是罕见。

    「发生何事?」

    「领主派来使者,说王宫增派的宫廷魔导师已经到了。」

    「已经到了?」

    也难怪团长听完会露出错愕的表情。

    虽说寄出了求援信,但距离增援抵达还为时过早。

    最起码还要再一个星期。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根据侍从所说,领主也抱持同样的想法,所以才派人来问该如何应对。

    无论如何,在这里苦思也无济于事。

    我们决定先结束喝茶时光,去见那些据传已经抵达的宫廷魔导师们。

    「爱良妹妹?」

    「圣小姐!」

    在城堡人员的领路下,我和团长一起前往作为讨伐战集合地点的广场,便看到骑士们和宫廷魔导师们都聚集在那里。

    我在一群陌生的脸孔中发现认识的人,不禁扬起了嗓音。

    披著宫廷魔导师斗篷的爱良妹妹竟然也在里面。

    「咦?你怎么会在这里?」

    「呃……该怎么说好呢,发生了很多事……」

    我太过震惊,忍不住问起原因,而她则露出似笑非笑的复杂表情。

    根据我过去所听到的,她从王立学园毕业后就加入了宫廷魔导师团,所以参加这次的支援也不奇怪。

    但是,增援来得实在太快,更别说这里的宫廷魔导师比例不太对劲。

    听说写给王宫的信上有提到史莱姆的事情,也有请求多派一点魔导师过来。

    尽管如此,新一批人马里的宫廷魔导师人数却和原本那一批差不多。

    看来应该确认一下爱良妹妹所说的「很多事」所指的具体情况是什么。

    想到这里,当我正要询问详情时,就察觉到有人快步接近。

    看到一名披著宫廷魔导师斗篷,并将斗篷兜帽拉得很低的人物,爱良妹妹的笑容变得更复杂了。

    嗅到不寻常的气息,站在我旁边的团长往前一步,将我们护在身后。

    然而,那名宫廷魔导师毫不迟疑地走近警戒起来的我们,接著慢条斯理地拉起兜帽。

    兜帽下露出的脸庞,让团长和我都不禁惊呼了一声。

    「久疏问候了。」

    那张举世少有的俊美容貌泛起一抹动人的笑意,他是理应待在王宫的师团长。

    看著他侧头微笑的模样,我似乎听到了「我来啰」这种从副声道传来的声音。

  风筝小说
  (www.56fz.com)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